特别推荐>>



中美贸易谈判牵动市场神经

发布日期:2019-07-16 04:31
摘要:在市场处于创纪录高点而企业信心黯淡之际,基金经理很难确定投资配置。中美贸易谈判前景不明,让市场对企业盈利和全球增长感到担忧。



阿特拉克塔•穆尼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宣布贸易战休战时,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布帖子。特朗普表示,在一次“很棒”的会见后,二人同意重启谈判。

接着他补充称:“对我来说,交易的质量比速度重要的多。我不着急,但情况看上去非常好!”

在中美贸易谈判于5月破裂后,这则消息受到全世界的欢迎,美国、亚洲和欧洲市场出现反弹。

然而,两周过去了,特朗普的“不着急”言论让很多投资者感到心神不宁。

在市场处于创纪录高点而企业信心黯淡之际,基金经理很难确定资产组合的投资配置。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市场对企业盈利和全球增长的前景感到担忧。

英美基金管理公司骏利亨德森(Janus Henderson)驻英国多元资产团队负责人保罗•奥康纳(Paul O'Connor)表示,日本峰会的结果避免了一些“更负面的结果”,例如关税升级。

但他补充称:“这是停火,甚至谈不上休战。如果你看看峰会上达成的内容,你会发现具体细节很少。”

“很难确定这会持续多久。”

中美贸易不和已酝酿多年,甚至在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就在抱怨中国的贸易做法了。

去年,在对中国贸易政策进行调查后,美国对价值几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作为报复,中国也对美国商品加征了关税。去年12月,两国宣布休战,但谈判在今年春季破裂了。

接着,美国表示,将把部分中国产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美国还表示,计划采取更多措施。与此同时,中国也上调了美国商品的关税。

在贸易争端升级之际,企业信心受损。今年6月,摩根大通(JPMorgan)和IHS Markit共同编制的全球制造业指数降至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新订单数量大幅减少,企业乐观情绪降至创纪录低点。6月的数字为49.4,5月为49.8,这表明多数企业报告产出下滑。

奥康纳表示:“围绕贸易的不确定性正令企业信心严重承压。”他指出,在贸易局势明朗之前,很多企业不愿投资于资本支出。

规模为3370亿英镑的基金公司英杰华投资(Aviva Investors)投资战略主管兼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格雷迪(Michael Grady)表示,过去3个月,全球增长前景恶化,主要是因为贸易紧张,这损害了市场信心。

同时,他暗示,美国就保护其企业和国家利益达成了跨党派共识,这意味着这个问题可能会挥之不去。

格雷迪表示:“考虑到要在这种环境下管理投资组合,这让情况变得非常令人担忧。”

基金经理多次把贸易战列为市场面临的重大风险。根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对基金经理的调查,上月,在接受调查的投资者中,有56%表示贸易战是市场的最大尾部风险,比5月高出19个百分点,超过了过去16个月中14个月的数字。

最终是否达成协议是挂在基金经理嘴边、关系到巨额资金的问题。

主动型固定收益资产管理公司BlueBay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策略师戴维•赖利(David Riley)认为,中美将“在贸易问题上达成某种解决方案或协议”,但这种紧张关系将继续。

规模为1790亿欧元的基金管理公司荷宝(Robeco)基础股票业务全球主管法比亚纳•费代利(Fabiana Fedeli)认为,贸易协议将达成,但花费的时间将超过预期,而且会出现“很多反复”。

她补充称,在特朗普与习近平会面以来的数周时间里,市场一直沾沾自喜,但由于谈判可能不会速战速决,“我们预计将会出现波动”。

“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将会出现大量贸易争议:这将破坏美国和新兴市场企业的盈利。将出现一种避险前景(如果发生的话),”她表示,她补充称,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市场都不会平稳运转,但美国的表现将优于全球其他地区。

明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也让投资者担心。费代利表示:“我们的基本预测是年底前将达成(协议)。但如果到那时还未达成,那就要等到美国总统大选之后。没人希望在竞选期间进行谈判。这将对市场产生巨大负面影响。”

Trium Capital投资组合经理Larry Lau补充称,特朗普正在从大选的角度考虑贸易方面的下一步举措。“他不想给外界一种他正在这个问题上放水的印象。也……不想显得过于敌对。他想做的是使贸易不要成为竞选的一大议题。”

然而,一些基金经理担心,达不成实质性协议,企业信心将持续疲弱,资本支出亦是如此。英杰华已将其对股票的看法下调为中性,在风险资产中倾向于信贷资产。

骏利亨德森的奥康纳表示,围绕贸易的担忧是“对(日本、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等)出口导向型市场更为谨慎的另一个原因”。他补充称:“这鼓励我们提高债券和黄金在投资组合中的权重。”

其他人则更为乐观。英国资产管理公司Sarasin & Partners首席信息官盖伊•蒙森(Guy Monson)表示,除股票市场对贸易争端做出反应外,各国央行也在关注形势。外界对多家央行降息的预期越来越高。

他表示:“(贸易争端)产生了异乎寻常的影响,但在汽车和制造业以外,其他经济领域看上去还不错。”

“最终结果是提供一种可能威力巨大的组合。有足够的担忧让各国央行紧张并下调利率,但这些担忧还不至于损害股息和利润。”

Sarasin正在增配证券和风险资产。“有足够多的喧嚣、推文和全球不确定性,鼓励各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但不至于损害股市前景,这将为股市强劲反弹做好准备。这种情况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但就股市而言,现在是发力的良好时机。”

量化投资机构QMA的高级投资组合经理约翰•普拉文(John Praveen)表示:“对风险资产而言,一种比较好的情况可能是在总统选举年之前达成贸易战休战,同时央行继续保持鸽派立场,以及中国出台更多刺激措施。”

目前,基金经理们正密切关注谈判——以及特朗普的推文。但即使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许多人担心,在政客们将关税作为政治工具之际,更广泛的贸易争端将持续存在。日本最近对韩国施加了贸易限制,而欧洲的汽车制造商也担心受到关税的冲击。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如果墨西哥不减少试图越过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数量,就将对墨西哥加征关税。

赖利表示:“只要贸易关税或汽车关税不升级,我认为整个市场就会相对乐观。但我不认为市场做好了承受更多关税冲击的准备。”

美国放松对华为的禁令,但仍将其列在“实体清单”上

今年5月美中贸易谈判破裂时,中国科技公司华为(Huawei)成了受害者。白宫和美国商务部采取的措施,实际上将禁止华为向美国市场销售,而且还阻止华为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对其生产至关重要的半导体。

G20峰会之后,特朗普政府大幅放松了对美国企业向华为销售产品的限制,但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周三表示,华为不会被移出所谓的“实体清单”,美国企业仍需获得许可证才能向华为销售产品。

Sarasin的蒙森表示:“一场贸易争端和一场潜在的技术争端正在上演。争夺贸易和技术主导地位的竞赛将伴随我们很长一段时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市场处于创纪录高点而企业信心黯淡之际,基金经理很难确定投资配置。中美贸易谈判前景不明,让市场对企业盈利和全球增长感到担忧。



阿特拉克塔•穆尼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宣布贸易战休战时,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布帖子。特朗普表示,在一次“很棒”的会见后,二人同意重启谈判。

接着他补充称:“对我来说,交易的质量比速度重要的多。我不着急,但情况看上去非常好!”

在中美贸易谈判于5月破裂后,这则消息受到全世界的欢迎,美国、亚洲和欧洲市场出现反弹。

然而,两周过去了,特朗普的“不着急”言论让很多投资者感到心神不宁。

在市场处于创纪录高点而企业信心黯淡之际,基金经理很难确定资产组合的投资配置。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市场对企业盈利和全球增长的前景感到担忧。

英美基金管理公司骏利亨德森(Janus Henderson)驻英国多元资产团队负责人保罗•奥康纳(Paul O'Connor)表示,日本峰会的结果避免了一些“更负面的结果”,例如关税升级。

但他补充称:“这是停火,甚至谈不上休战。如果你看看峰会上达成的内容,你会发现具体细节很少。”

“很难确定这会持续多久。”

中美贸易不和已酝酿多年,甚至在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就在抱怨中国的贸易做法了。

去年,在对中国贸易政策进行调查后,美国对价值几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作为报复,中国也对美国商品加征了关税。去年12月,两国宣布休战,但谈判在今年春季破裂了。

接着,美国表示,将把部分中国产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美国还表示,计划采取更多措施。与此同时,中国也上调了美国商品的关税。

在贸易争端升级之际,企业信心受损。今年6月,摩根大通(JPMorgan)和IHS Markit共同编制的全球制造业指数降至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新订单数量大幅减少,企业乐观情绪降至创纪录低点。6月的数字为49.4,5月为49.8,这表明多数企业报告产出下滑。

奥康纳表示:“围绕贸易的不确定性正令企业信心严重承压。”他指出,在贸易局势明朗之前,很多企业不愿投资于资本支出。

规模为3370亿英镑的基金公司英杰华投资(Aviva Investors)投资战略主管兼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格雷迪(Michael Grady)表示,过去3个月,全球增长前景恶化,主要是因为贸易紧张,这损害了市场信心。

同时,他暗示,美国就保护其企业和国家利益达成了跨党派共识,这意味着这个问题可能会挥之不去。

格雷迪表示:“考虑到要在这种环境下管理投资组合,这让情况变得非常令人担忧。”

基金经理多次把贸易战列为市场面临的重大风险。根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对基金经理的调查,上月,在接受调查的投资者中,有56%表示贸易战是市场的最大尾部风险,比5月高出19个百分点,超过了过去16个月中14个月的数字。

最终是否达成协议是挂在基金经理嘴边、关系到巨额资金的问题。

主动型固定收益资产管理公司BlueBay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策略师戴维•赖利(David Riley)认为,中美将“在贸易问题上达成某种解决方案或协议”,但这种紧张关系将继续。

规模为1790亿欧元的基金管理公司荷宝(Robeco)基础股票业务全球主管法比亚纳•费代利(Fabiana Fedeli)认为,贸易协议将达成,但花费的时间将超过预期,而且会出现“很多反复”。

她补充称,在特朗普与习近平会面以来的数周时间里,市场一直沾沾自喜,但由于谈判可能不会速战速决,“我们预计将会出现波动”。

“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将会出现大量贸易争议:这将破坏美国和新兴市场企业的盈利。将出现一种避险前景(如果发生的话),”她表示,她补充称,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市场都不会平稳运转,但美国的表现将优于全球其他地区。

明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也让投资者担心。费代利表示:“我们的基本预测是年底前将达成(协议)。但如果到那时还未达成,那就要等到美国总统大选之后。没人希望在竞选期间进行谈判。这将对市场产生巨大负面影响。”

Trium Capital投资组合经理Larry Lau补充称,特朗普正在从大选的角度考虑贸易方面的下一步举措。“他不想给外界一种他正在这个问题上放水的印象。也……不想显得过于敌对。他想做的是使贸易不要成为竞选的一大议题。”

然而,一些基金经理担心,达不成实质性协议,企业信心将持续疲弱,资本支出亦是如此。英杰华已将其对股票的看法下调为中性,在风险资产中倾向于信贷资产。

骏利亨德森的奥康纳表示,围绕贸易的担忧是“对(日本、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等)出口导向型市场更为谨慎的另一个原因”。他补充称:“这鼓励我们提高债券和黄金在投资组合中的权重。”

其他人则更为乐观。英国资产管理公司Sarasin & Partners首席信息官盖伊•蒙森(Guy Monson)表示,除股票市场对贸易争端做出反应外,各国央行也在关注形势。外界对多家央行降息的预期越来越高。

他表示:“(贸易争端)产生了异乎寻常的影响,但在汽车和制造业以外,其他经济领域看上去还不错。”

“最终结果是提供一种可能威力巨大的组合。有足够的担忧让各国央行紧张并下调利率,但这些担忧还不至于损害股息和利润。”

Sarasin正在增配证券和风险资产。“有足够多的喧嚣、推文和全球不确定性,鼓励各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但不至于损害股市前景,这将为股市强劲反弹做好准备。这种情况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但就股市而言,现在是发力的良好时机。”

量化投资机构QMA的高级投资组合经理约翰•普拉文(John Praveen)表示:“对风险资产而言,一种比较好的情况可能是在总统选举年之前达成贸易战休战,同时央行继续保持鸽派立场,以及中国出台更多刺激措施。”

目前,基金经理们正密切关注谈判——以及特朗普的推文。但即使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许多人担心,在政客们将关税作为政治工具之际,更广泛的贸易争端将持续存在。日本最近对韩国施加了贸易限制,而欧洲的汽车制造商也担心受到关税的冲击。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如果墨西哥不减少试图越过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数量,就将对墨西哥加征关税。

赖利表示:“只要贸易关税或汽车关税不升级,我认为整个市场就会相对乐观。但我不认为市场做好了承受更多关税冲击的准备。”

美国放松对华为的禁令,但仍将其列在“实体清单”上

今年5月美中贸易谈判破裂时,中国科技公司华为(Huawei)成了受害者。白宫和美国商务部采取的措施,实际上将禁止华为向美国市场销售,而且还阻止华为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对其生产至关重要的半导体。

G20峰会之后,特朗普政府大幅放松了对美国企业向华为销售产品的限制,但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周三表示,华为不会被移出所谓的“实体清单”,美国企业仍需获得许可证才能向华为销售产品。

Sarasin的蒙森表示:“一场贸易争端和一场潜在的技术争端正在上演。争夺贸易和技术主导地位的竞赛将伴随我们很长一段时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市场处于创纪录高点而企业信心黯淡之际,基金经理很难确定投资配置。中美贸易谈判前景不明,让市场对企业盈利和全球增长感到担忧。



阿特拉克塔•穆尼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宣布贸易战休战时,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布帖子。特朗普表示,在一次“很棒”的会见后,二人同意重启谈判。

接着他补充称:“对我来说,交易的质量比速度重要的多。我不着急,但情况看上去非常好!”

在中美贸易谈判于5月破裂后,这则消息受到全世界的欢迎,美国、亚洲和欧洲市场出现反弹。

然而,两周过去了,特朗普的“不着急”言论让很多投资者感到心神不宁。

在市场处于创纪录高点而企业信心黯淡之际,基金经理很难确定资产组合的投资配置。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市场对企业盈利和全球增长的前景感到担忧。

英美基金管理公司骏利亨德森(Janus Henderson)驻英国多元资产团队负责人保罗•奥康纳(Paul O'Connor)表示,日本峰会的结果避免了一些“更负面的结果”,例如关税升级。

但他补充称:“这是停火,甚至谈不上休战。如果你看看峰会上达成的内容,你会发现具体细节很少。”

“很难确定这会持续多久。”

中美贸易不和已酝酿多年,甚至在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就在抱怨中国的贸易做法了。

去年,在对中国贸易政策进行调查后,美国对价值几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作为报复,中国也对美国商品加征了关税。去年12月,两国宣布休战,但谈判在今年春季破裂了。

接着,美国表示,将把部分中国产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美国还表示,计划采取更多措施。与此同时,中国也上调了美国商品的关税。

在贸易争端升级之际,企业信心受损。今年6月,摩根大通(JPMorgan)和IHS Markit共同编制的全球制造业指数降至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新订单数量大幅减少,企业乐观情绪降至创纪录低点。6月的数字为49.4,5月为49.8,这表明多数企业报告产出下滑。

奥康纳表示:“围绕贸易的不确定性正令企业信心严重承压。”他指出,在贸易局势明朗之前,很多企业不愿投资于资本支出。

规模为3370亿英镑的基金公司英杰华投资(Aviva Investors)投资战略主管兼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格雷迪(Michael Grady)表示,过去3个月,全球增长前景恶化,主要是因为贸易紧张,这损害了市场信心。

同时,他暗示,美国就保护其企业和国家利益达成了跨党派共识,这意味着这个问题可能会挥之不去。

格雷迪表示:“考虑到要在这种环境下管理投资组合,这让情况变得非常令人担忧。”

基金经理多次把贸易战列为市场面临的重大风险。根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对基金经理的调查,上月,在接受调查的投资者中,有56%表示贸易战是市场的最大尾部风险,比5月高出19个百分点,超过了过去16个月中14个月的数字。

最终是否达成协议是挂在基金经理嘴边、关系到巨额资金的问题。

主动型固定收益资产管理公司BlueBay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策略师戴维•赖利(David Riley)认为,中美将“在贸易问题上达成某种解决方案或协议”,但这种紧张关系将继续。

规模为1790亿欧元的基金管理公司荷宝(Robeco)基础股票业务全球主管法比亚纳•费代利(Fabiana Fedeli)认为,贸易协议将达成,但花费的时间将超过预期,而且会出现“很多反复”。

她补充称,在特朗普与习近平会面以来的数周时间里,市场一直沾沾自喜,但由于谈判可能不会速战速决,“我们预计将会出现波动”。

“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将会出现大量贸易争议:这将破坏美国和新兴市场企业的盈利。将出现一种避险前景(如果发生的话),”她表示,她补充称,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市场都不会平稳运转,但美国的表现将优于全球其他地区。

明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也让投资者担心。费代利表示:“我们的基本预测是年底前将达成(协议)。但如果到那时还未达成,那就要等到美国总统大选之后。没人希望在竞选期间进行谈判。这将对市场产生巨大负面影响。”

Trium Capital投资组合经理Larry Lau补充称,特朗普正在从大选的角度考虑贸易方面的下一步举措。“他不想给外界一种他正在这个问题上放水的印象。也……不想显得过于敌对。他想做的是使贸易不要成为竞选的一大议题。”

然而,一些基金经理担心,达不成实质性协议,企业信心将持续疲弱,资本支出亦是如此。英杰华已将其对股票的看法下调为中性,在风险资产中倾向于信贷资产。

骏利亨德森的奥康纳表示,围绕贸易的担忧是“对(日本、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等)出口导向型市场更为谨慎的另一个原因”。他补充称:“这鼓励我们提高债券和黄金在投资组合中的权重。”

其他人则更为乐观。英国资产管理公司Sarasin & Partners首席信息官盖伊•蒙森(Guy Monson)表示,除股票市场对贸易争端做出反应外,各国央行也在关注形势。外界对多家央行降息的预期越来越高。

他表示:“(贸易争端)产生了异乎寻常的影响,但在汽车和制造业以外,其他经济领域看上去还不错。”

“最终结果是提供一种可能威力巨大的组合。有足够的担忧让各国央行紧张并下调利率,但这些担忧还不至于损害股息和利润。”

Sarasin正在增配证券和风险资产。“有足够多的喧嚣、推文和全球不确定性,鼓励各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但不至于损害股市前景,这将为股市强劲反弹做好准备。这种情况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但就股市而言,现在是发力的良好时机。”

量化投资机构QMA的高级投资组合经理约翰•普拉文(John Praveen)表示:“对风险资产而言,一种比较好的情况可能是在总统选举年之前达成贸易战休战,同时央行继续保持鸽派立场,以及中国出台更多刺激措施。”

目前,基金经理们正密切关注谈判——以及特朗普的推文。但即使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许多人担心,在政客们将关税作为政治工具之际,更广泛的贸易争端将持续存在。日本最近对韩国施加了贸易限制,而欧洲的汽车制造商也担心受到关税的冲击。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如果墨西哥不减少试图越过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数量,就将对墨西哥加征关税。

赖利表示:“只要贸易关税或汽车关税不升级,我认为整个市场就会相对乐观。但我不认为市场做好了承受更多关税冲击的准备。”

美国放松对华为的禁令,但仍将其列在“实体清单”上

今年5月美中贸易谈判破裂时,中国科技公司华为(Huawei)成了受害者。白宫和美国商务部采取的措施,实际上将禁止华为向美国市场销售,而且还阻止华为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对其生产至关重要的半导体。

G20峰会之后,特朗普政府大幅放松了对美国企业向华为销售产品的限制,但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周三表示,华为不会被移出所谓的“实体清单”,美国企业仍需获得许可证才能向华为销售产品。

Sarasin的蒙森表示:“一场贸易争端和一场潜在的技术争端正在上演。争夺贸易和技术主导地位的竞赛将伴随我们很长一段时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美贸易谈判牵动市场神经

发布日期:2019-07-16 04:31
摘要:在市场处于创纪录高点而企业信心黯淡之际,基金经理很难确定投资配置。中美贸易谈判前景不明,让市场对企业盈利和全球增长感到担忧。



阿特拉克塔•穆尼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宣布贸易战休战时,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布帖子。特朗普表示,在一次“很棒”的会见后,二人同意重启谈判。

接着他补充称:“对我来说,交易的质量比速度重要的多。我不着急,但情况看上去非常好!”

在中美贸易谈判于5月破裂后,这则消息受到全世界的欢迎,美国、亚洲和欧洲市场出现反弹。

然而,两周过去了,特朗普的“不着急”言论让很多投资者感到心神不宁。

在市场处于创纪录高点而企业信心黯淡之际,基金经理很难确定资产组合的投资配置。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市场对企业盈利和全球增长的前景感到担忧。

英美基金管理公司骏利亨德森(Janus Henderson)驻英国多元资产团队负责人保罗•奥康纳(Paul O'Connor)表示,日本峰会的结果避免了一些“更负面的结果”,例如关税升级。

但他补充称:“这是停火,甚至谈不上休战。如果你看看峰会上达成的内容,你会发现具体细节很少。”

“很难确定这会持续多久。”

中美贸易不和已酝酿多年,甚至在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就在抱怨中国的贸易做法了。

去年,在对中国贸易政策进行调查后,美国对价值几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作为报复,中国也对美国商品加征了关税。去年12月,两国宣布休战,但谈判在今年春季破裂了。

接着,美国表示,将把部分中国产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美国还表示,计划采取更多措施。与此同时,中国也上调了美国商品的关税。

在贸易争端升级之际,企业信心受损。今年6月,摩根大通(JPMorgan)和IHS Markit共同编制的全球制造业指数降至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新订单数量大幅减少,企业乐观情绪降至创纪录低点。6月的数字为49.4,5月为49.8,这表明多数企业报告产出下滑。

奥康纳表示:“围绕贸易的不确定性正令企业信心严重承压。”他指出,在贸易局势明朗之前,很多企业不愿投资于资本支出。

规模为3370亿英镑的基金公司英杰华投资(Aviva Investors)投资战略主管兼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格雷迪(Michael Grady)表示,过去3个月,全球增长前景恶化,主要是因为贸易紧张,这损害了市场信心。

同时,他暗示,美国就保护其企业和国家利益达成了跨党派共识,这意味着这个问题可能会挥之不去。

格雷迪表示:“考虑到要在这种环境下管理投资组合,这让情况变得非常令人担忧。”

基金经理多次把贸易战列为市场面临的重大风险。根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对基金经理的调查,上月,在接受调查的投资者中,有56%表示贸易战是市场的最大尾部风险,比5月高出19个百分点,超过了过去16个月中14个月的数字。

最终是否达成协议是挂在基金经理嘴边、关系到巨额资金的问题。

主动型固定收益资产管理公司BlueBay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策略师戴维•赖利(David Riley)认为,中美将“在贸易问题上达成某种解决方案或协议”,但这种紧张关系将继续。

规模为1790亿欧元的基金管理公司荷宝(Robeco)基础股票业务全球主管法比亚纳•费代利(Fabiana Fedeli)认为,贸易协议将达成,但花费的时间将超过预期,而且会出现“很多反复”。

她补充称,在特朗普与习近平会面以来的数周时间里,市场一直沾沾自喜,但由于谈判可能不会速战速决,“我们预计将会出现波动”。

“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将会出现大量贸易争议:这将破坏美国和新兴市场企业的盈利。将出现一种避险前景(如果发生的话),”她表示,她补充称,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市场都不会平稳运转,但美国的表现将优于全球其他地区。

明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也让投资者担心。费代利表示:“我们的基本预测是年底前将达成(协议)。但如果到那时还未达成,那就要等到美国总统大选之后。没人希望在竞选期间进行谈判。这将对市场产生巨大负面影响。”

Trium Capital投资组合经理Larry Lau补充称,特朗普正在从大选的角度考虑贸易方面的下一步举措。“他不想给外界一种他正在这个问题上放水的印象。也……不想显得过于敌对。他想做的是使贸易不要成为竞选的一大议题。”

然而,一些基金经理担心,达不成实质性协议,企业信心将持续疲弱,资本支出亦是如此。英杰华已将其对股票的看法下调为中性,在风险资产中倾向于信贷资产。

骏利亨德森的奥康纳表示,围绕贸易的担忧是“对(日本、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等)出口导向型市场更为谨慎的另一个原因”。他补充称:“这鼓励我们提高债券和黄金在投资组合中的权重。”

其他人则更为乐观。英国资产管理公司Sarasin & Partners首席信息官盖伊•蒙森(Guy Monson)表示,除股票市场对贸易争端做出反应外,各国央行也在关注形势。外界对多家央行降息的预期越来越高。

他表示:“(贸易争端)产生了异乎寻常的影响,但在汽车和制造业以外,其他经济领域看上去还不错。”

“最终结果是提供一种可能威力巨大的组合。有足够的担忧让各国央行紧张并下调利率,但这些担忧还不至于损害股息和利润。”

Sarasin正在增配证券和风险资产。“有足够多的喧嚣、推文和全球不确定性,鼓励各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但不至于损害股市前景,这将为股市强劲反弹做好准备。这种情况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但就股市而言,现在是发力的良好时机。”

量化投资机构QMA的高级投资组合经理约翰•普拉文(John Praveen)表示:“对风险资产而言,一种比较好的情况可能是在总统选举年之前达成贸易战休战,同时央行继续保持鸽派立场,以及中国出台更多刺激措施。”

目前,基金经理们正密切关注谈判——以及特朗普的推文。但即使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许多人担心,在政客们将关税作为政治工具之际,更广泛的贸易争端将持续存在。日本最近对韩国施加了贸易限制,而欧洲的汽车制造商也担心受到关税的冲击。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如果墨西哥不减少试图越过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数量,就将对墨西哥加征关税。

赖利表示:“只要贸易关税或汽车关税不升级,我认为整个市场就会相对乐观。但我不认为市场做好了承受更多关税冲击的准备。”

美国放松对华为的禁令,但仍将其列在“实体清单”上

今年5月美中贸易谈判破裂时,中国科技公司华为(Huawei)成了受害者。白宫和美国商务部采取的措施,实际上将禁止华为向美国市场销售,而且还阻止华为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对其生产至关重要的半导体。

G20峰会之后,特朗普政府大幅放松了对美国企业向华为销售产品的限制,但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周三表示,华为不会被移出所谓的“实体清单”,美国企业仍需获得许可证才能向华为销售产品。

Sarasin的蒙森表示:“一场贸易争端和一场潜在的技术争端正在上演。争夺贸易和技术主导地位的竞赛将伴随我们很长一段时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市场处于创纪录高点而企业信心黯淡之际,基金经理很难确定投资配置。中美贸易谈判前景不明,让市场对企业盈利和全球增长感到担忧。



阿特拉克塔•穆尼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宣布贸易战休战时,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布帖子。特朗普表示,在一次“很棒”的会见后,二人同意重启谈判。

接着他补充称:“对我来说,交易的质量比速度重要的多。我不着急,但情况看上去非常好!”

在中美贸易谈判于5月破裂后,这则消息受到全世界的欢迎,美国、亚洲和欧洲市场出现反弹。

然而,两周过去了,特朗普的“不着急”言论让很多投资者感到心神不宁。

在市场处于创纪录高点而企业信心黯淡之际,基金经理很难确定资产组合的投资配置。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市场对企业盈利和全球增长的前景感到担忧。

英美基金管理公司骏利亨德森(Janus Henderson)驻英国多元资产团队负责人保罗•奥康纳(Paul O'Connor)表示,日本峰会的结果避免了一些“更负面的结果”,例如关税升级。

但他补充称:“这是停火,甚至谈不上休战。如果你看看峰会上达成的内容,你会发现具体细节很少。”

“很难确定这会持续多久。”

中美贸易不和已酝酿多年,甚至在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特朗普就在抱怨中国的贸易做法了。

去年,在对中国贸易政策进行调查后,美国对价值几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作为报复,中国也对美国商品加征了关税。去年12月,两国宣布休战,但谈判在今年春季破裂了。

接着,美国表示,将把部分中国产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美国还表示,计划采取更多措施。与此同时,中国也上调了美国商品的关税。

在贸易争端升级之际,企业信心受损。今年6月,摩根大通(JPMorgan)和IHS Markit共同编制的全球制造业指数降至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新订单数量大幅减少,企业乐观情绪降至创纪录低点。6月的数字为49.4,5月为49.8,这表明多数企业报告产出下滑。

奥康纳表示:“围绕贸易的不确定性正令企业信心严重承压。”他指出,在贸易局势明朗之前,很多企业不愿投资于资本支出。

规模为3370亿英镑的基金公司英杰华投资(Aviva Investors)投资战略主管兼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格雷迪(Michael Grady)表示,过去3个月,全球增长前景恶化,主要是因为贸易紧张,这损害了市场信心。

同时,他暗示,美国就保护其企业和国家利益达成了跨党派共识,这意味着这个问题可能会挥之不去。

格雷迪表示:“考虑到要在这种环境下管理投资组合,这让情况变得非常令人担忧。”

基金经理多次把贸易战列为市场面临的重大风险。根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对基金经理的调查,上月,在接受调查的投资者中,有56%表示贸易战是市场的最大尾部风险,比5月高出19个百分点,超过了过去16个月中14个月的数字。

最终是否达成协议是挂在基金经理嘴边、关系到巨额资金的问题。

主动型固定收益资产管理公司BlueBay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策略师戴维•赖利(David Riley)认为,中美将“在贸易问题上达成某种解决方案或协议”,但这种紧张关系将继续。

规模为1790亿欧元的基金管理公司荷宝(Robeco)基础股票业务全球主管法比亚纳•费代利(Fabiana Fedeli)认为,贸易协议将达成,但花费的时间将超过预期,而且会出现“很多反复”。

她补充称,在特朗普与习近平会面以来的数周时间里,市场一直沾沾自喜,但由于谈判可能不会速战速决,“我们预计将会出现波动”。

“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将会出现大量贸易争议:这将破坏美国和新兴市场企业的盈利。将出现一种避险前景(如果发生的话),”她表示,她补充称,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市场都不会平稳运转,但美国的表现将优于全球其他地区。

明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也让投资者担心。费代利表示:“我们的基本预测是年底前将达成(协议)。但如果到那时还未达成,那就要等到美国总统大选之后。没人希望在竞选期间进行谈判。这将对市场产生巨大负面影响。”

Trium Capital投资组合经理Larry Lau补充称,特朗普正在从大选的角度考虑贸易方面的下一步举措。“他不想给外界一种他正在这个问题上放水的印象。也……不想显得过于敌对。他想做的是使贸易不要成为竞选的一大议题。”

然而,一些基金经理担心,达不成实质性协议,企业信心将持续疲弱,资本支出亦是如此。英杰华已将其对股票的看法下调为中性,在风险资产中倾向于信贷资产。

骏利亨德森的奥康纳表示,围绕贸易的担忧是“对(日本、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等)出口导向型市场更为谨慎的另一个原因”。他补充称:“这鼓励我们提高债券和黄金在投资组合中的权重。”

其他人则更为乐观。英国资产管理公司Sarasin & Partners首席信息官盖伊•蒙森(Guy Monson)表示,除股票市场对贸易争端做出反应外,各国央行也在关注形势。外界对多家央行降息的预期越来越高。

他表示:“(贸易争端)产生了异乎寻常的影响,但在汽车和制造业以外,其他经济领域看上去还不错。”

“最终结果是提供一种可能威力巨大的组合。有足够的担忧让各国央行紧张并下调利率,但这些担忧还不至于损害股息和利润。”

Sarasin正在增配证券和风险资产。“有足够多的喧嚣、推文和全球不确定性,鼓励各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但不至于损害股市前景,这将为股市强劲反弹做好准备。这种情况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但就股市而言,现在是发力的良好时机。”

量化投资机构QMA的高级投资组合经理约翰•普拉文(John Praveen)表示:“对风险资产而言,一种比较好的情况可能是在总统选举年之前达成贸易战休战,同时央行继续保持鸽派立场,以及中国出台更多刺激措施。”

目前,基金经理们正密切关注谈判——以及特朗普的推文。但即使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许多人担心,在政客们将关税作为政治工具之际,更广泛的贸易争端将持续存在。日本最近对韩国施加了贸易限制,而欧洲的汽车制造商也担心受到关税的冲击。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如果墨西哥不减少试图越过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数量,就将对墨西哥加征关税。

赖利表示:“只要贸易关税或汽车关税不升级,我认为整个市场就会相对乐观。但我不认为市场做好了承受更多关税冲击的准备。”

美国放松对华为的禁令,但仍将其列在“实体清单”上

今年5月美中贸易谈判破裂时,中国科技公司华为(Huawei)成了受害者。白宫和美国商务部采取的措施,实际上将禁止华为向美国市场销售,而且还阻止华为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对其生产至关重要的半导体。

G20峰会之后,特朗普政府大幅放松了对美国企业向华为销售产品的限制,但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周三表示,华为不会被移出所谓的“实体清单”,美国企业仍需获得许可证才能向华为销售产品。

Sarasin的蒙森表示:“一场贸易争端和一场潜在的技术争端正在上演。争夺贸易和技术主导地位的竞赛将伴随我们很长一段时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