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这是什么神仙价格啊?”中国直播购物狂扫美国折扣商品

发布日期:2019-06-18 18:33
摘要」直播购物正成为中国的新时尚,美国零售业坐收渔利。


左图为“哪逛”上的一位主播在纽约的一家商店试戴项链;右图为刘洋直播购物的截图。

撰文 / Natasha Khan / Allison Prang

OR--商业新媒体】一个周六的晚上7点,刘洋(音译)正在纽约的一家T.J. Maxx折扣店里扫货,购物车里的化妆品已装得满满当当。“我的天啊,今天这里有好多Burberry,特别特别多Burberry。”她所指的是这家著名英国品牌出品的香水。在这家店里,这些香水正以五折的价格促销。

刘女士并非普通的购物者。她脚踩运动鞋,带着好几瓶水,正用手机直播着她在折扣店扫货的过程。世界另一头的逾1万名观众的目光此刻都聚在她的身上,随时准备下单她发掘出的好货。

中国如火如荼的直播购物如今正牵动着世界各地的零售业。一部分中国的购物app已经引入了直播购物,以期用种种限时优惠营造出电视直播的紧迫感,进而令消费者争先下手;而购物主播因为能够和观众互动,能够直接影响到消费者。

虽然大多数中国的直播购物应用都以国内的市场为基础,但刘女士所在的平台“哪逛”(ShopShops)则远渡重洋,将客户们带往美国的商店。这种模式给不少美国的店铺里带来了一种新奇的景象:中国的购物主播们在他们店里对着手机热情澎湃地招呼观众,代替买家抢购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人气尖货和古着单品。

刘女士是“哪逛”上的100多名购物主播之一。她长达三个小时的直播中,不断地用夸张的语言形容着自己斩获的新货——诸如“这么便宜怎么可能?”,或是“为什么那么多纽约人不知道有这么实惠的东西?”

刘洋在“哪逛”上叫做“Yangyang”。她曾就读于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她在读书时发现了T.J. Maxx折扣店的存在,并对这家店情有独钟。店家早已十分熟悉刘洋来店的频率。刘洋和其他店里的常客一起扫货,期间不忘在手机前展示她认为收看直播的观众们可能会喜欢的货品。

她经常会为发现的实惠好货而激动不已——比如斯佳唯婷(Strivectin)的颈霜,这是她的观众极为追捧的商品之一。刘洋的助手们则在直播镜头的背后忙着把更多的商品填进购物车,等她接着向观众们展示。

观众们对一部分货品的折后价惊叹不已。在中国,折扣这么低的商品很有可能是假货。直播间里的评论也往往会表示“怎么那么便宜?”、“这是不是假货?”,甚至有时会有人说“骗人的吧!”。

T.J. Maxx折扣店的母公司TJX Cos.对此不予置评。

刘女士这样的主播向观众展示的同时,在直播中出镜的商品会出现在观众的手机屏幕上,供他们下单。购买者可以向主播实时发送有关店里其它商品的问题和请求,而接下来他们便开始争先恐后地抢货——谁点得快谁才能买到手。有些人甚至把主播穿的裙子也买了下来。

Edy Yang是一名34岁的零售业管理层人士,现居上海。去年11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点击了另一款应用的在线广告,误打误撞地进入了直播购物的世界。

她很快被手机屏幕上出现的那些推销珍珠饰品的主播所吸引。最初,她只是觉得很好玩,在其他观众开始询问珍珠饰品的某些具体样式时,她也按耐不住了,想都没想就直接下单了两条珍珠项链。

“你登录那些直播购物应用,看直播间里的观众左问右问,就好像电视里的游戏竞赛节目一样,”杨女士说,“即使是你不需要甚至根本不想要的东西,你也一定会产生购买欲望。”

“哪逛”与许多店铺合作,并抽取佣金。该平台每月会上线220条直播购物节目。这些直播通常在美国各大城市录制,有时也会转战迪拜及伦敦等其他城市。每场直播购物大约能带来6,000美元左右的销售额。“哪逛”负责将观众发来的订单配送到中国。

“哪逛”95%的用户都是80后和90后的女性。她们感兴趣的不仅仅是折扣零售店。位于曼哈顿的复古珠宝店Pippin Vintage Jewelry每月都会抽一个周末早早开门营业,以便让中国观众在当地时间晚9点能够收看进店主播的直播。

Pippin的店主之一库珀(Stephen Cooper)表示,每次三小时的直播购物能为这家小店贡献多达10%的月销售额。某次直播当中,买家们向主播连珠炮一般地发问:“那件首饰有蓝宝石的吗?”、“你能跳起来让我看看耳环摇动起来是什么样子吗?“、以及“用自拍杆自拍的话,这些珠宝看上去怎么样?”等等。

库珀称:“每次那几个钟头之内,我只能听到主播不停地在那儿赞叹‘天啊’,‘太美了吧’,‘好棒啊’之类的话,然后越来越多的商品就这样卖了出去。”

C.O. Bigelow Apothecaries的化妆品销售经理德尔里奥(Carolina Delrio)也表示,在一名“哪逛”主播直播用该品牌的木炭牙膏刷牙,展示了这款牙膏独特的黑色色泽之后,它的销量直接翻了一番。

近期的一个周五早上,刘洋和另一家纽约T.J. Maxx折扣店的销售助理卡希尔(Barbara Cahill)一起,为他们的首饰业务创下了1,007.05美元的销售额。

卡希尔表示:“她总会来找我。”早些时候的一场直播中,刘女士的团队为她的观众们扫下了数十件首饰,而卡希尔后来才弄懂他们在做什么。当时刘洋的团队买下的东西还装满了另外几辆购物车,卡希尔回忆道:“我当时就心想,‘那些全是你们买的?’”

刘女士的直播中还发生过“在线哄抢”事件。

“你能想象200个人同时抢10件打折的资生堂(Shiseido)吗?”刘女士说,“会有190个失望且愤怒的人等着你。”

刘女士并不是没努力抢。周五的直播之前,她就已经买下了七盒资生堂防晒霜,过了一会儿,她的一位助理把仅剩的几盒的防晒霜也买了下来。

在某个周六晚逛完T.J. Maxx折扣店之后,刘女士把她的观众们带到了Century 21奢侈品店。她在那里直播到将近10点,商店都过了打烊时间——可当时是北京还是早上。刘洋知道,她的观众还想接着看。

“我们接下来该去哪儿?”她问道,“Target还开着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直播购物正成为中国的新时尚,美国零售业坐收渔利。


左图为“哪逛”上的一位主播在纽约的一家商店试戴项链;右图为刘洋直播购物的截图。

撰文 / Natasha Khan / Allison Prang

OR--商业新媒体】一个周六的晚上7点,刘洋(音译)正在纽约的一家T.J. Maxx折扣店里扫货,购物车里的化妆品已装得满满当当。“我的天啊,今天这里有好多Burberry,特别特别多Burberry。”她所指的是这家著名英国品牌出品的香水。在这家店里,这些香水正以五折的价格促销。

刘女士并非普通的购物者。她脚踩运动鞋,带着好几瓶水,正用手机直播着她在折扣店扫货的过程。世界另一头的逾1万名观众的目光此刻都聚在她的身上,随时准备下单她发掘出的好货。

中国如火如荼的直播购物如今正牵动着世界各地的零售业。一部分中国的购物app已经引入了直播购物,以期用种种限时优惠营造出电视直播的紧迫感,进而令消费者争先下手;而购物主播因为能够和观众互动,能够直接影响到消费者。

虽然大多数中国的直播购物应用都以国内的市场为基础,但刘女士所在的平台“哪逛”(ShopShops)则远渡重洋,将客户们带往美国的商店。这种模式给不少美国的店铺里带来了一种新奇的景象:中国的购物主播们在他们店里对着手机热情澎湃地招呼观众,代替买家抢购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人气尖货和古着单品。

刘女士是“哪逛”上的100多名购物主播之一。她长达三个小时的直播中,不断地用夸张的语言形容着自己斩获的新货——诸如“这么便宜怎么可能?”,或是“为什么那么多纽约人不知道有这么实惠的东西?”

刘洋在“哪逛”上叫做“Yangyang”。她曾就读于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她在读书时发现了T.J. Maxx折扣店的存在,并对这家店情有独钟。店家早已十分熟悉刘洋来店的频率。刘洋和其他店里的常客一起扫货,期间不忘在手机前展示她认为收看直播的观众们可能会喜欢的货品。

她经常会为发现的实惠好货而激动不已——比如斯佳唯婷(Strivectin)的颈霜,这是她的观众极为追捧的商品之一。刘洋的助手们则在直播镜头的背后忙着把更多的商品填进购物车,等她接着向观众们展示。

观众们对一部分货品的折后价惊叹不已。在中国,折扣这么低的商品很有可能是假货。直播间里的评论也往往会表示“怎么那么便宜?”、“这是不是假货?”,甚至有时会有人说“骗人的吧!”。

T.J. Maxx折扣店的母公司TJX Cos.对此不予置评。

刘女士这样的主播向观众展示的同时,在直播中出镜的商品会出现在观众的手机屏幕上,供他们下单。购买者可以向主播实时发送有关店里其它商品的问题和请求,而接下来他们便开始争先恐后地抢货——谁点得快谁才能买到手。有些人甚至把主播穿的裙子也买了下来。

Edy Yang是一名34岁的零售业管理层人士,现居上海。去年11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点击了另一款应用的在线广告,误打误撞地进入了直播购物的世界。

她很快被手机屏幕上出现的那些推销珍珠饰品的主播所吸引。最初,她只是觉得很好玩,在其他观众开始询问珍珠饰品的某些具体样式时,她也按耐不住了,想都没想就直接下单了两条珍珠项链。

“你登录那些直播购物应用,看直播间里的观众左问右问,就好像电视里的游戏竞赛节目一样,”杨女士说,“即使是你不需要甚至根本不想要的东西,你也一定会产生购买欲望。”

“哪逛”与许多店铺合作,并抽取佣金。该平台每月会上线220条直播购物节目。这些直播通常在美国各大城市录制,有时也会转战迪拜及伦敦等其他城市。每场直播购物大约能带来6,000美元左右的销售额。“哪逛”负责将观众发来的订单配送到中国。

“哪逛”95%的用户都是80后和90后的女性。她们感兴趣的不仅仅是折扣零售店。位于曼哈顿的复古珠宝店Pippin Vintage Jewelry每月都会抽一个周末早早开门营业,以便让中国观众在当地时间晚9点能够收看进店主播的直播。

Pippin的店主之一库珀(Stephen Cooper)表示,每次三小时的直播购物能为这家小店贡献多达10%的月销售额。某次直播当中,买家们向主播连珠炮一般地发问:“那件首饰有蓝宝石的吗?”、“你能跳起来让我看看耳环摇动起来是什么样子吗?“、以及“用自拍杆自拍的话,这些珠宝看上去怎么样?”等等。

库珀称:“每次那几个钟头之内,我只能听到主播不停地在那儿赞叹‘天啊’,‘太美了吧’,‘好棒啊’之类的话,然后越来越多的商品就这样卖了出去。”

C.O. Bigelow Apothecaries的化妆品销售经理德尔里奥(Carolina Delrio)也表示,在一名“哪逛”主播直播用该品牌的木炭牙膏刷牙,展示了这款牙膏独特的黑色色泽之后,它的销量直接翻了一番。

近期的一个周五早上,刘洋和另一家纽约T.J. Maxx折扣店的销售助理卡希尔(Barbara Cahill)一起,为他们的首饰业务创下了1,007.05美元的销售额。

卡希尔表示:“她总会来找我。”早些时候的一场直播中,刘女士的团队为她的观众们扫下了数十件首饰,而卡希尔后来才弄懂他们在做什么。当时刘洋的团队买下的东西还装满了另外几辆购物车,卡希尔回忆道:“我当时就心想,‘那些全是你们买的?’”

刘女士的直播中还发生过“在线哄抢”事件。

“你能想象200个人同时抢10件打折的资生堂(Shiseido)吗?”刘女士说,“会有190个失望且愤怒的人等着你。”

刘女士并不是没努力抢。周五的直播之前,她就已经买下了七盒资生堂防晒霜,过了一会儿,她的一位助理把仅剩的几盒的防晒霜也买了下来。

在某个周六晚逛完T.J. Maxx折扣店之后,刘女士把她的观众们带到了Century 21奢侈品店。她在那里直播到将近10点,商店都过了打烊时间——可当时是北京还是早上。刘洋知道,她的观众还想接着看。

“我们接下来该去哪儿?”她问道,“Target还开着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直播购物正成为中国的新时尚,美国零售业坐收渔利。


左图为“哪逛”上的一位主播在纽约的一家商店试戴项链;右图为刘洋直播购物的截图。

撰文 / Natasha Khan / Allison Prang

OR--商业新媒体】一个周六的晚上7点,刘洋(音译)正在纽约的一家T.J. Maxx折扣店里扫货,购物车里的化妆品已装得满满当当。“我的天啊,今天这里有好多Burberry,特别特别多Burberry。”她所指的是这家著名英国品牌出品的香水。在这家店里,这些香水正以五折的价格促销。

刘女士并非普通的购物者。她脚踩运动鞋,带着好几瓶水,正用手机直播着她在折扣店扫货的过程。世界另一头的逾1万名观众的目光此刻都聚在她的身上,随时准备下单她发掘出的好货。

中国如火如荼的直播购物如今正牵动着世界各地的零售业。一部分中国的购物app已经引入了直播购物,以期用种种限时优惠营造出电视直播的紧迫感,进而令消费者争先下手;而购物主播因为能够和观众互动,能够直接影响到消费者。

虽然大多数中国的直播购物应用都以国内的市场为基础,但刘女士所在的平台“哪逛”(ShopShops)则远渡重洋,将客户们带往美国的商店。这种模式给不少美国的店铺里带来了一种新奇的景象:中国的购物主播们在他们店里对着手机热情澎湃地招呼观众,代替买家抢购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人气尖货和古着单品。

刘女士是“哪逛”上的100多名购物主播之一。她长达三个小时的直播中,不断地用夸张的语言形容着自己斩获的新货——诸如“这么便宜怎么可能?”,或是“为什么那么多纽约人不知道有这么实惠的东西?”

刘洋在“哪逛”上叫做“Yangyang”。她曾就读于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她在读书时发现了T.J. Maxx折扣店的存在,并对这家店情有独钟。店家早已十分熟悉刘洋来店的频率。刘洋和其他店里的常客一起扫货,期间不忘在手机前展示她认为收看直播的观众们可能会喜欢的货品。

她经常会为发现的实惠好货而激动不已——比如斯佳唯婷(Strivectin)的颈霜,这是她的观众极为追捧的商品之一。刘洋的助手们则在直播镜头的背后忙着把更多的商品填进购物车,等她接着向观众们展示。

观众们对一部分货品的折后价惊叹不已。在中国,折扣这么低的商品很有可能是假货。直播间里的评论也往往会表示“怎么那么便宜?”、“这是不是假货?”,甚至有时会有人说“骗人的吧!”。

T.J. Maxx折扣店的母公司TJX Cos.对此不予置评。

刘女士这样的主播向观众展示的同时,在直播中出镜的商品会出现在观众的手机屏幕上,供他们下单。购买者可以向主播实时发送有关店里其它商品的问题和请求,而接下来他们便开始争先恐后地抢货——谁点得快谁才能买到手。有些人甚至把主播穿的裙子也买了下来。

Edy Yang是一名34岁的零售业管理层人士,现居上海。去年11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点击了另一款应用的在线广告,误打误撞地进入了直播购物的世界。

她很快被手机屏幕上出现的那些推销珍珠饰品的主播所吸引。最初,她只是觉得很好玩,在其他观众开始询问珍珠饰品的某些具体样式时,她也按耐不住了,想都没想就直接下单了两条珍珠项链。

“你登录那些直播购物应用,看直播间里的观众左问右问,就好像电视里的游戏竞赛节目一样,”杨女士说,“即使是你不需要甚至根本不想要的东西,你也一定会产生购买欲望。”

“哪逛”与许多店铺合作,并抽取佣金。该平台每月会上线220条直播购物节目。这些直播通常在美国各大城市录制,有时也会转战迪拜及伦敦等其他城市。每场直播购物大约能带来6,000美元左右的销售额。“哪逛”负责将观众发来的订单配送到中国。

“哪逛”95%的用户都是80后和90后的女性。她们感兴趣的不仅仅是折扣零售店。位于曼哈顿的复古珠宝店Pippin Vintage Jewelry每月都会抽一个周末早早开门营业,以便让中国观众在当地时间晚9点能够收看进店主播的直播。

Pippin的店主之一库珀(Stephen Cooper)表示,每次三小时的直播购物能为这家小店贡献多达10%的月销售额。某次直播当中,买家们向主播连珠炮一般地发问:“那件首饰有蓝宝石的吗?”、“你能跳起来让我看看耳环摇动起来是什么样子吗?“、以及“用自拍杆自拍的话,这些珠宝看上去怎么样?”等等。

库珀称:“每次那几个钟头之内,我只能听到主播不停地在那儿赞叹‘天啊’,‘太美了吧’,‘好棒啊’之类的话,然后越来越多的商品就这样卖了出去。”

C.O. Bigelow Apothecaries的化妆品销售经理德尔里奥(Carolina Delrio)也表示,在一名“哪逛”主播直播用该品牌的木炭牙膏刷牙,展示了这款牙膏独特的黑色色泽之后,它的销量直接翻了一番。

近期的一个周五早上,刘洋和另一家纽约T.J. Maxx折扣店的销售助理卡希尔(Barbara Cahill)一起,为他们的首饰业务创下了1,007.05美元的销售额。

卡希尔表示:“她总会来找我。”早些时候的一场直播中,刘女士的团队为她的观众们扫下了数十件首饰,而卡希尔后来才弄懂他们在做什么。当时刘洋的团队买下的东西还装满了另外几辆购物车,卡希尔回忆道:“我当时就心想,‘那些全是你们买的?’”

刘女士的直播中还发生过“在线哄抢”事件。

“你能想象200个人同时抢10件打折的资生堂(Shiseido)吗?”刘女士说,“会有190个失望且愤怒的人等着你。”

刘女士并不是没努力抢。周五的直播之前,她就已经买下了七盒资生堂防晒霜,过了一会儿,她的一位助理把仅剩的几盒的防晒霜也买了下来。

在某个周六晚逛完T.J. Maxx折扣店之后,刘女士把她的观众们带到了Century 21奢侈品店。她在那里直播到将近10点,商店都过了打烊时间——可当时是北京还是早上。刘洋知道,她的观众还想接着看。

“我们接下来该去哪儿?”她问道,“Target还开着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这是什么神仙价格啊?”中国直播购物狂扫美国折扣商品

发布日期:2019-06-18 18:33
摘要」直播购物正成为中国的新时尚,美国零售业坐收渔利。


左图为“哪逛”上的一位主播在纽约的一家商店试戴项链;右图为刘洋直播购物的截图。

撰文 / Natasha Khan / Allison Prang

OR--商业新媒体】一个周六的晚上7点,刘洋(音译)正在纽约的一家T.J. Maxx折扣店里扫货,购物车里的化妆品已装得满满当当。“我的天啊,今天这里有好多Burberry,特别特别多Burberry。”她所指的是这家著名英国品牌出品的香水。在这家店里,这些香水正以五折的价格促销。

刘女士并非普通的购物者。她脚踩运动鞋,带着好几瓶水,正用手机直播着她在折扣店扫货的过程。世界另一头的逾1万名观众的目光此刻都聚在她的身上,随时准备下单她发掘出的好货。

中国如火如荼的直播购物如今正牵动着世界各地的零售业。一部分中国的购物app已经引入了直播购物,以期用种种限时优惠营造出电视直播的紧迫感,进而令消费者争先下手;而购物主播因为能够和观众互动,能够直接影响到消费者。

虽然大多数中国的直播购物应用都以国内的市场为基础,但刘女士所在的平台“哪逛”(ShopShops)则远渡重洋,将客户们带往美国的商店。这种模式给不少美国的店铺里带来了一种新奇的景象:中国的购物主播们在他们店里对着手机热情澎湃地招呼观众,代替买家抢购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人气尖货和古着单品。

刘女士是“哪逛”上的100多名购物主播之一。她长达三个小时的直播中,不断地用夸张的语言形容着自己斩获的新货——诸如“这么便宜怎么可能?”,或是“为什么那么多纽约人不知道有这么实惠的东西?”

刘洋在“哪逛”上叫做“Yangyang”。她曾就读于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她在读书时发现了T.J. Maxx折扣店的存在,并对这家店情有独钟。店家早已十分熟悉刘洋来店的频率。刘洋和其他店里的常客一起扫货,期间不忘在手机前展示她认为收看直播的观众们可能会喜欢的货品。

她经常会为发现的实惠好货而激动不已——比如斯佳唯婷(Strivectin)的颈霜,这是她的观众极为追捧的商品之一。刘洋的助手们则在直播镜头的背后忙着把更多的商品填进购物车,等她接着向观众们展示。

观众们对一部分货品的折后价惊叹不已。在中国,折扣这么低的商品很有可能是假货。直播间里的评论也往往会表示“怎么那么便宜?”、“这是不是假货?”,甚至有时会有人说“骗人的吧!”。

T.J. Maxx折扣店的母公司TJX Cos.对此不予置评。

刘女士这样的主播向观众展示的同时,在直播中出镜的商品会出现在观众的手机屏幕上,供他们下单。购买者可以向主播实时发送有关店里其它商品的问题和请求,而接下来他们便开始争先恐后地抢货——谁点得快谁才能买到手。有些人甚至把主播穿的裙子也买了下来。

Edy Yang是一名34岁的零售业管理层人士,现居上海。去年11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点击了另一款应用的在线广告,误打误撞地进入了直播购物的世界。

她很快被手机屏幕上出现的那些推销珍珠饰品的主播所吸引。最初,她只是觉得很好玩,在其他观众开始询问珍珠饰品的某些具体样式时,她也按耐不住了,想都没想就直接下单了两条珍珠项链。

“你登录那些直播购物应用,看直播间里的观众左问右问,就好像电视里的游戏竞赛节目一样,”杨女士说,“即使是你不需要甚至根本不想要的东西,你也一定会产生购买欲望。”

“哪逛”与许多店铺合作,并抽取佣金。该平台每月会上线220条直播购物节目。这些直播通常在美国各大城市录制,有时也会转战迪拜及伦敦等其他城市。每场直播购物大约能带来6,000美元左右的销售额。“哪逛”负责将观众发来的订单配送到中国。

“哪逛”95%的用户都是80后和90后的女性。她们感兴趣的不仅仅是折扣零售店。位于曼哈顿的复古珠宝店Pippin Vintage Jewelry每月都会抽一个周末早早开门营业,以便让中国观众在当地时间晚9点能够收看进店主播的直播。

Pippin的店主之一库珀(Stephen Cooper)表示,每次三小时的直播购物能为这家小店贡献多达10%的月销售额。某次直播当中,买家们向主播连珠炮一般地发问:“那件首饰有蓝宝石的吗?”、“你能跳起来让我看看耳环摇动起来是什么样子吗?“、以及“用自拍杆自拍的话,这些珠宝看上去怎么样?”等等。

库珀称:“每次那几个钟头之内,我只能听到主播不停地在那儿赞叹‘天啊’,‘太美了吧’,‘好棒啊’之类的话,然后越来越多的商品就这样卖了出去。”

C.O. Bigelow Apothecaries的化妆品销售经理德尔里奥(Carolina Delrio)也表示,在一名“哪逛”主播直播用该品牌的木炭牙膏刷牙,展示了这款牙膏独特的黑色色泽之后,它的销量直接翻了一番。

近期的一个周五早上,刘洋和另一家纽约T.J. Maxx折扣店的销售助理卡希尔(Barbara Cahill)一起,为他们的首饰业务创下了1,007.05美元的销售额。

卡希尔表示:“她总会来找我。”早些时候的一场直播中,刘女士的团队为她的观众们扫下了数十件首饰,而卡希尔后来才弄懂他们在做什么。当时刘洋的团队买下的东西还装满了另外几辆购物车,卡希尔回忆道:“我当时就心想,‘那些全是你们买的?’”

刘女士的直播中还发生过“在线哄抢”事件。

“你能想象200个人同时抢10件打折的资生堂(Shiseido)吗?”刘女士说,“会有190个失望且愤怒的人等着你。”

刘女士并不是没努力抢。周五的直播之前,她就已经买下了七盒资生堂防晒霜,过了一会儿,她的一位助理把仅剩的几盒的防晒霜也买了下来。

在某个周六晚逛完T.J. Maxx折扣店之后,刘女士把她的观众们带到了Century 21奢侈品店。她在那里直播到将近10点,商店都过了打烊时间——可当时是北京还是早上。刘洋知道,她的观众还想接着看。

“我们接下来该去哪儿?”她问道,“Target还开着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直播购物正成为中国的新时尚,美国零售业坐收渔利。


左图为“哪逛”上的一位主播在纽约的一家商店试戴项链;右图为刘洋直播购物的截图。

撰文 / Natasha Khan / Allison Prang

OR--商业新媒体】一个周六的晚上7点,刘洋(音译)正在纽约的一家T.J. Maxx折扣店里扫货,购物车里的化妆品已装得满满当当。“我的天啊,今天这里有好多Burberry,特别特别多Burberry。”她所指的是这家著名英国品牌出品的香水。在这家店里,这些香水正以五折的价格促销。

刘女士并非普通的购物者。她脚踩运动鞋,带着好几瓶水,正用手机直播着她在折扣店扫货的过程。世界另一头的逾1万名观众的目光此刻都聚在她的身上,随时准备下单她发掘出的好货。

中国如火如荼的直播购物如今正牵动着世界各地的零售业。一部分中国的购物app已经引入了直播购物,以期用种种限时优惠营造出电视直播的紧迫感,进而令消费者争先下手;而购物主播因为能够和观众互动,能够直接影响到消费者。

虽然大多数中国的直播购物应用都以国内的市场为基础,但刘女士所在的平台“哪逛”(ShopShops)则远渡重洋,将客户们带往美国的商店。这种模式给不少美国的店铺里带来了一种新奇的景象:中国的购物主播们在他们店里对着手机热情澎湃地招呼观众,代替买家抢购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人气尖货和古着单品。

刘女士是“哪逛”上的100多名购物主播之一。她长达三个小时的直播中,不断地用夸张的语言形容着自己斩获的新货——诸如“这么便宜怎么可能?”,或是“为什么那么多纽约人不知道有这么实惠的东西?”

刘洋在“哪逛”上叫做“Yangyang”。她曾就读于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她在读书时发现了T.J. Maxx折扣店的存在,并对这家店情有独钟。店家早已十分熟悉刘洋来店的频率。刘洋和其他店里的常客一起扫货,期间不忘在手机前展示她认为收看直播的观众们可能会喜欢的货品。

她经常会为发现的实惠好货而激动不已——比如斯佳唯婷(Strivectin)的颈霜,这是她的观众极为追捧的商品之一。刘洋的助手们则在直播镜头的背后忙着把更多的商品填进购物车,等她接着向观众们展示。

观众们对一部分货品的折后价惊叹不已。在中国,折扣这么低的商品很有可能是假货。直播间里的评论也往往会表示“怎么那么便宜?”、“这是不是假货?”,甚至有时会有人说“骗人的吧!”。

T.J. Maxx折扣店的母公司TJX Cos.对此不予置评。

刘女士这样的主播向观众展示的同时,在直播中出镜的商品会出现在观众的手机屏幕上,供他们下单。购买者可以向主播实时发送有关店里其它商品的问题和请求,而接下来他们便开始争先恐后地抢货——谁点得快谁才能买到手。有些人甚至把主播穿的裙子也买了下来。

Edy Yang是一名34岁的零售业管理层人士,现居上海。去年11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点击了另一款应用的在线广告,误打误撞地进入了直播购物的世界。

她很快被手机屏幕上出现的那些推销珍珠饰品的主播所吸引。最初,她只是觉得很好玩,在其他观众开始询问珍珠饰品的某些具体样式时,她也按耐不住了,想都没想就直接下单了两条珍珠项链。

“你登录那些直播购物应用,看直播间里的观众左问右问,就好像电视里的游戏竞赛节目一样,”杨女士说,“即使是你不需要甚至根本不想要的东西,你也一定会产生购买欲望。”

“哪逛”与许多店铺合作,并抽取佣金。该平台每月会上线220条直播购物节目。这些直播通常在美国各大城市录制,有时也会转战迪拜及伦敦等其他城市。每场直播购物大约能带来6,000美元左右的销售额。“哪逛”负责将观众发来的订单配送到中国。

“哪逛”95%的用户都是80后和90后的女性。她们感兴趣的不仅仅是折扣零售店。位于曼哈顿的复古珠宝店Pippin Vintage Jewelry每月都会抽一个周末早早开门营业,以便让中国观众在当地时间晚9点能够收看进店主播的直播。

Pippin的店主之一库珀(Stephen Cooper)表示,每次三小时的直播购物能为这家小店贡献多达10%的月销售额。某次直播当中,买家们向主播连珠炮一般地发问:“那件首饰有蓝宝石的吗?”、“你能跳起来让我看看耳环摇动起来是什么样子吗?“、以及“用自拍杆自拍的话,这些珠宝看上去怎么样?”等等。

库珀称:“每次那几个钟头之内,我只能听到主播不停地在那儿赞叹‘天啊’,‘太美了吧’,‘好棒啊’之类的话,然后越来越多的商品就这样卖了出去。”

C.O. Bigelow Apothecaries的化妆品销售经理德尔里奥(Carolina Delrio)也表示,在一名“哪逛”主播直播用该品牌的木炭牙膏刷牙,展示了这款牙膏独特的黑色色泽之后,它的销量直接翻了一番。

近期的一个周五早上,刘洋和另一家纽约T.J. Maxx折扣店的销售助理卡希尔(Barbara Cahill)一起,为他们的首饰业务创下了1,007.05美元的销售额。

卡希尔表示:“她总会来找我。”早些时候的一场直播中,刘女士的团队为她的观众们扫下了数十件首饰,而卡希尔后来才弄懂他们在做什么。当时刘洋的团队买下的东西还装满了另外几辆购物车,卡希尔回忆道:“我当时就心想,‘那些全是你们买的?’”

刘女士的直播中还发生过“在线哄抢”事件。

“你能想象200个人同时抢10件打折的资生堂(Shiseido)吗?”刘女士说,“会有190个失望且愤怒的人等着你。”

刘女士并不是没努力抢。周五的直播之前,她就已经买下了七盒资生堂防晒霜,过了一会儿,她的一位助理把仅剩的几盒的防晒霜也买了下来。

在某个周六晚逛完T.J. Maxx折扣店之后,刘女士把她的观众们带到了Century 21奢侈品店。她在那里直播到将近10点,商店都过了打烊时间——可当时是北京还是早上。刘洋知道,她的观众还想接着看。

“我们接下来该去哪儿?”她问道,“Target还开着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