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花费了15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打造一家先进的半导体企业,目标是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但美国的一份黑名单将使华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倒退好几年。


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研制的芯片。专家称出口禁令的短期影响将微乎其微,但随着技术演进,禁令有可能阻碍海思半导体的发展。

撰文 / Yoko Kubota / Dan Strumpf

■ 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花费了15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打造一家先进的半导体企业,目标是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但美国的一份黑名单将使华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倒退好几年。

华为旗下芯片子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 Technologies Co.)已发展成为中国规模最大且技术最先进的芯片企业之一。华为的数据中心、智能手机、乃至用于即将推出的5G无线网络的基站,都使用海思半导体的处理器。

海思半导体为华为提供的芯片数量超过了其他任何一家公司,从而降低了华为对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和英伟达(Nvidia Co., NVDA)等美国芯片巨头的依赖,并且有助于削弱美国芯片厂商的主导地位。不过,美国商务部将包括海思半导体在内的数十家华为关联公司都列入了一份出口黑名单,禁止任何公司未经许可向这份黑名单中的企业提供美国技术。获得这样的许可并非易事。

海思半导体设计和生产半导体要依赖一些供应商为其提供美国的软件和知识产权,因此该公司持续生产更优质芯片的能力面临风险。虽然业内人士称出口禁令的短期影响将微乎其微,但从中长期来看,随着技术的演进,禁令有可能阻碍海思半导体的发展。

香港投行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分析师Sebastian Hou说,从现在算起,如果一年以后禁令仍未解除,将会有大的风险。他说,海思半导体在设计下一代芯片时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因为很多软件和知识产权仍是由美国供应商授权或从他们那里购买的。

华为发言人对本文不予置评。

半导体已成为美中科技战的一个瓶颈。中国需要美国的半导体技术,美国芯片生产商则依赖中国买家。海思半导体所面临的威胁表明,中国科技行业距离建立自给自足的供应链还有一段路要走。

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后,海思半导体将无法从英国基础芯片设计提供商ARM Holdings PLC那里获取技术。此外,海思半导体将无法使用美国供应商新思科技(Synopsys Inc., SNPS)和益华电脑(Cadence Design Systems Inc., CDNS)的最新软件,这将加大海思半导体生产下一代芯片的难度。

中国商务部上周五表示,将建立一份“不可靠实体清单”,对中国企业实施断供的外国企业、组织和个人将被列入这份清单。

海思半导体总裁何庭波(Teresa He)在5月17日致华为员工的内部信中称,每一个新产品一出生,将必须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何庭波在信中说:“我们不仅要保持开放创新,更要实现科技自立。”

去年美国针对华为的主要国内竞争对手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0763.HK)颁布了出口禁令,导致中兴通讯陷入瘫痪,凸显出中国对美国芯片的依赖。后来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内容包括中兴通讯支付10亿美元罚款,该公司业务才得以恢复。

专家表示,和中兴通讯相比,华为对美国技术的依赖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与海思半导体有关。北京的官方智库赛迪(CCID)的数据显示,以价值计算,2015年海思半导体为华为供应了逾五分之一的芯片。分析人士估计这个比例此后持续上升。

ABI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华为去年推出的高端P20 Pro智能手机中约27%的半导体产品来自海思半导体,仅有7%来自美国公司。而中兴通讯在受到禁令冲击时,其顶配智能手机的电子元件有超过一半采购自美国公司。

海思半导体成立于2004年,总部位于深圳,全球员工总数超过七千人。根据市场研究机构集邦科技(Trendforce)的数据,2018年海思半导体收入增长38%,至79亿美元。据研究机构Gartner称,海思半导体约90%的收入都来自华为。华为2018年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

目前全球已有多家芯片制造商成功将晶体管尺寸缩小到七纳米,这也是该行业目前的黄金标准,而海思半导体正是这些业界精英之一。

在智能手机领域,海思半导体的麒麟(Kirin)牌芯片支持图像识别和其他人工智能(AI)功能。未来,其巴龙(Balong)芯片将把这些手机和其他设备连接到即将推出的5G网络,而其天罡(Tiangang)芯片将用于华为的5G基站。

海思半导体迫在眉睫的难题是获得新思科技和益华电脑设计工具的新使用许可。新思科技和益华电脑总部均位于美国加州,它们的产品被用于制作电路蓝图。美国官员此前表示,美企将这些产品销售给华为及其关联公司的出口许可申请将受到审查,而且所有申请均适用拒绝批准推定(presumption of denial)。

新思科技联席首席执行长Aart de Geus在与投资者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正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规定,包括不再为海思半导体提供现场支持。益华电脑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停止与ARM业务往来的损失可能不会立即显现。华为首席执行长任正非5月份曾表示,该公司已经获得ARM架构的永久授权,暂停与ARM的合作不会产生影响。ARM发言人称,公司正与美国政府沟通以确保合规。ARM中国的发言人则表示,公司正寻求符合法律规定的解决方案。

其他芯片制造商和海思半导体的供应商未来转向使用ARM新版本的技术或产品时,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海思半导体将只能继续使用旧版工具,这将对该公司在芯片设计前沿的竞争能力造成阻碍并拉长产品开发时间。

Software Hardware & Consulting首席执行长Shumpei Kawasaki说,就开发新的先进芯片而言,“我预计华为将遭受36个月的中期挫折”。Kawasaki曾是日立公司(Hitachi Ltd., HIT)和瑞萨电子(Renesas Electronics Co., 6723.TO)的芯片设计师。

ARM、益华电脑和新思科技的技术存在替代品,其中包括开源的RISC-V,后者最初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开发出来的。Kawasaki称,RISC-V的一些设计数据可在公开平台获得,使用这些数据无需签署协议。

Kawasaki表示,长期而言,出口禁令将促使中国采用一套单独的芯片设计工具和标准,令海思半导体摆脱对国际主流的芯片架构和工具的依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出口禁令让华为海思面临长期风险

发布日期:2019-06-03 14:10
摘要」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花费了15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打造一家先进的半导体企业,目标是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但美国的一份黑名单将使华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倒退好几年。


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研制的芯片。专家称出口禁令的短期影响将微乎其微,但随着技术演进,禁令有可能阻碍海思半导体的发展。

撰文 / Yoko Kubota / Dan Strumpf

■ 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花费了15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打造一家先进的半导体企业,目标是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但美国的一份黑名单将使华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倒退好几年。

华为旗下芯片子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 Technologies Co.)已发展成为中国规模最大且技术最先进的芯片企业之一。华为的数据中心、智能手机、乃至用于即将推出的5G无线网络的基站,都使用海思半导体的处理器。

海思半导体为华为提供的芯片数量超过了其他任何一家公司,从而降低了华为对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和英伟达(Nvidia Co., NVDA)等美国芯片巨头的依赖,并且有助于削弱美国芯片厂商的主导地位。不过,美国商务部将包括海思半导体在内的数十家华为关联公司都列入了一份出口黑名单,禁止任何公司未经许可向这份黑名单中的企业提供美国技术。获得这样的许可并非易事。

海思半导体设计和生产半导体要依赖一些供应商为其提供美国的软件和知识产权,因此该公司持续生产更优质芯片的能力面临风险。虽然业内人士称出口禁令的短期影响将微乎其微,但从中长期来看,随着技术的演进,禁令有可能阻碍海思半导体的发展。

香港投行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分析师Sebastian Hou说,从现在算起,如果一年以后禁令仍未解除,将会有大的风险。他说,海思半导体在设计下一代芯片时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因为很多软件和知识产权仍是由美国供应商授权或从他们那里购买的。

华为发言人对本文不予置评。

半导体已成为美中科技战的一个瓶颈。中国需要美国的半导体技术,美国芯片生产商则依赖中国买家。海思半导体所面临的威胁表明,中国科技行业距离建立自给自足的供应链还有一段路要走。

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后,海思半导体将无法从英国基础芯片设计提供商ARM Holdings PLC那里获取技术。此外,海思半导体将无法使用美国供应商新思科技(Synopsys Inc., SNPS)和益华电脑(Cadence Design Systems Inc., CDNS)的最新软件,这将加大海思半导体生产下一代芯片的难度。

中国商务部上周五表示,将建立一份“不可靠实体清单”,对中国企业实施断供的外国企业、组织和个人将被列入这份清单。

海思半导体总裁何庭波(Teresa He)在5月17日致华为员工的内部信中称,每一个新产品一出生,将必须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何庭波在信中说:“我们不仅要保持开放创新,更要实现科技自立。”

去年美国针对华为的主要国内竞争对手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0763.HK)颁布了出口禁令,导致中兴通讯陷入瘫痪,凸显出中国对美国芯片的依赖。后来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内容包括中兴通讯支付10亿美元罚款,该公司业务才得以恢复。

专家表示,和中兴通讯相比,华为对美国技术的依赖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与海思半导体有关。北京的官方智库赛迪(CCID)的数据显示,以价值计算,2015年海思半导体为华为供应了逾五分之一的芯片。分析人士估计这个比例此后持续上升。

ABI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华为去年推出的高端P20 Pro智能手机中约27%的半导体产品来自海思半导体,仅有7%来自美国公司。而中兴通讯在受到禁令冲击时,其顶配智能手机的电子元件有超过一半采购自美国公司。

海思半导体成立于2004年,总部位于深圳,全球员工总数超过七千人。根据市场研究机构集邦科技(Trendforce)的数据,2018年海思半导体收入增长38%,至79亿美元。据研究机构Gartner称,海思半导体约90%的收入都来自华为。华为2018年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

目前全球已有多家芯片制造商成功将晶体管尺寸缩小到七纳米,这也是该行业目前的黄金标准,而海思半导体正是这些业界精英之一。

在智能手机领域,海思半导体的麒麟(Kirin)牌芯片支持图像识别和其他人工智能(AI)功能。未来,其巴龙(Balong)芯片将把这些手机和其他设备连接到即将推出的5G网络,而其天罡(Tiangang)芯片将用于华为的5G基站。

海思半导体迫在眉睫的难题是获得新思科技和益华电脑设计工具的新使用许可。新思科技和益华电脑总部均位于美国加州,它们的产品被用于制作电路蓝图。美国官员此前表示,美企将这些产品销售给华为及其关联公司的出口许可申请将受到审查,而且所有申请均适用拒绝批准推定(presumption of denial)。

新思科技联席首席执行长Aart de Geus在与投资者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正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规定,包括不再为海思半导体提供现场支持。益华电脑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停止与ARM业务往来的损失可能不会立即显现。华为首席执行长任正非5月份曾表示,该公司已经获得ARM架构的永久授权,暂停与ARM的合作不会产生影响。ARM发言人称,公司正与美国政府沟通以确保合规。ARM中国的发言人则表示,公司正寻求符合法律规定的解决方案。

其他芯片制造商和海思半导体的供应商未来转向使用ARM新版本的技术或产品时,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海思半导体将只能继续使用旧版工具,这将对该公司在芯片设计前沿的竞争能力造成阻碍并拉长产品开发时间。

Software Hardware & Consulting首席执行长Shumpei Kawasaki说,就开发新的先进芯片而言,“我预计华为将遭受36个月的中期挫折”。Kawasaki曾是日立公司(Hitachi Ltd., HIT)和瑞萨电子(Renesas Electronics Co., 6723.TO)的芯片设计师。

ARM、益华电脑和新思科技的技术存在替代品,其中包括开源的RISC-V,后者最初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开发出来的。Kawasaki称,RISC-V的一些设计数据可在公开平台获得,使用这些数据无需签署协议。

Kawasaki表示,长期而言,出口禁令将促使中国采用一套单独的芯片设计工具和标准,令海思半导体摆脱对国际主流的芯片架构和工具的依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花费了15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打造一家先进的半导体企业,目标是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但美国的一份黑名单将使华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倒退好几年。


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研制的芯片。专家称出口禁令的短期影响将微乎其微,但随着技术演进,禁令有可能阻碍海思半导体的发展。

撰文 / Yoko Kubota / Dan Strumpf

■ 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花费了15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打造一家先进的半导体企业,目标是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但美国的一份黑名单将使华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倒退好几年。

华为旗下芯片子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 Technologies Co.)已发展成为中国规模最大且技术最先进的芯片企业之一。华为的数据中心、智能手机、乃至用于即将推出的5G无线网络的基站,都使用海思半导体的处理器。

海思半导体为华为提供的芯片数量超过了其他任何一家公司,从而降低了华为对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和英伟达(Nvidia Co., NVDA)等美国芯片巨头的依赖,并且有助于削弱美国芯片厂商的主导地位。不过,美国商务部将包括海思半导体在内的数十家华为关联公司都列入了一份出口黑名单,禁止任何公司未经许可向这份黑名单中的企业提供美国技术。获得这样的许可并非易事。

海思半导体设计和生产半导体要依赖一些供应商为其提供美国的软件和知识产权,因此该公司持续生产更优质芯片的能力面临风险。虽然业内人士称出口禁令的短期影响将微乎其微,但从中长期来看,随着技术的演进,禁令有可能阻碍海思半导体的发展。

香港投行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分析师Sebastian Hou说,从现在算起,如果一年以后禁令仍未解除,将会有大的风险。他说,海思半导体在设计下一代芯片时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因为很多软件和知识产权仍是由美国供应商授权或从他们那里购买的。

华为发言人对本文不予置评。

半导体已成为美中科技战的一个瓶颈。中国需要美国的半导体技术,美国芯片生产商则依赖中国买家。海思半导体所面临的威胁表明,中国科技行业距离建立自给自足的供应链还有一段路要走。

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后,海思半导体将无法从英国基础芯片设计提供商ARM Holdings PLC那里获取技术。此外,海思半导体将无法使用美国供应商新思科技(Synopsys Inc., SNPS)和益华电脑(Cadence Design Systems Inc., CDNS)的最新软件,这将加大海思半导体生产下一代芯片的难度。

中国商务部上周五表示,将建立一份“不可靠实体清单”,对中国企业实施断供的外国企业、组织和个人将被列入这份清单。

海思半导体总裁何庭波(Teresa He)在5月17日致华为员工的内部信中称,每一个新产品一出生,将必须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何庭波在信中说:“我们不仅要保持开放创新,更要实现科技自立。”

去年美国针对华为的主要国内竞争对手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0763.HK)颁布了出口禁令,导致中兴通讯陷入瘫痪,凸显出中国对美国芯片的依赖。后来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内容包括中兴通讯支付10亿美元罚款,该公司业务才得以恢复。

专家表示,和中兴通讯相比,华为对美国技术的依赖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与海思半导体有关。北京的官方智库赛迪(CCID)的数据显示,以价值计算,2015年海思半导体为华为供应了逾五分之一的芯片。分析人士估计这个比例此后持续上升。

ABI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华为去年推出的高端P20 Pro智能手机中约27%的半导体产品来自海思半导体,仅有7%来自美国公司。而中兴通讯在受到禁令冲击时,其顶配智能手机的电子元件有超过一半采购自美国公司。

海思半导体成立于2004年,总部位于深圳,全球员工总数超过七千人。根据市场研究机构集邦科技(Trendforce)的数据,2018年海思半导体收入增长38%,至79亿美元。据研究机构Gartner称,海思半导体约90%的收入都来自华为。华为2018年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

目前全球已有多家芯片制造商成功将晶体管尺寸缩小到七纳米,这也是该行业目前的黄金标准,而海思半导体正是这些业界精英之一。

在智能手机领域,海思半导体的麒麟(Kirin)牌芯片支持图像识别和其他人工智能(AI)功能。未来,其巴龙(Balong)芯片将把这些手机和其他设备连接到即将推出的5G网络,而其天罡(Tiangang)芯片将用于华为的5G基站。

海思半导体迫在眉睫的难题是获得新思科技和益华电脑设计工具的新使用许可。新思科技和益华电脑总部均位于美国加州,它们的产品被用于制作电路蓝图。美国官员此前表示,美企将这些产品销售给华为及其关联公司的出口许可申请将受到审查,而且所有申请均适用拒绝批准推定(presumption of denial)。

新思科技联席首席执行长Aart de Geus在与投资者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正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规定,包括不再为海思半导体提供现场支持。益华电脑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停止与ARM业务往来的损失可能不会立即显现。华为首席执行长任正非5月份曾表示,该公司已经获得ARM架构的永久授权,暂停与ARM的合作不会产生影响。ARM发言人称,公司正与美国政府沟通以确保合规。ARM中国的发言人则表示,公司正寻求符合法律规定的解决方案。

其他芯片制造商和海思半导体的供应商未来转向使用ARM新版本的技术或产品时,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海思半导体将只能继续使用旧版工具,这将对该公司在芯片设计前沿的竞争能力造成阻碍并拉长产品开发时间。

Software Hardware & Consulting首席执行长Shumpei Kawasaki说,就开发新的先进芯片而言,“我预计华为将遭受36个月的中期挫折”。Kawasaki曾是日立公司(Hitachi Ltd., HIT)和瑞萨电子(Renesas Electronics Co., 6723.TO)的芯片设计师。

ARM、益华电脑和新思科技的技术存在替代品,其中包括开源的RISC-V,后者最初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开发出来的。Kawasaki称,RISC-V的一些设计数据可在公开平台获得,使用这些数据无需签署协议。

Kawasaki表示,长期而言,出口禁令将促使中国采用一套单独的芯片设计工具和标准,令海思半导体摆脱对国际主流的芯片架构和工具的依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美国出口禁令让华为海思面临长期风险

发布日期:2019-06-03 14:10
摘要」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花费了15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打造一家先进的半导体企业,目标是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但美国的一份黑名单将使华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倒退好几年。


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研制的芯片。专家称出口禁令的短期影响将微乎其微,但随着技术演进,禁令有可能阻碍海思半导体的发展。

撰文 / Yoko Kubota / Dan Strumpf

■ 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花费了15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打造一家先进的半导体企业,目标是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但美国的一份黑名单将使华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倒退好几年。

华为旗下芯片子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 Technologies Co.)已发展成为中国规模最大且技术最先进的芯片企业之一。华为的数据中心、智能手机、乃至用于即将推出的5G无线网络的基站,都使用海思半导体的处理器。

海思半导体为华为提供的芯片数量超过了其他任何一家公司,从而降低了华为对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和英伟达(Nvidia Co., NVDA)等美国芯片巨头的依赖,并且有助于削弱美国芯片厂商的主导地位。不过,美国商务部将包括海思半导体在内的数十家华为关联公司都列入了一份出口黑名单,禁止任何公司未经许可向这份黑名单中的企业提供美国技术。获得这样的许可并非易事。

海思半导体设计和生产半导体要依赖一些供应商为其提供美国的软件和知识产权,因此该公司持续生产更优质芯片的能力面临风险。虽然业内人士称出口禁令的短期影响将微乎其微,但从中长期来看,随着技术的演进,禁令有可能阻碍海思半导体的发展。

香港投行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分析师Sebastian Hou说,从现在算起,如果一年以后禁令仍未解除,将会有大的风险。他说,海思半导体在设计下一代芯片时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因为很多软件和知识产权仍是由美国供应商授权或从他们那里购买的。

华为发言人对本文不予置评。

半导体已成为美中科技战的一个瓶颈。中国需要美国的半导体技术,美国芯片生产商则依赖中国买家。海思半导体所面临的威胁表明,中国科技行业距离建立自给自足的供应链还有一段路要走。

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后,海思半导体将无法从英国基础芯片设计提供商ARM Holdings PLC那里获取技术。此外,海思半导体将无法使用美国供应商新思科技(Synopsys Inc., SNPS)和益华电脑(Cadence Design Systems Inc., CDNS)的最新软件,这将加大海思半导体生产下一代芯片的难度。

中国商务部上周五表示,将建立一份“不可靠实体清单”,对中国企业实施断供的外国企业、组织和个人将被列入这份清单。

海思半导体总裁何庭波(Teresa He)在5月17日致华为员工的内部信中称,每一个新产品一出生,将必须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何庭波在信中说:“我们不仅要保持开放创新,更要实现科技自立。”

去年美国针对华为的主要国内竞争对手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0763.HK)颁布了出口禁令,导致中兴通讯陷入瘫痪,凸显出中国对美国芯片的依赖。后来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内容包括中兴通讯支付10亿美元罚款,该公司业务才得以恢复。

专家表示,和中兴通讯相比,华为对美国技术的依赖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与海思半导体有关。北京的官方智库赛迪(CCID)的数据显示,以价值计算,2015年海思半导体为华为供应了逾五分之一的芯片。分析人士估计这个比例此后持续上升。

ABI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华为去年推出的高端P20 Pro智能手机中约27%的半导体产品来自海思半导体,仅有7%来自美国公司。而中兴通讯在受到禁令冲击时,其顶配智能手机的电子元件有超过一半采购自美国公司。

海思半导体成立于2004年,总部位于深圳,全球员工总数超过七千人。根据市场研究机构集邦科技(Trendforce)的数据,2018年海思半导体收入增长38%,至79亿美元。据研究机构Gartner称,海思半导体约90%的收入都来自华为。华为2018年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

目前全球已有多家芯片制造商成功将晶体管尺寸缩小到七纳米,这也是该行业目前的黄金标准,而海思半导体正是这些业界精英之一。

在智能手机领域,海思半导体的麒麟(Kirin)牌芯片支持图像识别和其他人工智能(AI)功能。未来,其巴龙(Balong)芯片将把这些手机和其他设备连接到即将推出的5G网络,而其天罡(Tiangang)芯片将用于华为的5G基站。

海思半导体迫在眉睫的难题是获得新思科技和益华电脑设计工具的新使用许可。新思科技和益华电脑总部均位于美国加州,它们的产品被用于制作电路蓝图。美国官员此前表示,美企将这些产品销售给华为及其关联公司的出口许可申请将受到审查,而且所有申请均适用拒绝批准推定(presumption of denial)。

新思科技联席首席执行长Aart de Geus在与投资者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正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规定,包括不再为海思半导体提供现场支持。益华电脑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停止与ARM业务往来的损失可能不会立即显现。华为首席执行长任正非5月份曾表示,该公司已经获得ARM架构的永久授权,暂停与ARM的合作不会产生影响。ARM发言人称,公司正与美国政府沟通以确保合规。ARM中国的发言人则表示,公司正寻求符合法律规定的解决方案。

其他芯片制造商和海思半导体的供应商未来转向使用ARM新版本的技术或产品时,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海思半导体将只能继续使用旧版工具,这将对该公司在芯片设计前沿的竞争能力造成阻碍并拉长产品开发时间。

Software Hardware & Consulting首席执行长Shumpei Kawasaki说,就开发新的先进芯片而言,“我预计华为将遭受36个月的中期挫折”。Kawasaki曾是日立公司(Hitachi Ltd., HIT)和瑞萨电子(Renesas Electronics Co., 6723.TO)的芯片设计师。

ARM、益华电脑和新思科技的技术存在替代品,其中包括开源的RISC-V,后者最初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开发出来的。Kawasaki称,RISC-V的一些设计数据可在公开平台获得,使用这些数据无需签署协议。

Kawasaki表示,长期而言,出口禁令将促使中国采用一套单独的芯片设计工具和标准,令海思半导体摆脱对国际主流的芯片架构和工具的依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花费了15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打造一家先进的半导体企业,目标是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但美国的一份黑名单将使华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倒退好几年。


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研制的芯片。专家称出口禁令的短期影响将微乎其微,但随着技术演进,禁令有可能阻碍海思半导体的发展。

撰文 / Yoko Kubota / Dan Strumpf

■ 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花费了15年时间和巨额资金来打造一家先进的半导体企业,目标是实现芯片的自给自足。但美国的一份黑名单将使华为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倒退好几年。

华为旗下芯片子公司海思半导体(HiSilicon Technologies Co.)已发展成为中国规模最大且技术最先进的芯片企业之一。华为的数据中心、智能手机、乃至用于即将推出的5G无线网络的基站,都使用海思半导体的处理器。

海思半导体为华为提供的芯片数量超过了其他任何一家公司,从而降低了华为对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和英伟达(Nvidia Co., NVDA)等美国芯片巨头的依赖,并且有助于削弱美国芯片厂商的主导地位。不过,美国商务部将包括海思半导体在内的数十家华为关联公司都列入了一份出口黑名单,禁止任何公司未经许可向这份黑名单中的企业提供美国技术。获得这样的许可并非易事。

海思半导体设计和生产半导体要依赖一些供应商为其提供美国的软件和知识产权,因此该公司持续生产更优质芯片的能力面临风险。虽然业内人士称出口禁令的短期影响将微乎其微,但从中长期来看,随着技术的演进,禁令有可能阻碍海思半导体的发展。

香港投行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分析师Sebastian Hou说,从现在算起,如果一年以后禁令仍未解除,将会有大的风险。他说,海思半导体在设计下一代芯片时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因为很多软件和知识产权仍是由美国供应商授权或从他们那里购买的。

华为发言人对本文不予置评。

半导体已成为美中科技战的一个瓶颈。中国需要美国的半导体技术,美国芯片生产商则依赖中国买家。海思半导体所面临的威胁表明,中国科技行业距离建立自给自足的供应链还有一段路要走。

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后,海思半导体将无法从英国基础芯片设计提供商ARM Holdings PLC那里获取技术。此外,海思半导体将无法使用美国供应商新思科技(Synopsys Inc., SNPS)和益华电脑(Cadence Design Systems Inc., CDNS)的最新软件,这将加大海思半导体生产下一代芯片的难度。

中国商务部上周五表示,将建立一份“不可靠实体清单”,对中国企业实施断供的外国企业、组织和个人将被列入这份清单。

海思半导体总裁何庭波(Teresa He)在5月17日致华为员工的内部信中称,每一个新产品一出生,将必须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何庭波在信中说:“我们不仅要保持开放创新,更要实现科技自立。”

去年美国针对华为的主要国内竞争对手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 0763.HK)颁布了出口禁令,导致中兴通讯陷入瘫痪,凸显出中国对美国芯片的依赖。后来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内容包括中兴通讯支付10亿美元罚款,该公司业务才得以恢复。

专家表示,和中兴通讯相比,华为对美国技术的依赖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与海思半导体有关。北京的官方智库赛迪(CCID)的数据显示,以价值计算,2015年海思半导体为华为供应了逾五分之一的芯片。分析人士估计这个比例此后持续上升。

ABI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华为去年推出的高端P20 Pro智能手机中约27%的半导体产品来自海思半导体,仅有7%来自美国公司。而中兴通讯在受到禁令冲击时,其顶配智能手机的电子元件有超过一半采购自美国公司。

海思半导体成立于2004年,总部位于深圳,全球员工总数超过七千人。根据市场研究机构集邦科技(Trendforce)的数据,2018年海思半导体收入增长38%,至79亿美元。据研究机构Gartner称,海思半导体约90%的收入都来自华为。华为2018年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

目前全球已有多家芯片制造商成功将晶体管尺寸缩小到七纳米,这也是该行业目前的黄金标准,而海思半导体正是这些业界精英之一。

在智能手机领域,海思半导体的麒麟(Kirin)牌芯片支持图像识别和其他人工智能(AI)功能。未来,其巴龙(Balong)芯片将把这些手机和其他设备连接到即将推出的5G网络,而其天罡(Tiangang)芯片将用于华为的5G基站。

海思半导体迫在眉睫的难题是获得新思科技和益华电脑设计工具的新使用许可。新思科技和益华电脑总部均位于美国加州,它们的产品被用于制作电路蓝图。美国官员此前表示,美企将这些产品销售给华为及其关联公司的出口许可申请将受到审查,而且所有申请均适用拒绝批准推定(presumption of denial)。

新思科技联席首席执行长Aart de Geus在与投资者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正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规定,包括不再为海思半导体提供现场支持。益华电脑没有回覆置评请求。

停止与ARM业务往来的损失可能不会立即显现。华为首席执行长任正非5月份曾表示,该公司已经获得ARM架构的永久授权,暂停与ARM的合作不会产生影响。ARM发言人称,公司正与美国政府沟通以确保合规。ARM中国的发言人则表示,公司正寻求符合法律规定的解决方案。

其他芯片制造商和海思半导体的供应商未来转向使用ARM新版本的技术或产品时,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的海思半导体将只能继续使用旧版工具,这将对该公司在芯片设计前沿的竞争能力造成阻碍并拉长产品开发时间。

Software Hardware & Consulting首席执行长Shumpei Kawasaki说,就开发新的先进芯片而言,“我预计华为将遭受36个月的中期挫折”。Kawasaki曾是日立公司(Hitachi Ltd., HIT)和瑞萨电子(Renesas Electronics Co., 6723.TO)的芯片设计师。

ARM、益华电脑和新思科技的技术存在替代品,其中包括开源的RISC-V,后者最初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开发出来的。Kawasaki称,RISC-V的一些设计数据可在公开平台获得,使用这些数据无需签署协议。

Kawasaki表示,长期而言,出口禁令将促使中国采用一套单独的芯片设计工具和标准,令海思半导体摆脱对国际主流的芯片架构和工具的依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