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问询增多可弥补公司财报在可信度和可靠性方面存在的缺陷;“中国监管机构正加大对企业的审查力度,从长远来看,惩罚有助于改善治理”。



撰文 / 彭博

■ 康美药业等A股上市公司相继爆出财务丑闻,引发市场信任危机。投资者担惊受怕,沪深交易所也无法坐视不管,一封封提问专业、尖锐的问询函连夜发出,排雷信息披露疑点,拷问上市公司小算盘,试图帮投资者擦亮眼睛。

彭博汇总上交所和深交所公开信息发现,今年前五月,两家交易所向上市公司发出的监管问询函件逾1100封,平均每个交易日发出约11封,较去年同期增长逾两成,较2017年同期增长逾六成。提问大部分剑指市场关切的财报质量和公司治理问题。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月在讲话中指出,上市公司和大股东必须守住底线,不披露虚假信息,不从事内幕交易,不操纵股票价格,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这些也是交易所集中火力问询的痛点。随着中国市场不断开放、监管层全力推进科创板注册制,信息披露的质量势将直接关系到各项改革和试点的成功,也给监管部门更大的紧迫感净化市场。

“核心还是在于关联交易和财务报表到底有没有水分。”中信证券分析师吕品谈及问询函关注的内容时表示,从具体的财务指标异常,比如大存大贷下的货币资金,或者异常增加的应收款,非经常性损益等,股价异常波动,还会涉及到经营层面。

譬如市场一度热炒的工业大麻概念,几乎每家涉足该业务的上市公司都遭受拷问,问题不仅涉及项目可行性与必要性,有时更直击要害--是否炒作概念配合股东减持。

关注财务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上交所今年前5月共有问询函逾250封,其中定期报告事后审核意见函逾150封,占比约六成。深交所包括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年报问询函逾400封,占全部监管问询函件的四成以上。年报问询函中,绝大多数会涉及财务会计相关问题。

上交所在回复彭博时称,监管问询是为了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帮助投资者了解公司情况,其本身是一种比较中性的监管方式,并不代表公司就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彭博多次致电深交所未获接听。

以康美药业为例,公司5月末回复上交所问询,承认公司治理、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货币资金及收入成本等不实,致2017年末货币资金多计299.4亿元人民币,长期萦绕投资者心头的财务疑云终于尘埃落定。类似坐拥大量现金同时高息举债的公司不在少数,此前东旭光电、三安光电、宜华生活等均陆续遭问询。

“以前看财报上现金多就比较放心,今年发现,现金也可以做假了,”惠誉评级中国企业研究董事黄筱婷表示,康美等事件之后,在做评级时会要求看银行存款明细,以及这些现金的使用是不是限制性的。

黄筱婷并称,有些企业三张表对不起来,“有时公司解释不了,一团乱帐摆在那边,碰到这种情况我们就没办法做下去,没有资料只好放弃做评级”。

外资顾虑

标普发送的报告称,根据中国证券法,企业提供虚假、误导性或重大信息不足的,最高可被处以60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与夸大财务业绩的潜在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奥迈公司驻香港常务董事Keith Williamson接受采访时表示,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问询增多可弥补公司财报在可信度和可靠性方面存在的缺陷。“虽然短期内投资者可能担心监管力度加大意味着公司治理状况恶化,但长期看应该会提高公司治理水平和财报可靠性。”

上市公司的治理水平在当局大举开放市场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正如Williamson所言,这是对已经发现的公司财报质量的积极反应,只有投资者对中国市场和企业有信心,才能确保有持续的资本流入。

除了财务造假之外,黄筱婷称,境外投资者对中国的信用债还有其他方面的担忧,包括国内发行人报表披露不够详细,非上市民企公司的治理框架可能不完整,违约后相关法律不太完善,至今处置违约债没有明显的路径等。

“中国监管机构正加大对企业的审查力度,从长远来看,惩罚有助于改善治理,”施罗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亚洲信贷研究负责人Raymond Chia表示。此外,随着科创板推进,监管对于A股上市公司“能上能下”的要求也在加速兑现,今年以来A股退市数量已追平去年全年,且有更多被暂停上市。

总之 标普发送的报告称,根据中国证券法,企业提供虚假、误导性或重大信息不足的,最高可被处以60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与夸大财务业绩的潜在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上市公司令交易所操碎了心 逾千封问询函拷问信息披露疑点

发布日期:2019-06-06 16:55
摘要」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问询增多可弥补公司财报在可信度和可靠性方面存在的缺陷;“中国监管机构正加大对企业的审查力度,从长远来看,惩罚有助于改善治理”。



撰文 / 彭博

■ 康美药业等A股上市公司相继爆出财务丑闻,引发市场信任危机。投资者担惊受怕,沪深交易所也无法坐视不管,一封封提问专业、尖锐的问询函连夜发出,排雷信息披露疑点,拷问上市公司小算盘,试图帮投资者擦亮眼睛。

彭博汇总上交所和深交所公开信息发现,今年前五月,两家交易所向上市公司发出的监管问询函件逾1100封,平均每个交易日发出约11封,较去年同期增长逾两成,较2017年同期增长逾六成。提问大部分剑指市场关切的财报质量和公司治理问题。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月在讲话中指出,上市公司和大股东必须守住底线,不披露虚假信息,不从事内幕交易,不操纵股票价格,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这些也是交易所集中火力问询的痛点。随着中国市场不断开放、监管层全力推进科创板注册制,信息披露的质量势将直接关系到各项改革和试点的成功,也给监管部门更大的紧迫感净化市场。

“核心还是在于关联交易和财务报表到底有没有水分。”中信证券分析师吕品谈及问询函关注的内容时表示,从具体的财务指标异常,比如大存大贷下的货币资金,或者异常增加的应收款,非经常性损益等,股价异常波动,还会涉及到经营层面。

譬如市场一度热炒的工业大麻概念,几乎每家涉足该业务的上市公司都遭受拷问,问题不仅涉及项目可行性与必要性,有时更直击要害--是否炒作概念配合股东减持。

关注财务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上交所今年前5月共有问询函逾250封,其中定期报告事后审核意见函逾150封,占比约六成。深交所包括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年报问询函逾400封,占全部监管问询函件的四成以上。年报问询函中,绝大多数会涉及财务会计相关问题。

上交所在回复彭博时称,监管问询是为了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帮助投资者了解公司情况,其本身是一种比较中性的监管方式,并不代表公司就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彭博多次致电深交所未获接听。

以康美药业为例,公司5月末回复上交所问询,承认公司治理、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货币资金及收入成本等不实,致2017年末货币资金多计299.4亿元人民币,长期萦绕投资者心头的财务疑云终于尘埃落定。类似坐拥大量现金同时高息举债的公司不在少数,此前东旭光电、三安光电、宜华生活等均陆续遭问询。

“以前看财报上现金多就比较放心,今年发现,现金也可以做假了,”惠誉评级中国企业研究董事黄筱婷表示,康美等事件之后,在做评级时会要求看银行存款明细,以及这些现金的使用是不是限制性的。

黄筱婷并称,有些企业三张表对不起来,“有时公司解释不了,一团乱帐摆在那边,碰到这种情况我们就没办法做下去,没有资料只好放弃做评级”。

外资顾虑

标普发送的报告称,根据中国证券法,企业提供虚假、误导性或重大信息不足的,最高可被处以60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与夸大财务业绩的潜在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奥迈公司驻香港常务董事Keith Williamson接受采访时表示,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问询增多可弥补公司财报在可信度和可靠性方面存在的缺陷。“虽然短期内投资者可能担心监管力度加大意味着公司治理状况恶化,但长期看应该会提高公司治理水平和财报可靠性。”

上市公司的治理水平在当局大举开放市场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正如Williamson所言,这是对已经发现的公司财报质量的积极反应,只有投资者对中国市场和企业有信心,才能确保有持续的资本流入。

除了财务造假之外,黄筱婷称,境外投资者对中国的信用债还有其他方面的担忧,包括国内发行人报表披露不够详细,非上市民企公司的治理框架可能不完整,违约后相关法律不太完善,至今处置违约债没有明显的路径等。

“中国监管机构正加大对企业的审查力度,从长远来看,惩罚有助于改善治理,”施罗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亚洲信贷研究负责人Raymond Chia表示。此外,随着科创板推进,监管对于A股上市公司“能上能下”的要求也在加速兑现,今年以来A股退市数量已追平去年全年,且有更多被暂停上市。

总之 标普发送的报告称,根据中国证券法,企业提供虚假、误导性或重大信息不足的,最高可被处以60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与夸大财务业绩的潜在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问询增多可弥补公司财报在可信度和可靠性方面存在的缺陷;“中国监管机构正加大对企业的审查力度,从长远来看,惩罚有助于改善治理”。



撰文 / 彭博

■ 康美药业等A股上市公司相继爆出财务丑闻,引发市场信任危机。投资者担惊受怕,沪深交易所也无法坐视不管,一封封提问专业、尖锐的问询函连夜发出,排雷信息披露疑点,拷问上市公司小算盘,试图帮投资者擦亮眼睛。

彭博汇总上交所和深交所公开信息发现,今年前五月,两家交易所向上市公司发出的监管问询函件逾1100封,平均每个交易日发出约11封,较去年同期增长逾两成,较2017年同期增长逾六成。提问大部分剑指市场关切的财报质量和公司治理问题。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月在讲话中指出,上市公司和大股东必须守住底线,不披露虚假信息,不从事内幕交易,不操纵股票价格,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这些也是交易所集中火力问询的痛点。随着中国市场不断开放、监管层全力推进科创板注册制,信息披露的质量势将直接关系到各项改革和试点的成功,也给监管部门更大的紧迫感净化市场。

“核心还是在于关联交易和财务报表到底有没有水分。”中信证券分析师吕品谈及问询函关注的内容时表示,从具体的财务指标异常,比如大存大贷下的货币资金,或者异常增加的应收款,非经常性损益等,股价异常波动,还会涉及到经营层面。

譬如市场一度热炒的工业大麻概念,几乎每家涉足该业务的上市公司都遭受拷问,问题不仅涉及项目可行性与必要性,有时更直击要害--是否炒作概念配合股东减持。

关注财务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上交所今年前5月共有问询函逾250封,其中定期报告事后审核意见函逾150封,占比约六成。深交所包括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年报问询函逾400封,占全部监管问询函件的四成以上。年报问询函中,绝大多数会涉及财务会计相关问题。

上交所在回复彭博时称,监管问询是为了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帮助投资者了解公司情况,其本身是一种比较中性的监管方式,并不代表公司就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彭博多次致电深交所未获接听。

以康美药业为例,公司5月末回复上交所问询,承认公司治理、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货币资金及收入成本等不实,致2017年末货币资金多计299.4亿元人民币,长期萦绕投资者心头的财务疑云终于尘埃落定。类似坐拥大量现金同时高息举债的公司不在少数,此前东旭光电、三安光电、宜华生活等均陆续遭问询。

“以前看财报上现金多就比较放心,今年发现,现金也可以做假了,”惠誉评级中国企业研究董事黄筱婷表示,康美等事件之后,在做评级时会要求看银行存款明细,以及这些现金的使用是不是限制性的。

黄筱婷并称,有些企业三张表对不起来,“有时公司解释不了,一团乱帐摆在那边,碰到这种情况我们就没办法做下去,没有资料只好放弃做评级”。

外资顾虑

标普发送的报告称,根据中国证券法,企业提供虚假、误导性或重大信息不足的,最高可被处以60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与夸大财务业绩的潜在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奥迈公司驻香港常务董事Keith Williamson接受采访时表示,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问询增多可弥补公司财报在可信度和可靠性方面存在的缺陷。“虽然短期内投资者可能担心监管力度加大意味着公司治理状况恶化,但长期看应该会提高公司治理水平和财报可靠性。”

上市公司的治理水平在当局大举开放市场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正如Williamson所言,这是对已经发现的公司财报质量的积极反应,只有投资者对中国市场和企业有信心,才能确保有持续的资本流入。

除了财务造假之外,黄筱婷称,境外投资者对中国的信用债还有其他方面的担忧,包括国内发行人报表披露不够详细,非上市民企公司的治理框架可能不完整,违约后相关法律不太完善,至今处置违约债没有明显的路径等。

“中国监管机构正加大对企业的审查力度,从长远来看,惩罚有助于改善治理,”施罗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亚洲信贷研究负责人Raymond Chia表示。此外,随着科创板推进,监管对于A股上市公司“能上能下”的要求也在加速兑现,今年以来A股退市数量已追平去年全年,且有更多被暂停上市。

总之 标普发送的报告称,根据中国证券法,企业提供虚假、误导性或重大信息不足的,最高可被处以60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与夸大财务业绩的潜在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上市公司令交易所操碎了心 逾千封问询函拷问信息披露疑点

发布日期:2019-06-06 16:55
摘要」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问询增多可弥补公司财报在可信度和可靠性方面存在的缺陷;“中国监管机构正加大对企业的审查力度,从长远来看,惩罚有助于改善治理”。



撰文 / 彭博

■ 康美药业等A股上市公司相继爆出财务丑闻,引发市场信任危机。投资者担惊受怕,沪深交易所也无法坐视不管,一封封提问专业、尖锐的问询函连夜发出,排雷信息披露疑点,拷问上市公司小算盘,试图帮投资者擦亮眼睛。

彭博汇总上交所和深交所公开信息发现,今年前五月,两家交易所向上市公司发出的监管问询函件逾1100封,平均每个交易日发出约11封,较去年同期增长逾两成,较2017年同期增长逾六成。提问大部分剑指市场关切的财报质量和公司治理问题。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月在讲话中指出,上市公司和大股东必须守住底线,不披露虚假信息,不从事内幕交易,不操纵股票价格,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这些也是交易所集中火力问询的痛点。随着中国市场不断开放、监管层全力推进科创板注册制,信息披露的质量势将直接关系到各项改革和试点的成功,也给监管部门更大的紧迫感净化市场。

“核心还是在于关联交易和财务报表到底有没有水分。”中信证券分析师吕品谈及问询函关注的内容时表示,从具体的财务指标异常,比如大存大贷下的货币资金,或者异常增加的应收款,非经常性损益等,股价异常波动,还会涉及到经营层面。

譬如市场一度热炒的工业大麻概念,几乎每家涉足该业务的上市公司都遭受拷问,问题不仅涉及项目可行性与必要性,有时更直击要害--是否炒作概念配合股东减持。

关注财务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上交所今年前5月共有问询函逾250封,其中定期报告事后审核意见函逾150封,占比约六成。深交所包括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年报问询函逾400封,占全部监管问询函件的四成以上。年报问询函中,绝大多数会涉及财务会计相关问题。

上交所在回复彭博时称,监管问询是为了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帮助投资者了解公司情况,其本身是一种比较中性的监管方式,并不代表公司就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彭博多次致电深交所未获接听。

以康美药业为例,公司5月末回复上交所问询,承认公司治理、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货币资金及收入成本等不实,致2017年末货币资金多计299.4亿元人民币,长期萦绕投资者心头的财务疑云终于尘埃落定。类似坐拥大量现金同时高息举债的公司不在少数,此前东旭光电、三安光电、宜华生活等均陆续遭问询。

“以前看财报上现金多就比较放心,今年发现,现金也可以做假了,”惠誉评级中国企业研究董事黄筱婷表示,康美等事件之后,在做评级时会要求看银行存款明细,以及这些现金的使用是不是限制性的。

黄筱婷并称,有些企业三张表对不起来,“有时公司解释不了,一团乱帐摆在那边,碰到这种情况我们就没办法做下去,没有资料只好放弃做评级”。

外资顾虑

标普发送的报告称,根据中国证券法,企业提供虚假、误导性或重大信息不足的,最高可被处以60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与夸大财务业绩的潜在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奥迈公司驻香港常务董事Keith Williamson接受采访时表示,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问询增多可弥补公司财报在可信度和可靠性方面存在的缺陷。“虽然短期内投资者可能担心监管力度加大意味着公司治理状况恶化,但长期看应该会提高公司治理水平和财报可靠性。”

上市公司的治理水平在当局大举开放市场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正如Williamson所言,这是对已经发现的公司财报质量的积极反应,只有投资者对中国市场和企业有信心,才能确保有持续的资本流入。

除了财务造假之外,黄筱婷称,境外投资者对中国的信用债还有其他方面的担忧,包括国内发行人报表披露不够详细,非上市民企公司的治理框架可能不完整,违约后相关法律不太完善,至今处置违约债没有明显的路径等。

“中国监管机构正加大对企业的审查力度,从长远来看,惩罚有助于改善治理,”施罗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亚洲信贷研究负责人Raymond Chia表示。此外,随着科创板推进,监管对于A股上市公司“能上能下”的要求也在加速兑现,今年以来A股退市数量已追平去年全年,且有更多被暂停上市。

总之 标普发送的报告称,根据中国证券法,企业提供虚假、误导性或重大信息不足的,最高可被处以60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与夸大财务业绩的潜在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问询增多可弥补公司财报在可信度和可靠性方面存在的缺陷;“中国监管机构正加大对企业的审查力度,从长远来看,惩罚有助于改善治理”。



撰文 / 彭博

■ 康美药业等A股上市公司相继爆出财务丑闻,引发市场信任危机。投资者担惊受怕,沪深交易所也无法坐视不管,一封封提问专业、尖锐的问询函连夜发出,排雷信息披露疑点,拷问上市公司小算盘,试图帮投资者擦亮眼睛。

彭博汇总上交所和深交所公开信息发现,今年前五月,两家交易所向上市公司发出的监管问询函件逾1100封,平均每个交易日发出约11封,较去年同期增长逾两成,较2017年同期增长逾六成。提问大部分剑指市场关切的财报质量和公司治理问题。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月在讲话中指出,上市公司和大股东必须守住底线,不披露虚假信息,不从事内幕交易,不操纵股票价格,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这些也是交易所集中火力问询的痛点。随着中国市场不断开放、监管层全力推进科创板注册制,信息披露的质量势将直接关系到各项改革和试点的成功,也给监管部门更大的紧迫感净化市场。

“核心还是在于关联交易和财务报表到底有没有水分。”中信证券分析师吕品谈及问询函关注的内容时表示,从具体的财务指标异常,比如大存大贷下的货币资金,或者异常增加的应收款,非经常性损益等,股价异常波动,还会涉及到经营层面。

譬如市场一度热炒的工业大麻概念,几乎每家涉足该业务的上市公司都遭受拷问,问题不仅涉及项目可行性与必要性,有时更直击要害--是否炒作概念配合股东减持。

关注财务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上交所今年前5月共有问询函逾250封,其中定期报告事后审核意见函逾150封,占比约六成。深交所包括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年报问询函逾400封,占全部监管问询函件的四成以上。年报问询函中,绝大多数会涉及财务会计相关问题。

上交所在回复彭博时称,监管问询是为了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帮助投资者了解公司情况,其本身是一种比较中性的监管方式,并不代表公司就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彭博多次致电深交所未获接听。

以康美药业为例,公司5月末回复上交所问询,承认公司治理、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货币资金及收入成本等不实,致2017年末货币资金多计299.4亿元人民币,长期萦绕投资者心头的财务疑云终于尘埃落定。类似坐拥大量现金同时高息举债的公司不在少数,此前东旭光电、三安光电、宜华生活等均陆续遭问询。

“以前看财报上现金多就比较放心,今年发现,现金也可以做假了,”惠誉评级中国企业研究董事黄筱婷表示,康美等事件之后,在做评级时会要求看银行存款明细,以及这些现金的使用是不是限制性的。

黄筱婷并称,有些企业三张表对不起来,“有时公司解释不了,一团乱帐摆在那边,碰到这种情况我们就没办法做下去,没有资料只好放弃做评级”。

外资顾虑

标普发送的报告称,根据中国证券法,企业提供虚假、误导性或重大信息不足的,最高可被处以60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与夸大财务业绩的潜在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奥迈公司驻香港常务董事Keith Williamson接受采访时表示,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问询增多可弥补公司财报在可信度和可靠性方面存在的缺陷。“虽然短期内投资者可能担心监管力度加大意味着公司治理状况恶化,但长期看应该会提高公司治理水平和财报可靠性。”

上市公司的治理水平在当局大举开放市场的今天显得尤为重要。正如Williamson所言,这是对已经发现的公司财报质量的积极反应,只有投资者对中国市场和企业有信心,才能确保有持续的资本流入。

除了财务造假之外,黄筱婷称,境外投资者对中国的信用债还有其他方面的担忧,包括国内发行人报表披露不够详细,非上市民企公司的治理框架可能不完整,违约后相关法律不太完善,至今处置违约债没有明显的路径等。

“中国监管机构正加大对企业的审查力度,从长远来看,惩罚有助于改善治理,”施罗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亚洲信贷研究负责人Raymond Chia表示。此外,随着科创板推进,监管对于A股上市公司“能上能下”的要求也在加速兑现,今年以来A股退市数量已追平去年全年,且有更多被暂停上市。

总之 标普发送的报告称,根据中国证券法,企业提供虚假、误导性或重大信息不足的,最高可被处以60万元人民币罚款,这与夸大财务业绩的潜在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