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再议志愿:学生如何具备知识和视野去理解未来的职业

发布日期:2019-06-17 07:04
摘要」学生如果要具备对未来职业的认识,必须从小就接触。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想从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所见出发,谈谈我的看法。



撰文 / 徐海娜

OR--商业新媒体】《高考后的志愿抉择,个人的意愿到底重不重要》这篇文章发表之后,我看到了很多读者评论。读者们提出的问题都特别好,因此我也想从我的经验的角度去回应一下读者的疑问。我专栏的名字叫“另一片星空”,这个名字有多重寓意,其中一种就是希望有人抬头看一眼另外一片天空,从别人的经验里,从别的国家的经验里,找到一些可能会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所以我特意从我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一些所见所闻出发,谈一点我对这个方面进一步的看法。

读者评论中较集中的一种是,高中生怎么能有知识和视野去理解未来的专业或职业呢? 假如一个人对未来某件事一无所知,他不可能在某一个节点上忽然就明白。因此一个学生到高中毕业的时候,如果想要具备对未来专业的一些认识,必须从小就慢慢地去接触这些东西。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也不是靠临时抱佛脚一样的紧急培训能够达到的。我们不妨先来看一下别的地方是怎么做的。

一方面是学校教育的投入。我儿子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段时间在美国一所普通政府公立小学读书。在学期中有两个星期,学校每天都会请不同专业领域的人士来学校开讲座,其中有一部分是家长。我记得有一天,儿子回来眉飞色舞地给我描述了一件事,就是Delta航空公司的一个飞行员去为他们讲述了飞行员的生活,学校还安排了到航空公司参观。在香港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不同专业领域的专业人士,包括家长,都会时不时地被邀请到学生的教室里去,做各种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分享。孩子们从小学阶段就开始对各种职业和各种专业人士建立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在新加坡读的这所学校规模比较大,几乎每个月都请来不同的人和学生交流。有一些是儿童畅销书的作者,一交流就是好几天。例如大家耳熟能详的、畅销程度据说仅次于哈利波特的《Diary of a Wimpy Kid》(国内译本叫《小屁孩日记》) 的作者Jeff Kinney,孩子们甚至可以围在他身边,亲眼看着他怎么画出一个小屁孩来。来学校分享的什么人都有,还有骑自行车横跨欧亚大陆的背包客。最近一周还请了世界最长海洋游泳世界纪录保持者Chloe McCardel ,以及体育明星Eloise Jones 和 Chelsea Randall 。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儿子回家就一直缠着我,非要给我讲当天一个慈善机构到学校分享的故事。原来那个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在菲律宾拯救了一个贫民窟里的,眼睛里都长满了寄生虫的婴儿生命的故事。除了在当地争取合适医疗条件的整个历程都十分艰辛外,由于孩子的母亲是一个未谙世事的18岁少女,又是未婚先孕,因此整个故事引起的思考,简直要令我儿子的小脑袋爆炸了,连续好多天都在和我讨论有关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对慈善组织的工作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在香港上学的时候,小学四年级的英语课有一项持续了一个多月才完成的作业,是制作一个大张的海报,用来讲述一个名人的一生。孩子们可以自行选择一个人物,每个人都要准备对这个人物完整的一生的介绍。这样也是一个了解一个人的生涯的途径。最好的学习方法之一是从“输入”到“输出”。通过这样一个过程,通过对别人的生命历程的探索,那些人从事过的职业,那些具体到某个人的生涯,一个人生命中的起起落落,都会深刻地影响着孩子们。这种项目式的学习一般都是融会在平时的教学中的。此外,香港有的学校有时还会邀请已经升学了的或工作了的校友回校分享在大学里的学习情况。有的学校还会组织中学生到大学里去旁听和体验。

新加坡教育部有一个明确的Education and Career Guidance (教育和职业指导)学校项目,有四大目标,一是培养学生的自我意识、自我导向和生活技能,以便能够持续学习; 二是通过提供准确和全面的信息,使学生能够探索可行的后续教育和职业选择; 三是灌输对所有职业的价值的尊重,及其对社会运作良好的贡献的评价; 四是让学生掌握一定的技能和方法,积极地与他们的父母和其他职业影响者互动。以上分别从技能、知识、心态,与社区互动,四个方面去培养学生的生涯规划意识。虽然每间学校开展这方面的具体学习会参差不同,但这个意识是一定要有的。

新加坡学校里的课外活动是强制性必须参加的,有的学校规定必须参加一项,有的学校规定必须参加两项。参加这些课外活动的孩子们能学到什么程度呢?在学校的一些活动里,烹饪班的孩子们端出来给大家品尝的食物不仅种类丰富,在摆盘和味道上,乃至创意上,简直不输星级酒店的水平。我第一次参加这种学校内部的所谓科技展(包括烹饪、制衣、木工、三维设计、电脑科技等众多技能的展示)的时候,简直震惊了。音乐班的孩子们可以全力组织一场颇具规模的摇滚音乐会,从会前售票,到会前餐饮组织,到整场演出,台前幕后,前前后后也仅有两位音乐老师的参与,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孩子们自己完成的。我记得我们到大学时代,才在学生社团的组织下搞过一次“公检法模拟大运作”,煞有介事地模拟了一起刑事案件的发生到侦破,到庭审、辩护和宣判的全程演习。而他们只是中学生。还有个别学校的课外活动包括飞行训练,是真的会飞上天空的。

另一方面是社会教育的投入。学校以外,在书店里经常可以找到关于各种职业的人的故事书或者绘本。从低幼呀呀学语的阶段就有相应的图书。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在图书馆借过一系列工作的熊的图画书,这些图书就是建立初步的专业印象的砖瓦。到年纪大一点,可选择的图书种类就更丰富了。市场上还有很多职业体验园,现在国内也有,但深入的程度如何会是一个问题。有的只是穿穿衣服,做做样子,但是新加坡有一家机构可以提供较有深度的职业体验。此外,有些教育培训机构也在提供一些类似的体验。
                                     

随着孩子的成长,孩子们关于未来职业和高等教育的知识与想象会不断地变化,但是这么多年润物细无声的教育,会令孩子们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对自身的兴趣有一个基本认识,对职业生涯或者继续受教育的情况有一个基本的计划。很多孩子都目标明确,对自己的生涯有着自己的规划,不会为了满足别人,包括父母的期望,去追求某一个目标或者完成某一段学业,而是根据自己生涯规划的需要,去调整自己的求学目标。为了个人生涯,就有很多毅然从著名高校退学的学生,例如韩国钢琴手李罗宇从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德国顶尖音乐学院之一)退学。在韩国一档综艺节目中,被问及退学原因时,他说,“我上学的目的就是为了站在舞台上,如果我的事业顺利,能够一直站在舞台上,我就不用上学啊?! ”目标明确,也是他们对自我的一种认知和建构。前不久,有一位考上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新加坡学生分享如何选专业的经验时说,主要还是要明白自己的目标,还是要看自己喜欢什么,如果实在没有什么想法,“最难进,毕业薪资最高”也可以是成绩好的孩子的一种思路。

我知道现在国内的教育界很喜欢追捧一些概念式的东西,好像都很新潮。但是教育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是看你做了什么。有一次,我回到我的家乡,去母校看了看,那是当地最好的中学。原来的校门口大变样,惊人的几米高的高考录取榜单竖立在学校门口,几乎哪一届的都有,哪个学生考上了哪所大学一目了然。据说榜单会常年张贴在校门口,高考季节就再添个更大的。我读中学的那个时候,学校虽然也是追求升学率,但表面上还是会掩饰一下的,现在就是这么赤裸裸地,这是最为“今非昔比”的地方。

最后我想说的是社会整体价值观的问题。我听过有的父母经常对孩子说,“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去扫大街”种种类似的话。还有一次在台湾,看到一个大约五、六岁的香港孩子在点许愿灯,灯上写的是“消防员”,被父母强行改成了“牙医”,哪怕孩子一脸黑线。因为在部分香港人的眼里,医生才是尊贵的职业。

但是同样在香港,很多清扫垃圾的工人脸上有着一种特殊的光芒。香港的每一个公共厕所,都有专职清洁工驻守,不断保洁。一个驻守公共厕所的清洁工,会为自己负责的厕所的洁净感到自豪,还会夸赞如厕的孩子懂得怎样维持清洁,他们从不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卑贱,而是表现出对自己职业非常明显的尊重,十分看重自己在清洁这件事上的专业表现。他们脸上自豪的光是内地少见的,这种光辉来自对自我价值的肯定。美国的校车司机可谓起得最早的人之一,我们六点就要上校车,校车司机必须出发得更早。这样一份辛苦的工作,他们从不抱怨,每天非常热情地打招呼,对自己的职业有自豪,有价值感。香港大量的菲佣,蜗居在雇主家里,但她们和主人的关系绝对不是主仆的关系。她们负责提供劳务,主人负责尊重。如果她们做错事,你忍不住大声吆喝了,她们会说,她们是来工作的,有话要好好说,不可以接受不尊重的对待,严重的立即辞职不干。她们工作得有尊严,雇主也要好好说话,这是她们对自己职业价值的看重。

虽然我们从小就学,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但是我们所经历的家庭、学校和社会的教育,都在告诉我们,“职业没有高低贵贱”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这是教育里的虚伪。我们看前面提到的新加坡职业生涯教育中的第三点,就是重点要建立学生们对所有职业的社会价值的认可,每一种职业都对这个社会的良好运行有贡献,这是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说到这一点,我想提一下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大概是西方对职业精神最经典的解释。基督教新教徒认为自己每做一件事,从事的任何一种职业,都是在荣耀上帝,因此都有价值。现代所称的“工作伦理”这一词便是源自韦伯所讨论到的“新教徒伦理”,因为这种职业精神和职业伦理也被学者们认为也可以套用在其他人群身上。

教育不可以太功利,孩子也不是教育产业的一项产品,而是一个生来就有自身独特价值的人。因此,从小,就要把他们当真正的人来看待,给他们提供养分,培育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样他们将来才能真正获得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的能力。我的一个朋友说,“我们衡量自己的孩子,坦然接受他们,不论优秀还是平凡。”面对高考志愿的抉择,我想,父母如果能有同样的心态,对孩子来说才是真的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学生如果要具备对未来职业的认识,必须从小就接触。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想从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所见出发,谈谈我的看法。



撰文 / 徐海娜

OR--商业新媒体】《高考后的志愿抉择,个人的意愿到底重不重要》这篇文章发表之后,我看到了很多读者评论。读者们提出的问题都特别好,因此我也想从我的经验的角度去回应一下读者的疑问。我专栏的名字叫“另一片星空”,这个名字有多重寓意,其中一种就是希望有人抬头看一眼另外一片天空,从别人的经验里,从别的国家的经验里,找到一些可能会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所以我特意从我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一些所见所闻出发,谈一点我对这个方面进一步的看法。

读者评论中较集中的一种是,高中生怎么能有知识和视野去理解未来的专业或职业呢? 假如一个人对未来某件事一无所知,他不可能在某一个节点上忽然就明白。因此一个学生到高中毕业的时候,如果想要具备对未来专业的一些认识,必须从小就慢慢地去接触这些东西。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也不是靠临时抱佛脚一样的紧急培训能够达到的。我们不妨先来看一下别的地方是怎么做的。

一方面是学校教育的投入。我儿子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段时间在美国一所普通政府公立小学读书。在学期中有两个星期,学校每天都会请不同专业领域的人士来学校开讲座,其中有一部分是家长。我记得有一天,儿子回来眉飞色舞地给我描述了一件事,就是Delta航空公司的一个飞行员去为他们讲述了飞行员的生活,学校还安排了到航空公司参观。在香港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不同专业领域的专业人士,包括家长,都会时不时地被邀请到学生的教室里去,做各种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分享。孩子们从小学阶段就开始对各种职业和各种专业人士建立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在新加坡读的这所学校规模比较大,几乎每个月都请来不同的人和学生交流。有一些是儿童畅销书的作者,一交流就是好几天。例如大家耳熟能详的、畅销程度据说仅次于哈利波特的《Diary of a Wimpy Kid》(国内译本叫《小屁孩日记》) 的作者Jeff Kinney,孩子们甚至可以围在他身边,亲眼看着他怎么画出一个小屁孩来。来学校分享的什么人都有,还有骑自行车横跨欧亚大陆的背包客。最近一周还请了世界最长海洋游泳世界纪录保持者Chloe McCardel ,以及体育明星Eloise Jones 和 Chelsea Randall 。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儿子回家就一直缠着我,非要给我讲当天一个慈善机构到学校分享的故事。原来那个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在菲律宾拯救了一个贫民窟里的,眼睛里都长满了寄生虫的婴儿生命的故事。除了在当地争取合适医疗条件的整个历程都十分艰辛外,由于孩子的母亲是一个未谙世事的18岁少女,又是未婚先孕,因此整个故事引起的思考,简直要令我儿子的小脑袋爆炸了,连续好多天都在和我讨论有关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对慈善组织的工作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在香港上学的时候,小学四年级的英语课有一项持续了一个多月才完成的作业,是制作一个大张的海报,用来讲述一个名人的一生。孩子们可以自行选择一个人物,每个人都要准备对这个人物完整的一生的介绍。这样也是一个了解一个人的生涯的途径。最好的学习方法之一是从“输入”到“输出”。通过这样一个过程,通过对别人的生命历程的探索,那些人从事过的职业,那些具体到某个人的生涯,一个人生命中的起起落落,都会深刻地影响着孩子们。这种项目式的学习一般都是融会在平时的教学中的。此外,香港有的学校有时还会邀请已经升学了的或工作了的校友回校分享在大学里的学习情况。有的学校还会组织中学生到大学里去旁听和体验。

新加坡教育部有一个明确的Education and Career Guidance (教育和职业指导)学校项目,有四大目标,一是培养学生的自我意识、自我导向和生活技能,以便能够持续学习; 二是通过提供准确和全面的信息,使学生能够探索可行的后续教育和职业选择; 三是灌输对所有职业的价值的尊重,及其对社会运作良好的贡献的评价; 四是让学生掌握一定的技能和方法,积极地与他们的父母和其他职业影响者互动。以上分别从技能、知识、心态,与社区互动,四个方面去培养学生的生涯规划意识。虽然每间学校开展这方面的具体学习会参差不同,但这个意识是一定要有的。

新加坡学校里的课外活动是强制性必须参加的,有的学校规定必须参加一项,有的学校规定必须参加两项。参加这些课外活动的孩子们能学到什么程度呢?在学校的一些活动里,烹饪班的孩子们端出来给大家品尝的食物不仅种类丰富,在摆盘和味道上,乃至创意上,简直不输星级酒店的水平。我第一次参加这种学校内部的所谓科技展(包括烹饪、制衣、木工、三维设计、电脑科技等众多技能的展示)的时候,简直震惊了。音乐班的孩子们可以全力组织一场颇具规模的摇滚音乐会,从会前售票,到会前餐饮组织,到整场演出,台前幕后,前前后后也仅有两位音乐老师的参与,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孩子们自己完成的。我记得我们到大学时代,才在学生社团的组织下搞过一次“公检法模拟大运作”,煞有介事地模拟了一起刑事案件的发生到侦破,到庭审、辩护和宣判的全程演习。而他们只是中学生。还有个别学校的课外活动包括飞行训练,是真的会飞上天空的。

另一方面是社会教育的投入。学校以外,在书店里经常可以找到关于各种职业的人的故事书或者绘本。从低幼呀呀学语的阶段就有相应的图书。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在图书馆借过一系列工作的熊的图画书,这些图书就是建立初步的专业印象的砖瓦。到年纪大一点,可选择的图书种类就更丰富了。市场上还有很多职业体验园,现在国内也有,但深入的程度如何会是一个问题。有的只是穿穿衣服,做做样子,但是新加坡有一家机构可以提供较有深度的职业体验。此外,有些教育培训机构也在提供一些类似的体验。
                                     

随着孩子的成长,孩子们关于未来职业和高等教育的知识与想象会不断地变化,但是这么多年润物细无声的教育,会令孩子们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对自身的兴趣有一个基本认识,对职业生涯或者继续受教育的情况有一个基本的计划。很多孩子都目标明确,对自己的生涯有着自己的规划,不会为了满足别人,包括父母的期望,去追求某一个目标或者完成某一段学业,而是根据自己生涯规划的需要,去调整自己的求学目标。为了个人生涯,就有很多毅然从著名高校退学的学生,例如韩国钢琴手李罗宇从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德国顶尖音乐学院之一)退学。在韩国一档综艺节目中,被问及退学原因时,他说,“我上学的目的就是为了站在舞台上,如果我的事业顺利,能够一直站在舞台上,我就不用上学啊?! ”目标明确,也是他们对自我的一种认知和建构。前不久,有一位考上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新加坡学生分享如何选专业的经验时说,主要还是要明白自己的目标,还是要看自己喜欢什么,如果实在没有什么想法,“最难进,毕业薪资最高”也可以是成绩好的孩子的一种思路。

我知道现在国内的教育界很喜欢追捧一些概念式的东西,好像都很新潮。但是教育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是看你做了什么。有一次,我回到我的家乡,去母校看了看,那是当地最好的中学。原来的校门口大变样,惊人的几米高的高考录取榜单竖立在学校门口,几乎哪一届的都有,哪个学生考上了哪所大学一目了然。据说榜单会常年张贴在校门口,高考季节就再添个更大的。我读中学的那个时候,学校虽然也是追求升学率,但表面上还是会掩饰一下的,现在就是这么赤裸裸地,这是最为“今非昔比”的地方。

最后我想说的是社会整体价值观的问题。我听过有的父母经常对孩子说,“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去扫大街”种种类似的话。还有一次在台湾,看到一个大约五、六岁的香港孩子在点许愿灯,灯上写的是“消防员”,被父母强行改成了“牙医”,哪怕孩子一脸黑线。因为在部分香港人的眼里,医生才是尊贵的职业。

但是同样在香港,很多清扫垃圾的工人脸上有着一种特殊的光芒。香港的每一个公共厕所,都有专职清洁工驻守,不断保洁。一个驻守公共厕所的清洁工,会为自己负责的厕所的洁净感到自豪,还会夸赞如厕的孩子懂得怎样维持清洁,他们从不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卑贱,而是表现出对自己职业非常明显的尊重,十分看重自己在清洁这件事上的专业表现。他们脸上自豪的光是内地少见的,这种光辉来自对自我价值的肯定。美国的校车司机可谓起得最早的人之一,我们六点就要上校车,校车司机必须出发得更早。这样一份辛苦的工作,他们从不抱怨,每天非常热情地打招呼,对自己的职业有自豪,有价值感。香港大量的菲佣,蜗居在雇主家里,但她们和主人的关系绝对不是主仆的关系。她们负责提供劳务,主人负责尊重。如果她们做错事,你忍不住大声吆喝了,她们会说,她们是来工作的,有话要好好说,不可以接受不尊重的对待,严重的立即辞职不干。她们工作得有尊严,雇主也要好好说话,这是她们对自己职业价值的看重。

虽然我们从小就学,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但是我们所经历的家庭、学校和社会的教育,都在告诉我们,“职业没有高低贵贱”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这是教育里的虚伪。我们看前面提到的新加坡职业生涯教育中的第三点,就是重点要建立学生们对所有职业的社会价值的认可,每一种职业都对这个社会的良好运行有贡献,这是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说到这一点,我想提一下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大概是西方对职业精神最经典的解释。基督教新教徒认为自己每做一件事,从事的任何一种职业,都是在荣耀上帝,因此都有价值。现代所称的“工作伦理”这一词便是源自韦伯所讨论到的“新教徒伦理”,因为这种职业精神和职业伦理也被学者们认为也可以套用在其他人群身上。

教育不可以太功利,孩子也不是教育产业的一项产品,而是一个生来就有自身独特价值的人。因此,从小,就要把他们当真正的人来看待,给他们提供养分,培育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样他们将来才能真正获得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的能力。我的一个朋友说,“我们衡量自己的孩子,坦然接受他们,不论优秀还是平凡。”面对高考志愿的抉择,我想,父母如果能有同样的心态,对孩子来说才是真的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学生如果要具备对未来职业的认识,必须从小就接触。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想从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所见出发,谈谈我的看法。



撰文 / 徐海娜

OR--商业新媒体】《高考后的志愿抉择,个人的意愿到底重不重要》这篇文章发表之后,我看到了很多读者评论。读者们提出的问题都特别好,因此我也想从我的经验的角度去回应一下读者的疑问。我专栏的名字叫“另一片星空”,这个名字有多重寓意,其中一种就是希望有人抬头看一眼另外一片天空,从别人的经验里,从别的国家的经验里,找到一些可能会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所以我特意从我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一些所见所闻出发,谈一点我对这个方面进一步的看法。

读者评论中较集中的一种是,高中生怎么能有知识和视野去理解未来的专业或职业呢? 假如一个人对未来某件事一无所知,他不可能在某一个节点上忽然就明白。因此一个学生到高中毕业的时候,如果想要具备对未来专业的一些认识,必须从小就慢慢地去接触这些东西。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也不是靠临时抱佛脚一样的紧急培训能够达到的。我们不妨先来看一下别的地方是怎么做的。

一方面是学校教育的投入。我儿子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段时间在美国一所普通政府公立小学读书。在学期中有两个星期,学校每天都会请不同专业领域的人士来学校开讲座,其中有一部分是家长。我记得有一天,儿子回来眉飞色舞地给我描述了一件事,就是Delta航空公司的一个飞行员去为他们讲述了飞行员的生活,学校还安排了到航空公司参观。在香港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不同专业领域的专业人士,包括家长,都会时不时地被邀请到学生的教室里去,做各种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分享。孩子们从小学阶段就开始对各种职业和各种专业人士建立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在新加坡读的这所学校规模比较大,几乎每个月都请来不同的人和学生交流。有一些是儿童畅销书的作者,一交流就是好几天。例如大家耳熟能详的、畅销程度据说仅次于哈利波特的《Diary of a Wimpy Kid》(国内译本叫《小屁孩日记》) 的作者Jeff Kinney,孩子们甚至可以围在他身边,亲眼看着他怎么画出一个小屁孩来。来学校分享的什么人都有,还有骑自行车横跨欧亚大陆的背包客。最近一周还请了世界最长海洋游泳世界纪录保持者Chloe McCardel ,以及体育明星Eloise Jones 和 Chelsea Randall 。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儿子回家就一直缠着我,非要给我讲当天一个慈善机构到学校分享的故事。原来那个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在菲律宾拯救了一个贫民窟里的,眼睛里都长满了寄生虫的婴儿生命的故事。除了在当地争取合适医疗条件的整个历程都十分艰辛外,由于孩子的母亲是一个未谙世事的18岁少女,又是未婚先孕,因此整个故事引起的思考,简直要令我儿子的小脑袋爆炸了,连续好多天都在和我讨论有关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对慈善组织的工作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在香港上学的时候,小学四年级的英语课有一项持续了一个多月才完成的作业,是制作一个大张的海报,用来讲述一个名人的一生。孩子们可以自行选择一个人物,每个人都要准备对这个人物完整的一生的介绍。这样也是一个了解一个人的生涯的途径。最好的学习方法之一是从“输入”到“输出”。通过这样一个过程,通过对别人的生命历程的探索,那些人从事过的职业,那些具体到某个人的生涯,一个人生命中的起起落落,都会深刻地影响着孩子们。这种项目式的学习一般都是融会在平时的教学中的。此外,香港有的学校有时还会邀请已经升学了的或工作了的校友回校分享在大学里的学习情况。有的学校还会组织中学生到大学里去旁听和体验。

新加坡教育部有一个明确的Education and Career Guidance (教育和职业指导)学校项目,有四大目标,一是培养学生的自我意识、自我导向和生活技能,以便能够持续学习; 二是通过提供准确和全面的信息,使学生能够探索可行的后续教育和职业选择; 三是灌输对所有职业的价值的尊重,及其对社会运作良好的贡献的评价; 四是让学生掌握一定的技能和方法,积极地与他们的父母和其他职业影响者互动。以上分别从技能、知识、心态,与社区互动,四个方面去培养学生的生涯规划意识。虽然每间学校开展这方面的具体学习会参差不同,但这个意识是一定要有的。

新加坡学校里的课外活动是强制性必须参加的,有的学校规定必须参加一项,有的学校规定必须参加两项。参加这些课外活动的孩子们能学到什么程度呢?在学校的一些活动里,烹饪班的孩子们端出来给大家品尝的食物不仅种类丰富,在摆盘和味道上,乃至创意上,简直不输星级酒店的水平。我第一次参加这种学校内部的所谓科技展(包括烹饪、制衣、木工、三维设计、电脑科技等众多技能的展示)的时候,简直震惊了。音乐班的孩子们可以全力组织一场颇具规模的摇滚音乐会,从会前售票,到会前餐饮组织,到整场演出,台前幕后,前前后后也仅有两位音乐老师的参与,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孩子们自己完成的。我记得我们到大学时代,才在学生社团的组织下搞过一次“公检法模拟大运作”,煞有介事地模拟了一起刑事案件的发生到侦破,到庭审、辩护和宣判的全程演习。而他们只是中学生。还有个别学校的课外活动包括飞行训练,是真的会飞上天空的。

另一方面是社会教育的投入。学校以外,在书店里经常可以找到关于各种职业的人的故事书或者绘本。从低幼呀呀学语的阶段就有相应的图书。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在图书馆借过一系列工作的熊的图画书,这些图书就是建立初步的专业印象的砖瓦。到年纪大一点,可选择的图书种类就更丰富了。市场上还有很多职业体验园,现在国内也有,但深入的程度如何会是一个问题。有的只是穿穿衣服,做做样子,但是新加坡有一家机构可以提供较有深度的职业体验。此外,有些教育培训机构也在提供一些类似的体验。
                                     

随着孩子的成长,孩子们关于未来职业和高等教育的知识与想象会不断地变化,但是这么多年润物细无声的教育,会令孩子们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对自身的兴趣有一个基本认识,对职业生涯或者继续受教育的情况有一个基本的计划。很多孩子都目标明确,对自己的生涯有着自己的规划,不会为了满足别人,包括父母的期望,去追求某一个目标或者完成某一段学业,而是根据自己生涯规划的需要,去调整自己的求学目标。为了个人生涯,就有很多毅然从著名高校退学的学生,例如韩国钢琴手李罗宇从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德国顶尖音乐学院之一)退学。在韩国一档综艺节目中,被问及退学原因时,他说,“我上学的目的就是为了站在舞台上,如果我的事业顺利,能够一直站在舞台上,我就不用上学啊?! ”目标明确,也是他们对自我的一种认知和建构。前不久,有一位考上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新加坡学生分享如何选专业的经验时说,主要还是要明白自己的目标,还是要看自己喜欢什么,如果实在没有什么想法,“最难进,毕业薪资最高”也可以是成绩好的孩子的一种思路。

我知道现在国内的教育界很喜欢追捧一些概念式的东西,好像都很新潮。但是教育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是看你做了什么。有一次,我回到我的家乡,去母校看了看,那是当地最好的中学。原来的校门口大变样,惊人的几米高的高考录取榜单竖立在学校门口,几乎哪一届的都有,哪个学生考上了哪所大学一目了然。据说榜单会常年张贴在校门口,高考季节就再添个更大的。我读中学的那个时候,学校虽然也是追求升学率,但表面上还是会掩饰一下的,现在就是这么赤裸裸地,这是最为“今非昔比”的地方。

最后我想说的是社会整体价值观的问题。我听过有的父母经常对孩子说,“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去扫大街”种种类似的话。还有一次在台湾,看到一个大约五、六岁的香港孩子在点许愿灯,灯上写的是“消防员”,被父母强行改成了“牙医”,哪怕孩子一脸黑线。因为在部分香港人的眼里,医生才是尊贵的职业。

但是同样在香港,很多清扫垃圾的工人脸上有着一种特殊的光芒。香港的每一个公共厕所,都有专职清洁工驻守,不断保洁。一个驻守公共厕所的清洁工,会为自己负责的厕所的洁净感到自豪,还会夸赞如厕的孩子懂得怎样维持清洁,他们从不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卑贱,而是表现出对自己职业非常明显的尊重,十分看重自己在清洁这件事上的专业表现。他们脸上自豪的光是内地少见的,这种光辉来自对自我价值的肯定。美国的校车司机可谓起得最早的人之一,我们六点就要上校车,校车司机必须出发得更早。这样一份辛苦的工作,他们从不抱怨,每天非常热情地打招呼,对自己的职业有自豪,有价值感。香港大量的菲佣,蜗居在雇主家里,但她们和主人的关系绝对不是主仆的关系。她们负责提供劳务,主人负责尊重。如果她们做错事,你忍不住大声吆喝了,她们会说,她们是来工作的,有话要好好说,不可以接受不尊重的对待,严重的立即辞职不干。她们工作得有尊严,雇主也要好好说话,这是她们对自己职业价值的看重。

虽然我们从小就学,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但是我们所经历的家庭、学校和社会的教育,都在告诉我们,“职业没有高低贵贱”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这是教育里的虚伪。我们看前面提到的新加坡职业生涯教育中的第三点,就是重点要建立学生们对所有职业的社会价值的认可,每一种职业都对这个社会的良好运行有贡献,这是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说到这一点,我想提一下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大概是西方对职业精神最经典的解释。基督教新教徒认为自己每做一件事,从事的任何一种职业,都是在荣耀上帝,因此都有价值。现代所称的“工作伦理”这一词便是源自韦伯所讨论到的“新教徒伦理”,因为这种职业精神和职业伦理也被学者们认为也可以套用在其他人群身上。

教育不可以太功利,孩子也不是教育产业的一项产品,而是一个生来就有自身独特价值的人。因此,从小,就要把他们当真正的人来看待,给他们提供养分,培育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样他们将来才能真正获得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的能力。我的一个朋友说,“我们衡量自己的孩子,坦然接受他们,不论优秀还是平凡。”面对高考志愿的抉择,我想,父母如果能有同样的心态,对孩子来说才是真的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再议志愿:学生如何具备知识和视野去理解未来的职业

发布日期:2019-06-17 07:04
摘要」学生如果要具备对未来职业的认识,必须从小就接触。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想从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所见出发,谈谈我的看法。



撰文 / 徐海娜

OR--商业新媒体】《高考后的志愿抉择,个人的意愿到底重不重要》这篇文章发表之后,我看到了很多读者评论。读者们提出的问题都特别好,因此我也想从我的经验的角度去回应一下读者的疑问。我专栏的名字叫“另一片星空”,这个名字有多重寓意,其中一种就是希望有人抬头看一眼另外一片天空,从别人的经验里,从别的国家的经验里,找到一些可能会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所以我特意从我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一些所见所闻出发,谈一点我对这个方面进一步的看法。

读者评论中较集中的一种是,高中生怎么能有知识和视野去理解未来的专业或职业呢? 假如一个人对未来某件事一无所知,他不可能在某一个节点上忽然就明白。因此一个学生到高中毕业的时候,如果想要具备对未来专业的一些认识,必须从小就慢慢地去接触这些东西。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也不是靠临时抱佛脚一样的紧急培训能够达到的。我们不妨先来看一下别的地方是怎么做的。

一方面是学校教育的投入。我儿子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段时间在美国一所普通政府公立小学读书。在学期中有两个星期,学校每天都会请不同专业领域的人士来学校开讲座,其中有一部分是家长。我记得有一天,儿子回来眉飞色舞地给我描述了一件事,就是Delta航空公司的一个飞行员去为他们讲述了飞行员的生活,学校还安排了到航空公司参观。在香港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不同专业领域的专业人士,包括家长,都会时不时地被邀请到学生的教室里去,做各种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分享。孩子们从小学阶段就开始对各种职业和各种专业人士建立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在新加坡读的这所学校规模比较大,几乎每个月都请来不同的人和学生交流。有一些是儿童畅销书的作者,一交流就是好几天。例如大家耳熟能详的、畅销程度据说仅次于哈利波特的《Diary of a Wimpy Kid》(国内译本叫《小屁孩日记》) 的作者Jeff Kinney,孩子们甚至可以围在他身边,亲眼看着他怎么画出一个小屁孩来。来学校分享的什么人都有,还有骑自行车横跨欧亚大陆的背包客。最近一周还请了世界最长海洋游泳世界纪录保持者Chloe McCardel ,以及体育明星Eloise Jones 和 Chelsea Randall 。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儿子回家就一直缠着我,非要给我讲当天一个慈善机构到学校分享的故事。原来那个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在菲律宾拯救了一个贫民窟里的,眼睛里都长满了寄生虫的婴儿生命的故事。除了在当地争取合适医疗条件的整个历程都十分艰辛外,由于孩子的母亲是一个未谙世事的18岁少女,又是未婚先孕,因此整个故事引起的思考,简直要令我儿子的小脑袋爆炸了,连续好多天都在和我讨论有关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对慈善组织的工作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在香港上学的时候,小学四年级的英语课有一项持续了一个多月才完成的作业,是制作一个大张的海报,用来讲述一个名人的一生。孩子们可以自行选择一个人物,每个人都要准备对这个人物完整的一生的介绍。这样也是一个了解一个人的生涯的途径。最好的学习方法之一是从“输入”到“输出”。通过这样一个过程,通过对别人的生命历程的探索,那些人从事过的职业,那些具体到某个人的生涯,一个人生命中的起起落落,都会深刻地影响着孩子们。这种项目式的学习一般都是融会在平时的教学中的。此外,香港有的学校有时还会邀请已经升学了的或工作了的校友回校分享在大学里的学习情况。有的学校还会组织中学生到大学里去旁听和体验。

新加坡教育部有一个明确的Education and Career Guidance (教育和职业指导)学校项目,有四大目标,一是培养学生的自我意识、自我导向和生活技能,以便能够持续学习; 二是通过提供准确和全面的信息,使学生能够探索可行的后续教育和职业选择; 三是灌输对所有职业的价值的尊重,及其对社会运作良好的贡献的评价; 四是让学生掌握一定的技能和方法,积极地与他们的父母和其他职业影响者互动。以上分别从技能、知识、心态,与社区互动,四个方面去培养学生的生涯规划意识。虽然每间学校开展这方面的具体学习会参差不同,但这个意识是一定要有的。

新加坡学校里的课外活动是强制性必须参加的,有的学校规定必须参加一项,有的学校规定必须参加两项。参加这些课外活动的孩子们能学到什么程度呢?在学校的一些活动里,烹饪班的孩子们端出来给大家品尝的食物不仅种类丰富,在摆盘和味道上,乃至创意上,简直不输星级酒店的水平。我第一次参加这种学校内部的所谓科技展(包括烹饪、制衣、木工、三维设计、电脑科技等众多技能的展示)的时候,简直震惊了。音乐班的孩子们可以全力组织一场颇具规模的摇滚音乐会,从会前售票,到会前餐饮组织,到整场演出,台前幕后,前前后后也仅有两位音乐老师的参与,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孩子们自己完成的。我记得我们到大学时代,才在学生社团的组织下搞过一次“公检法模拟大运作”,煞有介事地模拟了一起刑事案件的发生到侦破,到庭审、辩护和宣判的全程演习。而他们只是中学生。还有个别学校的课外活动包括飞行训练,是真的会飞上天空的。

另一方面是社会教育的投入。学校以外,在书店里经常可以找到关于各种职业的人的故事书或者绘本。从低幼呀呀学语的阶段就有相应的图书。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在图书馆借过一系列工作的熊的图画书,这些图书就是建立初步的专业印象的砖瓦。到年纪大一点,可选择的图书种类就更丰富了。市场上还有很多职业体验园,现在国内也有,但深入的程度如何会是一个问题。有的只是穿穿衣服,做做样子,但是新加坡有一家机构可以提供较有深度的职业体验。此外,有些教育培训机构也在提供一些类似的体验。
                                     

随着孩子的成长,孩子们关于未来职业和高等教育的知识与想象会不断地变化,但是这么多年润物细无声的教育,会令孩子们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对自身的兴趣有一个基本认识,对职业生涯或者继续受教育的情况有一个基本的计划。很多孩子都目标明确,对自己的生涯有着自己的规划,不会为了满足别人,包括父母的期望,去追求某一个目标或者完成某一段学业,而是根据自己生涯规划的需要,去调整自己的求学目标。为了个人生涯,就有很多毅然从著名高校退学的学生,例如韩国钢琴手李罗宇从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德国顶尖音乐学院之一)退学。在韩国一档综艺节目中,被问及退学原因时,他说,“我上学的目的就是为了站在舞台上,如果我的事业顺利,能够一直站在舞台上,我就不用上学啊?! ”目标明确,也是他们对自我的一种认知和建构。前不久,有一位考上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新加坡学生分享如何选专业的经验时说,主要还是要明白自己的目标,还是要看自己喜欢什么,如果实在没有什么想法,“最难进,毕业薪资最高”也可以是成绩好的孩子的一种思路。

我知道现在国内的教育界很喜欢追捧一些概念式的东西,好像都很新潮。但是教育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是看你做了什么。有一次,我回到我的家乡,去母校看了看,那是当地最好的中学。原来的校门口大变样,惊人的几米高的高考录取榜单竖立在学校门口,几乎哪一届的都有,哪个学生考上了哪所大学一目了然。据说榜单会常年张贴在校门口,高考季节就再添个更大的。我读中学的那个时候,学校虽然也是追求升学率,但表面上还是会掩饰一下的,现在就是这么赤裸裸地,这是最为“今非昔比”的地方。

最后我想说的是社会整体价值观的问题。我听过有的父母经常对孩子说,“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去扫大街”种种类似的话。还有一次在台湾,看到一个大约五、六岁的香港孩子在点许愿灯,灯上写的是“消防员”,被父母强行改成了“牙医”,哪怕孩子一脸黑线。因为在部分香港人的眼里,医生才是尊贵的职业。

但是同样在香港,很多清扫垃圾的工人脸上有着一种特殊的光芒。香港的每一个公共厕所,都有专职清洁工驻守,不断保洁。一个驻守公共厕所的清洁工,会为自己负责的厕所的洁净感到自豪,还会夸赞如厕的孩子懂得怎样维持清洁,他们从不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卑贱,而是表现出对自己职业非常明显的尊重,十分看重自己在清洁这件事上的专业表现。他们脸上自豪的光是内地少见的,这种光辉来自对自我价值的肯定。美国的校车司机可谓起得最早的人之一,我们六点就要上校车,校车司机必须出发得更早。这样一份辛苦的工作,他们从不抱怨,每天非常热情地打招呼,对自己的职业有自豪,有价值感。香港大量的菲佣,蜗居在雇主家里,但她们和主人的关系绝对不是主仆的关系。她们负责提供劳务,主人负责尊重。如果她们做错事,你忍不住大声吆喝了,她们会说,她们是来工作的,有话要好好说,不可以接受不尊重的对待,严重的立即辞职不干。她们工作得有尊严,雇主也要好好说话,这是她们对自己职业价值的看重。

虽然我们从小就学,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但是我们所经历的家庭、学校和社会的教育,都在告诉我们,“职业没有高低贵贱”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这是教育里的虚伪。我们看前面提到的新加坡职业生涯教育中的第三点,就是重点要建立学生们对所有职业的社会价值的认可,每一种职业都对这个社会的良好运行有贡献,这是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说到这一点,我想提一下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大概是西方对职业精神最经典的解释。基督教新教徒认为自己每做一件事,从事的任何一种职业,都是在荣耀上帝,因此都有价值。现代所称的“工作伦理”这一词便是源自韦伯所讨论到的“新教徒伦理”,因为这种职业精神和职业伦理也被学者们认为也可以套用在其他人群身上。

教育不可以太功利,孩子也不是教育产业的一项产品,而是一个生来就有自身独特价值的人。因此,从小,就要把他们当真正的人来看待,给他们提供养分,培育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样他们将来才能真正获得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的能力。我的一个朋友说,“我们衡量自己的孩子,坦然接受他们,不论优秀还是平凡。”面对高考志愿的抉择,我想,父母如果能有同样的心态,对孩子来说才是真的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学生如果要具备对未来职业的认识,必须从小就接触。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想从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所见出发,谈谈我的看法。



撰文 / 徐海娜

OR--商业新媒体】《高考后的志愿抉择,个人的意愿到底重不重要》这篇文章发表之后,我看到了很多读者评论。读者们提出的问题都特别好,因此我也想从我的经验的角度去回应一下读者的疑问。我专栏的名字叫“另一片星空”,这个名字有多重寓意,其中一种就是希望有人抬头看一眼另外一片天空,从别人的经验里,从别的国家的经验里,找到一些可能会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所以我特意从我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一些所见所闻出发,谈一点我对这个方面进一步的看法。

读者评论中较集中的一种是,高中生怎么能有知识和视野去理解未来的专业或职业呢? 假如一个人对未来某件事一无所知,他不可能在某一个节点上忽然就明白。因此一个学生到高中毕业的时候,如果想要具备对未来专业的一些认识,必须从小就慢慢地去接触这些东西。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也不是靠临时抱佛脚一样的紧急培训能够达到的。我们不妨先来看一下别的地方是怎么做的。

一方面是学校教育的投入。我儿子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段时间在美国一所普通政府公立小学读书。在学期中有两个星期,学校每天都会请不同专业领域的人士来学校开讲座,其中有一部分是家长。我记得有一天,儿子回来眉飞色舞地给我描述了一件事,就是Delta航空公司的一个飞行员去为他们讲述了飞行员的生活,学校还安排了到航空公司参观。在香港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不同专业领域的专业人士,包括家长,都会时不时地被邀请到学生的教室里去,做各种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分享。孩子们从小学阶段就开始对各种职业和各种专业人士建立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在新加坡读的这所学校规模比较大,几乎每个月都请来不同的人和学生交流。有一些是儿童畅销书的作者,一交流就是好几天。例如大家耳熟能详的、畅销程度据说仅次于哈利波特的《Diary of a Wimpy Kid》(国内译本叫《小屁孩日记》) 的作者Jeff Kinney,孩子们甚至可以围在他身边,亲眼看着他怎么画出一个小屁孩来。来学校分享的什么人都有,还有骑自行车横跨欧亚大陆的背包客。最近一周还请了世界最长海洋游泳世界纪录保持者Chloe McCardel ,以及体育明星Eloise Jones 和 Chelsea Randall 。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儿子回家就一直缠着我,非要给我讲当天一个慈善机构到学校分享的故事。原来那个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在菲律宾拯救了一个贫民窟里的,眼睛里都长满了寄生虫的婴儿生命的故事。除了在当地争取合适医疗条件的整个历程都十分艰辛外,由于孩子的母亲是一个未谙世事的18岁少女,又是未婚先孕,因此整个故事引起的思考,简直要令我儿子的小脑袋爆炸了,连续好多天都在和我讨论有关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对慈善组织的工作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在香港上学的时候,小学四年级的英语课有一项持续了一个多月才完成的作业,是制作一个大张的海报,用来讲述一个名人的一生。孩子们可以自行选择一个人物,每个人都要准备对这个人物完整的一生的介绍。这样也是一个了解一个人的生涯的途径。最好的学习方法之一是从“输入”到“输出”。通过这样一个过程,通过对别人的生命历程的探索,那些人从事过的职业,那些具体到某个人的生涯,一个人生命中的起起落落,都会深刻地影响着孩子们。这种项目式的学习一般都是融会在平时的教学中的。此外,香港有的学校有时还会邀请已经升学了的或工作了的校友回校分享在大学里的学习情况。有的学校还会组织中学生到大学里去旁听和体验。

新加坡教育部有一个明确的Education and Career Guidance (教育和职业指导)学校项目,有四大目标,一是培养学生的自我意识、自我导向和生活技能,以便能够持续学习; 二是通过提供准确和全面的信息,使学生能够探索可行的后续教育和职业选择; 三是灌输对所有职业的价值的尊重,及其对社会运作良好的贡献的评价; 四是让学生掌握一定的技能和方法,积极地与他们的父母和其他职业影响者互动。以上分别从技能、知识、心态,与社区互动,四个方面去培养学生的生涯规划意识。虽然每间学校开展这方面的具体学习会参差不同,但这个意识是一定要有的。

新加坡学校里的课外活动是强制性必须参加的,有的学校规定必须参加一项,有的学校规定必须参加两项。参加这些课外活动的孩子们能学到什么程度呢?在学校的一些活动里,烹饪班的孩子们端出来给大家品尝的食物不仅种类丰富,在摆盘和味道上,乃至创意上,简直不输星级酒店的水平。我第一次参加这种学校内部的所谓科技展(包括烹饪、制衣、木工、三维设计、电脑科技等众多技能的展示)的时候,简直震惊了。音乐班的孩子们可以全力组织一场颇具规模的摇滚音乐会,从会前售票,到会前餐饮组织,到整场演出,台前幕后,前前后后也仅有两位音乐老师的参与,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孩子们自己完成的。我记得我们到大学时代,才在学生社团的组织下搞过一次“公检法模拟大运作”,煞有介事地模拟了一起刑事案件的发生到侦破,到庭审、辩护和宣判的全程演习。而他们只是中学生。还有个别学校的课外活动包括飞行训练,是真的会飞上天空的。

另一方面是社会教育的投入。学校以外,在书店里经常可以找到关于各种职业的人的故事书或者绘本。从低幼呀呀学语的阶段就有相应的图书。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在图书馆借过一系列工作的熊的图画书,这些图书就是建立初步的专业印象的砖瓦。到年纪大一点,可选择的图书种类就更丰富了。市场上还有很多职业体验园,现在国内也有,但深入的程度如何会是一个问题。有的只是穿穿衣服,做做样子,但是新加坡有一家机构可以提供较有深度的职业体验。此外,有些教育培训机构也在提供一些类似的体验。
                                     

随着孩子的成长,孩子们关于未来职业和高等教育的知识与想象会不断地变化,但是这么多年润物细无声的教育,会令孩子们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对自身的兴趣有一个基本认识,对职业生涯或者继续受教育的情况有一个基本的计划。很多孩子都目标明确,对自己的生涯有着自己的规划,不会为了满足别人,包括父母的期望,去追求某一个目标或者完成某一段学业,而是根据自己生涯规划的需要,去调整自己的求学目标。为了个人生涯,就有很多毅然从著名高校退学的学生,例如韩国钢琴手李罗宇从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德国顶尖音乐学院之一)退学。在韩国一档综艺节目中,被问及退学原因时,他说,“我上学的目的就是为了站在舞台上,如果我的事业顺利,能够一直站在舞台上,我就不用上学啊?! ”目标明确,也是他们对自我的一种认知和建构。前不久,有一位考上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新加坡学生分享如何选专业的经验时说,主要还是要明白自己的目标,还是要看自己喜欢什么,如果实在没有什么想法,“最难进,毕业薪资最高”也可以是成绩好的孩子的一种思路。

我知道现在国内的教育界很喜欢追捧一些概念式的东西,好像都很新潮。但是教育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是看你做了什么。有一次,我回到我的家乡,去母校看了看,那是当地最好的中学。原来的校门口大变样,惊人的几米高的高考录取榜单竖立在学校门口,几乎哪一届的都有,哪个学生考上了哪所大学一目了然。据说榜单会常年张贴在校门口,高考季节就再添个更大的。我读中学的那个时候,学校虽然也是追求升学率,但表面上还是会掩饰一下的,现在就是这么赤裸裸地,这是最为“今非昔比”的地方。

最后我想说的是社会整体价值观的问题。我听过有的父母经常对孩子说,“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去扫大街”种种类似的话。还有一次在台湾,看到一个大约五、六岁的香港孩子在点许愿灯,灯上写的是“消防员”,被父母强行改成了“牙医”,哪怕孩子一脸黑线。因为在部分香港人的眼里,医生才是尊贵的职业。

但是同样在香港,很多清扫垃圾的工人脸上有着一种特殊的光芒。香港的每一个公共厕所,都有专职清洁工驻守,不断保洁。一个驻守公共厕所的清洁工,会为自己负责的厕所的洁净感到自豪,还会夸赞如厕的孩子懂得怎样维持清洁,他们从不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卑贱,而是表现出对自己职业非常明显的尊重,十分看重自己在清洁这件事上的专业表现。他们脸上自豪的光是内地少见的,这种光辉来自对自我价值的肯定。美国的校车司机可谓起得最早的人之一,我们六点就要上校车,校车司机必须出发得更早。这样一份辛苦的工作,他们从不抱怨,每天非常热情地打招呼,对自己的职业有自豪,有价值感。香港大量的菲佣,蜗居在雇主家里,但她们和主人的关系绝对不是主仆的关系。她们负责提供劳务,主人负责尊重。如果她们做错事,你忍不住大声吆喝了,她们会说,她们是来工作的,有话要好好说,不可以接受不尊重的对待,严重的立即辞职不干。她们工作得有尊严,雇主也要好好说话,这是她们对自己职业价值的看重。

虽然我们从小就学,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但是我们所经历的家庭、学校和社会的教育,都在告诉我们,“职业没有高低贵贱”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这是教育里的虚伪。我们看前面提到的新加坡职业生涯教育中的第三点,就是重点要建立学生们对所有职业的社会价值的认可,每一种职业都对这个社会的良好运行有贡献,这是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说到这一点,我想提一下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大概是西方对职业精神最经典的解释。基督教新教徒认为自己每做一件事,从事的任何一种职业,都是在荣耀上帝,因此都有价值。现代所称的“工作伦理”这一词便是源自韦伯所讨论到的“新教徒伦理”,因为这种职业精神和职业伦理也被学者们认为也可以套用在其他人群身上。

教育不可以太功利,孩子也不是教育产业的一项产品,而是一个生来就有自身独特价值的人。因此,从小,就要把他们当真正的人来看待,给他们提供养分,培育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样他们将来才能真正获得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的能力。我的一个朋友说,“我们衡量自己的孩子,坦然接受他们,不论优秀还是平凡。”面对高考志愿的抉择,我想,父母如果能有同样的心态,对孩子来说才是真的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