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最重要的问题是电子烟如何影响更危险的吸烟习惯;人们对于一些试图反对电子烟的科学数据存在误解。



撰文 / Faye Flam

■ 无论是提醒我们注意脂肪、盐、酒精还是电子烟引发的风险,公共卫生当局往往会产生误导(尽管是出于好意!),以过于简单的说法得出非黑即白的结论。他们把高风险、低风险和假设风险统统划入“不安全”的范畴。以最近被称为“流行病”和酿成“公共卫生危机”的电子烟为例,这个误导公众的可怕消息剥夺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权利,而我们正需要这些信息来权衡可能存在的风险和潜在的益处。

电子雾化器(俗称“电子烟”)是产生蒸汽让使用者吸入的设备,可以向体内输送不含焦油的尼古丁,而焦油是普通香烟致癌的因素。这些产品在过去十年才流行起来,所以现在就要求全面了解所有的长期风险还为时过早,不过电子烟的危害不可能接近香烟的水平。这意味着从吸烟转向“吸电子烟”的人可能会延长自己和周围人的寿命。

同样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也传递了这样的信息:摄入多少剂量的酒精都不安全。这个结论的部分根据是有研究表明,每天喝一杯酒与某些癌症发病率的小幅上升有关。但是也可以从乐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即使每天喝一杯酒的人也只是健康风险略有上升。

如果把低风险和高风险混为一谈,如何能帮助人们做出健康选择?这个问题正好可以由独立风险沟通专家彼得•桑德曼(Peter Sandman)来回答。他告诉我说,他认为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传递出来的反对电子烟的消息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可能造成危害。他说:“几乎无法想象,不需要燃烧的东西会像吸烟一样危险。”

不过有些专家认为电子烟也含有致癌物,虽然尼古丁本身不是导致肺部疾病的主因,但可能存在危害。不过桑德曼说,与吸烟相比,电子烟的风险较小,因为除了尼古丁和大多数其他致癌物相关的风险,吸烟还摄入了焦油。

在他看来,最重要的问题是电子烟如何影响更危险的吸烟习惯。如果把电子烟视为诱导性毒品,会导致更多人吸烟,那么就应该认为电子烟存在危害。同样,如果把电子烟视为吸烟的替代品,给人们提供更安全的选择,那就应该认为电子烟是有益的。

有一种称为“降低危害”的公共卫生方法,通常与安全注射地点计划有关。当然,如果没有人注射毒品会更好,但是在我们这个不完美的世界里,使用干净的针头应该可以挽救生命。桑德曼说,我们还不知道电子烟是否也能以这种方式挽救生命,但是我们必须使用有限的数据来制定政策。英国公共卫生界已经接受了电子烟,主要依据是电子烟比香烟的危害程度低95%,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要担忧的问题是数百万尝试过电子烟的青少年。青少年最好不要使用任何尼古丁制品,因为有很高的上瘾风险,但桑德曼认为就连电子烟对青少年造成的危害也被夸大了。

他给我看了他写的一篇博客文章,里面评论了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以及一篇与报告同时发布的描述过去几年青少年吸电子烟人数迅速上升的新闻稿。这份报告称:“青少年使用任何形式的烟草都是不安全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把电子烟称为烟草制品,因为有些电子烟的尼古丁来自烟草。)

但这些数据显示,青少年吸烟率同样大幅下降,他写道:“毫无疑问,青少年吸烟率有所下降。这是个好消息,只是由于青少年吸电子烟的人数上升,就显得没那么好了。”

乔•诺切拉(Joe Nocera)曾经就电子烟问题为《纽约时报》撰写了一系列专栏文章(他现在是彭博视点的专栏作家),其他人所做的回应出现了把安全与不安全行为对立的谬误。诺切拉在《纽约时报》的几篇专栏文章中指出,人们对于一些试图反对电子烟的科学数据存在误解,而其他人指出,让尼古丁成瘾者以更安全的方式缓解烟瘾,可能会带来潜在的好处。

HealthNewsReview.org网站(我通常会在该网站找到理智的观点)有篇评论提出了荒谬的论点:由于人们还没有完全了解电子烟的危害,因此对电子烟是否有益持有意见是不合理的。这位评论者的逻辑是,由于诺切拉是在“就事论事”,他“没有资格对电子烟能否挽救生命提出意见,就像他没有资格评论天空是不是蓝色的或者太阳是否从西边落下一样。”

可是这毫无意义。当然,人们在面对不确定风险时,有权对我们应该如何采取行动发表意见。我们科学记者总是在表达对不确定风险的看法,无论这些风险涉及杀虫剂、家用化学品、转基因生物还是全球变暖的可能后果。停止讨论电子烟的潜在好处可能是政治正确,但并不合理。

像公共卫生官员一样,新闻记者往往倾向于言过其实,而不是轻描淡写,但这未必总是符合公众的最佳利益。正如桑德曼指出的那样,夸大电子烟的风险似乎并无大碍,但是如果让人们觉得电子烟非常危险、他们还不如吸烟的话,那就会对健康造成危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电子烟真正的危害在于......

发布日期:2019-06-11 08:58
摘要」最重要的问题是电子烟如何影响更危险的吸烟习惯;人们对于一些试图反对电子烟的科学数据存在误解。



撰文 / Faye Flam

■ 无论是提醒我们注意脂肪、盐、酒精还是电子烟引发的风险,公共卫生当局往往会产生误导(尽管是出于好意!),以过于简单的说法得出非黑即白的结论。他们把高风险、低风险和假设风险统统划入“不安全”的范畴。以最近被称为“流行病”和酿成“公共卫生危机”的电子烟为例,这个误导公众的可怕消息剥夺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权利,而我们正需要这些信息来权衡可能存在的风险和潜在的益处。

电子雾化器(俗称“电子烟”)是产生蒸汽让使用者吸入的设备,可以向体内输送不含焦油的尼古丁,而焦油是普通香烟致癌的因素。这些产品在过去十年才流行起来,所以现在就要求全面了解所有的长期风险还为时过早,不过电子烟的危害不可能接近香烟的水平。这意味着从吸烟转向“吸电子烟”的人可能会延长自己和周围人的寿命。

同样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也传递了这样的信息:摄入多少剂量的酒精都不安全。这个结论的部分根据是有研究表明,每天喝一杯酒与某些癌症发病率的小幅上升有关。但是也可以从乐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即使每天喝一杯酒的人也只是健康风险略有上升。

如果把低风险和高风险混为一谈,如何能帮助人们做出健康选择?这个问题正好可以由独立风险沟通专家彼得•桑德曼(Peter Sandman)来回答。他告诉我说,他认为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传递出来的反对电子烟的消息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可能造成危害。他说:“几乎无法想象,不需要燃烧的东西会像吸烟一样危险。”

不过有些专家认为电子烟也含有致癌物,虽然尼古丁本身不是导致肺部疾病的主因,但可能存在危害。不过桑德曼说,与吸烟相比,电子烟的风险较小,因为除了尼古丁和大多数其他致癌物相关的风险,吸烟还摄入了焦油。

在他看来,最重要的问题是电子烟如何影响更危险的吸烟习惯。如果把电子烟视为诱导性毒品,会导致更多人吸烟,那么就应该认为电子烟存在危害。同样,如果把电子烟视为吸烟的替代品,给人们提供更安全的选择,那就应该认为电子烟是有益的。

有一种称为“降低危害”的公共卫生方法,通常与安全注射地点计划有关。当然,如果没有人注射毒品会更好,但是在我们这个不完美的世界里,使用干净的针头应该可以挽救生命。桑德曼说,我们还不知道电子烟是否也能以这种方式挽救生命,但是我们必须使用有限的数据来制定政策。英国公共卫生界已经接受了电子烟,主要依据是电子烟比香烟的危害程度低95%,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要担忧的问题是数百万尝试过电子烟的青少年。青少年最好不要使用任何尼古丁制品,因为有很高的上瘾风险,但桑德曼认为就连电子烟对青少年造成的危害也被夸大了。

他给我看了他写的一篇博客文章,里面评论了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以及一篇与报告同时发布的描述过去几年青少年吸电子烟人数迅速上升的新闻稿。这份报告称:“青少年使用任何形式的烟草都是不安全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把电子烟称为烟草制品,因为有些电子烟的尼古丁来自烟草。)

但这些数据显示,青少年吸烟率同样大幅下降,他写道:“毫无疑问,青少年吸烟率有所下降。这是个好消息,只是由于青少年吸电子烟的人数上升,就显得没那么好了。”

乔•诺切拉(Joe Nocera)曾经就电子烟问题为《纽约时报》撰写了一系列专栏文章(他现在是彭博视点的专栏作家),其他人所做的回应出现了把安全与不安全行为对立的谬误。诺切拉在《纽约时报》的几篇专栏文章中指出,人们对于一些试图反对电子烟的科学数据存在误解,而其他人指出,让尼古丁成瘾者以更安全的方式缓解烟瘾,可能会带来潜在的好处。

HealthNewsReview.org网站(我通常会在该网站找到理智的观点)有篇评论提出了荒谬的论点:由于人们还没有完全了解电子烟的危害,因此对电子烟是否有益持有意见是不合理的。这位评论者的逻辑是,由于诺切拉是在“就事论事”,他“没有资格对电子烟能否挽救生命提出意见,就像他没有资格评论天空是不是蓝色的或者太阳是否从西边落下一样。”

可是这毫无意义。当然,人们在面对不确定风险时,有权对我们应该如何采取行动发表意见。我们科学记者总是在表达对不确定风险的看法,无论这些风险涉及杀虫剂、家用化学品、转基因生物还是全球变暖的可能后果。停止讨论电子烟的潜在好处可能是政治正确,但并不合理。

像公共卫生官员一样,新闻记者往往倾向于言过其实,而不是轻描淡写,但这未必总是符合公众的最佳利益。正如桑德曼指出的那样,夸大电子烟的风险似乎并无大碍,但是如果让人们觉得电子烟非常危险、他们还不如吸烟的话,那就会对健康造成危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最重要的问题是电子烟如何影响更危险的吸烟习惯;人们对于一些试图反对电子烟的科学数据存在误解。



撰文 / Faye Flam

■ 无论是提醒我们注意脂肪、盐、酒精还是电子烟引发的风险,公共卫生当局往往会产生误导(尽管是出于好意!),以过于简单的说法得出非黑即白的结论。他们把高风险、低风险和假设风险统统划入“不安全”的范畴。以最近被称为“流行病”和酿成“公共卫生危机”的电子烟为例,这个误导公众的可怕消息剥夺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权利,而我们正需要这些信息来权衡可能存在的风险和潜在的益处。

电子雾化器(俗称“电子烟”)是产生蒸汽让使用者吸入的设备,可以向体内输送不含焦油的尼古丁,而焦油是普通香烟致癌的因素。这些产品在过去十年才流行起来,所以现在就要求全面了解所有的长期风险还为时过早,不过电子烟的危害不可能接近香烟的水平。这意味着从吸烟转向“吸电子烟”的人可能会延长自己和周围人的寿命。

同样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也传递了这样的信息:摄入多少剂量的酒精都不安全。这个结论的部分根据是有研究表明,每天喝一杯酒与某些癌症发病率的小幅上升有关。但是也可以从乐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即使每天喝一杯酒的人也只是健康风险略有上升。

如果把低风险和高风险混为一谈,如何能帮助人们做出健康选择?这个问题正好可以由独立风险沟通专家彼得•桑德曼(Peter Sandman)来回答。他告诉我说,他认为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传递出来的反对电子烟的消息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可能造成危害。他说:“几乎无法想象,不需要燃烧的东西会像吸烟一样危险。”

不过有些专家认为电子烟也含有致癌物,虽然尼古丁本身不是导致肺部疾病的主因,但可能存在危害。不过桑德曼说,与吸烟相比,电子烟的风险较小,因为除了尼古丁和大多数其他致癌物相关的风险,吸烟还摄入了焦油。

在他看来,最重要的问题是电子烟如何影响更危险的吸烟习惯。如果把电子烟视为诱导性毒品,会导致更多人吸烟,那么就应该认为电子烟存在危害。同样,如果把电子烟视为吸烟的替代品,给人们提供更安全的选择,那就应该认为电子烟是有益的。

有一种称为“降低危害”的公共卫生方法,通常与安全注射地点计划有关。当然,如果没有人注射毒品会更好,但是在我们这个不完美的世界里,使用干净的针头应该可以挽救生命。桑德曼说,我们还不知道电子烟是否也能以这种方式挽救生命,但是我们必须使用有限的数据来制定政策。英国公共卫生界已经接受了电子烟,主要依据是电子烟比香烟的危害程度低95%,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要担忧的问题是数百万尝试过电子烟的青少年。青少年最好不要使用任何尼古丁制品,因为有很高的上瘾风险,但桑德曼认为就连电子烟对青少年造成的危害也被夸大了。

他给我看了他写的一篇博客文章,里面评论了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以及一篇与报告同时发布的描述过去几年青少年吸电子烟人数迅速上升的新闻稿。这份报告称:“青少年使用任何形式的烟草都是不安全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把电子烟称为烟草制品,因为有些电子烟的尼古丁来自烟草。)

但这些数据显示,青少年吸烟率同样大幅下降,他写道:“毫无疑问,青少年吸烟率有所下降。这是个好消息,只是由于青少年吸电子烟的人数上升,就显得没那么好了。”

乔•诺切拉(Joe Nocera)曾经就电子烟问题为《纽约时报》撰写了一系列专栏文章(他现在是彭博视点的专栏作家),其他人所做的回应出现了把安全与不安全行为对立的谬误。诺切拉在《纽约时报》的几篇专栏文章中指出,人们对于一些试图反对电子烟的科学数据存在误解,而其他人指出,让尼古丁成瘾者以更安全的方式缓解烟瘾,可能会带来潜在的好处。

HealthNewsReview.org网站(我通常会在该网站找到理智的观点)有篇评论提出了荒谬的论点:由于人们还没有完全了解电子烟的危害,因此对电子烟是否有益持有意见是不合理的。这位评论者的逻辑是,由于诺切拉是在“就事论事”,他“没有资格对电子烟能否挽救生命提出意见,就像他没有资格评论天空是不是蓝色的或者太阳是否从西边落下一样。”

可是这毫无意义。当然,人们在面对不确定风险时,有权对我们应该如何采取行动发表意见。我们科学记者总是在表达对不确定风险的看法,无论这些风险涉及杀虫剂、家用化学品、转基因生物还是全球变暖的可能后果。停止讨论电子烟的潜在好处可能是政治正确,但并不合理。

像公共卫生官员一样,新闻记者往往倾向于言过其实,而不是轻描淡写,但这未必总是符合公众的最佳利益。正如桑德曼指出的那样,夸大电子烟的风险似乎并无大碍,但是如果让人们觉得电子烟非常危险、他们还不如吸烟的话,那就会对健康造成危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电子烟真正的危害在于......

发布日期:2019-06-11 08:58
摘要」最重要的问题是电子烟如何影响更危险的吸烟习惯;人们对于一些试图反对电子烟的科学数据存在误解。



撰文 / Faye Flam

■ 无论是提醒我们注意脂肪、盐、酒精还是电子烟引发的风险,公共卫生当局往往会产生误导(尽管是出于好意!),以过于简单的说法得出非黑即白的结论。他们把高风险、低风险和假设风险统统划入“不安全”的范畴。以最近被称为“流行病”和酿成“公共卫生危机”的电子烟为例,这个误导公众的可怕消息剥夺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权利,而我们正需要这些信息来权衡可能存在的风险和潜在的益处。

电子雾化器(俗称“电子烟”)是产生蒸汽让使用者吸入的设备,可以向体内输送不含焦油的尼古丁,而焦油是普通香烟致癌的因素。这些产品在过去十年才流行起来,所以现在就要求全面了解所有的长期风险还为时过早,不过电子烟的危害不可能接近香烟的水平。这意味着从吸烟转向“吸电子烟”的人可能会延长自己和周围人的寿命。

同样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也传递了这样的信息:摄入多少剂量的酒精都不安全。这个结论的部分根据是有研究表明,每天喝一杯酒与某些癌症发病率的小幅上升有关。但是也可以从乐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即使每天喝一杯酒的人也只是健康风险略有上升。

如果把低风险和高风险混为一谈,如何能帮助人们做出健康选择?这个问题正好可以由独立风险沟通专家彼得•桑德曼(Peter Sandman)来回答。他告诉我说,他认为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传递出来的反对电子烟的消息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可能造成危害。他说:“几乎无法想象,不需要燃烧的东西会像吸烟一样危险。”

不过有些专家认为电子烟也含有致癌物,虽然尼古丁本身不是导致肺部疾病的主因,但可能存在危害。不过桑德曼说,与吸烟相比,电子烟的风险较小,因为除了尼古丁和大多数其他致癌物相关的风险,吸烟还摄入了焦油。

在他看来,最重要的问题是电子烟如何影响更危险的吸烟习惯。如果把电子烟视为诱导性毒品,会导致更多人吸烟,那么就应该认为电子烟存在危害。同样,如果把电子烟视为吸烟的替代品,给人们提供更安全的选择,那就应该认为电子烟是有益的。

有一种称为“降低危害”的公共卫生方法,通常与安全注射地点计划有关。当然,如果没有人注射毒品会更好,但是在我们这个不完美的世界里,使用干净的针头应该可以挽救生命。桑德曼说,我们还不知道电子烟是否也能以这种方式挽救生命,但是我们必须使用有限的数据来制定政策。英国公共卫生界已经接受了电子烟,主要依据是电子烟比香烟的危害程度低95%,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要担忧的问题是数百万尝试过电子烟的青少年。青少年最好不要使用任何尼古丁制品,因为有很高的上瘾风险,但桑德曼认为就连电子烟对青少年造成的危害也被夸大了。

他给我看了他写的一篇博客文章,里面评论了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以及一篇与报告同时发布的描述过去几年青少年吸电子烟人数迅速上升的新闻稿。这份报告称:“青少年使用任何形式的烟草都是不安全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把电子烟称为烟草制品,因为有些电子烟的尼古丁来自烟草。)

但这些数据显示,青少年吸烟率同样大幅下降,他写道:“毫无疑问,青少年吸烟率有所下降。这是个好消息,只是由于青少年吸电子烟的人数上升,就显得没那么好了。”

乔•诺切拉(Joe Nocera)曾经就电子烟问题为《纽约时报》撰写了一系列专栏文章(他现在是彭博视点的专栏作家),其他人所做的回应出现了把安全与不安全行为对立的谬误。诺切拉在《纽约时报》的几篇专栏文章中指出,人们对于一些试图反对电子烟的科学数据存在误解,而其他人指出,让尼古丁成瘾者以更安全的方式缓解烟瘾,可能会带来潜在的好处。

HealthNewsReview.org网站(我通常会在该网站找到理智的观点)有篇评论提出了荒谬的论点:由于人们还没有完全了解电子烟的危害,因此对电子烟是否有益持有意见是不合理的。这位评论者的逻辑是,由于诺切拉是在“就事论事”,他“没有资格对电子烟能否挽救生命提出意见,就像他没有资格评论天空是不是蓝色的或者太阳是否从西边落下一样。”

可是这毫无意义。当然,人们在面对不确定风险时,有权对我们应该如何采取行动发表意见。我们科学记者总是在表达对不确定风险的看法,无论这些风险涉及杀虫剂、家用化学品、转基因生物还是全球变暖的可能后果。停止讨论电子烟的潜在好处可能是政治正确,但并不合理。

像公共卫生官员一样,新闻记者往往倾向于言过其实,而不是轻描淡写,但这未必总是符合公众的最佳利益。正如桑德曼指出的那样,夸大电子烟的风险似乎并无大碍,但是如果让人们觉得电子烟非常危险、他们还不如吸烟的话,那就会对健康造成危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最重要的问题是电子烟如何影响更危险的吸烟习惯;人们对于一些试图反对电子烟的科学数据存在误解。



撰文 / Faye Flam

■ 无论是提醒我们注意脂肪、盐、酒精还是电子烟引发的风险,公共卫生当局往往会产生误导(尽管是出于好意!),以过于简单的说法得出非黑即白的结论。他们把高风险、低风险和假设风险统统划入“不安全”的范畴。以最近被称为“流行病”和酿成“公共卫生危机”的电子烟为例,这个误导公众的可怕消息剥夺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权利,而我们正需要这些信息来权衡可能存在的风险和潜在的益处。

电子雾化器(俗称“电子烟”)是产生蒸汽让使用者吸入的设备,可以向体内输送不含焦油的尼古丁,而焦油是普通香烟致癌的因素。这些产品在过去十年才流行起来,所以现在就要求全面了解所有的长期风险还为时过早,不过电子烟的危害不可能接近香烟的水平。这意味着从吸烟转向“吸电子烟”的人可能会延长自己和周围人的寿命。

同样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也传递了这样的信息:摄入多少剂量的酒精都不安全。这个结论的部分根据是有研究表明,每天喝一杯酒与某些癌症发病率的小幅上升有关。但是也可以从乐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即使每天喝一杯酒的人也只是健康风险略有上升。

如果把低风险和高风险混为一谈,如何能帮助人们做出健康选择?这个问题正好可以由独立风险沟通专家彼得•桑德曼(Peter Sandman)来回答。他告诉我说,他认为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传递出来的反对电子烟的消息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可能造成危害。他说:“几乎无法想象,不需要燃烧的东西会像吸烟一样危险。”

不过有些专家认为电子烟也含有致癌物,虽然尼古丁本身不是导致肺部疾病的主因,但可能存在危害。不过桑德曼说,与吸烟相比,电子烟的风险较小,因为除了尼古丁和大多数其他致癌物相关的风险,吸烟还摄入了焦油。

在他看来,最重要的问题是电子烟如何影响更危险的吸烟习惯。如果把电子烟视为诱导性毒品,会导致更多人吸烟,那么就应该认为电子烟存在危害。同样,如果把电子烟视为吸烟的替代品,给人们提供更安全的选择,那就应该认为电子烟是有益的。

有一种称为“降低危害”的公共卫生方法,通常与安全注射地点计划有关。当然,如果没有人注射毒品会更好,但是在我们这个不完美的世界里,使用干净的针头应该可以挽救生命。桑德曼说,我们还不知道电子烟是否也能以这种方式挽救生命,但是我们必须使用有限的数据来制定政策。英国公共卫生界已经接受了电子烟,主要依据是电子烟比香烟的危害程度低95%,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要担忧的问题是数百万尝试过电子烟的青少年。青少年最好不要使用任何尼古丁制品,因为有很高的上瘾风险,但桑德曼认为就连电子烟对青少年造成的危害也被夸大了。

他给我看了他写的一篇博客文章,里面评论了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以及一篇与报告同时发布的描述过去几年青少年吸电子烟人数迅速上升的新闻稿。这份报告称:“青少年使用任何形式的烟草都是不安全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把电子烟称为烟草制品,因为有些电子烟的尼古丁来自烟草。)

但这些数据显示,青少年吸烟率同样大幅下降,他写道:“毫无疑问,青少年吸烟率有所下降。这是个好消息,只是由于青少年吸电子烟的人数上升,就显得没那么好了。”

乔•诺切拉(Joe Nocera)曾经就电子烟问题为《纽约时报》撰写了一系列专栏文章(他现在是彭博视点的专栏作家),其他人所做的回应出现了把安全与不安全行为对立的谬误。诺切拉在《纽约时报》的几篇专栏文章中指出,人们对于一些试图反对电子烟的科学数据存在误解,而其他人指出,让尼古丁成瘾者以更安全的方式缓解烟瘾,可能会带来潜在的好处。

HealthNewsReview.org网站(我通常会在该网站找到理智的观点)有篇评论提出了荒谬的论点:由于人们还没有完全了解电子烟的危害,因此对电子烟是否有益持有意见是不合理的。这位评论者的逻辑是,由于诺切拉是在“就事论事”,他“没有资格对电子烟能否挽救生命提出意见,就像他没有资格评论天空是不是蓝色的或者太阳是否从西边落下一样。”

可是这毫无意义。当然,人们在面对不确定风险时,有权对我们应该如何采取行动发表意见。我们科学记者总是在表达对不确定风险的看法,无论这些风险涉及杀虫剂、家用化学品、转基因生物还是全球变暖的可能后果。停止讨论电子烟的潜在好处可能是政治正确,但并不合理。

像公共卫生官员一样,新闻记者往往倾向于言过其实,而不是轻描淡写,但这未必总是符合公众的最佳利益。正如桑德曼指出的那样,夸大电子烟的风险似乎并无大碍,但是如果让人们觉得电子烟非常危险、他们还不如吸烟的话,那就会对健康造成危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