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特斯拉第一财季汽车总交付量环比下降31%,至6.3万辆左右。这种下滑危及特斯拉的销量增长目标,令人愈发担心该公司高价轿车Model 3的潜在买家群体到底有多大。若无法实现销量目标,外界会更加质疑特斯拉偿债和为未来扩张融资的能力。



撰文 / Tim Higgins

■ 特斯拉(Tesla Inc., TSLA)投入多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弄清如何生产出足够多的Model 3紧凑型轿车以满足早期客户需求。如今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面临的问题是:消费者还剩下多少兴趣?

特斯拉第一财季汽车总交付量环比下降31%,至6.3万辆左右。这种下滑危及特斯拉的销量增长目标,令人愈发担心该公司这款高价轿车的潜在买家群体到底有多大。

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曾用“高到离谱”来形容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马斯克今年早些时候告诉分析师:“抑制因素是人们的负担能力,与需求无关。”

特斯拉要想实现Model 3全球交付量多至40万辆的目标,就必须使今年其余三个季度的销量大幅提高。该公司面临的挑战包括:定价和竞争压力;二手Model S更容易买到;有关对中国市场表现逊于预期的担忧。

若无法实现销量目标,外界会更加质疑特斯拉偿还债务以及为未来扩张融资的能力。

分析师估计,Model 3去年的平均售价为5.7万美元。马斯克一直在削减成本,以便特斯拉能够承受得起将起售价保持在约3.5万美元。不过,对一些潜在买家来说,价格依然是个问题,尤其因为税收抵免的优惠逐渐取消。

在开始考虑购买新车时,Daniel Jones曾一度考虑入手特斯拉Model 3,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款二手的黑色宝马(BMW) 3系车,这是特斯拉的直接竞争对手之一。决定因素是价格。

这位51岁的达拉斯居民喜欢Model 3的外观和纯电动汽车的理念,但这款硅谷紧凑型轿车的售价超出了他的预算。二手宝马的售价约为2.2万美元。

由于投资者和分析师质疑Model 3的需求是否已见顶,特斯拉股价今年以来已累计下跌44%。除交付量下降以外,特斯拉还报告第一财季成为该公司有史以来亏损最多的季度之一。该公司将销售不振归因于首次向海外出口Model 3所面临的挑战。马斯克还将第一财季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归咎于消费者在冬季购物兴趣疲软,以及为赶在美国联邦税收抵免从7,500美元降至3,750美元之前,买家在去年晚些时候提前购买了汽车。

特斯拉发言人对本文不予置评。

市场需求受到质疑对特斯拉而言意味着一个重大转变,因为过去三年里,投资者所担心的一直是特斯拉的产能能否满足消费者的购车需求。那时,消费者愿意支付1,000美元订金,订购一辆他们未曾试驾过、还要等上几年才能生产出来的特斯拉汽车。2016年,在Model 3首次亮相后的数周里,特斯拉就收到了超过40万辆的订单。

巴克莱(Barclays PLC)分析师Brian Johnson表示,最初看涨观点主要基于特斯拉在生产汽车界的iPhone,以及通过多条互补的产品线销售高利润率、面向大众市场的电动车。但他称,正如大家所看到的,美国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已基本停滞不前。

特斯拉正面临来自奥迪(Audi)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等车企日趋激烈的竞争。另一方面,特斯拉还要与自己竞争,涉及其2012年开始销售的Model S大型轿车。

特斯拉前经理Seneca Giese称,特斯拉在2014年开始提供Model S的租赁业务,去年这些汽车开始大规模进入二手车市场。Model S的新车售价通常为10万美元。Giese表示,他发现Model S二手车最容易卖掉的价格在4.5万-5万美元左右。Giese与他人联合创办了在线二手车零售公司Current Automotive,专卖二手电动汽车。

特斯拉提高产量后,其汽车销售在2018年下半年有所增长,而当时美国整体轿车市场一直处于下滑态势,因消费者纷纷涌向运动型多用途车(SUV)。追踪新车销售的网站Edmunds的数据显示,去年以及今年第一季度,Model 3汽车是美国最畅销的高端紧凑型轿车。

根据Edmunds的数据,Model 3不仅在美国击败了梅赛德斯-奔驰C级和宝马3系轿车,还为售价在5.7万美元及以上的汽车市场整体规模增长作出了近一半的贡献。若没有Model 3,该市场本应萎缩。J.D. Power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消费者购买新车的平均价格约为3.25万美元。

Edmunds分析师Jeremy Acevedo认为,特斯拉把握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但很难持续做到这一点。

特斯拉预期的增长主要来自中国,该公司正全力以赴在中国开设首个海外装配厂。马斯克已表示,如果特斯拉第四季度能在该厂实现量产,那么今年该公司全球产量最高能达到50万辆。特斯拉的这家工厂今年1月份破土动工,其激进的开工时间安排遭到了质疑,因为特斯拉有过错过最后期限的历史。

上周,特斯拉开始在中国接受本土版Model 3订单,起价比该公司目前从加州工厂出口的版本便宜约1.1万美元。虽然包括宝马和梅赛德斯-奔驰在内的其他豪车制造商已从中国市场获益,但它们的销售已经放缓,同时贸易紧张局势升温也开始造成冲击。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Adam Jonas曾经看涨特斯拉,但后来对其前景转而看跌,他认为特斯拉Model 3可能在喜欢非电动款SUV的买家中销售遇冷。

他称:“特斯拉曾被视为一个增长故事,但现在需求面已经发生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特斯拉面临新问题:Model 3需求是否已见顶?

发布日期:2019-06-04 14:39
摘要」特斯拉第一财季汽车总交付量环比下降31%,至6.3万辆左右。这种下滑危及特斯拉的销量增长目标,令人愈发担心该公司高价轿车Model 3的潜在买家群体到底有多大。若无法实现销量目标,外界会更加质疑特斯拉偿债和为未来扩张融资的能力。



撰文 / Tim Higgins

■ 特斯拉(Tesla Inc., TSLA)投入多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弄清如何生产出足够多的Model 3紧凑型轿车以满足早期客户需求。如今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面临的问题是:消费者还剩下多少兴趣?

特斯拉第一财季汽车总交付量环比下降31%,至6.3万辆左右。这种下滑危及特斯拉的销量增长目标,令人愈发担心该公司这款高价轿车的潜在买家群体到底有多大。

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曾用“高到离谱”来形容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马斯克今年早些时候告诉分析师:“抑制因素是人们的负担能力,与需求无关。”

特斯拉要想实现Model 3全球交付量多至40万辆的目标,就必须使今年其余三个季度的销量大幅提高。该公司面临的挑战包括:定价和竞争压力;二手Model S更容易买到;有关对中国市场表现逊于预期的担忧。

若无法实现销量目标,外界会更加质疑特斯拉偿还债务以及为未来扩张融资的能力。

分析师估计,Model 3去年的平均售价为5.7万美元。马斯克一直在削减成本,以便特斯拉能够承受得起将起售价保持在约3.5万美元。不过,对一些潜在买家来说,价格依然是个问题,尤其因为税收抵免的优惠逐渐取消。

在开始考虑购买新车时,Daniel Jones曾一度考虑入手特斯拉Model 3,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款二手的黑色宝马(BMW) 3系车,这是特斯拉的直接竞争对手之一。决定因素是价格。

这位51岁的达拉斯居民喜欢Model 3的外观和纯电动汽车的理念,但这款硅谷紧凑型轿车的售价超出了他的预算。二手宝马的售价约为2.2万美元。

由于投资者和分析师质疑Model 3的需求是否已见顶,特斯拉股价今年以来已累计下跌44%。除交付量下降以外,特斯拉还报告第一财季成为该公司有史以来亏损最多的季度之一。该公司将销售不振归因于首次向海外出口Model 3所面临的挑战。马斯克还将第一财季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归咎于消费者在冬季购物兴趣疲软,以及为赶在美国联邦税收抵免从7,500美元降至3,750美元之前,买家在去年晚些时候提前购买了汽车。

特斯拉发言人对本文不予置评。

市场需求受到质疑对特斯拉而言意味着一个重大转变,因为过去三年里,投资者所担心的一直是特斯拉的产能能否满足消费者的购车需求。那时,消费者愿意支付1,000美元订金,订购一辆他们未曾试驾过、还要等上几年才能生产出来的特斯拉汽车。2016年,在Model 3首次亮相后的数周里,特斯拉就收到了超过40万辆的订单。

巴克莱(Barclays PLC)分析师Brian Johnson表示,最初看涨观点主要基于特斯拉在生产汽车界的iPhone,以及通过多条互补的产品线销售高利润率、面向大众市场的电动车。但他称,正如大家所看到的,美国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已基本停滞不前。

特斯拉正面临来自奥迪(Audi)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等车企日趋激烈的竞争。另一方面,特斯拉还要与自己竞争,涉及其2012年开始销售的Model S大型轿车。

特斯拉前经理Seneca Giese称,特斯拉在2014年开始提供Model S的租赁业务,去年这些汽车开始大规模进入二手车市场。Model S的新车售价通常为10万美元。Giese表示,他发现Model S二手车最容易卖掉的价格在4.5万-5万美元左右。Giese与他人联合创办了在线二手车零售公司Current Automotive,专卖二手电动汽车。

特斯拉提高产量后,其汽车销售在2018年下半年有所增长,而当时美国整体轿车市场一直处于下滑态势,因消费者纷纷涌向运动型多用途车(SUV)。追踪新车销售的网站Edmunds的数据显示,去年以及今年第一季度,Model 3汽车是美国最畅销的高端紧凑型轿车。

根据Edmunds的数据,Model 3不仅在美国击败了梅赛德斯-奔驰C级和宝马3系轿车,还为售价在5.7万美元及以上的汽车市场整体规模增长作出了近一半的贡献。若没有Model 3,该市场本应萎缩。J.D. Power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消费者购买新车的平均价格约为3.25万美元。

Edmunds分析师Jeremy Acevedo认为,特斯拉把握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但很难持续做到这一点。

特斯拉预期的增长主要来自中国,该公司正全力以赴在中国开设首个海外装配厂。马斯克已表示,如果特斯拉第四季度能在该厂实现量产,那么今年该公司全球产量最高能达到50万辆。特斯拉的这家工厂今年1月份破土动工,其激进的开工时间安排遭到了质疑,因为特斯拉有过错过最后期限的历史。

上周,特斯拉开始在中国接受本土版Model 3订单,起价比该公司目前从加州工厂出口的版本便宜约1.1万美元。虽然包括宝马和梅赛德斯-奔驰在内的其他豪车制造商已从中国市场获益,但它们的销售已经放缓,同时贸易紧张局势升温也开始造成冲击。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Adam Jonas曾经看涨特斯拉,但后来对其前景转而看跌,他认为特斯拉Model 3可能在喜欢非电动款SUV的买家中销售遇冷。

他称:“特斯拉曾被视为一个增长故事,但现在需求面已经发生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特斯拉第一财季汽车总交付量环比下降31%,至6.3万辆左右。这种下滑危及特斯拉的销量增长目标,令人愈发担心该公司高价轿车Model 3的潜在买家群体到底有多大。若无法实现销量目标,外界会更加质疑特斯拉偿债和为未来扩张融资的能力。



撰文 / Tim Higgins

■ 特斯拉(Tesla Inc., TSLA)投入多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弄清如何生产出足够多的Model 3紧凑型轿车以满足早期客户需求。如今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面临的问题是:消费者还剩下多少兴趣?

特斯拉第一财季汽车总交付量环比下降31%,至6.3万辆左右。这种下滑危及特斯拉的销量增长目标,令人愈发担心该公司这款高价轿车的潜在买家群体到底有多大。

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曾用“高到离谱”来形容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马斯克今年早些时候告诉分析师:“抑制因素是人们的负担能力,与需求无关。”

特斯拉要想实现Model 3全球交付量多至40万辆的目标,就必须使今年其余三个季度的销量大幅提高。该公司面临的挑战包括:定价和竞争压力;二手Model S更容易买到;有关对中国市场表现逊于预期的担忧。

若无法实现销量目标,外界会更加质疑特斯拉偿还债务以及为未来扩张融资的能力。

分析师估计,Model 3去年的平均售价为5.7万美元。马斯克一直在削减成本,以便特斯拉能够承受得起将起售价保持在约3.5万美元。不过,对一些潜在买家来说,价格依然是个问题,尤其因为税收抵免的优惠逐渐取消。

在开始考虑购买新车时,Daniel Jones曾一度考虑入手特斯拉Model 3,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款二手的黑色宝马(BMW) 3系车,这是特斯拉的直接竞争对手之一。决定因素是价格。

这位51岁的达拉斯居民喜欢Model 3的外观和纯电动汽车的理念,但这款硅谷紧凑型轿车的售价超出了他的预算。二手宝马的售价约为2.2万美元。

由于投资者和分析师质疑Model 3的需求是否已见顶,特斯拉股价今年以来已累计下跌44%。除交付量下降以外,特斯拉还报告第一财季成为该公司有史以来亏损最多的季度之一。该公司将销售不振归因于首次向海外出口Model 3所面临的挑战。马斯克还将第一财季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归咎于消费者在冬季购物兴趣疲软,以及为赶在美国联邦税收抵免从7,500美元降至3,750美元之前,买家在去年晚些时候提前购买了汽车。

特斯拉发言人对本文不予置评。

市场需求受到质疑对特斯拉而言意味着一个重大转变,因为过去三年里,投资者所担心的一直是特斯拉的产能能否满足消费者的购车需求。那时,消费者愿意支付1,000美元订金,订购一辆他们未曾试驾过、还要等上几年才能生产出来的特斯拉汽车。2016年,在Model 3首次亮相后的数周里,特斯拉就收到了超过40万辆的订单。

巴克莱(Barclays PLC)分析师Brian Johnson表示,最初看涨观点主要基于特斯拉在生产汽车界的iPhone,以及通过多条互补的产品线销售高利润率、面向大众市场的电动车。但他称,正如大家所看到的,美国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已基本停滞不前。

特斯拉正面临来自奥迪(Audi)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等车企日趋激烈的竞争。另一方面,特斯拉还要与自己竞争,涉及其2012年开始销售的Model S大型轿车。

特斯拉前经理Seneca Giese称,特斯拉在2014年开始提供Model S的租赁业务,去年这些汽车开始大规模进入二手车市场。Model S的新车售价通常为10万美元。Giese表示,他发现Model S二手车最容易卖掉的价格在4.5万-5万美元左右。Giese与他人联合创办了在线二手车零售公司Current Automotive,专卖二手电动汽车。

特斯拉提高产量后,其汽车销售在2018年下半年有所增长,而当时美国整体轿车市场一直处于下滑态势,因消费者纷纷涌向运动型多用途车(SUV)。追踪新车销售的网站Edmunds的数据显示,去年以及今年第一季度,Model 3汽车是美国最畅销的高端紧凑型轿车。

根据Edmunds的数据,Model 3不仅在美国击败了梅赛德斯-奔驰C级和宝马3系轿车,还为售价在5.7万美元及以上的汽车市场整体规模增长作出了近一半的贡献。若没有Model 3,该市场本应萎缩。J.D. Power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消费者购买新车的平均价格约为3.25万美元。

Edmunds分析师Jeremy Acevedo认为,特斯拉把握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但很难持续做到这一点。

特斯拉预期的增长主要来自中国,该公司正全力以赴在中国开设首个海外装配厂。马斯克已表示,如果特斯拉第四季度能在该厂实现量产,那么今年该公司全球产量最高能达到50万辆。特斯拉的这家工厂今年1月份破土动工,其激进的开工时间安排遭到了质疑,因为特斯拉有过错过最后期限的历史。

上周,特斯拉开始在中国接受本土版Model 3订单,起价比该公司目前从加州工厂出口的版本便宜约1.1万美元。虽然包括宝马和梅赛德斯-奔驰在内的其他豪车制造商已从中国市场获益,但它们的销售已经放缓,同时贸易紧张局势升温也开始造成冲击。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Adam Jonas曾经看涨特斯拉,但后来对其前景转而看跌,他认为特斯拉Model 3可能在喜欢非电动款SUV的买家中销售遇冷。

他称:“特斯拉曾被视为一个增长故事,但现在需求面已经发生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特斯拉面临新问题:Model 3需求是否已见顶?

发布日期:2019-06-04 14:39
摘要」特斯拉第一财季汽车总交付量环比下降31%,至6.3万辆左右。这种下滑危及特斯拉的销量增长目标,令人愈发担心该公司高价轿车Model 3的潜在买家群体到底有多大。若无法实现销量目标,外界会更加质疑特斯拉偿债和为未来扩张融资的能力。



撰文 / Tim Higgins

■ 特斯拉(Tesla Inc., TSLA)投入多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弄清如何生产出足够多的Model 3紧凑型轿车以满足早期客户需求。如今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面临的问题是:消费者还剩下多少兴趣?

特斯拉第一财季汽车总交付量环比下降31%,至6.3万辆左右。这种下滑危及特斯拉的销量增长目标,令人愈发担心该公司这款高价轿车的潜在买家群体到底有多大。

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曾用“高到离谱”来形容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马斯克今年早些时候告诉分析师:“抑制因素是人们的负担能力,与需求无关。”

特斯拉要想实现Model 3全球交付量多至40万辆的目标,就必须使今年其余三个季度的销量大幅提高。该公司面临的挑战包括:定价和竞争压力;二手Model S更容易买到;有关对中国市场表现逊于预期的担忧。

若无法实现销量目标,外界会更加质疑特斯拉偿还债务以及为未来扩张融资的能力。

分析师估计,Model 3去年的平均售价为5.7万美元。马斯克一直在削减成本,以便特斯拉能够承受得起将起售价保持在约3.5万美元。不过,对一些潜在买家来说,价格依然是个问题,尤其因为税收抵免的优惠逐渐取消。

在开始考虑购买新车时,Daniel Jones曾一度考虑入手特斯拉Model 3,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款二手的黑色宝马(BMW) 3系车,这是特斯拉的直接竞争对手之一。决定因素是价格。

这位51岁的达拉斯居民喜欢Model 3的外观和纯电动汽车的理念,但这款硅谷紧凑型轿车的售价超出了他的预算。二手宝马的售价约为2.2万美元。

由于投资者和分析师质疑Model 3的需求是否已见顶,特斯拉股价今年以来已累计下跌44%。除交付量下降以外,特斯拉还报告第一财季成为该公司有史以来亏损最多的季度之一。该公司将销售不振归因于首次向海外出口Model 3所面临的挑战。马斯克还将第一财季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归咎于消费者在冬季购物兴趣疲软,以及为赶在美国联邦税收抵免从7,500美元降至3,750美元之前,买家在去年晚些时候提前购买了汽车。

特斯拉发言人对本文不予置评。

市场需求受到质疑对特斯拉而言意味着一个重大转变,因为过去三年里,投资者所担心的一直是特斯拉的产能能否满足消费者的购车需求。那时,消费者愿意支付1,000美元订金,订购一辆他们未曾试驾过、还要等上几年才能生产出来的特斯拉汽车。2016年,在Model 3首次亮相后的数周里,特斯拉就收到了超过40万辆的订单。

巴克莱(Barclays PLC)分析师Brian Johnson表示,最初看涨观点主要基于特斯拉在生产汽车界的iPhone,以及通过多条互补的产品线销售高利润率、面向大众市场的电动车。但他称,正如大家所看到的,美国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已基本停滞不前。

特斯拉正面临来自奥迪(Audi)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等车企日趋激烈的竞争。另一方面,特斯拉还要与自己竞争,涉及其2012年开始销售的Model S大型轿车。

特斯拉前经理Seneca Giese称,特斯拉在2014年开始提供Model S的租赁业务,去年这些汽车开始大规模进入二手车市场。Model S的新车售价通常为10万美元。Giese表示,他发现Model S二手车最容易卖掉的价格在4.5万-5万美元左右。Giese与他人联合创办了在线二手车零售公司Current Automotive,专卖二手电动汽车。

特斯拉提高产量后,其汽车销售在2018年下半年有所增长,而当时美国整体轿车市场一直处于下滑态势,因消费者纷纷涌向运动型多用途车(SUV)。追踪新车销售的网站Edmunds的数据显示,去年以及今年第一季度,Model 3汽车是美国最畅销的高端紧凑型轿车。

根据Edmunds的数据,Model 3不仅在美国击败了梅赛德斯-奔驰C级和宝马3系轿车,还为售价在5.7万美元及以上的汽车市场整体规模增长作出了近一半的贡献。若没有Model 3,该市场本应萎缩。J.D. Power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消费者购买新车的平均价格约为3.25万美元。

Edmunds分析师Jeremy Acevedo认为,特斯拉把握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但很难持续做到这一点。

特斯拉预期的增长主要来自中国,该公司正全力以赴在中国开设首个海外装配厂。马斯克已表示,如果特斯拉第四季度能在该厂实现量产,那么今年该公司全球产量最高能达到50万辆。特斯拉的这家工厂今年1月份破土动工,其激进的开工时间安排遭到了质疑,因为特斯拉有过错过最后期限的历史。

上周,特斯拉开始在中国接受本土版Model 3订单,起价比该公司目前从加州工厂出口的版本便宜约1.1万美元。虽然包括宝马和梅赛德斯-奔驰在内的其他豪车制造商已从中国市场获益,但它们的销售已经放缓,同时贸易紧张局势升温也开始造成冲击。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Adam Jonas曾经看涨特斯拉,但后来对其前景转而看跌,他认为特斯拉Model 3可能在喜欢非电动款SUV的买家中销售遇冷。

他称:“特斯拉曾被视为一个增长故事,但现在需求面已经发生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特斯拉第一财季汽车总交付量环比下降31%,至6.3万辆左右。这种下滑危及特斯拉的销量增长目标,令人愈发担心该公司高价轿车Model 3的潜在买家群体到底有多大。若无法实现销量目标,外界会更加质疑特斯拉偿债和为未来扩张融资的能力。



撰文 / Tim Higgins

■ 特斯拉(Tesla Inc., TSLA)投入多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弄清如何生产出足够多的Model 3紧凑型轿车以满足早期客户需求。如今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面临的问题是:消费者还剩下多少兴趣?

特斯拉第一财季汽车总交付量环比下降31%,至6.3万辆左右。这种下滑危及特斯拉的销量增长目标,令人愈发担心该公司这款高价轿车的潜在买家群体到底有多大。

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曾用“高到离谱”来形容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马斯克今年早些时候告诉分析师:“抑制因素是人们的负担能力,与需求无关。”

特斯拉要想实现Model 3全球交付量多至40万辆的目标,就必须使今年其余三个季度的销量大幅提高。该公司面临的挑战包括:定价和竞争压力;二手Model S更容易买到;有关对中国市场表现逊于预期的担忧。

若无法实现销量目标,外界会更加质疑特斯拉偿还债务以及为未来扩张融资的能力。

分析师估计,Model 3去年的平均售价为5.7万美元。马斯克一直在削减成本,以便特斯拉能够承受得起将起售价保持在约3.5万美元。不过,对一些潜在买家来说,价格依然是个问题,尤其因为税收抵免的优惠逐渐取消。

在开始考虑购买新车时,Daniel Jones曾一度考虑入手特斯拉Model 3,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款二手的黑色宝马(BMW) 3系车,这是特斯拉的直接竞争对手之一。决定因素是价格。

这位51岁的达拉斯居民喜欢Model 3的外观和纯电动汽车的理念,但这款硅谷紧凑型轿车的售价超出了他的预算。二手宝马的售价约为2.2万美元。

由于投资者和分析师质疑Model 3的需求是否已见顶,特斯拉股价今年以来已累计下跌44%。除交付量下降以外,特斯拉还报告第一财季成为该公司有史以来亏损最多的季度之一。该公司将销售不振归因于首次向海外出口Model 3所面临的挑战。马斯克还将第一财季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归咎于消费者在冬季购物兴趣疲软,以及为赶在美国联邦税收抵免从7,500美元降至3,750美元之前,买家在去年晚些时候提前购买了汽车。

特斯拉发言人对本文不予置评。

市场需求受到质疑对特斯拉而言意味着一个重大转变,因为过去三年里,投资者所担心的一直是特斯拉的产能能否满足消费者的购车需求。那时,消费者愿意支付1,000美元订金,订购一辆他们未曾试驾过、还要等上几年才能生产出来的特斯拉汽车。2016年,在Model 3首次亮相后的数周里,特斯拉就收到了超过40万辆的订单。

巴克莱(Barclays PLC)分析师Brian Johnson表示,最初看涨观点主要基于特斯拉在生产汽车界的iPhone,以及通过多条互补的产品线销售高利润率、面向大众市场的电动车。但他称,正如大家所看到的,美国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已基本停滞不前。

特斯拉正面临来自奥迪(Audi)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等车企日趋激烈的竞争。另一方面,特斯拉还要与自己竞争,涉及其2012年开始销售的Model S大型轿车。

特斯拉前经理Seneca Giese称,特斯拉在2014年开始提供Model S的租赁业务,去年这些汽车开始大规模进入二手车市场。Model S的新车售价通常为10万美元。Giese表示,他发现Model S二手车最容易卖掉的价格在4.5万-5万美元左右。Giese与他人联合创办了在线二手车零售公司Current Automotive,专卖二手电动汽车。

特斯拉提高产量后,其汽车销售在2018年下半年有所增长,而当时美国整体轿车市场一直处于下滑态势,因消费者纷纷涌向运动型多用途车(SUV)。追踪新车销售的网站Edmunds的数据显示,去年以及今年第一季度,Model 3汽车是美国最畅销的高端紧凑型轿车。

根据Edmunds的数据,Model 3不仅在美国击败了梅赛德斯-奔驰C级和宝马3系轿车,还为售价在5.7万美元及以上的汽车市场整体规模增长作出了近一半的贡献。若没有Model 3,该市场本应萎缩。J.D. Power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消费者购买新车的平均价格约为3.25万美元。

Edmunds分析师Jeremy Acevedo认为,特斯拉把握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但很难持续做到这一点。

特斯拉预期的增长主要来自中国,该公司正全力以赴在中国开设首个海外装配厂。马斯克已表示,如果特斯拉第四季度能在该厂实现量产,那么今年该公司全球产量最高能达到50万辆。特斯拉的这家工厂今年1月份破土动工,其激进的开工时间安排遭到了质疑,因为特斯拉有过错过最后期限的历史。

上周,特斯拉开始在中国接受本土版Model 3订单,起价比该公司目前从加州工厂出口的版本便宜约1.1万美元。虽然包括宝马和梅赛德斯-奔驰在内的其他豪车制造商已从中国市场获益,但它们的销售已经放缓,同时贸易紧张局势升温也开始造成冲击。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Adam Jonas曾经看涨特斯拉,但后来对其前景转而看跌,他认为特斯拉Model 3可能在喜欢非电动款SUV的买家中销售遇冷。

他称:“特斯拉曾被视为一个增长故事,但现在需求面已经发生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