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宁波首富的公司申请破产重整

发布日期:2019-06-18 18:13
摘要」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



整理编辑/商周君

OR--商业新媒体】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值得注意的是,银亿集团曾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以及宁波市百强企业前10。银亿集团董事长熊续强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以295亿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曾有宁波首富之称。

6月17日午间,ST银亿(000981)发布公告称,公司分别收到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通知书》,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宁波中院”)申请重整。

公告显示,2019年以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持续面临流动性危机,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为妥善解决银亿集团、银亿控股的债务问题,保护广大债权人利益,该两家公司从自身资产情况、负债情况、经营情况等方面进行分析,认为均属于可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的企业,故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分别于2019年6月14日向宁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请。与此同时,银亿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ST河化(000953)也披露了类似的公告。

官网显示,银亿股份的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总部位于浙江宁波, 创立于1994年,早年以房地产起家,随后发展至汽车制造、国内外贸易、物业管理等领域。2017年,银亿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3位。

公开资料显示,银亿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为熊续强,生于1956年7月,浙江宁波人,宁波银亿集团创始人。2018年10月,熊续强以295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95位,超过了茅忠群、郑永刚、李如成等甬系企业家,获得了宁波首富的称号。但这个首富他只当了两个月。

2018年12月24日,2015年12月24日银亿股份有限公司所发行的债券(即2015年面向剑桥投资者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未能如期偿付。债券总额3亿元。

2019年4月30日,ST银亿披露2018年度报告,这不仅是它自2011年借壳上市以来最差的年报,而且犹如一条引火线,令其更多的财务问题呈现出来。2018年,ST银亿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ST银亿对于亏损的解释是,受国内整车厂商销售疲软,以及汽车零配件产能扩建固定成本大幅增加影响,公司旗下汽车零配件销售毛利率及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明显。

外界认为,熊续强走到如今这种被动的地步,是因为他过于激进。2016年,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了上市公司ST银亿内。收购完成之后,汽车产物制造带来的营收以 57.12%的占比,超过ST银亿原有主营业务房地产,成为第一主营。

在5月21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熊续强反思道,客观环境上的导火索莫过于2018年大环境上的股价暴跌,银亿也未能幸免。2018年6月19日,银亿股票躺在跌停板上。此后市值从原先的400多亿元,逐渐蒸发到了现在的80亿元不到。而在当时,银亿的股票质押率已经高达80%。

熊续强也低估了金融去杠杆的力度以及公司对资管新规的适应力。他认为,三重效应的叠加,造成了银亿资金流动性的困难。

因为多笔债务逾期,ST银亿已意识到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事项,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事实上,为了缓解资金困境,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比如在1月以6.63亿元将湖州四宗地块的项目公司转予中国奥园。但是与大额债务相比,所卖项目仍是杯水车薪。

熊续强对中国基金报表示,目前,银亿正在加快处理低效资产,剥离非主营业务,调整产业结构以谋划新的发展之路。

总之 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



整理编辑/商周君

OR--商业新媒体】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值得注意的是,银亿集团曾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以及宁波市百强企业前10。银亿集团董事长熊续强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以295亿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曾有宁波首富之称。

6月17日午间,ST银亿(000981)发布公告称,公司分别收到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通知书》,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宁波中院”)申请重整。

公告显示,2019年以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持续面临流动性危机,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为妥善解决银亿集团、银亿控股的债务问题,保护广大债权人利益,该两家公司从自身资产情况、负债情况、经营情况等方面进行分析,认为均属于可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的企业,故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分别于2019年6月14日向宁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请。与此同时,银亿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ST河化(000953)也披露了类似的公告。

官网显示,银亿股份的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总部位于浙江宁波, 创立于1994年,早年以房地产起家,随后发展至汽车制造、国内外贸易、物业管理等领域。2017年,银亿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3位。

公开资料显示,银亿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为熊续强,生于1956年7月,浙江宁波人,宁波银亿集团创始人。2018年10月,熊续强以295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95位,超过了茅忠群、郑永刚、李如成等甬系企业家,获得了宁波首富的称号。但这个首富他只当了两个月。

2018年12月24日,2015年12月24日银亿股份有限公司所发行的债券(即2015年面向剑桥投资者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未能如期偿付。债券总额3亿元。

2019年4月30日,ST银亿披露2018年度报告,这不仅是它自2011年借壳上市以来最差的年报,而且犹如一条引火线,令其更多的财务问题呈现出来。2018年,ST银亿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ST银亿对于亏损的解释是,受国内整车厂商销售疲软,以及汽车零配件产能扩建固定成本大幅增加影响,公司旗下汽车零配件销售毛利率及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明显。

外界认为,熊续强走到如今这种被动的地步,是因为他过于激进。2016年,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了上市公司ST银亿内。收购完成之后,汽车产物制造带来的营收以 57.12%的占比,超过ST银亿原有主营业务房地产,成为第一主营。

在5月21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熊续强反思道,客观环境上的导火索莫过于2018年大环境上的股价暴跌,银亿也未能幸免。2018年6月19日,银亿股票躺在跌停板上。此后市值从原先的400多亿元,逐渐蒸发到了现在的80亿元不到。而在当时,银亿的股票质押率已经高达80%。

熊续强也低估了金融去杠杆的力度以及公司对资管新规的适应力。他认为,三重效应的叠加,造成了银亿资金流动性的困难。

因为多笔债务逾期,ST银亿已意识到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事项,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事实上,为了缓解资金困境,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比如在1月以6.63亿元将湖州四宗地块的项目公司转予中国奥园。但是与大额债务相比,所卖项目仍是杯水车薪。

熊续强对中国基金报表示,目前,银亿正在加快处理低效资产,剥离非主营业务,调整产业结构以谋划新的发展之路。

总之 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



整理编辑/商周君

OR--商业新媒体】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值得注意的是,银亿集团曾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以及宁波市百强企业前10。银亿集团董事长熊续强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以295亿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曾有宁波首富之称。

6月17日午间,ST银亿(000981)发布公告称,公司分别收到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通知书》,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宁波中院”)申请重整。

公告显示,2019年以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持续面临流动性危机,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为妥善解决银亿集团、银亿控股的债务问题,保护广大债权人利益,该两家公司从自身资产情况、负债情况、经营情况等方面进行分析,认为均属于可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的企业,故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分别于2019年6月14日向宁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请。与此同时,银亿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ST河化(000953)也披露了类似的公告。

官网显示,银亿股份的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总部位于浙江宁波, 创立于1994年,早年以房地产起家,随后发展至汽车制造、国内外贸易、物业管理等领域。2017年,银亿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3位。

公开资料显示,银亿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为熊续强,生于1956年7月,浙江宁波人,宁波银亿集团创始人。2018年10月,熊续强以295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95位,超过了茅忠群、郑永刚、李如成等甬系企业家,获得了宁波首富的称号。但这个首富他只当了两个月。

2018年12月24日,2015年12月24日银亿股份有限公司所发行的债券(即2015年面向剑桥投资者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未能如期偿付。债券总额3亿元。

2019年4月30日,ST银亿披露2018年度报告,这不仅是它自2011年借壳上市以来最差的年报,而且犹如一条引火线,令其更多的财务问题呈现出来。2018年,ST银亿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ST银亿对于亏损的解释是,受国内整车厂商销售疲软,以及汽车零配件产能扩建固定成本大幅增加影响,公司旗下汽车零配件销售毛利率及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明显。

外界认为,熊续强走到如今这种被动的地步,是因为他过于激进。2016年,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了上市公司ST银亿内。收购完成之后,汽车产物制造带来的营收以 57.12%的占比,超过ST银亿原有主营业务房地产,成为第一主营。

在5月21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熊续强反思道,客观环境上的导火索莫过于2018年大环境上的股价暴跌,银亿也未能幸免。2018年6月19日,银亿股票躺在跌停板上。此后市值从原先的400多亿元,逐渐蒸发到了现在的80亿元不到。而在当时,银亿的股票质押率已经高达80%。

熊续强也低估了金融去杠杆的力度以及公司对资管新规的适应力。他认为,三重效应的叠加,造成了银亿资金流动性的困难。

因为多笔债务逾期,ST银亿已意识到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事项,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事实上,为了缓解资金困境,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比如在1月以6.63亿元将湖州四宗地块的项目公司转予中国奥园。但是与大额债务相比,所卖项目仍是杯水车薪。

熊续强对中国基金报表示,目前,银亿正在加快处理低效资产,剥离非主营业务,调整产业结构以谋划新的发展之路。

总之 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宁波首富的公司申请破产重整

发布日期:2019-06-18 18:13
摘要」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



整理编辑/商周君

OR--商业新媒体】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值得注意的是,银亿集团曾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以及宁波市百强企业前10。银亿集团董事长熊续强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以295亿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曾有宁波首富之称。

6月17日午间,ST银亿(000981)发布公告称,公司分别收到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通知书》,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宁波中院”)申请重整。

公告显示,2019年以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持续面临流动性危机,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为妥善解决银亿集团、银亿控股的债务问题,保护广大债权人利益,该两家公司从自身资产情况、负债情况、经营情况等方面进行分析,认为均属于可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的企业,故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分别于2019年6月14日向宁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请。与此同时,银亿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ST河化(000953)也披露了类似的公告。

官网显示,银亿股份的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总部位于浙江宁波, 创立于1994年,早年以房地产起家,随后发展至汽车制造、国内外贸易、物业管理等领域。2017年,银亿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3位。

公开资料显示,银亿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为熊续强,生于1956年7月,浙江宁波人,宁波银亿集团创始人。2018年10月,熊续强以295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95位,超过了茅忠群、郑永刚、李如成等甬系企业家,获得了宁波首富的称号。但这个首富他只当了两个月。

2018年12月24日,2015年12月24日银亿股份有限公司所发行的债券(即2015年面向剑桥投资者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未能如期偿付。债券总额3亿元。

2019年4月30日,ST银亿披露2018年度报告,这不仅是它自2011年借壳上市以来最差的年报,而且犹如一条引火线,令其更多的财务问题呈现出来。2018年,ST银亿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ST银亿对于亏损的解释是,受国内整车厂商销售疲软,以及汽车零配件产能扩建固定成本大幅增加影响,公司旗下汽车零配件销售毛利率及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明显。

外界认为,熊续强走到如今这种被动的地步,是因为他过于激进。2016年,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了上市公司ST银亿内。收购完成之后,汽车产物制造带来的营收以 57.12%的占比,超过ST银亿原有主营业务房地产,成为第一主营。

在5月21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熊续强反思道,客观环境上的导火索莫过于2018年大环境上的股价暴跌,银亿也未能幸免。2018年6月19日,银亿股票躺在跌停板上。此后市值从原先的400多亿元,逐渐蒸发到了现在的80亿元不到。而在当时,银亿的股票质押率已经高达80%。

熊续强也低估了金融去杠杆的力度以及公司对资管新规的适应力。他认为,三重效应的叠加,造成了银亿资金流动性的困难。

因为多笔债务逾期,ST银亿已意识到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事项,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事实上,为了缓解资金困境,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比如在1月以6.63亿元将湖州四宗地块的项目公司转予中国奥园。但是与大额债务相比,所卖项目仍是杯水车薪。

熊续强对中国基金报表示,目前,银亿正在加快处理低效资产,剥离非主营业务,调整产业结构以谋划新的发展之路。

总之 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



整理编辑/商周君

OR--商业新媒体】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值得注意的是,银亿集团曾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以及宁波市百强企业前10。银亿集团董事长熊续强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以295亿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曾有宁波首富之称。

6月17日午间,ST银亿(000981)发布公告称,公司分别收到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通知书》,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宁波中院”)申请重整。

公告显示,2019年以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持续面临流动性危机,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为妥善解决银亿集团、银亿控股的债务问题,保护广大债权人利益,该两家公司从自身资产情况、负债情况、经营情况等方面进行分析,认为均属于可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的企业,故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分别于2019年6月14日向宁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请。与此同时,银亿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ST河化(000953)也披露了类似的公告。

官网显示,银亿股份的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总部位于浙江宁波, 创立于1994年,早年以房地产起家,随后发展至汽车制造、国内外贸易、物业管理等领域。2017年,银亿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3位。

公开资料显示,银亿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为熊续强,生于1956年7月,浙江宁波人,宁波银亿集团创始人。2018年10月,熊续强以295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95位,超过了茅忠群、郑永刚、李如成等甬系企业家,获得了宁波首富的称号。但这个首富他只当了两个月。

2018年12月24日,2015年12月24日银亿股份有限公司所发行的债券(即2015年面向剑桥投资者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未能如期偿付。债券总额3亿元。

2019年4月30日,ST银亿披露2018年度报告,这不仅是它自2011年借壳上市以来最差的年报,而且犹如一条引火线,令其更多的财务问题呈现出来。2018年,ST银亿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ST银亿对于亏损的解释是,受国内整车厂商销售疲软,以及汽车零配件产能扩建固定成本大幅增加影响,公司旗下汽车零配件销售毛利率及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明显。

外界认为,熊续强走到如今这种被动的地步,是因为他过于激进。2016年,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了上市公司ST银亿内。收购完成之后,汽车产物制造带来的营收以 57.12%的占比,超过ST银亿原有主营业务房地产,成为第一主营。

在5月21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熊续强反思道,客观环境上的导火索莫过于2018年大环境上的股价暴跌,银亿也未能幸免。2018年6月19日,银亿股票躺在跌停板上。此后市值从原先的400多亿元,逐渐蒸发到了现在的80亿元不到。而在当时,银亿的股票质押率已经高达80%。

熊续强也低估了金融去杠杆的力度以及公司对资管新规的适应力。他认为,三重效应的叠加,造成了银亿资金流动性的困难。

因为多笔债务逾期,ST银亿已意识到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事项,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事实上,为了缓解资金困境,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比如在1月以6.63亿元将湖州四宗地块的项目公司转予中国奥园。但是与大额债务相比,所卖项目仍是杯水车薪。

熊续强对中国基金报表示,目前,银亿正在加快处理低效资产,剥离非主营业务,调整产业结构以谋划新的发展之路。

总之 银亿集团申请了破产重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