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习金五会”:政治高于经贸,礼节重于实惠

发布日期:2019-06-25 07:24
摘要」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实质强化自主、自立、自卫,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中方政治表态理智弹性。



撰文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6月20日12时至21日15:30,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朝鲜进行“旋风”式国事访问,全程不足28个小时,以此纪念中朝建交70周年,并对金正恩四次访华进行回访。有比较才有鉴别,有细节才有实证。梳理中朝官媒对习近平、江泽民、胡锦涛、文在寅、迪亚斯-卡内尔等报道,会有多个、意外的“小发现”。

接待:真正最高规格 媒体反而忽视

──金正恩接送机不稀罕。他四次访华,无论专机还是专列,都由中共中央分管党务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接送。外交礼仪注重对等。所以他如安排劳动党政治局两个常委崔龙海或朴凤柱接送机,并不失礼,坚持亲自接送机,的确提高规格,但此礼遇不限于接待习近平。

金正日曾到机场迎送江泽民、胡锦涛、金大中、普京等,区别在于金日成、金正日各有多位夫人,她们不参与国事活动。金正恩更年轻,从小留学瑞士,与国际接轨,夫人李雪主经常参与国事活动。2018年9月18日至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朝,金正恩夫妇首次到机场接机;11月4日至6日,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访朝,金正恩夫妇再次到机场接送。

──夹道欢迎、敞篷汽车不稀罕。朝鲜闭关锁国,建交国虽然有160多个,在平壤设立使馆的很少,访朝的国家元首更少,例如古巴最高领导人访朝就间隔了32年。偶尔去个友好国家元首,都会高规格接待。何况社会主义国家动员能力强,改革开放前,中国也常动员数十万甚至百万群众夹道欢迎。1957年4月、1966年4月,北京分别欢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阿尔巴尼亚总理谢胡的人数就有百万。

夹道欢迎、敞篷汽车已成为朝鲜国事访问接待的标配。检索新华社相关报道,2001年9月3日至5日,江泽民访朝,虽无具体人数,却有一句“数十万朝鲜群众夹道欢迎”;2005年10月28日至30日,胡锦涛访朝,“10万群众夹道欢迎”。检索朝中社相关报道,迪亚斯-卡内尔访朝,上万名群众夹道欢迎;文在寅访朝,10万群众夹道欢迎。金正恩在“习金五会”时说,“今天平壤有25万多民众涌上街头”,人数明显比胡锦涛、文在寅访朝时更多,旨在展示其热情。

──大型团体操和文艺演出不稀罕。江泽民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百战百胜的朝鲜劳动党》;胡锦涛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阿里郎》,特意加演一幕中国内容,也有中文背景,并以中国歌曲《爱我中华》结束。卢武铉2007年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阿里郎》;文在寅访朝,金正恩夫妇陪同观看《辉煌的祖国》。

此次习近平访朝,中国官媒报道称,“朝鲜三大乐团——国立交响乐团、功勋合唱团、三池渊管弦乐团首次同台献艺”,其实不算大新闻,更谈不上高规格。只要金正恩愿意,让这三个乐团天天同台也很简单。何况他于2012年发起组建的牡丹峰乐团,才是朝鲜目前最火,并未参与演出。此次演出特意排练,主题《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强调意识形态,显然是投中所好;其中一幕用中文大量演唱中国的民歌、红歌,必定引起中国元首和民众的共鸣,这是朝鲜擅长的“攻心”战术。

──小范围的午宴不稀罕。6月21日上午,金正恩与习近平在锦绣山迎宾馆举行小范围会谈,随后在玫瑰园午餐,仅有习近平夫妇、金正恩夫妇四人出席。这是重复他四次访华时中方的接待。2018年5月7至8日,金正恩紧急访华,两国第一夫人未出席,但在大连棒棰岛宾馆青岛阁午宴依然是四人,朝方出席的是金与正,中方出席的是中联部部长宋涛。

此次朝中社有关午宴的通稿称,“像一家人一样在和睦的气氛中坐在一起”,“洋溢亲密而友爱之情”、“金正恩和习近平表示,……建立了特别的亲密关系”。其实还是界于同志和家人、工作餐和家宴之间,尚未信任到亲密无间程度。一个重要的判断标志就是,习近平何时在中南海瀛台蓬莱阁为金正恩举行家宴,这是观察与中国元首个人关系的特殊窗口。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俄总统普京,中国国民党时任主席连战等,曾享受中南海家宴的礼遇。

──朝鲜劳动党政治局成员集体欢迎致敬才稀罕!这在社会主义国家,绝对是最高规格,中国官媒反而几乎没有关注。2019年4月10日,朝鲜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改选后的政治局成员(含委员、候补委员,但金与正未出席)共32人,站成一排,由金正恩引见,依次向习近平握手、问候,极具象征意义,默认习为社会主义事业盟主。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如越南、古巴、老挝都是小国,朝鲜向来势利,不会如此盛情。

如此高规格礼遇,中国共产党从未组织,只有斯大林才配,但他未访华。他的接班人赫鲁晓夫,毛泽东根本不服气,还想取而代之为社会主义盟主呢。习近平之前,似乎仅有毛泽东首次访苏时享有如此礼遇。1949年12月16日,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室的小会客厅会见毛泽东,据现场唯一翻译师哲回忆,18时整厅门大开,斯大林不仅破例在门口迎接,而且和苏共全体政治局委员站成一排。

笔者还注意到两个细节:其一、每位劳动党政治局成员与习握手之前,文职先鞠躬、军职先敬礼,这在朝鲜仅金正恩才享有的最高礼遇。当然,向习鞠躬幅度不超过30度,而向金鞠躬幅度至少45度甚至90度。显然这是金事先布置,否则劳动党政治局成员不敢如此热情,更不可能如此默契。其二,握手之后,在劳动党中央本部大楼前合影,只有习近平夫妇、金正恩夫妇四人提供座位,其他人包括两位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政治局委员)都站立,这也是仅金正恩才享有的最高礼遇。

金日成、金正日父子曾攻击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修正主义”,甚至不自量力企图在毛泽东之后扛起社会主义大旗。他俩的后代金正恩在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确立“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新战略路线,不能说没有借鉴中国改革开放的思路。朝中社在相关通稿中称,这个问候、合影活动“增进朝中两党之间同志式信任的纽带”,“在朝中两党历史上写下了永放光芒的不朽篇章”。

克制:金正恩恭敬 习近平清醒

──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其一、不拥抱贴脸。东方文化倾向于情感内敛,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主要领导人(包括金日成、金正日)会见时,常有热情拥抱和贴脸的行为,以示热情、平等。金正恩以晚辈自居,只是握手,除非习主动,他不会主动拥抱,更别说贴脸。二、小心翼翼把“C位”留给习近平。朝鲜元首陪同外国元首在敞篷汽车上接受民众夹道欢呼时,两人通常会一起挥手致意,例如江、胡访朝时,金正日就有挥手。然而,朝中社《习近平同志抵达平壤》通稿所配的25张图片中,其中习挥手的有9张(编号第14至19、第21至23),金正恩无一张,甘做配角。第三,据中国、朝鲜中央电视台分别报道,《社会主义战无不胜》文艺演出结束后,习近平步入、停留、离开舞台时,频频向演员和观众挥手致谢,金正恩走在后面、旁边,只是引导和鼓掌,并不挥手。可见其身段多么柔软,对华立场已由对抗、疏远迅速向亲近转变。

肢体语言清晰表明,金正恩与习近平、特朗普交往略显拘谨。例如与习握手时悄悄打量、视线频繁移动、进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舔嘴唇等;与特朗普新加坡峰会脑门出汗、河内峰会不欢而散握手时强作欢颜等。但和其他元首互动时,他明显自信、活跃、放松,例如与文在寅首次峰会,临时动议携手跨越三八线就是神来之笔;迪亚斯-卡内尔访朝时,金正恩不仅在敞篷汽车上挥手,而且两人携手举过头顶以示团结。

──未瞻仰金日成、金正日遗容。江泽民、胡锦涛访朝时,均在平壤市中心金日成广场举行欢迎仪式。中国官媒近日报道,“这是外国领导人首次在锦绣山太阳宫广场接受致敬,充分体现了东道主的热情和敬意。”笔者的第一反应恰恰不在于“首次”的高规格,反而更多好奇,看出微妙。

众所周知,金日成生前工作和居住在锦绣山议事堂,去世后改建为锦绣山纪念宫,金正日去世后又改称锦绣山太阳宫,安放两人遗体。金正恩无论是从个人情感还是巩固权力而言,都盼望习瞻仰其祖父、父亲遗容,实质为朝鲜金氏“家天下”的合法性和永久性站台。检索新华社相关通稿,江、胡访朝时,均有瞻仰遗容的行程,然而习在此接受欢迎,并未去近在咫尺的太阳宫瞻仰遗容,足见习金两人、中朝两国关系仍有升温的空间。

──未发布宣言、声明或协议。习近平6月19日在朝鲜《劳动新闻》头版发表署名文章,列举“扩大教育、文化、体育、旅游、青年、地方、民生等各项领域交流合作”;6月20日下午在“习金五会”上,又列举“开展教育、卫生、体育、媒体、青年、地方等领域交流合作”,明显回避了朝鲜目前最急需的经贸领域合作。

此次“习金五会”,朝鲜新任总理金才龙、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出席,必然涉及经贸议题,似乎未签署(至少未公开)经贸合作协定。原因很简单,中国必须恪守每次全票通过的十个安理会制裁决议。文在寅与金正恩签署的《9月平壤共同宣言》,试图重启金刚山旅游项目和开城工业园,由于美国反对,至今遥遥无期,更未获得安理会朝鲜制裁委员会的豁免。中国元首访朝,肯定带见面礼,多少金额和物资未透露。人道主义援助必须保留,不宜提供硬通货,而应提供食品、药品和“老幼病”所需的营养品(如婴儿奶粉)。

──习近平政治表态理智弹性。无论是6月19日《劳动新闻》署名文章的“三新”(即赋予新内涵、注入新动力、开创新局面),还是6月20日峰会上提出的“三坚持”(即坚定支持朝鲜社会主义事业,坚定支持朝方实施新战略路线,坚定支持朝方为政治解决半岛问题、实现半岛长治久安所作的努力),主要是政治表态和支持。正如金正恩在6月20日晚欢迎宴会上致辞时评价:“总书记同志的此次访朝对一致投入完成社会主义事业斗争的我们党和人民是巨大的政治支持声援”。

中方在“习金五会”上提出“愿为朝方解决自身合理安全和发展关切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更是严谨弹性。清晰表明中方的帮助不是无条件、无边界、无底线的,而是有四个限定条件:一、“自身”。任何涉及第三方(包括韩国)的利益诉求,中方不承诺支持;二、“合理安全”。中方理解朝鲜和金氏家庭的安全迫切(甚至称得上“恐惧”),但这不是非法拥核的正当理由;三、“发展关切”。中方坚定支持朝鲜发展经济的新战略路线,而非原来的“核经并举”战略路线;四、“力所能及”。中方的援助、帮助量力而行,并未承诺有求必应。

隐含:朝鲜对中国提防 中国军方地位下降

──朝鲜强化自主、自立、自卫。朝中社6月20日通稿称,大型团体操和艺术演出《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展现了朝鲜,“作为自主、自立、自卫的社会主义国家巍然屹立的辉煌灿烂的发展历程和英勇的斗争历史”。6月19日是金正日著作《在革命和建设中坚持主体性和民族性》发表22周年,也是习近平访朝前一天,朝鲜官媒的文章很难说没有借题发挥。

朝中社当天发表综述《主体性和民族性极强的朝鲜社会主义》,恭维金正恩“非凡的领导”,“把高举主体旗帜乘胜前进的朝鲜的尊严和威仪提升到了最高境界”,“丝毫也不容许按照别人的方式、打着别人的拍子走”。6月20日,《劳动新闻》发表署名纪念文章,称“主体性和民族性是国家和民族的生命”。

──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4月12日,金正恩在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关于现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共和国政府的对内外政策》,集中、反复流露。一、演说首句开门见山“在我们共和国沿着自主的道路奋勇前进”,最后宣示“只有自主,才能繁荣、胜利”。第一部分第一个问题就强调“要在国家建设和活动中坚决贯彻落实自主的革命路线”,“自主是我们共和国的政治哲学,是金日成金正日主义国家建设思想的重中之重。”二、声称“不管吹来东风还是西风,……本着自力自强的原则解决一切问题”,“丝毫也不容许按照别人的方式、打着别人的拍子走”。笔者理解,此处所称的“东风”暗指中国、“西风”暗指美国。三、两次抨击“事大主义”,原文分别为“坚决反对事大主义和教条主义、抨击外部势力的强权和压力,按照我们的方式推进革命和建设”、“丢弃麻痹自主精神的事大主义劣根性、侵害民族共同利益的依赖外来势力政策”。

在朝鲜历史中,“事大主义”通常指以前朝鲜王朝“对中国的奴颜婢膝”;在朝鲜政治中,金日成和劳动党更常用于批判中国,例如1956年,金日成为巩固自身最高权力,残酷清洗党内亲苏、亲华的同志,提出既要反对莫斯科派的“教条主义”,又要反对延安派的“事大主义”。朝鲜劳动党党章还将“事大主义”列为斗争对象之一。当然,金正恩言行矛盾,在国内宣传的一套,在国外实行的是另一套,对习近平、特朗普就是典型的“事大主义”,企图左右逢源、左右骑墙,获取个人和朝鲜的最大利益。

──中国军队政治地位下降。中央军委委员、政治工作部主任、海军上将苗华随行访问朝鲜,中国中央电视台6月20日新闻联播的会谈报道全长6分52秒,其中第58秒至1分2秒出现苗伟镜头,席位在中联部部长宋涛左侧。但新华社通稿只提及丁薛祥、杨洁篪、王毅、何立峰四人名字;朝中社《金正恩同志与习近平同志举行会谈》通稿中列出中方7位参加人员,在四人之后依次提及宋涛、钟山、苗华三人名字。

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惯例,在国事活动中,副国级以上领导人必须严格按顺序提及,正部级官员不必提及。检索新华社2001年9月3日通稿,江泽民访朝时,时任中央军委委员、副总参谋长郭伯雄随行,排序在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之后,在中办主任王刚、中联部部长戴秉国之前。笔者浅见,十八届中共中央的最大亮点,就是对标美军、大刀阔斧军改。军改之后,解放军实力增强,同时军方将领在国家政治中的地位下降,确保“党指挥枪”。例如,中央军委委员以往的政治待遇是副国级,相当于国务委员。此次朝中社通稿的礼宾次序、“习金五会”的席位次序显然由中方提供,清晰表明如今中央军委委员降级为正部,相当于中央委员,且排名在党中央部长、国务院部长之后。

中方安排苗华随行,应是精心考虑,参谒中朝友谊塔、缅怀志愿军烈士,需要一位军方高级将领。如安排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张又侠,或国务委员、国防部长魏凤和随行,就是副国级领导,必须见报。甚至也不安排主管作战的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随行,避免让外界尤其美国误判“习金五会”提升军事关系或有军事议题。

展望:谈而不破 谈而慢成

──半岛无核化依然是中方首要关切和利益。6月20日,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峰会时说,“为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地区长治久安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朝鲜强行拥核,尽管有一定合理性,但绝对非法,决不会被五个合法的“有核武器国家”(即安理会“五常”)接受。美国强硬要求朝鲜以CVID弃核,符合中美和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且避免中国做“恶人”。中国乐见其成,不会动摇。朝鲜如不弃核,必然严重动摇核不扩散体系,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例如,日本已是公认的“核门槛”国家,随时可研制出核武器,朝鲜非法拥核给其蠢蠢欲动跟随非法拥核提供了借口。这个连锁反应对中国安全和利益构成的威胁,仅次于台湾、香港、新疆等领土主权问题。

──“六不”策略最大化中方利益。中方解决朝核困局的可选策略有“六不”:即不核(半岛无核化)、不武(半岛不发生战争)、不乱(朝鲜不发生严重内乱)、不统(半岛不快速统一)、不叛(不允许朝鲜出现亲美反华政权)、不冤(中国不做冤大头)。目前朝核谈判陷入僵局,只要不恶化,中国能够接受。朝鲜半岛不冷不热、不死不活,谈而不破、谈而慢成,以拖带变、以慢制快,对美中俄日利益都是最佳选择。

──2020年三季度或为朝核协议突破“窗口期”。6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向金正恩致亲笔信,朝中社报道,金正恩看完后“对信中包含良好的内容表示满意”,“对特朗普总统的政治判断能力和非同寻常的勇气表示谢意,将慎重考虑有趣的内容。”和中国面对的情势一样,特朗普任总统对朝鲜肯定是利大于弊,必须将其与美国极右翼切割。5月29日,独立检察官穆勒宣布辞职后声明,没有指控特朗普妨碍司法,也没有证明他清白,“正式指控在位总统的不当行为需要刑事司法系统之外、宪法要求的其他程序(按:暗示弹劾)”。特朗普有连任“罩门”,急需总统豁免权、特赦权保护自己和儿子、女婿免受潜在的刑事起诉,必然不惜代价、不择手段连任。如果明年下半年选情紧张,要么朝核问题突破,要么对伊朗动武。所以2020年第三季度或为朝核协议突破“窗口期”,也最有可能让特朗普做出更多让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实质强化自主、自立、自卫,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中方政治表态理智弹性。



撰文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6月20日12时至21日15:30,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朝鲜进行“旋风”式国事访问,全程不足28个小时,以此纪念中朝建交70周年,并对金正恩四次访华进行回访。有比较才有鉴别,有细节才有实证。梳理中朝官媒对习近平、江泽民、胡锦涛、文在寅、迪亚斯-卡内尔等报道,会有多个、意外的“小发现”。

接待:真正最高规格 媒体反而忽视

──金正恩接送机不稀罕。他四次访华,无论专机还是专列,都由中共中央分管党务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接送。外交礼仪注重对等。所以他如安排劳动党政治局两个常委崔龙海或朴凤柱接送机,并不失礼,坚持亲自接送机,的确提高规格,但此礼遇不限于接待习近平。

金正日曾到机场迎送江泽民、胡锦涛、金大中、普京等,区别在于金日成、金正日各有多位夫人,她们不参与国事活动。金正恩更年轻,从小留学瑞士,与国际接轨,夫人李雪主经常参与国事活动。2018年9月18日至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朝,金正恩夫妇首次到机场接机;11月4日至6日,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访朝,金正恩夫妇再次到机场接送。

──夹道欢迎、敞篷汽车不稀罕。朝鲜闭关锁国,建交国虽然有160多个,在平壤设立使馆的很少,访朝的国家元首更少,例如古巴最高领导人访朝就间隔了32年。偶尔去个友好国家元首,都会高规格接待。何况社会主义国家动员能力强,改革开放前,中国也常动员数十万甚至百万群众夹道欢迎。1957年4月、1966年4月,北京分别欢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阿尔巴尼亚总理谢胡的人数就有百万。

夹道欢迎、敞篷汽车已成为朝鲜国事访问接待的标配。检索新华社相关报道,2001年9月3日至5日,江泽民访朝,虽无具体人数,却有一句“数十万朝鲜群众夹道欢迎”;2005年10月28日至30日,胡锦涛访朝,“10万群众夹道欢迎”。检索朝中社相关报道,迪亚斯-卡内尔访朝,上万名群众夹道欢迎;文在寅访朝,10万群众夹道欢迎。金正恩在“习金五会”时说,“今天平壤有25万多民众涌上街头”,人数明显比胡锦涛、文在寅访朝时更多,旨在展示其热情。

──大型团体操和文艺演出不稀罕。江泽民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百战百胜的朝鲜劳动党》;胡锦涛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阿里郎》,特意加演一幕中国内容,也有中文背景,并以中国歌曲《爱我中华》结束。卢武铉2007年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阿里郎》;文在寅访朝,金正恩夫妇陪同观看《辉煌的祖国》。

此次习近平访朝,中国官媒报道称,“朝鲜三大乐团——国立交响乐团、功勋合唱团、三池渊管弦乐团首次同台献艺”,其实不算大新闻,更谈不上高规格。只要金正恩愿意,让这三个乐团天天同台也很简单。何况他于2012年发起组建的牡丹峰乐团,才是朝鲜目前最火,并未参与演出。此次演出特意排练,主题《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强调意识形态,显然是投中所好;其中一幕用中文大量演唱中国的民歌、红歌,必定引起中国元首和民众的共鸣,这是朝鲜擅长的“攻心”战术。

──小范围的午宴不稀罕。6月21日上午,金正恩与习近平在锦绣山迎宾馆举行小范围会谈,随后在玫瑰园午餐,仅有习近平夫妇、金正恩夫妇四人出席。这是重复他四次访华时中方的接待。2018年5月7至8日,金正恩紧急访华,两国第一夫人未出席,但在大连棒棰岛宾馆青岛阁午宴依然是四人,朝方出席的是金与正,中方出席的是中联部部长宋涛。

此次朝中社有关午宴的通稿称,“像一家人一样在和睦的气氛中坐在一起”,“洋溢亲密而友爱之情”、“金正恩和习近平表示,……建立了特别的亲密关系”。其实还是界于同志和家人、工作餐和家宴之间,尚未信任到亲密无间程度。一个重要的判断标志就是,习近平何时在中南海瀛台蓬莱阁为金正恩举行家宴,这是观察与中国元首个人关系的特殊窗口。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俄总统普京,中国国民党时任主席连战等,曾享受中南海家宴的礼遇。

──朝鲜劳动党政治局成员集体欢迎致敬才稀罕!这在社会主义国家,绝对是最高规格,中国官媒反而几乎没有关注。2019年4月10日,朝鲜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改选后的政治局成员(含委员、候补委员,但金与正未出席)共32人,站成一排,由金正恩引见,依次向习近平握手、问候,极具象征意义,默认习为社会主义事业盟主。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如越南、古巴、老挝都是小国,朝鲜向来势利,不会如此盛情。

如此高规格礼遇,中国共产党从未组织,只有斯大林才配,但他未访华。他的接班人赫鲁晓夫,毛泽东根本不服气,还想取而代之为社会主义盟主呢。习近平之前,似乎仅有毛泽东首次访苏时享有如此礼遇。1949年12月16日,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室的小会客厅会见毛泽东,据现场唯一翻译师哲回忆,18时整厅门大开,斯大林不仅破例在门口迎接,而且和苏共全体政治局委员站成一排。

笔者还注意到两个细节:其一、每位劳动党政治局成员与习握手之前,文职先鞠躬、军职先敬礼,这在朝鲜仅金正恩才享有的最高礼遇。当然,向习鞠躬幅度不超过30度,而向金鞠躬幅度至少45度甚至90度。显然这是金事先布置,否则劳动党政治局成员不敢如此热情,更不可能如此默契。其二,握手之后,在劳动党中央本部大楼前合影,只有习近平夫妇、金正恩夫妇四人提供座位,其他人包括两位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政治局委员)都站立,这也是仅金正恩才享有的最高礼遇。

金日成、金正日父子曾攻击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修正主义”,甚至不自量力企图在毛泽东之后扛起社会主义大旗。他俩的后代金正恩在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确立“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新战略路线,不能说没有借鉴中国改革开放的思路。朝中社在相关通稿中称,这个问候、合影活动“增进朝中两党之间同志式信任的纽带”,“在朝中两党历史上写下了永放光芒的不朽篇章”。

克制:金正恩恭敬 习近平清醒

──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其一、不拥抱贴脸。东方文化倾向于情感内敛,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主要领导人(包括金日成、金正日)会见时,常有热情拥抱和贴脸的行为,以示热情、平等。金正恩以晚辈自居,只是握手,除非习主动,他不会主动拥抱,更别说贴脸。二、小心翼翼把“C位”留给习近平。朝鲜元首陪同外国元首在敞篷汽车上接受民众夹道欢呼时,两人通常会一起挥手致意,例如江、胡访朝时,金正日就有挥手。然而,朝中社《习近平同志抵达平壤》通稿所配的25张图片中,其中习挥手的有9张(编号第14至19、第21至23),金正恩无一张,甘做配角。第三,据中国、朝鲜中央电视台分别报道,《社会主义战无不胜》文艺演出结束后,习近平步入、停留、离开舞台时,频频向演员和观众挥手致谢,金正恩走在后面、旁边,只是引导和鼓掌,并不挥手。可见其身段多么柔软,对华立场已由对抗、疏远迅速向亲近转变。

肢体语言清晰表明,金正恩与习近平、特朗普交往略显拘谨。例如与习握手时悄悄打量、视线频繁移动、进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舔嘴唇等;与特朗普新加坡峰会脑门出汗、河内峰会不欢而散握手时强作欢颜等。但和其他元首互动时,他明显自信、活跃、放松,例如与文在寅首次峰会,临时动议携手跨越三八线就是神来之笔;迪亚斯-卡内尔访朝时,金正恩不仅在敞篷汽车上挥手,而且两人携手举过头顶以示团结。

──未瞻仰金日成、金正日遗容。江泽民、胡锦涛访朝时,均在平壤市中心金日成广场举行欢迎仪式。中国官媒近日报道,“这是外国领导人首次在锦绣山太阳宫广场接受致敬,充分体现了东道主的热情和敬意。”笔者的第一反应恰恰不在于“首次”的高规格,反而更多好奇,看出微妙。

众所周知,金日成生前工作和居住在锦绣山议事堂,去世后改建为锦绣山纪念宫,金正日去世后又改称锦绣山太阳宫,安放两人遗体。金正恩无论是从个人情感还是巩固权力而言,都盼望习瞻仰其祖父、父亲遗容,实质为朝鲜金氏“家天下”的合法性和永久性站台。检索新华社相关通稿,江、胡访朝时,均有瞻仰遗容的行程,然而习在此接受欢迎,并未去近在咫尺的太阳宫瞻仰遗容,足见习金两人、中朝两国关系仍有升温的空间。

──未发布宣言、声明或协议。习近平6月19日在朝鲜《劳动新闻》头版发表署名文章,列举“扩大教育、文化、体育、旅游、青年、地方、民生等各项领域交流合作”;6月20日下午在“习金五会”上,又列举“开展教育、卫生、体育、媒体、青年、地方等领域交流合作”,明显回避了朝鲜目前最急需的经贸领域合作。

此次“习金五会”,朝鲜新任总理金才龙、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出席,必然涉及经贸议题,似乎未签署(至少未公开)经贸合作协定。原因很简单,中国必须恪守每次全票通过的十个安理会制裁决议。文在寅与金正恩签署的《9月平壤共同宣言》,试图重启金刚山旅游项目和开城工业园,由于美国反对,至今遥遥无期,更未获得安理会朝鲜制裁委员会的豁免。中国元首访朝,肯定带见面礼,多少金额和物资未透露。人道主义援助必须保留,不宜提供硬通货,而应提供食品、药品和“老幼病”所需的营养品(如婴儿奶粉)。

──习近平政治表态理智弹性。无论是6月19日《劳动新闻》署名文章的“三新”(即赋予新内涵、注入新动力、开创新局面),还是6月20日峰会上提出的“三坚持”(即坚定支持朝鲜社会主义事业,坚定支持朝方实施新战略路线,坚定支持朝方为政治解决半岛问题、实现半岛长治久安所作的努力),主要是政治表态和支持。正如金正恩在6月20日晚欢迎宴会上致辞时评价:“总书记同志的此次访朝对一致投入完成社会主义事业斗争的我们党和人民是巨大的政治支持声援”。

中方在“习金五会”上提出“愿为朝方解决自身合理安全和发展关切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更是严谨弹性。清晰表明中方的帮助不是无条件、无边界、无底线的,而是有四个限定条件:一、“自身”。任何涉及第三方(包括韩国)的利益诉求,中方不承诺支持;二、“合理安全”。中方理解朝鲜和金氏家庭的安全迫切(甚至称得上“恐惧”),但这不是非法拥核的正当理由;三、“发展关切”。中方坚定支持朝鲜发展经济的新战略路线,而非原来的“核经并举”战略路线;四、“力所能及”。中方的援助、帮助量力而行,并未承诺有求必应。

隐含:朝鲜对中国提防 中国军方地位下降

──朝鲜强化自主、自立、自卫。朝中社6月20日通稿称,大型团体操和艺术演出《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展现了朝鲜,“作为自主、自立、自卫的社会主义国家巍然屹立的辉煌灿烂的发展历程和英勇的斗争历史”。6月19日是金正日著作《在革命和建设中坚持主体性和民族性》发表22周年,也是习近平访朝前一天,朝鲜官媒的文章很难说没有借题发挥。

朝中社当天发表综述《主体性和民族性极强的朝鲜社会主义》,恭维金正恩“非凡的领导”,“把高举主体旗帜乘胜前进的朝鲜的尊严和威仪提升到了最高境界”,“丝毫也不容许按照别人的方式、打着别人的拍子走”。6月20日,《劳动新闻》发表署名纪念文章,称“主体性和民族性是国家和民族的生命”。

──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4月12日,金正恩在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关于现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共和国政府的对内外政策》,集中、反复流露。一、演说首句开门见山“在我们共和国沿着自主的道路奋勇前进”,最后宣示“只有自主,才能繁荣、胜利”。第一部分第一个问题就强调“要在国家建设和活动中坚决贯彻落实自主的革命路线”,“自主是我们共和国的政治哲学,是金日成金正日主义国家建设思想的重中之重。”二、声称“不管吹来东风还是西风,……本着自力自强的原则解决一切问题”,“丝毫也不容许按照别人的方式、打着别人的拍子走”。笔者理解,此处所称的“东风”暗指中国、“西风”暗指美国。三、两次抨击“事大主义”,原文分别为“坚决反对事大主义和教条主义、抨击外部势力的强权和压力,按照我们的方式推进革命和建设”、“丢弃麻痹自主精神的事大主义劣根性、侵害民族共同利益的依赖外来势力政策”。

在朝鲜历史中,“事大主义”通常指以前朝鲜王朝“对中国的奴颜婢膝”;在朝鲜政治中,金日成和劳动党更常用于批判中国,例如1956年,金日成为巩固自身最高权力,残酷清洗党内亲苏、亲华的同志,提出既要反对莫斯科派的“教条主义”,又要反对延安派的“事大主义”。朝鲜劳动党党章还将“事大主义”列为斗争对象之一。当然,金正恩言行矛盾,在国内宣传的一套,在国外实行的是另一套,对习近平、特朗普就是典型的“事大主义”,企图左右逢源、左右骑墙,获取个人和朝鲜的最大利益。

──中国军队政治地位下降。中央军委委员、政治工作部主任、海军上将苗华随行访问朝鲜,中国中央电视台6月20日新闻联播的会谈报道全长6分52秒,其中第58秒至1分2秒出现苗伟镜头,席位在中联部部长宋涛左侧。但新华社通稿只提及丁薛祥、杨洁篪、王毅、何立峰四人名字;朝中社《金正恩同志与习近平同志举行会谈》通稿中列出中方7位参加人员,在四人之后依次提及宋涛、钟山、苗华三人名字。

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惯例,在国事活动中,副国级以上领导人必须严格按顺序提及,正部级官员不必提及。检索新华社2001年9月3日通稿,江泽民访朝时,时任中央军委委员、副总参谋长郭伯雄随行,排序在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之后,在中办主任王刚、中联部部长戴秉国之前。笔者浅见,十八届中共中央的最大亮点,就是对标美军、大刀阔斧军改。军改之后,解放军实力增强,同时军方将领在国家政治中的地位下降,确保“党指挥枪”。例如,中央军委委员以往的政治待遇是副国级,相当于国务委员。此次朝中社通稿的礼宾次序、“习金五会”的席位次序显然由中方提供,清晰表明如今中央军委委员降级为正部,相当于中央委员,且排名在党中央部长、国务院部长之后。

中方安排苗华随行,应是精心考虑,参谒中朝友谊塔、缅怀志愿军烈士,需要一位军方高级将领。如安排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张又侠,或国务委员、国防部长魏凤和随行,就是副国级领导,必须见报。甚至也不安排主管作战的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随行,避免让外界尤其美国误判“习金五会”提升军事关系或有军事议题。

展望:谈而不破 谈而慢成

──半岛无核化依然是中方首要关切和利益。6月20日,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峰会时说,“为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地区长治久安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朝鲜强行拥核,尽管有一定合理性,但绝对非法,决不会被五个合法的“有核武器国家”(即安理会“五常”)接受。美国强硬要求朝鲜以CVID弃核,符合中美和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且避免中国做“恶人”。中国乐见其成,不会动摇。朝鲜如不弃核,必然严重动摇核不扩散体系,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例如,日本已是公认的“核门槛”国家,随时可研制出核武器,朝鲜非法拥核给其蠢蠢欲动跟随非法拥核提供了借口。这个连锁反应对中国安全和利益构成的威胁,仅次于台湾、香港、新疆等领土主权问题。

──“六不”策略最大化中方利益。中方解决朝核困局的可选策略有“六不”:即不核(半岛无核化)、不武(半岛不发生战争)、不乱(朝鲜不发生严重内乱)、不统(半岛不快速统一)、不叛(不允许朝鲜出现亲美反华政权)、不冤(中国不做冤大头)。目前朝核谈判陷入僵局,只要不恶化,中国能够接受。朝鲜半岛不冷不热、不死不活,谈而不破、谈而慢成,以拖带变、以慢制快,对美中俄日利益都是最佳选择。

──2020年三季度或为朝核协议突破“窗口期”。6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向金正恩致亲笔信,朝中社报道,金正恩看完后“对信中包含良好的内容表示满意”,“对特朗普总统的政治判断能力和非同寻常的勇气表示谢意,将慎重考虑有趣的内容。”和中国面对的情势一样,特朗普任总统对朝鲜肯定是利大于弊,必须将其与美国极右翼切割。5月29日,独立检察官穆勒宣布辞职后声明,没有指控特朗普妨碍司法,也没有证明他清白,“正式指控在位总统的不当行为需要刑事司法系统之外、宪法要求的其他程序(按:暗示弹劾)”。特朗普有连任“罩门”,急需总统豁免权、特赦权保护自己和儿子、女婿免受潜在的刑事起诉,必然不惜代价、不择手段连任。如果明年下半年选情紧张,要么朝核问题突破,要么对伊朗动武。所以2020年第三季度或为朝核协议突破“窗口期”,也最有可能让特朗普做出更多让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实质强化自主、自立、自卫,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中方政治表态理智弹性。



撰文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6月20日12时至21日15:30,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朝鲜进行“旋风”式国事访问,全程不足28个小时,以此纪念中朝建交70周年,并对金正恩四次访华进行回访。有比较才有鉴别,有细节才有实证。梳理中朝官媒对习近平、江泽民、胡锦涛、文在寅、迪亚斯-卡内尔等报道,会有多个、意外的“小发现”。

接待:真正最高规格 媒体反而忽视

──金正恩接送机不稀罕。他四次访华,无论专机还是专列,都由中共中央分管党务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接送。外交礼仪注重对等。所以他如安排劳动党政治局两个常委崔龙海或朴凤柱接送机,并不失礼,坚持亲自接送机,的确提高规格,但此礼遇不限于接待习近平。

金正日曾到机场迎送江泽民、胡锦涛、金大中、普京等,区别在于金日成、金正日各有多位夫人,她们不参与国事活动。金正恩更年轻,从小留学瑞士,与国际接轨,夫人李雪主经常参与国事活动。2018年9月18日至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朝,金正恩夫妇首次到机场接机;11月4日至6日,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访朝,金正恩夫妇再次到机场接送。

──夹道欢迎、敞篷汽车不稀罕。朝鲜闭关锁国,建交国虽然有160多个,在平壤设立使馆的很少,访朝的国家元首更少,例如古巴最高领导人访朝就间隔了32年。偶尔去个友好国家元首,都会高规格接待。何况社会主义国家动员能力强,改革开放前,中国也常动员数十万甚至百万群众夹道欢迎。1957年4月、1966年4月,北京分别欢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阿尔巴尼亚总理谢胡的人数就有百万。

夹道欢迎、敞篷汽车已成为朝鲜国事访问接待的标配。检索新华社相关报道,2001年9月3日至5日,江泽民访朝,虽无具体人数,却有一句“数十万朝鲜群众夹道欢迎”;2005年10月28日至30日,胡锦涛访朝,“10万群众夹道欢迎”。检索朝中社相关报道,迪亚斯-卡内尔访朝,上万名群众夹道欢迎;文在寅访朝,10万群众夹道欢迎。金正恩在“习金五会”时说,“今天平壤有25万多民众涌上街头”,人数明显比胡锦涛、文在寅访朝时更多,旨在展示其热情。

──大型团体操和文艺演出不稀罕。江泽民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百战百胜的朝鲜劳动党》;胡锦涛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阿里郎》,特意加演一幕中国内容,也有中文背景,并以中国歌曲《爱我中华》结束。卢武铉2007年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阿里郎》;文在寅访朝,金正恩夫妇陪同观看《辉煌的祖国》。

此次习近平访朝,中国官媒报道称,“朝鲜三大乐团——国立交响乐团、功勋合唱团、三池渊管弦乐团首次同台献艺”,其实不算大新闻,更谈不上高规格。只要金正恩愿意,让这三个乐团天天同台也很简单。何况他于2012年发起组建的牡丹峰乐团,才是朝鲜目前最火,并未参与演出。此次演出特意排练,主题《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强调意识形态,显然是投中所好;其中一幕用中文大量演唱中国的民歌、红歌,必定引起中国元首和民众的共鸣,这是朝鲜擅长的“攻心”战术。

──小范围的午宴不稀罕。6月21日上午,金正恩与习近平在锦绣山迎宾馆举行小范围会谈,随后在玫瑰园午餐,仅有习近平夫妇、金正恩夫妇四人出席。这是重复他四次访华时中方的接待。2018年5月7至8日,金正恩紧急访华,两国第一夫人未出席,但在大连棒棰岛宾馆青岛阁午宴依然是四人,朝方出席的是金与正,中方出席的是中联部部长宋涛。

此次朝中社有关午宴的通稿称,“像一家人一样在和睦的气氛中坐在一起”,“洋溢亲密而友爱之情”、“金正恩和习近平表示,……建立了特别的亲密关系”。其实还是界于同志和家人、工作餐和家宴之间,尚未信任到亲密无间程度。一个重要的判断标志就是,习近平何时在中南海瀛台蓬莱阁为金正恩举行家宴,这是观察与中国元首个人关系的特殊窗口。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俄总统普京,中国国民党时任主席连战等,曾享受中南海家宴的礼遇。

──朝鲜劳动党政治局成员集体欢迎致敬才稀罕!这在社会主义国家,绝对是最高规格,中国官媒反而几乎没有关注。2019年4月10日,朝鲜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改选后的政治局成员(含委员、候补委员,但金与正未出席)共32人,站成一排,由金正恩引见,依次向习近平握手、问候,极具象征意义,默认习为社会主义事业盟主。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如越南、古巴、老挝都是小国,朝鲜向来势利,不会如此盛情。

如此高规格礼遇,中国共产党从未组织,只有斯大林才配,但他未访华。他的接班人赫鲁晓夫,毛泽东根本不服气,还想取而代之为社会主义盟主呢。习近平之前,似乎仅有毛泽东首次访苏时享有如此礼遇。1949年12月16日,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室的小会客厅会见毛泽东,据现场唯一翻译师哲回忆,18时整厅门大开,斯大林不仅破例在门口迎接,而且和苏共全体政治局委员站成一排。

笔者还注意到两个细节:其一、每位劳动党政治局成员与习握手之前,文职先鞠躬、军职先敬礼,这在朝鲜仅金正恩才享有的最高礼遇。当然,向习鞠躬幅度不超过30度,而向金鞠躬幅度至少45度甚至90度。显然这是金事先布置,否则劳动党政治局成员不敢如此热情,更不可能如此默契。其二,握手之后,在劳动党中央本部大楼前合影,只有习近平夫妇、金正恩夫妇四人提供座位,其他人包括两位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政治局委员)都站立,这也是仅金正恩才享有的最高礼遇。

金日成、金正日父子曾攻击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修正主义”,甚至不自量力企图在毛泽东之后扛起社会主义大旗。他俩的后代金正恩在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确立“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新战略路线,不能说没有借鉴中国改革开放的思路。朝中社在相关通稿中称,这个问候、合影活动“增进朝中两党之间同志式信任的纽带”,“在朝中两党历史上写下了永放光芒的不朽篇章”。

克制:金正恩恭敬 习近平清醒

──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其一、不拥抱贴脸。东方文化倾向于情感内敛,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主要领导人(包括金日成、金正日)会见时,常有热情拥抱和贴脸的行为,以示热情、平等。金正恩以晚辈自居,只是握手,除非习主动,他不会主动拥抱,更别说贴脸。二、小心翼翼把“C位”留给习近平。朝鲜元首陪同外国元首在敞篷汽车上接受民众夹道欢呼时,两人通常会一起挥手致意,例如江、胡访朝时,金正日就有挥手。然而,朝中社《习近平同志抵达平壤》通稿所配的25张图片中,其中习挥手的有9张(编号第14至19、第21至23),金正恩无一张,甘做配角。第三,据中国、朝鲜中央电视台分别报道,《社会主义战无不胜》文艺演出结束后,习近平步入、停留、离开舞台时,频频向演员和观众挥手致谢,金正恩走在后面、旁边,只是引导和鼓掌,并不挥手。可见其身段多么柔软,对华立场已由对抗、疏远迅速向亲近转变。

肢体语言清晰表明,金正恩与习近平、特朗普交往略显拘谨。例如与习握手时悄悄打量、视线频繁移动、进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舔嘴唇等;与特朗普新加坡峰会脑门出汗、河内峰会不欢而散握手时强作欢颜等。但和其他元首互动时,他明显自信、活跃、放松,例如与文在寅首次峰会,临时动议携手跨越三八线就是神来之笔;迪亚斯-卡内尔访朝时,金正恩不仅在敞篷汽车上挥手,而且两人携手举过头顶以示团结。

──未瞻仰金日成、金正日遗容。江泽民、胡锦涛访朝时,均在平壤市中心金日成广场举行欢迎仪式。中国官媒近日报道,“这是外国领导人首次在锦绣山太阳宫广场接受致敬,充分体现了东道主的热情和敬意。”笔者的第一反应恰恰不在于“首次”的高规格,反而更多好奇,看出微妙。

众所周知,金日成生前工作和居住在锦绣山议事堂,去世后改建为锦绣山纪念宫,金正日去世后又改称锦绣山太阳宫,安放两人遗体。金正恩无论是从个人情感还是巩固权力而言,都盼望习瞻仰其祖父、父亲遗容,实质为朝鲜金氏“家天下”的合法性和永久性站台。检索新华社相关通稿,江、胡访朝时,均有瞻仰遗容的行程,然而习在此接受欢迎,并未去近在咫尺的太阳宫瞻仰遗容,足见习金两人、中朝两国关系仍有升温的空间。

──未发布宣言、声明或协议。习近平6月19日在朝鲜《劳动新闻》头版发表署名文章,列举“扩大教育、文化、体育、旅游、青年、地方、民生等各项领域交流合作”;6月20日下午在“习金五会”上,又列举“开展教育、卫生、体育、媒体、青年、地方等领域交流合作”,明显回避了朝鲜目前最急需的经贸领域合作。

此次“习金五会”,朝鲜新任总理金才龙、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出席,必然涉及经贸议题,似乎未签署(至少未公开)经贸合作协定。原因很简单,中国必须恪守每次全票通过的十个安理会制裁决议。文在寅与金正恩签署的《9月平壤共同宣言》,试图重启金刚山旅游项目和开城工业园,由于美国反对,至今遥遥无期,更未获得安理会朝鲜制裁委员会的豁免。中国元首访朝,肯定带见面礼,多少金额和物资未透露。人道主义援助必须保留,不宜提供硬通货,而应提供食品、药品和“老幼病”所需的营养品(如婴儿奶粉)。

──习近平政治表态理智弹性。无论是6月19日《劳动新闻》署名文章的“三新”(即赋予新内涵、注入新动力、开创新局面),还是6月20日峰会上提出的“三坚持”(即坚定支持朝鲜社会主义事业,坚定支持朝方实施新战略路线,坚定支持朝方为政治解决半岛问题、实现半岛长治久安所作的努力),主要是政治表态和支持。正如金正恩在6月20日晚欢迎宴会上致辞时评价:“总书记同志的此次访朝对一致投入完成社会主义事业斗争的我们党和人民是巨大的政治支持声援”。

中方在“习金五会”上提出“愿为朝方解决自身合理安全和发展关切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更是严谨弹性。清晰表明中方的帮助不是无条件、无边界、无底线的,而是有四个限定条件:一、“自身”。任何涉及第三方(包括韩国)的利益诉求,中方不承诺支持;二、“合理安全”。中方理解朝鲜和金氏家庭的安全迫切(甚至称得上“恐惧”),但这不是非法拥核的正当理由;三、“发展关切”。中方坚定支持朝鲜发展经济的新战略路线,而非原来的“核经并举”战略路线;四、“力所能及”。中方的援助、帮助量力而行,并未承诺有求必应。

隐含:朝鲜对中国提防 中国军方地位下降

──朝鲜强化自主、自立、自卫。朝中社6月20日通稿称,大型团体操和艺术演出《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展现了朝鲜,“作为自主、自立、自卫的社会主义国家巍然屹立的辉煌灿烂的发展历程和英勇的斗争历史”。6月19日是金正日著作《在革命和建设中坚持主体性和民族性》发表22周年,也是习近平访朝前一天,朝鲜官媒的文章很难说没有借题发挥。

朝中社当天发表综述《主体性和民族性极强的朝鲜社会主义》,恭维金正恩“非凡的领导”,“把高举主体旗帜乘胜前进的朝鲜的尊严和威仪提升到了最高境界”,“丝毫也不容许按照别人的方式、打着别人的拍子走”。6月20日,《劳动新闻》发表署名纪念文章,称“主体性和民族性是国家和民族的生命”。

──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4月12日,金正恩在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关于现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共和国政府的对内外政策》,集中、反复流露。一、演说首句开门见山“在我们共和国沿着自主的道路奋勇前进”,最后宣示“只有自主,才能繁荣、胜利”。第一部分第一个问题就强调“要在国家建设和活动中坚决贯彻落实自主的革命路线”,“自主是我们共和国的政治哲学,是金日成金正日主义国家建设思想的重中之重。”二、声称“不管吹来东风还是西风,……本着自力自强的原则解决一切问题”,“丝毫也不容许按照别人的方式、打着别人的拍子走”。笔者理解,此处所称的“东风”暗指中国、“西风”暗指美国。三、两次抨击“事大主义”,原文分别为“坚决反对事大主义和教条主义、抨击外部势力的强权和压力,按照我们的方式推进革命和建设”、“丢弃麻痹自主精神的事大主义劣根性、侵害民族共同利益的依赖外来势力政策”。

在朝鲜历史中,“事大主义”通常指以前朝鲜王朝“对中国的奴颜婢膝”;在朝鲜政治中,金日成和劳动党更常用于批判中国,例如1956年,金日成为巩固自身最高权力,残酷清洗党内亲苏、亲华的同志,提出既要反对莫斯科派的“教条主义”,又要反对延安派的“事大主义”。朝鲜劳动党党章还将“事大主义”列为斗争对象之一。当然,金正恩言行矛盾,在国内宣传的一套,在国外实行的是另一套,对习近平、特朗普就是典型的“事大主义”,企图左右逢源、左右骑墙,获取个人和朝鲜的最大利益。

──中国军队政治地位下降。中央军委委员、政治工作部主任、海军上将苗华随行访问朝鲜,中国中央电视台6月20日新闻联播的会谈报道全长6分52秒,其中第58秒至1分2秒出现苗伟镜头,席位在中联部部长宋涛左侧。但新华社通稿只提及丁薛祥、杨洁篪、王毅、何立峰四人名字;朝中社《金正恩同志与习近平同志举行会谈》通稿中列出中方7位参加人员,在四人之后依次提及宋涛、钟山、苗华三人名字。

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惯例,在国事活动中,副国级以上领导人必须严格按顺序提及,正部级官员不必提及。检索新华社2001年9月3日通稿,江泽民访朝时,时任中央军委委员、副总参谋长郭伯雄随行,排序在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之后,在中办主任王刚、中联部部长戴秉国之前。笔者浅见,十八届中共中央的最大亮点,就是对标美军、大刀阔斧军改。军改之后,解放军实力增强,同时军方将领在国家政治中的地位下降,确保“党指挥枪”。例如,中央军委委员以往的政治待遇是副国级,相当于国务委员。此次朝中社通稿的礼宾次序、“习金五会”的席位次序显然由中方提供,清晰表明如今中央军委委员降级为正部,相当于中央委员,且排名在党中央部长、国务院部长之后。

中方安排苗华随行,应是精心考虑,参谒中朝友谊塔、缅怀志愿军烈士,需要一位军方高级将领。如安排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张又侠,或国务委员、国防部长魏凤和随行,就是副国级领导,必须见报。甚至也不安排主管作战的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随行,避免让外界尤其美国误判“习金五会”提升军事关系或有军事议题。

展望:谈而不破 谈而慢成

──半岛无核化依然是中方首要关切和利益。6月20日,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峰会时说,“为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地区长治久安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朝鲜强行拥核,尽管有一定合理性,但绝对非法,决不会被五个合法的“有核武器国家”(即安理会“五常”)接受。美国强硬要求朝鲜以CVID弃核,符合中美和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且避免中国做“恶人”。中国乐见其成,不会动摇。朝鲜如不弃核,必然严重动摇核不扩散体系,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例如,日本已是公认的“核门槛”国家,随时可研制出核武器,朝鲜非法拥核给其蠢蠢欲动跟随非法拥核提供了借口。这个连锁反应对中国安全和利益构成的威胁,仅次于台湾、香港、新疆等领土主权问题。

──“六不”策略最大化中方利益。中方解决朝核困局的可选策略有“六不”:即不核(半岛无核化)、不武(半岛不发生战争)、不乱(朝鲜不发生严重内乱)、不统(半岛不快速统一)、不叛(不允许朝鲜出现亲美反华政权)、不冤(中国不做冤大头)。目前朝核谈判陷入僵局,只要不恶化,中国能够接受。朝鲜半岛不冷不热、不死不活,谈而不破、谈而慢成,以拖带变、以慢制快,对美中俄日利益都是最佳选择。

──2020年三季度或为朝核协议突破“窗口期”。6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向金正恩致亲笔信,朝中社报道,金正恩看完后“对信中包含良好的内容表示满意”,“对特朗普总统的政治判断能力和非同寻常的勇气表示谢意,将慎重考虑有趣的内容。”和中国面对的情势一样,特朗普任总统对朝鲜肯定是利大于弊,必须将其与美国极右翼切割。5月29日,独立检察官穆勒宣布辞职后声明,没有指控特朗普妨碍司法,也没有证明他清白,“正式指控在位总统的不当行为需要刑事司法系统之外、宪法要求的其他程序(按:暗示弹劾)”。特朗普有连任“罩门”,急需总统豁免权、特赦权保护自己和儿子、女婿免受潜在的刑事起诉,必然不惜代价、不择手段连任。如果明年下半年选情紧张,要么朝核问题突破,要么对伊朗动武。所以2020年第三季度或为朝核协议突破“窗口期”,也最有可能让特朗普做出更多让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习金五会”:政治高于经贸,礼节重于实惠

发布日期:2019-06-25 07:24
摘要」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实质强化自主、自立、自卫,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中方政治表态理智弹性。



撰文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6月20日12时至21日15:30,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朝鲜进行“旋风”式国事访问,全程不足28个小时,以此纪念中朝建交70周年,并对金正恩四次访华进行回访。有比较才有鉴别,有细节才有实证。梳理中朝官媒对习近平、江泽民、胡锦涛、文在寅、迪亚斯-卡内尔等报道,会有多个、意外的“小发现”。

接待:真正最高规格 媒体反而忽视

──金正恩接送机不稀罕。他四次访华,无论专机还是专列,都由中共中央分管党务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接送。外交礼仪注重对等。所以他如安排劳动党政治局两个常委崔龙海或朴凤柱接送机,并不失礼,坚持亲自接送机,的确提高规格,但此礼遇不限于接待习近平。

金正日曾到机场迎送江泽民、胡锦涛、金大中、普京等,区别在于金日成、金正日各有多位夫人,她们不参与国事活动。金正恩更年轻,从小留学瑞士,与国际接轨,夫人李雪主经常参与国事活动。2018年9月18日至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朝,金正恩夫妇首次到机场接机;11月4日至6日,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访朝,金正恩夫妇再次到机场接送。

──夹道欢迎、敞篷汽车不稀罕。朝鲜闭关锁国,建交国虽然有160多个,在平壤设立使馆的很少,访朝的国家元首更少,例如古巴最高领导人访朝就间隔了32年。偶尔去个友好国家元首,都会高规格接待。何况社会主义国家动员能力强,改革开放前,中国也常动员数十万甚至百万群众夹道欢迎。1957年4月、1966年4月,北京分别欢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阿尔巴尼亚总理谢胡的人数就有百万。

夹道欢迎、敞篷汽车已成为朝鲜国事访问接待的标配。检索新华社相关报道,2001年9月3日至5日,江泽民访朝,虽无具体人数,却有一句“数十万朝鲜群众夹道欢迎”;2005年10月28日至30日,胡锦涛访朝,“10万群众夹道欢迎”。检索朝中社相关报道,迪亚斯-卡内尔访朝,上万名群众夹道欢迎;文在寅访朝,10万群众夹道欢迎。金正恩在“习金五会”时说,“今天平壤有25万多民众涌上街头”,人数明显比胡锦涛、文在寅访朝时更多,旨在展示其热情。

──大型团体操和文艺演出不稀罕。江泽民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百战百胜的朝鲜劳动党》;胡锦涛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阿里郎》,特意加演一幕中国内容,也有中文背景,并以中国歌曲《爱我中华》结束。卢武铉2007年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阿里郎》;文在寅访朝,金正恩夫妇陪同观看《辉煌的祖国》。

此次习近平访朝,中国官媒报道称,“朝鲜三大乐团——国立交响乐团、功勋合唱团、三池渊管弦乐团首次同台献艺”,其实不算大新闻,更谈不上高规格。只要金正恩愿意,让这三个乐团天天同台也很简单。何况他于2012年发起组建的牡丹峰乐团,才是朝鲜目前最火,并未参与演出。此次演出特意排练,主题《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强调意识形态,显然是投中所好;其中一幕用中文大量演唱中国的民歌、红歌,必定引起中国元首和民众的共鸣,这是朝鲜擅长的“攻心”战术。

──小范围的午宴不稀罕。6月21日上午,金正恩与习近平在锦绣山迎宾馆举行小范围会谈,随后在玫瑰园午餐,仅有习近平夫妇、金正恩夫妇四人出席。这是重复他四次访华时中方的接待。2018年5月7至8日,金正恩紧急访华,两国第一夫人未出席,但在大连棒棰岛宾馆青岛阁午宴依然是四人,朝方出席的是金与正,中方出席的是中联部部长宋涛。

此次朝中社有关午宴的通稿称,“像一家人一样在和睦的气氛中坐在一起”,“洋溢亲密而友爱之情”、“金正恩和习近平表示,……建立了特别的亲密关系”。其实还是界于同志和家人、工作餐和家宴之间,尚未信任到亲密无间程度。一个重要的判断标志就是,习近平何时在中南海瀛台蓬莱阁为金正恩举行家宴,这是观察与中国元首个人关系的特殊窗口。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俄总统普京,中国国民党时任主席连战等,曾享受中南海家宴的礼遇。

──朝鲜劳动党政治局成员集体欢迎致敬才稀罕!这在社会主义国家,绝对是最高规格,中国官媒反而几乎没有关注。2019年4月10日,朝鲜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改选后的政治局成员(含委员、候补委员,但金与正未出席)共32人,站成一排,由金正恩引见,依次向习近平握手、问候,极具象征意义,默认习为社会主义事业盟主。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如越南、古巴、老挝都是小国,朝鲜向来势利,不会如此盛情。

如此高规格礼遇,中国共产党从未组织,只有斯大林才配,但他未访华。他的接班人赫鲁晓夫,毛泽东根本不服气,还想取而代之为社会主义盟主呢。习近平之前,似乎仅有毛泽东首次访苏时享有如此礼遇。1949年12月16日,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室的小会客厅会见毛泽东,据现场唯一翻译师哲回忆,18时整厅门大开,斯大林不仅破例在门口迎接,而且和苏共全体政治局委员站成一排。

笔者还注意到两个细节:其一、每位劳动党政治局成员与习握手之前,文职先鞠躬、军职先敬礼,这在朝鲜仅金正恩才享有的最高礼遇。当然,向习鞠躬幅度不超过30度,而向金鞠躬幅度至少45度甚至90度。显然这是金事先布置,否则劳动党政治局成员不敢如此热情,更不可能如此默契。其二,握手之后,在劳动党中央本部大楼前合影,只有习近平夫妇、金正恩夫妇四人提供座位,其他人包括两位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政治局委员)都站立,这也是仅金正恩才享有的最高礼遇。

金日成、金正日父子曾攻击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修正主义”,甚至不自量力企图在毛泽东之后扛起社会主义大旗。他俩的后代金正恩在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确立“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新战略路线,不能说没有借鉴中国改革开放的思路。朝中社在相关通稿中称,这个问候、合影活动“增进朝中两党之间同志式信任的纽带”,“在朝中两党历史上写下了永放光芒的不朽篇章”。

克制:金正恩恭敬 习近平清醒

──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其一、不拥抱贴脸。东方文化倾向于情感内敛,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主要领导人(包括金日成、金正日)会见时,常有热情拥抱和贴脸的行为,以示热情、平等。金正恩以晚辈自居,只是握手,除非习主动,他不会主动拥抱,更别说贴脸。二、小心翼翼把“C位”留给习近平。朝鲜元首陪同外国元首在敞篷汽车上接受民众夹道欢呼时,两人通常会一起挥手致意,例如江、胡访朝时,金正日就有挥手。然而,朝中社《习近平同志抵达平壤》通稿所配的25张图片中,其中习挥手的有9张(编号第14至19、第21至23),金正恩无一张,甘做配角。第三,据中国、朝鲜中央电视台分别报道,《社会主义战无不胜》文艺演出结束后,习近平步入、停留、离开舞台时,频频向演员和观众挥手致谢,金正恩走在后面、旁边,只是引导和鼓掌,并不挥手。可见其身段多么柔软,对华立场已由对抗、疏远迅速向亲近转变。

肢体语言清晰表明,金正恩与习近平、特朗普交往略显拘谨。例如与习握手时悄悄打量、视线频繁移动、进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舔嘴唇等;与特朗普新加坡峰会脑门出汗、河内峰会不欢而散握手时强作欢颜等。但和其他元首互动时,他明显自信、活跃、放松,例如与文在寅首次峰会,临时动议携手跨越三八线就是神来之笔;迪亚斯-卡内尔访朝时,金正恩不仅在敞篷汽车上挥手,而且两人携手举过头顶以示团结。

──未瞻仰金日成、金正日遗容。江泽民、胡锦涛访朝时,均在平壤市中心金日成广场举行欢迎仪式。中国官媒近日报道,“这是外国领导人首次在锦绣山太阳宫广场接受致敬,充分体现了东道主的热情和敬意。”笔者的第一反应恰恰不在于“首次”的高规格,反而更多好奇,看出微妙。

众所周知,金日成生前工作和居住在锦绣山议事堂,去世后改建为锦绣山纪念宫,金正日去世后又改称锦绣山太阳宫,安放两人遗体。金正恩无论是从个人情感还是巩固权力而言,都盼望习瞻仰其祖父、父亲遗容,实质为朝鲜金氏“家天下”的合法性和永久性站台。检索新华社相关通稿,江、胡访朝时,均有瞻仰遗容的行程,然而习在此接受欢迎,并未去近在咫尺的太阳宫瞻仰遗容,足见习金两人、中朝两国关系仍有升温的空间。

──未发布宣言、声明或协议。习近平6月19日在朝鲜《劳动新闻》头版发表署名文章,列举“扩大教育、文化、体育、旅游、青年、地方、民生等各项领域交流合作”;6月20日下午在“习金五会”上,又列举“开展教育、卫生、体育、媒体、青年、地方等领域交流合作”,明显回避了朝鲜目前最急需的经贸领域合作。

此次“习金五会”,朝鲜新任总理金才龙、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出席,必然涉及经贸议题,似乎未签署(至少未公开)经贸合作协定。原因很简单,中国必须恪守每次全票通过的十个安理会制裁决议。文在寅与金正恩签署的《9月平壤共同宣言》,试图重启金刚山旅游项目和开城工业园,由于美国反对,至今遥遥无期,更未获得安理会朝鲜制裁委员会的豁免。中国元首访朝,肯定带见面礼,多少金额和物资未透露。人道主义援助必须保留,不宜提供硬通货,而应提供食品、药品和“老幼病”所需的营养品(如婴儿奶粉)。

──习近平政治表态理智弹性。无论是6月19日《劳动新闻》署名文章的“三新”(即赋予新内涵、注入新动力、开创新局面),还是6月20日峰会上提出的“三坚持”(即坚定支持朝鲜社会主义事业,坚定支持朝方实施新战略路线,坚定支持朝方为政治解决半岛问题、实现半岛长治久安所作的努力),主要是政治表态和支持。正如金正恩在6月20日晚欢迎宴会上致辞时评价:“总书记同志的此次访朝对一致投入完成社会主义事业斗争的我们党和人民是巨大的政治支持声援”。

中方在“习金五会”上提出“愿为朝方解决自身合理安全和发展关切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更是严谨弹性。清晰表明中方的帮助不是无条件、无边界、无底线的,而是有四个限定条件:一、“自身”。任何涉及第三方(包括韩国)的利益诉求,中方不承诺支持;二、“合理安全”。中方理解朝鲜和金氏家庭的安全迫切(甚至称得上“恐惧”),但这不是非法拥核的正当理由;三、“发展关切”。中方坚定支持朝鲜发展经济的新战略路线,而非原来的“核经并举”战略路线;四、“力所能及”。中方的援助、帮助量力而行,并未承诺有求必应。

隐含:朝鲜对中国提防 中国军方地位下降

──朝鲜强化自主、自立、自卫。朝中社6月20日通稿称,大型团体操和艺术演出《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展现了朝鲜,“作为自主、自立、自卫的社会主义国家巍然屹立的辉煌灿烂的发展历程和英勇的斗争历史”。6月19日是金正日著作《在革命和建设中坚持主体性和民族性》发表22周年,也是习近平访朝前一天,朝鲜官媒的文章很难说没有借题发挥。

朝中社当天发表综述《主体性和民族性极强的朝鲜社会主义》,恭维金正恩“非凡的领导”,“把高举主体旗帜乘胜前进的朝鲜的尊严和威仪提升到了最高境界”,“丝毫也不容许按照别人的方式、打着别人的拍子走”。6月20日,《劳动新闻》发表署名纪念文章,称“主体性和民族性是国家和民族的生命”。

──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4月12日,金正恩在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关于现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共和国政府的对内外政策》,集中、反复流露。一、演说首句开门见山“在我们共和国沿着自主的道路奋勇前进”,最后宣示“只有自主,才能繁荣、胜利”。第一部分第一个问题就强调“要在国家建设和活动中坚决贯彻落实自主的革命路线”,“自主是我们共和国的政治哲学,是金日成金正日主义国家建设思想的重中之重。”二、声称“不管吹来东风还是西风,……本着自力自强的原则解决一切问题”,“丝毫也不容许按照别人的方式、打着别人的拍子走”。笔者理解,此处所称的“东风”暗指中国、“西风”暗指美国。三、两次抨击“事大主义”,原文分别为“坚决反对事大主义和教条主义、抨击外部势力的强权和压力,按照我们的方式推进革命和建设”、“丢弃麻痹自主精神的事大主义劣根性、侵害民族共同利益的依赖外来势力政策”。

在朝鲜历史中,“事大主义”通常指以前朝鲜王朝“对中国的奴颜婢膝”;在朝鲜政治中,金日成和劳动党更常用于批判中国,例如1956年,金日成为巩固自身最高权力,残酷清洗党内亲苏、亲华的同志,提出既要反对莫斯科派的“教条主义”,又要反对延安派的“事大主义”。朝鲜劳动党党章还将“事大主义”列为斗争对象之一。当然,金正恩言行矛盾,在国内宣传的一套,在国外实行的是另一套,对习近平、特朗普就是典型的“事大主义”,企图左右逢源、左右骑墙,获取个人和朝鲜的最大利益。

──中国军队政治地位下降。中央军委委员、政治工作部主任、海军上将苗华随行访问朝鲜,中国中央电视台6月20日新闻联播的会谈报道全长6分52秒,其中第58秒至1分2秒出现苗伟镜头,席位在中联部部长宋涛左侧。但新华社通稿只提及丁薛祥、杨洁篪、王毅、何立峰四人名字;朝中社《金正恩同志与习近平同志举行会谈》通稿中列出中方7位参加人员,在四人之后依次提及宋涛、钟山、苗华三人名字。

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惯例,在国事活动中,副国级以上领导人必须严格按顺序提及,正部级官员不必提及。检索新华社2001年9月3日通稿,江泽民访朝时,时任中央军委委员、副总参谋长郭伯雄随行,排序在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之后,在中办主任王刚、中联部部长戴秉国之前。笔者浅见,十八届中共中央的最大亮点,就是对标美军、大刀阔斧军改。军改之后,解放军实力增强,同时军方将领在国家政治中的地位下降,确保“党指挥枪”。例如,中央军委委员以往的政治待遇是副国级,相当于国务委员。此次朝中社通稿的礼宾次序、“习金五会”的席位次序显然由中方提供,清晰表明如今中央军委委员降级为正部,相当于中央委员,且排名在党中央部长、国务院部长之后。

中方安排苗华随行,应是精心考虑,参谒中朝友谊塔、缅怀志愿军烈士,需要一位军方高级将领。如安排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张又侠,或国务委员、国防部长魏凤和随行,就是副国级领导,必须见报。甚至也不安排主管作战的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随行,避免让外界尤其美国误判“习金五会”提升军事关系或有军事议题。

展望:谈而不破 谈而慢成

──半岛无核化依然是中方首要关切和利益。6月20日,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峰会时说,“为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地区长治久安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朝鲜强行拥核,尽管有一定合理性,但绝对非法,决不会被五个合法的“有核武器国家”(即安理会“五常”)接受。美国强硬要求朝鲜以CVID弃核,符合中美和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且避免中国做“恶人”。中国乐见其成,不会动摇。朝鲜如不弃核,必然严重动摇核不扩散体系,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例如,日本已是公认的“核门槛”国家,随时可研制出核武器,朝鲜非法拥核给其蠢蠢欲动跟随非法拥核提供了借口。这个连锁反应对中国安全和利益构成的威胁,仅次于台湾、香港、新疆等领土主权问题。

──“六不”策略最大化中方利益。中方解决朝核困局的可选策略有“六不”:即不核(半岛无核化)、不武(半岛不发生战争)、不乱(朝鲜不发生严重内乱)、不统(半岛不快速统一)、不叛(不允许朝鲜出现亲美反华政权)、不冤(中国不做冤大头)。目前朝核谈判陷入僵局,只要不恶化,中国能够接受。朝鲜半岛不冷不热、不死不活,谈而不破、谈而慢成,以拖带变、以慢制快,对美中俄日利益都是最佳选择。

──2020年三季度或为朝核协议突破“窗口期”。6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向金正恩致亲笔信,朝中社报道,金正恩看完后“对信中包含良好的内容表示满意”,“对特朗普总统的政治判断能力和非同寻常的勇气表示谢意,将慎重考虑有趣的内容。”和中国面对的情势一样,特朗普任总统对朝鲜肯定是利大于弊,必须将其与美国极右翼切割。5月29日,独立检察官穆勒宣布辞职后声明,没有指控特朗普妨碍司法,也没有证明他清白,“正式指控在位总统的不当行为需要刑事司法系统之外、宪法要求的其他程序(按:暗示弹劾)”。特朗普有连任“罩门”,急需总统豁免权、特赦权保护自己和儿子、女婿免受潜在的刑事起诉,必然不惜代价、不择手段连任。如果明年下半年选情紧张,要么朝核问题突破,要么对伊朗动武。所以2020年第三季度或为朝核协议突破“窗口期”,也最有可能让特朗普做出更多让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实质强化自主、自立、自卫,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中方政治表态理智弹性。



撰文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6月20日12时至21日15:30,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朝鲜进行“旋风”式国事访问,全程不足28个小时,以此纪念中朝建交70周年,并对金正恩四次访华进行回访。有比较才有鉴别,有细节才有实证。梳理中朝官媒对习近平、江泽民、胡锦涛、文在寅、迪亚斯-卡内尔等报道,会有多个、意外的“小发现”。

接待:真正最高规格 媒体反而忽视

──金正恩接送机不稀罕。他四次访华,无论专机还是专列,都由中共中央分管党务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接送。外交礼仪注重对等。所以他如安排劳动党政治局两个常委崔龙海或朴凤柱接送机,并不失礼,坚持亲自接送机,的确提高规格,但此礼遇不限于接待习近平。

金正日曾到机场迎送江泽民、胡锦涛、金大中、普京等,区别在于金日成、金正日各有多位夫人,她们不参与国事活动。金正恩更年轻,从小留学瑞士,与国际接轨,夫人李雪主经常参与国事活动。2018年9月18日至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访朝,金正恩夫妇首次到机场接机;11月4日至6日,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访朝,金正恩夫妇再次到机场接送。

──夹道欢迎、敞篷汽车不稀罕。朝鲜闭关锁国,建交国虽然有160多个,在平壤设立使馆的很少,访朝的国家元首更少,例如古巴最高领导人访朝就间隔了32年。偶尔去个友好国家元首,都会高规格接待。何况社会主义国家动员能力强,改革开放前,中国也常动员数十万甚至百万群众夹道欢迎。1957年4月、1966年4月,北京分别欢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阿尔巴尼亚总理谢胡的人数就有百万。

夹道欢迎、敞篷汽车已成为朝鲜国事访问接待的标配。检索新华社相关报道,2001年9月3日至5日,江泽民访朝,虽无具体人数,却有一句“数十万朝鲜群众夹道欢迎”;2005年10月28日至30日,胡锦涛访朝,“10万群众夹道欢迎”。检索朝中社相关报道,迪亚斯-卡内尔访朝,上万名群众夹道欢迎;文在寅访朝,10万群众夹道欢迎。金正恩在“习金五会”时说,“今天平壤有25万多民众涌上街头”,人数明显比胡锦涛、文在寅访朝时更多,旨在展示其热情。

──大型团体操和文艺演出不稀罕。江泽民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百战百胜的朝鲜劳动党》;胡锦涛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阿里郎》,特意加演一幕中国内容,也有中文背景,并以中国歌曲《爱我中华》结束。卢武铉2007年访朝,金正日陪同观看《阿里郎》;文在寅访朝,金正恩夫妇陪同观看《辉煌的祖国》。

此次习近平访朝,中国官媒报道称,“朝鲜三大乐团——国立交响乐团、功勋合唱团、三池渊管弦乐团首次同台献艺”,其实不算大新闻,更谈不上高规格。只要金正恩愿意,让这三个乐团天天同台也很简单。何况他于2012年发起组建的牡丹峰乐团,才是朝鲜目前最火,并未参与演出。此次演出特意排练,主题《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强调意识形态,显然是投中所好;其中一幕用中文大量演唱中国的民歌、红歌,必定引起中国元首和民众的共鸣,这是朝鲜擅长的“攻心”战术。

──小范围的午宴不稀罕。6月21日上午,金正恩与习近平在锦绣山迎宾馆举行小范围会谈,随后在玫瑰园午餐,仅有习近平夫妇、金正恩夫妇四人出席。这是重复他四次访华时中方的接待。2018年5月7至8日,金正恩紧急访华,两国第一夫人未出席,但在大连棒棰岛宾馆青岛阁午宴依然是四人,朝方出席的是金与正,中方出席的是中联部部长宋涛。

此次朝中社有关午宴的通稿称,“像一家人一样在和睦的气氛中坐在一起”,“洋溢亲密而友爱之情”、“金正恩和习近平表示,……建立了特别的亲密关系”。其实还是界于同志和家人、工作餐和家宴之间,尚未信任到亲密无间程度。一个重要的判断标志就是,习近平何时在中南海瀛台蓬莱阁为金正恩举行家宴,这是观察与中国元首个人关系的特殊窗口。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俄总统普京,中国国民党时任主席连战等,曾享受中南海家宴的礼遇。

──朝鲜劳动党政治局成员集体欢迎致敬才稀罕!这在社会主义国家,绝对是最高规格,中国官媒反而几乎没有关注。2019年4月10日,朝鲜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改选后的政治局成员(含委员、候补委员,但金与正未出席)共32人,站成一排,由金正恩引见,依次向习近平握手、问候,极具象征意义,默认习为社会主义事业盟主。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如越南、古巴、老挝都是小国,朝鲜向来势利,不会如此盛情。

如此高规格礼遇,中国共产党从未组织,只有斯大林才配,但他未访华。他的接班人赫鲁晓夫,毛泽东根本不服气,还想取而代之为社会主义盟主呢。习近平之前,似乎仅有毛泽东首次访苏时享有如此礼遇。1949年12月16日,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室的小会客厅会见毛泽东,据现场唯一翻译师哲回忆,18时整厅门大开,斯大林不仅破例在门口迎接,而且和苏共全体政治局委员站成一排。

笔者还注意到两个细节:其一、每位劳动党政治局成员与习握手之前,文职先鞠躬、军职先敬礼,这在朝鲜仅金正恩才享有的最高礼遇。当然,向习鞠躬幅度不超过30度,而向金鞠躬幅度至少45度甚至90度。显然这是金事先布置,否则劳动党政治局成员不敢如此热情,更不可能如此默契。其二,握手之后,在劳动党中央本部大楼前合影,只有习近平夫妇、金正恩夫妇四人提供座位,其他人包括两位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政治局委员)都站立,这也是仅金正恩才享有的最高礼遇。

金日成、金正日父子曾攻击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修正主义”,甚至不自量力企图在毛泽东之后扛起社会主义大旗。他俩的后代金正恩在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确立“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新战略路线,不能说没有借鉴中国改革开放的思路。朝中社在相关通稿中称,这个问候、合影活动“增进朝中两党之间同志式信任的纽带”,“在朝中两党历史上写下了永放光芒的不朽篇章”。

克制:金正恩恭敬 习近平清醒

──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其一、不拥抱贴脸。东方文化倾向于情感内敛,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主要领导人(包括金日成、金正日)会见时,常有热情拥抱和贴脸的行为,以示热情、平等。金正恩以晚辈自居,只是握手,除非习主动,他不会主动拥抱,更别说贴脸。二、小心翼翼把“C位”留给习近平。朝鲜元首陪同外国元首在敞篷汽车上接受民众夹道欢呼时,两人通常会一起挥手致意,例如江、胡访朝时,金正日就有挥手。然而,朝中社《习近平同志抵达平壤》通稿所配的25张图片中,其中习挥手的有9张(编号第14至19、第21至23),金正恩无一张,甘做配角。第三,据中国、朝鲜中央电视台分别报道,《社会主义战无不胜》文艺演出结束后,习近平步入、停留、离开舞台时,频频向演员和观众挥手致谢,金正恩走在后面、旁边,只是引导和鼓掌,并不挥手。可见其身段多么柔软,对华立场已由对抗、疏远迅速向亲近转变。

肢体语言清晰表明,金正恩与习近平、特朗普交往略显拘谨。例如与习握手时悄悄打量、视线频繁移动、进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舔嘴唇等;与特朗普新加坡峰会脑门出汗、河内峰会不欢而散握手时强作欢颜等。但和其他元首互动时,他明显自信、活跃、放松,例如与文在寅首次峰会,临时动议携手跨越三八线就是神来之笔;迪亚斯-卡内尔访朝时,金正恩不仅在敞篷汽车上挥手,而且两人携手举过头顶以示团结。

──未瞻仰金日成、金正日遗容。江泽民、胡锦涛访朝时,均在平壤市中心金日成广场举行欢迎仪式。中国官媒近日报道,“这是外国领导人首次在锦绣山太阳宫广场接受致敬,充分体现了东道主的热情和敬意。”笔者的第一反应恰恰不在于“首次”的高规格,反而更多好奇,看出微妙。

众所周知,金日成生前工作和居住在锦绣山议事堂,去世后改建为锦绣山纪念宫,金正日去世后又改称锦绣山太阳宫,安放两人遗体。金正恩无论是从个人情感还是巩固权力而言,都盼望习瞻仰其祖父、父亲遗容,实质为朝鲜金氏“家天下”的合法性和永久性站台。检索新华社相关通稿,江、胡访朝时,均有瞻仰遗容的行程,然而习在此接受欢迎,并未去近在咫尺的太阳宫瞻仰遗容,足见习金两人、中朝两国关系仍有升温的空间。

──未发布宣言、声明或协议。习近平6月19日在朝鲜《劳动新闻》头版发表署名文章,列举“扩大教育、文化、体育、旅游、青年、地方、民生等各项领域交流合作”;6月20日下午在“习金五会”上,又列举“开展教育、卫生、体育、媒体、青年、地方等领域交流合作”,明显回避了朝鲜目前最急需的经贸领域合作。

此次“习金五会”,朝鲜新任总理金才龙、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出席,必然涉及经贸议题,似乎未签署(至少未公开)经贸合作协定。原因很简单,中国必须恪守每次全票通过的十个安理会制裁决议。文在寅与金正恩签署的《9月平壤共同宣言》,试图重启金刚山旅游项目和开城工业园,由于美国反对,至今遥遥无期,更未获得安理会朝鲜制裁委员会的豁免。中国元首访朝,肯定带见面礼,多少金额和物资未透露。人道主义援助必须保留,不宜提供硬通货,而应提供食品、药品和“老幼病”所需的营养品(如婴儿奶粉)。

──习近平政治表态理智弹性。无论是6月19日《劳动新闻》署名文章的“三新”(即赋予新内涵、注入新动力、开创新局面),还是6月20日峰会上提出的“三坚持”(即坚定支持朝鲜社会主义事业,坚定支持朝方实施新战略路线,坚定支持朝方为政治解决半岛问题、实现半岛长治久安所作的努力),主要是政治表态和支持。正如金正恩在6月20日晚欢迎宴会上致辞时评价:“总书记同志的此次访朝对一致投入完成社会主义事业斗争的我们党和人民是巨大的政治支持声援”。

中方在“习金五会”上提出“愿为朝方解决自身合理安全和发展关切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更是严谨弹性。清晰表明中方的帮助不是无条件、无边界、无底线的,而是有四个限定条件:一、“自身”。任何涉及第三方(包括韩国)的利益诉求,中方不承诺支持;二、“合理安全”。中方理解朝鲜和金氏家庭的安全迫切(甚至称得上“恐惧”),但这不是非法拥核的正当理由;三、“发展关切”。中方坚定支持朝鲜发展经济的新战略路线,而非原来的“核经并举”战略路线;四、“力所能及”。中方的援助、帮助量力而行,并未承诺有求必应。

隐含:朝鲜对中国提防 中国军方地位下降

──朝鲜强化自主、自立、自卫。朝中社6月20日通稿称,大型团体操和艺术演出《战无不胜的社会主义》展现了朝鲜,“作为自主、自立、自卫的社会主义国家巍然屹立的辉煌灿烂的发展历程和英勇的斗争历史”。6月19日是金正日著作《在革命和建设中坚持主体性和民族性》发表22周年,也是习近平访朝前一天,朝鲜官媒的文章很难说没有借题发挥。

朝中社当天发表综述《主体性和民族性极强的朝鲜社会主义》,恭维金正恩“非凡的领导”,“把高举主体旗帜乘胜前进的朝鲜的尊严和威仪提升到了最高境界”,“丝毫也不容许按照别人的方式、打着别人的拍子走”。6月20日,《劳动新闻》发表署名纪念文章,称“主体性和民族性是国家和民族的生命”。

──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4月12日,金正恩在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关于现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共和国政府的对内外政策》,集中、反复流露。一、演说首句开门见山“在我们共和国沿着自主的道路奋勇前进”,最后宣示“只有自主,才能繁荣、胜利”。第一部分第一个问题就强调“要在国家建设和活动中坚决贯彻落实自主的革命路线”,“自主是我们共和国的政治哲学,是金日成金正日主义国家建设思想的重中之重。”二、声称“不管吹来东风还是西风,……本着自力自强的原则解决一切问题”,“丝毫也不容许按照别人的方式、打着别人的拍子走”。笔者理解,此处所称的“东风”暗指中国、“西风”暗指美国。三、两次抨击“事大主义”,原文分别为“坚决反对事大主义和教条主义、抨击外部势力的强权和压力,按照我们的方式推进革命和建设”、“丢弃麻痹自主精神的事大主义劣根性、侵害民族共同利益的依赖外来势力政策”。

在朝鲜历史中,“事大主义”通常指以前朝鲜王朝“对中国的奴颜婢膝”;在朝鲜政治中,金日成和劳动党更常用于批判中国,例如1956年,金日成为巩固自身最高权力,残酷清洗党内亲苏、亲华的同志,提出既要反对莫斯科派的“教条主义”,又要反对延安派的“事大主义”。朝鲜劳动党党章还将“事大主义”列为斗争对象之一。当然,金正恩言行矛盾,在国内宣传的一套,在国外实行的是另一套,对习近平、特朗普就是典型的“事大主义”,企图左右逢源、左右骑墙,获取个人和朝鲜的最大利益。

──中国军队政治地位下降。中央军委委员、政治工作部主任、海军上将苗华随行访问朝鲜,中国中央电视台6月20日新闻联播的会谈报道全长6分52秒,其中第58秒至1分2秒出现苗伟镜头,席位在中联部部长宋涛左侧。但新华社通稿只提及丁薛祥、杨洁篪、王毅、何立峰四人名字;朝中社《金正恩同志与习近平同志举行会谈》通稿中列出中方7位参加人员,在四人之后依次提及宋涛、钟山、苗华三人名字。

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惯例,在国事活动中,副国级以上领导人必须严格按顺序提及,正部级官员不必提及。检索新华社2001年9月3日通稿,江泽民访朝时,时任中央军委委员、副总参谋长郭伯雄随行,排序在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之后,在中办主任王刚、中联部部长戴秉国之前。笔者浅见,十八届中共中央的最大亮点,就是对标美军、大刀阔斧军改。军改之后,解放军实力增强,同时军方将领在国家政治中的地位下降,确保“党指挥枪”。例如,中央军委委员以往的政治待遇是副国级,相当于国务委员。此次朝中社通稿的礼宾次序、“习金五会”的席位次序显然由中方提供,清晰表明如今中央军委委员降级为正部,相当于中央委员,且排名在党中央部长、国务院部长之后。

中方安排苗华随行,应是精心考虑,参谒中朝友谊塔、缅怀志愿军烈士,需要一位军方高级将领。如安排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张又侠,或国务委员、国防部长魏凤和随行,就是副国级领导,必须见报。甚至也不安排主管作战的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随行,避免让外界尤其美国误判“习金五会”提升军事关系或有军事议题。

展望:谈而不破 谈而慢成

──半岛无核化依然是中方首要关切和利益。6月20日,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峰会时说,“为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地区长治久安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朝鲜强行拥核,尽管有一定合理性,但绝对非法,决不会被五个合法的“有核武器国家”(即安理会“五常”)接受。美国强硬要求朝鲜以CVID弃核,符合中美和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且避免中国做“恶人”。中国乐见其成,不会动摇。朝鲜如不弃核,必然严重动摇核不扩散体系,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例如,日本已是公认的“核门槛”国家,随时可研制出核武器,朝鲜非法拥核给其蠢蠢欲动跟随非法拥核提供了借口。这个连锁反应对中国安全和利益构成的威胁,仅次于台湾、香港、新疆等领土主权问题。

──“六不”策略最大化中方利益。中方解决朝核困局的可选策略有“六不”:即不核(半岛无核化)、不武(半岛不发生战争)、不乱(朝鲜不发生严重内乱)、不统(半岛不快速统一)、不叛(不允许朝鲜出现亲美反华政权)、不冤(中国不做冤大头)。目前朝核谈判陷入僵局,只要不恶化,中国能够接受。朝鲜半岛不冷不热、不死不活,谈而不破、谈而慢成,以拖带变、以慢制快,对美中俄日利益都是最佳选择。

──2020年三季度或为朝核协议突破“窗口期”。6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向金正恩致亲笔信,朝中社报道,金正恩看完后“对信中包含良好的内容表示满意”,“对特朗普总统的政治判断能力和非同寻常的勇气表示谢意,将慎重考虑有趣的内容。”和中国面对的情势一样,特朗普任总统对朝鲜肯定是利大于弊,必须将其与美国极右翼切割。5月29日,独立检察官穆勒宣布辞职后声明,没有指控特朗普妨碍司法,也没有证明他清白,“正式指控在位总统的不当行为需要刑事司法系统之外、宪法要求的其他程序(按:暗示弹劾)”。特朗普有连任“罩门”,急需总统豁免权、特赦权保护自己和儿子、女婿免受潜在的刑事起诉,必然不惜代价、不择手段连任。如果明年下半年选情紧张,要么朝核问题突破,要么对伊朗动武。所以2020年第三季度或为朝核协议突破“窗口期”,也最有可能让特朗普做出更多让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