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消费放缓

发布日期:2019-06-26 12:09
摘要」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仅凭中国的消费支出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



撰文 / James T. Areddy

OR--商业新媒体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仅凭中国的消费支出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

中国消费者对住宅、汽车甚至水果的需求正在放缓。在线销售依然火热,但购买习惯正趋于谨慎,并转向牛奶等家庭必需品。许多消费产品价格下滑和进口下降同样表明需求正在降温。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把关税大棒对准中国出口商品之际,中国强调国内优势,包括4亿多中等收入人口的购买力,并宣称中国经济是不可战胜的。

新华社则在一篇评论中提到:“尽管风浪不断,中国依然是世界上发展最好、潜力最大、韧性最足的国家之一。”

然而有迹象显示,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可能没想象得那么强,这意味着,本周在日本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峰会上,习近平在与特朗普的对阵中可能被束缚手脚。与习近平一样,特朗普也把希望寄托在可能无法持续支持他的人身上,比如出口受到损害的美国农场主。

最近一条网络流行语“车厘子自由”反映了中国消费者的焦虑,他们觉得财务独立也许遥不可及。“车厘子自由”指一个人能够随心所欲地购买像进口车厘子这样的小奢侈品。进口车厘子的价格正在随其他水果一同飙涨。

继2019年1-4月下降约10%之后,5月份中国乘用车销量同比进一步下降近15%。中国5月份进口同比下降8.5%,相比之下,2018年中国进口呈两位数增长。5月份出口同比增长1.1%。

中国的住宅销售动能似乎也在减弱。1-5月住宅销售同比增长8.9%;1-4月同比增长近11%。经济学家认为,房地产是中国最重要的产业,购房活动一旦减弱,其影响将波及钢铁、家电等几乎每一个行业。

今年1-5月中国国内基建项目开支同比增长4%,较1-4月的4.4%放缓,相比之下,过去几年基建开支保持两位数增长。不过今年零售额增速跑赢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

如果美中元首不能很快缩小贸易分歧,中国消费降温的迹象可能会变得更加明显。

特朗普和习近平计划在G20大阪峰会上举行去年12月以来的首次会面;此次峰会定于周五开幕。在峰会前夕,新华社周二报道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通了电话,双方同意就贸易问题保持沟通。

如果美中贸易战不能达成休战协议,关税计划将威胁美中之间的所有商品贸易往来,两国去年的商品贸易额为6,600亿美元。如果美元兑人民币升破7元关口,将进一步削弱中国家庭对进口商品的需求。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贬值3.5%。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驻华盛顿高级研究员拉迪(Nicholas R. Lardy)称,中国消费支出增速的放缓步伐并不比一些其他经济驱动因素快。他表示,消费无法支撑一切,但私人消费的增速可能超过GDP。

不过,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经济学家姚炜称,贸易战对信心的打击可能限制下调个人所得税和招聘激励措施对消费的刺激效果。

拉迪称,关键问题是,4月份包括下调企业增值税在内的减税措施将在多大程度上鼓励企业降价,以及价格下降是否会提振工业机械和消费产品的销售。

在6月份的618电商促销活动期间,高达50%的商品折扣力度吸引了北京居民Wu Liuying的注意。但她说自己只买了一些基本用品,包括为两岁女儿买的牛奶和书籍。

Wu说,她现在已经不再痴迷于几年前那些塞满购物车的衣服、高跟鞋和化妆品了。

中国的经济数据甚至还没有完全反映出在经济出现周期性放缓之时所爆发的贸易争端的冲击。在四轮关税上调前,中美两国企业都在加紧生产和发货,但由此带来的提振可能只是暂时的。

中国向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型是一个长期过程,其支撑效应难以立即实现,因此中国政府已再次采取修桥和扩建工厂等投资措施。由于此类增长引擎会造成债务增加,中国政府近年来已寻求放缓这类投资。

中国近期允许地方政府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但不得将其作为各类股权基金的资金来源。

为刺激汽车、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的销售,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本月清除了相关的限制性措施,例如某些城市取消了对汽车牌照数量的限制。但经济学家表示,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及2015年中国股市暴跌后出台的类似稳定措施不同,今年的这些举措并不提供现金补贴。

生产链的上游也感受到消费者的忧虑。近几周,化工巨头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和伊士曼化工公司(Eastman Chemical Co., EMN)的首席执行长在不同的分析师会议上表示,中国的消费者开始感到忧虑了,尤其是去年底。

伊士曼首席执行长Mark Costa表示:“你可以从任何高价商品中看到这一点,不管是汽车、住房还是洗碗机。即使在这里,人们对未来感到担心时也会自然减少此类消费。”

根据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首席财务长Jon Moeller的说法,电商业务仍然是表现亮眼的领域之一。他在最近向分析师发表的讲话中称,宝洁织物和女性护理等类别今年迄今的销售额增长10%,其中宝洁电子商务销售额整体增长逾20%,电商业务功不可没。

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和其他电商表示,6月份的年中购物节在全国欠发达地区最受欢迎,这些地区的消费选择有限,消费水平低于大城市。

研究机构China Skinny的市场经理Caroline Bridges表示,网上购物的最大好处是买到便宜货的机会更大。

但除了受天气影响的水果以及受非洲猪瘟疫情冲击的猪肉价格之外,今年中国许多消费品的价格都出现下降。5月份的手机、家电和交通相关产品价格相比上年同期都出现了下滑。

中国的旅游业正在为国内经济贡献动力。药企员工Ye Junqing在6月份刚在北京附近的一个葡萄庄园举办了婚礼,她原计划去欧洲进行半个月的蜜月旅行。不过,她和新婚丈夫决定省下钱来装修房子,并在北京的一家酒店度过了四晚。

Ye说,我们得节省开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仅凭中国的消费支出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



撰文 / James T. Areddy

OR--商业新媒体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仅凭中国的消费支出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

中国消费者对住宅、汽车甚至水果的需求正在放缓。在线销售依然火热,但购买习惯正趋于谨慎,并转向牛奶等家庭必需品。许多消费产品价格下滑和进口下降同样表明需求正在降温。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把关税大棒对准中国出口商品之际,中国强调国内优势,包括4亿多中等收入人口的购买力,并宣称中国经济是不可战胜的。

新华社则在一篇评论中提到:“尽管风浪不断,中国依然是世界上发展最好、潜力最大、韧性最足的国家之一。”

然而有迹象显示,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可能没想象得那么强,这意味着,本周在日本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峰会上,习近平在与特朗普的对阵中可能被束缚手脚。与习近平一样,特朗普也把希望寄托在可能无法持续支持他的人身上,比如出口受到损害的美国农场主。

最近一条网络流行语“车厘子自由”反映了中国消费者的焦虑,他们觉得财务独立也许遥不可及。“车厘子自由”指一个人能够随心所欲地购买像进口车厘子这样的小奢侈品。进口车厘子的价格正在随其他水果一同飙涨。

继2019年1-4月下降约10%之后,5月份中国乘用车销量同比进一步下降近15%。中国5月份进口同比下降8.5%,相比之下,2018年中国进口呈两位数增长。5月份出口同比增长1.1%。

中国的住宅销售动能似乎也在减弱。1-5月住宅销售同比增长8.9%;1-4月同比增长近11%。经济学家认为,房地产是中国最重要的产业,购房活动一旦减弱,其影响将波及钢铁、家电等几乎每一个行业。

今年1-5月中国国内基建项目开支同比增长4%,较1-4月的4.4%放缓,相比之下,过去几年基建开支保持两位数增长。不过今年零售额增速跑赢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

如果美中元首不能很快缩小贸易分歧,中国消费降温的迹象可能会变得更加明显。

特朗普和习近平计划在G20大阪峰会上举行去年12月以来的首次会面;此次峰会定于周五开幕。在峰会前夕,新华社周二报道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通了电话,双方同意就贸易问题保持沟通。

如果美中贸易战不能达成休战协议,关税计划将威胁美中之间的所有商品贸易往来,两国去年的商品贸易额为6,600亿美元。如果美元兑人民币升破7元关口,将进一步削弱中国家庭对进口商品的需求。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贬值3.5%。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驻华盛顿高级研究员拉迪(Nicholas R. Lardy)称,中国消费支出增速的放缓步伐并不比一些其他经济驱动因素快。他表示,消费无法支撑一切,但私人消费的增速可能超过GDP。

不过,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经济学家姚炜称,贸易战对信心的打击可能限制下调个人所得税和招聘激励措施对消费的刺激效果。

拉迪称,关键问题是,4月份包括下调企业增值税在内的减税措施将在多大程度上鼓励企业降价,以及价格下降是否会提振工业机械和消费产品的销售。

在6月份的618电商促销活动期间,高达50%的商品折扣力度吸引了北京居民Wu Liuying的注意。但她说自己只买了一些基本用品,包括为两岁女儿买的牛奶和书籍。

Wu说,她现在已经不再痴迷于几年前那些塞满购物车的衣服、高跟鞋和化妆品了。

中国的经济数据甚至还没有完全反映出在经济出现周期性放缓之时所爆发的贸易争端的冲击。在四轮关税上调前,中美两国企业都在加紧生产和发货,但由此带来的提振可能只是暂时的。

中国向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型是一个长期过程,其支撑效应难以立即实现,因此中国政府已再次采取修桥和扩建工厂等投资措施。由于此类增长引擎会造成债务增加,中国政府近年来已寻求放缓这类投资。

中国近期允许地方政府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但不得将其作为各类股权基金的资金来源。

为刺激汽车、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的销售,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本月清除了相关的限制性措施,例如某些城市取消了对汽车牌照数量的限制。但经济学家表示,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及2015年中国股市暴跌后出台的类似稳定措施不同,今年的这些举措并不提供现金补贴。

生产链的上游也感受到消费者的忧虑。近几周,化工巨头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和伊士曼化工公司(Eastman Chemical Co., EMN)的首席执行长在不同的分析师会议上表示,中国的消费者开始感到忧虑了,尤其是去年底。

伊士曼首席执行长Mark Costa表示:“你可以从任何高价商品中看到这一点,不管是汽车、住房还是洗碗机。即使在这里,人们对未来感到担心时也会自然减少此类消费。”

根据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首席财务长Jon Moeller的说法,电商业务仍然是表现亮眼的领域之一。他在最近向分析师发表的讲话中称,宝洁织物和女性护理等类别今年迄今的销售额增长10%,其中宝洁电子商务销售额整体增长逾20%,电商业务功不可没。

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和其他电商表示,6月份的年中购物节在全国欠发达地区最受欢迎,这些地区的消费选择有限,消费水平低于大城市。

研究机构China Skinny的市场经理Caroline Bridges表示,网上购物的最大好处是买到便宜货的机会更大。

但除了受天气影响的水果以及受非洲猪瘟疫情冲击的猪肉价格之外,今年中国许多消费品的价格都出现下降。5月份的手机、家电和交通相关产品价格相比上年同期都出现了下滑。

中国的旅游业正在为国内经济贡献动力。药企员工Ye Junqing在6月份刚在北京附近的一个葡萄庄园举办了婚礼,她原计划去欧洲进行半个月的蜜月旅行。不过,她和新婚丈夫决定省下钱来装修房子,并在北京的一家酒店度过了四晚。

Ye说,我们得节省开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仅凭中国的消费支出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



撰文 / James T. Areddy

OR--商业新媒体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仅凭中国的消费支出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

中国消费者对住宅、汽车甚至水果的需求正在放缓。在线销售依然火热,但购买习惯正趋于谨慎,并转向牛奶等家庭必需品。许多消费产品价格下滑和进口下降同样表明需求正在降温。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把关税大棒对准中国出口商品之际,中国强调国内优势,包括4亿多中等收入人口的购买力,并宣称中国经济是不可战胜的。

新华社则在一篇评论中提到:“尽管风浪不断,中国依然是世界上发展最好、潜力最大、韧性最足的国家之一。”

然而有迹象显示,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可能没想象得那么强,这意味着,本周在日本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峰会上,习近平在与特朗普的对阵中可能被束缚手脚。与习近平一样,特朗普也把希望寄托在可能无法持续支持他的人身上,比如出口受到损害的美国农场主。

最近一条网络流行语“车厘子自由”反映了中国消费者的焦虑,他们觉得财务独立也许遥不可及。“车厘子自由”指一个人能够随心所欲地购买像进口车厘子这样的小奢侈品。进口车厘子的价格正在随其他水果一同飙涨。

继2019年1-4月下降约10%之后,5月份中国乘用车销量同比进一步下降近15%。中国5月份进口同比下降8.5%,相比之下,2018年中国进口呈两位数增长。5月份出口同比增长1.1%。

中国的住宅销售动能似乎也在减弱。1-5月住宅销售同比增长8.9%;1-4月同比增长近11%。经济学家认为,房地产是中国最重要的产业,购房活动一旦减弱,其影响将波及钢铁、家电等几乎每一个行业。

今年1-5月中国国内基建项目开支同比增长4%,较1-4月的4.4%放缓,相比之下,过去几年基建开支保持两位数增长。不过今年零售额增速跑赢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

如果美中元首不能很快缩小贸易分歧,中国消费降温的迹象可能会变得更加明显。

特朗普和习近平计划在G20大阪峰会上举行去年12月以来的首次会面;此次峰会定于周五开幕。在峰会前夕,新华社周二报道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通了电话,双方同意就贸易问题保持沟通。

如果美中贸易战不能达成休战协议,关税计划将威胁美中之间的所有商品贸易往来,两国去年的商品贸易额为6,600亿美元。如果美元兑人民币升破7元关口,将进一步削弱中国家庭对进口商品的需求。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贬值3.5%。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驻华盛顿高级研究员拉迪(Nicholas R. Lardy)称,中国消费支出增速的放缓步伐并不比一些其他经济驱动因素快。他表示,消费无法支撑一切,但私人消费的增速可能超过GDP。

不过,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经济学家姚炜称,贸易战对信心的打击可能限制下调个人所得税和招聘激励措施对消费的刺激效果。

拉迪称,关键问题是,4月份包括下调企业增值税在内的减税措施将在多大程度上鼓励企业降价,以及价格下降是否会提振工业机械和消费产品的销售。

在6月份的618电商促销活动期间,高达50%的商品折扣力度吸引了北京居民Wu Liuying的注意。但她说自己只买了一些基本用品,包括为两岁女儿买的牛奶和书籍。

Wu说,她现在已经不再痴迷于几年前那些塞满购物车的衣服、高跟鞋和化妆品了。

中国的经济数据甚至还没有完全反映出在经济出现周期性放缓之时所爆发的贸易争端的冲击。在四轮关税上调前,中美两国企业都在加紧生产和发货,但由此带来的提振可能只是暂时的。

中国向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型是一个长期过程,其支撑效应难以立即实现,因此中国政府已再次采取修桥和扩建工厂等投资措施。由于此类增长引擎会造成债务增加,中国政府近年来已寻求放缓这类投资。

中国近期允许地方政府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但不得将其作为各类股权基金的资金来源。

为刺激汽车、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的销售,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本月清除了相关的限制性措施,例如某些城市取消了对汽车牌照数量的限制。但经济学家表示,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及2015年中国股市暴跌后出台的类似稳定措施不同,今年的这些举措并不提供现金补贴。

生产链的上游也感受到消费者的忧虑。近几周,化工巨头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和伊士曼化工公司(Eastman Chemical Co., EMN)的首席执行长在不同的分析师会议上表示,中国的消费者开始感到忧虑了,尤其是去年底。

伊士曼首席执行长Mark Costa表示:“你可以从任何高价商品中看到这一点,不管是汽车、住房还是洗碗机。即使在这里,人们对未来感到担心时也会自然减少此类消费。”

根据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首席财务长Jon Moeller的说法,电商业务仍然是表现亮眼的领域之一。他在最近向分析师发表的讲话中称,宝洁织物和女性护理等类别今年迄今的销售额增长10%,其中宝洁电子商务销售额整体增长逾20%,电商业务功不可没。

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和其他电商表示,6月份的年中购物节在全国欠发达地区最受欢迎,这些地区的消费选择有限,消费水平低于大城市。

研究机构China Skinny的市场经理Caroline Bridges表示,网上购物的最大好处是买到便宜货的机会更大。

但除了受天气影响的水果以及受非洲猪瘟疫情冲击的猪肉价格之外,今年中国许多消费品的价格都出现下降。5月份的手机、家电和交通相关产品价格相比上年同期都出现了下滑。

中国的旅游业正在为国内经济贡献动力。药企员工Ye Junqing在6月份刚在北京附近的一个葡萄庄园举办了婚礼,她原计划去欧洲进行半个月的蜜月旅行。不过,她和新婚丈夫决定省下钱来装修房子,并在北京的一家酒店度过了四晚。

Ye说,我们得节省开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消费放缓

发布日期:2019-06-26 12:09
摘要」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仅凭中国的消费支出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



撰文 / James T. Areddy

OR--商业新媒体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仅凭中国的消费支出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

中国消费者对住宅、汽车甚至水果的需求正在放缓。在线销售依然火热,但购买习惯正趋于谨慎,并转向牛奶等家庭必需品。许多消费产品价格下滑和进口下降同样表明需求正在降温。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把关税大棒对准中国出口商品之际,中国强调国内优势,包括4亿多中等收入人口的购买力,并宣称中国经济是不可战胜的。

新华社则在一篇评论中提到:“尽管风浪不断,中国依然是世界上发展最好、潜力最大、韧性最足的国家之一。”

然而有迹象显示,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可能没想象得那么强,这意味着,本周在日本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峰会上,习近平在与特朗普的对阵中可能被束缚手脚。与习近平一样,特朗普也把希望寄托在可能无法持续支持他的人身上,比如出口受到损害的美国农场主。

最近一条网络流行语“车厘子自由”反映了中国消费者的焦虑,他们觉得财务独立也许遥不可及。“车厘子自由”指一个人能够随心所欲地购买像进口车厘子这样的小奢侈品。进口车厘子的价格正在随其他水果一同飙涨。

继2019年1-4月下降约10%之后,5月份中国乘用车销量同比进一步下降近15%。中国5月份进口同比下降8.5%,相比之下,2018年中国进口呈两位数增长。5月份出口同比增长1.1%。

中国的住宅销售动能似乎也在减弱。1-5月住宅销售同比增长8.9%;1-4月同比增长近11%。经济学家认为,房地产是中国最重要的产业,购房活动一旦减弱,其影响将波及钢铁、家电等几乎每一个行业。

今年1-5月中国国内基建项目开支同比增长4%,较1-4月的4.4%放缓,相比之下,过去几年基建开支保持两位数增长。不过今年零售额增速跑赢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

如果美中元首不能很快缩小贸易分歧,中国消费降温的迹象可能会变得更加明显。

特朗普和习近平计划在G20大阪峰会上举行去年12月以来的首次会面;此次峰会定于周五开幕。在峰会前夕,新华社周二报道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通了电话,双方同意就贸易问题保持沟通。

如果美中贸易战不能达成休战协议,关税计划将威胁美中之间的所有商品贸易往来,两国去年的商品贸易额为6,600亿美元。如果美元兑人民币升破7元关口,将进一步削弱中国家庭对进口商品的需求。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贬值3.5%。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驻华盛顿高级研究员拉迪(Nicholas R. Lardy)称,中国消费支出增速的放缓步伐并不比一些其他经济驱动因素快。他表示,消费无法支撑一切,但私人消费的增速可能超过GDP。

不过,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经济学家姚炜称,贸易战对信心的打击可能限制下调个人所得税和招聘激励措施对消费的刺激效果。

拉迪称,关键问题是,4月份包括下调企业增值税在内的减税措施将在多大程度上鼓励企业降价,以及价格下降是否会提振工业机械和消费产品的销售。

在6月份的618电商促销活动期间,高达50%的商品折扣力度吸引了北京居民Wu Liuying的注意。但她说自己只买了一些基本用品,包括为两岁女儿买的牛奶和书籍。

Wu说,她现在已经不再痴迷于几年前那些塞满购物车的衣服、高跟鞋和化妆品了。

中国的经济数据甚至还没有完全反映出在经济出现周期性放缓之时所爆发的贸易争端的冲击。在四轮关税上调前,中美两国企业都在加紧生产和发货,但由此带来的提振可能只是暂时的。

中国向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型是一个长期过程,其支撑效应难以立即实现,因此中国政府已再次采取修桥和扩建工厂等投资措施。由于此类增长引擎会造成债务增加,中国政府近年来已寻求放缓这类投资。

中国近期允许地方政府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但不得将其作为各类股权基金的资金来源。

为刺激汽车、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的销售,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本月清除了相关的限制性措施,例如某些城市取消了对汽车牌照数量的限制。但经济学家表示,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及2015年中国股市暴跌后出台的类似稳定措施不同,今年的这些举措并不提供现金补贴。

生产链的上游也感受到消费者的忧虑。近几周,化工巨头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和伊士曼化工公司(Eastman Chemical Co., EMN)的首席执行长在不同的分析师会议上表示,中国的消费者开始感到忧虑了,尤其是去年底。

伊士曼首席执行长Mark Costa表示:“你可以从任何高价商品中看到这一点,不管是汽车、住房还是洗碗机。即使在这里,人们对未来感到担心时也会自然减少此类消费。”

根据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首席财务长Jon Moeller的说法,电商业务仍然是表现亮眼的领域之一。他在最近向分析师发表的讲话中称,宝洁织物和女性护理等类别今年迄今的销售额增长10%,其中宝洁电子商务销售额整体增长逾20%,电商业务功不可没。

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和其他电商表示,6月份的年中购物节在全国欠发达地区最受欢迎,这些地区的消费选择有限,消费水平低于大城市。

研究机构China Skinny的市场经理Caroline Bridges表示,网上购物的最大好处是买到便宜货的机会更大。

但除了受天气影响的水果以及受非洲猪瘟疫情冲击的猪肉价格之外,今年中国许多消费品的价格都出现下降。5月份的手机、家电和交通相关产品价格相比上年同期都出现了下滑。

中国的旅游业正在为国内经济贡献动力。药企员工Ye Junqing在6月份刚在北京附近的一个葡萄庄园举办了婚礼,她原计划去欧洲进行半个月的蜜月旅行。不过,她和新婚丈夫决定省下钱来装修房子,并在北京的一家酒店度过了四晚。

Ye说,我们得节省开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仅凭中国的消费支出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



撰文 / James T. Areddy

OR--商业新媒体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仅凭中国的消费支出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

中国消费者对住宅、汽车甚至水果的需求正在放缓。在线销售依然火热,但购买习惯正趋于谨慎,并转向牛奶等家庭必需品。许多消费产品价格下滑和进口下降同样表明需求正在降温。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把关税大棒对准中国出口商品之际,中国强调国内优势,包括4亿多中等收入人口的购买力,并宣称中国经济是不可战胜的。

新华社则在一篇评论中提到:“尽管风浪不断,中国依然是世界上发展最好、潜力最大、韧性最足的国家之一。”

然而有迹象显示,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可能没想象得那么强,这意味着,本周在日本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 简称G20)峰会上,习近平在与特朗普的对阵中可能被束缚手脚。与习近平一样,特朗普也把希望寄托在可能无法持续支持他的人身上,比如出口受到损害的美国农场主。

最近一条网络流行语“车厘子自由”反映了中国消费者的焦虑,他们觉得财务独立也许遥不可及。“车厘子自由”指一个人能够随心所欲地购买像进口车厘子这样的小奢侈品。进口车厘子的价格正在随其他水果一同飙涨。

继2019年1-4月下降约10%之后,5月份中国乘用车销量同比进一步下降近15%。中国5月份进口同比下降8.5%,相比之下,2018年中国进口呈两位数增长。5月份出口同比增长1.1%。

中国的住宅销售动能似乎也在减弱。1-5月住宅销售同比增长8.9%;1-4月同比增长近11%。经济学家认为,房地产是中国最重要的产业,购房活动一旦减弱,其影响将波及钢铁、家电等几乎每一个行业。

今年1-5月中国国内基建项目开支同比增长4%,较1-4月的4.4%放缓,相比之下,过去几年基建开支保持两位数增长。不过今年零售额增速跑赢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

如果美中元首不能很快缩小贸易分歧,中国消费降温的迹象可能会变得更加明显。

特朗普和习近平计划在G20大阪峰会上举行去年12月以来的首次会面;此次峰会定于周五开幕。在峰会前夕,新华社周二报道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通了电话,双方同意就贸易问题保持沟通。

如果美中贸易战不能达成休战协议,关税计划将威胁美中之间的所有商品贸易往来,两国去年的商品贸易额为6,600亿美元。如果美元兑人民币升破7元关口,将进一步削弱中国家庭对进口商品的需求。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贬值3.5%。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驻华盛顿高级研究员拉迪(Nicholas R. Lardy)称,中国消费支出增速的放缓步伐并不比一些其他经济驱动因素快。他表示,消费无法支撑一切,但私人消费的增速可能超过GDP。

不过,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经济学家姚炜称,贸易战对信心的打击可能限制下调个人所得税和招聘激励措施对消费的刺激效果。

拉迪称,关键问题是,4月份包括下调企业增值税在内的减税措施将在多大程度上鼓励企业降价,以及价格下降是否会提振工业机械和消费产品的销售。

在6月份的618电商促销活动期间,高达50%的商品折扣力度吸引了北京居民Wu Liuying的注意。但她说自己只买了一些基本用品,包括为两岁女儿买的牛奶和书籍。

Wu说,她现在已经不再痴迷于几年前那些塞满购物车的衣服、高跟鞋和化妆品了。

中国的经济数据甚至还没有完全反映出在经济出现周期性放缓之时所爆发的贸易争端的冲击。在四轮关税上调前,中美两国企业都在加紧生产和发货,但由此带来的提振可能只是暂时的。

中国向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型是一个长期过程,其支撑效应难以立即实现,因此中国政府已再次采取修桥和扩建工厂等投资措施。由于此类增长引擎会造成债务增加,中国政府近年来已寻求放缓这类投资。

中国近期允许地方政府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但不得将其作为各类股权基金的资金来源。

为刺激汽车、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的销售,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本月清除了相关的限制性措施,例如某些城市取消了对汽车牌照数量的限制。但经济学家表示,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及2015年中国股市暴跌后出台的类似稳定措施不同,今年的这些举措并不提供现金补贴。

生产链的上游也感受到消费者的忧虑。近几周,化工巨头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和伊士曼化工公司(Eastman Chemical Co., EMN)的首席执行长在不同的分析师会议上表示,中国的消费者开始感到忧虑了,尤其是去年底。

伊士曼首席执行长Mark Costa表示:“你可以从任何高价商品中看到这一点,不管是汽车、住房还是洗碗机。即使在这里,人们对未来感到担心时也会自然减少此类消费。”

根据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首席财务长Jon Moeller的说法,电商业务仍然是表现亮眼的领域之一。他在最近向分析师发表的讲话中称,宝洁织物和女性护理等类别今年迄今的销售额增长10%,其中宝洁电子商务销售额整体增长逾20%,电商业务功不可没。

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和其他电商表示,6月份的年中购物节在全国欠发达地区最受欢迎,这些地区的消费选择有限,消费水平低于大城市。

研究机构China Skinny的市场经理Caroline Bridges表示,网上购物的最大好处是买到便宜货的机会更大。

但除了受天气影响的水果以及受非洲猪瘟疫情冲击的猪肉价格之外,今年中国许多消费品的价格都出现下降。5月份的手机、家电和交通相关产品价格相比上年同期都出现了下滑。

中国的旅游业正在为国内经济贡献动力。药企员工Ye Junqing在6月份刚在北京附近的一个葡萄庄园举办了婚礼,她原计划去欧洲进行半个月的蜜月旅行。不过,她和新婚丈夫决定省下钱来装修房子,并在北京的一家酒店度过了四晚。

Ye说,我们得节省开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