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批评者一直要求中国债券市场变得更像华尔街,但采取美国模式将会让不稳定性更快爆发,并更受制于全球经济周期。



撰文 /  丹妮拉•加博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长期以来,中国债券市场的批评者一直抱怨说,中国债券市场应该更像华尔街。西方投资者、全球监管机构,甚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都假定,全球各地的债券市场都需要提供宽松的流动性,以及美国人用于为投资融资和对冲投资的那种短期“回购”借款和衍生品。

但这种结构性改革的信条夸大了美国模式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适用性。据IMF工作人员编辑的一本书所述,作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的中国债市不公平地束缚了外国投资者。他们不能进行很多西方投资者认为理所当然的操作,包括以债券为抵押通过回购市场借入资金、押注债券价格将下跌。他们也不能指望当地银行为债券期货做市,或作为债券期货的交易对手方。

相反,中国债券市场的结构有利于本土金融机构,这些机构主要利用债券作为抵押品,通过他们自己版本的回购市场在银行间市场拆借资金。该市场的交易量是债券市场的20倍。中国的债市不交易债券,而是将债券作为“抵押”来支持短期借款。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想让人民币成为一种国际货币,并建立有韧性的、基于市场的金融体系,他们的建议是,中国亟待采取行动向美国模式靠拢。
                                                 

允许外国投资者自由进入回购和衍生产品市场。改革回购市场,赋予贷款人对抵押品的合法权利,以便他们在交易对手方违约时可以重新使用或清算抵押品。当市场波动时,要求投资者重新估算债券价值。鼓励更多的本土银行成为做市商。国际社会希望中国让本土银行对债券市场的每日动态更加敏感。他们表示,这将会改善流动性,并加强市场纪律。

如果中国政府听从了上述建议(或许是作为与美国的贸易战谈判中的一项妥协),那将无异于火上浇油。美国模式会让不稳定性更快爆发,当市场动荡时,这种模式会放大收益和损失。2016年的国海证券(Sealand Securities)丑闻颇具启发意义。当时国海证券拒绝履行类似于债券回购的协议,宣称这些协议是其员工伪造的。此事震动了中国债券市场。中国监管机构迫使国海证券的交易对手方同意分担损失,才遏制住债券市场的抛售。

如果事发时中国的回购市场更像美国模式,监管机构就会发现,要阻止国海证券引发类似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引发的那种危机的难度会更大。按照美国模式,国海证券的交易对手方当时有法律义务要清算其作为抵押品持有的债券。债券的抛售将出现在其他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并通过债券抵押品的再利用扩散出去。能够通过银行间回购借款满足赎回压力的投资工具将不得不出售债券。中国债券市场则不同,其设计是允许交易在不出现抛售的情况下波动的。中国监管机构从2013年6月的银行间流动性紧缩中吸取了教训。

中国应吸取上世纪90年代被称作“金融大爆炸”(Big Bang)的欧洲放松监管行动的教训。当时,英国和德国财长被美国模式有望带来的流动性所吸引。但雷曼兄弟2008年倒闭证明了美国式市场的“流动性悖论”——在最需要流动性的时候,流动性却消失了。危机后收紧监管的努力对解决这一问题收效甚微。

新兴国家还需要担心另一件事:采用美国模式,将使它们与全球经济周期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全球周期使金融机构的资金跟随美国货币政策这根指挥棒在全球范围内流动。按照美国模式重塑债券市场,将导致货币政策丧失自主权,证券出现反复无常的流动。亚洲式货币危机的幽灵将会重新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债券市场不应仿效美国模式

发布日期:2019-06-14 17:18
摘要」批评者一直要求中国债券市场变得更像华尔街,但采取美国模式将会让不稳定性更快爆发,并更受制于全球经济周期。



撰文 /  丹妮拉•加博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长期以来,中国债券市场的批评者一直抱怨说,中国债券市场应该更像华尔街。西方投资者、全球监管机构,甚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都假定,全球各地的债券市场都需要提供宽松的流动性,以及美国人用于为投资融资和对冲投资的那种短期“回购”借款和衍生品。

但这种结构性改革的信条夸大了美国模式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适用性。据IMF工作人员编辑的一本书所述,作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的中国债市不公平地束缚了外国投资者。他们不能进行很多西方投资者认为理所当然的操作,包括以债券为抵押通过回购市场借入资金、押注债券价格将下跌。他们也不能指望当地银行为债券期货做市,或作为债券期货的交易对手方。

相反,中国债券市场的结构有利于本土金融机构,这些机构主要利用债券作为抵押品,通过他们自己版本的回购市场在银行间市场拆借资金。该市场的交易量是债券市场的20倍。中国的债市不交易债券,而是将债券作为“抵押”来支持短期借款。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想让人民币成为一种国际货币,并建立有韧性的、基于市场的金融体系,他们的建议是,中国亟待采取行动向美国模式靠拢。
                                                 

允许外国投资者自由进入回购和衍生产品市场。改革回购市场,赋予贷款人对抵押品的合法权利,以便他们在交易对手方违约时可以重新使用或清算抵押品。当市场波动时,要求投资者重新估算债券价值。鼓励更多的本土银行成为做市商。国际社会希望中国让本土银行对债券市场的每日动态更加敏感。他们表示,这将会改善流动性,并加强市场纪律。

如果中国政府听从了上述建议(或许是作为与美国的贸易战谈判中的一项妥协),那将无异于火上浇油。美国模式会让不稳定性更快爆发,当市场动荡时,这种模式会放大收益和损失。2016年的国海证券(Sealand Securities)丑闻颇具启发意义。当时国海证券拒绝履行类似于债券回购的协议,宣称这些协议是其员工伪造的。此事震动了中国债券市场。中国监管机构迫使国海证券的交易对手方同意分担损失,才遏制住债券市场的抛售。

如果事发时中国的回购市场更像美国模式,监管机构就会发现,要阻止国海证券引发类似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引发的那种危机的难度会更大。按照美国模式,国海证券的交易对手方当时有法律义务要清算其作为抵押品持有的债券。债券的抛售将出现在其他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并通过债券抵押品的再利用扩散出去。能够通过银行间回购借款满足赎回压力的投资工具将不得不出售债券。中国债券市场则不同,其设计是允许交易在不出现抛售的情况下波动的。中国监管机构从2013年6月的银行间流动性紧缩中吸取了教训。

中国应吸取上世纪90年代被称作“金融大爆炸”(Big Bang)的欧洲放松监管行动的教训。当时,英国和德国财长被美国模式有望带来的流动性所吸引。但雷曼兄弟2008年倒闭证明了美国式市场的“流动性悖论”——在最需要流动性的时候,流动性却消失了。危机后收紧监管的努力对解决这一问题收效甚微。

新兴国家还需要担心另一件事:采用美国模式,将使它们与全球经济周期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全球周期使金融机构的资金跟随美国货币政策这根指挥棒在全球范围内流动。按照美国模式重塑债券市场,将导致货币政策丧失自主权,证券出现反复无常的流动。亚洲式货币危机的幽灵将会重新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批评者一直要求中国债券市场变得更像华尔街,但采取美国模式将会让不稳定性更快爆发,并更受制于全球经济周期。



撰文 /  丹妮拉•加博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长期以来,中国债券市场的批评者一直抱怨说,中国债券市场应该更像华尔街。西方投资者、全球监管机构,甚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都假定,全球各地的债券市场都需要提供宽松的流动性,以及美国人用于为投资融资和对冲投资的那种短期“回购”借款和衍生品。

但这种结构性改革的信条夸大了美国模式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适用性。据IMF工作人员编辑的一本书所述,作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的中国债市不公平地束缚了外国投资者。他们不能进行很多西方投资者认为理所当然的操作,包括以债券为抵押通过回购市场借入资金、押注债券价格将下跌。他们也不能指望当地银行为债券期货做市,或作为债券期货的交易对手方。

相反,中国债券市场的结构有利于本土金融机构,这些机构主要利用债券作为抵押品,通过他们自己版本的回购市场在银行间市场拆借资金。该市场的交易量是债券市场的20倍。中国的债市不交易债券,而是将债券作为“抵押”来支持短期借款。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想让人民币成为一种国际货币,并建立有韧性的、基于市场的金融体系,他们的建议是,中国亟待采取行动向美国模式靠拢。
                                                 

允许外国投资者自由进入回购和衍生产品市场。改革回购市场,赋予贷款人对抵押品的合法权利,以便他们在交易对手方违约时可以重新使用或清算抵押品。当市场波动时,要求投资者重新估算债券价值。鼓励更多的本土银行成为做市商。国际社会希望中国让本土银行对债券市场的每日动态更加敏感。他们表示,这将会改善流动性,并加强市场纪律。

如果中国政府听从了上述建议(或许是作为与美国的贸易战谈判中的一项妥协),那将无异于火上浇油。美国模式会让不稳定性更快爆发,当市场动荡时,这种模式会放大收益和损失。2016年的国海证券(Sealand Securities)丑闻颇具启发意义。当时国海证券拒绝履行类似于债券回购的协议,宣称这些协议是其员工伪造的。此事震动了中国债券市场。中国监管机构迫使国海证券的交易对手方同意分担损失,才遏制住债券市场的抛售。

如果事发时中国的回购市场更像美国模式,监管机构就会发现,要阻止国海证券引发类似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引发的那种危机的难度会更大。按照美国模式,国海证券的交易对手方当时有法律义务要清算其作为抵押品持有的债券。债券的抛售将出现在其他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并通过债券抵押品的再利用扩散出去。能够通过银行间回购借款满足赎回压力的投资工具将不得不出售债券。中国债券市场则不同,其设计是允许交易在不出现抛售的情况下波动的。中国监管机构从2013年6月的银行间流动性紧缩中吸取了教训。

中国应吸取上世纪90年代被称作“金融大爆炸”(Big Bang)的欧洲放松监管行动的教训。当时,英国和德国财长被美国模式有望带来的流动性所吸引。但雷曼兄弟2008年倒闭证明了美国式市场的“流动性悖论”——在最需要流动性的时候,流动性却消失了。危机后收紧监管的努力对解决这一问题收效甚微。

新兴国家还需要担心另一件事:采用美国模式,将使它们与全球经济周期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全球周期使金融机构的资金跟随美国货币政策这根指挥棒在全球范围内流动。按照美国模式重塑债券市场,将导致货币政策丧失自主权,证券出现反复无常的流动。亚洲式货币危机的幽灵将会重新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债券市场不应仿效美国模式

发布日期:2019-06-14 17:18
摘要」批评者一直要求中国债券市场变得更像华尔街,但采取美国模式将会让不稳定性更快爆发,并更受制于全球经济周期。



撰文 /  丹妮拉•加博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长期以来,中国债券市场的批评者一直抱怨说,中国债券市场应该更像华尔街。西方投资者、全球监管机构,甚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都假定,全球各地的债券市场都需要提供宽松的流动性,以及美国人用于为投资融资和对冲投资的那种短期“回购”借款和衍生品。

但这种结构性改革的信条夸大了美国模式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适用性。据IMF工作人员编辑的一本书所述,作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的中国债市不公平地束缚了外国投资者。他们不能进行很多西方投资者认为理所当然的操作,包括以债券为抵押通过回购市场借入资金、押注债券价格将下跌。他们也不能指望当地银行为债券期货做市,或作为债券期货的交易对手方。

相反,中国债券市场的结构有利于本土金融机构,这些机构主要利用债券作为抵押品,通过他们自己版本的回购市场在银行间市场拆借资金。该市场的交易量是债券市场的20倍。中国的债市不交易债券,而是将债券作为“抵押”来支持短期借款。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想让人民币成为一种国际货币,并建立有韧性的、基于市场的金融体系,他们的建议是,中国亟待采取行动向美国模式靠拢。
                                                 

允许外国投资者自由进入回购和衍生产品市场。改革回购市场,赋予贷款人对抵押品的合法权利,以便他们在交易对手方违约时可以重新使用或清算抵押品。当市场波动时,要求投资者重新估算债券价值。鼓励更多的本土银行成为做市商。国际社会希望中国让本土银行对债券市场的每日动态更加敏感。他们表示,这将会改善流动性,并加强市场纪律。

如果中国政府听从了上述建议(或许是作为与美国的贸易战谈判中的一项妥协),那将无异于火上浇油。美国模式会让不稳定性更快爆发,当市场动荡时,这种模式会放大收益和损失。2016年的国海证券(Sealand Securities)丑闻颇具启发意义。当时国海证券拒绝履行类似于债券回购的协议,宣称这些协议是其员工伪造的。此事震动了中国债券市场。中国监管机构迫使国海证券的交易对手方同意分担损失,才遏制住债券市场的抛售。

如果事发时中国的回购市场更像美国模式,监管机构就会发现,要阻止国海证券引发类似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引发的那种危机的难度会更大。按照美国模式,国海证券的交易对手方当时有法律义务要清算其作为抵押品持有的债券。债券的抛售将出现在其他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并通过债券抵押品的再利用扩散出去。能够通过银行间回购借款满足赎回压力的投资工具将不得不出售债券。中国债券市场则不同,其设计是允许交易在不出现抛售的情况下波动的。中国监管机构从2013年6月的银行间流动性紧缩中吸取了教训。

中国应吸取上世纪90年代被称作“金融大爆炸”(Big Bang)的欧洲放松监管行动的教训。当时,英国和德国财长被美国模式有望带来的流动性所吸引。但雷曼兄弟2008年倒闭证明了美国式市场的“流动性悖论”——在最需要流动性的时候,流动性却消失了。危机后收紧监管的努力对解决这一问题收效甚微。

新兴国家还需要担心另一件事:采用美国模式,将使它们与全球经济周期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全球周期使金融机构的资金跟随美国货币政策这根指挥棒在全球范围内流动。按照美国模式重塑债券市场,将导致货币政策丧失自主权,证券出现反复无常的流动。亚洲式货币危机的幽灵将会重新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批评者一直要求中国债券市场变得更像华尔街,但采取美国模式将会让不稳定性更快爆发,并更受制于全球经济周期。



撰文 /  丹妮拉•加博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长期以来,中国债券市场的批评者一直抱怨说,中国债券市场应该更像华尔街。西方投资者、全球监管机构,甚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都假定,全球各地的债券市场都需要提供宽松的流动性,以及美国人用于为投资融资和对冲投资的那种短期“回购”借款和衍生品。

但这种结构性改革的信条夸大了美国模式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适用性。据IMF工作人员编辑的一本书所述,作为全球第三大债券市场的中国债市不公平地束缚了外国投资者。他们不能进行很多西方投资者认为理所当然的操作,包括以债券为抵押通过回购市场借入资金、押注债券价格将下跌。他们也不能指望当地银行为债券期货做市,或作为债券期货的交易对手方。

相反,中国债券市场的结构有利于本土金融机构,这些机构主要利用债券作为抵押品,通过他们自己版本的回购市场在银行间市场拆借资金。该市场的交易量是债券市场的20倍。中国的债市不交易债券,而是将债券作为“抵押”来支持短期借款。

如果中国政府真的想让人民币成为一种国际货币,并建立有韧性的、基于市场的金融体系,他们的建议是,中国亟待采取行动向美国模式靠拢。
                                                 

允许外国投资者自由进入回购和衍生产品市场。改革回购市场,赋予贷款人对抵押品的合法权利,以便他们在交易对手方违约时可以重新使用或清算抵押品。当市场波动时,要求投资者重新估算债券价值。鼓励更多的本土银行成为做市商。国际社会希望中国让本土银行对债券市场的每日动态更加敏感。他们表示,这将会改善流动性,并加强市场纪律。

如果中国政府听从了上述建议(或许是作为与美国的贸易战谈判中的一项妥协),那将无异于火上浇油。美国模式会让不稳定性更快爆发,当市场动荡时,这种模式会放大收益和损失。2016年的国海证券(Sealand Securities)丑闻颇具启发意义。当时国海证券拒绝履行类似于债券回购的协议,宣称这些协议是其员工伪造的。此事震动了中国债券市场。中国监管机构迫使国海证券的交易对手方同意分担损失,才遏制住债券市场的抛售。

如果事发时中国的回购市场更像美国模式,监管机构就会发现,要阻止国海证券引发类似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引发的那种危机的难度会更大。按照美国模式,国海证券的交易对手方当时有法律义务要清算其作为抵押品持有的债券。债券的抛售将出现在其他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并通过债券抵押品的再利用扩散出去。能够通过银行间回购借款满足赎回压力的投资工具将不得不出售债券。中国债券市场则不同,其设计是允许交易在不出现抛售的情况下波动的。中国监管机构从2013年6月的银行间流动性紧缩中吸取了教训。

中国应吸取上世纪90年代被称作“金融大爆炸”(Big Bang)的欧洲放松监管行动的教训。当时,英国和德国财长被美国模式有望带来的流动性所吸引。但雷曼兄弟2008年倒闭证明了美国式市场的“流动性悖论”——在最需要流动性的时候,流动性却消失了。危机后收紧监管的努力对解决这一问题收效甚微。

新兴国家还需要担心另一件事:采用美国模式,将使它们与全球经济周期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全球周期使金融机构的资金跟随美国货币政策这根指挥棒在全球范围内流动。按照美国模式重塑债券市场,将导致货币政策丧失自主权,证券出现反复无常的流动。亚洲式货币危机的幽灵将会重新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