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最近被政府接管的包商银行是尚未公布2018年业绩的19家银行之一。分析师们表示,推迟公布业绩可能是不良贷款累积的迹象。



唐•温兰 香港 , 张祺 北京报道

■ 中国城市和农村商业银行财务报告中的6470亿美元盲点正在助燃投资者担忧:在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被国家接管后,将有更多国内银行面临政府干预或倒闭。

巴克莱(Barclays)编制的一份清单显示,包商银行是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业绩的19家银行之一,这些银行的资产总额为4.47万亿元人民币(合6470亿美元)。

分析师们表示,推迟公布业绩可能是不良贷款累积的迹象,令投资者无法知晓这些资产中有多少可能已变成坏账——就像包商银行的情况那样。

总部位于内蒙古的包商银行最近一次发布年报是在2017年年中。政府上月接管了该行,称其存在“严重信用风险”。这是18年来政府首次进行此类干预。这一迹象表明,中国一些银行的资产质量出现严重恶化。

投资者和市场观察人士现在质疑,会不会有更多尚未披露最新财务报告的银行也面临类似问题?

“这确实给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造成了一些影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谈到推迟发布财务报告的银行时表示。

他补充说,了解这些银行为何尚未发布年报很重要。但其中一些解释不能让投资者放心。

在香港上市、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业绩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上周表示,其审计机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辞职。此前安永华明发现,该行向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的实际用途与所宣称的用途不一致。

锦州银行的声明称,安永要求提供“客户有能力偿还贷款,特别是抵押品可以强制执行”的证据——这表明审计师对该行的信贷质量存在顾虑。由于锦州银行无法提供证据,安永因此辞职。

锦州银行曾向一度风生水起的中国太阳能集团汉能(Hanergy)提供4.4亿美元贷款。2015年,汉能股价暴跌。记者那年对该公司的商业模式进行的一系列调查发现一些可疑现象,因为该公司的收入几乎完全来自对母公司的销售。

在迄今尚未披露2018年业绩的中资银行中,总部位于山东、资产规模达1.42万亿元人民币的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是遥遥领先的最大银行。该行面临融资困难已有多年。瑞银(UBS)去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该行的融资严重依赖于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和银行间市场,这使其更容易受到流动性冲击的影响。

巴克莱的分析师们表示,他们预计会有更多负面消息浮出水面:“我们预计,将有更多规模较小的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退出’市场(很可能通过被更大型的机构接管或兼并),很可能产生一些地区性的影响。”

推迟发布财务报告的银行在中国的银行体系中只占很小部分。但包商银行的危机表明,一家小银行的问题可能会对银行间市场造成冲击。截至2017年年中,包商银行的资产规模仅为5760亿元人民币。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的一周,中国央行(PBoC)被迫释放了4300亿元人民币的短期流动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多家银行推迟公布业绩

发布日期:2019-06-06 06:56
摘要」最近被政府接管的包商银行是尚未公布2018年业绩的19家银行之一。分析师们表示,推迟公布业绩可能是不良贷款累积的迹象。



唐•温兰 香港 , 张祺 北京报道

■ 中国城市和农村商业银行财务报告中的6470亿美元盲点正在助燃投资者担忧:在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被国家接管后,将有更多国内银行面临政府干预或倒闭。

巴克莱(Barclays)编制的一份清单显示,包商银行是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业绩的19家银行之一,这些银行的资产总额为4.47万亿元人民币(合6470亿美元)。

分析师们表示,推迟公布业绩可能是不良贷款累积的迹象,令投资者无法知晓这些资产中有多少可能已变成坏账——就像包商银行的情况那样。

总部位于内蒙古的包商银行最近一次发布年报是在2017年年中。政府上月接管了该行,称其存在“严重信用风险”。这是18年来政府首次进行此类干预。这一迹象表明,中国一些银行的资产质量出现严重恶化。

投资者和市场观察人士现在质疑,会不会有更多尚未披露最新财务报告的银行也面临类似问题?

“这确实给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造成了一些影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谈到推迟发布财务报告的银行时表示。

他补充说,了解这些银行为何尚未发布年报很重要。但其中一些解释不能让投资者放心。

在香港上市、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业绩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上周表示,其审计机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辞职。此前安永华明发现,该行向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的实际用途与所宣称的用途不一致。

锦州银行的声明称,安永要求提供“客户有能力偿还贷款,特别是抵押品可以强制执行”的证据——这表明审计师对该行的信贷质量存在顾虑。由于锦州银行无法提供证据,安永因此辞职。

锦州银行曾向一度风生水起的中国太阳能集团汉能(Hanergy)提供4.4亿美元贷款。2015年,汉能股价暴跌。记者那年对该公司的商业模式进行的一系列调查发现一些可疑现象,因为该公司的收入几乎完全来自对母公司的销售。

在迄今尚未披露2018年业绩的中资银行中,总部位于山东、资产规模达1.42万亿元人民币的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是遥遥领先的最大银行。该行面临融资困难已有多年。瑞银(UBS)去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该行的融资严重依赖于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和银行间市场,这使其更容易受到流动性冲击的影响。

巴克莱的分析师们表示,他们预计会有更多负面消息浮出水面:“我们预计,将有更多规模较小的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退出’市场(很可能通过被更大型的机构接管或兼并),很可能产生一些地区性的影响。”

推迟发布财务报告的银行在中国的银行体系中只占很小部分。但包商银行的危机表明,一家小银行的问题可能会对银行间市场造成冲击。截至2017年年中,包商银行的资产规模仅为5760亿元人民币。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的一周,中国央行(PBoC)被迫释放了4300亿元人民币的短期流动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最近被政府接管的包商银行是尚未公布2018年业绩的19家银行之一。分析师们表示,推迟公布业绩可能是不良贷款累积的迹象。



唐•温兰 香港 , 张祺 北京报道

■ 中国城市和农村商业银行财务报告中的6470亿美元盲点正在助燃投资者担忧:在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被国家接管后,将有更多国内银行面临政府干预或倒闭。

巴克莱(Barclays)编制的一份清单显示,包商银行是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业绩的19家银行之一,这些银行的资产总额为4.47万亿元人民币(合6470亿美元)。

分析师们表示,推迟公布业绩可能是不良贷款累积的迹象,令投资者无法知晓这些资产中有多少可能已变成坏账——就像包商银行的情况那样。

总部位于内蒙古的包商银行最近一次发布年报是在2017年年中。政府上月接管了该行,称其存在“严重信用风险”。这是18年来政府首次进行此类干预。这一迹象表明,中国一些银行的资产质量出现严重恶化。

投资者和市场观察人士现在质疑,会不会有更多尚未披露最新财务报告的银行也面临类似问题?

“这确实给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造成了一些影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谈到推迟发布财务报告的银行时表示。

他补充说,了解这些银行为何尚未发布年报很重要。但其中一些解释不能让投资者放心。

在香港上市、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业绩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上周表示,其审计机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辞职。此前安永华明发现,该行向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的实际用途与所宣称的用途不一致。

锦州银行的声明称,安永要求提供“客户有能力偿还贷款,特别是抵押品可以强制执行”的证据——这表明审计师对该行的信贷质量存在顾虑。由于锦州银行无法提供证据,安永因此辞职。

锦州银行曾向一度风生水起的中国太阳能集团汉能(Hanergy)提供4.4亿美元贷款。2015年,汉能股价暴跌。记者那年对该公司的商业模式进行的一系列调查发现一些可疑现象,因为该公司的收入几乎完全来自对母公司的销售。

在迄今尚未披露2018年业绩的中资银行中,总部位于山东、资产规模达1.42万亿元人民币的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是遥遥领先的最大银行。该行面临融资困难已有多年。瑞银(UBS)去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该行的融资严重依赖于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和银行间市场,这使其更容易受到流动性冲击的影响。

巴克莱的分析师们表示,他们预计会有更多负面消息浮出水面:“我们预计,将有更多规模较小的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退出’市场(很可能通过被更大型的机构接管或兼并),很可能产生一些地区性的影响。”

推迟发布财务报告的银行在中国的银行体系中只占很小部分。但包商银行的危机表明,一家小银行的问题可能会对银行间市场造成冲击。截至2017年年中,包商银行的资产规模仅为5760亿元人民币。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的一周,中国央行(PBoC)被迫释放了4300亿元人民币的短期流动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多家银行推迟公布业绩

发布日期:2019-06-06 06:56
摘要」最近被政府接管的包商银行是尚未公布2018年业绩的19家银行之一。分析师们表示,推迟公布业绩可能是不良贷款累积的迹象。



唐•温兰 香港 , 张祺 北京报道

■ 中国城市和农村商业银行财务报告中的6470亿美元盲点正在助燃投资者担忧:在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被国家接管后,将有更多国内银行面临政府干预或倒闭。

巴克莱(Barclays)编制的一份清单显示,包商银行是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业绩的19家银行之一,这些银行的资产总额为4.47万亿元人民币(合6470亿美元)。

分析师们表示,推迟公布业绩可能是不良贷款累积的迹象,令投资者无法知晓这些资产中有多少可能已变成坏账——就像包商银行的情况那样。

总部位于内蒙古的包商银行最近一次发布年报是在2017年年中。政府上月接管了该行,称其存在“严重信用风险”。这是18年来政府首次进行此类干预。这一迹象表明,中国一些银行的资产质量出现严重恶化。

投资者和市场观察人士现在质疑,会不会有更多尚未披露最新财务报告的银行也面临类似问题?

“这确实给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造成了一些影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谈到推迟发布财务报告的银行时表示。

他补充说,了解这些银行为何尚未发布年报很重要。但其中一些解释不能让投资者放心。

在香港上市、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业绩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上周表示,其审计机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辞职。此前安永华明发现,该行向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的实际用途与所宣称的用途不一致。

锦州银行的声明称,安永要求提供“客户有能力偿还贷款,特别是抵押品可以强制执行”的证据——这表明审计师对该行的信贷质量存在顾虑。由于锦州银行无法提供证据,安永因此辞职。

锦州银行曾向一度风生水起的中国太阳能集团汉能(Hanergy)提供4.4亿美元贷款。2015年,汉能股价暴跌。记者那年对该公司的商业模式进行的一系列调查发现一些可疑现象,因为该公司的收入几乎完全来自对母公司的销售。

在迄今尚未披露2018年业绩的中资银行中,总部位于山东、资产规模达1.42万亿元人民币的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是遥遥领先的最大银行。该行面临融资困难已有多年。瑞银(UBS)去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该行的融资严重依赖于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和银行间市场,这使其更容易受到流动性冲击的影响。

巴克莱的分析师们表示,他们预计会有更多负面消息浮出水面:“我们预计,将有更多规模较小的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退出’市场(很可能通过被更大型的机构接管或兼并),很可能产生一些地区性的影响。”

推迟发布财务报告的银行在中国的银行体系中只占很小部分。但包商银行的危机表明,一家小银行的问题可能会对银行间市场造成冲击。截至2017年年中,包商银行的资产规模仅为5760亿元人民币。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的一周,中国央行(PBoC)被迫释放了4300亿元人民币的短期流动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最近被政府接管的包商银行是尚未公布2018年业绩的19家银行之一。分析师们表示,推迟公布业绩可能是不良贷款累积的迹象。



唐•温兰 香港 , 张祺 北京报道

■ 中国城市和农村商业银行财务报告中的6470亿美元盲点正在助燃投资者担忧:在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被国家接管后,将有更多国内银行面临政府干预或倒闭。

巴克莱(Barclays)编制的一份清单显示,包商银行是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业绩的19家银行之一,这些银行的资产总额为4.47万亿元人民币(合6470亿美元)。

分析师们表示,推迟公布业绩可能是不良贷款累积的迹象,令投资者无法知晓这些资产中有多少可能已变成坏账——就像包商银行的情况那样。

总部位于内蒙古的包商银行最近一次发布年报是在2017年年中。政府上月接管了该行,称其存在“严重信用风险”。这是18年来政府首次进行此类干预。这一迹象表明,中国一些银行的资产质量出现严重恶化。

投资者和市场观察人士现在质疑,会不会有更多尚未披露最新财务报告的银行也面临类似问题?

“这确实给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造成了一些影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谈到推迟发布财务报告的银行时表示。

他补充说,了解这些银行为何尚未发布年报很重要。但其中一些解释不能让投资者放心。

在香港上市、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业绩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上周表示,其审计机构安永华明(Ernst & Young Hua Ming)辞职。此前安永华明发现,该行向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的实际用途与所宣称的用途不一致。

锦州银行的声明称,安永要求提供“客户有能力偿还贷款,特别是抵押品可以强制执行”的证据——这表明审计师对该行的信贷质量存在顾虑。由于锦州银行无法提供证据,安永因此辞职。

锦州银行曾向一度风生水起的中国太阳能集团汉能(Hanergy)提供4.4亿美元贷款。2015年,汉能股价暴跌。记者那年对该公司的商业模式进行的一系列调查发现一些可疑现象,因为该公司的收入几乎完全来自对母公司的销售。

在迄今尚未披露2018年业绩的中资银行中,总部位于山东、资产规模达1.42万亿元人民币的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是遥遥领先的最大银行。该行面临融资困难已有多年。瑞银(UBS)去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该行的融资严重依赖于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和银行间市场,这使其更容易受到流动性冲击的影响。

巴克莱的分析师们表示,他们预计会有更多负面消息浮出水面:“我们预计,将有更多规模较小的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退出’市场(很可能通过被更大型的机构接管或兼并),很可能产生一些地区性的影响。”

推迟发布财务报告的银行在中国的银行体系中只占很小部分。但包商银行的危机表明,一家小银行的问题可能会对银行间市场造成冲击。截至2017年年中,包商银行的资产规模仅为5760亿元人民币。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的一周,中国央行(PBoC)被迫释放了4300亿元人民币的短期流动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