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外界在评价孙宇晨时,更多将其形容为会营销的人,“精心炒作自己”,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一度被冠以“币圈贾跃亭”的称号。



整理 / 陶淘

■ 孙宇晨一直用出格和反判来自我宣示,“作秀”和“借势”是其成功之路的排头兵。他的身份几经变换,从2011年的“校园意见领袖”,到2015年的“90后创业新贵”,再到现在的“区块链从业者”。

孙宇晨有许多令人目不暇接的词条: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 排名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中国90后创业者领军人物;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

那么,这位90后亿万富豪孙宇晨,究竟是如何发家的、又是币圈怎样的一位人才呢?

学术界碰壁后,因比特币在商圈崛起,成为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如今在商圈活得如鱼得水的孙宇晨,昔日曾在学术界屡屡碰壁。

孙宇晨连续参加了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直到第四次他终于拿到了一等奖。高二时落选第八届新概念,却在第九届中夺得第一名并获得北大自主招生资格,100天内从三本逆袭未名湖畔。

来自GQ智族一篇《风口上的孙宇晨》的文章报道,孙宇晨那时候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变韩寒了。”而后来他却说自己越来越佩服郭敬明,尽管他认为郭敬明写的作品是“一坨大粪”。

“我感觉郭敬明的商业模式很符合90后的感觉,90后就是做个性化的东西,90后只取悦喜欢自己的人,所以很容易细分市场。郭敬明还有一点跟我很像,就是他也很想要赢的感觉。”

这篇文章把孙宇晨塑造成一个来自惠州,对大城市的纸醉金迷趋之若鹜的郭敬明式精致利己主义凤凰男。

而后他在北大以第一名的成绩提前毕业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

2011年秋季入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亚研究专业后,孙宇晨效仿陈独秀的《新青年》,创办了一本网络杂志《新新青年》。这本杂志使孙宇晨刚和蒋方舟一起登上《亚洲周刊》的封面,对于彼时的孙宇晨而言,登上国际性杂志《亚洲周刊》的封面,成为了他人生前21年的高光时刻。

事实上,在北大期间,他就模仿胡适开设《每周评论》,主动将文章发送给一些媒体和知识界人士,由此获得《南方周末》的实习机会。实习后光明正大的在《每周评论》文章的结尾加上一行落款:“孙宇晨于《南方周末》新闻部”。

然而,创办《新新青年》半个月后,孙宇晨就陷入了“抄袭门”。据原作者沈诞琦表述,孙宇晨撰写的一篇《老兵不死,一九四九》严重抄袭了她于2010年5月所写的《一九八九的一百万》。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孙宇晨几乎在公开渠道内销声匿迹,创刊月余的《新新青年》也随之石沉大海。到目前为止,孙宇晨也未曾为自己的抄袭行为道歉。

继在学术公知的道路上受阻之后,孙宇晨开始信仰金钱,在接受GQ智族采访时更是直言“人赚钱越多,越崇高”。

不过,在抄袭风波过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孙宇晨一直在挣扎寻求出路,希望从学术领域转型进入商圈,他先后创办了留学视频节目、申请金融机构实习、备考法学院以进入华尔街等多种尝试,但均以失败告终。

机缘巧合的他买了特斯拉的股票,后又从《纽约时报》中得知了比特币,当时的比特币价格经历了一轮涨幅,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押注了比特币,声称“收益达七八十倍”。在估算了比特币的上升空间之后,他把上宾夕法尼亚的学费全部都用来买了比特币,之后没多久就迎来了比特币的疯狂增长,出乎意料地让他拥有了第一个一千万。

当时,比特币迎来了一个小牛市,这一年的比特币从年初的13美元一路飙升至1147美元,涨幅近88倍。比特币和区块链还是一个在小范围内流转的概念,以太坊也才刚刚创立。那一时期真正的风口在手游和P2P金融创新平台上。

就在2013年,孙宇晨彻底把命运跟比特币捆绑在了一起。2013年底,孙宇晨加入位于硅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Ripple Labs,一个多月后孙宇晨以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获得IDG投资成立了锐波,投身创业大潮,终于让他翻身的机会来了。

2015年到2016年间,孙宇晨又以90后社交APP“陪我欢乐”创始人的身份活跃于互联网创业舞台之上,这一时期几乎已经不再有人提起他“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这一身份,Ripple逐渐在孙宇晨的生活中淡去。

作为一款陌生人即时通话社交APP,陪我的联合创始人是知名网络博主同道大叔,其真名为蔡跃栋,启信宝显示,北京陪我科技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为蔡跃栋。陪我同样有三条经营异常信息,分别产生于2015年及2018年。2018年,陪我被新华社点名“涉黄”,而其投资的同名电影《陪我》也被批三观不正。

直到2017年7月,孙宇晨创建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他再次以一个区块链从业者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眼中。

孙宇晨2015年在《鲁豫有约》上直言,自己除了睡觉之外都在工作,这一习惯一直延续至今。“区块链从业者孙宇晨不需要睡觉。”波场社群里流传的这样一句话,就出自那次采访。

尽管很快就有媒体报道质疑其是背后空无一物、没有技术创新的空气币,但最终,它还是完成了ICO(一种区块链项目的众筹融资手段)。得益于区块链数字货币市场的火爆,很多项目都能够轻松筹集千万资金。8月22日波场在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之一币安(binance.com)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官方代币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

此后的孙宇晨才算是真正成为了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波场成立不到10个月,孙宇晨就宣称身价已上百亿。在波场创立之初,孙宇晨就依靠着一纸白皮书融资数亿美元。

由于监管对1CO的不断施压,“波场币”提前一周就完成了1CO,第二天监管就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1CO活动,并要求退币。此时的孙宇晨已经募集了4亿多的资金,为了安全考虑孙还是将募集到的这些币都退还了。

退完币后的孙宇晨就立马赶往了美国,在美国继续开展他的波场币的宣传活动。

同时,波场在海外登陆了交易所开始公开交易,且短时间内价格持续走高。据相关人士发现,波场币的在外流通比例较低,被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了,割“韭菜”的事早晚会发生。

孙宇晨的钱包记录显示,每天发送2亿个波场币至交易平台兑换以太坊,持续了19天,也就是说他换掉了60亿的波场币,按当时价格来算,他套现了120亿。

营销王者,爱蹭热点,“币圈贾跃亭”

外界在评价孙宇晨时,更多将其形容为会营销的人。面对“精心炒作自己”的质疑,孙宇晨曾对媒体解释,必须这样做,公司才能生存。

而今在微博、知乎等多个公开渠道上,诸多网友已经为孙宇晨打上了“爱蹭热点”的标签。

有人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但是孙宇晨对“币圈贾跃亭”这个称号很反感。他告诉媒体,他同贾跃亭完全不一样。两人的家乡不同,虽然同在美国,但是所创立的项目国际化程度不同;贾跃亭娶了个明星老婆,而他没有;贾跃亭欠了很多钱,而他不欠任何人钱。

早在2014年3月,财新网专访孙宇晨并发表文章《Ripple要做货币巴别鱼》,孙宇晨表示Ripple这一全新支付系统尝试让不同货币自由、免费、零延时进行汇兑,将使受众进入一个更加透明的新时代。

也是这段时间,孙宇晨搞定了 IDG 的投资,成立锐波科技。彼时 IDG 在投资圈里率先打出了“90后创业者”的概念。拿到投资后,他被拉入 IDG 的90后创业者微信群。随后,IDG 宣布设立“IDG 90后基金”,规模1亿美元。面对媒体“这是意在炒作”的质疑,IDG 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称,90后创业者的时代已来,投资和支持他们是抢占行业先机和制高点。

孙宇晨有多个外号:波场少年、神奇小子、马云门徒。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社交红人”。孙宇晨在推特上有100多万粉丝,微博拥有100多万粉丝,波场社群有500多万粉丝,每条留言的评论都数百条,据说波场的海外粉丝90%都是老外。

入选湖畔大学时,“马云最年轻的门徒”立马出现在他的百度词条中,在许多公众场合,也常常以自己与马云等互联网大佬的关系为话题引起更多注意。

与“情趣用品女王马佳佳”炒cp,当年的那场互联网众筹婚礼可谓爆点满满,同时也为二人带来了相当高的话题热度。

2017年7月,波场刚刚成立,此后波场一直到2018年中期依旧被视之为骗局,而在2018年下半年,至少在话题度上,波场隐隐开始出现赶超区块链3.0的代表项目EOS的势头。直至2019年,孙宇晨更是实现了他对标以太坊的愿景,多次在Twitter等社交渠道直接喊话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币圈也被戏称为“碰瓷营销。”

除却区块链领域内的蹭热点行为,孙宇晨还在圈外充分发挥自己的营销天赋。

去年年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孙宇晨,又在小黄车的至暗时刻挖掘到了营销良机。ofo创始人戴维第一次在内部信中透露小黄车的运营遭遇的巨大危机,押金返还遇困。

于是,孙宇晨作为北大校友、戴维好友的身份建议各位戴维的朋友帮忙。为表诚意,自己还帮一万个ofo用户将押金退还了。孙宇晨获得了创投界一致褒奖,但是从成本的角度来算,为戴威雪中送炭的费用其实只有200万。但时,当时波场市值74亿,当天涨幅达10%。绝对是个极为成功的、效应远大于投入成本的营销案例了。

2019年2月,在“赵宇事件”持续发酵之后,孙宇晨又在微博上表示将为赵宇提供1000万元的支持计划,据媒体报道可知,事后赵宇一共从孙宇晨处获得了10万元的资助。目前各大搜索引擎首页中均是关于孙宇晨千万支持计划的稿子,在赵宇获得资助之后,孙宇晨又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在各大渠道上进行了一次刷屏。

今年愚人节,孙宇晨又炒作了一把,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宣布自己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提名,下方还附上国内外媒体的“报道”。币圈的新韭菜可能很快会就此上钩,在感到不可思议后才去质疑这条消息的真实性;但假如是币圈老韭菜且已经久闻孙宇晨大名,那在看到这条消息时,一定会只是一笑了之。

挥之不去的“抄袭”标签

对于孙宇晨来说,抄袭已成为其身上难以抹去的标签。

2018年初,波场深陷白皮书抄袭事件,面对以太坊创始人V神以及公众的指责,孙宇晨的态度与2011年抄袭文章时如出一辙,据多家媒体报道,孙宇晨认为在商业社会中讨论抄袭并没有意义。

与8年前面对指责时的失措不同,29岁的孙宇晨早已经学会了借势而上。

在面对指责时,虽然波场下架了其官网上的白皮书,并将这份白皮书转化为3份无足轻重的技术文档,但是,孙宇晨以及波场从未在公开场合承认过错误,并进一步借着V神的热度热炒了一番波场。

此后在长达近一年的时间里,波场都是一个没有白皮书的公链项目。而白皮书在区块链世界里超过了IPO市场里招股书的重要性,类似于公开承诺。

尽管“抄袭”、“诈骗”、“空气币”等负面消息始终裹挟着波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消息与波场的正面营销案例一样,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时代,也为孙宇晨收获了不菲的利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拍下巴菲特456万美元天价午餐,币圈“网红”孙宇晨是何方神圣?

发布日期:2019-06-05 06:06
摘要」外界在评价孙宇晨时,更多将其形容为会营销的人,“精心炒作自己”,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一度被冠以“币圈贾跃亭”的称号。



整理 / 陶淘

■ 孙宇晨一直用出格和反判来自我宣示,“作秀”和“借势”是其成功之路的排头兵。他的身份几经变换,从2011年的“校园意见领袖”,到2015年的“90后创业新贵”,再到现在的“区块链从业者”。

孙宇晨有许多令人目不暇接的词条: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 排名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中国90后创业者领军人物;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

那么,这位90后亿万富豪孙宇晨,究竟是如何发家的、又是币圈怎样的一位人才呢?

学术界碰壁后,因比特币在商圈崛起,成为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如今在商圈活得如鱼得水的孙宇晨,昔日曾在学术界屡屡碰壁。

孙宇晨连续参加了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直到第四次他终于拿到了一等奖。高二时落选第八届新概念,却在第九届中夺得第一名并获得北大自主招生资格,100天内从三本逆袭未名湖畔。

来自GQ智族一篇《风口上的孙宇晨》的文章报道,孙宇晨那时候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变韩寒了。”而后来他却说自己越来越佩服郭敬明,尽管他认为郭敬明写的作品是“一坨大粪”。

“我感觉郭敬明的商业模式很符合90后的感觉,90后就是做个性化的东西,90后只取悦喜欢自己的人,所以很容易细分市场。郭敬明还有一点跟我很像,就是他也很想要赢的感觉。”

这篇文章把孙宇晨塑造成一个来自惠州,对大城市的纸醉金迷趋之若鹜的郭敬明式精致利己主义凤凰男。

而后他在北大以第一名的成绩提前毕业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

2011年秋季入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亚研究专业后,孙宇晨效仿陈独秀的《新青年》,创办了一本网络杂志《新新青年》。这本杂志使孙宇晨刚和蒋方舟一起登上《亚洲周刊》的封面,对于彼时的孙宇晨而言,登上国际性杂志《亚洲周刊》的封面,成为了他人生前21年的高光时刻。

事实上,在北大期间,他就模仿胡适开设《每周评论》,主动将文章发送给一些媒体和知识界人士,由此获得《南方周末》的实习机会。实习后光明正大的在《每周评论》文章的结尾加上一行落款:“孙宇晨于《南方周末》新闻部”。

然而,创办《新新青年》半个月后,孙宇晨就陷入了“抄袭门”。据原作者沈诞琦表述,孙宇晨撰写的一篇《老兵不死,一九四九》严重抄袭了她于2010年5月所写的《一九八九的一百万》。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孙宇晨几乎在公开渠道内销声匿迹,创刊月余的《新新青年》也随之石沉大海。到目前为止,孙宇晨也未曾为自己的抄袭行为道歉。

继在学术公知的道路上受阻之后,孙宇晨开始信仰金钱,在接受GQ智族采访时更是直言“人赚钱越多,越崇高”。

不过,在抄袭风波过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孙宇晨一直在挣扎寻求出路,希望从学术领域转型进入商圈,他先后创办了留学视频节目、申请金融机构实习、备考法学院以进入华尔街等多种尝试,但均以失败告终。

机缘巧合的他买了特斯拉的股票,后又从《纽约时报》中得知了比特币,当时的比特币价格经历了一轮涨幅,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押注了比特币,声称“收益达七八十倍”。在估算了比特币的上升空间之后,他把上宾夕法尼亚的学费全部都用来买了比特币,之后没多久就迎来了比特币的疯狂增长,出乎意料地让他拥有了第一个一千万。

当时,比特币迎来了一个小牛市,这一年的比特币从年初的13美元一路飙升至1147美元,涨幅近88倍。比特币和区块链还是一个在小范围内流转的概念,以太坊也才刚刚创立。那一时期真正的风口在手游和P2P金融创新平台上。

就在2013年,孙宇晨彻底把命运跟比特币捆绑在了一起。2013年底,孙宇晨加入位于硅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Ripple Labs,一个多月后孙宇晨以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获得IDG投资成立了锐波,投身创业大潮,终于让他翻身的机会来了。

2015年到2016年间,孙宇晨又以90后社交APP“陪我欢乐”创始人的身份活跃于互联网创业舞台之上,这一时期几乎已经不再有人提起他“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这一身份,Ripple逐渐在孙宇晨的生活中淡去。

作为一款陌生人即时通话社交APP,陪我的联合创始人是知名网络博主同道大叔,其真名为蔡跃栋,启信宝显示,北京陪我科技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为蔡跃栋。陪我同样有三条经营异常信息,分别产生于2015年及2018年。2018年,陪我被新华社点名“涉黄”,而其投资的同名电影《陪我》也被批三观不正。

直到2017年7月,孙宇晨创建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他再次以一个区块链从业者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眼中。

孙宇晨2015年在《鲁豫有约》上直言,自己除了睡觉之外都在工作,这一习惯一直延续至今。“区块链从业者孙宇晨不需要睡觉。”波场社群里流传的这样一句话,就出自那次采访。

尽管很快就有媒体报道质疑其是背后空无一物、没有技术创新的空气币,但最终,它还是完成了ICO(一种区块链项目的众筹融资手段)。得益于区块链数字货币市场的火爆,很多项目都能够轻松筹集千万资金。8月22日波场在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之一币安(binance.com)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官方代币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

此后的孙宇晨才算是真正成为了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波场成立不到10个月,孙宇晨就宣称身价已上百亿。在波场创立之初,孙宇晨就依靠着一纸白皮书融资数亿美元。

由于监管对1CO的不断施压,“波场币”提前一周就完成了1CO,第二天监管就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1CO活动,并要求退币。此时的孙宇晨已经募集了4亿多的资金,为了安全考虑孙还是将募集到的这些币都退还了。

退完币后的孙宇晨就立马赶往了美国,在美国继续开展他的波场币的宣传活动。

同时,波场在海外登陆了交易所开始公开交易,且短时间内价格持续走高。据相关人士发现,波场币的在外流通比例较低,被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了,割“韭菜”的事早晚会发生。

孙宇晨的钱包记录显示,每天发送2亿个波场币至交易平台兑换以太坊,持续了19天,也就是说他换掉了60亿的波场币,按当时价格来算,他套现了120亿。

营销王者,爱蹭热点,“币圈贾跃亭”

外界在评价孙宇晨时,更多将其形容为会营销的人。面对“精心炒作自己”的质疑,孙宇晨曾对媒体解释,必须这样做,公司才能生存。

而今在微博、知乎等多个公开渠道上,诸多网友已经为孙宇晨打上了“爱蹭热点”的标签。

有人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但是孙宇晨对“币圈贾跃亭”这个称号很反感。他告诉媒体,他同贾跃亭完全不一样。两人的家乡不同,虽然同在美国,但是所创立的项目国际化程度不同;贾跃亭娶了个明星老婆,而他没有;贾跃亭欠了很多钱,而他不欠任何人钱。

早在2014年3月,财新网专访孙宇晨并发表文章《Ripple要做货币巴别鱼》,孙宇晨表示Ripple这一全新支付系统尝试让不同货币自由、免费、零延时进行汇兑,将使受众进入一个更加透明的新时代。

也是这段时间,孙宇晨搞定了 IDG 的投资,成立锐波科技。彼时 IDG 在投资圈里率先打出了“90后创业者”的概念。拿到投资后,他被拉入 IDG 的90后创业者微信群。随后,IDG 宣布设立“IDG 90后基金”,规模1亿美元。面对媒体“这是意在炒作”的质疑,IDG 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称,90后创业者的时代已来,投资和支持他们是抢占行业先机和制高点。

孙宇晨有多个外号:波场少年、神奇小子、马云门徒。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社交红人”。孙宇晨在推特上有100多万粉丝,微博拥有100多万粉丝,波场社群有500多万粉丝,每条留言的评论都数百条,据说波场的海外粉丝90%都是老外。

入选湖畔大学时,“马云最年轻的门徒”立马出现在他的百度词条中,在许多公众场合,也常常以自己与马云等互联网大佬的关系为话题引起更多注意。

与“情趣用品女王马佳佳”炒cp,当年的那场互联网众筹婚礼可谓爆点满满,同时也为二人带来了相当高的话题热度。

2017年7月,波场刚刚成立,此后波场一直到2018年中期依旧被视之为骗局,而在2018年下半年,至少在话题度上,波场隐隐开始出现赶超区块链3.0的代表项目EOS的势头。直至2019年,孙宇晨更是实现了他对标以太坊的愿景,多次在Twitter等社交渠道直接喊话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币圈也被戏称为“碰瓷营销。”

除却区块链领域内的蹭热点行为,孙宇晨还在圈外充分发挥自己的营销天赋。

去年年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孙宇晨,又在小黄车的至暗时刻挖掘到了营销良机。ofo创始人戴维第一次在内部信中透露小黄车的运营遭遇的巨大危机,押金返还遇困。

于是,孙宇晨作为北大校友、戴维好友的身份建议各位戴维的朋友帮忙。为表诚意,自己还帮一万个ofo用户将押金退还了。孙宇晨获得了创投界一致褒奖,但是从成本的角度来算,为戴威雪中送炭的费用其实只有200万。但时,当时波场市值74亿,当天涨幅达10%。绝对是个极为成功的、效应远大于投入成本的营销案例了。

2019年2月,在“赵宇事件”持续发酵之后,孙宇晨又在微博上表示将为赵宇提供1000万元的支持计划,据媒体报道可知,事后赵宇一共从孙宇晨处获得了10万元的资助。目前各大搜索引擎首页中均是关于孙宇晨千万支持计划的稿子,在赵宇获得资助之后,孙宇晨又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在各大渠道上进行了一次刷屏。

今年愚人节,孙宇晨又炒作了一把,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宣布自己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提名,下方还附上国内外媒体的“报道”。币圈的新韭菜可能很快会就此上钩,在感到不可思议后才去质疑这条消息的真实性;但假如是币圈老韭菜且已经久闻孙宇晨大名,那在看到这条消息时,一定会只是一笑了之。

挥之不去的“抄袭”标签

对于孙宇晨来说,抄袭已成为其身上难以抹去的标签。

2018年初,波场深陷白皮书抄袭事件,面对以太坊创始人V神以及公众的指责,孙宇晨的态度与2011年抄袭文章时如出一辙,据多家媒体报道,孙宇晨认为在商业社会中讨论抄袭并没有意义。

与8年前面对指责时的失措不同,29岁的孙宇晨早已经学会了借势而上。

在面对指责时,虽然波场下架了其官网上的白皮书,并将这份白皮书转化为3份无足轻重的技术文档,但是,孙宇晨以及波场从未在公开场合承认过错误,并进一步借着V神的热度热炒了一番波场。

此后在长达近一年的时间里,波场都是一个没有白皮书的公链项目。而白皮书在区块链世界里超过了IPO市场里招股书的重要性,类似于公开承诺。

尽管“抄袭”、“诈骗”、“空气币”等负面消息始终裹挟着波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消息与波场的正面营销案例一样,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时代,也为孙宇晨收获了不菲的利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外界在评价孙宇晨时,更多将其形容为会营销的人,“精心炒作自己”,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一度被冠以“币圈贾跃亭”的称号。



整理 / 陶淘

■ 孙宇晨一直用出格和反判来自我宣示,“作秀”和“借势”是其成功之路的排头兵。他的身份几经变换,从2011年的“校园意见领袖”,到2015年的“90后创业新贵”,再到现在的“区块链从业者”。

孙宇晨有许多令人目不暇接的词条: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 排名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中国90后创业者领军人物;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

那么,这位90后亿万富豪孙宇晨,究竟是如何发家的、又是币圈怎样的一位人才呢?

学术界碰壁后,因比特币在商圈崛起,成为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如今在商圈活得如鱼得水的孙宇晨,昔日曾在学术界屡屡碰壁。

孙宇晨连续参加了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直到第四次他终于拿到了一等奖。高二时落选第八届新概念,却在第九届中夺得第一名并获得北大自主招生资格,100天内从三本逆袭未名湖畔。

来自GQ智族一篇《风口上的孙宇晨》的文章报道,孙宇晨那时候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变韩寒了。”而后来他却说自己越来越佩服郭敬明,尽管他认为郭敬明写的作品是“一坨大粪”。

“我感觉郭敬明的商业模式很符合90后的感觉,90后就是做个性化的东西,90后只取悦喜欢自己的人,所以很容易细分市场。郭敬明还有一点跟我很像,就是他也很想要赢的感觉。”

这篇文章把孙宇晨塑造成一个来自惠州,对大城市的纸醉金迷趋之若鹜的郭敬明式精致利己主义凤凰男。

而后他在北大以第一名的成绩提前毕业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

2011年秋季入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亚研究专业后,孙宇晨效仿陈独秀的《新青年》,创办了一本网络杂志《新新青年》。这本杂志使孙宇晨刚和蒋方舟一起登上《亚洲周刊》的封面,对于彼时的孙宇晨而言,登上国际性杂志《亚洲周刊》的封面,成为了他人生前21年的高光时刻。

事实上,在北大期间,他就模仿胡适开设《每周评论》,主动将文章发送给一些媒体和知识界人士,由此获得《南方周末》的实习机会。实习后光明正大的在《每周评论》文章的结尾加上一行落款:“孙宇晨于《南方周末》新闻部”。

然而,创办《新新青年》半个月后,孙宇晨就陷入了“抄袭门”。据原作者沈诞琦表述,孙宇晨撰写的一篇《老兵不死,一九四九》严重抄袭了她于2010年5月所写的《一九八九的一百万》。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孙宇晨几乎在公开渠道内销声匿迹,创刊月余的《新新青年》也随之石沉大海。到目前为止,孙宇晨也未曾为自己的抄袭行为道歉。

继在学术公知的道路上受阻之后,孙宇晨开始信仰金钱,在接受GQ智族采访时更是直言“人赚钱越多,越崇高”。

不过,在抄袭风波过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孙宇晨一直在挣扎寻求出路,希望从学术领域转型进入商圈,他先后创办了留学视频节目、申请金融机构实习、备考法学院以进入华尔街等多种尝试,但均以失败告终。

机缘巧合的他买了特斯拉的股票,后又从《纽约时报》中得知了比特币,当时的比特币价格经历了一轮涨幅,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押注了比特币,声称“收益达七八十倍”。在估算了比特币的上升空间之后,他把上宾夕法尼亚的学费全部都用来买了比特币,之后没多久就迎来了比特币的疯狂增长,出乎意料地让他拥有了第一个一千万。

当时,比特币迎来了一个小牛市,这一年的比特币从年初的13美元一路飙升至1147美元,涨幅近88倍。比特币和区块链还是一个在小范围内流转的概念,以太坊也才刚刚创立。那一时期真正的风口在手游和P2P金融创新平台上。

就在2013年,孙宇晨彻底把命运跟比特币捆绑在了一起。2013年底,孙宇晨加入位于硅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Ripple Labs,一个多月后孙宇晨以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获得IDG投资成立了锐波,投身创业大潮,终于让他翻身的机会来了。

2015年到2016年间,孙宇晨又以90后社交APP“陪我欢乐”创始人的身份活跃于互联网创业舞台之上,这一时期几乎已经不再有人提起他“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这一身份,Ripple逐渐在孙宇晨的生活中淡去。

作为一款陌生人即时通话社交APP,陪我的联合创始人是知名网络博主同道大叔,其真名为蔡跃栋,启信宝显示,北京陪我科技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为蔡跃栋。陪我同样有三条经营异常信息,分别产生于2015年及2018年。2018年,陪我被新华社点名“涉黄”,而其投资的同名电影《陪我》也被批三观不正。

直到2017年7月,孙宇晨创建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他再次以一个区块链从业者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眼中。

孙宇晨2015年在《鲁豫有约》上直言,自己除了睡觉之外都在工作,这一习惯一直延续至今。“区块链从业者孙宇晨不需要睡觉。”波场社群里流传的这样一句话,就出自那次采访。

尽管很快就有媒体报道质疑其是背后空无一物、没有技术创新的空气币,但最终,它还是完成了ICO(一种区块链项目的众筹融资手段)。得益于区块链数字货币市场的火爆,很多项目都能够轻松筹集千万资金。8月22日波场在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之一币安(binance.com)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官方代币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

此后的孙宇晨才算是真正成为了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波场成立不到10个月,孙宇晨就宣称身价已上百亿。在波场创立之初,孙宇晨就依靠着一纸白皮书融资数亿美元。

由于监管对1CO的不断施压,“波场币”提前一周就完成了1CO,第二天监管就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1CO活动,并要求退币。此时的孙宇晨已经募集了4亿多的资金,为了安全考虑孙还是将募集到的这些币都退还了。

退完币后的孙宇晨就立马赶往了美国,在美国继续开展他的波场币的宣传活动。

同时,波场在海外登陆了交易所开始公开交易,且短时间内价格持续走高。据相关人士发现,波场币的在外流通比例较低,被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了,割“韭菜”的事早晚会发生。

孙宇晨的钱包记录显示,每天发送2亿个波场币至交易平台兑换以太坊,持续了19天,也就是说他换掉了60亿的波场币,按当时价格来算,他套现了120亿。

营销王者,爱蹭热点,“币圈贾跃亭”

外界在评价孙宇晨时,更多将其形容为会营销的人。面对“精心炒作自己”的质疑,孙宇晨曾对媒体解释,必须这样做,公司才能生存。

而今在微博、知乎等多个公开渠道上,诸多网友已经为孙宇晨打上了“爱蹭热点”的标签。

有人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但是孙宇晨对“币圈贾跃亭”这个称号很反感。他告诉媒体,他同贾跃亭完全不一样。两人的家乡不同,虽然同在美国,但是所创立的项目国际化程度不同;贾跃亭娶了个明星老婆,而他没有;贾跃亭欠了很多钱,而他不欠任何人钱。

早在2014年3月,财新网专访孙宇晨并发表文章《Ripple要做货币巴别鱼》,孙宇晨表示Ripple这一全新支付系统尝试让不同货币自由、免费、零延时进行汇兑,将使受众进入一个更加透明的新时代。

也是这段时间,孙宇晨搞定了 IDG 的投资,成立锐波科技。彼时 IDG 在投资圈里率先打出了“90后创业者”的概念。拿到投资后,他被拉入 IDG 的90后创业者微信群。随后,IDG 宣布设立“IDG 90后基金”,规模1亿美元。面对媒体“这是意在炒作”的质疑,IDG 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称,90后创业者的时代已来,投资和支持他们是抢占行业先机和制高点。

孙宇晨有多个外号:波场少年、神奇小子、马云门徒。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社交红人”。孙宇晨在推特上有100多万粉丝,微博拥有100多万粉丝,波场社群有500多万粉丝,每条留言的评论都数百条,据说波场的海外粉丝90%都是老外。

入选湖畔大学时,“马云最年轻的门徒”立马出现在他的百度词条中,在许多公众场合,也常常以自己与马云等互联网大佬的关系为话题引起更多注意。

与“情趣用品女王马佳佳”炒cp,当年的那场互联网众筹婚礼可谓爆点满满,同时也为二人带来了相当高的话题热度。

2017年7月,波场刚刚成立,此后波场一直到2018年中期依旧被视之为骗局,而在2018年下半年,至少在话题度上,波场隐隐开始出现赶超区块链3.0的代表项目EOS的势头。直至2019年,孙宇晨更是实现了他对标以太坊的愿景,多次在Twitter等社交渠道直接喊话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币圈也被戏称为“碰瓷营销。”

除却区块链领域内的蹭热点行为,孙宇晨还在圈外充分发挥自己的营销天赋。

去年年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孙宇晨,又在小黄车的至暗时刻挖掘到了营销良机。ofo创始人戴维第一次在内部信中透露小黄车的运营遭遇的巨大危机,押金返还遇困。

于是,孙宇晨作为北大校友、戴维好友的身份建议各位戴维的朋友帮忙。为表诚意,自己还帮一万个ofo用户将押金退还了。孙宇晨获得了创投界一致褒奖,但是从成本的角度来算,为戴威雪中送炭的费用其实只有200万。但时,当时波场市值74亿,当天涨幅达10%。绝对是个极为成功的、效应远大于投入成本的营销案例了。

2019年2月,在“赵宇事件”持续发酵之后,孙宇晨又在微博上表示将为赵宇提供1000万元的支持计划,据媒体报道可知,事后赵宇一共从孙宇晨处获得了10万元的资助。目前各大搜索引擎首页中均是关于孙宇晨千万支持计划的稿子,在赵宇获得资助之后,孙宇晨又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在各大渠道上进行了一次刷屏。

今年愚人节,孙宇晨又炒作了一把,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宣布自己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提名,下方还附上国内外媒体的“报道”。币圈的新韭菜可能很快会就此上钩,在感到不可思议后才去质疑这条消息的真实性;但假如是币圈老韭菜且已经久闻孙宇晨大名,那在看到这条消息时,一定会只是一笑了之。

挥之不去的“抄袭”标签

对于孙宇晨来说,抄袭已成为其身上难以抹去的标签。

2018年初,波场深陷白皮书抄袭事件,面对以太坊创始人V神以及公众的指责,孙宇晨的态度与2011年抄袭文章时如出一辙,据多家媒体报道,孙宇晨认为在商业社会中讨论抄袭并没有意义。

与8年前面对指责时的失措不同,29岁的孙宇晨早已经学会了借势而上。

在面对指责时,虽然波场下架了其官网上的白皮书,并将这份白皮书转化为3份无足轻重的技术文档,但是,孙宇晨以及波场从未在公开场合承认过错误,并进一步借着V神的热度热炒了一番波场。

此后在长达近一年的时间里,波场都是一个没有白皮书的公链项目。而白皮书在区块链世界里超过了IPO市场里招股书的重要性,类似于公开承诺。

尽管“抄袭”、“诈骗”、“空气币”等负面消息始终裹挟着波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消息与波场的正面营销案例一样,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时代,也为孙宇晨收获了不菲的利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拍下巴菲特456万美元天价午餐,币圈“网红”孙宇晨是何方神圣?

发布日期:2019-06-05 06:06
摘要」外界在评价孙宇晨时,更多将其形容为会营销的人,“精心炒作自己”,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一度被冠以“币圈贾跃亭”的称号。



整理 / 陶淘

■ 孙宇晨一直用出格和反判来自我宣示,“作秀”和“借势”是其成功之路的排头兵。他的身份几经变换,从2011年的“校园意见领袖”,到2015年的“90后创业新贵”,再到现在的“区块链从业者”。

孙宇晨有许多令人目不暇接的词条: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 排名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中国90后创业者领军人物;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

那么,这位90后亿万富豪孙宇晨,究竟是如何发家的、又是币圈怎样的一位人才呢?

学术界碰壁后,因比特币在商圈崛起,成为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如今在商圈活得如鱼得水的孙宇晨,昔日曾在学术界屡屡碰壁。

孙宇晨连续参加了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直到第四次他终于拿到了一等奖。高二时落选第八届新概念,却在第九届中夺得第一名并获得北大自主招生资格,100天内从三本逆袭未名湖畔。

来自GQ智族一篇《风口上的孙宇晨》的文章报道,孙宇晨那时候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变韩寒了。”而后来他却说自己越来越佩服郭敬明,尽管他认为郭敬明写的作品是“一坨大粪”。

“我感觉郭敬明的商业模式很符合90后的感觉,90后就是做个性化的东西,90后只取悦喜欢自己的人,所以很容易细分市场。郭敬明还有一点跟我很像,就是他也很想要赢的感觉。”

这篇文章把孙宇晨塑造成一个来自惠州,对大城市的纸醉金迷趋之若鹜的郭敬明式精致利己主义凤凰男。

而后他在北大以第一名的成绩提前毕业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

2011年秋季入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亚研究专业后,孙宇晨效仿陈独秀的《新青年》,创办了一本网络杂志《新新青年》。这本杂志使孙宇晨刚和蒋方舟一起登上《亚洲周刊》的封面,对于彼时的孙宇晨而言,登上国际性杂志《亚洲周刊》的封面,成为了他人生前21年的高光时刻。

事实上,在北大期间,他就模仿胡适开设《每周评论》,主动将文章发送给一些媒体和知识界人士,由此获得《南方周末》的实习机会。实习后光明正大的在《每周评论》文章的结尾加上一行落款:“孙宇晨于《南方周末》新闻部”。

然而,创办《新新青年》半个月后,孙宇晨就陷入了“抄袭门”。据原作者沈诞琦表述,孙宇晨撰写的一篇《老兵不死,一九四九》严重抄袭了她于2010年5月所写的《一九八九的一百万》。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孙宇晨几乎在公开渠道内销声匿迹,创刊月余的《新新青年》也随之石沉大海。到目前为止,孙宇晨也未曾为自己的抄袭行为道歉。

继在学术公知的道路上受阻之后,孙宇晨开始信仰金钱,在接受GQ智族采访时更是直言“人赚钱越多,越崇高”。

不过,在抄袭风波过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孙宇晨一直在挣扎寻求出路,希望从学术领域转型进入商圈,他先后创办了留学视频节目、申请金融机构实习、备考法学院以进入华尔街等多种尝试,但均以失败告终。

机缘巧合的他买了特斯拉的股票,后又从《纽约时报》中得知了比特币,当时的比特币价格经历了一轮涨幅,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押注了比特币,声称“收益达七八十倍”。在估算了比特币的上升空间之后,他把上宾夕法尼亚的学费全部都用来买了比特币,之后没多久就迎来了比特币的疯狂增长,出乎意料地让他拥有了第一个一千万。

当时,比特币迎来了一个小牛市,这一年的比特币从年初的13美元一路飙升至1147美元,涨幅近88倍。比特币和区块链还是一个在小范围内流转的概念,以太坊也才刚刚创立。那一时期真正的风口在手游和P2P金融创新平台上。

就在2013年,孙宇晨彻底把命运跟比特币捆绑在了一起。2013年底,孙宇晨加入位于硅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Ripple Labs,一个多月后孙宇晨以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获得IDG投资成立了锐波,投身创业大潮,终于让他翻身的机会来了。

2015年到2016年间,孙宇晨又以90后社交APP“陪我欢乐”创始人的身份活跃于互联网创业舞台之上,这一时期几乎已经不再有人提起他“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这一身份,Ripple逐渐在孙宇晨的生活中淡去。

作为一款陌生人即时通话社交APP,陪我的联合创始人是知名网络博主同道大叔,其真名为蔡跃栋,启信宝显示,北京陪我科技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为蔡跃栋。陪我同样有三条经营异常信息,分别产生于2015年及2018年。2018年,陪我被新华社点名“涉黄”,而其投资的同名电影《陪我》也被批三观不正。

直到2017年7月,孙宇晨创建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他再次以一个区块链从业者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眼中。

孙宇晨2015年在《鲁豫有约》上直言,自己除了睡觉之外都在工作,这一习惯一直延续至今。“区块链从业者孙宇晨不需要睡觉。”波场社群里流传的这样一句话,就出自那次采访。

尽管很快就有媒体报道质疑其是背后空无一物、没有技术创新的空气币,但最终,它还是完成了ICO(一种区块链项目的众筹融资手段)。得益于区块链数字货币市场的火爆,很多项目都能够轻松筹集千万资金。8月22日波场在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之一币安(binance.com)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官方代币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

此后的孙宇晨才算是真正成为了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波场成立不到10个月,孙宇晨就宣称身价已上百亿。在波场创立之初,孙宇晨就依靠着一纸白皮书融资数亿美元。

由于监管对1CO的不断施压,“波场币”提前一周就完成了1CO,第二天监管就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1CO活动,并要求退币。此时的孙宇晨已经募集了4亿多的资金,为了安全考虑孙还是将募集到的这些币都退还了。

退完币后的孙宇晨就立马赶往了美国,在美国继续开展他的波场币的宣传活动。

同时,波场在海外登陆了交易所开始公开交易,且短时间内价格持续走高。据相关人士发现,波场币的在外流通比例较低,被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了,割“韭菜”的事早晚会发生。

孙宇晨的钱包记录显示,每天发送2亿个波场币至交易平台兑换以太坊,持续了19天,也就是说他换掉了60亿的波场币,按当时价格来算,他套现了120亿。

营销王者,爱蹭热点,“币圈贾跃亭”

外界在评价孙宇晨时,更多将其形容为会营销的人。面对“精心炒作自己”的质疑,孙宇晨曾对媒体解释,必须这样做,公司才能生存。

而今在微博、知乎等多个公开渠道上,诸多网友已经为孙宇晨打上了“爱蹭热点”的标签。

有人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但是孙宇晨对“币圈贾跃亭”这个称号很反感。他告诉媒体,他同贾跃亭完全不一样。两人的家乡不同,虽然同在美国,但是所创立的项目国际化程度不同;贾跃亭娶了个明星老婆,而他没有;贾跃亭欠了很多钱,而他不欠任何人钱。

早在2014年3月,财新网专访孙宇晨并发表文章《Ripple要做货币巴别鱼》,孙宇晨表示Ripple这一全新支付系统尝试让不同货币自由、免费、零延时进行汇兑,将使受众进入一个更加透明的新时代。

也是这段时间,孙宇晨搞定了 IDG 的投资,成立锐波科技。彼时 IDG 在投资圈里率先打出了“90后创业者”的概念。拿到投资后,他被拉入 IDG 的90后创业者微信群。随后,IDG 宣布设立“IDG 90后基金”,规模1亿美元。面对媒体“这是意在炒作”的质疑,IDG 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称,90后创业者的时代已来,投资和支持他们是抢占行业先机和制高点。

孙宇晨有多个外号:波场少年、神奇小子、马云门徒。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社交红人”。孙宇晨在推特上有100多万粉丝,微博拥有100多万粉丝,波场社群有500多万粉丝,每条留言的评论都数百条,据说波场的海外粉丝90%都是老外。

入选湖畔大学时,“马云最年轻的门徒”立马出现在他的百度词条中,在许多公众场合,也常常以自己与马云等互联网大佬的关系为话题引起更多注意。

与“情趣用品女王马佳佳”炒cp,当年的那场互联网众筹婚礼可谓爆点满满,同时也为二人带来了相当高的话题热度。

2017年7月,波场刚刚成立,此后波场一直到2018年中期依旧被视之为骗局,而在2018年下半年,至少在话题度上,波场隐隐开始出现赶超区块链3.0的代表项目EOS的势头。直至2019年,孙宇晨更是实现了他对标以太坊的愿景,多次在Twitter等社交渠道直接喊话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币圈也被戏称为“碰瓷营销。”

除却区块链领域内的蹭热点行为,孙宇晨还在圈外充分发挥自己的营销天赋。

去年年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孙宇晨,又在小黄车的至暗时刻挖掘到了营销良机。ofo创始人戴维第一次在内部信中透露小黄车的运营遭遇的巨大危机,押金返还遇困。

于是,孙宇晨作为北大校友、戴维好友的身份建议各位戴维的朋友帮忙。为表诚意,自己还帮一万个ofo用户将押金退还了。孙宇晨获得了创投界一致褒奖,但是从成本的角度来算,为戴威雪中送炭的费用其实只有200万。但时,当时波场市值74亿,当天涨幅达10%。绝对是个极为成功的、效应远大于投入成本的营销案例了。

2019年2月,在“赵宇事件”持续发酵之后,孙宇晨又在微博上表示将为赵宇提供1000万元的支持计划,据媒体报道可知,事后赵宇一共从孙宇晨处获得了10万元的资助。目前各大搜索引擎首页中均是关于孙宇晨千万支持计划的稿子,在赵宇获得资助之后,孙宇晨又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在各大渠道上进行了一次刷屏。

今年愚人节,孙宇晨又炒作了一把,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宣布自己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提名,下方还附上国内外媒体的“报道”。币圈的新韭菜可能很快会就此上钩,在感到不可思议后才去质疑这条消息的真实性;但假如是币圈老韭菜且已经久闻孙宇晨大名,那在看到这条消息时,一定会只是一笑了之。

挥之不去的“抄袭”标签

对于孙宇晨来说,抄袭已成为其身上难以抹去的标签。

2018年初,波场深陷白皮书抄袭事件,面对以太坊创始人V神以及公众的指责,孙宇晨的态度与2011年抄袭文章时如出一辙,据多家媒体报道,孙宇晨认为在商业社会中讨论抄袭并没有意义。

与8年前面对指责时的失措不同,29岁的孙宇晨早已经学会了借势而上。

在面对指责时,虽然波场下架了其官网上的白皮书,并将这份白皮书转化为3份无足轻重的技术文档,但是,孙宇晨以及波场从未在公开场合承认过错误,并进一步借着V神的热度热炒了一番波场。

此后在长达近一年的时间里,波场都是一个没有白皮书的公链项目。而白皮书在区块链世界里超过了IPO市场里招股书的重要性,类似于公开承诺。

尽管“抄袭”、“诈骗”、“空气币”等负面消息始终裹挟着波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消息与波场的正面营销案例一样,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时代,也为孙宇晨收获了不菲的利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外界在评价孙宇晨时,更多将其形容为会营销的人,“精心炒作自己”,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一度被冠以“币圈贾跃亭”的称号。



整理 / 陶淘

■ 孙宇晨一直用出格和反判来自我宣示,“作秀”和“借势”是其成功之路的排头兵。他的身份几经变换,从2011年的“校园意见领袖”,到2015年的“90后创业新贵”,再到现在的“区块链从业者”。

孙宇晨有许多令人目不暇接的词条: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 排名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中国90后创业者领军人物;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

那么,这位90后亿万富豪孙宇晨,究竟是如何发家的、又是币圈怎样的一位人才呢?

学术界碰壁后,因比特币在商圈崛起,成为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如今在商圈活得如鱼得水的孙宇晨,昔日曾在学术界屡屡碰壁。

孙宇晨连续参加了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直到第四次他终于拿到了一等奖。高二时落选第八届新概念,却在第九届中夺得第一名并获得北大自主招生资格,100天内从三本逆袭未名湖畔。

来自GQ智族一篇《风口上的孙宇晨》的文章报道,孙宇晨那时候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变韩寒了。”而后来他却说自己越来越佩服郭敬明,尽管他认为郭敬明写的作品是“一坨大粪”。

“我感觉郭敬明的商业模式很符合90后的感觉,90后就是做个性化的东西,90后只取悦喜欢自己的人,所以很容易细分市场。郭敬明还有一点跟我很像,就是他也很想要赢的感觉。”

这篇文章把孙宇晨塑造成一个来自惠州,对大城市的纸醉金迷趋之若鹜的郭敬明式精致利己主义凤凰男。

而后他在北大以第一名的成绩提前毕业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

2011年秋季入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亚研究专业后,孙宇晨效仿陈独秀的《新青年》,创办了一本网络杂志《新新青年》。这本杂志使孙宇晨刚和蒋方舟一起登上《亚洲周刊》的封面,对于彼时的孙宇晨而言,登上国际性杂志《亚洲周刊》的封面,成为了他人生前21年的高光时刻。

事实上,在北大期间,他就模仿胡适开设《每周评论》,主动将文章发送给一些媒体和知识界人士,由此获得《南方周末》的实习机会。实习后光明正大的在《每周评论》文章的结尾加上一行落款:“孙宇晨于《南方周末》新闻部”。

然而,创办《新新青年》半个月后,孙宇晨就陷入了“抄袭门”。据原作者沈诞琦表述,孙宇晨撰写的一篇《老兵不死,一九四九》严重抄袭了她于2010年5月所写的《一九八九的一百万》。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孙宇晨几乎在公开渠道内销声匿迹,创刊月余的《新新青年》也随之石沉大海。到目前为止,孙宇晨也未曾为自己的抄袭行为道歉。

继在学术公知的道路上受阻之后,孙宇晨开始信仰金钱,在接受GQ智族采访时更是直言“人赚钱越多,越崇高”。

不过,在抄袭风波过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孙宇晨一直在挣扎寻求出路,希望从学术领域转型进入商圈,他先后创办了留学视频节目、申请金融机构实习、备考法学院以进入华尔街等多种尝试,但均以失败告终。

机缘巧合的他买了特斯拉的股票,后又从《纽约时报》中得知了比特币,当时的比特币价格经历了一轮涨幅,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押注了比特币,声称“收益达七八十倍”。在估算了比特币的上升空间之后,他把上宾夕法尼亚的学费全部都用来买了比特币,之后没多久就迎来了比特币的疯狂增长,出乎意料地让他拥有了第一个一千万。

当时,比特币迎来了一个小牛市,这一年的比特币从年初的13美元一路飙升至1147美元,涨幅近88倍。比特币和区块链还是一个在小范围内流转的概念,以太坊也才刚刚创立。那一时期真正的风口在手游和P2P金融创新平台上。

就在2013年,孙宇晨彻底把命运跟比特币捆绑在了一起。2013年底,孙宇晨加入位于硅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Ripple Labs,一个多月后孙宇晨以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国创业,获得IDG投资成立了锐波,投身创业大潮,终于让他翻身的机会来了。

2015年到2016年间,孙宇晨又以90后社交APP“陪我欢乐”创始人的身份活跃于互联网创业舞台之上,这一时期几乎已经不再有人提起他“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这一身份,Ripple逐渐在孙宇晨的生活中淡去。

作为一款陌生人即时通话社交APP,陪我的联合创始人是知名网络博主同道大叔,其真名为蔡跃栋,启信宝显示,北京陪我科技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为蔡跃栋。陪我同样有三条经营异常信息,分别产生于2015年及2018年。2018年,陪我被新华社点名“涉黄”,而其投资的同名电影《陪我》也被批三观不正。

直到2017年7月,孙宇晨创建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他再次以一个区块链从业者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眼中。

孙宇晨2015年在《鲁豫有约》上直言,自己除了睡觉之外都在工作,这一习惯一直延续至今。“区块链从业者孙宇晨不需要睡觉。”波场社群里流传的这样一句话,就出自那次采访。

尽管很快就有媒体报道质疑其是背后空无一物、没有技术创新的空气币,但最终,它还是完成了ICO(一种区块链项目的众筹融资手段)。得益于区块链数字货币市场的火爆,很多项目都能够轻松筹集千万资金。8月22日波场在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之一币安(binance.com)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官方代币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

此后的孙宇晨才算是真正成为了他口中的那个“有钱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波场成立不到10个月,孙宇晨就宣称身价已上百亿。在波场创立之初,孙宇晨就依靠着一纸白皮书融资数亿美元。

由于监管对1CO的不断施压,“波场币”提前一周就完成了1CO,第二天监管就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1CO活动,并要求退币。此时的孙宇晨已经募集了4亿多的资金,为了安全考虑孙还是将募集到的这些币都退还了。

退完币后的孙宇晨就立马赶往了美国,在美国继续开展他的波场币的宣传活动。

同时,波场在海外登陆了交易所开始公开交易,且短时间内价格持续走高。据相关人士发现,波场币的在外流通比例较低,被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了,割“韭菜”的事早晚会发生。

孙宇晨的钱包记录显示,每天发送2亿个波场币至交易平台兑换以太坊,持续了19天,也就是说他换掉了60亿的波场币,按当时价格来算,他套现了120亿。

营销王者,爱蹭热点,“币圈贾跃亭”

外界在评价孙宇晨时,更多将其形容为会营销的人。面对“精心炒作自己”的质疑,孙宇晨曾对媒体解释,必须这样做,公司才能生存。

而今在微博、知乎等多个公开渠道上,诸多网友已经为孙宇晨打上了“爱蹭热点”的标签。

有人认为他的风格同贾跃亭如出一辙,但是孙宇晨对“币圈贾跃亭”这个称号很反感。他告诉媒体,他同贾跃亭完全不一样。两人的家乡不同,虽然同在美国,但是所创立的项目国际化程度不同;贾跃亭娶了个明星老婆,而他没有;贾跃亭欠了很多钱,而他不欠任何人钱。

早在2014年3月,财新网专访孙宇晨并发表文章《Ripple要做货币巴别鱼》,孙宇晨表示Ripple这一全新支付系统尝试让不同货币自由、免费、零延时进行汇兑,将使受众进入一个更加透明的新时代。

也是这段时间,孙宇晨搞定了 IDG 的投资,成立锐波科技。彼时 IDG 在投资圈里率先打出了“90后创业者”的概念。拿到投资后,他被拉入 IDG 的90后创业者微信群。随后,IDG 宣布设立“IDG 90后基金”,规模1亿美元。面对媒体“这是意在炒作”的质疑,IDG 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称,90后创业者的时代已来,投资和支持他们是抢占行业先机和制高点。

孙宇晨有多个外号:波场少年、神奇小子、马云门徒。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社交红人”。孙宇晨在推特上有100多万粉丝,微博拥有100多万粉丝,波场社群有500多万粉丝,每条留言的评论都数百条,据说波场的海外粉丝90%都是老外。

入选湖畔大学时,“马云最年轻的门徒”立马出现在他的百度词条中,在许多公众场合,也常常以自己与马云等互联网大佬的关系为话题引起更多注意。

与“情趣用品女王马佳佳”炒cp,当年的那场互联网众筹婚礼可谓爆点满满,同时也为二人带来了相当高的话题热度。

2017年7月,波场刚刚成立,此后波场一直到2018年中期依旧被视之为骗局,而在2018年下半年,至少在话题度上,波场隐隐开始出现赶超区块链3.0的代表项目EOS的势头。直至2019年,孙宇晨更是实现了他对标以太坊的愿景,多次在Twitter等社交渠道直接喊话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币圈也被戏称为“碰瓷营销。”

除却区块链领域内的蹭热点行为,孙宇晨还在圈外充分发挥自己的营销天赋。

去年年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孙宇晨,又在小黄车的至暗时刻挖掘到了营销良机。ofo创始人戴维第一次在内部信中透露小黄车的运营遭遇的巨大危机,押金返还遇困。

于是,孙宇晨作为北大校友、戴维好友的身份建议各位戴维的朋友帮忙。为表诚意,自己还帮一万个ofo用户将押金退还了。孙宇晨获得了创投界一致褒奖,但是从成本的角度来算,为戴威雪中送炭的费用其实只有200万。但时,当时波场市值74亿,当天涨幅达10%。绝对是个极为成功的、效应远大于投入成本的营销案例了。

2019年2月,在“赵宇事件”持续发酵之后,孙宇晨又在微博上表示将为赵宇提供1000万元的支持计划,据媒体报道可知,事后赵宇一共从孙宇晨处获得了10万元的资助。目前各大搜索引擎首页中均是关于孙宇晨千万支持计划的稿子,在赵宇获得资助之后,孙宇晨又以“成功企业家”的身份在各大渠道上进行了一次刷屏。

今年愚人节,孙宇晨又炒作了一把,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宣布自己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提名,下方还附上国内外媒体的“报道”。币圈的新韭菜可能很快会就此上钩,在感到不可思议后才去质疑这条消息的真实性;但假如是币圈老韭菜且已经久闻孙宇晨大名,那在看到这条消息时,一定会只是一笑了之。

挥之不去的“抄袭”标签

对于孙宇晨来说,抄袭已成为其身上难以抹去的标签。

2018年初,波场深陷白皮书抄袭事件,面对以太坊创始人V神以及公众的指责,孙宇晨的态度与2011年抄袭文章时如出一辙,据多家媒体报道,孙宇晨认为在商业社会中讨论抄袭并没有意义。

与8年前面对指责时的失措不同,29岁的孙宇晨早已经学会了借势而上。

在面对指责时,虽然波场下架了其官网上的白皮书,并将这份白皮书转化为3份无足轻重的技术文档,但是,孙宇晨以及波场从未在公开场合承认过错误,并进一步借着V神的热度热炒了一番波场。

此后在长达近一年的时间里,波场都是一个没有白皮书的公链项目。而白皮书在区块链世界里超过了IPO市场里招股书的重要性,类似于公开承诺。

尽管“抄袭”、“诈骗”、“空气币”等负面消息始终裹挟着波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消息与波场的正面营销案例一样,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时代,也为孙宇晨收获了不菲的利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