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由于大量公司涌入在线市场,很多较为老牌的公司不得不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但眼下实现盈利的道路并不明晰。


在线教育公司VIPKid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米雯娟(左)

路易丝•卢卡斯 香港 , 贾一真 上海报道

■ 北京妈妈Kelly Kang为7岁的女儿报名了一个在线英语家教课程,跟一位身处加拿大的老师学英语。这段经历让她买了些教训。

她的女儿不喜欢这种教学方式,缺乏课堂学习压力让她不见进步。与此同时,这位妈妈发现自己被“烦人”的销售人员骚扰,他们迫切希望她推荐这种服务。最后,她在一年后结束了课程。

过去10年,在线教育成为中国的热门产业,根据政府机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的数据,去年,在线教育用户高达2亿人,销售额达到365亿美元。

VIPKID(该行业头号玩家)以及哒哒英语(DaDa)等公司聘用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教师,通过互联网让他们与中国孩子连线。

这些公司已从腾讯(Tencent)、红杉资本(Sequoia)和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等优质投资者那里融资数亿美元,凭借的是有望将把教育销售给中国无数像Kelly Kang这样希望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虎妈”。


但这种模式的局限性正开始显现。由于没有准入门槛,Gogokid(科技巨擘字节跳动(ByteDance)投资)、沪江教育科技(Hujiang Education & Technology)等众多竞争对手涌入市场,迫使较为老牌的公司玩起中国科技行业熟悉的游戏: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而实现盈利的道路不明晰。

与此同时,在投资者重新评估市场的真正规模之际,这些公司咄咄逼人的销售手段让现有客户不堪其扰。

据教育科技公司的高管和投资者称,这种商业模式的最大缺陷在于获客成本高。

据哒哒英语一位前高管称,一个家庭在注册一年后在这些大型在线教育公司的平均支出为1万元人民币(合1400美元)。但试课成本、家长和教师推荐奖金以及销售人员佣金加起来的成本一般为每个家庭8000元至1.5万元之间。

获客成本高于客户带来的收入,这让公司很难盈利。Lingum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托比•马瑟(Toby Mather)表示:“随着时间的流逝,增加客户的能力已大幅下滑。”他在创建自己的公司之前对中国的在线教育行业进行了研究。

北京的一位科技投资者表示,一个主要问题在于教育科技服务“对于中国普通人来说确实昂贵”。在中国不那么富裕的地区,这个问题尤为突出——这些公司现在正把目标瞄准这些地区,以扩大市场。

在石家庄,Wendiah Yang的儿子10岁时曾在VIPKID学习一年。每25分钟的课程她要支付约170元人民币,128节课要预付21760元,这个课程总价大约相当于她所在城市普通人10个月的可支配收入。她表示:“对于石家庄的孩子来说,这个费用相当昂贵,不过我们负担得起。”

但与其他用户一样,她发现销售人员不依不饶地让她“推送他们的广告”并把VIPKID介绍给她的朋友。马瑟表示:“(教育科技公司的销售人员)对现有客户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他们推荐新客户,但如果提供巨大奖励(这在中国很普遍),获得低质量潜在客户(不太可能成为客户的人)的几率就会增加很多。

Kelly Kang也被销售人员说服在微信(WeChat)上发布促销二维码,每有一位客户通过她发布的二维码报名,她会获得10节免费赠课。

哒哒英语前教师招聘员Wei Ding表示:“死缠烂打式销售一直是个问题,所有的公司都采用这种策略。”

马瑟表示,提高客户可负担能力的其他举措包括与蚂蚁金融(Ant Financial)等金融机构合作,为潜在客户和小班课提供贷款,不过或许毫不令人意外的是,鉴于一些孩子的年龄较小,“小班课的留存率不那么好”。

在公司纷纷注册新学员之际,监管机构正收紧教师供应。去年底,一项规定出台,要求教师(很多是全职妈妈或刚刚毕业的毕业生)持有TEFL(Teaching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英语教师资格证书或TESOL(Teachers of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国际英语教师资格证书,这加大了教师招聘难度。

VIPKID已与TESOL合作,但拒绝透露是否为这些证书付费。

一些业内人员猜测,未来可能出现其他变化,包括为预付款设定上限,此举可能减少这些公司可用的运营资金。

与此同时,鉴于美中关系紧张,一些人还提出一种潜在风险:美国政府可能会对美国教师数据在中国存储提出抱怨。VIPKID表示,它的隐私政策一直是公开的,该政策1月进行了更新。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立法者决定关注这个问题,这将是一个巨大风险。”他指出,美国的数据顾虑扼杀了蚂蚁金融并购速汇金(MoneyGram)的计划,并导致中国游戏和科技公司昆仑(Kunlun)出售之前收购的同性交友应用Grindr。

但更紧迫的问题是盈利能力,比如上述哒哒前高管就认为,她找到了答案,就是回归实体课堂——她支持将线上与线下模式结合,利用网络课程补充学校传统学习。

她表示:“我认为,这个行业……未来3年将出现一两家规模非常大的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线上教育热潮开始显现局限性

发布日期:2019-06-11 06:23
摘要」由于大量公司涌入在线市场,很多较为老牌的公司不得不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但眼下实现盈利的道路并不明晰。


在线教育公司VIPKid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米雯娟(左)

路易丝•卢卡斯 香港 , 贾一真 上海报道

■ 北京妈妈Kelly Kang为7岁的女儿报名了一个在线英语家教课程,跟一位身处加拿大的老师学英语。这段经历让她买了些教训。

她的女儿不喜欢这种教学方式,缺乏课堂学习压力让她不见进步。与此同时,这位妈妈发现自己被“烦人”的销售人员骚扰,他们迫切希望她推荐这种服务。最后,她在一年后结束了课程。

过去10年,在线教育成为中国的热门产业,根据政府机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的数据,去年,在线教育用户高达2亿人,销售额达到365亿美元。

VIPKID(该行业头号玩家)以及哒哒英语(DaDa)等公司聘用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教师,通过互联网让他们与中国孩子连线。

这些公司已从腾讯(Tencent)、红杉资本(Sequoia)和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等优质投资者那里融资数亿美元,凭借的是有望将把教育销售给中国无数像Kelly Kang这样希望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虎妈”。


但这种模式的局限性正开始显现。由于没有准入门槛,Gogokid(科技巨擘字节跳动(ByteDance)投资)、沪江教育科技(Hujiang Education & Technology)等众多竞争对手涌入市场,迫使较为老牌的公司玩起中国科技行业熟悉的游戏: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而实现盈利的道路不明晰。

与此同时,在投资者重新评估市场的真正规模之际,这些公司咄咄逼人的销售手段让现有客户不堪其扰。

据教育科技公司的高管和投资者称,这种商业模式的最大缺陷在于获客成本高。

据哒哒英语一位前高管称,一个家庭在注册一年后在这些大型在线教育公司的平均支出为1万元人民币(合1400美元)。但试课成本、家长和教师推荐奖金以及销售人员佣金加起来的成本一般为每个家庭8000元至1.5万元之间。

获客成本高于客户带来的收入,这让公司很难盈利。Lingum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托比•马瑟(Toby Mather)表示:“随着时间的流逝,增加客户的能力已大幅下滑。”他在创建自己的公司之前对中国的在线教育行业进行了研究。

北京的一位科技投资者表示,一个主要问题在于教育科技服务“对于中国普通人来说确实昂贵”。在中国不那么富裕的地区,这个问题尤为突出——这些公司现在正把目标瞄准这些地区,以扩大市场。

在石家庄,Wendiah Yang的儿子10岁时曾在VIPKID学习一年。每25分钟的课程她要支付约170元人民币,128节课要预付21760元,这个课程总价大约相当于她所在城市普通人10个月的可支配收入。她表示:“对于石家庄的孩子来说,这个费用相当昂贵,不过我们负担得起。”

但与其他用户一样,她发现销售人员不依不饶地让她“推送他们的广告”并把VIPKID介绍给她的朋友。马瑟表示:“(教育科技公司的销售人员)对现有客户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他们推荐新客户,但如果提供巨大奖励(这在中国很普遍),获得低质量潜在客户(不太可能成为客户的人)的几率就会增加很多。

Kelly Kang也被销售人员说服在微信(WeChat)上发布促销二维码,每有一位客户通过她发布的二维码报名,她会获得10节免费赠课。

哒哒英语前教师招聘员Wei Ding表示:“死缠烂打式销售一直是个问题,所有的公司都采用这种策略。”

马瑟表示,提高客户可负担能力的其他举措包括与蚂蚁金融(Ant Financial)等金融机构合作,为潜在客户和小班课提供贷款,不过或许毫不令人意外的是,鉴于一些孩子的年龄较小,“小班课的留存率不那么好”。

在公司纷纷注册新学员之际,监管机构正收紧教师供应。去年底,一项规定出台,要求教师(很多是全职妈妈或刚刚毕业的毕业生)持有TEFL(Teaching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英语教师资格证书或TESOL(Teachers of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国际英语教师资格证书,这加大了教师招聘难度。

VIPKID已与TESOL合作,但拒绝透露是否为这些证书付费。

一些业内人员猜测,未来可能出现其他变化,包括为预付款设定上限,此举可能减少这些公司可用的运营资金。

与此同时,鉴于美中关系紧张,一些人还提出一种潜在风险:美国政府可能会对美国教师数据在中国存储提出抱怨。VIPKID表示,它的隐私政策一直是公开的,该政策1月进行了更新。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立法者决定关注这个问题,这将是一个巨大风险。”他指出,美国的数据顾虑扼杀了蚂蚁金融并购速汇金(MoneyGram)的计划,并导致中国游戏和科技公司昆仑(Kunlun)出售之前收购的同性交友应用Grindr。

但更紧迫的问题是盈利能力,比如上述哒哒前高管就认为,她找到了答案,就是回归实体课堂——她支持将线上与线下模式结合,利用网络课程补充学校传统学习。

她表示:“我认为,这个行业……未来3年将出现一两家规模非常大的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由于大量公司涌入在线市场,很多较为老牌的公司不得不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但眼下实现盈利的道路并不明晰。


在线教育公司VIPKid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米雯娟(左)

路易丝•卢卡斯 香港 , 贾一真 上海报道

■ 北京妈妈Kelly Kang为7岁的女儿报名了一个在线英语家教课程,跟一位身处加拿大的老师学英语。这段经历让她买了些教训。

她的女儿不喜欢这种教学方式,缺乏课堂学习压力让她不见进步。与此同时,这位妈妈发现自己被“烦人”的销售人员骚扰,他们迫切希望她推荐这种服务。最后,她在一年后结束了课程。

过去10年,在线教育成为中国的热门产业,根据政府机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的数据,去年,在线教育用户高达2亿人,销售额达到365亿美元。

VIPKID(该行业头号玩家)以及哒哒英语(DaDa)等公司聘用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教师,通过互联网让他们与中国孩子连线。

这些公司已从腾讯(Tencent)、红杉资本(Sequoia)和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等优质投资者那里融资数亿美元,凭借的是有望将把教育销售给中国无数像Kelly Kang这样希望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虎妈”。


但这种模式的局限性正开始显现。由于没有准入门槛,Gogokid(科技巨擘字节跳动(ByteDance)投资)、沪江教育科技(Hujiang Education & Technology)等众多竞争对手涌入市场,迫使较为老牌的公司玩起中国科技行业熟悉的游戏: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而实现盈利的道路不明晰。

与此同时,在投资者重新评估市场的真正规模之际,这些公司咄咄逼人的销售手段让现有客户不堪其扰。

据教育科技公司的高管和投资者称,这种商业模式的最大缺陷在于获客成本高。

据哒哒英语一位前高管称,一个家庭在注册一年后在这些大型在线教育公司的平均支出为1万元人民币(合1400美元)。但试课成本、家长和教师推荐奖金以及销售人员佣金加起来的成本一般为每个家庭8000元至1.5万元之间。

获客成本高于客户带来的收入,这让公司很难盈利。Lingum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托比•马瑟(Toby Mather)表示:“随着时间的流逝,增加客户的能力已大幅下滑。”他在创建自己的公司之前对中国的在线教育行业进行了研究。

北京的一位科技投资者表示,一个主要问题在于教育科技服务“对于中国普通人来说确实昂贵”。在中国不那么富裕的地区,这个问题尤为突出——这些公司现在正把目标瞄准这些地区,以扩大市场。

在石家庄,Wendiah Yang的儿子10岁时曾在VIPKID学习一年。每25分钟的课程她要支付约170元人民币,128节课要预付21760元,这个课程总价大约相当于她所在城市普通人10个月的可支配收入。她表示:“对于石家庄的孩子来说,这个费用相当昂贵,不过我们负担得起。”

但与其他用户一样,她发现销售人员不依不饶地让她“推送他们的广告”并把VIPKID介绍给她的朋友。马瑟表示:“(教育科技公司的销售人员)对现有客户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他们推荐新客户,但如果提供巨大奖励(这在中国很普遍),获得低质量潜在客户(不太可能成为客户的人)的几率就会增加很多。

Kelly Kang也被销售人员说服在微信(WeChat)上发布促销二维码,每有一位客户通过她发布的二维码报名,她会获得10节免费赠课。

哒哒英语前教师招聘员Wei Ding表示:“死缠烂打式销售一直是个问题,所有的公司都采用这种策略。”

马瑟表示,提高客户可负担能力的其他举措包括与蚂蚁金融(Ant Financial)等金融机构合作,为潜在客户和小班课提供贷款,不过或许毫不令人意外的是,鉴于一些孩子的年龄较小,“小班课的留存率不那么好”。

在公司纷纷注册新学员之际,监管机构正收紧教师供应。去年底,一项规定出台,要求教师(很多是全职妈妈或刚刚毕业的毕业生)持有TEFL(Teaching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英语教师资格证书或TESOL(Teachers of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国际英语教师资格证书,这加大了教师招聘难度。

VIPKID已与TESOL合作,但拒绝透露是否为这些证书付费。

一些业内人员猜测,未来可能出现其他变化,包括为预付款设定上限,此举可能减少这些公司可用的运营资金。

与此同时,鉴于美中关系紧张,一些人还提出一种潜在风险:美国政府可能会对美国教师数据在中国存储提出抱怨。VIPKID表示,它的隐私政策一直是公开的,该政策1月进行了更新。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立法者决定关注这个问题,这将是一个巨大风险。”他指出,美国的数据顾虑扼杀了蚂蚁金融并购速汇金(MoneyGram)的计划,并导致中国游戏和科技公司昆仑(Kunlun)出售之前收购的同性交友应用Grindr。

但更紧迫的问题是盈利能力,比如上述哒哒前高管就认为,她找到了答案,就是回归实体课堂——她支持将线上与线下模式结合,利用网络课程补充学校传统学习。

她表示:“我认为,这个行业……未来3年将出现一两家规模非常大的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线上教育热潮开始显现局限性

发布日期:2019-06-11 06:23
摘要」由于大量公司涌入在线市场,很多较为老牌的公司不得不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但眼下实现盈利的道路并不明晰。


在线教育公司VIPKid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米雯娟(左)

路易丝•卢卡斯 香港 , 贾一真 上海报道

■ 北京妈妈Kelly Kang为7岁的女儿报名了一个在线英语家教课程,跟一位身处加拿大的老师学英语。这段经历让她买了些教训。

她的女儿不喜欢这种教学方式,缺乏课堂学习压力让她不见进步。与此同时,这位妈妈发现自己被“烦人”的销售人员骚扰,他们迫切希望她推荐这种服务。最后,她在一年后结束了课程。

过去10年,在线教育成为中国的热门产业,根据政府机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的数据,去年,在线教育用户高达2亿人,销售额达到365亿美元。

VIPKID(该行业头号玩家)以及哒哒英语(DaDa)等公司聘用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教师,通过互联网让他们与中国孩子连线。

这些公司已从腾讯(Tencent)、红杉资本(Sequoia)和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等优质投资者那里融资数亿美元,凭借的是有望将把教育销售给中国无数像Kelly Kang这样希望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虎妈”。


但这种模式的局限性正开始显现。由于没有准入门槛,Gogokid(科技巨擘字节跳动(ByteDance)投资)、沪江教育科技(Hujiang Education & Technology)等众多竞争对手涌入市场,迫使较为老牌的公司玩起中国科技行业熟悉的游戏: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而实现盈利的道路不明晰。

与此同时,在投资者重新评估市场的真正规模之际,这些公司咄咄逼人的销售手段让现有客户不堪其扰。

据教育科技公司的高管和投资者称,这种商业模式的最大缺陷在于获客成本高。

据哒哒英语一位前高管称,一个家庭在注册一年后在这些大型在线教育公司的平均支出为1万元人民币(合1400美元)。但试课成本、家长和教师推荐奖金以及销售人员佣金加起来的成本一般为每个家庭8000元至1.5万元之间。

获客成本高于客户带来的收入,这让公司很难盈利。Lingum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托比•马瑟(Toby Mather)表示:“随着时间的流逝,增加客户的能力已大幅下滑。”他在创建自己的公司之前对中国的在线教育行业进行了研究。

北京的一位科技投资者表示,一个主要问题在于教育科技服务“对于中国普通人来说确实昂贵”。在中国不那么富裕的地区,这个问题尤为突出——这些公司现在正把目标瞄准这些地区,以扩大市场。

在石家庄,Wendiah Yang的儿子10岁时曾在VIPKID学习一年。每25分钟的课程她要支付约170元人民币,128节课要预付21760元,这个课程总价大约相当于她所在城市普通人10个月的可支配收入。她表示:“对于石家庄的孩子来说,这个费用相当昂贵,不过我们负担得起。”

但与其他用户一样,她发现销售人员不依不饶地让她“推送他们的广告”并把VIPKID介绍给她的朋友。马瑟表示:“(教育科技公司的销售人员)对现有客户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他们推荐新客户,但如果提供巨大奖励(这在中国很普遍),获得低质量潜在客户(不太可能成为客户的人)的几率就会增加很多。

Kelly Kang也被销售人员说服在微信(WeChat)上发布促销二维码,每有一位客户通过她发布的二维码报名,她会获得10节免费赠课。

哒哒英语前教师招聘员Wei Ding表示:“死缠烂打式销售一直是个问题,所有的公司都采用这种策略。”

马瑟表示,提高客户可负担能力的其他举措包括与蚂蚁金融(Ant Financial)等金融机构合作,为潜在客户和小班课提供贷款,不过或许毫不令人意外的是,鉴于一些孩子的年龄较小,“小班课的留存率不那么好”。

在公司纷纷注册新学员之际,监管机构正收紧教师供应。去年底,一项规定出台,要求教师(很多是全职妈妈或刚刚毕业的毕业生)持有TEFL(Teaching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英语教师资格证书或TESOL(Teachers of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国际英语教师资格证书,这加大了教师招聘难度。

VIPKID已与TESOL合作,但拒绝透露是否为这些证书付费。

一些业内人员猜测,未来可能出现其他变化,包括为预付款设定上限,此举可能减少这些公司可用的运营资金。

与此同时,鉴于美中关系紧张,一些人还提出一种潜在风险:美国政府可能会对美国教师数据在中国存储提出抱怨。VIPKID表示,它的隐私政策一直是公开的,该政策1月进行了更新。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立法者决定关注这个问题,这将是一个巨大风险。”他指出,美国的数据顾虑扼杀了蚂蚁金融并购速汇金(MoneyGram)的计划,并导致中国游戏和科技公司昆仑(Kunlun)出售之前收购的同性交友应用Grindr。

但更紧迫的问题是盈利能力,比如上述哒哒前高管就认为,她找到了答案,就是回归实体课堂——她支持将线上与线下模式结合,利用网络课程补充学校传统学习。

她表示:“我认为,这个行业……未来3年将出现一两家规模非常大的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由于大量公司涌入在线市场,很多较为老牌的公司不得不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但眼下实现盈利的道路并不明晰。


在线教育公司VIPKid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米雯娟(左)

路易丝•卢卡斯 香港 , 贾一真 上海报道

■ 北京妈妈Kelly Kang为7岁的女儿报名了一个在线英语家教课程,跟一位身处加拿大的老师学英语。这段经历让她买了些教训。

她的女儿不喜欢这种教学方式,缺乏课堂学习压力让她不见进步。与此同时,这位妈妈发现自己被“烦人”的销售人员骚扰,他们迫切希望她推荐这种服务。最后,她在一年后结束了课程。

过去10年,在线教育成为中国的热门产业,根据政府机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的数据,去年,在线教育用户高达2亿人,销售额达到365亿美元。

VIPKID(该行业头号玩家)以及哒哒英语(DaDa)等公司聘用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教师,通过互联网让他们与中国孩子连线。

这些公司已从腾讯(Tencent)、红杉资本(Sequoia)和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等优质投资者那里融资数亿美元,凭借的是有望将把教育销售给中国无数像Kelly Kang这样希望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虎妈”。


但这种模式的局限性正开始显现。由于没有准入门槛,Gogokid(科技巨擘字节跳动(ByteDance)投资)、沪江教育科技(Hujiang Education & Technology)等众多竞争对手涌入市场,迫使较为老牌的公司玩起中国科技行业熟悉的游戏: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而实现盈利的道路不明晰。

与此同时,在投资者重新评估市场的真正规模之际,这些公司咄咄逼人的销售手段让现有客户不堪其扰。

据教育科技公司的高管和投资者称,这种商业模式的最大缺陷在于获客成本高。

据哒哒英语一位前高管称,一个家庭在注册一年后在这些大型在线教育公司的平均支出为1万元人民币(合1400美元)。但试课成本、家长和教师推荐奖金以及销售人员佣金加起来的成本一般为每个家庭8000元至1.5万元之间。

获客成本高于客户带来的收入,这让公司很难盈利。Lingum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托比•马瑟(Toby Mather)表示:“随着时间的流逝,增加客户的能力已大幅下滑。”他在创建自己的公司之前对中国的在线教育行业进行了研究。

北京的一位科技投资者表示,一个主要问题在于教育科技服务“对于中国普通人来说确实昂贵”。在中国不那么富裕的地区,这个问题尤为突出——这些公司现在正把目标瞄准这些地区,以扩大市场。

在石家庄,Wendiah Yang的儿子10岁时曾在VIPKID学习一年。每25分钟的课程她要支付约170元人民币,128节课要预付21760元,这个课程总价大约相当于她所在城市普通人10个月的可支配收入。她表示:“对于石家庄的孩子来说,这个费用相当昂贵,不过我们负担得起。”

但与其他用户一样,她发现销售人员不依不饶地让她“推送他们的广告”并把VIPKID介绍给她的朋友。马瑟表示:“(教育科技公司的销售人员)对现有客户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他们推荐新客户,但如果提供巨大奖励(这在中国很普遍),获得低质量潜在客户(不太可能成为客户的人)的几率就会增加很多。

Kelly Kang也被销售人员说服在微信(WeChat)上发布促销二维码,每有一位客户通过她发布的二维码报名,她会获得10节免费赠课。

哒哒英语前教师招聘员Wei Ding表示:“死缠烂打式销售一直是个问题,所有的公司都采用这种策略。”

马瑟表示,提高客户可负担能力的其他举措包括与蚂蚁金融(Ant Financial)等金融机构合作,为潜在客户和小班课提供贷款,不过或许毫不令人意外的是,鉴于一些孩子的年龄较小,“小班课的留存率不那么好”。

在公司纷纷注册新学员之际,监管机构正收紧教师供应。去年底,一项规定出台,要求教师(很多是全职妈妈或刚刚毕业的毕业生)持有TEFL(Teaching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英语教师资格证书或TESOL(Teachers of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国际英语教师资格证书,这加大了教师招聘难度。

VIPKID已与TESOL合作,但拒绝透露是否为这些证书付费。

一些业内人员猜测,未来可能出现其他变化,包括为预付款设定上限,此举可能减少这些公司可用的运营资金。

与此同时,鉴于美中关系紧张,一些人还提出一种潜在风险:美国政府可能会对美国教师数据在中国存储提出抱怨。VIPKID表示,它的隐私政策一直是公开的,该政策1月进行了更新。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立法者决定关注这个问题,这将是一个巨大风险。”他指出,美国的数据顾虑扼杀了蚂蚁金融并购速汇金(MoneyGram)的计划,并导致中国游戏和科技公司昆仑(Kunlun)出售之前收购的同性交友应用Grindr。

但更紧迫的问题是盈利能力,比如上述哒哒前高管就认为,她找到了答案,就是回归实体课堂——她支持将线上与线下模式结合,利用网络课程补充学校传统学习。

她表示:“我认为,这个行业……未来3年将出现一两家规模非常大的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