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我相信人还是希望驾驶的,还是有驾驭感的”。



撰文 / 彭博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目前处在世界领先的位置,而被誉为中国电动汽车之父的万钢表示,得益于更清洁和更智能的汽车,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现任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万钢在北京的政协办公室内罕见接受了两小时的采访。这位现年66岁的汽车业重量级人物曾在20年前说服中国领导人发展当时还未经测试的车辆电气化技术。他讨论了他对汽车行业的愿景,他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的友谊,以及他的女儿不想拥有一辆汽车的原因。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节选。

关于埃隆·马斯:

我和他有很长的交往历史了,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朋友了。我第一次见他应该是在2008年春天的时候,当时我正好到旧金山,有几个朋友说一定要去看看埃隆·马斯克,我就去了一下,那时候开了一下他的绿色跑车。当时他们就在外面搭了一个账篷,车就在里面,我还亲自开了一下。后来有机会我们经常在一些会议上见面。

他在研发方面、生产方面、销售服务方面做得很好,所以在中国挺受欢迎。我相信他那个车也会对中国的汽车企业是一个挑战。我相信大家能够互相学习,能够取人所长,今后能够得到快速发展。中国现在的企业家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都逐渐形成了企业家精神。

关于中国汽车市场放缓:

2018年是第一次传统汽车下降了,觉得是不是要出问题了,整个产业忧心忡忡。实际上我觉得这是一个自然的现象,现象的本源还在于我们没有解决市场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的油价还是在涨的,拥堵越来越严重,从过去的特大城市,到现在二三线城市也产生拥堵。

中国的汽车如果能够解决能源、环保、交通拥堵问题,我们的汽车仍然有很大发展空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搞新能源汽车的原因。

关于逐步取消电动汽车补贴:

中国虽然登记了很多汽车生产商,去年前10位的生产商生产了75%的轿车。中国的产能集中还是很快的,这里面市场竞争是首要因素,因为要想赢得市场,无论是补贴也好,不补贴也好,都是一个市场竞争。

随着电动汽车而来,商业模式会产生很大变化。现在90后的孩子们不想有自己的车了。我女儿是90后,她跟我说我在北京生活不需要车,因为网约车很多,租赁车也很多。

确实新能源汽车也是最佳载体来开发,增加共享功能,这样共享车效率比较高。

面向未来我们要制定新的产业发展规划,加强科技支撑,协调发展,以及推动市场力量。

关于与美国的贸易摩擦:

我们不希望贸易单边主义,我们希望多边,我们希望大家共同发展,尤其是面对人类共同未来的挑战,我们不应该回到单边主义,应该更加开放。企业不能够因为创新而受惩罚,不会因为竞争力提高而受惩罚。

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这个大变革意味着更多的全球化,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要尽快结束,共同回到全球化的道路上来。

关于逐步淘汰化石能源汽车:

我个人觉得中国不太会用行政的命令确定哪一年,因为中国太大了,省份太多了,而且从北到南的气候条件、资源条件,包括车辆的多少差别太大了。

中国将来会是分区域的,分车型,分领域,一步一步来实现转化,但是转化的速度不会慢。

汽车产业那么大,不像数码相机取代胶卷那样,其实我们对汽车产业的期望是转型升级。我们的社会需要内燃机汽车找到一条路,能够转型升级。

中国的传统汽车销售下降了,告诉我们社会需要更先进的,我们社会需要新能源汽车。
                                                                 
关于中国数百家电动汽车初创企业:

初创企业和我们现有的汽车企业既是合作关系,也是竞争关系。到哪一天初创企业大,也可能就把现有企业吃掉了,这也是现有企业的转型,因为竞争的过程中,变革的过程中,必然是一个重组的过程。从这个角度说,我觉得这些初创企业还是很有前景的。

这些企业可能将成为一些世界性的企业,可能诞生于中国,也可能成长于美国,也可能到欧洲成了一个大品牌。现在的人都是到处寻找机会。

关于中国新能源车积分体制:

双积分体制肯定要实行下去,但是慢慢的会向碳交易体制转换。在碳交易体系建立之前,对没有碳排放的汽车,还是应该有相应的税收优惠,这不是补助问题,而是社会公平问题。

大众、奔驰、宝马,包括福特,也对中国的共享汽车产生很大的兴趣。过去他们大多数还是游离在我们的我们公交系统之外的,说明压力会转变成为市场和动力。

关于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的功能、技术,我们会下大功夫去发展,但是它的发展肯定不是把人赶出驾驶室,我相信人还是希望驾驶的,还是有驾驭感的。

关于被称为“中国电动汽车之父”:

这个称号名不副实,因为第一,发展电动汽车是大家的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只是在这个进程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是参与者、见证者、推动者。第二,我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么老,还要在汽车领域跟大家一起奋斗,推动汽车产业发展。

总之 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电动汽车之父:我的朋友马斯克有中国企业可以学习的地方

发布日期:2019-06-14 17:59
摘要」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我相信人还是希望驾驶的,还是有驾驭感的”。



撰文 / 彭博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目前处在世界领先的位置,而被誉为中国电动汽车之父的万钢表示,得益于更清洁和更智能的汽车,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现任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万钢在北京的政协办公室内罕见接受了两小时的采访。这位现年66岁的汽车业重量级人物曾在20年前说服中国领导人发展当时还未经测试的车辆电气化技术。他讨论了他对汽车行业的愿景,他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的友谊,以及他的女儿不想拥有一辆汽车的原因。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节选。

关于埃隆·马斯:

我和他有很长的交往历史了,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朋友了。我第一次见他应该是在2008年春天的时候,当时我正好到旧金山,有几个朋友说一定要去看看埃隆·马斯克,我就去了一下,那时候开了一下他的绿色跑车。当时他们就在外面搭了一个账篷,车就在里面,我还亲自开了一下。后来有机会我们经常在一些会议上见面。

他在研发方面、生产方面、销售服务方面做得很好,所以在中国挺受欢迎。我相信他那个车也会对中国的汽车企业是一个挑战。我相信大家能够互相学习,能够取人所长,今后能够得到快速发展。中国现在的企业家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都逐渐形成了企业家精神。

关于中国汽车市场放缓:

2018年是第一次传统汽车下降了,觉得是不是要出问题了,整个产业忧心忡忡。实际上我觉得这是一个自然的现象,现象的本源还在于我们没有解决市场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的油价还是在涨的,拥堵越来越严重,从过去的特大城市,到现在二三线城市也产生拥堵。

中国的汽车如果能够解决能源、环保、交通拥堵问题,我们的汽车仍然有很大发展空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搞新能源汽车的原因。

关于逐步取消电动汽车补贴:

中国虽然登记了很多汽车生产商,去年前10位的生产商生产了75%的轿车。中国的产能集中还是很快的,这里面市场竞争是首要因素,因为要想赢得市场,无论是补贴也好,不补贴也好,都是一个市场竞争。

随着电动汽车而来,商业模式会产生很大变化。现在90后的孩子们不想有自己的车了。我女儿是90后,她跟我说我在北京生活不需要车,因为网约车很多,租赁车也很多。

确实新能源汽车也是最佳载体来开发,增加共享功能,这样共享车效率比较高。

面向未来我们要制定新的产业发展规划,加强科技支撑,协调发展,以及推动市场力量。

关于与美国的贸易摩擦:

我们不希望贸易单边主义,我们希望多边,我们希望大家共同发展,尤其是面对人类共同未来的挑战,我们不应该回到单边主义,应该更加开放。企业不能够因为创新而受惩罚,不会因为竞争力提高而受惩罚。

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这个大变革意味着更多的全球化,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要尽快结束,共同回到全球化的道路上来。

关于逐步淘汰化石能源汽车:

我个人觉得中国不太会用行政的命令确定哪一年,因为中国太大了,省份太多了,而且从北到南的气候条件、资源条件,包括车辆的多少差别太大了。

中国将来会是分区域的,分车型,分领域,一步一步来实现转化,但是转化的速度不会慢。

汽车产业那么大,不像数码相机取代胶卷那样,其实我们对汽车产业的期望是转型升级。我们的社会需要内燃机汽车找到一条路,能够转型升级。

中国的传统汽车销售下降了,告诉我们社会需要更先进的,我们社会需要新能源汽车。
                                                                 
关于中国数百家电动汽车初创企业:

初创企业和我们现有的汽车企业既是合作关系,也是竞争关系。到哪一天初创企业大,也可能就把现有企业吃掉了,这也是现有企业的转型,因为竞争的过程中,变革的过程中,必然是一个重组的过程。从这个角度说,我觉得这些初创企业还是很有前景的。

这些企业可能将成为一些世界性的企业,可能诞生于中国,也可能成长于美国,也可能到欧洲成了一个大品牌。现在的人都是到处寻找机会。

关于中国新能源车积分体制:

双积分体制肯定要实行下去,但是慢慢的会向碳交易体制转换。在碳交易体系建立之前,对没有碳排放的汽车,还是应该有相应的税收优惠,这不是补助问题,而是社会公平问题。

大众、奔驰、宝马,包括福特,也对中国的共享汽车产生很大的兴趣。过去他们大多数还是游离在我们的我们公交系统之外的,说明压力会转变成为市场和动力。

关于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的功能、技术,我们会下大功夫去发展,但是它的发展肯定不是把人赶出驾驶室,我相信人还是希望驾驶的,还是有驾驭感的。

关于被称为“中国电动汽车之父”:

这个称号名不副实,因为第一,发展电动汽车是大家的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只是在这个进程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是参与者、见证者、推动者。第二,我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么老,还要在汽车领域跟大家一起奋斗,推动汽车产业发展。

总之 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我相信人还是希望驾驶的,还是有驾驭感的”。



撰文 / 彭博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目前处在世界领先的位置,而被誉为中国电动汽车之父的万钢表示,得益于更清洁和更智能的汽车,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现任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万钢在北京的政协办公室内罕见接受了两小时的采访。这位现年66岁的汽车业重量级人物曾在20年前说服中国领导人发展当时还未经测试的车辆电气化技术。他讨论了他对汽车行业的愿景,他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的友谊,以及他的女儿不想拥有一辆汽车的原因。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节选。

关于埃隆·马斯:

我和他有很长的交往历史了,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朋友了。我第一次见他应该是在2008年春天的时候,当时我正好到旧金山,有几个朋友说一定要去看看埃隆·马斯克,我就去了一下,那时候开了一下他的绿色跑车。当时他们就在外面搭了一个账篷,车就在里面,我还亲自开了一下。后来有机会我们经常在一些会议上见面。

他在研发方面、生产方面、销售服务方面做得很好,所以在中国挺受欢迎。我相信他那个车也会对中国的汽车企业是一个挑战。我相信大家能够互相学习,能够取人所长,今后能够得到快速发展。中国现在的企业家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都逐渐形成了企业家精神。

关于中国汽车市场放缓:

2018年是第一次传统汽车下降了,觉得是不是要出问题了,整个产业忧心忡忡。实际上我觉得这是一个自然的现象,现象的本源还在于我们没有解决市场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的油价还是在涨的,拥堵越来越严重,从过去的特大城市,到现在二三线城市也产生拥堵。

中国的汽车如果能够解决能源、环保、交通拥堵问题,我们的汽车仍然有很大发展空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搞新能源汽车的原因。

关于逐步取消电动汽车补贴:

中国虽然登记了很多汽车生产商,去年前10位的生产商生产了75%的轿车。中国的产能集中还是很快的,这里面市场竞争是首要因素,因为要想赢得市场,无论是补贴也好,不补贴也好,都是一个市场竞争。

随着电动汽车而来,商业模式会产生很大变化。现在90后的孩子们不想有自己的车了。我女儿是90后,她跟我说我在北京生活不需要车,因为网约车很多,租赁车也很多。

确实新能源汽车也是最佳载体来开发,增加共享功能,这样共享车效率比较高。

面向未来我们要制定新的产业发展规划,加强科技支撑,协调发展,以及推动市场力量。

关于与美国的贸易摩擦:

我们不希望贸易单边主义,我们希望多边,我们希望大家共同发展,尤其是面对人类共同未来的挑战,我们不应该回到单边主义,应该更加开放。企业不能够因为创新而受惩罚,不会因为竞争力提高而受惩罚。

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这个大变革意味着更多的全球化,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要尽快结束,共同回到全球化的道路上来。

关于逐步淘汰化石能源汽车:

我个人觉得中国不太会用行政的命令确定哪一年,因为中国太大了,省份太多了,而且从北到南的气候条件、资源条件,包括车辆的多少差别太大了。

中国将来会是分区域的,分车型,分领域,一步一步来实现转化,但是转化的速度不会慢。

汽车产业那么大,不像数码相机取代胶卷那样,其实我们对汽车产业的期望是转型升级。我们的社会需要内燃机汽车找到一条路,能够转型升级。

中国的传统汽车销售下降了,告诉我们社会需要更先进的,我们社会需要新能源汽车。
                                                                 
关于中国数百家电动汽车初创企业:

初创企业和我们现有的汽车企业既是合作关系,也是竞争关系。到哪一天初创企业大,也可能就把现有企业吃掉了,这也是现有企业的转型,因为竞争的过程中,变革的过程中,必然是一个重组的过程。从这个角度说,我觉得这些初创企业还是很有前景的。

这些企业可能将成为一些世界性的企业,可能诞生于中国,也可能成长于美国,也可能到欧洲成了一个大品牌。现在的人都是到处寻找机会。

关于中国新能源车积分体制:

双积分体制肯定要实行下去,但是慢慢的会向碳交易体制转换。在碳交易体系建立之前,对没有碳排放的汽车,还是应该有相应的税收优惠,这不是补助问题,而是社会公平问题。

大众、奔驰、宝马,包括福特,也对中国的共享汽车产生很大的兴趣。过去他们大多数还是游离在我们的我们公交系统之外的,说明压力会转变成为市场和动力。

关于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的功能、技术,我们会下大功夫去发展,但是它的发展肯定不是把人赶出驾驶室,我相信人还是希望驾驶的,还是有驾驭感的。

关于被称为“中国电动汽车之父”:

这个称号名不副实,因为第一,发展电动汽车是大家的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只是在这个进程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是参与者、见证者、推动者。第二,我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么老,还要在汽车领域跟大家一起奋斗,推动汽车产业发展。

总之 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电动汽车之父:我的朋友马斯克有中国企业可以学习的地方

发布日期:2019-06-14 17:59
摘要」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我相信人还是希望驾驶的,还是有驾驭感的”。



撰文 / 彭博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目前处在世界领先的位置,而被誉为中国电动汽车之父的万钢表示,得益于更清洁和更智能的汽车,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现任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万钢在北京的政协办公室内罕见接受了两小时的采访。这位现年66岁的汽车业重量级人物曾在20年前说服中国领导人发展当时还未经测试的车辆电气化技术。他讨论了他对汽车行业的愿景,他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的友谊,以及他的女儿不想拥有一辆汽车的原因。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节选。

关于埃隆·马斯:

我和他有很长的交往历史了,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朋友了。我第一次见他应该是在2008年春天的时候,当时我正好到旧金山,有几个朋友说一定要去看看埃隆·马斯克,我就去了一下,那时候开了一下他的绿色跑车。当时他们就在外面搭了一个账篷,车就在里面,我还亲自开了一下。后来有机会我们经常在一些会议上见面。

他在研发方面、生产方面、销售服务方面做得很好,所以在中国挺受欢迎。我相信他那个车也会对中国的汽车企业是一个挑战。我相信大家能够互相学习,能够取人所长,今后能够得到快速发展。中国现在的企业家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都逐渐形成了企业家精神。

关于中国汽车市场放缓:

2018年是第一次传统汽车下降了,觉得是不是要出问题了,整个产业忧心忡忡。实际上我觉得这是一个自然的现象,现象的本源还在于我们没有解决市场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的油价还是在涨的,拥堵越来越严重,从过去的特大城市,到现在二三线城市也产生拥堵。

中国的汽车如果能够解决能源、环保、交通拥堵问题,我们的汽车仍然有很大发展空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搞新能源汽车的原因。

关于逐步取消电动汽车补贴:

中国虽然登记了很多汽车生产商,去年前10位的生产商生产了75%的轿车。中国的产能集中还是很快的,这里面市场竞争是首要因素,因为要想赢得市场,无论是补贴也好,不补贴也好,都是一个市场竞争。

随着电动汽车而来,商业模式会产生很大变化。现在90后的孩子们不想有自己的车了。我女儿是90后,她跟我说我在北京生活不需要车,因为网约车很多,租赁车也很多。

确实新能源汽车也是最佳载体来开发,增加共享功能,这样共享车效率比较高。

面向未来我们要制定新的产业发展规划,加强科技支撑,协调发展,以及推动市场力量。

关于与美国的贸易摩擦:

我们不希望贸易单边主义,我们希望多边,我们希望大家共同发展,尤其是面对人类共同未来的挑战,我们不应该回到单边主义,应该更加开放。企业不能够因为创新而受惩罚,不会因为竞争力提高而受惩罚。

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这个大变革意味着更多的全球化,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要尽快结束,共同回到全球化的道路上来。

关于逐步淘汰化石能源汽车:

我个人觉得中国不太会用行政的命令确定哪一年,因为中国太大了,省份太多了,而且从北到南的气候条件、资源条件,包括车辆的多少差别太大了。

中国将来会是分区域的,分车型,分领域,一步一步来实现转化,但是转化的速度不会慢。

汽车产业那么大,不像数码相机取代胶卷那样,其实我们对汽车产业的期望是转型升级。我们的社会需要内燃机汽车找到一条路,能够转型升级。

中国的传统汽车销售下降了,告诉我们社会需要更先进的,我们社会需要新能源汽车。
                                                                 
关于中国数百家电动汽车初创企业:

初创企业和我们现有的汽车企业既是合作关系,也是竞争关系。到哪一天初创企业大,也可能就把现有企业吃掉了,这也是现有企业的转型,因为竞争的过程中,变革的过程中,必然是一个重组的过程。从这个角度说,我觉得这些初创企业还是很有前景的。

这些企业可能将成为一些世界性的企业,可能诞生于中国,也可能成长于美国,也可能到欧洲成了一个大品牌。现在的人都是到处寻找机会。

关于中国新能源车积分体制:

双积分体制肯定要实行下去,但是慢慢的会向碳交易体制转换。在碳交易体系建立之前,对没有碳排放的汽车,还是应该有相应的税收优惠,这不是补助问题,而是社会公平问题。

大众、奔驰、宝马,包括福特,也对中国的共享汽车产生很大的兴趣。过去他们大多数还是游离在我们的我们公交系统之外的,说明压力会转变成为市场和动力。

关于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的功能、技术,我们会下大功夫去发展,但是它的发展肯定不是把人赶出驾驶室,我相信人还是希望驾驶的,还是有驾驭感的。

关于被称为“中国电动汽车之父”:

这个称号名不副实,因为第一,发展电动汽车是大家的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只是在这个进程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是参与者、见证者、推动者。第二,我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么老,还要在汽车领域跟大家一起奋斗,推动汽车产业发展。

总之 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我相信人还是希望驾驶的,还是有驾驭感的”。



撰文 / 彭博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目前处在世界领先的位置,而被誉为中国电动汽车之父的万钢表示,得益于更清洁和更智能的汽车,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现任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万钢在北京的政协办公室内罕见接受了两小时的采访。这位现年66岁的汽车业重量级人物曾在20年前说服中国领导人发展当时还未经测试的车辆电气化技术。他讨论了他对汽车行业的愿景,他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的友谊,以及他的女儿不想拥有一辆汽车的原因。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节选。

关于埃隆·马斯:

我和他有很长的交往历史了,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朋友了。我第一次见他应该是在2008年春天的时候,当时我正好到旧金山,有几个朋友说一定要去看看埃隆·马斯克,我就去了一下,那时候开了一下他的绿色跑车。当时他们就在外面搭了一个账篷,车就在里面,我还亲自开了一下。后来有机会我们经常在一些会议上见面。

他在研发方面、生产方面、销售服务方面做得很好,所以在中国挺受欢迎。我相信他那个车也会对中国的汽车企业是一个挑战。我相信大家能够互相学习,能够取人所长,今后能够得到快速发展。中国现在的企业家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都逐渐形成了企业家精神。

关于中国汽车市场放缓:

2018年是第一次传统汽车下降了,觉得是不是要出问题了,整个产业忧心忡忡。实际上我觉得这是一个自然的现象,现象的本源还在于我们没有解决市场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的油价还是在涨的,拥堵越来越严重,从过去的特大城市,到现在二三线城市也产生拥堵。

中国的汽车如果能够解决能源、环保、交通拥堵问题,我们的汽车仍然有很大发展空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搞新能源汽车的原因。

关于逐步取消电动汽车补贴:

中国虽然登记了很多汽车生产商,去年前10位的生产商生产了75%的轿车。中国的产能集中还是很快的,这里面市场竞争是首要因素,因为要想赢得市场,无论是补贴也好,不补贴也好,都是一个市场竞争。

随着电动汽车而来,商业模式会产生很大变化。现在90后的孩子们不想有自己的车了。我女儿是90后,她跟我说我在北京生活不需要车,因为网约车很多,租赁车也很多。

确实新能源汽车也是最佳载体来开发,增加共享功能,这样共享车效率比较高。

面向未来我们要制定新的产业发展规划,加强科技支撑,协调发展,以及推动市场力量。

关于与美国的贸易摩擦:

我们不希望贸易单边主义,我们希望多边,我们希望大家共同发展,尤其是面对人类共同未来的挑战,我们不应该回到单边主义,应该更加开放。企业不能够因为创新而受惩罚,不会因为竞争力提高而受惩罚。

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这个大变革意味着更多的全球化,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要尽快结束,共同回到全球化的道路上来。

关于逐步淘汰化石能源汽车:

我个人觉得中国不太会用行政的命令确定哪一年,因为中国太大了,省份太多了,而且从北到南的气候条件、资源条件,包括车辆的多少差别太大了。

中国将来会是分区域的,分车型,分领域,一步一步来实现转化,但是转化的速度不会慢。

汽车产业那么大,不像数码相机取代胶卷那样,其实我们对汽车产业的期望是转型升级。我们的社会需要内燃机汽车找到一条路,能够转型升级。

中国的传统汽车销售下降了,告诉我们社会需要更先进的,我们社会需要新能源汽车。
                                                                 
关于中国数百家电动汽车初创企业:

初创企业和我们现有的汽车企业既是合作关系,也是竞争关系。到哪一天初创企业大,也可能就把现有企业吃掉了,这也是现有企业的转型,因为竞争的过程中,变革的过程中,必然是一个重组的过程。从这个角度说,我觉得这些初创企业还是很有前景的。

这些企业可能将成为一些世界性的企业,可能诞生于中国,也可能成长于美国,也可能到欧洲成了一个大品牌。现在的人都是到处寻找机会。

关于中国新能源车积分体制:

双积分体制肯定要实行下去,但是慢慢的会向碳交易体制转换。在碳交易体系建立之前,对没有碳排放的汽车,还是应该有相应的税收优惠,这不是补助问题,而是社会公平问题。

大众、奔驰、宝马,包括福特,也对中国的共享汽车产生很大的兴趣。过去他们大多数还是游离在我们的我们公交系统之外的,说明压力会转变成为市场和动力。

关于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的功能、技术,我们会下大功夫去发展,但是它的发展肯定不是把人赶出驾驶室,我相信人还是希望驾驶的,还是有驾驭感的。

关于被称为“中国电动汽车之父”:

这个称号名不副实,因为第一,发展电动汽车是大家的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只是在这个进程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是参与者、见证者、推动者。第二,我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么老,还要在汽车领域跟大家一起奋斗,推动汽车产业发展。

总之 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