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纳入医保是中外厂商通向更大用药市场的一张“黄金门票”;“中国国产PD-1毫无疑问将是强力的竞争对手”。



撰文 / 彭博

■ 在新兴的PD-1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美国医药公司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率先敲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但他们很快发现,来自中国研发药厂的竞争也接踵而至。

PD-1抑制剂作为近年兴起的一类生物药,主要通过药物手段破坏肿瘤细胞的伪装机制,重新激活人体免疫系统对肿瘤细胞的识别并予以攻击。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的药品2018年年中在中国通过审批并上市后,不到半年时间,中资的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制药也依次拿到了国产PD-1销售批文,恒瑞医药成为第三家获批的国产药厂。据安捷证券,目前药监局在审的还有百济神州、罗氏和阿斯利康的产品,另外辉瑞、复星医药和中国生物制药等数十家公司的产品在临床实验阶段。

随着中国药企的进入,外资马上感受到价格战的压力。君实生物的“拓益”2019年开始在中国正式销售,价格只有默沙东同类药品的三分之一。中国在PD-1领域的迅速崛起,适逢中美在科技领域的对峙升级,未来药品审批、医保纳入等中国政策的天平更可能向国内企业倾斜,中国创新药公司本土优势明显。一些药企更放眼海外,欲加入全球百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竞争。

“PD-1是尖端科学,中国生物科技行业正经历类似美国1980年代的蓬勃发展,抗癌药只是开端,”Loncar Investments首席执行官Brad Loncar表示,“中国国产PD-1毫无疑问将是强力的竞争对手。中国医疗体系中最关键的要素是低价格和高销量,这种环境下国产药厂位置最佳。”

中国社会老龄化加速,癌症患者每年以400万人数递增。根据研究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PD-1产品全球销量有望在2030年大增6倍,达789亿美元,中国在其中可能会占据五分之一的规模。

价格战

彭博根据国信证券的数据整理显示,在不计入尚未定价的恒瑞新药的情况下,目前已经上市销售的四款药中,拓益的年用药成本最低,以60公斤体重的患者为例,信达生物与美国礼来公司合作的“达伯舒”用药成本也只有两款进口药的一半或以下。

“PD-1药品的竞争趋于白热化,价格就变得重要了,”工银国际分析师张佳林表示,“2018年,外资药厂的两款药获得批准上市销售时,它们定的价格在全球是最低的。最近上市的国产药比这些进口药还要便宜。”

临床数据更能凸显PD-1领域的竞争者数量庞大。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截至2018年8月9日,中国共有89项PD-1抗体作为单一及联合疗法的临床试验,另外还有36项PD-L1抗体临床试验在进行中,后者相对前者在药物机理上存在一定区别,但仍属同类药物。

工银国际的张佳林称,随着更多新药拿到批文进入市场,价格可能还会继续下跌,特别是当大家开始为纳入国家医保展开竞争时,毕竟纳入医保有助于提升销量。

纳入医保

从目前已在销售的四款药来看,即使是最便宜的拓益,一年的用药成本也近20万元,而中国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2.8万元,PD-1对于大部分居民来说仍是难以承受的“天价药”。因此,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Cinney Zhang认为,纳入医保是中外厂商通向更大用药市场的一张“黄金门票”。

根据中国3月公布的国家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明确将优先考虑癌症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7月将公布谈判药品名单,并最终在9-10月间发布谈判准入目录。“PD-1抗体是纳入竞争力最强的抗癌产品之一。”Zhang表示,一旦加入医保目录,销量的上升足以抵消掉医保补贴带来的低价销售的影响。

在接受彭博新闻采访时,中外PD-1药企均表示会积极参与医保项目的谈判。君实生物行政总裁李宁称,“现在的价格对于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来说是不可承受的。这个市场到底多大,最后还是取决于医保和厂商的定价”。

百时美施贵宝在回复彭博问询时表示,“将积极参与各种形式的医疗保险项目的谈判,无论是国际还是省级层面。”默沙东则称,“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可以提供非常好的契机增加药物的可及性,很乐意与政府探讨用药费用的补偿形式。”

贸易摩擦升级

彭博行业研究的Zhang在报告中指出,在纳入医保的这场较量中,外资将处劣势地位。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相对跨国公司的药品,中国可能会在医保中更青睐本土药厂的自研药。

她说,比如用于黑色素瘤治疗的PD-1,政府可能优先考虑本土品牌;外资药厂在中国市场可能面临额外的降价压力,为了争取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可能被迫大幅降价。

不过,背靠政策支持,以价格优势欲“后发制人”的中国竞争对手也有烦恼。很多中国药厂依然处于“烧钱”阶段,且面对拓宽药物适应症的巨大研发开支需求,短期盈利无望。君实生物和信达生物2018年在亏损状态下挂牌,彭博汇总分析师预测显示,两家公司2019-2020年仍料持续亏损。

君实生物的行政总裁李宁在接受采访时称,公司有望在2021年实现收支平衡,但如果管线上的在研产品需要增加投入的话,“那么这个时间点可能会延迟1-2年。”

巨大研发开支

君实和信达的两款PD-1药目前在中国获批的适应症限于黑色素瘤和霍奇金淋巴瘤,恒瑞医药的适应症也是淋巴瘤。据安捷证券的数据,这两种病症在中国每年的发病人数加总不到2万人,相比进口药获批的适应症肺癌发病人数约73万人,市场空间要小很多。这意味着除了尽快纳入医保,拿到肺癌、肝癌、胃癌等国内常见肿瘤病的用药审批将成扩大销售的重要前提,而扩大适应症需要的是大量临床实验和研发投入。

君实的李宁表示,公司迄今为止已经花费了18亿的研发费用,今明两年还将进一步投入8亿-10亿元的研发预算。信达公司的年报显示,其过去三年的研发开支以近乎逐年翻倍的速度增长,2018年高达12亿元人民币。

对于研发投入如流水的药厂来说,需要雄厚的资金后盾,才能在这场竞争中更游刃有余。

放眼海外

在拓展国内市场的同时,一些中国创新药公司雄心勃勃,准备进军海外市场。与礼来合作开发PD-1药物的信达生物在年报中称,已就该药的多项临床试验在美国开展患者招募,且多项研发项目的商业化前景均瞄准了全球市场。李宁也表示,君实进入国际市场的前景“应该很快,主要是美国为主。”

“海外的药企也在看中国的东西,中国的企业也非常愿意向外授权,”正心谷创始人林利军本月稍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药企以后的机会是全球化”。正心谷投资的企业包括君实生物、复宏汉霖等多家创新药企。

不过,君实的李宁也认为,走出国门的生物药还非常少,中国药厂的“出海”经验欠缺,对于当地法规、人才、生产以及管理等方面还需要积累经验。“虽然科学无国界,但监管有国界,”他说。

总之 中国药企放眼海外,欲加入全球百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竞争,抗癌药只是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本土PD-1新药迈入商业化元年 与美国巨头对阵抗癌前沿

发布日期:2019-06-06 09:12
摘要」纳入医保是中外厂商通向更大用药市场的一张“黄金门票”;“中国国产PD-1毫无疑问将是强力的竞争对手”。



撰文 / 彭博

■ 在新兴的PD-1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美国医药公司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率先敲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但他们很快发现,来自中国研发药厂的竞争也接踵而至。

PD-1抑制剂作为近年兴起的一类生物药,主要通过药物手段破坏肿瘤细胞的伪装机制,重新激活人体免疫系统对肿瘤细胞的识别并予以攻击。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的药品2018年年中在中国通过审批并上市后,不到半年时间,中资的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制药也依次拿到了国产PD-1销售批文,恒瑞医药成为第三家获批的国产药厂。据安捷证券,目前药监局在审的还有百济神州、罗氏和阿斯利康的产品,另外辉瑞、复星医药和中国生物制药等数十家公司的产品在临床实验阶段。

随着中国药企的进入,外资马上感受到价格战的压力。君实生物的“拓益”2019年开始在中国正式销售,价格只有默沙东同类药品的三分之一。中国在PD-1领域的迅速崛起,适逢中美在科技领域的对峙升级,未来药品审批、医保纳入等中国政策的天平更可能向国内企业倾斜,中国创新药公司本土优势明显。一些药企更放眼海外,欲加入全球百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竞争。

“PD-1是尖端科学,中国生物科技行业正经历类似美国1980年代的蓬勃发展,抗癌药只是开端,”Loncar Investments首席执行官Brad Loncar表示,“中国国产PD-1毫无疑问将是强力的竞争对手。中国医疗体系中最关键的要素是低价格和高销量,这种环境下国产药厂位置最佳。”

中国社会老龄化加速,癌症患者每年以400万人数递增。根据研究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PD-1产品全球销量有望在2030年大增6倍,达789亿美元,中国在其中可能会占据五分之一的规模。

价格战

彭博根据国信证券的数据整理显示,在不计入尚未定价的恒瑞新药的情况下,目前已经上市销售的四款药中,拓益的年用药成本最低,以60公斤体重的患者为例,信达生物与美国礼来公司合作的“达伯舒”用药成本也只有两款进口药的一半或以下。

“PD-1药品的竞争趋于白热化,价格就变得重要了,”工银国际分析师张佳林表示,“2018年,外资药厂的两款药获得批准上市销售时,它们定的价格在全球是最低的。最近上市的国产药比这些进口药还要便宜。”

临床数据更能凸显PD-1领域的竞争者数量庞大。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截至2018年8月9日,中国共有89项PD-1抗体作为单一及联合疗法的临床试验,另外还有36项PD-L1抗体临床试验在进行中,后者相对前者在药物机理上存在一定区别,但仍属同类药物。

工银国际的张佳林称,随着更多新药拿到批文进入市场,价格可能还会继续下跌,特别是当大家开始为纳入国家医保展开竞争时,毕竟纳入医保有助于提升销量。

纳入医保

从目前已在销售的四款药来看,即使是最便宜的拓益,一年的用药成本也近20万元,而中国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2.8万元,PD-1对于大部分居民来说仍是难以承受的“天价药”。因此,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Cinney Zhang认为,纳入医保是中外厂商通向更大用药市场的一张“黄金门票”。

根据中国3月公布的国家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明确将优先考虑癌症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7月将公布谈判药品名单,并最终在9-10月间发布谈判准入目录。“PD-1抗体是纳入竞争力最强的抗癌产品之一。”Zhang表示,一旦加入医保目录,销量的上升足以抵消掉医保补贴带来的低价销售的影响。

在接受彭博新闻采访时,中外PD-1药企均表示会积极参与医保项目的谈判。君实生物行政总裁李宁称,“现在的价格对于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来说是不可承受的。这个市场到底多大,最后还是取决于医保和厂商的定价”。

百时美施贵宝在回复彭博问询时表示,“将积极参与各种形式的医疗保险项目的谈判,无论是国际还是省级层面。”默沙东则称,“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可以提供非常好的契机增加药物的可及性,很乐意与政府探讨用药费用的补偿形式。”

贸易摩擦升级

彭博行业研究的Zhang在报告中指出,在纳入医保的这场较量中,外资将处劣势地位。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相对跨国公司的药品,中国可能会在医保中更青睐本土药厂的自研药。

她说,比如用于黑色素瘤治疗的PD-1,政府可能优先考虑本土品牌;外资药厂在中国市场可能面临额外的降价压力,为了争取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可能被迫大幅降价。

不过,背靠政策支持,以价格优势欲“后发制人”的中国竞争对手也有烦恼。很多中国药厂依然处于“烧钱”阶段,且面对拓宽药物适应症的巨大研发开支需求,短期盈利无望。君实生物和信达生物2018年在亏损状态下挂牌,彭博汇总分析师预测显示,两家公司2019-2020年仍料持续亏损。

君实生物的行政总裁李宁在接受采访时称,公司有望在2021年实现收支平衡,但如果管线上的在研产品需要增加投入的话,“那么这个时间点可能会延迟1-2年。”

巨大研发开支

君实和信达的两款PD-1药目前在中国获批的适应症限于黑色素瘤和霍奇金淋巴瘤,恒瑞医药的适应症也是淋巴瘤。据安捷证券的数据,这两种病症在中国每年的发病人数加总不到2万人,相比进口药获批的适应症肺癌发病人数约73万人,市场空间要小很多。这意味着除了尽快纳入医保,拿到肺癌、肝癌、胃癌等国内常见肿瘤病的用药审批将成扩大销售的重要前提,而扩大适应症需要的是大量临床实验和研发投入。

君实的李宁表示,公司迄今为止已经花费了18亿的研发费用,今明两年还将进一步投入8亿-10亿元的研发预算。信达公司的年报显示,其过去三年的研发开支以近乎逐年翻倍的速度增长,2018年高达12亿元人民币。

对于研发投入如流水的药厂来说,需要雄厚的资金后盾,才能在这场竞争中更游刃有余。

放眼海外

在拓展国内市场的同时,一些中国创新药公司雄心勃勃,准备进军海外市场。与礼来合作开发PD-1药物的信达生物在年报中称,已就该药的多项临床试验在美国开展患者招募,且多项研发项目的商业化前景均瞄准了全球市场。李宁也表示,君实进入国际市场的前景“应该很快,主要是美国为主。”

“海外的药企也在看中国的东西,中国的企业也非常愿意向外授权,”正心谷创始人林利军本月稍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药企以后的机会是全球化”。正心谷投资的企业包括君实生物、复宏汉霖等多家创新药企。

不过,君实的李宁也认为,走出国门的生物药还非常少,中国药厂的“出海”经验欠缺,对于当地法规、人才、生产以及管理等方面还需要积累经验。“虽然科学无国界,但监管有国界,”他说。

总之 中国药企放眼海外,欲加入全球百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竞争,抗癌药只是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纳入医保是中外厂商通向更大用药市场的一张“黄金门票”;“中国国产PD-1毫无疑问将是强力的竞争对手”。



撰文 / 彭博

■ 在新兴的PD-1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美国医药公司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率先敲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但他们很快发现,来自中国研发药厂的竞争也接踵而至。

PD-1抑制剂作为近年兴起的一类生物药,主要通过药物手段破坏肿瘤细胞的伪装机制,重新激活人体免疫系统对肿瘤细胞的识别并予以攻击。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的药品2018年年中在中国通过审批并上市后,不到半年时间,中资的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制药也依次拿到了国产PD-1销售批文,恒瑞医药成为第三家获批的国产药厂。据安捷证券,目前药监局在审的还有百济神州、罗氏和阿斯利康的产品,另外辉瑞、复星医药和中国生物制药等数十家公司的产品在临床实验阶段。

随着中国药企的进入,外资马上感受到价格战的压力。君实生物的“拓益”2019年开始在中国正式销售,价格只有默沙东同类药品的三分之一。中国在PD-1领域的迅速崛起,适逢中美在科技领域的对峙升级,未来药品审批、医保纳入等中国政策的天平更可能向国内企业倾斜,中国创新药公司本土优势明显。一些药企更放眼海外,欲加入全球百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竞争。

“PD-1是尖端科学,中国生物科技行业正经历类似美国1980年代的蓬勃发展,抗癌药只是开端,”Loncar Investments首席执行官Brad Loncar表示,“中国国产PD-1毫无疑问将是强力的竞争对手。中国医疗体系中最关键的要素是低价格和高销量,这种环境下国产药厂位置最佳。”

中国社会老龄化加速,癌症患者每年以400万人数递增。根据研究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PD-1产品全球销量有望在2030年大增6倍,达789亿美元,中国在其中可能会占据五分之一的规模。

价格战

彭博根据国信证券的数据整理显示,在不计入尚未定价的恒瑞新药的情况下,目前已经上市销售的四款药中,拓益的年用药成本最低,以60公斤体重的患者为例,信达生物与美国礼来公司合作的“达伯舒”用药成本也只有两款进口药的一半或以下。

“PD-1药品的竞争趋于白热化,价格就变得重要了,”工银国际分析师张佳林表示,“2018年,外资药厂的两款药获得批准上市销售时,它们定的价格在全球是最低的。最近上市的国产药比这些进口药还要便宜。”

临床数据更能凸显PD-1领域的竞争者数量庞大。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截至2018年8月9日,中国共有89项PD-1抗体作为单一及联合疗法的临床试验,另外还有36项PD-L1抗体临床试验在进行中,后者相对前者在药物机理上存在一定区别,但仍属同类药物。

工银国际的张佳林称,随着更多新药拿到批文进入市场,价格可能还会继续下跌,特别是当大家开始为纳入国家医保展开竞争时,毕竟纳入医保有助于提升销量。

纳入医保

从目前已在销售的四款药来看,即使是最便宜的拓益,一年的用药成本也近20万元,而中国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2.8万元,PD-1对于大部分居民来说仍是难以承受的“天价药”。因此,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Cinney Zhang认为,纳入医保是中外厂商通向更大用药市场的一张“黄金门票”。

根据中国3月公布的国家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明确将优先考虑癌症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7月将公布谈判药品名单,并最终在9-10月间发布谈判准入目录。“PD-1抗体是纳入竞争力最强的抗癌产品之一。”Zhang表示,一旦加入医保目录,销量的上升足以抵消掉医保补贴带来的低价销售的影响。

在接受彭博新闻采访时,中外PD-1药企均表示会积极参与医保项目的谈判。君实生物行政总裁李宁称,“现在的价格对于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来说是不可承受的。这个市场到底多大,最后还是取决于医保和厂商的定价”。

百时美施贵宝在回复彭博问询时表示,“将积极参与各种形式的医疗保险项目的谈判,无论是国际还是省级层面。”默沙东则称,“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可以提供非常好的契机增加药物的可及性,很乐意与政府探讨用药费用的补偿形式。”

贸易摩擦升级

彭博行业研究的Zhang在报告中指出,在纳入医保的这场较量中,外资将处劣势地位。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相对跨国公司的药品,中国可能会在医保中更青睐本土药厂的自研药。

她说,比如用于黑色素瘤治疗的PD-1,政府可能优先考虑本土品牌;外资药厂在中国市场可能面临额外的降价压力,为了争取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可能被迫大幅降价。

不过,背靠政策支持,以价格优势欲“后发制人”的中国竞争对手也有烦恼。很多中国药厂依然处于“烧钱”阶段,且面对拓宽药物适应症的巨大研发开支需求,短期盈利无望。君实生物和信达生物2018年在亏损状态下挂牌,彭博汇总分析师预测显示,两家公司2019-2020年仍料持续亏损。

君实生物的行政总裁李宁在接受采访时称,公司有望在2021年实现收支平衡,但如果管线上的在研产品需要增加投入的话,“那么这个时间点可能会延迟1-2年。”

巨大研发开支

君实和信达的两款PD-1药目前在中国获批的适应症限于黑色素瘤和霍奇金淋巴瘤,恒瑞医药的适应症也是淋巴瘤。据安捷证券的数据,这两种病症在中国每年的发病人数加总不到2万人,相比进口药获批的适应症肺癌发病人数约73万人,市场空间要小很多。这意味着除了尽快纳入医保,拿到肺癌、肝癌、胃癌等国内常见肿瘤病的用药审批将成扩大销售的重要前提,而扩大适应症需要的是大量临床实验和研发投入。

君实的李宁表示,公司迄今为止已经花费了18亿的研发费用,今明两年还将进一步投入8亿-10亿元的研发预算。信达公司的年报显示,其过去三年的研发开支以近乎逐年翻倍的速度增长,2018年高达12亿元人民币。

对于研发投入如流水的药厂来说,需要雄厚的资金后盾,才能在这场竞争中更游刃有余。

放眼海外

在拓展国内市场的同时,一些中国创新药公司雄心勃勃,准备进军海外市场。与礼来合作开发PD-1药物的信达生物在年报中称,已就该药的多项临床试验在美国开展患者招募,且多项研发项目的商业化前景均瞄准了全球市场。李宁也表示,君实进入国际市场的前景“应该很快,主要是美国为主。”

“海外的药企也在看中国的东西,中国的企业也非常愿意向外授权,”正心谷创始人林利军本月稍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药企以后的机会是全球化”。正心谷投资的企业包括君实生物、复宏汉霖等多家创新药企。

不过,君实的李宁也认为,走出国门的生物药还非常少,中国药厂的“出海”经验欠缺,对于当地法规、人才、生产以及管理等方面还需要积累经验。“虽然科学无国界,但监管有国界,”他说。

总之 中国药企放眼海外,欲加入全球百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竞争,抗癌药只是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本土PD-1新药迈入商业化元年 与美国巨头对阵抗癌前沿

发布日期:2019-06-06 09:12
摘要」纳入医保是中外厂商通向更大用药市场的一张“黄金门票”;“中国国产PD-1毫无疑问将是强力的竞争对手”。



撰文 / 彭博

■ 在新兴的PD-1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美国医药公司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率先敲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但他们很快发现,来自中国研发药厂的竞争也接踵而至。

PD-1抑制剂作为近年兴起的一类生物药,主要通过药物手段破坏肿瘤细胞的伪装机制,重新激活人体免疫系统对肿瘤细胞的识别并予以攻击。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的药品2018年年中在中国通过审批并上市后,不到半年时间,中资的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制药也依次拿到了国产PD-1销售批文,恒瑞医药成为第三家获批的国产药厂。据安捷证券,目前药监局在审的还有百济神州、罗氏和阿斯利康的产品,另外辉瑞、复星医药和中国生物制药等数十家公司的产品在临床实验阶段。

随着中国药企的进入,外资马上感受到价格战的压力。君实生物的“拓益”2019年开始在中国正式销售,价格只有默沙东同类药品的三分之一。中国在PD-1领域的迅速崛起,适逢中美在科技领域的对峙升级,未来药品审批、医保纳入等中国政策的天平更可能向国内企业倾斜,中国创新药公司本土优势明显。一些药企更放眼海外,欲加入全球百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竞争。

“PD-1是尖端科学,中国生物科技行业正经历类似美国1980年代的蓬勃发展,抗癌药只是开端,”Loncar Investments首席执行官Brad Loncar表示,“中国国产PD-1毫无疑问将是强力的竞争对手。中国医疗体系中最关键的要素是低价格和高销量,这种环境下国产药厂位置最佳。”

中国社会老龄化加速,癌症患者每年以400万人数递增。根据研究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PD-1产品全球销量有望在2030年大增6倍,达789亿美元,中国在其中可能会占据五分之一的规模。

价格战

彭博根据国信证券的数据整理显示,在不计入尚未定价的恒瑞新药的情况下,目前已经上市销售的四款药中,拓益的年用药成本最低,以60公斤体重的患者为例,信达生物与美国礼来公司合作的“达伯舒”用药成本也只有两款进口药的一半或以下。

“PD-1药品的竞争趋于白热化,价格就变得重要了,”工银国际分析师张佳林表示,“2018年,外资药厂的两款药获得批准上市销售时,它们定的价格在全球是最低的。最近上市的国产药比这些进口药还要便宜。”

临床数据更能凸显PD-1领域的竞争者数量庞大。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截至2018年8月9日,中国共有89项PD-1抗体作为单一及联合疗法的临床试验,另外还有36项PD-L1抗体临床试验在进行中,后者相对前者在药物机理上存在一定区别,但仍属同类药物。

工银国际的张佳林称,随着更多新药拿到批文进入市场,价格可能还会继续下跌,特别是当大家开始为纳入国家医保展开竞争时,毕竟纳入医保有助于提升销量。

纳入医保

从目前已在销售的四款药来看,即使是最便宜的拓益,一年的用药成本也近20万元,而中国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2.8万元,PD-1对于大部分居民来说仍是难以承受的“天价药”。因此,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Cinney Zhang认为,纳入医保是中外厂商通向更大用药市场的一张“黄金门票”。

根据中国3月公布的国家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明确将优先考虑癌症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7月将公布谈判药品名单,并最终在9-10月间发布谈判准入目录。“PD-1抗体是纳入竞争力最强的抗癌产品之一。”Zhang表示,一旦加入医保目录,销量的上升足以抵消掉医保补贴带来的低价销售的影响。

在接受彭博新闻采访时,中外PD-1药企均表示会积极参与医保项目的谈判。君实生物行政总裁李宁称,“现在的价格对于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来说是不可承受的。这个市场到底多大,最后还是取决于医保和厂商的定价”。

百时美施贵宝在回复彭博问询时表示,“将积极参与各种形式的医疗保险项目的谈判,无论是国际还是省级层面。”默沙东则称,“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可以提供非常好的契机增加药物的可及性,很乐意与政府探讨用药费用的补偿形式。”

贸易摩擦升级

彭博行业研究的Zhang在报告中指出,在纳入医保的这场较量中,外资将处劣势地位。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相对跨国公司的药品,中国可能会在医保中更青睐本土药厂的自研药。

她说,比如用于黑色素瘤治疗的PD-1,政府可能优先考虑本土品牌;外资药厂在中国市场可能面临额外的降价压力,为了争取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可能被迫大幅降价。

不过,背靠政策支持,以价格优势欲“后发制人”的中国竞争对手也有烦恼。很多中国药厂依然处于“烧钱”阶段,且面对拓宽药物适应症的巨大研发开支需求,短期盈利无望。君实生物和信达生物2018年在亏损状态下挂牌,彭博汇总分析师预测显示,两家公司2019-2020年仍料持续亏损。

君实生物的行政总裁李宁在接受采访时称,公司有望在2021年实现收支平衡,但如果管线上的在研产品需要增加投入的话,“那么这个时间点可能会延迟1-2年。”

巨大研发开支

君实和信达的两款PD-1药目前在中国获批的适应症限于黑色素瘤和霍奇金淋巴瘤,恒瑞医药的适应症也是淋巴瘤。据安捷证券的数据,这两种病症在中国每年的发病人数加总不到2万人,相比进口药获批的适应症肺癌发病人数约73万人,市场空间要小很多。这意味着除了尽快纳入医保,拿到肺癌、肝癌、胃癌等国内常见肿瘤病的用药审批将成扩大销售的重要前提,而扩大适应症需要的是大量临床实验和研发投入。

君实的李宁表示,公司迄今为止已经花费了18亿的研发费用,今明两年还将进一步投入8亿-10亿元的研发预算。信达公司的年报显示,其过去三年的研发开支以近乎逐年翻倍的速度增长,2018年高达12亿元人民币。

对于研发投入如流水的药厂来说,需要雄厚的资金后盾,才能在这场竞争中更游刃有余。

放眼海外

在拓展国内市场的同时,一些中国创新药公司雄心勃勃,准备进军海外市场。与礼来合作开发PD-1药物的信达生物在年报中称,已就该药的多项临床试验在美国开展患者招募,且多项研发项目的商业化前景均瞄准了全球市场。李宁也表示,君实进入国际市场的前景“应该很快,主要是美国为主。”

“海外的药企也在看中国的东西,中国的企业也非常愿意向外授权,”正心谷创始人林利军本月稍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药企以后的机会是全球化”。正心谷投资的企业包括君实生物、复宏汉霖等多家创新药企。

不过,君实的李宁也认为,走出国门的生物药还非常少,中国药厂的“出海”经验欠缺,对于当地法规、人才、生产以及管理等方面还需要积累经验。“虽然科学无国界,但监管有国界,”他说。

总之 中国药企放眼海外,欲加入全球百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竞争,抗癌药只是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纳入医保是中外厂商通向更大用药市场的一张“黄金门票”;“中国国产PD-1毫无疑问将是强力的竞争对手”。



撰文 / 彭博

■ 在新兴的PD-1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美国医药公司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率先敲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但他们很快发现,来自中国研发药厂的竞争也接踵而至。

PD-1抑制剂作为近年兴起的一类生物药,主要通过药物手段破坏肿瘤细胞的伪装机制,重新激活人体免疫系统对肿瘤细胞的识别并予以攻击。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的药品2018年年中在中国通过审批并上市后,不到半年时间,中资的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制药也依次拿到了国产PD-1销售批文,恒瑞医药成为第三家获批的国产药厂。据安捷证券,目前药监局在审的还有百济神州、罗氏和阿斯利康的产品,另外辉瑞、复星医药和中国生物制药等数十家公司的产品在临床实验阶段。

随着中国药企的进入,外资马上感受到价格战的压力。君实生物的“拓益”2019年开始在中国正式销售,价格只有默沙东同类药品的三分之一。中国在PD-1领域的迅速崛起,适逢中美在科技领域的对峙升级,未来药品审批、医保纳入等中国政策的天平更可能向国内企业倾斜,中国创新药公司本土优势明显。一些药企更放眼海外,欲加入全球百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竞争。

“PD-1是尖端科学,中国生物科技行业正经历类似美国1980年代的蓬勃发展,抗癌药只是开端,”Loncar Investments首席执行官Brad Loncar表示,“中国国产PD-1毫无疑问将是强力的竞争对手。中国医疗体系中最关键的要素是低价格和高销量,这种环境下国产药厂位置最佳。”

中国社会老龄化加速,癌症患者每年以400万人数递增。根据研究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预测,PD-1产品全球销量有望在2030年大增6倍,达789亿美元,中国在其中可能会占据五分之一的规模。

价格战

彭博根据国信证券的数据整理显示,在不计入尚未定价的恒瑞新药的情况下,目前已经上市销售的四款药中,拓益的年用药成本最低,以60公斤体重的患者为例,信达生物与美国礼来公司合作的“达伯舒”用药成本也只有两款进口药的一半或以下。

“PD-1药品的竞争趋于白热化,价格就变得重要了,”工银国际分析师张佳林表示,“2018年,外资药厂的两款药获得批准上市销售时,它们定的价格在全球是最低的。最近上市的国产药比这些进口药还要便宜。”

临床数据更能凸显PD-1领域的竞争者数量庞大。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截至2018年8月9日,中国共有89项PD-1抗体作为单一及联合疗法的临床试验,另外还有36项PD-L1抗体临床试验在进行中,后者相对前者在药物机理上存在一定区别,但仍属同类药物。

工银国际的张佳林称,随着更多新药拿到批文进入市场,价格可能还会继续下跌,特别是当大家开始为纳入国家医保展开竞争时,毕竟纳入医保有助于提升销量。

纳入医保

从目前已在销售的四款药来看,即使是最便宜的拓益,一年的用药成本也近20万元,而中国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2.8万元,PD-1对于大部分居民来说仍是难以承受的“天价药”。因此,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Cinney Zhang认为,纳入医保是中外厂商通向更大用药市场的一张“黄金门票”。

根据中国3月公布的国家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明确将优先考虑癌症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7月将公布谈判药品名单,并最终在9-10月间发布谈判准入目录。“PD-1抗体是纳入竞争力最强的抗癌产品之一。”Zhang表示,一旦加入医保目录,销量的上升足以抵消掉医保补贴带来的低价销售的影响。

在接受彭博新闻采访时,中外PD-1药企均表示会积极参与医保项目的谈判。君实生物行政总裁李宁称,“现在的价格对于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来说是不可承受的。这个市场到底多大,最后还是取决于医保和厂商的定价”。

百时美施贵宝在回复彭博问询时表示,“将积极参与各种形式的医疗保险项目的谈判,无论是国际还是省级层面。”默沙东则称,“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可以提供非常好的契机增加药物的可及性,很乐意与政府探讨用药费用的补偿形式。”

贸易摩擦升级

彭博行业研究的Zhang在报告中指出,在纳入医保的这场较量中,外资将处劣势地位。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相对跨国公司的药品,中国可能会在医保中更青睐本土药厂的自研药。

她说,比如用于黑色素瘤治疗的PD-1,政府可能优先考虑本土品牌;外资药厂在中国市场可能面临额外的降价压力,为了争取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可能被迫大幅降价。

不过,背靠政策支持,以价格优势欲“后发制人”的中国竞争对手也有烦恼。很多中国药厂依然处于“烧钱”阶段,且面对拓宽药物适应症的巨大研发开支需求,短期盈利无望。君实生物和信达生物2018年在亏损状态下挂牌,彭博汇总分析师预测显示,两家公司2019-2020年仍料持续亏损。

君实生物的行政总裁李宁在接受采访时称,公司有望在2021年实现收支平衡,但如果管线上的在研产品需要增加投入的话,“那么这个时间点可能会延迟1-2年。”

巨大研发开支

君实和信达的两款PD-1药目前在中国获批的适应症限于黑色素瘤和霍奇金淋巴瘤,恒瑞医药的适应症也是淋巴瘤。据安捷证券的数据,这两种病症在中国每年的发病人数加总不到2万人,相比进口药获批的适应症肺癌发病人数约73万人,市场空间要小很多。这意味着除了尽快纳入医保,拿到肺癌、肝癌、胃癌等国内常见肿瘤病的用药审批将成扩大销售的重要前提,而扩大适应症需要的是大量临床实验和研发投入。

君实的李宁表示,公司迄今为止已经花费了18亿的研发费用,今明两年还将进一步投入8亿-10亿元的研发预算。信达公司的年报显示,其过去三年的研发开支以近乎逐年翻倍的速度增长,2018年高达12亿元人民币。

对于研发投入如流水的药厂来说,需要雄厚的资金后盾,才能在这场竞争中更游刃有余。

放眼海外

在拓展国内市场的同时,一些中国创新药公司雄心勃勃,准备进军海外市场。与礼来合作开发PD-1药物的信达生物在年报中称,已就该药的多项临床试验在美国开展患者招募,且多项研发项目的商业化前景均瞄准了全球市场。李宁也表示,君实进入国际市场的前景“应该很快,主要是美国为主。”

“海外的药企也在看中国的东西,中国的企业也非常愿意向外授权,”正心谷创始人林利军本月稍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药企以后的机会是全球化”。正心谷投资的企业包括君实生物、复宏汉霖等多家创新药企。

不过,君实的李宁也认为,走出国门的生物药还非常少,中国药厂的“出海”经验欠缺,对于当地法规、人才、生产以及管理等方面还需要积累经验。“虽然科学无国界,但监管有国界,”他说。

总之 中国药企放眼海外,欲加入全球百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竞争,抗癌药只是开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