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受严密保护的庞大国内市场能够孵化出大型企业,但也可能产生过度保护并催生浪费,特别是在缺乏一个有效金融体系来确保最优秀企业家享有公平机会的情况下。



撰文 / Jacky Wong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争取技术主导地位的行动已使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公司成为特朗普政府的眼中钉,但从长期来看,中国还面临更多棘手问题。

如果中国能培养出更多像华为一样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领军企业,即使劳动力老龄化会增加成本和增加公共财政负担,中国仍有相当大的几率保持快速增长。否则,未来10年中国经济增长或将进一步大幅放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盟友认为,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000063.SZ, 0763.HK)等中国本土科技巨头的成功,主要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支持,有时甚至是靠赤裸裸的行业间谍活动。支持者则表示,这些公司成功的原因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一样,那就是消费者喜欢他们的产品。

现实更为微妙。

中国确实拥有一个蓬勃发展的信息技术行业,并开始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取得成绩。但在网络设备行业外,中国造就的全球科技巨头仍寥寥无几。中国受严密保护的庞大国内市场能够孵化出大型企业,但也可能产生过度保护并催生浪费,特别是在缺乏一个有效金融体系来确保最优秀企业家享有公平机会的情况下。

投入的资金规模可谓庞大。中国计划向芯片制造业投资逾1,000亿美元。研发支出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2%以上,高于2006年的1.4%,也高于英国。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研发支出高于欧盟和日本。

中国政府主导的科技发展行动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果,比如高铁。被中国的巨大市场所吸引,德国和日本公司向中国公司转让技术,后者已建造出庞大的铁路网络,并承接海外项目。

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这样的策略开始引发更多争议。在内存芯片和航空航天等高集中度的行业,这类战略更难实施。在这些行业,通过以技术换取市场准入的方式让竞争对手彼此厮杀的难度更大。

中国这种砸钱扶持创新的政府主导型策略还有其他明显的缺点。中国本土公司涌入机器人、电动汽车或清洁能源等受补贴的行业,地方政府则全力庇护当地领军企业不受竞争威胁。结果常常造成严重产能过剩,企业利润率下滑,创新难度增大。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中国试图在太阳能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结果却造成巨额债务和低投资回报,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Suntech Power Holdings Co., STP)和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LDK Solar Co., LDK)等大型太阳能板生产商申请破产。这类政策还可能导致技术竞争结束得过早。

砸钱促发展或许可行。韩国和台湾已通过政府大量投入资金等举措培育出一些半导体领军企业,如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但此类企业会直接受到全球出口市场状况的影响,因其所在国家或地区内部的市场不够大,不足以独自支撑这些企业。包括华为和小米集团(Xiaomi Corp., 1810.HK)在内,中国智能手机生产商的出货量目前在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中占比约40%,因为它们设计出了消费者真正想要购买的手机。

相比之下,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BABA)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等企业依靠巨大的中国市场发展壮大,国内市场的良好保护措施令其免受外国竞争对手干扰,但他们在中国之外并未真正做大。这意味着完全依靠中国巨大国内市场培育全球科技业领头羊的“自主创新”是一种带有风险的战略。

此外,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依然薄弱。近年来,中国已对相关法规进行了重大修订,并加大了执法力度,但在技术转让和授权等领域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在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去年发布的知识产保护排行榜上,中国在50个经济体中仍排名第25,落后于马来西亚和摩洛哥等国,尽管自该榜单2012年首次发布以来中国的得分已稳步上升。

如果特朗普及其政治盟友认为中国无法在不窃取外国技术的情况下进行创新,那就大错特错了。美国企业正开始收购中国软件初创公司。中国拥有丰富的人力和财力资源,但该国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再次转向闭关自守——回归到毛泽东时代的自力更生思想。如果没有一个竞争充分的内部市场来促进创新,也没有一个试图支持优胜者(尽管往往以失败告终)的政治化的金融体系,那么这可能非常危险。

中国企业可能会成为下一代全球科技巨头。然而,若不进一步推动金融和法律改革,一个更加以自我为中心的中国最终可能会催生更多虚胖的巨头,而不是强健的实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科技巨头是健壮还是虚胖?

发布日期:2019-06-06 11:56
摘要」中国受严密保护的庞大国内市场能够孵化出大型企业,但也可能产生过度保护并催生浪费,特别是在缺乏一个有效金融体系来确保最优秀企业家享有公平机会的情况下。



撰文 / Jacky Wong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争取技术主导地位的行动已使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公司成为特朗普政府的眼中钉,但从长期来看,中国还面临更多棘手问题。

如果中国能培养出更多像华为一样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领军企业,即使劳动力老龄化会增加成本和增加公共财政负担,中国仍有相当大的几率保持快速增长。否则,未来10年中国经济增长或将进一步大幅放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盟友认为,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000063.SZ, 0763.HK)等中国本土科技巨头的成功,主要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支持,有时甚至是靠赤裸裸的行业间谍活动。支持者则表示,这些公司成功的原因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一样,那就是消费者喜欢他们的产品。

现实更为微妙。

中国确实拥有一个蓬勃发展的信息技术行业,并开始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取得成绩。但在网络设备行业外,中国造就的全球科技巨头仍寥寥无几。中国受严密保护的庞大国内市场能够孵化出大型企业,但也可能产生过度保护并催生浪费,特别是在缺乏一个有效金融体系来确保最优秀企业家享有公平机会的情况下。

投入的资金规模可谓庞大。中国计划向芯片制造业投资逾1,000亿美元。研发支出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2%以上,高于2006年的1.4%,也高于英国。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研发支出高于欧盟和日本。

中国政府主导的科技发展行动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果,比如高铁。被中国的巨大市场所吸引,德国和日本公司向中国公司转让技术,后者已建造出庞大的铁路网络,并承接海外项目。

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这样的策略开始引发更多争议。在内存芯片和航空航天等高集中度的行业,这类战略更难实施。在这些行业,通过以技术换取市场准入的方式让竞争对手彼此厮杀的难度更大。

中国这种砸钱扶持创新的政府主导型策略还有其他明显的缺点。中国本土公司涌入机器人、电动汽车或清洁能源等受补贴的行业,地方政府则全力庇护当地领军企业不受竞争威胁。结果常常造成严重产能过剩,企业利润率下滑,创新难度增大。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中国试图在太阳能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结果却造成巨额债务和低投资回报,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Suntech Power Holdings Co., STP)和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LDK Solar Co., LDK)等大型太阳能板生产商申请破产。这类政策还可能导致技术竞争结束得过早。

砸钱促发展或许可行。韩国和台湾已通过政府大量投入资金等举措培育出一些半导体领军企业,如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但此类企业会直接受到全球出口市场状况的影响,因其所在国家或地区内部的市场不够大,不足以独自支撑这些企业。包括华为和小米集团(Xiaomi Corp., 1810.HK)在内,中国智能手机生产商的出货量目前在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中占比约40%,因为它们设计出了消费者真正想要购买的手机。

相比之下,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BABA)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等企业依靠巨大的中国市场发展壮大,国内市场的良好保护措施令其免受外国竞争对手干扰,但他们在中国之外并未真正做大。这意味着完全依靠中国巨大国内市场培育全球科技业领头羊的“自主创新”是一种带有风险的战略。

此外,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依然薄弱。近年来,中国已对相关法规进行了重大修订,并加大了执法力度,但在技术转让和授权等领域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在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去年发布的知识产保护排行榜上,中国在50个经济体中仍排名第25,落后于马来西亚和摩洛哥等国,尽管自该榜单2012年首次发布以来中国的得分已稳步上升。

如果特朗普及其政治盟友认为中国无法在不窃取外国技术的情况下进行创新,那就大错特错了。美国企业正开始收购中国软件初创公司。中国拥有丰富的人力和财力资源,但该国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再次转向闭关自守——回归到毛泽东时代的自力更生思想。如果没有一个竞争充分的内部市场来促进创新,也没有一个试图支持优胜者(尽管往往以失败告终)的政治化的金融体系,那么这可能非常危险。

中国企业可能会成为下一代全球科技巨头。然而,若不进一步推动金融和法律改革,一个更加以自我为中心的中国最终可能会催生更多虚胖的巨头,而不是强健的实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受严密保护的庞大国内市场能够孵化出大型企业,但也可能产生过度保护并催生浪费,特别是在缺乏一个有效金融体系来确保最优秀企业家享有公平机会的情况下。



撰文 / Jacky Wong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争取技术主导地位的行动已使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公司成为特朗普政府的眼中钉,但从长期来看,中国还面临更多棘手问题。

如果中国能培养出更多像华为一样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领军企业,即使劳动力老龄化会增加成本和增加公共财政负担,中国仍有相当大的几率保持快速增长。否则,未来10年中国经济增长或将进一步大幅放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盟友认为,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000063.SZ, 0763.HK)等中国本土科技巨头的成功,主要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支持,有时甚至是靠赤裸裸的行业间谍活动。支持者则表示,这些公司成功的原因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一样,那就是消费者喜欢他们的产品。

现实更为微妙。

中国确实拥有一个蓬勃发展的信息技术行业,并开始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取得成绩。但在网络设备行业外,中国造就的全球科技巨头仍寥寥无几。中国受严密保护的庞大国内市场能够孵化出大型企业,但也可能产生过度保护并催生浪费,特别是在缺乏一个有效金融体系来确保最优秀企业家享有公平机会的情况下。

投入的资金规模可谓庞大。中国计划向芯片制造业投资逾1,000亿美元。研发支出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2%以上,高于2006年的1.4%,也高于英国。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研发支出高于欧盟和日本。

中国政府主导的科技发展行动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果,比如高铁。被中国的巨大市场所吸引,德国和日本公司向中国公司转让技术,后者已建造出庞大的铁路网络,并承接海外项目。

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这样的策略开始引发更多争议。在内存芯片和航空航天等高集中度的行业,这类战略更难实施。在这些行业,通过以技术换取市场准入的方式让竞争对手彼此厮杀的难度更大。

中国这种砸钱扶持创新的政府主导型策略还有其他明显的缺点。中国本土公司涌入机器人、电动汽车或清洁能源等受补贴的行业,地方政府则全力庇护当地领军企业不受竞争威胁。结果常常造成严重产能过剩,企业利润率下滑,创新难度增大。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中国试图在太阳能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结果却造成巨额债务和低投资回报,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Suntech Power Holdings Co., STP)和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LDK Solar Co., LDK)等大型太阳能板生产商申请破产。这类政策还可能导致技术竞争结束得过早。

砸钱促发展或许可行。韩国和台湾已通过政府大量投入资金等举措培育出一些半导体领军企业,如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但此类企业会直接受到全球出口市场状况的影响,因其所在国家或地区内部的市场不够大,不足以独自支撑这些企业。包括华为和小米集团(Xiaomi Corp., 1810.HK)在内,中国智能手机生产商的出货量目前在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中占比约40%,因为它们设计出了消费者真正想要购买的手机。

相比之下,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BABA)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等企业依靠巨大的中国市场发展壮大,国内市场的良好保护措施令其免受外国竞争对手干扰,但他们在中国之外并未真正做大。这意味着完全依靠中国巨大国内市场培育全球科技业领头羊的“自主创新”是一种带有风险的战略。

此外,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依然薄弱。近年来,中国已对相关法规进行了重大修订,并加大了执法力度,但在技术转让和授权等领域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在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去年发布的知识产保护排行榜上,中国在50个经济体中仍排名第25,落后于马来西亚和摩洛哥等国,尽管自该榜单2012年首次发布以来中国的得分已稳步上升。

如果特朗普及其政治盟友认为中国无法在不窃取外国技术的情况下进行创新,那就大错特错了。美国企业正开始收购中国软件初创公司。中国拥有丰富的人力和财力资源,但该国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再次转向闭关自守——回归到毛泽东时代的自力更生思想。如果没有一个竞争充分的内部市场来促进创新,也没有一个试图支持优胜者(尽管往往以失败告终)的政治化的金融体系,那么这可能非常危险。

中国企业可能会成为下一代全球科技巨头。然而,若不进一步推动金融和法律改革,一个更加以自我为中心的中国最终可能会催生更多虚胖的巨头,而不是强健的实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科技巨头是健壮还是虚胖?

发布日期:2019-06-06 11:56
摘要」中国受严密保护的庞大国内市场能够孵化出大型企业,但也可能产生过度保护并催生浪费,特别是在缺乏一个有效金融体系来确保最优秀企业家享有公平机会的情况下。



撰文 / Jacky Wong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争取技术主导地位的行动已使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公司成为特朗普政府的眼中钉,但从长期来看,中国还面临更多棘手问题。

如果中国能培养出更多像华为一样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领军企业,即使劳动力老龄化会增加成本和增加公共财政负担,中国仍有相当大的几率保持快速增长。否则,未来10年中国经济增长或将进一步大幅放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盟友认为,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000063.SZ, 0763.HK)等中国本土科技巨头的成功,主要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支持,有时甚至是靠赤裸裸的行业间谍活动。支持者则表示,这些公司成功的原因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一样,那就是消费者喜欢他们的产品。

现实更为微妙。

中国确实拥有一个蓬勃发展的信息技术行业,并开始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取得成绩。但在网络设备行业外,中国造就的全球科技巨头仍寥寥无几。中国受严密保护的庞大国内市场能够孵化出大型企业,但也可能产生过度保护并催生浪费,特别是在缺乏一个有效金融体系来确保最优秀企业家享有公平机会的情况下。

投入的资金规模可谓庞大。中国计划向芯片制造业投资逾1,000亿美元。研发支出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2%以上,高于2006年的1.4%,也高于英国。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研发支出高于欧盟和日本。

中国政府主导的科技发展行动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果,比如高铁。被中国的巨大市场所吸引,德国和日本公司向中国公司转让技术,后者已建造出庞大的铁路网络,并承接海外项目。

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这样的策略开始引发更多争议。在内存芯片和航空航天等高集中度的行业,这类战略更难实施。在这些行业,通过以技术换取市场准入的方式让竞争对手彼此厮杀的难度更大。

中国这种砸钱扶持创新的政府主导型策略还有其他明显的缺点。中国本土公司涌入机器人、电动汽车或清洁能源等受补贴的行业,地方政府则全力庇护当地领军企业不受竞争威胁。结果常常造成严重产能过剩,企业利润率下滑,创新难度增大。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中国试图在太阳能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结果却造成巨额债务和低投资回报,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Suntech Power Holdings Co., STP)和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LDK Solar Co., LDK)等大型太阳能板生产商申请破产。这类政策还可能导致技术竞争结束得过早。

砸钱促发展或许可行。韩国和台湾已通过政府大量投入资金等举措培育出一些半导体领军企业,如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但此类企业会直接受到全球出口市场状况的影响,因其所在国家或地区内部的市场不够大,不足以独自支撑这些企业。包括华为和小米集团(Xiaomi Corp., 1810.HK)在内,中国智能手机生产商的出货量目前在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中占比约40%,因为它们设计出了消费者真正想要购买的手机。

相比之下,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BABA)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等企业依靠巨大的中国市场发展壮大,国内市场的良好保护措施令其免受外国竞争对手干扰,但他们在中国之外并未真正做大。这意味着完全依靠中国巨大国内市场培育全球科技业领头羊的“自主创新”是一种带有风险的战略。

此外,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依然薄弱。近年来,中国已对相关法规进行了重大修订,并加大了执法力度,但在技术转让和授权等领域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在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去年发布的知识产保护排行榜上,中国在50个经济体中仍排名第25,落后于马来西亚和摩洛哥等国,尽管自该榜单2012年首次发布以来中国的得分已稳步上升。

如果特朗普及其政治盟友认为中国无法在不窃取外国技术的情况下进行创新,那就大错特错了。美国企业正开始收购中国软件初创公司。中国拥有丰富的人力和财力资源,但该国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再次转向闭关自守——回归到毛泽东时代的自力更生思想。如果没有一个竞争充分的内部市场来促进创新,也没有一个试图支持优胜者(尽管往往以失败告终)的政治化的金融体系,那么这可能非常危险。

中国企业可能会成为下一代全球科技巨头。然而,若不进一步推动金融和法律改革,一个更加以自我为中心的中国最终可能会催生更多虚胖的巨头,而不是强健的实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受严密保护的庞大国内市场能够孵化出大型企业,但也可能产生过度保护并催生浪费,特别是在缺乏一个有效金融体系来确保最优秀企业家享有公平机会的情况下。



撰文 / Jacky Wong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争取技术主导地位的行动已使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等公司成为特朗普政府的眼中钉,但从长期来看,中国还面临更多棘手问题。

如果中国能培养出更多像华为一样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领军企业,即使劳动力老龄化会增加成本和增加公共财政负担,中国仍有相当大的几率保持快速增长。否则,未来10年中国经济增长或将进一步大幅放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盟友认为,华为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000063.SZ, 0763.HK)等中国本土科技巨头的成功,主要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支持,有时甚至是靠赤裸裸的行业间谍活动。支持者则表示,这些公司成功的原因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一样,那就是消费者喜欢他们的产品。

现实更为微妙。

中国确实拥有一个蓬勃发展的信息技术行业,并开始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取得成绩。但在网络设备行业外,中国造就的全球科技巨头仍寥寥无几。中国受严密保护的庞大国内市场能够孵化出大型企业,但也可能产生过度保护并催生浪费,特别是在缺乏一个有效金融体系来确保最优秀企业家享有公平机会的情况下。

投入的资金规模可谓庞大。中国计划向芯片制造业投资逾1,000亿美元。研发支出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2%以上,高于2006年的1.4%,也高于英国。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研发支出高于欧盟和日本。

中国政府主导的科技发展行动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果,比如高铁。被中国的巨大市场所吸引,德国和日本公司向中国公司转让技术,后者已建造出庞大的铁路网络,并承接海外项目。

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这样的策略开始引发更多争议。在内存芯片和航空航天等高集中度的行业,这类战略更难实施。在这些行业,通过以技术换取市场准入的方式让竞争对手彼此厮杀的难度更大。

中国这种砸钱扶持创新的政府主导型策略还有其他明显的缺点。中国本土公司涌入机器人、电动汽车或清洁能源等受补贴的行业,地方政府则全力庇护当地领军企业不受竞争威胁。结果常常造成严重产能过剩,企业利润率下滑,创新难度增大。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中国试图在太阳能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结果却造成巨额债务和低投资回报,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Suntech Power Holdings Co., STP)和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LDK Solar Co., LDK)等大型太阳能板生产商申请破产。这类政策还可能导致技术竞争结束得过早。

砸钱促发展或许可行。韩国和台湾已通过政府大量投入资金等举措培育出一些半导体领军企业,如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但此类企业会直接受到全球出口市场状况的影响,因其所在国家或地区内部的市场不够大,不足以独自支撑这些企业。包括华为和小米集团(Xiaomi Corp., 1810.HK)在内,中国智能手机生产商的出货量目前在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中占比约40%,因为它们设计出了消费者真正想要购买的手机。

相比之下,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BABA)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等企业依靠巨大的中国市场发展壮大,国内市场的良好保护措施令其免受外国竞争对手干扰,但他们在中国之外并未真正做大。这意味着完全依靠中国巨大国内市场培育全球科技业领头羊的“自主创新”是一种带有风险的战略。

此外,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依然薄弱。近年来,中国已对相关法规进行了重大修订,并加大了执法力度,但在技术转让和授权等领域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在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去年发布的知识产保护排行榜上,中国在50个经济体中仍排名第25,落后于马来西亚和摩洛哥等国,尽管自该榜单2012年首次发布以来中国的得分已稳步上升。

如果特朗普及其政治盟友认为中国无法在不窃取外国技术的情况下进行创新,那就大错特错了。美国企业正开始收购中国软件初创公司。中国拥有丰富的人力和财力资源,但该国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再次转向闭关自守——回归到毛泽东时代的自力更生思想。如果没有一个竞争充分的内部市场来促进创新,也没有一个试图支持优胜者(尽管往往以失败告终)的政治化的金融体系,那么这可能非常危险。

中国企业可能会成为下一代全球科技巨头。然而,若不进一步推动金融和法律改革,一个更加以自我为中心的中国最终可能会催生更多虚胖的巨头,而不是强健的实力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