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冷静、沉着。热血沸腾、口号满天飞,最后打仗时不行也没用,最终要能打赢才是真的;中国将来和美国竞赛,唯有提高教育,没有其他路。



采访/彭博电视

■ “我们会一边飞行,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面对彭博电视的镜头,任正非将现在的华为比作“一架被炮火攻击的、千疮百孔的飞机”。即便华为遭遇特朗普政府的封杀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公司史上最严重危机之一,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他表示,华为当前的确面临一定困难,但一定能活下 来。彭博电视的专访是在华为位于深圳的总部进行的。那一天是2019年5月24日,任正非穿着接近于粉红色的衬衫,浅灰色的休闲外套,还有深色的裤子,神情淡然,举止放松。华为业务遍布全球,现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设备供应商、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以及5G技术的领军企业之一。“在中美日益激烈的贸易摩擦中,华为已经处于这场硝烟的中心。”彭博电视报道。

美国华盛顿正赤裸裸地对华为进行密集施压。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在此紧急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虽然这项行政命令并未指名道姓,然而CNN(美国有线新闻网)直接点名说:“特朗普为美国封杀华为铺平了道路”。

5月16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名为“实体清单”,但美国媒体,包括彭博新闻社,直接称其“黑名单”。对于正准备挺进全球科技前沿的世界最大网络设备供应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机提供商华为而言,这一禁令严重影响到了该公司的生产经 营。身处这场硝烟中心的任正非却似乎并未因此而愁容满面。这位曾经当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的企业家,掌管其一手创办、如今年营收超过100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低调行事。转折发生在2019年1月,任正非罕见地接受了多家国际媒体的专访,首次对华为遭遇欧美“打压”问题,以及自己的大女儿、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涉及对华为更大范围的调查而被捕作出回应。此后的短短数月,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逐步升级,华为身处“硝烟中心”,陷入越来越多的麻烦中。为了拯救华为,这位现年74岁的CEO频频公开露面,成为全世界媒体眼中的焦点人物。在1月之前,他上一次接受外媒采访还是在2015 年。

华为设备和产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称得上微乎其微,但特朗普政府的禁令会影响到华为在美国以外的海外市场的生存与拓展。任正非没有因为这场危机是特朗普直接制造的,而去大肆抨击他,相反,他以更高的格局去看待围绕华为所发生的一切:美国采用了极端的手段对待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 谢”。

恰如任正非的理解,特朗普政府倾其全力对付华为,客观上是对公司行业地位的“认可”。2018年,华为的业绩达到了自其1987年创立以来的历史新高点。作为非上市公司的华为于2019年3月29日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华为业绩稳健增长,实现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达1015亿元人民币,投入占比销售收入14.1%,位列欧盟发布的2018年工业研发投资排名第五 位。

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之际,任正非作为中国商界的标志性人物,他坚信,华为一定能挺过去这次危机,而且在5G领域,华为还会在世界上绝对领先。过去经历赋予任正非不畏艰难险阻,一步一步前进的个性,让他得以用这个视角看待过往和如今的境遇。当年创业时,任正非没什么宏大的目标,能解决温饱问题就好。他记得,那时候,女儿很小,她妈妈赶在早上5点去菜市场,买一些已死掉的鱼和虾给孩子吃。在广东,鱼和虾死掉之后,会很便宜。她妈妈的想法是,鱼虾能补充蛋白质,对小孩长身体有帮助。

华为业绩持续增长,越做越大,但任正非称其“只持有很少一部分股票”。他说,自己没有太大的野心,对钱没有太多欲望。2000年,任正非还没有买房,和妻子租的房子没装空调,但创业没有退路,因为回头的话,只有贫穷在等着整个家 庭。

任正非有三个孩子,目前被软禁在加拿大的孟晚舟是他的大女儿。她现在的职业身份仍是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事件”发生之后,任正非和大女儿之间的感情变得亲近了。以前,女儿都不怎么理会他。活下去是创业时的目标,也是任正非目前的目标。但面对未来,任正非依然无法确认华为是否能够生存下去,“现在我们活下来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怎么讨论未来?”

相比未来,他更愿意想象三年以后的华为,他告诉彭博电视,“如果华为两三年内不幸没有坚持下去,请带一束玫瑰来祭奠。如果华为还活着,我会送你大蛋糕。我希望你三年后来的时候不要带玫瑰花,而是我给你现做一个大蛋糕,这是我的理想。但是眼前怎么样,还是未知 数。”特朗普政府的打击势必削弱华为在5G领域的领先地位。对这一趋势的判断,任正非并不否认。

他说,华为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华为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能追上华为。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我们还是要飞得快”。

第一部分:关于特朗普与华为

彭博电视:特朗普总统表示过,华为可能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重要因素。从您的角度看这有多大可能性?

任正非:我们和中美贸易谈判没有关系,美国从来没买过我们的产品,即使以后要买,我们还未必会卖。如果他给我打电话,我可能不接,当然他也没有我的电话号码。

彭博电视:特朗普总统认为无论从安全和军事的角度来看,华为经营的业务都“非常危险”。您对此作何回应?

任正非:5G不是原子弹,5G只是一个信息传播的工具,传播内容跟工具没关系。就像麦克风,不能说麦克风能够传递声音就是危险的,可能谁说了什么话、说话的人才是危险的。工具怎么会是危险的呢?

彭博电视:您曾经说过特朗普是个伟大的总统,您现在仍然这么认为吗?

任正非: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总统,他去全世界说“华为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千万不要卖零部件给它”。这不就是宣传华为了不起,我们合同增加,订单供不上货了。我觉得他是一个伟大总统,宣传了华为的伟大。

彭博电视:美国把华为列入了黑名单,很多美国的立法者认为这是给华为判了“死刑”。您认为这个决定对华为来说是个生死决定吗?华为就像是一架飞机,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想死,还是想飞回来。我们现在的处境是困难的,但不会死。美国把我们放到实体清单中,我们公司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但是我们会一边飞,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一定能活下来了。至少在5G等问题上,我们还是会在世界上领先。

彭博电视:华为曾经的组件、软件供应商,很多都在切断和华为的合作关系。而且这些供应商的数量在不断增加:比如高通,英特尔,ARM,还有谷歌。没有了这些提供组件和软件的供应商,华为能坚持多久?

任正非:美国采取了极端的手段来对付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我觉得很兴奋,被这么重视了,被世界夸大了作用。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谢。

彭博电视:为了确保华为内部的软件供应,你们有没有计划改变目前的供应链?

任正非:还是要保持原来的供应链不会改变,还是要向美国公司下订单,如果美国公司不能给我们供应时,自己供应自己的订单百分比就会提升,自己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彭博电视:一些质疑的声音认为,华为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全靠剽窃知识产权以及依仗政府的支持。您对此做何回应?

任正非:说我们偷美国明天的技术,美国都没有做出来,我去哪偷?如果我们技术上落后于美国,美国政客有必要这么费劲打我们?正是因为我们领先了,才打我们。

彭博电视:之前你们面临多起同思科、摩托罗拉、T-mobile的法律诉讼。这些反映出华为怎样的内部文化?华为采取了什么措施应对这些诉讼可能带来的影响?任正非:首先,这些官司都有美国法庭判决,要尊重法庭的结论。公司一贯严格管理员工不做违规的事情。我们公司的技术内容极其庞大,首先要问我们给人类做了什么贡献?我们有90000多项专利,主要是近期形成的信息社会专利,数字社会的信息底座有我们巨大的贡献。其中11500多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注册的,美国政府已经授予了我们权利的。要逐步去理解华为对人类的贡献,就可能会慢慢化解一些矛盾。

彭博电视:如果国家发生危机,找到您说“需要你们给国家帮助,需要进入你们的网络,需要你们提供一些信息,这些对国家、对政府、对人民是有利的。”

任正非:我们绝对不会安装后门,绝对绝对不会做这件事。因为我们是为人类服务,不是为情报服务,为什么要去安装后门?你们在实际操作中会用什么样的步骤拒绝国家的请求?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德国报纸发布了一篇文章,说华为公司系统没有找到后门。英国说华为受到了全世界最严厉的审查,所以英国才会信任我们,坚持要用我们的设备。

第二部分:关于禁令和对策

彭博电视:回到刚才最开始我们讨论的供应商问题,主要供应商:包括英特尔、高通、ARM和谷歌都限制了对华为的货物供应。不仅包括组件,还包括软件。你们要如何挺过难关?

任正非:美国管辖的是美国的公司,不是世界警察,无法管辖全世界。全世界都会根据自己的商业利益和立场来确定自己是不是和我们交往。确定和我们不交往的公司,我们就要去补这个“洞”,飞机一边飞,一边用铁皮或纸把洞补上,飞机还可以继续飞。我们要一半用华为自己的芯片,一半用美国的芯片。如果美国对我们的制约多,我们购买美国芯片就少一点,使用自己芯片多一点;如果美国公司得到华盛顿的批准,还可以卖给我们,我们还是要继续大量购买美国芯片。

彭博电视:目前这些情况对于CBG(消费者业务)业务有多大程度的损害?例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因为外国供应商不仅仅是给你们提供芯片,还包括软件,想问一下对于CBG的破坏有多大?

任正非:增长可能无法达到之前预计的目标,但还是会增长。在最艰难的环境中,我们还增长,体现了我们多么伟大。

彭博电视:现在美国对于华为有这样的行动,你们会在研发上投入更多,用于自研产品和组件吗?

任正非:过去在销售时,我们的价格总体定得比较高,比爱立信、诺基亚定得高,那我们赚的钱多。只要我们还有饭吃,只要不饿死,我们一定会继续加大投入。即使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也要对明天投入,否则未来没有希望。

彭博电视:之前华为超过了苹果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二的手机供应商,第一季度手机销售额增长了50%,之前有没有目标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手机厂商,现在目标有变化吗?

任正非:苹果这么大,前两年我们变成了“桃子”,比苹果大一点点,过两年我们变成“李子”,比苹果会小一点,但还是可以给人们吃的,只是李子带一点酸味、苦涩。我们可以变大,也可以变小。华为是非上市公司,不追求数量增大,也不追求利润高低,存活下来就不错了。

彭博电视:有一些说法,中国政府方面可能会针对苹果采取一些报复性行动,您认为中国政府应不应该采取这样的措施?

任正非:绝对不会,这是第一点。第二,如果采取这个行动,我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为什么要限制苹果?苹果是伟大的世界领袖,没有苹果就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有苹果给我们展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没有这么丰富多彩。苹果是我们的老师,它在前面领着前进,我们作为一个学生决不会反对老师。

彭博电视;您谈到说华为在5G领域领先你们的竞争对手2年,现在你们的领先地位有没有被削弱?

任正非:当然了。因为我们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我们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可以追上我们。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以后,我们还是要飞快些的。

彭博电视:其实现在很多问题归根结底都是信任的问题。美国并不信任华为,也不信任中国。除了已经采取的行动外,你们还能做些什么来获取更多的信任?比如重组公司、让公司上市等。

任正非:如果说为了让你们相信,就要上市,我们不会的。我们本来就没有问题,不怕人家说有问题。

彭博电视:你们有什么应急计划吗?如果有,可以透露一些吗?

任正非:今天我们这架飞机最核心的“发动机”、“油箱”做了准备,“翅膀”上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准备,我们要梳理,哪些地方有问题就去修补。两、三年以后,你再来采访我们,就知道我们能不能生存了。如果华为死了,请你带一束玫瑰花放在墓前。

第三部分:关于创业和家庭

彭博电视:之前您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工程师,后来在1987年创办了华为。您可以介绍一下这段历史吗?

任正非:其实我的历史分为两段:第一,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中生存。在大裁军之前,我在军队里服役,是计划经济体制。在这个体制里,我也是顶级优秀人员,顶级的红人。但是突然大裁军,我们集体被裁了,被扔到市场经济的海洋中。第二,市场经济体制。就像在大海中呛水,一口口呛水,那时根本不懂市场经济为何物。而且对人超级信任,我在一个小公司工作时,钱被人骗走了,然后我去追款,没有钱请律师,就自己学法律,自己当律师,把世界的法律书都读了一遍。我悟出一个道理,市场经济就两个东西,一个是货源,一个是客户。

华为董事会全体成员

彭博电视:您在1987年创业公司的目标是什么?

任正非:那时连饭都没得吃,就是生存,活下去。我记的很清楚,那时我的孩子很小,她妈妈经常给我说,她要在下午五点去市场买些烂鱼烂虾,给孩子吃,因为小孩不吃蛋白质长不好,我们只能维持最低标准的生活。那时候我们不可能有什么目标,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我在公司最著名的口号就是“要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今天我们“烂飞机”的口号还是活下来,没有多么远大的理想。

彭博电视:您想过您能有朝一日取得今天的成就吗?

任正非:有时候一个人没有欲望,反而更加有能耐。我就是没有欲望,也不想拿钱多,所以我只有一点点股票。在2000年,我连房子都没有,我和太太租的房子只有这个会议室一半大,而且西晒,没有空调。我们没有退路,退回去也是贫穷,往前走还有一些希望,往后走是绝对没有希望的,所以我们就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突然看到阳光了,突然发现到山顶了。

彭博电视:华为从落后于爱立信、诺基亚这些公司,慢慢发展成为5G的领导者,你们是如何做到的?采取了什么样的发展步骤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

任正非:首先,我们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了。总的来说,我们付出的努力比别人多。第二,我们个人都没什么钱,公司赚的钱都分给了大家,可以吸引很多优秀的科学家、优秀的人才加盟到队伍来。您有继任计划吗?一直有继任计划。继任不是交给个人,而是交给一个群体,群体下面还有群体,一群群套着这个群体,像链式反应一样,是一个庞大的继任计划,不是一个人的。

彭博电视:在孟晚舟被捕之后,你们俩的关系有没有变得更好一些了?

任正非:有的,她感觉到家庭更重要了。

彭博电视:所以说这种奇怪的方式让你们家庭关系更好了?

任正非:是的,以前我女儿都不怎么理我们。

彭博电视:您女儿现在面临美国的引渡,以及面临银行欺诈、违反伊朗制裁等诉讼。特朗普总统曾说可以介入,来帮助您的女儿。您会欢迎他介入吗?

任正非:加拿大在执法过程中是违法的,我们还是在法庭上澄清加拿大政府执法过程中的违法问题。孟晚舟没有任何欺诈行为,这点我们已经在法庭上陈诉了,将来双方都可以拿出证据来,我们是有证据的。所以,孟晚舟所蒙受的冤枉可能是政治性的。

彭博电视:您觉得你们针对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行动会帮助你们,还是会有一些风险?因为会增强、会煽动更加紧张的局势。

任正非:是加拿大和美国对我们采取行动在先,而我们在后反诉,怎么能说在后的人响应了美国的号召,我们就成为扰动社会秩序的呢?既然它知道扰动社会秩序,为什么要起诉我们?它们起诉我们,我们就不能反诉吗?美国是一个公平、开放、透明的国家,你有起诉我的权利,我也有抗诉的权利。

彭博电视:您最近有同孟晚舟通话吗?

任正非:有。

彭博电视:她怎么样?

任正非:在读书,在软禁环境中学习。

华为大事记

1987年 创立于深圳,成为一家生产用户交换机(PBX)的香港公司的销售代理

1992年 开始研发并推出农村数字交换解决方案

1995年 销售额达15亿元,主要来自中国农村市场

1999年 在印度班加罗尔设立研发中心

2000年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设立研发中心;海外市场销售额达1亿美元

2001年 以7.5亿美元的价格将非核心子公司Avansys卖给爱默生;在美国设立四个研发中心

2002年 海外市场销售额达5.52亿美元

2004年 获得荷兰运营商Telfort价值超过2500万美元的合同,首次实现在欧洲的重大突破

2006年 推出新的企业标识,充分体现了华为聚焦客户、创新、稳健增长和和谐的精神

2008年 移动宽带产品全球累计发货量超过2000万部,根据ABI的数据,市场份额位列全球第一

2010年 在英国成立安全认证中心;加入联合国世界宽带委员会

2011年 以5.3亿美元收购华赛;整合成立了“2012实验室”

2014年 在全球9个国家建立5G创新研究中心

2016年 联合500多家合作伙伴为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提供云计算解决方案,共部署了超过200万台虚拟机和420个云数据中心

2018年 全年全球销售收入首超千亿美元;发布全球首个覆盖全场景人工智能的Ascend(昇腾)系列芯片;发布新一代顶级人工智能手机芯片——麒麟98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独家专访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我们一定能活下来

发布日期:2019-06-10 14:08
摘要」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冷静、沉着。热血沸腾、口号满天飞,最后打仗时不行也没用,最终要能打赢才是真的;中国将来和美国竞赛,唯有提高教育,没有其他路。



采访/彭博电视

■ “我们会一边飞行,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面对彭博电视的镜头,任正非将现在的华为比作“一架被炮火攻击的、千疮百孔的飞机”。即便华为遭遇特朗普政府的封杀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公司史上最严重危机之一,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他表示,华为当前的确面临一定困难,但一定能活下 来。彭博电视的专访是在华为位于深圳的总部进行的。那一天是2019年5月24日,任正非穿着接近于粉红色的衬衫,浅灰色的休闲外套,还有深色的裤子,神情淡然,举止放松。华为业务遍布全球,现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设备供应商、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以及5G技术的领军企业之一。“在中美日益激烈的贸易摩擦中,华为已经处于这场硝烟的中心。”彭博电视报道。

美国华盛顿正赤裸裸地对华为进行密集施压。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在此紧急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虽然这项行政命令并未指名道姓,然而CNN(美国有线新闻网)直接点名说:“特朗普为美国封杀华为铺平了道路”。

5月16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名为“实体清单”,但美国媒体,包括彭博新闻社,直接称其“黑名单”。对于正准备挺进全球科技前沿的世界最大网络设备供应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机提供商华为而言,这一禁令严重影响到了该公司的生产经 营。身处这场硝烟中心的任正非却似乎并未因此而愁容满面。这位曾经当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的企业家,掌管其一手创办、如今年营收超过100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低调行事。转折发生在2019年1月,任正非罕见地接受了多家国际媒体的专访,首次对华为遭遇欧美“打压”问题,以及自己的大女儿、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涉及对华为更大范围的调查而被捕作出回应。此后的短短数月,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逐步升级,华为身处“硝烟中心”,陷入越来越多的麻烦中。为了拯救华为,这位现年74岁的CEO频频公开露面,成为全世界媒体眼中的焦点人物。在1月之前,他上一次接受外媒采访还是在2015 年。

华为设备和产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称得上微乎其微,但特朗普政府的禁令会影响到华为在美国以外的海外市场的生存与拓展。任正非没有因为这场危机是特朗普直接制造的,而去大肆抨击他,相反,他以更高的格局去看待围绕华为所发生的一切:美国采用了极端的手段对待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 谢”。

恰如任正非的理解,特朗普政府倾其全力对付华为,客观上是对公司行业地位的“认可”。2018年,华为的业绩达到了自其1987年创立以来的历史新高点。作为非上市公司的华为于2019年3月29日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华为业绩稳健增长,实现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达1015亿元人民币,投入占比销售收入14.1%,位列欧盟发布的2018年工业研发投资排名第五 位。

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之际,任正非作为中国商界的标志性人物,他坚信,华为一定能挺过去这次危机,而且在5G领域,华为还会在世界上绝对领先。过去经历赋予任正非不畏艰难险阻,一步一步前进的个性,让他得以用这个视角看待过往和如今的境遇。当年创业时,任正非没什么宏大的目标,能解决温饱问题就好。他记得,那时候,女儿很小,她妈妈赶在早上5点去菜市场,买一些已死掉的鱼和虾给孩子吃。在广东,鱼和虾死掉之后,会很便宜。她妈妈的想法是,鱼虾能补充蛋白质,对小孩长身体有帮助。

华为业绩持续增长,越做越大,但任正非称其“只持有很少一部分股票”。他说,自己没有太大的野心,对钱没有太多欲望。2000年,任正非还没有买房,和妻子租的房子没装空调,但创业没有退路,因为回头的话,只有贫穷在等着整个家 庭。

任正非有三个孩子,目前被软禁在加拿大的孟晚舟是他的大女儿。她现在的职业身份仍是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事件”发生之后,任正非和大女儿之间的感情变得亲近了。以前,女儿都不怎么理会他。活下去是创业时的目标,也是任正非目前的目标。但面对未来,任正非依然无法确认华为是否能够生存下去,“现在我们活下来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怎么讨论未来?”

相比未来,他更愿意想象三年以后的华为,他告诉彭博电视,“如果华为两三年内不幸没有坚持下去,请带一束玫瑰来祭奠。如果华为还活着,我会送你大蛋糕。我希望你三年后来的时候不要带玫瑰花,而是我给你现做一个大蛋糕,这是我的理想。但是眼前怎么样,还是未知 数。”特朗普政府的打击势必削弱华为在5G领域的领先地位。对这一趋势的判断,任正非并不否认。

他说,华为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华为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能追上华为。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我们还是要飞得快”。

第一部分:关于特朗普与华为

彭博电视:特朗普总统表示过,华为可能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重要因素。从您的角度看这有多大可能性?

任正非:我们和中美贸易谈判没有关系,美国从来没买过我们的产品,即使以后要买,我们还未必会卖。如果他给我打电话,我可能不接,当然他也没有我的电话号码。

彭博电视:特朗普总统认为无论从安全和军事的角度来看,华为经营的业务都“非常危险”。您对此作何回应?

任正非:5G不是原子弹,5G只是一个信息传播的工具,传播内容跟工具没关系。就像麦克风,不能说麦克风能够传递声音就是危险的,可能谁说了什么话、说话的人才是危险的。工具怎么会是危险的呢?

彭博电视:您曾经说过特朗普是个伟大的总统,您现在仍然这么认为吗?

任正非: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总统,他去全世界说“华为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千万不要卖零部件给它”。这不就是宣传华为了不起,我们合同增加,订单供不上货了。我觉得他是一个伟大总统,宣传了华为的伟大。

彭博电视:美国把华为列入了黑名单,很多美国的立法者认为这是给华为判了“死刑”。您认为这个决定对华为来说是个生死决定吗?华为就像是一架飞机,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想死,还是想飞回来。我们现在的处境是困难的,但不会死。美国把我们放到实体清单中,我们公司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但是我们会一边飞,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一定能活下来了。至少在5G等问题上,我们还是会在世界上领先。

彭博电视:华为曾经的组件、软件供应商,很多都在切断和华为的合作关系。而且这些供应商的数量在不断增加:比如高通,英特尔,ARM,还有谷歌。没有了这些提供组件和软件的供应商,华为能坚持多久?

任正非:美国采取了极端的手段来对付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我觉得很兴奋,被这么重视了,被世界夸大了作用。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谢。

彭博电视:为了确保华为内部的软件供应,你们有没有计划改变目前的供应链?

任正非:还是要保持原来的供应链不会改变,还是要向美国公司下订单,如果美国公司不能给我们供应时,自己供应自己的订单百分比就会提升,自己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彭博电视:一些质疑的声音认为,华为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全靠剽窃知识产权以及依仗政府的支持。您对此做何回应?

任正非:说我们偷美国明天的技术,美国都没有做出来,我去哪偷?如果我们技术上落后于美国,美国政客有必要这么费劲打我们?正是因为我们领先了,才打我们。

彭博电视:之前你们面临多起同思科、摩托罗拉、T-mobile的法律诉讼。这些反映出华为怎样的内部文化?华为采取了什么措施应对这些诉讼可能带来的影响?任正非:首先,这些官司都有美国法庭判决,要尊重法庭的结论。公司一贯严格管理员工不做违规的事情。我们公司的技术内容极其庞大,首先要问我们给人类做了什么贡献?我们有90000多项专利,主要是近期形成的信息社会专利,数字社会的信息底座有我们巨大的贡献。其中11500多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注册的,美国政府已经授予了我们权利的。要逐步去理解华为对人类的贡献,就可能会慢慢化解一些矛盾。

彭博电视:如果国家发生危机,找到您说“需要你们给国家帮助,需要进入你们的网络,需要你们提供一些信息,这些对国家、对政府、对人民是有利的。”

任正非:我们绝对不会安装后门,绝对绝对不会做这件事。因为我们是为人类服务,不是为情报服务,为什么要去安装后门?你们在实际操作中会用什么样的步骤拒绝国家的请求?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德国报纸发布了一篇文章,说华为公司系统没有找到后门。英国说华为受到了全世界最严厉的审查,所以英国才会信任我们,坚持要用我们的设备。

第二部分:关于禁令和对策

彭博电视:回到刚才最开始我们讨论的供应商问题,主要供应商:包括英特尔、高通、ARM和谷歌都限制了对华为的货物供应。不仅包括组件,还包括软件。你们要如何挺过难关?

任正非:美国管辖的是美国的公司,不是世界警察,无法管辖全世界。全世界都会根据自己的商业利益和立场来确定自己是不是和我们交往。确定和我们不交往的公司,我们就要去补这个“洞”,飞机一边飞,一边用铁皮或纸把洞补上,飞机还可以继续飞。我们要一半用华为自己的芯片,一半用美国的芯片。如果美国对我们的制约多,我们购买美国芯片就少一点,使用自己芯片多一点;如果美国公司得到华盛顿的批准,还可以卖给我们,我们还是要继续大量购买美国芯片。

彭博电视:目前这些情况对于CBG(消费者业务)业务有多大程度的损害?例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因为外国供应商不仅仅是给你们提供芯片,还包括软件,想问一下对于CBG的破坏有多大?

任正非:增长可能无法达到之前预计的目标,但还是会增长。在最艰难的环境中,我们还增长,体现了我们多么伟大。

彭博电视:现在美国对于华为有这样的行动,你们会在研发上投入更多,用于自研产品和组件吗?

任正非:过去在销售时,我们的价格总体定得比较高,比爱立信、诺基亚定得高,那我们赚的钱多。只要我们还有饭吃,只要不饿死,我们一定会继续加大投入。即使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也要对明天投入,否则未来没有希望。

彭博电视:之前华为超过了苹果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二的手机供应商,第一季度手机销售额增长了50%,之前有没有目标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手机厂商,现在目标有变化吗?

任正非:苹果这么大,前两年我们变成了“桃子”,比苹果大一点点,过两年我们变成“李子”,比苹果会小一点,但还是可以给人们吃的,只是李子带一点酸味、苦涩。我们可以变大,也可以变小。华为是非上市公司,不追求数量增大,也不追求利润高低,存活下来就不错了。

彭博电视:有一些说法,中国政府方面可能会针对苹果采取一些报复性行动,您认为中国政府应不应该采取这样的措施?

任正非:绝对不会,这是第一点。第二,如果采取这个行动,我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为什么要限制苹果?苹果是伟大的世界领袖,没有苹果就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有苹果给我们展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没有这么丰富多彩。苹果是我们的老师,它在前面领着前进,我们作为一个学生决不会反对老师。

彭博电视;您谈到说华为在5G领域领先你们的竞争对手2年,现在你们的领先地位有没有被削弱?

任正非:当然了。因为我们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我们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可以追上我们。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以后,我们还是要飞快些的。

彭博电视:其实现在很多问题归根结底都是信任的问题。美国并不信任华为,也不信任中国。除了已经采取的行动外,你们还能做些什么来获取更多的信任?比如重组公司、让公司上市等。

任正非:如果说为了让你们相信,就要上市,我们不会的。我们本来就没有问题,不怕人家说有问题。

彭博电视:你们有什么应急计划吗?如果有,可以透露一些吗?

任正非:今天我们这架飞机最核心的“发动机”、“油箱”做了准备,“翅膀”上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准备,我们要梳理,哪些地方有问题就去修补。两、三年以后,你再来采访我们,就知道我们能不能生存了。如果华为死了,请你带一束玫瑰花放在墓前。

第三部分:关于创业和家庭

彭博电视:之前您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工程师,后来在1987年创办了华为。您可以介绍一下这段历史吗?

任正非:其实我的历史分为两段:第一,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中生存。在大裁军之前,我在军队里服役,是计划经济体制。在这个体制里,我也是顶级优秀人员,顶级的红人。但是突然大裁军,我们集体被裁了,被扔到市场经济的海洋中。第二,市场经济体制。就像在大海中呛水,一口口呛水,那时根本不懂市场经济为何物。而且对人超级信任,我在一个小公司工作时,钱被人骗走了,然后我去追款,没有钱请律师,就自己学法律,自己当律师,把世界的法律书都读了一遍。我悟出一个道理,市场经济就两个东西,一个是货源,一个是客户。

华为董事会全体成员

彭博电视:您在1987年创业公司的目标是什么?

任正非:那时连饭都没得吃,就是生存,活下去。我记的很清楚,那时我的孩子很小,她妈妈经常给我说,她要在下午五点去市场买些烂鱼烂虾,给孩子吃,因为小孩不吃蛋白质长不好,我们只能维持最低标准的生活。那时候我们不可能有什么目标,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我在公司最著名的口号就是“要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今天我们“烂飞机”的口号还是活下来,没有多么远大的理想。

彭博电视:您想过您能有朝一日取得今天的成就吗?

任正非:有时候一个人没有欲望,反而更加有能耐。我就是没有欲望,也不想拿钱多,所以我只有一点点股票。在2000年,我连房子都没有,我和太太租的房子只有这个会议室一半大,而且西晒,没有空调。我们没有退路,退回去也是贫穷,往前走还有一些希望,往后走是绝对没有希望的,所以我们就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突然看到阳光了,突然发现到山顶了。

彭博电视:华为从落后于爱立信、诺基亚这些公司,慢慢发展成为5G的领导者,你们是如何做到的?采取了什么样的发展步骤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

任正非:首先,我们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了。总的来说,我们付出的努力比别人多。第二,我们个人都没什么钱,公司赚的钱都分给了大家,可以吸引很多优秀的科学家、优秀的人才加盟到队伍来。您有继任计划吗?一直有继任计划。继任不是交给个人,而是交给一个群体,群体下面还有群体,一群群套着这个群体,像链式反应一样,是一个庞大的继任计划,不是一个人的。

彭博电视:在孟晚舟被捕之后,你们俩的关系有没有变得更好一些了?

任正非:有的,她感觉到家庭更重要了。

彭博电视:所以说这种奇怪的方式让你们家庭关系更好了?

任正非:是的,以前我女儿都不怎么理我们。

彭博电视:您女儿现在面临美国的引渡,以及面临银行欺诈、违反伊朗制裁等诉讼。特朗普总统曾说可以介入,来帮助您的女儿。您会欢迎他介入吗?

任正非:加拿大在执法过程中是违法的,我们还是在法庭上澄清加拿大政府执法过程中的违法问题。孟晚舟没有任何欺诈行为,这点我们已经在法庭上陈诉了,将来双方都可以拿出证据来,我们是有证据的。所以,孟晚舟所蒙受的冤枉可能是政治性的。

彭博电视:您觉得你们针对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行动会帮助你们,还是会有一些风险?因为会增强、会煽动更加紧张的局势。

任正非:是加拿大和美国对我们采取行动在先,而我们在后反诉,怎么能说在后的人响应了美国的号召,我们就成为扰动社会秩序的呢?既然它知道扰动社会秩序,为什么要起诉我们?它们起诉我们,我们就不能反诉吗?美国是一个公平、开放、透明的国家,你有起诉我的权利,我也有抗诉的权利。

彭博电视:您最近有同孟晚舟通话吗?

任正非:有。

彭博电视:她怎么样?

任正非:在读书,在软禁环境中学习。

华为大事记

1987年 创立于深圳,成为一家生产用户交换机(PBX)的香港公司的销售代理

1992年 开始研发并推出农村数字交换解决方案

1995年 销售额达15亿元,主要来自中国农村市场

1999年 在印度班加罗尔设立研发中心

2000年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设立研发中心;海外市场销售额达1亿美元

2001年 以7.5亿美元的价格将非核心子公司Avansys卖给爱默生;在美国设立四个研发中心

2002年 海外市场销售额达5.52亿美元

2004年 获得荷兰运营商Telfort价值超过2500万美元的合同,首次实现在欧洲的重大突破

2006年 推出新的企业标识,充分体现了华为聚焦客户、创新、稳健增长和和谐的精神

2008年 移动宽带产品全球累计发货量超过2000万部,根据ABI的数据,市场份额位列全球第一

2010年 在英国成立安全认证中心;加入联合国世界宽带委员会

2011年 以5.3亿美元收购华赛;整合成立了“2012实验室”

2014年 在全球9个国家建立5G创新研究中心

2016年 联合500多家合作伙伴为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提供云计算解决方案,共部署了超过200万台虚拟机和420个云数据中心

2018年 全年全球销售收入首超千亿美元;发布全球首个覆盖全场景人工智能的Ascend(昇腾)系列芯片;发布新一代顶级人工智能手机芯片——麒麟98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冷静、沉着。热血沸腾、口号满天飞,最后打仗时不行也没用,最终要能打赢才是真的;中国将来和美国竞赛,唯有提高教育,没有其他路。



采访/彭博电视

■ “我们会一边飞行,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面对彭博电视的镜头,任正非将现在的华为比作“一架被炮火攻击的、千疮百孔的飞机”。即便华为遭遇特朗普政府的封杀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公司史上最严重危机之一,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他表示,华为当前的确面临一定困难,但一定能活下 来。彭博电视的专访是在华为位于深圳的总部进行的。那一天是2019年5月24日,任正非穿着接近于粉红色的衬衫,浅灰色的休闲外套,还有深色的裤子,神情淡然,举止放松。华为业务遍布全球,现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设备供应商、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以及5G技术的领军企业之一。“在中美日益激烈的贸易摩擦中,华为已经处于这场硝烟的中心。”彭博电视报道。

美国华盛顿正赤裸裸地对华为进行密集施压。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在此紧急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虽然这项行政命令并未指名道姓,然而CNN(美国有线新闻网)直接点名说:“特朗普为美国封杀华为铺平了道路”。

5月16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名为“实体清单”,但美国媒体,包括彭博新闻社,直接称其“黑名单”。对于正准备挺进全球科技前沿的世界最大网络设备供应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机提供商华为而言,这一禁令严重影响到了该公司的生产经 营。身处这场硝烟中心的任正非却似乎并未因此而愁容满面。这位曾经当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的企业家,掌管其一手创办、如今年营收超过100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低调行事。转折发生在2019年1月,任正非罕见地接受了多家国际媒体的专访,首次对华为遭遇欧美“打压”问题,以及自己的大女儿、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涉及对华为更大范围的调查而被捕作出回应。此后的短短数月,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逐步升级,华为身处“硝烟中心”,陷入越来越多的麻烦中。为了拯救华为,这位现年74岁的CEO频频公开露面,成为全世界媒体眼中的焦点人物。在1月之前,他上一次接受外媒采访还是在2015 年。

华为设备和产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称得上微乎其微,但特朗普政府的禁令会影响到华为在美国以外的海外市场的生存与拓展。任正非没有因为这场危机是特朗普直接制造的,而去大肆抨击他,相反,他以更高的格局去看待围绕华为所发生的一切:美国采用了极端的手段对待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 谢”。

恰如任正非的理解,特朗普政府倾其全力对付华为,客观上是对公司行业地位的“认可”。2018年,华为的业绩达到了自其1987年创立以来的历史新高点。作为非上市公司的华为于2019年3月29日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华为业绩稳健增长,实现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达1015亿元人民币,投入占比销售收入14.1%,位列欧盟发布的2018年工业研发投资排名第五 位。

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之际,任正非作为中国商界的标志性人物,他坚信,华为一定能挺过去这次危机,而且在5G领域,华为还会在世界上绝对领先。过去经历赋予任正非不畏艰难险阻,一步一步前进的个性,让他得以用这个视角看待过往和如今的境遇。当年创业时,任正非没什么宏大的目标,能解决温饱问题就好。他记得,那时候,女儿很小,她妈妈赶在早上5点去菜市场,买一些已死掉的鱼和虾给孩子吃。在广东,鱼和虾死掉之后,会很便宜。她妈妈的想法是,鱼虾能补充蛋白质,对小孩长身体有帮助。

华为业绩持续增长,越做越大,但任正非称其“只持有很少一部分股票”。他说,自己没有太大的野心,对钱没有太多欲望。2000年,任正非还没有买房,和妻子租的房子没装空调,但创业没有退路,因为回头的话,只有贫穷在等着整个家 庭。

任正非有三个孩子,目前被软禁在加拿大的孟晚舟是他的大女儿。她现在的职业身份仍是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事件”发生之后,任正非和大女儿之间的感情变得亲近了。以前,女儿都不怎么理会他。活下去是创业时的目标,也是任正非目前的目标。但面对未来,任正非依然无法确认华为是否能够生存下去,“现在我们活下来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怎么讨论未来?”

相比未来,他更愿意想象三年以后的华为,他告诉彭博电视,“如果华为两三年内不幸没有坚持下去,请带一束玫瑰来祭奠。如果华为还活着,我会送你大蛋糕。我希望你三年后来的时候不要带玫瑰花,而是我给你现做一个大蛋糕,这是我的理想。但是眼前怎么样,还是未知 数。”特朗普政府的打击势必削弱华为在5G领域的领先地位。对这一趋势的判断,任正非并不否认。

他说,华为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华为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能追上华为。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我们还是要飞得快”。

第一部分:关于特朗普与华为

彭博电视:特朗普总统表示过,华为可能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重要因素。从您的角度看这有多大可能性?

任正非:我们和中美贸易谈判没有关系,美国从来没买过我们的产品,即使以后要买,我们还未必会卖。如果他给我打电话,我可能不接,当然他也没有我的电话号码。

彭博电视:特朗普总统认为无论从安全和军事的角度来看,华为经营的业务都“非常危险”。您对此作何回应?

任正非:5G不是原子弹,5G只是一个信息传播的工具,传播内容跟工具没关系。就像麦克风,不能说麦克风能够传递声音就是危险的,可能谁说了什么话、说话的人才是危险的。工具怎么会是危险的呢?

彭博电视:您曾经说过特朗普是个伟大的总统,您现在仍然这么认为吗?

任正非: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总统,他去全世界说“华为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千万不要卖零部件给它”。这不就是宣传华为了不起,我们合同增加,订单供不上货了。我觉得他是一个伟大总统,宣传了华为的伟大。

彭博电视:美国把华为列入了黑名单,很多美国的立法者认为这是给华为判了“死刑”。您认为这个决定对华为来说是个生死决定吗?华为就像是一架飞机,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想死,还是想飞回来。我们现在的处境是困难的,但不会死。美国把我们放到实体清单中,我们公司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但是我们会一边飞,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一定能活下来了。至少在5G等问题上,我们还是会在世界上领先。

彭博电视:华为曾经的组件、软件供应商,很多都在切断和华为的合作关系。而且这些供应商的数量在不断增加:比如高通,英特尔,ARM,还有谷歌。没有了这些提供组件和软件的供应商,华为能坚持多久?

任正非:美国采取了极端的手段来对付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我觉得很兴奋,被这么重视了,被世界夸大了作用。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谢。

彭博电视:为了确保华为内部的软件供应,你们有没有计划改变目前的供应链?

任正非:还是要保持原来的供应链不会改变,还是要向美国公司下订单,如果美国公司不能给我们供应时,自己供应自己的订单百分比就会提升,自己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彭博电视:一些质疑的声音认为,华为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全靠剽窃知识产权以及依仗政府的支持。您对此做何回应?

任正非:说我们偷美国明天的技术,美国都没有做出来,我去哪偷?如果我们技术上落后于美国,美国政客有必要这么费劲打我们?正是因为我们领先了,才打我们。

彭博电视:之前你们面临多起同思科、摩托罗拉、T-mobile的法律诉讼。这些反映出华为怎样的内部文化?华为采取了什么措施应对这些诉讼可能带来的影响?任正非:首先,这些官司都有美国法庭判决,要尊重法庭的结论。公司一贯严格管理员工不做违规的事情。我们公司的技术内容极其庞大,首先要问我们给人类做了什么贡献?我们有90000多项专利,主要是近期形成的信息社会专利,数字社会的信息底座有我们巨大的贡献。其中11500多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注册的,美国政府已经授予了我们权利的。要逐步去理解华为对人类的贡献,就可能会慢慢化解一些矛盾。

彭博电视:如果国家发生危机,找到您说“需要你们给国家帮助,需要进入你们的网络,需要你们提供一些信息,这些对国家、对政府、对人民是有利的。”

任正非:我们绝对不会安装后门,绝对绝对不会做这件事。因为我们是为人类服务,不是为情报服务,为什么要去安装后门?你们在实际操作中会用什么样的步骤拒绝国家的请求?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德国报纸发布了一篇文章,说华为公司系统没有找到后门。英国说华为受到了全世界最严厉的审查,所以英国才会信任我们,坚持要用我们的设备。

第二部分:关于禁令和对策

彭博电视:回到刚才最开始我们讨论的供应商问题,主要供应商:包括英特尔、高通、ARM和谷歌都限制了对华为的货物供应。不仅包括组件,还包括软件。你们要如何挺过难关?

任正非:美国管辖的是美国的公司,不是世界警察,无法管辖全世界。全世界都会根据自己的商业利益和立场来确定自己是不是和我们交往。确定和我们不交往的公司,我们就要去补这个“洞”,飞机一边飞,一边用铁皮或纸把洞补上,飞机还可以继续飞。我们要一半用华为自己的芯片,一半用美国的芯片。如果美国对我们的制约多,我们购买美国芯片就少一点,使用自己芯片多一点;如果美国公司得到华盛顿的批准,还可以卖给我们,我们还是要继续大量购买美国芯片。

彭博电视:目前这些情况对于CBG(消费者业务)业务有多大程度的损害?例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因为外国供应商不仅仅是给你们提供芯片,还包括软件,想问一下对于CBG的破坏有多大?

任正非:增长可能无法达到之前预计的目标,但还是会增长。在最艰难的环境中,我们还增长,体现了我们多么伟大。

彭博电视:现在美国对于华为有这样的行动,你们会在研发上投入更多,用于自研产品和组件吗?

任正非:过去在销售时,我们的价格总体定得比较高,比爱立信、诺基亚定得高,那我们赚的钱多。只要我们还有饭吃,只要不饿死,我们一定会继续加大投入。即使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也要对明天投入,否则未来没有希望。

彭博电视:之前华为超过了苹果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二的手机供应商,第一季度手机销售额增长了50%,之前有没有目标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手机厂商,现在目标有变化吗?

任正非:苹果这么大,前两年我们变成了“桃子”,比苹果大一点点,过两年我们变成“李子”,比苹果会小一点,但还是可以给人们吃的,只是李子带一点酸味、苦涩。我们可以变大,也可以变小。华为是非上市公司,不追求数量增大,也不追求利润高低,存活下来就不错了。

彭博电视:有一些说法,中国政府方面可能会针对苹果采取一些报复性行动,您认为中国政府应不应该采取这样的措施?

任正非:绝对不会,这是第一点。第二,如果采取这个行动,我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为什么要限制苹果?苹果是伟大的世界领袖,没有苹果就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有苹果给我们展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没有这么丰富多彩。苹果是我们的老师,它在前面领着前进,我们作为一个学生决不会反对老师。

彭博电视;您谈到说华为在5G领域领先你们的竞争对手2年,现在你们的领先地位有没有被削弱?

任正非:当然了。因为我们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我们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可以追上我们。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以后,我们还是要飞快些的。

彭博电视:其实现在很多问题归根结底都是信任的问题。美国并不信任华为,也不信任中国。除了已经采取的行动外,你们还能做些什么来获取更多的信任?比如重组公司、让公司上市等。

任正非:如果说为了让你们相信,就要上市,我们不会的。我们本来就没有问题,不怕人家说有问题。

彭博电视:你们有什么应急计划吗?如果有,可以透露一些吗?

任正非:今天我们这架飞机最核心的“发动机”、“油箱”做了准备,“翅膀”上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准备,我们要梳理,哪些地方有问题就去修补。两、三年以后,你再来采访我们,就知道我们能不能生存了。如果华为死了,请你带一束玫瑰花放在墓前。

第三部分:关于创业和家庭

彭博电视:之前您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工程师,后来在1987年创办了华为。您可以介绍一下这段历史吗?

任正非:其实我的历史分为两段:第一,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中生存。在大裁军之前,我在军队里服役,是计划经济体制。在这个体制里,我也是顶级优秀人员,顶级的红人。但是突然大裁军,我们集体被裁了,被扔到市场经济的海洋中。第二,市场经济体制。就像在大海中呛水,一口口呛水,那时根本不懂市场经济为何物。而且对人超级信任,我在一个小公司工作时,钱被人骗走了,然后我去追款,没有钱请律师,就自己学法律,自己当律师,把世界的法律书都读了一遍。我悟出一个道理,市场经济就两个东西,一个是货源,一个是客户。

华为董事会全体成员

彭博电视:您在1987年创业公司的目标是什么?

任正非:那时连饭都没得吃,就是生存,活下去。我记的很清楚,那时我的孩子很小,她妈妈经常给我说,她要在下午五点去市场买些烂鱼烂虾,给孩子吃,因为小孩不吃蛋白质长不好,我们只能维持最低标准的生活。那时候我们不可能有什么目标,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我在公司最著名的口号就是“要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今天我们“烂飞机”的口号还是活下来,没有多么远大的理想。

彭博电视:您想过您能有朝一日取得今天的成就吗?

任正非:有时候一个人没有欲望,反而更加有能耐。我就是没有欲望,也不想拿钱多,所以我只有一点点股票。在2000年,我连房子都没有,我和太太租的房子只有这个会议室一半大,而且西晒,没有空调。我们没有退路,退回去也是贫穷,往前走还有一些希望,往后走是绝对没有希望的,所以我们就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突然看到阳光了,突然发现到山顶了。

彭博电视:华为从落后于爱立信、诺基亚这些公司,慢慢发展成为5G的领导者,你们是如何做到的?采取了什么样的发展步骤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

任正非:首先,我们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了。总的来说,我们付出的努力比别人多。第二,我们个人都没什么钱,公司赚的钱都分给了大家,可以吸引很多优秀的科学家、优秀的人才加盟到队伍来。您有继任计划吗?一直有继任计划。继任不是交给个人,而是交给一个群体,群体下面还有群体,一群群套着这个群体,像链式反应一样,是一个庞大的继任计划,不是一个人的。

彭博电视:在孟晚舟被捕之后,你们俩的关系有没有变得更好一些了?

任正非:有的,她感觉到家庭更重要了。

彭博电视:所以说这种奇怪的方式让你们家庭关系更好了?

任正非:是的,以前我女儿都不怎么理我们。

彭博电视:您女儿现在面临美国的引渡,以及面临银行欺诈、违反伊朗制裁等诉讼。特朗普总统曾说可以介入,来帮助您的女儿。您会欢迎他介入吗?

任正非:加拿大在执法过程中是违法的,我们还是在法庭上澄清加拿大政府执法过程中的违法问题。孟晚舟没有任何欺诈行为,这点我们已经在法庭上陈诉了,将来双方都可以拿出证据来,我们是有证据的。所以,孟晚舟所蒙受的冤枉可能是政治性的。

彭博电视:您觉得你们针对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行动会帮助你们,还是会有一些风险?因为会增强、会煽动更加紧张的局势。

任正非:是加拿大和美国对我们采取行动在先,而我们在后反诉,怎么能说在后的人响应了美国的号召,我们就成为扰动社会秩序的呢?既然它知道扰动社会秩序,为什么要起诉我们?它们起诉我们,我们就不能反诉吗?美国是一个公平、开放、透明的国家,你有起诉我的权利,我也有抗诉的权利。

彭博电视:您最近有同孟晚舟通话吗?

任正非:有。

彭博电视:她怎么样?

任正非:在读书,在软禁环境中学习。

华为大事记

1987年 创立于深圳,成为一家生产用户交换机(PBX)的香港公司的销售代理

1992年 开始研发并推出农村数字交换解决方案

1995年 销售额达15亿元,主要来自中国农村市场

1999年 在印度班加罗尔设立研发中心

2000年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设立研发中心;海外市场销售额达1亿美元

2001年 以7.5亿美元的价格将非核心子公司Avansys卖给爱默生;在美国设立四个研发中心

2002年 海外市场销售额达5.52亿美元

2004年 获得荷兰运营商Telfort价值超过2500万美元的合同,首次实现在欧洲的重大突破

2006年 推出新的企业标识,充分体现了华为聚焦客户、创新、稳健增长和和谐的精神

2008年 移动宽带产品全球累计发货量超过2000万部,根据ABI的数据,市场份额位列全球第一

2010年 在英国成立安全认证中心;加入联合国世界宽带委员会

2011年 以5.3亿美元收购华赛;整合成立了“2012实验室”

2014年 在全球9个国家建立5G创新研究中心

2016年 联合500多家合作伙伴为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提供云计算解决方案,共部署了超过200万台虚拟机和420个云数据中心

2018年 全年全球销售收入首超千亿美元;发布全球首个覆盖全场景人工智能的Ascend(昇腾)系列芯片;发布新一代顶级人工智能手机芯片——麒麟98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独家专访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我们一定能活下来

发布日期:2019-06-10 14:08
摘要」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冷静、沉着。热血沸腾、口号满天飞,最后打仗时不行也没用,最终要能打赢才是真的;中国将来和美国竞赛,唯有提高教育,没有其他路。



采访/彭博电视

■ “我们会一边飞行,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面对彭博电视的镜头,任正非将现在的华为比作“一架被炮火攻击的、千疮百孔的飞机”。即便华为遭遇特朗普政府的封杀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公司史上最严重危机之一,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他表示,华为当前的确面临一定困难,但一定能活下 来。彭博电视的专访是在华为位于深圳的总部进行的。那一天是2019年5月24日,任正非穿着接近于粉红色的衬衫,浅灰色的休闲外套,还有深色的裤子,神情淡然,举止放松。华为业务遍布全球,现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设备供应商、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以及5G技术的领军企业之一。“在中美日益激烈的贸易摩擦中,华为已经处于这场硝烟的中心。”彭博电视报道。

美国华盛顿正赤裸裸地对华为进行密集施压。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在此紧急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虽然这项行政命令并未指名道姓,然而CNN(美国有线新闻网)直接点名说:“特朗普为美国封杀华为铺平了道路”。

5月16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名为“实体清单”,但美国媒体,包括彭博新闻社,直接称其“黑名单”。对于正准备挺进全球科技前沿的世界最大网络设备供应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机提供商华为而言,这一禁令严重影响到了该公司的生产经 营。身处这场硝烟中心的任正非却似乎并未因此而愁容满面。这位曾经当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的企业家,掌管其一手创办、如今年营收超过100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低调行事。转折发生在2019年1月,任正非罕见地接受了多家国际媒体的专访,首次对华为遭遇欧美“打压”问题,以及自己的大女儿、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涉及对华为更大范围的调查而被捕作出回应。此后的短短数月,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逐步升级,华为身处“硝烟中心”,陷入越来越多的麻烦中。为了拯救华为,这位现年74岁的CEO频频公开露面,成为全世界媒体眼中的焦点人物。在1月之前,他上一次接受外媒采访还是在2015 年。

华为设备和产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称得上微乎其微,但特朗普政府的禁令会影响到华为在美国以外的海外市场的生存与拓展。任正非没有因为这场危机是特朗普直接制造的,而去大肆抨击他,相反,他以更高的格局去看待围绕华为所发生的一切:美国采用了极端的手段对待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 谢”。

恰如任正非的理解,特朗普政府倾其全力对付华为,客观上是对公司行业地位的“认可”。2018年,华为的业绩达到了自其1987年创立以来的历史新高点。作为非上市公司的华为于2019年3月29日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华为业绩稳健增长,实现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达1015亿元人民币,投入占比销售收入14.1%,位列欧盟发布的2018年工业研发投资排名第五 位。

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之际,任正非作为中国商界的标志性人物,他坚信,华为一定能挺过去这次危机,而且在5G领域,华为还会在世界上绝对领先。过去经历赋予任正非不畏艰难险阻,一步一步前进的个性,让他得以用这个视角看待过往和如今的境遇。当年创业时,任正非没什么宏大的目标,能解决温饱问题就好。他记得,那时候,女儿很小,她妈妈赶在早上5点去菜市场,买一些已死掉的鱼和虾给孩子吃。在广东,鱼和虾死掉之后,会很便宜。她妈妈的想法是,鱼虾能补充蛋白质,对小孩长身体有帮助。

华为业绩持续增长,越做越大,但任正非称其“只持有很少一部分股票”。他说,自己没有太大的野心,对钱没有太多欲望。2000年,任正非还没有买房,和妻子租的房子没装空调,但创业没有退路,因为回头的话,只有贫穷在等着整个家 庭。

任正非有三个孩子,目前被软禁在加拿大的孟晚舟是他的大女儿。她现在的职业身份仍是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事件”发生之后,任正非和大女儿之间的感情变得亲近了。以前,女儿都不怎么理会他。活下去是创业时的目标,也是任正非目前的目标。但面对未来,任正非依然无法确认华为是否能够生存下去,“现在我们活下来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怎么讨论未来?”

相比未来,他更愿意想象三年以后的华为,他告诉彭博电视,“如果华为两三年内不幸没有坚持下去,请带一束玫瑰来祭奠。如果华为还活着,我会送你大蛋糕。我希望你三年后来的时候不要带玫瑰花,而是我给你现做一个大蛋糕,这是我的理想。但是眼前怎么样,还是未知 数。”特朗普政府的打击势必削弱华为在5G领域的领先地位。对这一趋势的判断,任正非并不否认。

他说,华为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华为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能追上华为。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我们还是要飞得快”。

第一部分:关于特朗普与华为

彭博电视:特朗普总统表示过,华为可能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重要因素。从您的角度看这有多大可能性?

任正非:我们和中美贸易谈判没有关系,美国从来没买过我们的产品,即使以后要买,我们还未必会卖。如果他给我打电话,我可能不接,当然他也没有我的电话号码。

彭博电视:特朗普总统认为无论从安全和军事的角度来看,华为经营的业务都“非常危险”。您对此作何回应?

任正非:5G不是原子弹,5G只是一个信息传播的工具,传播内容跟工具没关系。就像麦克风,不能说麦克风能够传递声音就是危险的,可能谁说了什么话、说话的人才是危险的。工具怎么会是危险的呢?

彭博电视:您曾经说过特朗普是个伟大的总统,您现在仍然这么认为吗?

任正非: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总统,他去全世界说“华为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千万不要卖零部件给它”。这不就是宣传华为了不起,我们合同增加,订单供不上货了。我觉得他是一个伟大总统,宣传了华为的伟大。

彭博电视:美国把华为列入了黑名单,很多美国的立法者认为这是给华为判了“死刑”。您认为这个决定对华为来说是个生死决定吗?华为就像是一架飞机,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想死,还是想飞回来。我们现在的处境是困难的,但不会死。美国把我们放到实体清单中,我们公司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但是我们会一边飞,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一定能活下来了。至少在5G等问题上,我们还是会在世界上领先。

彭博电视:华为曾经的组件、软件供应商,很多都在切断和华为的合作关系。而且这些供应商的数量在不断增加:比如高通,英特尔,ARM,还有谷歌。没有了这些提供组件和软件的供应商,华为能坚持多久?

任正非:美国采取了极端的手段来对付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我觉得很兴奋,被这么重视了,被世界夸大了作用。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谢。

彭博电视:为了确保华为内部的软件供应,你们有没有计划改变目前的供应链?

任正非:还是要保持原来的供应链不会改变,还是要向美国公司下订单,如果美国公司不能给我们供应时,自己供应自己的订单百分比就会提升,自己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彭博电视:一些质疑的声音认为,华为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全靠剽窃知识产权以及依仗政府的支持。您对此做何回应?

任正非:说我们偷美国明天的技术,美国都没有做出来,我去哪偷?如果我们技术上落后于美国,美国政客有必要这么费劲打我们?正是因为我们领先了,才打我们。

彭博电视:之前你们面临多起同思科、摩托罗拉、T-mobile的法律诉讼。这些反映出华为怎样的内部文化?华为采取了什么措施应对这些诉讼可能带来的影响?任正非:首先,这些官司都有美国法庭判决,要尊重法庭的结论。公司一贯严格管理员工不做违规的事情。我们公司的技术内容极其庞大,首先要问我们给人类做了什么贡献?我们有90000多项专利,主要是近期形成的信息社会专利,数字社会的信息底座有我们巨大的贡献。其中11500多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注册的,美国政府已经授予了我们权利的。要逐步去理解华为对人类的贡献,就可能会慢慢化解一些矛盾。

彭博电视:如果国家发生危机,找到您说“需要你们给国家帮助,需要进入你们的网络,需要你们提供一些信息,这些对国家、对政府、对人民是有利的。”

任正非:我们绝对不会安装后门,绝对绝对不会做这件事。因为我们是为人类服务,不是为情报服务,为什么要去安装后门?你们在实际操作中会用什么样的步骤拒绝国家的请求?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德国报纸发布了一篇文章,说华为公司系统没有找到后门。英国说华为受到了全世界最严厉的审查,所以英国才会信任我们,坚持要用我们的设备。

第二部分:关于禁令和对策

彭博电视:回到刚才最开始我们讨论的供应商问题,主要供应商:包括英特尔、高通、ARM和谷歌都限制了对华为的货物供应。不仅包括组件,还包括软件。你们要如何挺过难关?

任正非:美国管辖的是美国的公司,不是世界警察,无法管辖全世界。全世界都会根据自己的商业利益和立场来确定自己是不是和我们交往。确定和我们不交往的公司,我们就要去补这个“洞”,飞机一边飞,一边用铁皮或纸把洞补上,飞机还可以继续飞。我们要一半用华为自己的芯片,一半用美国的芯片。如果美国对我们的制约多,我们购买美国芯片就少一点,使用自己芯片多一点;如果美国公司得到华盛顿的批准,还可以卖给我们,我们还是要继续大量购买美国芯片。

彭博电视:目前这些情况对于CBG(消费者业务)业务有多大程度的损害?例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因为外国供应商不仅仅是给你们提供芯片,还包括软件,想问一下对于CBG的破坏有多大?

任正非:增长可能无法达到之前预计的目标,但还是会增长。在最艰难的环境中,我们还增长,体现了我们多么伟大。

彭博电视:现在美国对于华为有这样的行动,你们会在研发上投入更多,用于自研产品和组件吗?

任正非:过去在销售时,我们的价格总体定得比较高,比爱立信、诺基亚定得高,那我们赚的钱多。只要我们还有饭吃,只要不饿死,我们一定会继续加大投入。即使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也要对明天投入,否则未来没有希望。

彭博电视:之前华为超过了苹果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二的手机供应商,第一季度手机销售额增长了50%,之前有没有目标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手机厂商,现在目标有变化吗?

任正非:苹果这么大,前两年我们变成了“桃子”,比苹果大一点点,过两年我们变成“李子”,比苹果会小一点,但还是可以给人们吃的,只是李子带一点酸味、苦涩。我们可以变大,也可以变小。华为是非上市公司,不追求数量增大,也不追求利润高低,存活下来就不错了。

彭博电视:有一些说法,中国政府方面可能会针对苹果采取一些报复性行动,您认为中国政府应不应该采取这样的措施?

任正非:绝对不会,这是第一点。第二,如果采取这个行动,我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为什么要限制苹果?苹果是伟大的世界领袖,没有苹果就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有苹果给我们展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没有这么丰富多彩。苹果是我们的老师,它在前面领着前进,我们作为一个学生决不会反对老师。

彭博电视;您谈到说华为在5G领域领先你们的竞争对手2年,现在你们的领先地位有没有被削弱?

任正非:当然了。因为我们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我们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可以追上我们。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以后,我们还是要飞快些的。

彭博电视:其实现在很多问题归根结底都是信任的问题。美国并不信任华为,也不信任中国。除了已经采取的行动外,你们还能做些什么来获取更多的信任?比如重组公司、让公司上市等。

任正非:如果说为了让你们相信,就要上市,我们不会的。我们本来就没有问题,不怕人家说有问题。

彭博电视:你们有什么应急计划吗?如果有,可以透露一些吗?

任正非:今天我们这架飞机最核心的“发动机”、“油箱”做了准备,“翅膀”上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准备,我们要梳理,哪些地方有问题就去修补。两、三年以后,你再来采访我们,就知道我们能不能生存了。如果华为死了,请你带一束玫瑰花放在墓前。

第三部分:关于创业和家庭

彭博电视:之前您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工程师,后来在1987年创办了华为。您可以介绍一下这段历史吗?

任正非:其实我的历史分为两段:第一,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中生存。在大裁军之前,我在军队里服役,是计划经济体制。在这个体制里,我也是顶级优秀人员,顶级的红人。但是突然大裁军,我们集体被裁了,被扔到市场经济的海洋中。第二,市场经济体制。就像在大海中呛水,一口口呛水,那时根本不懂市场经济为何物。而且对人超级信任,我在一个小公司工作时,钱被人骗走了,然后我去追款,没有钱请律师,就自己学法律,自己当律师,把世界的法律书都读了一遍。我悟出一个道理,市场经济就两个东西,一个是货源,一个是客户。

华为董事会全体成员

彭博电视:您在1987年创业公司的目标是什么?

任正非:那时连饭都没得吃,就是生存,活下去。我记的很清楚,那时我的孩子很小,她妈妈经常给我说,她要在下午五点去市场买些烂鱼烂虾,给孩子吃,因为小孩不吃蛋白质长不好,我们只能维持最低标准的生活。那时候我们不可能有什么目标,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我在公司最著名的口号就是“要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今天我们“烂飞机”的口号还是活下来,没有多么远大的理想。

彭博电视:您想过您能有朝一日取得今天的成就吗?

任正非:有时候一个人没有欲望,反而更加有能耐。我就是没有欲望,也不想拿钱多,所以我只有一点点股票。在2000年,我连房子都没有,我和太太租的房子只有这个会议室一半大,而且西晒,没有空调。我们没有退路,退回去也是贫穷,往前走还有一些希望,往后走是绝对没有希望的,所以我们就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突然看到阳光了,突然发现到山顶了。

彭博电视:华为从落后于爱立信、诺基亚这些公司,慢慢发展成为5G的领导者,你们是如何做到的?采取了什么样的发展步骤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

任正非:首先,我们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了。总的来说,我们付出的努力比别人多。第二,我们个人都没什么钱,公司赚的钱都分给了大家,可以吸引很多优秀的科学家、优秀的人才加盟到队伍来。您有继任计划吗?一直有继任计划。继任不是交给个人,而是交给一个群体,群体下面还有群体,一群群套着这个群体,像链式反应一样,是一个庞大的继任计划,不是一个人的。

彭博电视:在孟晚舟被捕之后,你们俩的关系有没有变得更好一些了?

任正非:有的,她感觉到家庭更重要了。

彭博电视:所以说这种奇怪的方式让你们家庭关系更好了?

任正非:是的,以前我女儿都不怎么理我们。

彭博电视:您女儿现在面临美国的引渡,以及面临银行欺诈、违反伊朗制裁等诉讼。特朗普总统曾说可以介入,来帮助您的女儿。您会欢迎他介入吗?

任正非:加拿大在执法过程中是违法的,我们还是在法庭上澄清加拿大政府执法过程中的违法问题。孟晚舟没有任何欺诈行为,这点我们已经在法庭上陈诉了,将来双方都可以拿出证据来,我们是有证据的。所以,孟晚舟所蒙受的冤枉可能是政治性的。

彭博电视:您觉得你们针对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行动会帮助你们,还是会有一些风险?因为会增强、会煽动更加紧张的局势。

任正非:是加拿大和美国对我们采取行动在先,而我们在后反诉,怎么能说在后的人响应了美国的号召,我们就成为扰动社会秩序的呢?既然它知道扰动社会秩序,为什么要起诉我们?它们起诉我们,我们就不能反诉吗?美国是一个公平、开放、透明的国家,你有起诉我的权利,我也有抗诉的权利。

彭博电视:您最近有同孟晚舟通话吗?

任正非:有。

彭博电视:她怎么样?

任正非:在读书,在软禁环境中学习。

华为大事记

1987年 创立于深圳,成为一家生产用户交换机(PBX)的香港公司的销售代理

1992年 开始研发并推出农村数字交换解决方案

1995年 销售额达15亿元,主要来自中国农村市场

1999年 在印度班加罗尔设立研发中心

2000年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设立研发中心;海外市场销售额达1亿美元

2001年 以7.5亿美元的价格将非核心子公司Avansys卖给爱默生;在美国设立四个研发中心

2002年 海外市场销售额达5.52亿美元

2004年 获得荷兰运营商Telfort价值超过2500万美元的合同,首次实现在欧洲的重大突破

2006年 推出新的企业标识,充分体现了华为聚焦客户、创新、稳健增长和和谐的精神

2008年 移动宽带产品全球累计发货量超过2000万部,根据ABI的数据,市场份额位列全球第一

2010年 在英国成立安全认证中心;加入联合国世界宽带委员会

2011年 以5.3亿美元收购华赛;整合成立了“2012实验室”

2014年 在全球9个国家建立5G创新研究中心

2016年 联合500多家合作伙伴为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提供云计算解决方案,共部署了超过200万台虚拟机和420个云数据中心

2018年 全年全球销售收入首超千亿美元;发布全球首个覆盖全场景人工智能的Ascend(昇腾)系列芯片;发布新一代顶级人工智能手机芯片——麒麟98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冷静、沉着。热血沸腾、口号满天飞,最后打仗时不行也没用,最终要能打赢才是真的;中国将来和美国竞赛,唯有提高教育,没有其他路。



采访/彭博电视

■ “我们会一边飞行,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面对彭博电视的镜头,任正非将现在的华为比作“一架被炮火攻击的、千疮百孔的飞机”。即便华为遭遇特朗普政府的封杀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公司史上最严重危机之一,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他表示,华为当前的确面临一定困难,但一定能活下 来。彭博电视的专访是在华为位于深圳的总部进行的。那一天是2019年5月24日,任正非穿着接近于粉红色的衬衫,浅灰色的休闲外套,还有深色的裤子,神情淡然,举止放松。华为业务遍布全球,现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设备供应商、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以及5G技术的领军企业之一。“在中美日益激烈的贸易摩擦中,华为已经处于这场硝烟的中心。”彭博电视报道。

美国华盛顿正赤裸裸地对华为进行密集施压。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在此紧急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虽然这项行政命令并未指名道姓,然而CNN(美国有线新闻网)直接点名说:“特朗普为美国封杀华为铺平了道路”。

5月16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名为“实体清单”,但美国媒体,包括彭博新闻社,直接称其“黑名单”。对于正准备挺进全球科技前沿的世界最大网络设备供应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机提供商华为而言,这一禁令严重影响到了该公司的生产经 营。身处这场硝烟中心的任正非却似乎并未因此而愁容满面。这位曾经当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的企业家,掌管其一手创办、如今年营收超过100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低调行事。转折发生在2019年1月,任正非罕见地接受了多家国际媒体的专访,首次对华为遭遇欧美“打压”问题,以及自己的大女儿、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涉及对华为更大范围的调查而被捕作出回应。此后的短短数月,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逐步升级,华为身处“硝烟中心”,陷入越来越多的麻烦中。为了拯救华为,这位现年74岁的CEO频频公开露面,成为全世界媒体眼中的焦点人物。在1月之前,他上一次接受外媒采访还是在2015 年。

华为设备和产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称得上微乎其微,但特朗普政府的禁令会影响到华为在美国以外的海外市场的生存与拓展。任正非没有因为这场危机是特朗普直接制造的,而去大肆抨击他,相反,他以更高的格局去看待围绕华为所发生的一切:美国采用了极端的手段对待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 谢”。

恰如任正非的理解,特朗普政府倾其全力对付华为,客观上是对公司行业地位的“认可”。2018年,华为的业绩达到了自其1987年创立以来的历史新高点。作为非上市公司的华为于2019年3月29日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华为业绩稳健增长,实现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2018年华为研发费用达1015亿元人民币,投入占比销售收入14.1%,位列欧盟发布的2018年工业研发投资排名第五 位。

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之际,任正非作为中国商界的标志性人物,他坚信,华为一定能挺过去这次危机,而且在5G领域,华为还会在世界上绝对领先。过去经历赋予任正非不畏艰难险阻,一步一步前进的个性,让他得以用这个视角看待过往和如今的境遇。当年创业时,任正非没什么宏大的目标,能解决温饱问题就好。他记得,那时候,女儿很小,她妈妈赶在早上5点去菜市场,买一些已死掉的鱼和虾给孩子吃。在广东,鱼和虾死掉之后,会很便宜。她妈妈的想法是,鱼虾能补充蛋白质,对小孩长身体有帮助。

华为业绩持续增长,越做越大,但任正非称其“只持有很少一部分股票”。他说,自己没有太大的野心,对钱没有太多欲望。2000年,任正非还没有买房,和妻子租的房子没装空调,但创业没有退路,因为回头的话,只有贫穷在等着整个家 庭。

任正非有三个孩子,目前被软禁在加拿大的孟晚舟是他的大女儿。她现在的职业身份仍是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事件”发生之后,任正非和大女儿之间的感情变得亲近了。以前,女儿都不怎么理会他。活下去是创业时的目标,也是任正非目前的目标。但面对未来,任正非依然无法确认华为是否能够生存下去,“现在我们活下来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怎么讨论未来?”

相比未来,他更愿意想象三年以后的华为,他告诉彭博电视,“如果华为两三年内不幸没有坚持下去,请带一束玫瑰来祭奠。如果华为还活着,我会送你大蛋糕。我希望你三年后来的时候不要带玫瑰花,而是我给你现做一个大蛋糕,这是我的理想。但是眼前怎么样,还是未知 数。”特朗普政府的打击势必削弱华为在5G领域的领先地位。对这一趋势的判断,任正非并不否认。

他说,华为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华为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能追上华为。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我们还是要飞得快”。

第一部分:关于特朗普与华为

彭博电视:特朗普总统表示过,华为可能成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一个重要因素。从您的角度看这有多大可能性?

任正非:我们和中美贸易谈判没有关系,美国从来没买过我们的产品,即使以后要买,我们还未必会卖。如果他给我打电话,我可能不接,当然他也没有我的电话号码。

彭博电视:特朗普总统认为无论从安全和军事的角度来看,华为经营的业务都“非常危险”。您对此作何回应?

任正非:5G不是原子弹,5G只是一个信息传播的工具,传播内容跟工具没关系。就像麦克风,不能说麦克风能够传递声音就是危险的,可能谁说了什么话、说话的人才是危险的。工具怎么会是危险的呢?

彭博电视:您曾经说过特朗普是个伟大的总统,您现在仍然这么认为吗?

任正非:特朗普是一个伟大的总统,他去全世界说“华为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千万不要卖零部件给它”。这不就是宣传华为了不起,我们合同增加,订单供不上货了。我觉得他是一个伟大总统,宣传了华为的伟大。

彭博电视:美国把华为列入了黑名单,很多美国的立法者认为这是给华为判了“死刑”。您认为这个决定对华为来说是个生死决定吗?华为就像是一架飞机,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想死,还是想飞回来。我们现在的处境是困难的,但不会死。美国把我们放到实体清单中,我们公司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但是我们会一边飞,一边修补漏洞,一边调整航线,一定能活下来了。至少在5G等问题上,我们还是会在世界上领先。

彭博电视:华为曾经的组件、软件供应商,很多都在切断和华为的合作关系。而且这些供应商的数量在不断增加:比如高通,英特尔,ARM,还有谷歌。没有了这些提供组件和软件的供应商,华为能坚持多久?

任正非:美国采取了极端的手段来对付华为公司,美国为什么这么恐惧?美国这么强大,华为这样一个小公司怎么会被这么重视?我觉得很兴奋,被这么重视了,被世界夸大了作用。别人给我们做那么好的广告,我很感谢。

彭博电视:为了确保华为内部的软件供应,你们有没有计划改变目前的供应链?

任正非:还是要保持原来的供应链不会改变,还是要向美国公司下订单,如果美国公司不能给我们供应时,自己供应自己的订单百分比就会提升,自己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彭博电视:一些质疑的声音认为,华为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全靠剽窃知识产权以及依仗政府的支持。您对此做何回应?

任正非:说我们偷美国明天的技术,美国都没有做出来,我去哪偷?如果我们技术上落后于美国,美国政客有必要这么费劲打我们?正是因为我们领先了,才打我们。

彭博电视:之前你们面临多起同思科、摩托罗拉、T-mobile的法律诉讼。这些反映出华为怎样的内部文化?华为采取了什么措施应对这些诉讼可能带来的影响?任正非:首先,这些官司都有美国法庭判决,要尊重法庭的结论。公司一贯严格管理员工不做违规的事情。我们公司的技术内容极其庞大,首先要问我们给人类做了什么贡献?我们有90000多项专利,主要是近期形成的信息社会专利,数字社会的信息底座有我们巨大的贡献。其中11500多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注册的,美国政府已经授予了我们权利的。要逐步去理解华为对人类的贡献,就可能会慢慢化解一些矛盾。

彭博电视:如果国家发生危机,找到您说“需要你们给国家帮助,需要进入你们的网络,需要你们提供一些信息,这些对国家、对政府、对人民是有利的。”

任正非:我们绝对不会安装后门,绝对绝对不会做这件事。因为我们是为人类服务,不是为情报服务,为什么要去安装后门?你们在实际操作中会用什么样的步骤拒绝国家的请求?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德国报纸发布了一篇文章,说华为公司系统没有找到后门。英国说华为受到了全世界最严厉的审查,所以英国才会信任我们,坚持要用我们的设备。

第二部分:关于禁令和对策

彭博电视:回到刚才最开始我们讨论的供应商问题,主要供应商:包括英特尔、高通、ARM和谷歌都限制了对华为的货物供应。不仅包括组件,还包括软件。你们要如何挺过难关?

任正非:美国管辖的是美国的公司,不是世界警察,无法管辖全世界。全世界都会根据自己的商业利益和立场来确定自己是不是和我们交往。确定和我们不交往的公司,我们就要去补这个“洞”,飞机一边飞,一边用铁皮或纸把洞补上,飞机还可以继续飞。我们要一半用华为自己的芯片,一半用美国的芯片。如果美国对我们的制约多,我们购买美国芯片就少一点,使用自己芯片多一点;如果美国公司得到华盛顿的批准,还可以卖给我们,我们还是要继续大量购买美国芯片。

彭博电视:目前这些情况对于CBG(消费者业务)业务有多大程度的损害?例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因为外国供应商不仅仅是给你们提供芯片,还包括软件,想问一下对于CBG的破坏有多大?

任正非:增长可能无法达到之前预计的目标,但还是会增长。在最艰难的环境中,我们还增长,体现了我们多么伟大。

彭博电视:现在美国对于华为有这样的行动,你们会在研发上投入更多,用于自研产品和组件吗?

任正非:过去在销售时,我们的价格总体定得比较高,比爱立信、诺基亚定得高,那我们赚的钱多。只要我们还有饭吃,只要不饿死,我们一定会继续加大投入。即使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也要对明天投入,否则未来没有希望。

彭博电视:之前华为超过了苹果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二的手机供应商,第一季度手机销售额增长了50%,之前有没有目标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手机厂商,现在目标有变化吗?

任正非:苹果这么大,前两年我们变成了“桃子”,比苹果大一点点,过两年我们变成“李子”,比苹果会小一点,但还是可以给人们吃的,只是李子带一点酸味、苦涩。我们可以变大,也可以变小。华为是非上市公司,不追求数量增大,也不追求利润高低,存活下来就不错了。

彭博电视:有一些说法,中国政府方面可能会针对苹果采取一些报复性行动,您认为中国政府应不应该采取这样的措施?

任正非:绝对不会,这是第一点。第二,如果采取这个行动,我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为什么要限制苹果?苹果是伟大的世界领袖,没有苹果就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有苹果给我们展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没有这么丰富多彩。苹果是我们的老师,它在前面领着前进,我们作为一个学生决不会反对老师。

彭博电视;您谈到说华为在5G领域领先你们的竞争对手2年,现在你们的领先地位有没有被削弱?

任正非:当然了。因为我们被打得满翅膀都是洞,如果我们因此飞得慢一点,别人飞得快一点,当然可以追上我们。不过我们也在拿铁皮修补我们的洞,如果洞修好了以后,我们还是要飞快些的。

彭博电视:其实现在很多问题归根结底都是信任的问题。美国并不信任华为,也不信任中国。除了已经采取的行动外,你们还能做些什么来获取更多的信任?比如重组公司、让公司上市等。

任正非:如果说为了让你们相信,就要上市,我们不会的。我们本来就没有问题,不怕人家说有问题。

彭博电视:你们有什么应急计划吗?如果有,可以透露一些吗?

任正非:今天我们这架飞机最核心的“发动机”、“油箱”做了准备,“翅膀”上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准备,我们要梳理,哪些地方有问题就去修补。两、三年以后,你再来采访我们,就知道我们能不能生存了。如果华为死了,请你带一束玫瑰花放在墓前。

第三部分:关于创业和家庭

彭博电视:之前您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工程师,后来在1987年创办了华为。您可以介绍一下这段历史吗?

任正非:其实我的历史分为两段:第一,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中生存。在大裁军之前,我在军队里服役,是计划经济体制。在这个体制里,我也是顶级优秀人员,顶级的红人。但是突然大裁军,我们集体被裁了,被扔到市场经济的海洋中。第二,市场经济体制。就像在大海中呛水,一口口呛水,那时根本不懂市场经济为何物。而且对人超级信任,我在一个小公司工作时,钱被人骗走了,然后我去追款,没有钱请律师,就自己学法律,自己当律师,把世界的法律书都读了一遍。我悟出一个道理,市场经济就两个东西,一个是货源,一个是客户。

华为董事会全体成员

彭博电视:您在1987年创业公司的目标是什么?

任正非:那时连饭都没得吃,就是生存,活下去。我记的很清楚,那时我的孩子很小,她妈妈经常给我说,她要在下午五点去市场买些烂鱼烂虾,给孩子吃,因为小孩不吃蛋白质长不好,我们只能维持最低标准的生活。那时候我们不可能有什么目标,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我在公司最著名的口号就是“要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今天我们“烂飞机”的口号还是活下来,没有多么远大的理想。

彭博电视:您想过您能有朝一日取得今天的成就吗?

任正非:有时候一个人没有欲望,反而更加有能耐。我就是没有欲望,也不想拿钱多,所以我只有一点点股票。在2000年,我连房子都没有,我和太太租的房子只有这个会议室一半大,而且西晒,没有空调。我们没有退路,退回去也是贫穷,往前走还有一些希望,往后走是绝对没有希望的,所以我们就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突然看到阳光了,突然发现到山顶了。

彭博电视:华为从落后于爱立信、诺基亚这些公司,慢慢发展成为5G的领导者,你们是如何做到的?采取了什么样的发展步骤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

任正非:首先,我们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了。总的来说,我们付出的努力比别人多。第二,我们个人都没什么钱,公司赚的钱都分给了大家,可以吸引很多优秀的科学家、优秀的人才加盟到队伍来。您有继任计划吗?一直有继任计划。继任不是交给个人,而是交给一个群体,群体下面还有群体,一群群套着这个群体,像链式反应一样,是一个庞大的继任计划,不是一个人的。

彭博电视:在孟晚舟被捕之后,你们俩的关系有没有变得更好一些了?

任正非:有的,她感觉到家庭更重要了。

彭博电视:所以说这种奇怪的方式让你们家庭关系更好了?

任正非:是的,以前我女儿都不怎么理我们。

彭博电视:您女儿现在面临美国的引渡,以及面临银行欺诈、违反伊朗制裁等诉讼。特朗普总统曾说可以介入,来帮助您的女儿。您会欢迎他介入吗?

任正非:加拿大在执法过程中是违法的,我们还是在法庭上澄清加拿大政府执法过程中的违法问题。孟晚舟没有任何欺诈行为,这点我们已经在法庭上陈诉了,将来双方都可以拿出证据来,我们是有证据的。所以,孟晚舟所蒙受的冤枉可能是政治性的。

彭博电视:您觉得你们针对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行动会帮助你们,还是会有一些风险?因为会增强、会煽动更加紧张的局势。

任正非:是加拿大和美国对我们采取行动在先,而我们在后反诉,怎么能说在后的人响应了美国的号召,我们就成为扰动社会秩序的呢?既然它知道扰动社会秩序,为什么要起诉我们?它们起诉我们,我们就不能反诉吗?美国是一个公平、开放、透明的国家,你有起诉我的权利,我也有抗诉的权利。

彭博电视:您最近有同孟晚舟通话吗?

任正非:有。

彭博电视:她怎么样?

任正非:在读书,在软禁环境中学习。

华为大事记

1987年 创立于深圳,成为一家生产用户交换机(PBX)的香港公司的销售代理

1992年 开始研发并推出农村数字交换解决方案

1995年 销售额达15亿元,主要来自中国农村市场

1999年 在印度班加罗尔设立研发中心

2000年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设立研发中心;海外市场销售额达1亿美元

2001年 以7.5亿美元的价格将非核心子公司Avansys卖给爱默生;在美国设立四个研发中心

2002年 海外市场销售额达5.52亿美元

2004年 获得荷兰运营商Telfort价值超过2500万美元的合同,首次实现在欧洲的重大突破

2006年 推出新的企业标识,充分体现了华为聚焦客户、创新、稳健增长和和谐的精神

2008年 移动宽带产品全球累计发货量超过2000万部,根据ABI的数据,市场份额位列全球第一

2010年 在英国成立安全认证中心;加入联合国世界宽带委员会

2011年 以5.3亿美元收购华赛;整合成立了“2012实验室”

2014年 在全球9个国家建立5G创新研究中心

2016年 联合500多家合作伙伴为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提供云计算解决方案,共部署了超过200万台虚拟机和420个云数据中心

2018年 全年全球销售收入首超千亿美元;发布全球首个覆盖全场景人工智能的Ascend(昇腾)系列芯片;发布新一代顶级人工智能手机芯片——麒麟980■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