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这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



撰文 / 徐海娜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六月的高考虽然已经结束了,但考生们还无法真正放松,因为还有一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没有完成,那就是选择学校和专业。最近我看到很多人都在给考生建议,有的侧重说学校的招牌效应,认为上一个好学校比好专业重要;有的则在分析读什么样的专业,可以“更有前途”,未来就业的路子更广。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在这样一件“人生大事”的语境中,个人的愿意似乎是最不重要,是最可忽略的,这看上去很奇怪!要知道在学生们往后的人生中,能够激发一个人的潜能,能为一个人带来幸福的最为攸关的因素,就是个人的意愿。

读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有多痛苦

其实很多过来人都经历过大学读了一个不喜欢的,甚至有点厌恶的专业的经历,花费四年青春在一个不喜欢的学科里挣扎,绝对是人生的一种痛苦。前几天,有人建议考生,先考入一个好的大学再说,专业不喜欢可以换。这种话对学生们特别有欺骗性。二十多年前,专家就是这样“骗”我们那一批学生的;二十年后,还在用同样的话术,让尚有一点理想的学子放弃自己的追求。原则上,高校里转专业可行,事实上,有几个学生成功争取到转换专业的呢?当有人再这么说,孩子们,这个问题一定要问个明白。

过了许多年,我也难以忘记我的一位师兄在专业问题上的挣扎。当时,那个男生被录取到了化学系,然而他真的对化学没有兴趣,一点儿也学不进去,反而每天溜进数学系和计算机系的课室旁听。因为家贫如洗,他需要勤工俭学,凭着自己自学计算机的能力,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在一些计算机软件公司兼职。记得他刚找到一份工作时,我们一群师兄师妹纷纷问他是怎么得到那份工作的。他说,当时负责人问他,某某软件会吗?他如实说“不会”,但同时说,“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学会,能用我吗?”三天之后,他果然学会,就被录取了。在计算机科学方面,他具有惊人的热情和学习能力,可惜,多次申请转换专业,都没有结果,最后,他在化学系不达标的成绩,理所当然地令他与毕业证书无缘。虽然后来他的工作更注重的是实际的能力,但没有大学毕业证书也算很遗憾的一件事。在我四年的大学生涯中,只见过一个学生转换专业成功的,那还是因为要纠正一个录取的时候就发生的程序上的错误。事实上,那时候,我们学校不仅有可以转专业的政策,还有可以就读两个专业获得双学位的选项,可是都只有极少的人能够申请成功。


我自己在高考志愿和大学专业上也经历过一系列的挣扎,我一样被录取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幸运的是,我还不至于讨厌自己就读的专业,在提出转专业或者读双学位被拒之后,总算也读进去了,最后也小有收获。但我想,假如那四年是花在一个我有着极大热情的专业上,我恐怕就能够专研进去了,那将给我精神上带来很大的满足感。读硕士的时候,我终于有了选择权,但是当和一些本硕同专业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会深深感到自己根基的不足。

由于中国高考录取的特殊情况,不少学生都难以就读自己真正有热情去学习的专业,但是,现实虽然如此,却不能说这件事因此便具有了合理性,更不能因此就忽视学生自己的意愿。当专家、老师或者父母劝说孩子们,忽略专业,先选择一个“211”、“985”、“双一流”的好学校最重要时,那万一录取到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孩子们是否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接受,最终会成为一个问题。有的学生可能会习惯性地服从,即便如此,四年也是极大的考验。

还有人劝说孩子们,好多有成就的人都脱离了大学就读的专业,而且以后做什么也不一定和大学就读的专业有关。没错,这也是事实的一种,但和前述高考录取的某种偶然性一样,在逻辑上不能倒推出“不读自己喜欢的专业”的合理性。我们可以说,很无奈,我们可能会面临这样一种情况,无法被录取进最喜欢的专业,但不能说在未选择之时就先叫人放弃。

读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有多痛苦?“四年都是煎熬”,“脑子会自动拒绝这些知识”,“崩溃”,“抑郁”,上网随便一搜,孩子们都是用这样的语言去形容的。捱过四年时光,迂回追梦的大有人在;但更多的是,在四年里,磨蚀了学习热情和生命热情,放弃梦想的人。这些人最终参加工作的时候,也缺乏活力,幸福的感觉更加欠奉。当个人的意愿不再重要的时候,便容易成为一个丧失自我的人,活着便只是为了活着而已。

有兴趣,热情专注,才会有成就

在报高考志愿的时候,事实上,很多父母和老师都觉得,孩子们自己也挺茫然的,不是有很强烈的个人意愿。那是因为,我们的教育长期以来,都是为孩子们设定好了每一步,拼命读书,考到好中学,好大学。孩子读书就像升级打怪,下一步永远都是设计好的。孩子们一直活在别人的愿望里,别人的需要里。遑论生涯规划,失了指挥,连自己下一步该往哪里走都不知道。因此,很多人茫茫然上了大学,然后大学毕业之后,依旧茫然。假如不想让孩子一生因茫然而惘然,不如就不要再越俎代庖,在报志愿的问题上,多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吧!另一方面,一个人假如对某项事物有兴趣,就会自然产生学习的毅力,即使学习中遇到困难,也会有动力去克服。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对一个人的一生都有深远影响。

早在1978年,著名的美国教育心理学家Joseph Renzulli就提出过一个三环理论。他说,一个人的能力怎样才能展现出来呢?有三个基本要素:一是中等以上智能;一是创造能力;一是专注和热诚。这三者不分仲伯,需要交互作用,才能激发出一个人的潜能,从而产生卓越的人才。假如,一个人对自己的专业没有兴趣的话,怎么可能做到专注和热诚呢?

我们可以从很多真实事例中,发现由兴趣而至的专注和热诚可以给人带来什么。

据报道,2016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的大隅良典教授在接获诺贝尔媒体首席科学官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的恭贺电话时,他说,“刚开始的阶段,世界上每年关于细胞自噬的论文只有二十篇甚至更少,现在每年有关论文超过了五千篇,这是近15年来的最大变化”,在简短的电话交谈中,他持续地表现出一个科学家对他的专业世界不断探究的精神,他说,“我们仍然面临很多问题,其实现在的问题比我刚开始研究之时的问题更多”。今年是2019 年,而他是在30年前就开始研究细胞自噬机制的,他从一个当时鲜有人关注的领域入手,刚开始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这项研究究竟会有什么用。43岁时,他才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他持续专注地做研究,默默为细胞自噬的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得到诺贝尔奖可谓实至名归。造成这样成就的正是“自我”的力量。

在我生活过的香港有一条路叫“范信达道”,这条路的名字是用一个加拿大人“范信达”(Reginald Fessenden)的名字来命名的。这位范信达的故事很有意思,他曾经只是一位普通老师,但对电子科技特别有兴趣,特意搬到纽约,追随著名发明家爱迪生。他说,自己虽然对电子技术所知甚少,但可以学得飞快。最终他说服了爱迪生,加入了他的团队。之后,他一生发明很多,被誉为“无线电广播之父”,还发明了显微照相技术。而这一切都肇始于他对电子科技浓烈的兴趣和无尽的热情。

个人意愿与终身学习能力

现在的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令未来难以预测,有人说AI会取代现在的大部分职业,甚至染指创意领域。我们都知道AI微软“小冰”写诗出书的事情,前不久,“小冰”又开始画画,三分钟就能完成一幅看上去还不错的作品。目前,人们可以不承认这些东西有艺术价值,但是至少可以说明,AI应用的前景之广阔已经超越了一般人的想象。有AI相伴的未来世界,会相当复杂和极具挑战性,因此培育一个人的终身学习能力受到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重视。2018年,新加坡教育部明确提出,新加坡将“致力于把学生培养成兼具创新能力和好奇心的终身学习者”。为配合这一目标,2019年还宣布了要对中小学的一系列重大考试进行改革,降低学生的考试负担。无论这样的改革成效将会如何,人们至少有一个共识,孩子们的学习热情,对知识的热情,是有可能被不当的教育方式磨蚀殆尽的。

现在有人在孩子们填报志愿的时候说,四年很快就过去了,读什么专业一点儿也不重要,因为未来的人才要求有跨专业多学科的知识和能力,要有终身学习的能力。看上去似乎没有错,然而不要忽略了,每一个明天都是今天演变而成的,日复一日的痛苦煎熬,四年的青春隐忍,一到大学毕业,忽然就能有终身学习能力了吗?我们知道爱学习的孩子都是因为在学习的过程中尝到了“甜头”,在学习中慢慢积攒了成就感,还有因好奇而至的无穷探究的热情,岂是一个令人厌烦的专业能给予学生的呢?终身学习的能力正是建立在对知识的热情之上的。没有这份热情,能力便无从建构。终身学习是自发自愿、自我驱动的一种持续学习状态,一个人一生要持续这样一种状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需要在教育的每一个环节去保护孩子们的学习热情。

对于高考之后的录取结果,没有人能准确预测,但填报志愿的时候,我认为,至少应该考虑到孩子的意愿,毕竟大学是要他们自己去读的,未来的路,也是要他们自己去走的。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高考后的志愿抉择,个人意愿到底重不重要?

发布日期:2019-06-13 04:18
摘要」在这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



撰文 / 徐海娜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六月的高考虽然已经结束了,但考生们还无法真正放松,因为还有一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没有完成,那就是选择学校和专业。最近我看到很多人都在给考生建议,有的侧重说学校的招牌效应,认为上一个好学校比好专业重要;有的则在分析读什么样的专业,可以“更有前途”,未来就业的路子更广。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在这样一件“人生大事”的语境中,个人的愿意似乎是最不重要,是最可忽略的,这看上去很奇怪!要知道在学生们往后的人生中,能够激发一个人的潜能,能为一个人带来幸福的最为攸关的因素,就是个人的意愿。

读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有多痛苦

其实很多过来人都经历过大学读了一个不喜欢的,甚至有点厌恶的专业的经历,花费四年青春在一个不喜欢的学科里挣扎,绝对是人生的一种痛苦。前几天,有人建议考生,先考入一个好的大学再说,专业不喜欢可以换。这种话对学生们特别有欺骗性。二十多年前,专家就是这样“骗”我们那一批学生的;二十年后,还在用同样的话术,让尚有一点理想的学子放弃自己的追求。原则上,高校里转专业可行,事实上,有几个学生成功争取到转换专业的呢?当有人再这么说,孩子们,这个问题一定要问个明白。

过了许多年,我也难以忘记我的一位师兄在专业问题上的挣扎。当时,那个男生被录取到了化学系,然而他真的对化学没有兴趣,一点儿也学不进去,反而每天溜进数学系和计算机系的课室旁听。因为家贫如洗,他需要勤工俭学,凭着自己自学计算机的能力,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在一些计算机软件公司兼职。记得他刚找到一份工作时,我们一群师兄师妹纷纷问他是怎么得到那份工作的。他说,当时负责人问他,某某软件会吗?他如实说“不会”,但同时说,“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学会,能用我吗?”三天之后,他果然学会,就被录取了。在计算机科学方面,他具有惊人的热情和学习能力,可惜,多次申请转换专业,都没有结果,最后,他在化学系不达标的成绩,理所当然地令他与毕业证书无缘。虽然后来他的工作更注重的是实际的能力,但没有大学毕业证书也算很遗憾的一件事。在我四年的大学生涯中,只见过一个学生转换专业成功的,那还是因为要纠正一个录取的时候就发生的程序上的错误。事实上,那时候,我们学校不仅有可以转专业的政策,还有可以就读两个专业获得双学位的选项,可是都只有极少的人能够申请成功。


我自己在高考志愿和大学专业上也经历过一系列的挣扎,我一样被录取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幸运的是,我还不至于讨厌自己就读的专业,在提出转专业或者读双学位被拒之后,总算也读进去了,最后也小有收获。但我想,假如那四年是花在一个我有着极大热情的专业上,我恐怕就能够专研进去了,那将给我精神上带来很大的满足感。读硕士的时候,我终于有了选择权,但是当和一些本硕同专业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会深深感到自己根基的不足。

由于中国高考录取的特殊情况,不少学生都难以就读自己真正有热情去学习的专业,但是,现实虽然如此,却不能说这件事因此便具有了合理性,更不能因此就忽视学生自己的意愿。当专家、老师或者父母劝说孩子们,忽略专业,先选择一个“211”、“985”、“双一流”的好学校最重要时,那万一录取到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孩子们是否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接受,最终会成为一个问题。有的学生可能会习惯性地服从,即便如此,四年也是极大的考验。

还有人劝说孩子们,好多有成就的人都脱离了大学就读的专业,而且以后做什么也不一定和大学就读的专业有关。没错,这也是事实的一种,但和前述高考录取的某种偶然性一样,在逻辑上不能倒推出“不读自己喜欢的专业”的合理性。我们可以说,很无奈,我们可能会面临这样一种情况,无法被录取进最喜欢的专业,但不能说在未选择之时就先叫人放弃。

读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有多痛苦?“四年都是煎熬”,“脑子会自动拒绝这些知识”,“崩溃”,“抑郁”,上网随便一搜,孩子们都是用这样的语言去形容的。捱过四年时光,迂回追梦的大有人在;但更多的是,在四年里,磨蚀了学习热情和生命热情,放弃梦想的人。这些人最终参加工作的时候,也缺乏活力,幸福的感觉更加欠奉。当个人的意愿不再重要的时候,便容易成为一个丧失自我的人,活着便只是为了活着而已。

有兴趣,热情专注,才会有成就

在报高考志愿的时候,事实上,很多父母和老师都觉得,孩子们自己也挺茫然的,不是有很强烈的个人意愿。那是因为,我们的教育长期以来,都是为孩子们设定好了每一步,拼命读书,考到好中学,好大学。孩子读书就像升级打怪,下一步永远都是设计好的。孩子们一直活在别人的愿望里,别人的需要里。遑论生涯规划,失了指挥,连自己下一步该往哪里走都不知道。因此,很多人茫茫然上了大学,然后大学毕业之后,依旧茫然。假如不想让孩子一生因茫然而惘然,不如就不要再越俎代庖,在报志愿的问题上,多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吧!另一方面,一个人假如对某项事物有兴趣,就会自然产生学习的毅力,即使学习中遇到困难,也会有动力去克服。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对一个人的一生都有深远影响。

早在1978年,著名的美国教育心理学家Joseph Renzulli就提出过一个三环理论。他说,一个人的能力怎样才能展现出来呢?有三个基本要素:一是中等以上智能;一是创造能力;一是专注和热诚。这三者不分仲伯,需要交互作用,才能激发出一个人的潜能,从而产生卓越的人才。假如,一个人对自己的专业没有兴趣的话,怎么可能做到专注和热诚呢?

我们可以从很多真实事例中,发现由兴趣而至的专注和热诚可以给人带来什么。

据报道,2016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的大隅良典教授在接获诺贝尔媒体首席科学官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的恭贺电话时,他说,“刚开始的阶段,世界上每年关于细胞自噬的论文只有二十篇甚至更少,现在每年有关论文超过了五千篇,这是近15年来的最大变化”,在简短的电话交谈中,他持续地表现出一个科学家对他的专业世界不断探究的精神,他说,“我们仍然面临很多问题,其实现在的问题比我刚开始研究之时的问题更多”。今年是2019 年,而他是在30年前就开始研究细胞自噬机制的,他从一个当时鲜有人关注的领域入手,刚开始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这项研究究竟会有什么用。43岁时,他才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他持续专注地做研究,默默为细胞自噬的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得到诺贝尔奖可谓实至名归。造成这样成就的正是“自我”的力量。

在我生活过的香港有一条路叫“范信达道”,这条路的名字是用一个加拿大人“范信达”(Reginald Fessenden)的名字来命名的。这位范信达的故事很有意思,他曾经只是一位普通老师,但对电子科技特别有兴趣,特意搬到纽约,追随著名发明家爱迪生。他说,自己虽然对电子技术所知甚少,但可以学得飞快。最终他说服了爱迪生,加入了他的团队。之后,他一生发明很多,被誉为“无线电广播之父”,还发明了显微照相技术。而这一切都肇始于他对电子科技浓烈的兴趣和无尽的热情。

个人意愿与终身学习能力

现在的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令未来难以预测,有人说AI会取代现在的大部分职业,甚至染指创意领域。我们都知道AI微软“小冰”写诗出书的事情,前不久,“小冰”又开始画画,三分钟就能完成一幅看上去还不错的作品。目前,人们可以不承认这些东西有艺术价值,但是至少可以说明,AI应用的前景之广阔已经超越了一般人的想象。有AI相伴的未来世界,会相当复杂和极具挑战性,因此培育一个人的终身学习能力受到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重视。2018年,新加坡教育部明确提出,新加坡将“致力于把学生培养成兼具创新能力和好奇心的终身学习者”。为配合这一目标,2019年还宣布了要对中小学的一系列重大考试进行改革,降低学生的考试负担。无论这样的改革成效将会如何,人们至少有一个共识,孩子们的学习热情,对知识的热情,是有可能被不当的教育方式磨蚀殆尽的。

现在有人在孩子们填报志愿的时候说,四年很快就过去了,读什么专业一点儿也不重要,因为未来的人才要求有跨专业多学科的知识和能力,要有终身学习的能力。看上去似乎没有错,然而不要忽略了,每一个明天都是今天演变而成的,日复一日的痛苦煎熬,四年的青春隐忍,一到大学毕业,忽然就能有终身学习能力了吗?我们知道爱学习的孩子都是因为在学习的过程中尝到了“甜头”,在学习中慢慢积攒了成就感,还有因好奇而至的无穷探究的热情,岂是一个令人厌烦的专业能给予学生的呢?终身学习的能力正是建立在对知识的热情之上的。没有这份热情,能力便无从建构。终身学习是自发自愿、自我驱动的一种持续学习状态,一个人一生要持续这样一种状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需要在教育的每一个环节去保护孩子们的学习热情。

对于高考之后的录取结果,没有人能准确预测,但填报志愿的时候,我认为,至少应该考虑到孩子的意愿,毕竟大学是要他们自己去读的,未来的路,也是要他们自己去走的。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这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



撰文 / 徐海娜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六月的高考虽然已经结束了,但考生们还无法真正放松,因为还有一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没有完成,那就是选择学校和专业。最近我看到很多人都在给考生建议,有的侧重说学校的招牌效应,认为上一个好学校比好专业重要;有的则在分析读什么样的专业,可以“更有前途”,未来就业的路子更广。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在这样一件“人生大事”的语境中,个人的愿意似乎是最不重要,是最可忽略的,这看上去很奇怪!要知道在学生们往后的人生中,能够激发一个人的潜能,能为一个人带来幸福的最为攸关的因素,就是个人的意愿。

读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有多痛苦

其实很多过来人都经历过大学读了一个不喜欢的,甚至有点厌恶的专业的经历,花费四年青春在一个不喜欢的学科里挣扎,绝对是人生的一种痛苦。前几天,有人建议考生,先考入一个好的大学再说,专业不喜欢可以换。这种话对学生们特别有欺骗性。二十多年前,专家就是这样“骗”我们那一批学生的;二十年后,还在用同样的话术,让尚有一点理想的学子放弃自己的追求。原则上,高校里转专业可行,事实上,有几个学生成功争取到转换专业的呢?当有人再这么说,孩子们,这个问题一定要问个明白。

过了许多年,我也难以忘记我的一位师兄在专业问题上的挣扎。当时,那个男生被录取到了化学系,然而他真的对化学没有兴趣,一点儿也学不进去,反而每天溜进数学系和计算机系的课室旁听。因为家贫如洗,他需要勤工俭学,凭着自己自学计算机的能力,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在一些计算机软件公司兼职。记得他刚找到一份工作时,我们一群师兄师妹纷纷问他是怎么得到那份工作的。他说,当时负责人问他,某某软件会吗?他如实说“不会”,但同时说,“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学会,能用我吗?”三天之后,他果然学会,就被录取了。在计算机科学方面,他具有惊人的热情和学习能力,可惜,多次申请转换专业,都没有结果,最后,他在化学系不达标的成绩,理所当然地令他与毕业证书无缘。虽然后来他的工作更注重的是实际的能力,但没有大学毕业证书也算很遗憾的一件事。在我四年的大学生涯中,只见过一个学生转换专业成功的,那还是因为要纠正一个录取的时候就发生的程序上的错误。事实上,那时候,我们学校不仅有可以转专业的政策,还有可以就读两个专业获得双学位的选项,可是都只有极少的人能够申请成功。


我自己在高考志愿和大学专业上也经历过一系列的挣扎,我一样被录取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幸运的是,我还不至于讨厌自己就读的专业,在提出转专业或者读双学位被拒之后,总算也读进去了,最后也小有收获。但我想,假如那四年是花在一个我有着极大热情的专业上,我恐怕就能够专研进去了,那将给我精神上带来很大的满足感。读硕士的时候,我终于有了选择权,但是当和一些本硕同专业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会深深感到自己根基的不足。

由于中国高考录取的特殊情况,不少学生都难以就读自己真正有热情去学习的专业,但是,现实虽然如此,却不能说这件事因此便具有了合理性,更不能因此就忽视学生自己的意愿。当专家、老师或者父母劝说孩子们,忽略专业,先选择一个“211”、“985”、“双一流”的好学校最重要时,那万一录取到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孩子们是否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接受,最终会成为一个问题。有的学生可能会习惯性地服从,即便如此,四年也是极大的考验。

还有人劝说孩子们,好多有成就的人都脱离了大学就读的专业,而且以后做什么也不一定和大学就读的专业有关。没错,这也是事实的一种,但和前述高考录取的某种偶然性一样,在逻辑上不能倒推出“不读自己喜欢的专业”的合理性。我们可以说,很无奈,我们可能会面临这样一种情况,无法被录取进最喜欢的专业,但不能说在未选择之时就先叫人放弃。

读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有多痛苦?“四年都是煎熬”,“脑子会自动拒绝这些知识”,“崩溃”,“抑郁”,上网随便一搜,孩子们都是用这样的语言去形容的。捱过四年时光,迂回追梦的大有人在;但更多的是,在四年里,磨蚀了学习热情和生命热情,放弃梦想的人。这些人最终参加工作的时候,也缺乏活力,幸福的感觉更加欠奉。当个人的意愿不再重要的时候,便容易成为一个丧失自我的人,活着便只是为了活着而已。

有兴趣,热情专注,才会有成就

在报高考志愿的时候,事实上,很多父母和老师都觉得,孩子们自己也挺茫然的,不是有很强烈的个人意愿。那是因为,我们的教育长期以来,都是为孩子们设定好了每一步,拼命读书,考到好中学,好大学。孩子读书就像升级打怪,下一步永远都是设计好的。孩子们一直活在别人的愿望里,别人的需要里。遑论生涯规划,失了指挥,连自己下一步该往哪里走都不知道。因此,很多人茫茫然上了大学,然后大学毕业之后,依旧茫然。假如不想让孩子一生因茫然而惘然,不如就不要再越俎代庖,在报志愿的问题上,多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吧!另一方面,一个人假如对某项事物有兴趣,就会自然产生学习的毅力,即使学习中遇到困难,也会有动力去克服。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对一个人的一生都有深远影响。

早在1978年,著名的美国教育心理学家Joseph Renzulli就提出过一个三环理论。他说,一个人的能力怎样才能展现出来呢?有三个基本要素:一是中等以上智能;一是创造能力;一是专注和热诚。这三者不分仲伯,需要交互作用,才能激发出一个人的潜能,从而产生卓越的人才。假如,一个人对自己的专业没有兴趣的话,怎么可能做到专注和热诚呢?

我们可以从很多真实事例中,发现由兴趣而至的专注和热诚可以给人带来什么。

据报道,2016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的大隅良典教授在接获诺贝尔媒体首席科学官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的恭贺电话时,他说,“刚开始的阶段,世界上每年关于细胞自噬的论文只有二十篇甚至更少,现在每年有关论文超过了五千篇,这是近15年来的最大变化”,在简短的电话交谈中,他持续地表现出一个科学家对他的专业世界不断探究的精神,他说,“我们仍然面临很多问题,其实现在的问题比我刚开始研究之时的问题更多”。今年是2019 年,而他是在30年前就开始研究细胞自噬机制的,他从一个当时鲜有人关注的领域入手,刚开始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这项研究究竟会有什么用。43岁时,他才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他持续专注地做研究,默默为细胞自噬的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得到诺贝尔奖可谓实至名归。造成这样成就的正是“自我”的力量。

在我生活过的香港有一条路叫“范信达道”,这条路的名字是用一个加拿大人“范信达”(Reginald Fessenden)的名字来命名的。这位范信达的故事很有意思,他曾经只是一位普通老师,但对电子科技特别有兴趣,特意搬到纽约,追随著名发明家爱迪生。他说,自己虽然对电子技术所知甚少,但可以学得飞快。最终他说服了爱迪生,加入了他的团队。之后,他一生发明很多,被誉为“无线电广播之父”,还发明了显微照相技术。而这一切都肇始于他对电子科技浓烈的兴趣和无尽的热情。

个人意愿与终身学习能力

现在的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令未来难以预测,有人说AI会取代现在的大部分职业,甚至染指创意领域。我们都知道AI微软“小冰”写诗出书的事情,前不久,“小冰”又开始画画,三分钟就能完成一幅看上去还不错的作品。目前,人们可以不承认这些东西有艺术价值,但是至少可以说明,AI应用的前景之广阔已经超越了一般人的想象。有AI相伴的未来世界,会相当复杂和极具挑战性,因此培育一个人的终身学习能力受到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重视。2018年,新加坡教育部明确提出,新加坡将“致力于把学生培养成兼具创新能力和好奇心的终身学习者”。为配合这一目标,2019年还宣布了要对中小学的一系列重大考试进行改革,降低学生的考试负担。无论这样的改革成效将会如何,人们至少有一个共识,孩子们的学习热情,对知识的热情,是有可能被不当的教育方式磨蚀殆尽的。

现在有人在孩子们填报志愿的时候说,四年很快就过去了,读什么专业一点儿也不重要,因为未来的人才要求有跨专业多学科的知识和能力,要有终身学习的能力。看上去似乎没有错,然而不要忽略了,每一个明天都是今天演变而成的,日复一日的痛苦煎熬,四年的青春隐忍,一到大学毕业,忽然就能有终身学习能力了吗?我们知道爱学习的孩子都是因为在学习的过程中尝到了“甜头”,在学习中慢慢积攒了成就感,还有因好奇而至的无穷探究的热情,岂是一个令人厌烦的专业能给予学生的呢?终身学习的能力正是建立在对知识的热情之上的。没有这份热情,能力便无从建构。终身学习是自发自愿、自我驱动的一种持续学习状态,一个人一生要持续这样一种状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需要在教育的每一个环节去保护孩子们的学习热情。

对于高考之后的录取结果,没有人能准确预测,但填报志愿的时候,我认为,至少应该考虑到孩子的意愿,毕竟大学是要他们自己去读的,未来的路,也是要他们自己去走的。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高考后的志愿抉择,个人意愿到底重不重要?

发布日期:2019-06-13 04:18
摘要」在这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



撰文 / 徐海娜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六月的高考虽然已经结束了,但考生们还无法真正放松,因为还有一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没有完成,那就是选择学校和专业。最近我看到很多人都在给考生建议,有的侧重说学校的招牌效应,认为上一个好学校比好专业重要;有的则在分析读什么样的专业,可以“更有前途”,未来就业的路子更广。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在这样一件“人生大事”的语境中,个人的愿意似乎是最不重要,是最可忽略的,这看上去很奇怪!要知道在学生们往后的人生中,能够激发一个人的潜能,能为一个人带来幸福的最为攸关的因素,就是个人的意愿。

读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有多痛苦

其实很多过来人都经历过大学读了一个不喜欢的,甚至有点厌恶的专业的经历,花费四年青春在一个不喜欢的学科里挣扎,绝对是人生的一种痛苦。前几天,有人建议考生,先考入一个好的大学再说,专业不喜欢可以换。这种话对学生们特别有欺骗性。二十多年前,专家就是这样“骗”我们那一批学生的;二十年后,还在用同样的话术,让尚有一点理想的学子放弃自己的追求。原则上,高校里转专业可行,事实上,有几个学生成功争取到转换专业的呢?当有人再这么说,孩子们,这个问题一定要问个明白。

过了许多年,我也难以忘记我的一位师兄在专业问题上的挣扎。当时,那个男生被录取到了化学系,然而他真的对化学没有兴趣,一点儿也学不进去,反而每天溜进数学系和计算机系的课室旁听。因为家贫如洗,他需要勤工俭学,凭着自己自学计算机的能力,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在一些计算机软件公司兼职。记得他刚找到一份工作时,我们一群师兄师妹纷纷问他是怎么得到那份工作的。他说,当时负责人问他,某某软件会吗?他如实说“不会”,但同时说,“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学会,能用我吗?”三天之后,他果然学会,就被录取了。在计算机科学方面,他具有惊人的热情和学习能力,可惜,多次申请转换专业,都没有结果,最后,他在化学系不达标的成绩,理所当然地令他与毕业证书无缘。虽然后来他的工作更注重的是实际的能力,但没有大学毕业证书也算很遗憾的一件事。在我四年的大学生涯中,只见过一个学生转换专业成功的,那还是因为要纠正一个录取的时候就发生的程序上的错误。事实上,那时候,我们学校不仅有可以转专业的政策,还有可以就读两个专业获得双学位的选项,可是都只有极少的人能够申请成功。


我自己在高考志愿和大学专业上也经历过一系列的挣扎,我一样被录取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幸运的是,我还不至于讨厌自己就读的专业,在提出转专业或者读双学位被拒之后,总算也读进去了,最后也小有收获。但我想,假如那四年是花在一个我有着极大热情的专业上,我恐怕就能够专研进去了,那将给我精神上带来很大的满足感。读硕士的时候,我终于有了选择权,但是当和一些本硕同专业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会深深感到自己根基的不足。

由于中国高考录取的特殊情况,不少学生都难以就读自己真正有热情去学习的专业,但是,现实虽然如此,却不能说这件事因此便具有了合理性,更不能因此就忽视学生自己的意愿。当专家、老师或者父母劝说孩子们,忽略专业,先选择一个“211”、“985”、“双一流”的好学校最重要时,那万一录取到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孩子们是否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接受,最终会成为一个问题。有的学生可能会习惯性地服从,即便如此,四年也是极大的考验。

还有人劝说孩子们,好多有成就的人都脱离了大学就读的专业,而且以后做什么也不一定和大学就读的专业有关。没错,这也是事实的一种,但和前述高考录取的某种偶然性一样,在逻辑上不能倒推出“不读自己喜欢的专业”的合理性。我们可以说,很无奈,我们可能会面临这样一种情况,无法被录取进最喜欢的专业,但不能说在未选择之时就先叫人放弃。

读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有多痛苦?“四年都是煎熬”,“脑子会自动拒绝这些知识”,“崩溃”,“抑郁”,上网随便一搜,孩子们都是用这样的语言去形容的。捱过四年时光,迂回追梦的大有人在;但更多的是,在四年里,磨蚀了学习热情和生命热情,放弃梦想的人。这些人最终参加工作的时候,也缺乏活力,幸福的感觉更加欠奉。当个人的意愿不再重要的时候,便容易成为一个丧失自我的人,活着便只是为了活着而已。

有兴趣,热情专注,才会有成就

在报高考志愿的时候,事实上,很多父母和老师都觉得,孩子们自己也挺茫然的,不是有很强烈的个人意愿。那是因为,我们的教育长期以来,都是为孩子们设定好了每一步,拼命读书,考到好中学,好大学。孩子读书就像升级打怪,下一步永远都是设计好的。孩子们一直活在别人的愿望里,别人的需要里。遑论生涯规划,失了指挥,连自己下一步该往哪里走都不知道。因此,很多人茫茫然上了大学,然后大学毕业之后,依旧茫然。假如不想让孩子一生因茫然而惘然,不如就不要再越俎代庖,在报志愿的问题上,多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吧!另一方面,一个人假如对某项事物有兴趣,就会自然产生学习的毅力,即使学习中遇到困难,也会有动力去克服。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对一个人的一生都有深远影响。

早在1978年,著名的美国教育心理学家Joseph Renzulli就提出过一个三环理论。他说,一个人的能力怎样才能展现出来呢?有三个基本要素:一是中等以上智能;一是创造能力;一是专注和热诚。这三者不分仲伯,需要交互作用,才能激发出一个人的潜能,从而产生卓越的人才。假如,一个人对自己的专业没有兴趣的话,怎么可能做到专注和热诚呢?

我们可以从很多真实事例中,发现由兴趣而至的专注和热诚可以给人带来什么。

据报道,2016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的大隅良典教授在接获诺贝尔媒体首席科学官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的恭贺电话时,他说,“刚开始的阶段,世界上每年关于细胞自噬的论文只有二十篇甚至更少,现在每年有关论文超过了五千篇,这是近15年来的最大变化”,在简短的电话交谈中,他持续地表现出一个科学家对他的专业世界不断探究的精神,他说,“我们仍然面临很多问题,其实现在的问题比我刚开始研究之时的问题更多”。今年是2019 年,而他是在30年前就开始研究细胞自噬机制的,他从一个当时鲜有人关注的领域入手,刚开始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这项研究究竟会有什么用。43岁时,他才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他持续专注地做研究,默默为细胞自噬的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得到诺贝尔奖可谓实至名归。造成这样成就的正是“自我”的力量。

在我生活过的香港有一条路叫“范信达道”,这条路的名字是用一个加拿大人“范信达”(Reginald Fessenden)的名字来命名的。这位范信达的故事很有意思,他曾经只是一位普通老师,但对电子科技特别有兴趣,特意搬到纽约,追随著名发明家爱迪生。他说,自己虽然对电子技术所知甚少,但可以学得飞快。最终他说服了爱迪生,加入了他的团队。之后,他一生发明很多,被誉为“无线电广播之父”,还发明了显微照相技术。而这一切都肇始于他对电子科技浓烈的兴趣和无尽的热情。

个人意愿与终身学习能力

现在的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令未来难以预测,有人说AI会取代现在的大部分职业,甚至染指创意领域。我们都知道AI微软“小冰”写诗出书的事情,前不久,“小冰”又开始画画,三分钟就能完成一幅看上去还不错的作品。目前,人们可以不承认这些东西有艺术价值,但是至少可以说明,AI应用的前景之广阔已经超越了一般人的想象。有AI相伴的未来世界,会相当复杂和极具挑战性,因此培育一个人的终身学习能力受到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重视。2018年,新加坡教育部明确提出,新加坡将“致力于把学生培养成兼具创新能力和好奇心的终身学习者”。为配合这一目标,2019年还宣布了要对中小学的一系列重大考试进行改革,降低学生的考试负担。无论这样的改革成效将会如何,人们至少有一个共识,孩子们的学习热情,对知识的热情,是有可能被不当的教育方式磨蚀殆尽的。

现在有人在孩子们填报志愿的时候说,四年很快就过去了,读什么专业一点儿也不重要,因为未来的人才要求有跨专业多学科的知识和能力,要有终身学习的能力。看上去似乎没有错,然而不要忽略了,每一个明天都是今天演变而成的,日复一日的痛苦煎熬,四年的青春隐忍,一到大学毕业,忽然就能有终身学习能力了吗?我们知道爱学习的孩子都是因为在学习的过程中尝到了“甜头”,在学习中慢慢积攒了成就感,还有因好奇而至的无穷探究的热情,岂是一个令人厌烦的专业能给予学生的呢?终身学习的能力正是建立在对知识的热情之上的。没有这份热情,能力便无从建构。终身学习是自发自愿、自我驱动的一种持续学习状态,一个人一生要持续这样一种状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需要在教育的每一个环节去保护孩子们的学习热情。

对于高考之后的录取结果,没有人能准确预测,但填报志愿的时候,我认为,至少应该考虑到孩子的意愿,毕竟大学是要他们自己去读的,未来的路,也是要他们自己去走的。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在这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



撰文 / 徐海娜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六月的高考虽然已经结束了,但考生们还无法真正放松,因为还有一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没有完成,那就是选择学校和专业。最近我看到很多人都在给考生建议,有的侧重说学校的招牌效应,认为上一个好学校比好专业重要;有的则在分析读什么样的专业,可以“更有前途”,未来就业的路子更广。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在这样一件“人生大事”的语境中,个人的愿意似乎是最不重要,是最可忽略的,这看上去很奇怪!要知道在学生们往后的人生中,能够激发一个人的潜能,能为一个人带来幸福的最为攸关的因素,就是个人的意愿。

读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有多痛苦

其实很多过来人都经历过大学读了一个不喜欢的,甚至有点厌恶的专业的经历,花费四年青春在一个不喜欢的学科里挣扎,绝对是人生的一种痛苦。前几天,有人建议考生,先考入一个好的大学再说,专业不喜欢可以换。这种话对学生们特别有欺骗性。二十多年前,专家就是这样“骗”我们那一批学生的;二十年后,还在用同样的话术,让尚有一点理想的学子放弃自己的追求。原则上,高校里转专业可行,事实上,有几个学生成功争取到转换专业的呢?当有人再这么说,孩子们,这个问题一定要问个明白。

过了许多年,我也难以忘记我的一位师兄在专业问题上的挣扎。当时,那个男生被录取到了化学系,然而他真的对化学没有兴趣,一点儿也学不进去,反而每天溜进数学系和计算机系的课室旁听。因为家贫如洗,他需要勤工俭学,凭着自己自学计算机的能力,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在一些计算机软件公司兼职。记得他刚找到一份工作时,我们一群师兄师妹纷纷问他是怎么得到那份工作的。他说,当时负责人问他,某某软件会吗?他如实说“不会”,但同时说,“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学会,能用我吗?”三天之后,他果然学会,就被录取了。在计算机科学方面,他具有惊人的热情和学习能力,可惜,多次申请转换专业,都没有结果,最后,他在化学系不达标的成绩,理所当然地令他与毕业证书无缘。虽然后来他的工作更注重的是实际的能力,但没有大学毕业证书也算很遗憾的一件事。在我四年的大学生涯中,只见过一个学生转换专业成功的,那还是因为要纠正一个录取的时候就发生的程序上的错误。事实上,那时候,我们学校不仅有可以转专业的政策,还有可以就读两个专业获得双学位的选项,可是都只有极少的人能够申请成功。


我自己在高考志愿和大学专业上也经历过一系列的挣扎,我一样被录取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幸运的是,我还不至于讨厌自己就读的专业,在提出转专业或者读双学位被拒之后,总算也读进去了,最后也小有收获。但我想,假如那四年是花在一个我有着极大热情的专业上,我恐怕就能够专研进去了,那将给我精神上带来很大的满足感。读硕士的时候,我终于有了选择权,但是当和一些本硕同专业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会深深感到自己根基的不足。

由于中国高考录取的特殊情况,不少学生都难以就读自己真正有热情去学习的专业,但是,现实虽然如此,却不能说这件事因此便具有了合理性,更不能因此就忽视学生自己的意愿。当专家、老师或者父母劝说孩子们,忽略专业,先选择一个“211”、“985”、“双一流”的好学校最重要时,那万一录取到了一个不喜欢的专业,孩子们是否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接受,最终会成为一个问题。有的学生可能会习惯性地服从,即便如此,四年也是极大的考验。

还有人劝说孩子们,好多有成就的人都脱离了大学就读的专业,而且以后做什么也不一定和大学就读的专业有关。没错,这也是事实的一种,但和前述高考录取的某种偶然性一样,在逻辑上不能倒推出“不读自己喜欢的专业”的合理性。我们可以说,很无奈,我们可能会面临这样一种情况,无法被录取进最喜欢的专业,但不能说在未选择之时就先叫人放弃。

读一个不喜欢的专业有多痛苦?“四年都是煎熬”,“脑子会自动拒绝这些知识”,“崩溃”,“抑郁”,上网随便一搜,孩子们都是用这样的语言去形容的。捱过四年时光,迂回追梦的大有人在;但更多的是,在四年里,磨蚀了学习热情和生命热情,放弃梦想的人。这些人最终参加工作的时候,也缺乏活力,幸福的感觉更加欠奉。当个人的意愿不再重要的时候,便容易成为一个丧失自我的人,活着便只是为了活着而已。

有兴趣,热情专注,才会有成就

在报高考志愿的时候,事实上,很多父母和老师都觉得,孩子们自己也挺茫然的,不是有很强烈的个人意愿。那是因为,我们的教育长期以来,都是为孩子们设定好了每一步,拼命读书,考到好中学,好大学。孩子读书就像升级打怪,下一步永远都是设计好的。孩子们一直活在别人的愿望里,别人的需要里。遑论生涯规划,失了指挥,连自己下一步该往哪里走都不知道。因此,很多人茫茫然上了大学,然后大学毕业之后,依旧茫然。假如不想让孩子一生因茫然而惘然,不如就不要再越俎代庖,在报志愿的问题上,多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吧!另一方面,一个人假如对某项事物有兴趣,就会自然产生学习的毅力,即使学习中遇到困难,也会有动力去克服。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对一个人的一生都有深远影响。

早在1978年,著名的美国教育心理学家Joseph Renzulli就提出过一个三环理论。他说,一个人的能力怎样才能展现出来呢?有三个基本要素:一是中等以上智能;一是创造能力;一是专注和热诚。这三者不分仲伯,需要交互作用,才能激发出一个人的潜能,从而产生卓越的人才。假如,一个人对自己的专业没有兴趣的话,怎么可能做到专注和热诚呢?

我们可以从很多真实事例中,发现由兴趣而至的专注和热诚可以给人带来什么。

据报道,2016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的大隅良典教授在接获诺贝尔媒体首席科学官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的恭贺电话时,他说,“刚开始的阶段,世界上每年关于细胞自噬的论文只有二十篇甚至更少,现在每年有关论文超过了五千篇,这是近15年来的最大变化”,在简短的电话交谈中,他持续地表现出一个科学家对他的专业世界不断探究的精神,他说,“我们仍然面临很多问题,其实现在的问题比我刚开始研究之时的问题更多”。今年是2019 年,而他是在30年前就开始研究细胞自噬机制的,他从一个当时鲜有人关注的领域入手,刚开始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这项研究究竟会有什么用。43岁时,他才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他持续专注地做研究,默默为细胞自噬的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得到诺贝尔奖可谓实至名归。造成这样成就的正是“自我”的力量。

在我生活过的香港有一条路叫“范信达道”,这条路的名字是用一个加拿大人“范信达”(Reginald Fessenden)的名字来命名的。这位范信达的故事很有意思,他曾经只是一位普通老师,但对电子科技特别有兴趣,特意搬到纽约,追随著名发明家爱迪生。他说,自己虽然对电子技术所知甚少,但可以学得飞快。最终他说服了爱迪生,加入了他的团队。之后,他一生发明很多,被誉为“无线电广播之父”,还发明了显微照相技术。而这一切都肇始于他对电子科技浓烈的兴趣和无尽的热情。

个人意愿与终身学习能力

现在的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令未来难以预测,有人说AI会取代现在的大部分职业,甚至染指创意领域。我们都知道AI微软“小冰”写诗出书的事情,前不久,“小冰”又开始画画,三分钟就能完成一幅看上去还不错的作品。目前,人们可以不承认这些东西有艺术价值,但是至少可以说明,AI应用的前景之广阔已经超越了一般人的想象。有AI相伴的未来世界,会相当复杂和极具挑战性,因此培育一个人的终身学习能力受到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重视。2018年,新加坡教育部明确提出,新加坡将“致力于把学生培养成兼具创新能力和好奇心的终身学习者”。为配合这一目标,2019年还宣布了要对中小学的一系列重大考试进行改革,降低学生的考试负担。无论这样的改革成效将会如何,人们至少有一个共识,孩子们的学习热情,对知识的热情,是有可能被不当的教育方式磨蚀殆尽的。

现在有人在孩子们填报志愿的时候说,四年很快就过去了,读什么专业一点儿也不重要,因为未来的人才要求有跨专业多学科的知识和能力,要有终身学习的能力。看上去似乎没有错,然而不要忽略了,每一个明天都是今天演变而成的,日复一日的痛苦煎熬,四年的青春隐忍,一到大学毕业,忽然就能有终身学习能力了吗?我们知道爱学习的孩子都是因为在学习的过程中尝到了“甜头”,在学习中慢慢积攒了成就感,还有因好奇而至的无穷探究的热情,岂是一个令人厌烦的专业能给予学生的呢?终身学习的能力正是建立在对知识的热情之上的。没有这份热情,能力便无从建构。终身学习是自发自愿、自我驱动的一种持续学习状态,一个人一生要持续这样一种状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需要在教育的每一个环节去保护孩子们的学习热情。

对于高考之后的录取结果,没有人能准确预测,但填报志愿的时候,我认为,至少应该考虑到孩子的意愿,毕竟大学是要他们自己去读的,未来的路,也是要他们自己去走的。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