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Z世代取代了千禧世代,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心头肉;这些更年轻的消费者不喜欢半死不活的宿醉。



撰文 | Craig Giammona、Carolina Wilson、Sarah Ponczek

OR--商业新媒体 】千禧世代,让位吧。

今年,Z世代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他们也取代了千禧世代,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心头肉,投资者们极力想知道该如何利用他们独特的购物、餐饮和媒体习惯来赚钱。虽然Z世代可能还在读书,但仅在美国一地,他们的消费能力就达到了惊人的1430亿美元,这让渴望分一杯羹的基金经理们垂涎不已。

“Z世代很了解那些与他们有共鸣的公司,他们认为那些公司将与他们共同成长。”基金公司Exponential ETFs的首席执行官菲尔·巴克(Phil Bak)表示,“因此,他们可能比经验丰富的金融专业人士更适合挑选此类标的。”

投资者一向很关注年轻消费者,也希望能抓住由他们的消费习惯开辟的新机会,但他们对于大学生和吞世代(Tweens,指有消费能力的青少年,译注)的长期思维(投资啤酒股或电视网络或垃圾食品类股)已经不合时宜。Z世代大约在7岁至22岁之间,他们出生时,互联网已大行其道,他们只需轻滑手指,任何东西都能送货上门,他们随同Snapchat和Instagram等平台长大,饱受网红文化的影响。

对于希望在构建投资组合时将Z世代因素纳入考量的投资者,下面是一些值得关注的总体趋势:

1.他们是网红受众。

千禧世代中年龄较大的群体在Facebook崛起以前、甚至手机普及以前,可能已经从大学毕业了,新一代的消费者则不同,他们是在Instagram等平台上成长起来的。事实上,根据彭博新闻社和Morning Consult最近的一份调查,52%的Z世代说他们主要通过社交媒体了解新产品,这一数字比千禧世代高了足足10个百分点,更比他们X世代的父母高了一倍。

这意味着网红(名流,或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庞大粉丝群、能够有偿推广产品的素人)能对这个群体产生巨大影响,其中近五分之三的人自称花了太多时间玩手机。

以21岁的凯莉·詹娜(Kylie Jenner)为例,她在Instagram上推广自己的美妆品牌,如今已被视为最年轻的白手起家亿万富豪。去年,美妆连锁店Ulta BeautyInc.开始销售她的产品,今年,Ulta的股价上涨了逾40%。她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2018年2月她发了一条抨击Snapchat的推文后,后者的市值应声大跌13亿美元。

彭博最近构建了一个模拟股票投资组合:网红经济ETF(Influencer Economy ETF),代码GENZ(Z世代)。该基金自2018年初以来上涨了约15%,超过了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S & P 500 Index)的涨幅。GENZ的个股权重依照相关网红的排名确定—排名基于福布斯(Forbes.com)整合的社交媒体粉丝量及其他机构的排名。权重最高的包括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Inc.)、耐克公司(Nike Inc.)、阿迪达斯公司(Adidas AG)、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 Co.)、德国电信美国公司(T-Mobile USInc.)以及安德玛公司(Under ArmourInc.)等,这些公司分别与C罗(Cristiano Ronaldo)、赛琳娜·戈麦斯(SelenaGomez)、A妹(Ariana Grande)及巨石强森(Dwayne “The Rock ” Johnson)等网红明星建立了合作。

2.他们有不同的恶习。

这些更年轻的消费者不喜欢半死不活的宿醉,他们更愿意在周末神清气爽地醒来,去做一些可以自拍的户外活动。如今,美国人的饮酒量在减少,啤酒的衰退尤其明显。这对于百威英博公司(Anheuser-Busch InBev SA)和摩森康胜公司(Molson Coors Brewing Co.)是个坏消息,这些公司旗下的百威淡啤(Bud Light)、银子弹啤酒(Coors Light)等大众品牌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与此同时,大麻正在美国Z世代中走向主流。在许多美国Z世代消费者的眼中,大麻比酒精更健康,美国已有10个州允许成年人使用大麻。

美国Z世代正好赶上了这样一个时代:越来越多的州在推进大麻合法化,持续数十年的大麻妖魔化风潮[想想电影《大麻疯潮》(Reefer Madness)]逐渐式微,疲惫不堪的美国人开始用大麻化合物缓解失眠与焦虑,或单纯将大麻作为辛劳一周后的消遣。

要押注大麻,投资者有两个主要选择。

其一,投资加拿大的公司,比如Canopy Growth Corp.和Aurora Cannabis Inc.,这些公司受益于加拿大的联邦法律,但它们所在国的人口还不及加利福尼亚一个州。其二,美国也有一些所谓的跨州经营商,比如Curaleaf Holdings Inc.和Green Thumb Industries Inc.。美国合法市场的规模已超过整个加拿大市场,但联邦禁令还是给美国公司制造了障碍,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基金经理还不敢放手宣传他们的选股情况。

3.他们不一定要去实体店。

Z世代有望成为真正拥抱网购生鲜食品的第一代人—但可能还需要时间。目前只有83%的Z世代人士称他们主要在实体店购买生鲜食品,婴儿潮世代对应的数字是95%,千禧世代是87%。调查还显示,亚马逊(Amazon)是Z世代消费者最喜爱的品牌之一,这家电商巨头在他们出生前已经存在了。

值得注意的是,Z世代中年龄最大的一批人可能刚走出校园,他们还没到大量购买生鲜食品的年纪。尽管如此,他们成长在一个数字购物无所不在的时代。眼下,生鲜食品的网购份额还很小,因为多数人买菜时还是想亲自挑选。但自从近两年前,亚马逊公司宣布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以来,美国最大的生鲜销售商克罗格公司(Kroger)和沃尔玛公司(Walmart)在技术层面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同时也在努力维持低价,以抵抗科技公司的入侵。谁能解决生鲜食品的配送问题—不论是通过人工还是自动驾驶车辆—都将获益良多。

4.他们会小心挑选长久使用的品牌。

Z世代的崛起对于传统服装零售商可能是个坏消息,比如盖璞公司(Gap Inc.)和梅西百货公司(Macy’s Inc.),这些公司已经受到了线上服装销售的冲击。根据在线二手时装平台Thredup的2019年转售报告,Z世代也比较认可二手服装,而十年内,这个市场将超越快时尚市场。Thredup指出,今年会有逾三分之一的Z世代消费者购买二手服装,婴儿潮世代或X世代的比例还不到五分之一。这一点似乎源于Z世代消费者对环境问题以及道德消费的关注。

过去,消费品公司总是千方百计地远离政治,而现在,希望与年轻消费者建立共鸣的服装品牌开始尝试接受那些锋芒毕露的品牌大使。原因就是Z世代的消费者希望企业能在各种议题中表达立场,40%的Z世代受调查者表示,如果一家企业努力推动性别平等,他们会愿意为其产品付更多钱,种族正义议题对应的比例是42%。

耐克心中有数。去年,该公司发布了一则广告,其中出现了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一开始,这名有争议的前四分卫、现活动家吓跑了一些投资者,后来,股价已经反弹。而且有迹象表明,那则广告对销售产生了促进作用。

“在这个行业里,人们常常会过分强调选股的复杂性,”Exponential ETFs的巴克表示。“我们认为,你在日常体验中感觉很好的公司与高成长性的公司之间存在高度的相关性。”

5.他们吃得(有点)不一样。

相比更年长的美国消费者,有更多Z世代的人选择不吃肉,这种最新的饮食习惯将对快餐店和包装食品巨头产生重大影响。近日,汉堡王(Burger King)宣布开始测试一款素食的“不可思议皇堡”(Impossible Whopper),由此可见,连这样一家食客可以尽情享用洋葱圈和大汉堡的快餐店也预见到了市场的变迁。

短短几年前,坊间还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千禧世代终将淘汰掉传统的快餐连锁店,而转向Chipotle Mexican GrillInc.和Panera Bread等所谓的休闲快餐对手,它们承诺提供更高的品质和更干净的食材,而且同样方便快捷。几年过去了,餐饮习惯的确发生了改变,但麦当劳(McDonald’sCorp.)和汉堡王等老牌汉堡连锁店依然在餐饮行业称王称霸。麦当劳已经从销售下滑中恢复了过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推出的全天候早餐。近期,该公司为一家科技企业投资了3亿美元,据称此举有望提高其得来速餐厅的销售额。事实证明,今天的青少年也仍然喜欢吃薯条加汉堡。

包装食品巨头承受了更大的冲击。近年来,随着人们开始远离统治了食品超市数十年的传统品牌,卡夫亨氏公司(Kraft Heinz Co.)和金宝汤公司(Campbell Soup Co.)等大型包装食品厂商的日子并不好过。这些公司已经在努力重塑产品组合,但想获得年轻消费者的认同并不容易。

这对于试图通过Z世代消费习惯赚钱的精明的投资者们意味着什么呢?每个世代都不会像营销人员希望的那样千人一面,而目前,Z世代中年龄最小的还在读小学,要看清整个世代的偏好尚需时日。但对于一些更具前瞻性的投资者,现在已应该开始思考:如何为后婴儿潮世代的经济构建出合理的投资组合。

“在考虑投资时,我们要清楚,Z世代的消费模式可能还没有成熟,”基金公司GlobalX的研究和策略部门负责人杰伊·雅各布(Jay Jacobs)表示,该公司创建了一只代码为MILN的追踪千禧世代的ETF。“但从千禧世代的情况看,不同世代人群的消费方式可能会存在明显的差异。随着Z世代最终进入他们的收入高峰期,有些趋势或许会开始变得更清晰、更显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Z世代|投资指南之Z世代众生相

发布日期:2019-07-12 20:08
摘要:Z世代取代了千禧世代,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心头肉;这些更年轻的消费者不喜欢半死不活的宿醉。



撰文 | Craig Giammona、Carolina Wilson、Sarah Ponczek

OR--商业新媒体 】千禧世代,让位吧。

今年,Z世代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他们也取代了千禧世代,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心头肉,投资者们极力想知道该如何利用他们独特的购物、餐饮和媒体习惯来赚钱。虽然Z世代可能还在读书,但仅在美国一地,他们的消费能力就达到了惊人的1430亿美元,这让渴望分一杯羹的基金经理们垂涎不已。

“Z世代很了解那些与他们有共鸣的公司,他们认为那些公司将与他们共同成长。”基金公司Exponential ETFs的首席执行官菲尔·巴克(Phil Bak)表示,“因此,他们可能比经验丰富的金融专业人士更适合挑选此类标的。”

投资者一向很关注年轻消费者,也希望能抓住由他们的消费习惯开辟的新机会,但他们对于大学生和吞世代(Tweens,指有消费能力的青少年,译注)的长期思维(投资啤酒股或电视网络或垃圾食品类股)已经不合时宜。Z世代大约在7岁至22岁之间,他们出生时,互联网已大行其道,他们只需轻滑手指,任何东西都能送货上门,他们随同Snapchat和Instagram等平台长大,饱受网红文化的影响。

对于希望在构建投资组合时将Z世代因素纳入考量的投资者,下面是一些值得关注的总体趋势:

1.他们是网红受众。

千禧世代中年龄较大的群体在Facebook崛起以前、甚至手机普及以前,可能已经从大学毕业了,新一代的消费者则不同,他们是在Instagram等平台上成长起来的。事实上,根据彭博新闻社和Morning Consult最近的一份调查,52%的Z世代说他们主要通过社交媒体了解新产品,这一数字比千禧世代高了足足10个百分点,更比他们X世代的父母高了一倍。

这意味着网红(名流,或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庞大粉丝群、能够有偿推广产品的素人)能对这个群体产生巨大影响,其中近五分之三的人自称花了太多时间玩手机。

以21岁的凯莉·詹娜(Kylie Jenner)为例,她在Instagram上推广自己的美妆品牌,如今已被视为最年轻的白手起家亿万富豪。去年,美妆连锁店Ulta BeautyInc.开始销售她的产品,今年,Ulta的股价上涨了逾40%。她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2018年2月她发了一条抨击Snapchat的推文后,后者的市值应声大跌13亿美元。

彭博最近构建了一个模拟股票投资组合:网红经济ETF(Influencer Economy ETF),代码GENZ(Z世代)。该基金自2018年初以来上涨了约15%,超过了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S & P 500 Index)的涨幅。GENZ的个股权重依照相关网红的排名确定—排名基于福布斯(Forbes.com)整合的社交媒体粉丝量及其他机构的排名。权重最高的包括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Inc.)、耐克公司(Nike Inc.)、阿迪达斯公司(Adidas AG)、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 Co.)、德国电信美国公司(T-Mobile USInc.)以及安德玛公司(Under ArmourInc.)等,这些公司分别与C罗(Cristiano Ronaldo)、赛琳娜·戈麦斯(SelenaGomez)、A妹(Ariana Grande)及巨石强森(Dwayne “The Rock ” Johnson)等网红明星建立了合作。

2.他们有不同的恶习。

这些更年轻的消费者不喜欢半死不活的宿醉,他们更愿意在周末神清气爽地醒来,去做一些可以自拍的户外活动。如今,美国人的饮酒量在减少,啤酒的衰退尤其明显。这对于百威英博公司(Anheuser-Busch InBev SA)和摩森康胜公司(Molson Coors Brewing Co.)是个坏消息,这些公司旗下的百威淡啤(Bud Light)、银子弹啤酒(Coors Light)等大众品牌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与此同时,大麻正在美国Z世代中走向主流。在许多美国Z世代消费者的眼中,大麻比酒精更健康,美国已有10个州允许成年人使用大麻。

美国Z世代正好赶上了这样一个时代:越来越多的州在推进大麻合法化,持续数十年的大麻妖魔化风潮[想想电影《大麻疯潮》(Reefer Madness)]逐渐式微,疲惫不堪的美国人开始用大麻化合物缓解失眠与焦虑,或单纯将大麻作为辛劳一周后的消遣。

要押注大麻,投资者有两个主要选择。

其一,投资加拿大的公司,比如Canopy Growth Corp.和Aurora Cannabis Inc.,这些公司受益于加拿大的联邦法律,但它们所在国的人口还不及加利福尼亚一个州。其二,美国也有一些所谓的跨州经营商,比如Curaleaf Holdings Inc.和Green Thumb Industries Inc.。美国合法市场的规模已超过整个加拿大市场,但联邦禁令还是给美国公司制造了障碍,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基金经理还不敢放手宣传他们的选股情况。

3.他们不一定要去实体店。

Z世代有望成为真正拥抱网购生鲜食品的第一代人—但可能还需要时间。目前只有83%的Z世代人士称他们主要在实体店购买生鲜食品,婴儿潮世代对应的数字是95%,千禧世代是87%。调查还显示,亚马逊(Amazon)是Z世代消费者最喜爱的品牌之一,这家电商巨头在他们出生前已经存在了。

值得注意的是,Z世代中年龄最大的一批人可能刚走出校园,他们还没到大量购买生鲜食品的年纪。尽管如此,他们成长在一个数字购物无所不在的时代。眼下,生鲜食品的网购份额还很小,因为多数人买菜时还是想亲自挑选。但自从近两年前,亚马逊公司宣布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以来,美国最大的生鲜销售商克罗格公司(Kroger)和沃尔玛公司(Walmart)在技术层面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同时也在努力维持低价,以抵抗科技公司的入侵。谁能解决生鲜食品的配送问题—不论是通过人工还是自动驾驶车辆—都将获益良多。

4.他们会小心挑选长久使用的品牌。

Z世代的崛起对于传统服装零售商可能是个坏消息,比如盖璞公司(Gap Inc.)和梅西百货公司(Macy’s Inc.),这些公司已经受到了线上服装销售的冲击。根据在线二手时装平台Thredup的2019年转售报告,Z世代也比较认可二手服装,而十年内,这个市场将超越快时尚市场。Thredup指出,今年会有逾三分之一的Z世代消费者购买二手服装,婴儿潮世代或X世代的比例还不到五分之一。这一点似乎源于Z世代消费者对环境问题以及道德消费的关注。

过去,消费品公司总是千方百计地远离政治,而现在,希望与年轻消费者建立共鸣的服装品牌开始尝试接受那些锋芒毕露的品牌大使。原因就是Z世代的消费者希望企业能在各种议题中表达立场,40%的Z世代受调查者表示,如果一家企业努力推动性别平等,他们会愿意为其产品付更多钱,种族正义议题对应的比例是42%。

耐克心中有数。去年,该公司发布了一则广告,其中出现了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一开始,这名有争议的前四分卫、现活动家吓跑了一些投资者,后来,股价已经反弹。而且有迹象表明,那则广告对销售产生了促进作用。

“在这个行业里,人们常常会过分强调选股的复杂性,”Exponential ETFs的巴克表示。“我们认为,你在日常体验中感觉很好的公司与高成长性的公司之间存在高度的相关性。”

5.他们吃得(有点)不一样。

相比更年长的美国消费者,有更多Z世代的人选择不吃肉,这种最新的饮食习惯将对快餐店和包装食品巨头产生重大影响。近日,汉堡王(Burger King)宣布开始测试一款素食的“不可思议皇堡”(Impossible Whopper),由此可见,连这样一家食客可以尽情享用洋葱圈和大汉堡的快餐店也预见到了市场的变迁。

短短几年前,坊间还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千禧世代终将淘汰掉传统的快餐连锁店,而转向Chipotle Mexican GrillInc.和Panera Bread等所谓的休闲快餐对手,它们承诺提供更高的品质和更干净的食材,而且同样方便快捷。几年过去了,餐饮习惯的确发生了改变,但麦当劳(McDonald’sCorp.)和汉堡王等老牌汉堡连锁店依然在餐饮行业称王称霸。麦当劳已经从销售下滑中恢复了过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推出的全天候早餐。近期,该公司为一家科技企业投资了3亿美元,据称此举有望提高其得来速餐厅的销售额。事实证明,今天的青少年也仍然喜欢吃薯条加汉堡。

包装食品巨头承受了更大的冲击。近年来,随着人们开始远离统治了食品超市数十年的传统品牌,卡夫亨氏公司(Kraft Heinz Co.)和金宝汤公司(Campbell Soup Co.)等大型包装食品厂商的日子并不好过。这些公司已经在努力重塑产品组合,但想获得年轻消费者的认同并不容易。

这对于试图通过Z世代消费习惯赚钱的精明的投资者们意味着什么呢?每个世代都不会像营销人员希望的那样千人一面,而目前,Z世代中年龄最小的还在读小学,要看清整个世代的偏好尚需时日。但对于一些更具前瞻性的投资者,现在已应该开始思考:如何为后婴儿潮世代的经济构建出合理的投资组合。

“在考虑投资时,我们要清楚,Z世代的消费模式可能还没有成熟,”基金公司GlobalX的研究和策略部门负责人杰伊·雅各布(Jay Jacobs)表示,该公司创建了一只代码为MILN的追踪千禧世代的ETF。“但从千禧世代的情况看,不同世代人群的消费方式可能会存在明显的差异。随着Z世代最终进入他们的收入高峰期,有些趋势或许会开始变得更清晰、更显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Z世代取代了千禧世代,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心头肉;这些更年轻的消费者不喜欢半死不活的宿醉。



撰文 | Craig Giammona、Carolina Wilson、Sarah Ponczek

OR--商业新媒体 】千禧世代,让位吧。

今年,Z世代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他们也取代了千禧世代,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心头肉,投资者们极力想知道该如何利用他们独特的购物、餐饮和媒体习惯来赚钱。虽然Z世代可能还在读书,但仅在美国一地,他们的消费能力就达到了惊人的1430亿美元,这让渴望分一杯羹的基金经理们垂涎不已。

“Z世代很了解那些与他们有共鸣的公司,他们认为那些公司将与他们共同成长。”基金公司Exponential ETFs的首席执行官菲尔·巴克(Phil Bak)表示,“因此,他们可能比经验丰富的金融专业人士更适合挑选此类标的。”

投资者一向很关注年轻消费者,也希望能抓住由他们的消费习惯开辟的新机会,但他们对于大学生和吞世代(Tweens,指有消费能力的青少年,译注)的长期思维(投资啤酒股或电视网络或垃圾食品类股)已经不合时宜。Z世代大约在7岁至22岁之间,他们出生时,互联网已大行其道,他们只需轻滑手指,任何东西都能送货上门,他们随同Snapchat和Instagram等平台长大,饱受网红文化的影响。

对于希望在构建投资组合时将Z世代因素纳入考量的投资者,下面是一些值得关注的总体趋势:

1.他们是网红受众。

千禧世代中年龄较大的群体在Facebook崛起以前、甚至手机普及以前,可能已经从大学毕业了,新一代的消费者则不同,他们是在Instagram等平台上成长起来的。事实上,根据彭博新闻社和Morning Consult最近的一份调查,52%的Z世代说他们主要通过社交媒体了解新产品,这一数字比千禧世代高了足足10个百分点,更比他们X世代的父母高了一倍。

这意味着网红(名流,或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庞大粉丝群、能够有偿推广产品的素人)能对这个群体产生巨大影响,其中近五分之三的人自称花了太多时间玩手机。

以21岁的凯莉·詹娜(Kylie Jenner)为例,她在Instagram上推广自己的美妆品牌,如今已被视为最年轻的白手起家亿万富豪。去年,美妆连锁店Ulta BeautyInc.开始销售她的产品,今年,Ulta的股价上涨了逾40%。她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2018年2月她发了一条抨击Snapchat的推文后,后者的市值应声大跌13亿美元。

彭博最近构建了一个模拟股票投资组合:网红经济ETF(Influencer Economy ETF),代码GENZ(Z世代)。该基金自2018年初以来上涨了约15%,超过了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S & P 500 Index)的涨幅。GENZ的个股权重依照相关网红的排名确定—排名基于福布斯(Forbes.com)整合的社交媒体粉丝量及其他机构的排名。权重最高的包括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Inc.)、耐克公司(Nike Inc.)、阿迪达斯公司(Adidas AG)、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 Co.)、德国电信美国公司(T-Mobile USInc.)以及安德玛公司(Under ArmourInc.)等,这些公司分别与C罗(Cristiano Ronaldo)、赛琳娜·戈麦斯(SelenaGomez)、A妹(Ariana Grande)及巨石强森(Dwayne “The Rock ” Johnson)等网红明星建立了合作。

2.他们有不同的恶习。

这些更年轻的消费者不喜欢半死不活的宿醉,他们更愿意在周末神清气爽地醒来,去做一些可以自拍的户外活动。如今,美国人的饮酒量在减少,啤酒的衰退尤其明显。这对于百威英博公司(Anheuser-Busch InBev SA)和摩森康胜公司(Molson Coors Brewing Co.)是个坏消息,这些公司旗下的百威淡啤(Bud Light)、银子弹啤酒(Coors Light)等大众品牌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与此同时,大麻正在美国Z世代中走向主流。在许多美国Z世代消费者的眼中,大麻比酒精更健康,美国已有10个州允许成年人使用大麻。

美国Z世代正好赶上了这样一个时代:越来越多的州在推进大麻合法化,持续数十年的大麻妖魔化风潮[想想电影《大麻疯潮》(Reefer Madness)]逐渐式微,疲惫不堪的美国人开始用大麻化合物缓解失眠与焦虑,或单纯将大麻作为辛劳一周后的消遣。

要押注大麻,投资者有两个主要选择。

其一,投资加拿大的公司,比如Canopy Growth Corp.和Aurora Cannabis Inc.,这些公司受益于加拿大的联邦法律,但它们所在国的人口还不及加利福尼亚一个州。其二,美国也有一些所谓的跨州经营商,比如Curaleaf Holdings Inc.和Green Thumb Industries Inc.。美国合法市场的规模已超过整个加拿大市场,但联邦禁令还是给美国公司制造了障碍,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基金经理还不敢放手宣传他们的选股情况。

3.他们不一定要去实体店。

Z世代有望成为真正拥抱网购生鲜食品的第一代人—但可能还需要时间。目前只有83%的Z世代人士称他们主要在实体店购买生鲜食品,婴儿潮世代对应的数字是95%,千禧世代是87%。调查还显示,亚马逊(Amazon)是Z世代消费者最喜爱的品牌之一,这家电商巨头在他们出生前已经存在了。

值得注意的是,Z世代中年龄最大的一批人可能刚走出校园,他们还没到大量购买生鲜食品的年纪。尽管如此,他们成长在一个数字购物无所不在的时代。眼下,生鲜食品的网购份额还很小,因为多数人买菜时还是想亲自挑选。但自从近两年前,亚马逊公司宣布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以来,美国最大的生鲜销售商克罗格公司(Kroger)和沃尔玛公司(Walmart)在技术层面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同时也在努力维持低价,以抵抗科技公司的入侵。谁能解决生鲜食品的配送问题—不论是通过人工还是自动驾驶车辆—都将获益良多。

4.他们会小心挑选长久使用的品牌。

Z世代的崛起对于传统服装零售商可能是个坏消息,比如盖璞公司(Gap Inc.)和梅西百货公司(Macy’s Inc.),这些公司已经受到了线上服装销售的冲击。根据在线二手时装平台Thredup的2019年转售报告,Z世代也比较认可二手服装,而十年内,这个市场将超越快时尚市场。Thredup指出,今年会有逾三分之一的Z世代消费者购买二手服装,婴儿潮世代或X世代的比例还不到五分之一。这一点似乎源于Z世代消费者对环境问题以及道德消费的关注。

过去,消费品公司总是千方百计地远离政治,而现在,希望与年轻消费者建立共鸣的服装品牌开始尝试接受那些锋芒毕露的品牌大使。原因就是Z世代的消费者希望企业能在各种议题中表达立场,40%的Z世代受调查者表示,如果一家企业努力推动性别平等,他们会愿意为其产品付更多钱,种族正义议题对应的比例是42%。

耐克心中有数。去年,该公司发布了一则广告,其中出现了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一开始,这名有争议的前四分卫、现活动家吓跑了一些投资者,后来,股价已经反弹。而且有迹象表明,那则广告对销售产生了促进作用。

“在这个行业里,人们常常会过分强调选股的复杂性,”Exponential ETFs的巴克表示。“我们认为,你在日常体验中感觉很好的公司与高成长性的公司之间存在高度的相关性。”

5.他们吃得(有点)不一样。

相比更年长的美国消费者,有更多Z世代的人选择不吃肉,这种最新的饮食习惯将对快餐店和包装食品巨头产生重大影响。近日,汉堡王(Burger King)宣布开始测试一款素食的“不可思议皇堡”(Impossible Whopper),由此可见,连这样一家食客可以尽情享用洋葱圈和大汉堡的快餐店也预见到了市场的变迁。

短短几年前,坊间还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千禧世代终将淘汰掉传统的快餐连锁店,而转向Chipotle Mexican GrillInc.和Panera Bread等所谓的休闲快餐对手,它们承诺提供更高的品质和更干净的食材,而且同样方便快捷。几年过去了,餐饮习惯的确发生了改变,但麦当劳(McDonald’sCorp.)和汉堡王等老牌汉堡连锁店依然在餐饮行业称王称霸。麦当劳已经从销售下滑中恢复了过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推出的全天候早餐。近期,该公司为一家科技企业投资了3亿美元,据称此举有望提高其得来速餐厅的销售额。事实证明,今天的青少年也仍然喜欢吃薯条加汉堡。

包装食品巨头承受了更大的冲击。近年来,随着人们开始远离统治了食品超市数十年的传统品牌,卡夫亨氏公司(Kraft Heinz Co.)和金宝汤公司(Campbell Soup Co.)等大型包装食品厂商的日子并不好过。这些公司已经在努力重塑产品组合,但想获得年轻消费者的认同并不容易。

这对于试图通过Z世代消费习惯赚钱的精明的投资者们意味着什么呢?每个世代都不会像营销人员希望的那样千人一面,而目前,Z世代中年龄最小的还在读小学,要看清整个世代的偏好尚需时日。但对于一些更具前瞻性的投资者,现在已应该开始思考:如何为后婴儿潮世代的经济构建出合理的投资组合。

“在考虑投资时,我们要清楚,Z世代的消费模式可能还没有成熟,”基金公司GlobalX的研究和策略部门负责人杰伊·雅各布(Jay Jacobs)表示,该公司创建了一只代码为MILN的追踪千禧世代的ETF。“但从千禧世代的情况看,不同世代人群的消费方式可能会存在明显的差异。随着Z世代最终进入他们的收入高峰期,有些趋势或许会开始变得更清晰、更显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Z世代|投资指南之Z世代众生相

发布日期:2019-07-12 20:08
摘要:Z世代取代了千禧世代,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心头肉;这些更年轻的消费者不喜欢半死不活的宿醉。



撰文 | Craig Giammona、Carolina Wilson、Sarah Ponczek

OR--商业新媒体 】千禧世代,让位吧。

今年,Z世代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他们也取代了千禧世代,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心头肉,投资者们极力想知道该如何利用他们独特的购物、餐饮和媒体习惯来赚钱。虽然Z世代可能还在读书,但仅在美国一地,他们的消费能力就达到了惊人的1430亿美元,这让渴望分一杯羹的基金经理们垂涎不已。

“Z世代很了解那些与他们有共鸣的公司,他们认为那些公司将与他们共同成长。”基金公司Exponential ETFs的首席执行官菲尔·巴克(Phil Bak)表示,“因此,他们可能比经验丰富的金融专业人士更适合挑选此类标的。”

投资者一向很关注年轻消费者,也希望能抓住由他们的消费习惯开辟的新机会,但他们对于大学生和吞世代(Tweens,指有消费能力的青少年,译注)的长期思维(投资啤酒股或电视网络或垃圾食品类股)已经不合时宜。Z世代大约在7岁至22岁之间,他们出生时,互联网已大行其道,他们只需轻滑手指,任何东西都能送货上门,他们随同Snapchat和Instagram等平台长大,饱受网红文化的影响。

对于希望在构建投资组合时将Z世代因素纳入考量的投资者,下面是一些值得关注的总体趋势:

1.他们是网红受众。

千禧世代中年龄较大的群体在Facebook崛起以前、甚至手机普及以前,可能已经从大学毕业了,新一代的消费者则不同,他们是在Instagram等平台上成长起来的。事实上,根据彭博新闻社和Morning Consult最近的一份调查,52%的Z世代说他们主要通过社交媒体了解新产品,这一数字比千禧世代高了足足10个百分点,更比他们X世代的父母高了一倍。

这意味着网红(名流,或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庞大粉丝群、能够有偿推广产品的素人)能对这个群体产生巨大影响,其中近五分之三的人自称花了太多时间玩手机。

以21岁的凯莉·詹娜(Kylie Jenner)为例,她在Instagram上推广自己的美妆品牌,如今已被视为最年轻的白手起家亿万富豪。去年,美妆连锁店Ulta BeautyInc.开始销售她的产品,今年,Ulta的股价上涨了逾40%。她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2018年2月她发了一条抨击Snapchat的推文后,后者的市值应声大跌13亿美元。

彭博最近构建了一个模拟股票投资组合:网红经济ETF(Influencer Economy ETF),代码GENZ(Z世代)。该基金自2018年初以来上涨了约15%,超过了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S & P 500 Index)的涨幅。GENZ的个股权重依照相关网红的排名确定—排名基于福布斯(Forbes.com)整合的社交媒体粉丝量及其他机构的排名。权重最高的包括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Inc.)、耐克公司(Nike Inc.)、阿迪达斯公司(Adidas AG)、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 Co.)、德国电信美国公司(T-Mobile USInc.)以及安德玛公司(Under ArmourInc.)等,这些公司分别与C罗(Cristiano Ronaldo)、赛琳娜·戈麦斯(SelenaGomez)、A妹(Ariana Grande)及巨石强森(Dwayne “The Rock ” Johnson)等网红明星建立了合作。

2.他们有不同的恶习。

这些更年轻的消费者不喜欢半死不活的宿醉,他们更愿意在周末神清气爽地醒来,去做一些可以自拍的户外活动。如今,美国人的饮酒量在减少,啤酒的衰退尤其明显。这对于百威英博公司(Anheuser-Busch InBev SA)和摩森康胜公司(Molson Coors Brewing Co.)是个坏消息,这些公司旗下的百威淡啤(Bud Light)、银子弹啤酒(Coors Light)等大众品牌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与此同时,大麻正在美国Z世代中走向主流。在许多美国Z世代消费者的眼中,大麻比酒精更健康,美国已有10个州允许成年人使用大麻。

美国Z世代正好赶上了这样一个时代:越来越多的州在推进大麻合法化,持续数十年的大麻妖魔化风潮[想想电影《大麻疯潮》(Reefer Madness)]逐渐式微,疲惫不堪的美国人开始用大麻化合物缓解失眠与焦虑,或单纯将大麻作为辛劳一周后的消遣。

要押注大麻,投资者有两个主要选择。

其一,投资加拿大的公司,比如Canopy Growth Corp.和Aurora Cannabis Inc.,这些公司受益于加拿大的联邦法律,但它们所在国的人口还不及加利福尼亚一个州。其二,美国也有一些所谓的跨州经营商,比如Curaleaf Holdings Inc.和Green Thumb Industries Inc.。美国合法市场的规模已超过整个加拿大市场,但联邦禁令还是给美国公司制造了障碍,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基金经理还不敢放手宣传他们的选股情况。

3.他们不一定要去实体店。

Z世代有望成为真正拥抱网购生鲜食品的第一代人—但可能还需要时间。目前只有83%的Z世代人士称他们主要在实体店购买生鲜食品,婴儿潮世代对应的数字是95%,千禧世代是87%。调查还显示,亚马逊(Amazon)是Z世代消费者最喜爱的品牌之一,这家电商巨头在他们出生前已经存在了。

值得注意的是,Z世代中年龄最大的一批人可能刚走出校园,他们还没到大量购买生鲜食品的年纪。尽管如此,他们成长在一个数字购物无所不在的时代。眼下,生鲜食品的网购份额还很小,因为多数人买菜时还是想亲自挑选。但自从近两年前,亚马逊公司宣布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以来,美国最大的生鲜销售商克罗格公司(Kroger)和沃尔玛公司(Walmart)在技术层面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同时也在努力维持低价,以抵抗科技公司的入侵。谁能解决生鲜食品的配送问题—不论是通过人工还是自动驾驶车辆—都将获益良多。

4.他们会小心挑选长久使用的品牌。

Z世代的崛起对于传统服装零售商可能是个坏消息,比如盖璞公司(Gap Inc.)和梅西百货公司(Macy’s Inc.),这些公司已经受到了线上服装销售的冲击。根据在线二手时装平台Thredup的2019年转售报告,Z世代也比较认可二手服装,而十年内,这个市场将超越快时尚市场。Thredup指出,今年会有逾三分之一的Z世代消费者购买二手服装,婴儿潮世代或X世代的比例还不到五分之一。这一点似乎源于Z世代消费者对环境问题以及道德消费的关注。

过去,消费品公司总是千方百计地远离政治,而现在,希望与年轻消费者建立共鸣的服装品牌开始尝试接受那些锋芒毕露的品牌大使。原因就是Z世代的消费者希望企业能在各种议题中表达立场,40%的Z世代受调查者表示,如果一家企业努力推动性别平等,他们会愿意为其产品付更多钱,种族正义议题对应的比例是42%。

耐克心中有数。去年,该公司发布了一则广告,其中出现了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一开始,这名有争议的前四分卫、现活动家吓跑了一些投资者,后来,股价已经反弹。而且有迹象表明,那则广告对销售产生了促进作用。

“在这个行业里,人们常常会过分强调选股的复杂性,”Exponential ETFs的巴克表示。“我们认为,你在日常体验中感觉很好的公司与高成长性的公司之间存在高度的相关性。”

5.他们吃得(有点)不一样。

相比更年长的美国消费者,有更多Z世代的人选择不吃肉,这种最新的饮食习惯将对快餐店和包装食品巨头产生重大影响。近日,汉堡王(Burger King)宣布开始测试一款素食的“不可思议皇堡”(Impossible Whopper),由此可见,连这样一家食客可以尽情享用洋葱圈和大汉堡的快餐店也预见到了市场的变迁。

短短几年前,坊间还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千禧世代终将淘汰掉传统的快餐连锁店,而转向Chipotle Mexican GrillInc.和Panera Bread等所谓的休闲快餐对手,它们承诺提供更高的品质和更干净的食材,而且同样方便快捷。几年过去了,餐饮习惯的确发生了改变,但麦当劳(McDonald’sCorp.)和汉堡王等老牌汉堡连锁店依然在餐饮行业称王称霸。麦当劳已经从销售下滑中恢复了过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推出的全天候早餐。近期,该公司为一家科技企业投资了3亿美元,据称此举有望提高其得来速餐厅的销售额。事实证明,今天的青少年也仍然喜欢吃薯条加汉堡。

包装食品巨头承受了更大的冲击。近年来,随着人们开始远离统治了食品超市数十年的传统品牌,卡夫亨氏公司(Kraft Heinz Co.)和金宝汤公司(Campbell Soup Co.)等大型包装食品厂商的日子并不好过。这些公司已经在努力重塑产品组合,但想获得年轻消费者的认同并不容易。

这对于试图通过Z世代消费习惯赚钱的精明的投资者们意味着什么呢?每个世代都不会像营销人员希望的那样千人一面,而目前,Z世代中年龄最小的还在读小学,要看清整个世代的偏好尚需时日。但对于一些更具前瞻性的投资者,现在已应该开始思考:如何为后婴儿潮世代的经济构建出合理的投资组合。

“在考虑投资时,我们要清楚,Z世代的消费模式可能还没有成熟,”基金公司GlobalX的研究和策略部门负责人杰伊·雅各布(Jay Jacobs)表示,该公司创建了一只代码为MILN的追踪千禧世代的ETF。“但从千禧世代的情况看,不同世代人群的消费方式可能会存在明显的差异。随着Z世代最终进入他们的收入高峰期,有些趋势或许会开始变得更清晰、更显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Z世代取代了千禧世代,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心头肉;这些更年轻的消费者不喜欢半死不活的宿醉。



撰文 | Craig Giammona、Carolina Wilson、Sarah Ponczek

OR--商业新媒体 】千禧世代,让位吧。

今年,Z世代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他们也取代了千禧世代,成为了投资者们的心头肉,投资者们极力想知道该如何利用他们独特的购物、餐饮和媒体习惯来赚钱。虽然Z世代可能还在读书,但仅在美国一地,他们的消费能力就达到了惊人的1430亿美元,这让渴望分一杯羹的基金经理们垂涎不已。

“Z世代很了解那些与他们有共鸣的公司,他们认为那些公司将与他们共同成长。”基金公司Exponential ETFs的首席执行官菲尔·巴克(Phil Bak)表示,“因此,他们可能比经验丰富的金融专业人士更适合挑选此类标的。”

投资者一向很关注年轻消费者,也希望能抓住由他们的消费习惯开辟的新机会,但他们对于大学生和吞世代(Tweens,指有消费能力的青少年,译注)的长期思维(投资啤酒股或电视网络或垃圾食品类股)已经不合时宜。Z世代大约在7岁至22岁之间,他们出生时,互联网已大行其道,他们只需轻滑手指,任何东西都能送货上门,他们随同Snapchat和Instagram等平台长大,饱受网红文化的影响。

对于希望在构建投资组合时将Z世代因素纳入考量的投资者,下面是一些值得关注的总体趋势:

1.他们是网红受众。

千禧世代中年龄较大的群体在Facebook崛起以前、甚至手机普及以前,可能已经从大学毕业了,新一代的消费者则不同,他们是在Instagram等平台上成长起来的。事实上,根据彭博新闻社和Morning Consult最近的一份调查,52%的Z世代说他们主要通过社交媒体了解新产品,这一数字比千禧世代高了足足10个百分点,更比他们X世代的父母高了一倍。

这意味着网红(名流,或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庞大粉丝群、能够有偿推广产品的素人)能对这个群体产生巨大影响,其中近五分之三的人自称花了太多时间玩手机。

以21岁的凯莉·詹娜(Kylie Jenner)为例,她在Instagram上推广自己的美妆品牌,如今已被视为最年轻的白手起家亿万富豪。去年,美妆连锁店Ulta BeautyInc.开始销售她的产品,今年,Ulta的股价上涨了逾40%。她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2018年2月她发了一条抨击Snapchat的推文后,后者的市值应声大跌13亿美元。

彭博最近构建了一个模拟股票投资组合:网红经济ETF(Influencer Economy ETF),代码GENZ(Z世代)。该基金自2018年初以来上涨了约15%,超过了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S & P 500 Index)的涨幅。GENZ的个股权重依照相关网红的排名确定—排名基于福布斯(Forbes.com)整合的社交媒体粉丝量及其他机构的排名。权重最高的包括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Inc.)、耐克公司(Nike Inc.)、阿迪达斯公司(Adidas AG)、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 Co.)、德国电信美国公司(T-Mobile USInc.)以及安德玛公司(Under ArmourInc.)等,这些公司分别与C罗(Cristiano Ronaldo)、赛琳娜·戈麦斯(SelenaGomez)、A妹(Ariana Grande)及巨石强森(Dwayne “The Rock ” Johnson)等网红明星建立了合作。

2.他们有不同的恶习。

这些更年轻的消费者不喜欢半死不活的宿醉,他们更愿意在周末神清气爽地醒来,去做一些可以自拍的户外活动。如今,美国人的饮酒量在减少,啤酒的衰退尤其明显。这对于百威英博公司(Anheuser-Busch InBev SA)和摩森康胜公司(Molson Coors Brewing Co.)是个坏消息,这些公司旗下的百威淡啤(Bud Light)、银子弹啤酒(Coors Light)等大众品牌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与此同时,大麻正在美国Z世代中走向主流。在许多美国Z世代消费者的眼中,大麻比酒精更健康,美国已有10个州允许成年人使用大麻。

美国Z世代正好赶上了这样一个时代:越来越多的州在推进大麻合法化,持续数十年的大麻妖魔化风潮[想想电影《大麻疯潮》(Reefer Madness)]逐渐式微,疲惫不堪的美国人开始用大麻化合物缓解失眠与焦虑,或单纯将大麻作为辛劳一周后的消遣。

要押注大麻,投资者有两个主要选择。

其一,投资加拿大的公司,比如Canopy Growth Corp.和Aurora Cannabis Inc.,这些公司受益于加拿大的联邦法律,但它们所在国的人口还不及加利福尼亚一个州。其二,美国也有一些所谓的跨州经营商,比如Curaleaf Holdings Inc.和Green Thumb Industries Inc.。美国合法市场的规模已超过整个加拿大市场,但联邦禁令还是给美国公司制造了障碍,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基金经理还不敢放手宣传他们的选股情况。

3.他们不一定要去实体店。

Z世代有望成为真正拥抱网购生鲜食品的第一代人—但可能还需要时间。目前只有83%的Z世代人士称他们主要在实体店购买生鲜食品,婴儿潮世代对应的数字是95%,千禧世代是87%。调查还显示,亚马逊(Amazon)是Z世代消费者最喜爱的品牌之一,这家电商巨头在他们出生前已经存在了。

值得注意的是,Z世代中年龄最大的一批人可能刚走出校园,他们还没到大量购买生鲜食品的年纪。尽管如此,他们成长在一个数字购物无所不在的时代。眼下,生鲜食品的网购份额还很小,因为多数人买菜时还是想亲自挑选。但自从近两年前,亚马逊公司宣布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以来,美国最大的生鲜销售商克罗格公司(Kroger)和沃尔玛公司(Walmart)在技术层面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同时也在努力维持低价,以抵抗科技公司的入侵。谁能解决生鲜食品的配送问题—不论是通过人工还是自动驾驶车辆—都将获益良多。

4.他们会小心挑选长久使用的品牌。

Z世代的崛起对于传统服装零售商可能是个坏消息,比如盖璞公司(Gap Inc.)和梅西百货公司(Macy’s Inc.),这些公司已经受到了线上服装销售的冲击。根据在线二手时装平台Thredup的2019年转售报告,Z世代也比较认可二手服装,而十年内,这个市场将超越快时尚市场。Thredup指出,今年会有逾三分之一的Z世代消费者购买二手服装,婴儿潮世代或X世代的比例还不到五分之一。这一点似乎源于Z世代消费者对环境问题以及道德消费的关注。

过去,消费品公司总是千方百计地远离政治,而现在,希望与年轻消费者建立共鸣的服装品牌开始尝试接受那些锋芒毕露的品牌大使。原因就是Z世代的消费者希望企业能在各种议题中表达立场,40%的Z世代受调查者表示,如果一家企业努力推动性别平等,他们会愿意为其产品付更多钱,种族正义议题对应的比例是42%。

耐克心中有数。去年,该公司发布了一则广告,其中出现了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一开始,这名有争议的前四分卫、现活动家吓跑了一些投资者,后来,股价已经反弹。而且有迹象表明,那则广告对销售产生了促进作用。

“在这个行业里,人们常常会过分强调选股的复杂性,”Exponential ETFs的巴克表示。“我们认为,你在日常体验中感觉很好的公司与高成长性的公司之间存在高度的相关性。”

5.他们吃得(有点)不一样。

相比更年长的美国消费者,有更多Z世代的人选择不吃肉,这种最新的饮食习惯将对快餐店和包装食品巨头产生重大影响。近日,汉堡王(Burger King)宣布开始测试一款素食的“不可思议皇堡”(Impossible Whopper),由此可见,连这样一家食客可以尽情享用洋葱圈和大汉堡的快餐店也预见到了市场的变迁。

短短几年前,坊间还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千禧世代终将淘汰掉传统的快餐连锁店,而转向Chipotle Mexican GrillInc.和Panera Bread等所谓的休闲快餐对手,它们承诺提供更高的品质和更干净的食材,而且同样方便快捷。几年过去了,餐饮习惯的确发生了改变,但麦当劳(McDonald’sCorp.)和汉堡王等老牌汉堡连锁店依然在餐饮行业称王称霸。麦当劳已经从销售下滑中恢复了过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推出的全天候早餐。近期,该公司为一家科技企业投资了3亿美元,据称此举有望提高其得来速餐厅的销售额。事实证明,今天的青少年也仍然喜欢吃薯条加汉堡。

包装食品巨头承受了更大的冲击。近年来,随着人们开始远离统治了食品超市数十年的传统品牌,卡夫亨氏公司(Kraft Heinz Co.)和金宝汤公司(Campbell Soup Co.)等大型包装食品厂商的日子并不好过。这些公司已经在努力重塑产品组合,但想获得年轻消费者的认同并不容易。

这对于试图通过Z世代消费习惯赚钱的精明的投资者们意味着什么呢?每个世代都不会像营销人员希望的那样千人一面,而目前,Z世代中年龄最小的还在读小学,要看清整个世代的偏好尚需时日。但对于一些更具前瞻性的投资者,现在已应该开始思考:如何为后婴儿潮世代的经济构建出合理的投资组合。

“在考虑投资时,我们要清楚,Z世代的消费模式可能还没有成熟,”基金公司GlobalX的研究和策略部门负责人杰伊·雅各布(Jay Jacobs)表示,该公司创建了一只代码为MILN的追踪千禧世代的ETF。“但从千禧世代的情况看,不同世代人群的消费方式可能会存在明显的差异。随着Z世代最终进入他们的收入高峰期,有些趋势或许会开始变得更清晰、更显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