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国六”标准重创中国汽车市场?

发布日期:2019-06-05 05:52
摘要」今年前四个月,中国汽车市场断崖式下跌。中国汽车排放“国六”标准骤然提前实施,被认为是重要原因。



撰文 / 高斌

■ 大众、通用等跨国汽车公司董事会,也许可以调低其在中国汽车市场的商业目标了,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出现断崖式下跌。

5月27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8129.4亿元,同比下降3.4%,汽车制造业虽然以1480.1亿元位居各行业之首,但同比下降25.9%。

汽车业利润暴跌源自于中国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断崖式下跌。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汽车销量为835.3万辆,同比下降12.1%;其中,4月份销量为198万辆,环比下降21.4%,同比下降14.6%,下滑趋势明显加快。

中国汽车市场暴跌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国六标准”在部分地区提前实施引发的市场观望气氛。

2016年底,中国生态环境部前身环境保护部与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了《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简称:国六标准),根据这一时间表,“国六标准”分为两个阶段实施:2020年实现“国六a”,2023年实现标准更严的“国六b”。

不过,2018年6月27日,中国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通知,要求重点区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标准”。重点区域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四省省会等近30个城市。

这一通知的出台,使此前环保部和质检总局公布的时间表实际成为一纸空文。在这一通知精神指导下,深圳、广州、成都、石家庄等地纷纷把“国六标准”实施时间定为2019年1月1日或者更早,更为激进的海南省甚至一度欲把“国六”实施时间定为2018年9月1日。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资料显示,截至5月10日,已有15个省市出台提前实施“国六标准”文件,这些地区2018年乘用车销量达到1500万辆,占全国乘用车总销量的65%。

这15个省市中,包括不在名单之中的上海市,而且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都是一步到位实施“国六b”。

这一突来变故打乱了市场节奏,在2018年底仅有12%车型能够达到“国六”标准,深圳、广州等地的激进政治表现,一度造成当地汽车经销商无车可卖,消费者无车可买的混乱局面,后来各地不得不宣布推迟实施。

除北京市在征求意见时被驳回至2020年实施“国六b”标准外,这些地区虽然大部分将实施时间又推迟至今年7月1日,但从中国政府征求意见到实施,大多只有两三个月缓冲期,极短的时间内,汽车企业和经销商根本来不及应对,因此造成的大混乱局面无法改变。

这些地区的经销商们大力清库存,不仅导致汽车批发销量大幅下滑,还导致汽车价格大幅下跌,由于各地政策不同,各大汽车公司面对的更像是一个多国市场,而不是统一的大市场,汽车公司们很难在这种复杂情况下协调生产、销售。中国最大的汽车集团——上汽集团不得不通过巨额补贴对内部职工进行去库存。

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多次发生:2001年,中国开始实施“国一”排放标准,并计划于2010年实施“国四”排放标准,但由于企业升级和油品升级原因几度推迟,最终到2014年实施。现行“国五”标准在2017年1月才开始实施,此次各地大幅提前“国六”标准,大大缩短了留给汽车生产和经销企业的时间。

由于转换期被突然打破,留的时间很短,朝令夕改的政策变化,使消费者进行观望而不是急于购车,“积压如山”的“国五”车一时难以被消化。在重庆、上海、河南等地经销商组织联名上书要求推迟“国六”标准实施之后,5月27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向商务部、工信部、公安部、生态环境部等主管部门上书,发布《关于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对汽车市场影响的情况报告及建议》,要求增加缓冲时间,不再增加新的提前实施“国六”标准地区,汽车企业对“国五”车保证回购等。

今年前4个月,除少数品牌外,多数跨国汽车公司在中国市场遭遇重创,大众、通用销量均同比下降10%以上,福特、标致雪铁龙则令人吃惊地同比下降了60%。

由于中国一半地区“国六”标准实施时间临近,中国汽车销量在7月前继续大幅下降已成定局,如果中国政府不及时出台新的政策扭转这一“人祸”,全年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不可避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今年前四个月,中国汽车市场断崖式下跌。中国汽车排放“国六”标准骤然提前实施,被认为是重要原因。



撰文 / 高斌

■ 大众、通用等跨国汽车公司董事会,也许可以调低其在中国汽车市场的商业目标了,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出现断崖式下跌。

5月27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8129.4亿元,同比下降3.4%,汽车制造业虽然以1480.1亿元位居各行业之首,但同比下降25.9%。

汽车业利润暴跌源自于中国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断崖式下跌。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汽车销量为835.3万辆,同比下降12.1%;其中,4月份销量为198万辆,环比下降21.4%,同比下降14.6%,下滑趋势明显加快。

中国汽车市场暴跌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国六标准”在部分地区提前实施引发的市场观望气氛。

2016年底,中国生态环境部前身环境保护部与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了《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简称:国六标准),根据这一时间表,“国六标准”分为两个阶段实施:2020年实现“国六a”,2023年实现标准更严的“国六b”。

不过,2018年6月27日,中国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通知,要求重点区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标准”。重点区域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四省省会等近30个城市。

这一通知的出台,使此前环保部和质检总局公布的时间表实际成为一纸空文。在这一通知精神指导下,深圳、广州、成都、石家庄等地纷纷把“国六标准”实施时间定为2019年1月1日或者更早,更为激进的海南省甚至一度欲把“国六”实施时间定为2018年9月1日。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资料显示,截至5月10日,已有15个省市出台提前实施“国六标准”文件,这些地区2018年乘用车销量达到1500万辆,占全国乘用车总销量的65%。

这15个省市中,包括不在名单之中的上海市,而且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都是一步到位实施“国六b”。

这一突来变故打乱了市场节奏,在2018年底仅有12%车型能够达到“国六”标准,深圳、广州等地的激进政治表现,一度造成当地汽车经销商无车可卖,消费者无车可买的混乱局面,后来各地不得不宣布推迟实施。

除北京市在征求意见时被驳回至2020年实施“国六b”标准外,这些地区虽然大部分将实施时间又推迟至今年7月1日,但从中国政府征求意见到实施,大多只有两三个月缓冲期,极短的时间内,汽车企业和经销商根本来不及应对,因此造成的大混乱局面无法改变。

这些地区的经销商们大力清库存,不仅导致汽车批发销量大幅下滑,还导致汽车价格大幅下跌,由于各地政策不同,各大汽车公司面对的更像是一个多国市场,而不是统一的大市场,汽车公司们很难在这种复杂情况下协调生产、销售。中国最大的汽车集团——上汽集团不得不通过巨额补贴对内部职工进行去库存。

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多次发生:2001年,中国开始实施“国一”排放标准,并计划于2010年实施“国四”排放标准,但由于企业升级和油品升级原因几度推迟,最终到2014年实施。现行“国五”标准在2017年1月才开始实施,此次各地大幅提前“国六”标准,大大缩短了留给汽车生产和经销企业的时间。

由于转换期被突然打破,留的时间很短,朝令夕改的政策变化,使消费者进行观望而不是急于购车,“积压如山”的“国五”车一时难以被消化。在重庆、上海、河南等地经销商组织联名上书要求推迟“国六”标准实施之后,5月27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向商务部、工信部、公安部、生态环境部等主管部门上书,发布《关于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对汽车市场影响的情况报告及建议》,要求增加缓冲时间,不再增加新的提前实施“国六”标准地区,汽车企业对“国五”车保证回购等。

今年前4个月,除少数品牌外,多数跨国汽车公司在中国市场遭遇重创,大众、通用销量均同比下降10%以上,福特、标致雪铁龙则令人吃惊地同比下降了60%。

由于中国一半地区“国六”标准实施时间临近,中国汽车销量在7月前继续大幅下降已成定局,如果中国政府不及时出台新的政策扭转这一“人祸”,全年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不可避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今年前四个月,中国汽车市场断崖式下跌。中国汽车排放“国六”标准骤然提前实施,被认为是重要原因。



撰文 / 高斌

■ 大众、通用等跨国汽车公司董事会,也许可以调低其在中国汽车市场的商业目标了,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出现断崖式下跌。

5月27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8129.4亿元,同比下降3.4%,汽车制造业虽然以1480.1亿元位居各行业之首,但同比下降25.9%。

汽车业利润暴跌源自于中国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断崖式下跌。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汽车销量为835.3万辆,同比下降12.1%;其中,4月份销量为198万辆,环比下降21.4%,同比下降14.6%,下滑趋势明显加快。

中国汽车市场暴跌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国六标准”在部分地区提前实施引发的市场观望气氛。

2016年底,中国生态环境部前身环境保护部与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了《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简称:国六标准),根据这一时间表,“国六标准”分为两个阶段实施:2020年实现“国六a”,2023年实现标准更严的“国六b”。

不过,2018年6月27日,中国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通知,要求重点区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标准”。重点区域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四省省会等近30个城市。

这一通知的出台,使此前环保部和质检总局公布的时间表实际成为一纸空文。在这一通知精神指导下,深圳、广州、成都、石家庄等地纷纷把“国六标准”实施时间定为2019年1月1日或者更早,更为激进的海南省甚至一度欲把“国六”实施时间定为2018年9月1日。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资料显示,截至5月10日,已有15个省市出台提前实施“国六标准”文件,这些地区2018年乘用车销量达到1500万辆,占全国乘用车总销量的65%。

这15个省市中,包括不在名单之中的上海市,而且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都是一步到位实施“国六b”。

这一突来变故打乱了市场节奏,在2018年底仅有12%车型能够达到“国六”标准,深圳、广州等地的激进政治表现,一度造成当地汽车经销商无车可卖,消费者无车可买的混乱局面,后来各地不得不宣布推迟实施。

除北京市在征求意见时被驳回至2020年实施“国六b”标准外,这些地区虽然大部分将实施时间又推迟至今年7月1日,但从中国政府征求意见到实施,大多只有两三个月缓冲期,极短的时间内,汽车企业和经销商根本来不及应对,因此造成的大混乱局面无法改变。

这些地区的经销商们大力清库存,不仅导致汽车批发销量大幅下滑,还导致汽车价格大幅下跌,由于各地政策不同,各大汽车公司面对的更像是一个多国市场,而不是统一的大市场,汽车公司们很难在这种复杂情况下协调生产、销售。中国最大的汽车集团——上汽集团不得不通过巨额补贴对内部职工进行去库存。

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多次发生:2001年,中国开始实施“国一”排放标准,并计划于2010年实施“国四”排放标准,但由于企业升级和油品升级原因几度推迟,最终到2014年实施。现行“国五”标准在2017年1月才开始实施,此次各地大幅提前“国六”标准,大大缩短了留给汽车生产和经销企业的时间。

由于转换期被突然打破,留的时间很短,朝令夕改的政策变化,使消费者进行观望而不是急于购车,“积压如山”的“国五”车一时难以被消化。在重庆、上海、河南等地经销商组织联名上书要求推迟“国六”标准实施之后,5月27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向商务部、工信部、公安部、生态环境部等主管部门上书,发布《关于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对汽车市场影响的情况报告及建议》,要求增加缓冲时间,不再增加新的提前实施“国六”标准地区,汽车企业对“国五”车保证回购等。

今年前4个月,除少数品牌外,多数跨国汽车公司在中国市场遭遇重创,大众、通用销量均同比下降10%以上,福特、标致雪铁龙则令人吃惊地同比下降了60%。

由于中国一半地区“国六”标准实施时间临近,中国汽车销量在7月前继续大幅下降已成定局,如果中国政府不及时出台新的政策扭转这一“人祸”,全年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不可避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国六”标准重创中国汽车市场?

发布日期:2019-06-05 05:52
摘要」今年前四个月,中国汽车市场断崖式下跌。中国汽车排放“国六”标准骤然提前实施,被认为是重要原因。



撰文 / 高斌

■ 大众、通用等跨国汽车公司董事会,也许可以调低其在中国汽车市场的商业目标了,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出现断崖式下跌。

5月27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8129.4亿元,同比下降3.4%,汽车制造业虽然以1480.1亿元位居各行业之首,但同比下降25.9%。

汽车业利润暴跌源自于中国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断崖式下跌。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汽车销量为835.3万辆,同比下降12.1%;其中,4月份销量为198万辆,环比下降21.4%,同比下降14.6%,下滑趋势明显加快。

中国汽车市场暴跌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国六标准”在部分地区提前实施引发的市场观望气氛。

2016年底,中国生态环境部前身环境保护部与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了《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简称:国六标准),根据这一时间表,“国六标准”分为两个阶段实施:2020年实现“国六a”,2023年实现标准更严的“国六b”。

不过,2018年6月27日,中国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通知,要求重点区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标准”。重点区域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四省省会等近30个城市。

这一通知的出台,使此前环保部和质检总局公布的时间表实际成为一纸空文。在这一通知精神指导下,深圳、广州、成都、石家庄等地纷纷把“国六标准”实施时间定为2019年1月1日或者更早,更为激进的海南省甚至一度欲把“国六”实施时间定为2018年9月1日。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资料显示,截至5月10日,已有15个省市出台提前实施“国六标准”文件,这些地区2018年乘用车销量达到1500万辆,占全国乘用车总销量的65%。

这15个省市中,包括不在名单之中的上海市,而且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都是一步到位实施“国六b”。

这一突来变故打乱了市场节奏,在2018年底仅有12%车型能够达到“国六”标准,深圳、广州等地的激进政治表现,一度造成当地汽车经销商无车可卖,消费者无车可买的混乱局面,后来各地不得不宣布推迟实施。

除北京市在征求意见时被驳回至2020年实施“国六b”标准外,这些地区虽然大部分将实施时间又推迟至今年7月1日,但从中国政府征求意见到实施,大多只有两三个月缓冲期,极短的时间内,汽车企业和经销商根本来不及应对,因此造成的大混乱局面无法改变。

这些地区的经销商们大力清库存,不仅导致汽车批发销量大幅下滑,还导致汽车价格大幅下跌,由于各地政策不同,各大汽车公司面对的更像是一个多国市场,而不是统一的大市场,汽车公司们很难在这种复杂情况下协调生产、销售。中国最大的汽车集团——上汽集团不得不通过巨额补贴对内部职工进行去库存。

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多次发生:2001年,中国开始实施“国一”排放标准,并计划于2010年实施“国四”排放标准,但由于企业升级和油品升级原因几度推迟,最终到2014年实施。现行“国五”标准在2017年1月才开始实施,此次各地大幅提前“国六”标准,大大缩短了留给汽车生产和经销企业的时间。

由于转换期被突然打破,留的时间很短,朝令夕改的政策变化,使消费者进行观望而不是急于购车,“积压如山”的“国五”车一时难以被消化。在重庆、上海、河南等地经销商组织联名上书要求推迟“国六”标准实施之后,5月27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向商务部、工信部、公安部、生态环境部等主管部门上书,发布《关于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对汽车市场影响的情况报告及建议》,要求增加缓冲时间,不再增加新的提前实施“国六”标准地区,汽车企业对“国五”车保证回购等。

今年前4个月,除少数品牌外,多数跨国汽车公司在中国市场遭遇重创,大众、通用销量均同比下降10%以上,福特、标致雪铁龙则令人吃惊地同比下降了60%。

由于中国一半地区“国六”标准实施时间临近,中国汽车销量在7月前继续大幅下降已成定局,如果中国政府不及时出台新的政策扭转这一“人祸”,全年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不可避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今年前四个月,中国汽车市场断崖式下跌。中国汽车排放“国六”标准骤然提前实施,被认为是重要原因。



撰文 / 高斌

■ 大众、通用等跨国汽车公司董事会,也许可以调低其在中国汽车市场的商业目标了,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出现断崖式下跌。

5月27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8129.4亿元,同比下降3.4%,汽车制造业虽然以1480.1亿元位居各行业之首,但同比下降25.9%。

汽车业利润暴跌源自于中国汽车市场出人意料地断崖式下跌。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前4个月,中国汽车销量为835.3万辆,同比下降12.1%;其中,4月份销量为198万辆,环比下降21.4%,同比下降14.6%,下滑趋势明显加快。

中国汽车市场暴跌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国六标准”在部分地区提前实施引发的市场观望气氛。

2016年底,中国生态环境部前身环境保护部与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了《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简称:国六标准),根据这一时间表,“国六标准”分为两个阶段实施:2020年实现“国六a”,2023年实现标准更严的“国六b”。

不过,2018年6月27日,中国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通知,要求重点区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标准”。重点区域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四省省会等近30个城市。

这一通知的出台,使此前环保部和质检总局公布的时间表实际成为一纸空文。在这一通知精神指导下,深圳、广州、成都、石家庄等地纷纷把“国六标准”实施时间定为2019年1月1日或者更早,更为激进的海南省甚至一度欲把“国六”实施时间定为2018年9月1日。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资料显示,截至5月10日,已有15个省市出台提前实施“国六标准”文件,这些地区2018年乘用车销量达到1500万辆,占全国乘用车总销量的65%。

这15个省市中,包括不在名单之中的上海市,而且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都是一步到位实施“国六b”。

这一突来变故打乱了市场节奏,在2018年底仅有12%车型能够达到“国六”标准,深圳、广州等地的激进政治表现,一度造成当地汽车经销商无车可卖,消费者无车可买的混乱局面,后来各地不得不宣布推迟实施。

除北京市在征求意见时被驳回至2020年实施“国六b”标准外,这些地区虽然大部分将实施时间又推迟至今年7月1日,但从中国政府征求意见到实施,大多只有两三个月缓冲期,极短的时间内,汽车企业和经销商根本来不及应对,因此造成的大混乱局面无法改变。

这些地区的经销商们大力清库存,不仅导致汽车批发销量大幅下滑,还导致汽车价格大幅下跌,由于各地政策不同,各大汽车公司面对的更像是一个多国市场,而不是统一的大市场,汽车公司们很难在这种复杂情况下协调生产、销售。中国最大的汽车集团——上汽集团不得不通过巨额补贴对内部职工进行去库存。

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多次发生:2001年,中国开始实施“国一”排放标准,并计划于2010年实施“国四”排放标准,但由于企业升级和油品升级原因几度推迟,最终到2014年实施。现行“国五”标准在2017年1月才开始实施,此次各地大幅提前“国六”标准,大大缩短了留给汽车生产和经销企业的时间。

由于转换期被突然打破,留的时间很短,朝令夕改的政策变化,使消费者进行观望而不是急于购车,“积压如山”的“国五”车一时难以被消化。在重庆、上海、河南等地经销商组织联名上书要求推迟“国六”标准实施之后,5月27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向商务部、工信部、公安部、生态环境部等主管部门上书,发布《关于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对汽车市场影响的情况报告及建议》,要求增加缓冲时间,不再增加新的提前实施“国六”标准地区,汽车企业对“国五”车保证回购等。

今年前4个月,除少数品牌外,多数跨国汽车公司在中国市场遭遇重创,大众、通用销量均同比下降10%以上,福特、标致雪铁龙则令人吃惊地同比下降了60%。

由于中国一半地区“国六”标准实施时间临近,中国汽车销量在7月前继续大幅下降已成定局,如果中国政府不及时出台新的政策扭转这一“人祸”,全年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不可避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