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邓敬来认为,中国的服装租赁行业处于萌芽和积累期,“卫生确实是用户们最大的顾虑”。



撰文 / 邹宇萌

■ 今年24岁的孟海燕刚研究生毕业,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去参加各类面试寻找工作机会。3月底,她接到了一家事业单位的面试通知。她为自己准备了一件黑色西装上衣,搭配深色包裙,一双3厘米的高跟鞋,以及一个小巧的方形包包。镜子前面的她,得体、精致。其实,这样的穿搭并不是孟海燕日常的休闲风格,但她也不愿意买一套花动辄上千的西装。而且,每一家公司性质不同,对着装的要求也不同,如何能花最少的钱,穿到不同风格的却又得体的衣服呢?

LE TOTE 托特衣箱解决了她的难题。这个2012年成立的美国时装共享平台,一边是有租衣需求的国内外消费者,一边是有推广需求的服装品牌,如国外品牌BCBG和Rebecca Minkoff以及一些国内的设计师品牌。消费者每个月只需要花599元(首月399元),便可以成为会员,享受国内外品牌服饰的日常租赁服务,会员每个月有两次租赁机会,一次6件衣服4个配饰。换句话说,孟海燕身上的这套价值近1000元的衣服和配饰是花费不到400元租来的。

“如果很多东西能够用‘租’来解决,也能缓解我的经济压力。”孟海燕说,经济实惠,又能满足多元化需求,是她选择托特衣箱的理由。

这正是共享衣橱的魔力所在。像租一间房子一样租一件衣服,成为部分经济并不宽裕的年轻人新的生活方式。该商业模式最早风靡于美、德等西方国家,且已日趋成熟。而在6.3万亿元的中国租赁经济中,共享衣橱才刚刚开始。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杨大坤认为,高度“科技化”的消费者倾向于网上消费,中国强大的物流/供应链体系则为这种消费行为,提供了便利的派送和退换货物服务,再加上,“分享经济”的概念已被大众所接受,“共享衣橱”愈来愈火。

LE TOTE 托特衣箱中国区CEO邓敬来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2016年,他以投资者的身份接触 LE TOTE 托特衣箱,他发现,共享衣橱这一商业模式,在美国有较高的接受度,而在中国还处在初级阶段。但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变化迅速,特别是在一线城市,观念转变更加明显,这为“共享衣橱”提供了机会。2017年12月,邓敬来决定带领 LE TOTE 托特衣箱正式进军中国市场,进而成为了第一个进入中国的国外“共享衣橱”品牌。

事实上,2015年共享衣橱的概念已经在国内出现。当年12月,国内创新女性时装月租App衣二三上线,采取会员包月制,会费为499元/月。三年里, 衣二三先后获得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软银中国资本、红杉中国、IDG资本、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等顶级投资机构,累计融资金额数亿美元。2018年9月,衣二三获得阿里巴巴独家战略投资,这也是阿里巴巴在2017年C轮领投之后对衣二三的追投。目前,该平台称拥有注册账户2000万人。

伴随而生的是,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国内本土服装租赁平台,如雨后春笋般露头。

就商业模式而言,各家并没有大的区别。会员制为主,缴纳包月会员费后用户就可以在平台上租赁服装,服饰的运送与清洗都由平台方承担。不同的平台只是在合作品牌、单次租赁数量以及月租费用等方面有些许不同。

但是,作为一种新兴的租赁产品,服装由于其本身自带的私属性,并不像其他租赁产品一样被广泛认可。即便像孟海燕这类已经体验过的用户,也有顾虑,“我租的比较多的是大衣、外套类,贴身的衣服很少。”孟海燕说,租一件贴身穿的衣服,她会觉得不太卫生。

“卫生确实是用户们最大的顾虑。”衣二三创始人刘梦媛说,但这并非无计可施。衣二三为每一件衣服都配备了清洗签,改签可显示衣服的质检时间、质检员,用户还可扫码观看洗护质检全流程的视频介绍。刘梦媛表示,查看洗护流程这一功能就是希望衣二三的洗护流程可以像餐厅的明厨一样,后台服务不应该是一个“黑盒子”。

衣二三的洗护中心每年会升级一代。从起初的外包模式,到收购北京地区最大的中央干洗工厂,再到建起仓洗配一体智能运营中心,衣二三已在北京、南通、广州、成都四地,自建了后端运营中心进行分仓管理,随后,华东运营中心成立。这个投资上亿元的中心,每日可清洗衣物9万件,辐射覆盖江浙沪皖鄂赣鲁7地用户。刘梦媛说,为了清楚地展示洗护水平级别,衣二三与洗护协会和合作伙伴共同制定了时装租赁的行业“白珍珠”标准,希望这个令消费者疑惑的问题最终有据可依。

透明的洗护过程确实让衣二三收获了忠实的用户。Jessica Tu第一次接触到衣二三是2017年,彼时,衣物租赁的概念对于27岁的她来讲还过于新奇,“一方面对这个新理念还接受不了,一方面对卫生等问题还有很大顾虑,”因此,Jessica在用过体验券之后便没再继续。但由于穿衣风格保守加上个子娇小,Jessica特别怕买错衣服,又总想尝试多种风格,于是她又找到了衣二三。但她坚持观看了洗护完整视频后才开始自己的第二次尝试,这次的尝试,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与孟海燕恰恰相反,Jessica会租一些贴身衣物,如T恤、衬衫等。按照Jessica的习惯,贴身衣服每日一换,用租的方式,极大减轻了她每日的衣物清洗负担,“我选择租赁衣服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便利。”Jessica说,形成租衣习惯后,她开始尝试把衣服穿给在这件事情上理念依旧比较传统的妈妈看,没想到妈妈了解了她的日常使用情况后,也慢慢开始接受,这让Jessica的心里轻松多了。“我相信新一代人会影响更多传统消费理念的人,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纳新的想法。这一天并不遥远。”刘梦媛说。

LE TOTE 托特衣箱也在安全问题上不遗余力。今年3月, LE TOTE 托特衣箱全新升级了洗衣消毒系统,引入了臭氧消毒设备。 LE TOTE 托特衣箱会员送还的服饰,会立即经过检测及分类,采用与美国相同的洗衣消毒标准方案,历经16道清洁程序。清洁后,衣服还会经历十道质检项目,包括污渍、印染、勾丝等。

杨大坤表示,中国消费者很在意个人衣物的清洁、消毒、安全等问题。这就让他们对于尝试这一相对新鲜的事物有潜在的抵触心理。然而,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对于衣物潮流时尚非常在意,喜欢奢侈品。在杨大坤看来,共享衣橱行业的商家需要更关注这一类群体,通过适应他们的喜好,来争取这群消费者。

然而,并非人人都能把“共享衣橱”的生意做好。用户增长缓慢,衣物清洗与物流成本超出预算加之衣物流转中难以界定的磨损与人为破坏,使得不少平台与企业难以收支平衡。多啦衣梦在2017年底就曾被内部员工爆出“资不抵债”,虽然时任公司CEO的梁亮将此解释为公司“在转型升级”,但是这改变不了这家公司退出市场的事实。如今,这家公司的微信公众账号已停止更新,而在Apple Store也再搜索不出名为“多啦衣梦”的APP。除了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服装租赁平台也纷纷倒闭。截至目前,国内共享衣橱平台还不到5家。

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陈闻对此表示,共享衣橱依然在比较初级的阶段,市场接受度并不高,尤其是贴身衣物。仅在某些细分市场—婚服、演出服、特殊制服以及搭配各种场合的高端奢侈品包—会有一些市场。

“未来5年,我依然不觉得这个市场会飞速发展。这个行业面对诸多挑战,如何做到服务流程标准化,如何更好地维护保养衣物,如何更高标准地清洁消毒,以及如何处理个人信息隐私安全的保护等都是还未解决的问题。”陈闻说。

杨大坤也认为,共享衣橱这一趋势也许并不会迅速占有大量的市场份额,但会在细分市场存在。

“接受穿二手衣服,消费者需要时间来接纳这种理念。这是另一个挑战。”邓敬来说,不过,就餐的人会直接使用其他人使用过的餐具,因为他们相信饭店把餐具清洗干净了,共享服装也将会慢慢被消费者接受。

邓敬来认为,中国的服装租赁行业处于萌芽和积累期,大概可对标六年前美国的初期发展阶段。从最早发展起来的独角兽公司Rent The Runway,到后来进入市场的 LE TOTE 托特衣箱,美国市场证明了该模式的可行性。“中国市场无论是传统线下还是线上市场,都更具活力,业态规模,增速以及丰富度不会比美国逊色。”

刘梦媛则认为共享衣橱的用户增长最大的瓶颈可能还来自于外部,新租赁经济目前在国内仍处于比较早期的、心智培育的阶段。“不可控的是人的思想,引领一代用户的心智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她说。撰文/邹宇萌 编辑/万慧、冯艳彬

总之 尽管商家发现很高的客户需求和兴趣,但共享衣橱像共享餐具一样被普通消费者接受,还需时日。共享衣橱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嵌入人们日常生活的可持续的运营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每天穿新衣 共享衣橱是一门好生意吗

发布日期:2019-06-03 08:24
摘要」邓敬来认为,中国的服装租赁行业处于萌芽和积累期,“卫生确实是用户们最大的顾虑”。



撰文 / 邹宇萌

■ 今年24岁的孟海燕刚研究生毕业,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去参加各类面试寻找工作机会。3月底,她接到了一家事业单位的面试通知。她为自己准备了一件黑色西装上衣,搭配深色包裙,一双3厘米的高跟鞋,以及一个小巧的方形包包。镜子前面的她,得体、精致。其实,这样的穿搭并不是孟海燕日常的休闲风格,但她也不愿意买一套花动辄上千的西装。而且,每一家公司性质不同,对着装的要求也不同,如何能花最少的钱,穿到不同风格的却又得体的衣服呢?

LE TOTE 托特衣箱解决了她的难题。这个2012年成立的美国时装共享平台,一边是有租衣需求的国内外消费者,一边是有推广需求的服装品牌,如国外品牌BCBG和Rebecca Minkoff以及一些国内的设计师品牌。消费者每个月只需要花599元(首月399元),便可以成为会员,享受国内外品牌服饰的日常租赁服务,会员每个月有两次租赁机会,一次6件衣服4个配饰。换句话说,孟海燕身上的这套价值近1000元的衣服和配饰是花费不到400元租来的。

“如果很多东西能够用‘租’来解决,也能缓解我的经济压力。”孟海燕说,经济实惠,又能满足多元化需求,是她选择托特衣箱的理由。

这正是共享衣橱的魔力所在。像租一间房子一样租一件衣服,成为部分经济并不宽裕的年轻人新的生活方式。该商业模式最早风靡于美、德等西方国家,且已日趋成熟。而在6.3万亿元的中国租赁经济中,共享衣橱才刚刚开始。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杨大坤认为,高度“科技化”的消费者倾向于网上消费,中国强大的物流/供应链体系则为这种消费行为,提供了便利的派送和退换货物服务,再加上,“分享经济”的概念已被大众所接受,“共享衣橱”愈来愈火。

LE TOTE 托特衣箱中国区CEO邓敬来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2016年,他以投资者的身份接触 LE TOTE 托特衣箱,他发现,共享衣橱这一商业模式,在美国有较高的接受度,而在中国还处在初级阶段。但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变化迅速,特别是在一线城市,观念转变更加明显,这为“共享衣橱”提供了机会。2017年12月,邓敬来决定带领 LE TOTE 托特衣箱正式进军中国市场,进而成为了第一个进入中国的国外“共享衣橱”品牌。

事实上,2015年共享衣橱的概念已经在国内出现。当年12月,国内创新女性时装月租App衣二三上线,采取会员包月制,会费为499元/月。三年里, 衣二三先后获得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软银中国资本、红杉中国、IDG资本、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等顶级投资机构,累计融资金额数亿美元。2018年9月,衣二三获得阿里巴巴独家战略投资,这也是阿里巴巴在2017年C轮领投之后对衣二三的追投。目前,该平台称拥有注册账户2000万人。

伴随而生的是,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国内本土服装租赁平台,如雨后春笋般露头。

就商业模式而言,各家并没有大的区别。会员制为主,缴纳包月会员费后用户就可以在平台上租赁服装,服饰的运送与清洗都由平台方承担。不同的平台只是在合作品牌、单次租赁数量以及月租费用等方面有些许不同。

但是,作为一种新兴的租赁产品,服装由于其本身自带的私属性,并不像其他租赁产品一样被广泛认可。即便像孟海燕这类已经体验过的用户,也有顾虑,“我租的比较多的是大衣、外套类,贴身的衣服很少。”孟海燕说,租一件贴身穿的衣服,她会觉得不太卫生。

“卫生确实是用户们最大的顾虑。”衣二三创始人刘梦媛说,但这并非无计可施。衣二三为每一件衣服都配备了清洗签,改签可显示衣服的质检时间、质检员,用户还可扫码观看洗护质检全流程的视频介绍。刘梦媛表示,查看洗护流程这一功能就是希望衣二三的洗护流程可以像餐厅的明厨一样,后台服务不应该是一个“黑盒子”。

衣二三的洗护中心每年会升级一代。从起初的外包模式,到收购北京地区最大的中央干洗工厂,再到建起仓洗配一体智能运营中心,衣二三已在北京、南通、广州、成都四地,自建了后端运营中心进行分仓管理,随后,华东运营中心成立。这个投资上亿元的中心,每日可清洗衣物9万件,辐射覆盖江浙沪皖鄂赣鲁7地用户。刘梦媛说,为了清楚地展示洗护水平级别,衣二三与洗护协会和合作伙伴共同制定了时装租赁的行业“白珍珠”标准,希望这个令消费者疑惑的问题最终有据可依。

透明的洗护过程确实让衣二三收获了忠实的用户。Jessica Tu第一次接触到衣二三是2017年,彼时,衣物租赁的概念对于27岁的她来讲还过于新奇,“一方面对这个新理念还接受不了,一方面对卫生等问题还有很大顾虑,”因此,Jessica在用过体验券之后便没再继续。但由于穿衣风格保守加上个子娇小,Jessica特别怕买错衣服,又总想尝试多种风格,于是她又找到了衣二三。但她坚持观看了洗护完整视频后才开始自己的第二次尝试,这次的尝试,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与孟海燕恰恰相反,Jessica会租一些贴身衣物,如T恤、衬衫等。按照Jessica的习惯,贴身衣服每日一换,用租的方式,极大减轻了她每日的衣物清洗负担,“我选择租赁衣服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便利。”Jessica说,形成租衣习惯后,她开始尝试把衣服穿给在这件事情上理念依旧比较传统的妈妈看,没想到妈妈了解了她的日常使用情况后,也慢慢开始接受,这让Jessica的心里轻松多了。“我相信新一代人会影响更多传统消费理念的人,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纳新的想法。这一天并不遥远。”刘梦媛说。

LE TOTE 托特衣箱也在安全问题上不遗余力。今年3月, LE TOTE 托特衣箱全新升级了洗衣消毒系统,引入了臭氧消毒设备。 LE TOTE 托特衣箱会员送还的服饰,会立即经过检测及分类,采用与美国相同的洗衣消毒标准方案,历经16道清洁程序。清洁后,衣服还会经历十道质检项目,包括污渍、印染、勾丝等。

杨大坤表示,中国消费者很在意个人衣物的清洁、消毒、安全等问题。这就让他们对于尝试这一相对新鲜的事物有潜在的抵触心理。然而,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对于衣物潮流时尚非常在意,喜欢奢侈品。在杨大坤看来,共享衣橱行业的商家需要更关注这一类群体,通过适应他们的喜好,来争取这群消费者。

然而,并非人人都能把“共享衣橱”的生意做好。用户增长缓慢,衣物清洗与物流成本超出预算加之衣物流转中难以界定的磨损与人为破坏,使得不少平台与企业难以收支平衡。多啦衣梦在2017年底就曾被内部员工爆出“资不抵债”,虽然时任公司CEO的梁亮将此解释为公司“在转型升级”,但是这改变不了这家公司退出市场的事实。如今,这家公司的微信公众账号已停止更新,而在Apple Store也再搜索不出名为“多啦衣梦”的APP。除了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服装租赁平台也纷纷倒闭。截至目前,国内共享衣橱平台还不到5家。

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陈闻对此表示,共享衣橱依然在比较初级的阶段,市场接受度并不高,尤其是贴身衣物。仅在某些细分市场—婚服、演出服、特殊制服以及搭配各种场合的高端奢侈品包—会有一些市场。

“未来5年,我依然不觉得这个市场会飞速发展。这个行业面对诸多挑战,如何做到服务流程标准化,如何更好地维护保养衣物,如何更高标准地清洁消毒,以及如何处理个人信息隐私安全的保护等都是还未解决的问题。”陈闻说。

杨大坤也认为,共享衣橱这一趋势也许并不会迅速占有大量的市场份额,但会在细分市场存在。

“接受穿二手衣服,消费者需要时间来接纳这种理念。这是另一个挑战。”邓敬来说,不过,就餐的人会直接使用其他人使用过的餐具,因为他们相信饭店把餐具清洗干净了,共享服装也将会慢慢被消费者接受。

邓敬来认为,中国的服装租赁行业处于萌芽和积累期,大概可对标六年前美国的初期发展阶段。从最早发展起来的独角兽公司Rent The Runway,到后来进入市场的 LE TOTE 托特衣箱,美国市场证明了该模式的可行性。“中国市场无论是传统线下还是线上市场,都更具活力,业态规模,增速以及丰富度不会比美国逊色。”

刘梦媛则认为共享衣橱的用户增长最大的瓶颈可能还来自于外部,新租赁经济目前在国内仍处于比较早期的、心智培育的阶段。“不可控的是人的思想,引领一代用户的心智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她说。撰文/邹宇萌 编辑/万慧、冯艳彬

总之 尽管商家发现很高的客户需求和兴趣,但共享衣橱像共享餐具一样被普通消费者接受,还需时日。共享衣橱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嵌入人们日常生活的可持续的运营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邓敬来认为,中国的服装租赁行业处于萌芽和积累期,“卫生确实是用户们最大的顾虑”。



撰文 / 邹宇萌

■ 今年24岁的孟海燕刚研究生毕业,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去参加各类面试寻找工作机会。3月底,她接到了一家事业单位的面试通知。她为自己准备了一件黑色西装上衣,搭配深色包裙,一双3厘米的高跟鞋,以及一个小巧的方形包包。镜子前面的她,得体、精致。其实,这样的穿搭并不是孟海燕日常的休闲风格,但她也不愿意买一套花动辄上千的西装。而且,每一家公司性质不同,对着装的要求也不同,如何能花最少的钱,穿到不同风格的却又得体的衣服呢?

LE TOTE 托特衣箱解决了她的难题。这个2012年成立的美国时装共享平台,一边是有租衣需求的国内外消费者,一边是有推广需求的服装品牌,如国外品牌BCBG和Rebecca Minkoff以及一些国内的设计师品牌。消费者每个月只需要花599元(首月399元),便可以成为会员,享受国内外品牌服饰的日常租赁服务,会员每个月有两次租赁机会,一次6件衣服4个配饰。换句话说,孟海燕身上的这套价值近1000元的衣服和配饰是花费不到400元租来的。

“如果很多东西能够用‘租’来解决,也能缓解我的经济压力。”孟海燕说,经济实惠,又能满足多元化需求,是她选择托特衣箱的理由。

这正是共享衣橱的魔力所在。像租一间房子一样租一件衣服,成为部分经济并不宽裕的年轻人新的生活方式。该商业模式最早风靡于美、德等西方国家,且已日趋成熟。而在6.3万亿元的中国租赁经济中,共享衣橱才刚刚开始。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杨大坤认为,高度“科技化”的消费者倾向于网上消费,中国强大的物流/供应链体系则为这种消费行为,提供了便利的派送和退换货物服务,再加上,“分享经济”的概念已被大众所接受,“共享衣橱”愈来愈火。

LE TOTE 托特衣箱中国区CEO邓敬来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2016年,他以投资者的身份接触 LE TOTE 托特衣箱,他发现,共享衣橱这一商业模式,在美国有较高的接受度,而在中国还处在初级阶段。但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变化迅速,特别是在一线城市,观念转变更加明显,这为“共享衣橱”提供了机会。2017年12月,邓敬来决定带领 LE TOTE 托特衣箱正式进军中国市场,进而成为了第一个进入中国的国外“共享衣橱”品牌。

事实上,2015年共享衣橱的概念已经在国内出现。当年12月,国内创新女性时装月租App衣二三上线,采取会员包月制,会费为499元/月。三年里, 衣二三先后获得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软银中国资本、红杉中国、IDG资本、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等顶级投资机构,累计融资金额数亿美元。2018年9月,衣二三获得阿里巴巴独家战略投资,这也是阿里巴巴在2017年C轮领投之后对衣二三的追投。目前,该平台称拥有注册账户2000万人。

伴随而生的是,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国内本土服装租赁平台,如雨后春笋般露头。

就商业模式而言,各家并没有大的区别。会员制为主,缴纳包月会员费后用户就可以在平台上租赁服装,服饰的运送与清洗都由平台方承担。不同的平台只是在合作品牌、单次租赁数量以及月租费用等方面有些许不同。

但是,作为一种新兴的租赁产品,服装由于其本身自带的私属性,并不像其他租赁产品一样被广泛认可。即便像孟海燕这类已经体验过的用户,也有顾虑,“我租的比较多的是大衣、外套类,贴身的衣服很少。”孟海燕说,租一件贴身穿的衣服,她会觉得不太卫生。

“卫生确实是用户们最大的顾虑。”衣二三创始人刘梦媛说,但这并非无计可施。衣二三为每一件衣服都配备了清洗签,改签可显示衣服的质检时间、质检员,用户还可扫码观看洗护质检全流程的视频介绍。刘梦媛表示,查看洗护流程这一功能就是希望衣二三的洗护流程可以像餐厅的明厨一样,后台服务不应该是一个“黑盒子”。

衣二三的洗护中心每年会升级一代。从起初的外包模式,到收购北京地区最大的中央干洗工厂,再到建起仓洗配一体智能运营中心,衣二三已在北京、南通、广州、成都四地,自建了后端运营中心进行分仓管理,随后,华东运营中心成立。这个投资上亿元的中心,每日可清洗衣物9万件,辐射覆盖江浙沪皖鄂赣鲁7地用户。刘梦媛说,为了清楚地展示洗护水平级别,衣二三与洗护协会和合作伙伴共同制定了时装租赁的行业“白珍珠”标准,希望这个令消费者疑惑的问题最终有据可依。

透明的洗护过程确实让衣二三收获了忠实的用户。Jessica Tu第一次接触到衣二三是2017年,彼时,衣物租赁的概念对于27岁的她来讲还过于新奇,“一方面对这个新理念还接受不了,一方面对卫生等问题还有很大顾虑,”因此,Jessica在用过体验券之后便没再继续。但由于穿衣风格保守加上个子娇小,Jessica特别怕买错衣服,又总想尝试多种风格,于是她又找到了衣二三。但她坚持观看了洗护完整视频后才开始自己的第二次尝试,这次的尝试,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与孟海燕恰恰相反,Jessica会租一些贴身衣物,如T恤、衬衫等。按照Jessica的习惯,贴身衣服每日一换,用租的方式,极大减轻了她每日的衣物清洗负担,“我选择租赁衣服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便利。”Jessica说,形成租衣习惯后,她开始尝试把衣服穿给在这件事情上理念依旧比较传统的妈妈看,没想到妈妈了解了她的日常使用情况后,也慢慢开始接受,这让Jessica的心里轻松多了。“我相信新一代人会影响更多传统消费理念的人,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纳新的想法。这一天并不遥远。”刘梦媛说。

LE TOTE 托特衣箱也在安全问题上不遗余力。今年3月, LE TOTE 托特衣箱全新升级了洗衣消毒系统,引入了臭氧消毒设备。 LE TOTE 托特衣箱会员送还的服饰,会立即经过检测及分类,采用与美国相同的洗衣消毒标准方案,历经16道清洁程序。清洁后,衣服还会经历十道质检项目,包括污渍、印染、勾丝等。

杨大坤表示,中国消费者很在意个人衣物的清洁、消毒、安全等问题。这就让他们对于尝试这一相对新鲜的事物有潜在的抵触心理。然而,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对于衣物潮流时尚非常在意,喜欢奢侈品。在杨大坤看来,共享衣橱行业的商家需要更关注这一类群体,通过适应他们的喜好,来争取这群消费者。

然而,并非人人都能把“共享衣橱”的生意做好。用户增长缓慢,衣物清洗与物流成本超出预算加之衣物流转中难以界定的磨损与人为破坏,使得不少平台与企业难以收支平衡。多啦衣梦在2017年底就曾被内部员工爆出“资不抵债”,虽然时任公司CEO的梁亮将此解释为公司“在转型升级”,但是这改变不了这家公司退出市场的事实。如今,这家公司的微信公众账号已停止更新,而在Apple Store也再搜索不出名为“多啦衣梦”的APP。除了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服装租赁平台也纷纷倒闭。截至目前,国内共享衣橱平台还不到5家。

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陈闻对此表示,共享衣橱依然在比较初级的阶段,市场接受度并不高,尤其是贴身衣物。仅在某些细分市场—婚服、演出服、特殊制服以及搭配各种场合的高端奢侈品包—会有一些市场。

“未来5年,我依然不觉得这个市场会飞速发展。这个行业面对诸多挑战,如何做到服务流程标准化,如何更好地维护保养衣物,如何更高标准地清洁消毒,以及如何处理个人信息隐私安全的保护等都是还未解决的问题。”陈闻说。

杨大坤也认为,共享衣橱这一趋势也许并不会迅速占有大量的市场份额,但会在细分市场存在。

“接受穿二手衣服,消费者需要时间来接纳这种理念。这是另一个挑战。”邓敬来说,不过,就餐的人会直接使用其他人使用过的餐具,因为他们相信饭店把餐具清洗干净了,共享服装也将会慢慢被消费者接受。

邓敬来认为,中国的服装租赁行业处于萌芽和积累期,大概可对标六年前美国的初期发展阶段。从最早发展起来的独角兽公司Rent The Runway,到后来进入市场的 LE TOTE 托特衣箱,美国市场证明了该模式的可行性。“中国市场无论是传统线下还是线上市场,都更具活力,业态规模,增速以及丰富度不会比美国逊色。”

刘梦媛则认为共享衣橱的用户增长最大的瓶颈可能还来自于外部,新租赁经济目前在国内仍处于比较早期的、心智培育的阶段。“不可控的是人的思想,引领一代用户的心智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她说。撰文/邹宇萌 编辑/万慧、冯艳彬

总之 尽管商家发现很高的客户需求和兴趣,但共享衣橱像共享餐具一样被普通消费者接受,还需时日。共享衣橱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嵌入人们日常生活的可持续的运营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每天穿新衣 共享衣橱是一门好生意吗

发布日期:2019-06-03 08:24
摘要」邓敬来认为,中国的服装租赁行业处于萌芽和积累期,“卫生确实是用户们最大的顾虑”。



撰文 / 邹宇萌

■ 今年24岁的孟海燕刚研究生毕业,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去参加各类面试寻找工作机会。3月底,她接到了一家事业单位的面试通知。她为自己准备了一件黑色西装上衣,搭配深色包裙,一双3厘米的高跟鞋,以及一个小巧的方形包包。镜子前面的她,得体、精致。其实,这样的穿搭并不是孟海燕日常的休闲风格,但她也不愿意买一套花动辄上千的西装。而且,每一家公司性质不同,对着装的要求也不同,如何能花最少的钱,穿到不同风格的却又得体的衣服呢?

LE TOTE 托特衣箱解决了她的难题。这个2012年成立的美国时装共享平台,一边是有租衣需求的国内外消费者,一边是有推广需求的服装品牌,如国外品牌BCBG和Rebecca Minkoff以及一些国内的设计师品牌。消费者每个月只需要花599元(首月399元),便可以成为会员,享受国内外品牌服饰的日常租赁服务,会员每个月有两次租赁机会,一次6件衣服4个配饰。换句话说,孟海燕身上的这套价值近1000元的衣服和配饰是花费不到400元租来的。

“如果很多东西能够用‘租’来解决,也能缓解我的经济压力。”孟海燕说,经济实惠,又能满足多元化需求,是她选择托特衣箱的理由。

这正是共享衣橱的魔力所在。像租一间房子一样租一件衣服,成为部分经济并不宽裕的年轻人新的生活方式。该商业模式最早风靡于美、德等西方国家,且已日趋成熟。而在6.3万亿元的中国租赁经济中,共享衣橱才刚刚开始。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杨大坤认为,高度“科技化”的消费者倾向于网上消费,中国强大的物流/供应链体系则为这种消费行为,提供了便利的派送和退换货物服务,再加上,“分享经济”的概念已被大众所接受,“共享衣橱”愈来愈火。

LE TOTE 托特衣箱中国区CEO邓敬来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2016年,他以投资者的身份接触 LE TOTE 托特衣箱,他发现,共享衣橱这一商业模式,在美国有较高的接受度,而在中国还处在初级阶段。但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变化迅速,特别是在一线城市,观念转变更加明显,这为“共享衣橱”提供了机会。2017年12月,邓敬来决定带领 LE TOTE 托特衣箱正式进军中国市场,进而成为了第一个进入中国的国外“共享衣橱”品牌。

事实上,2015年共享衣橱的概念已经在国内出现。当年12月,国内创新女性时装月租App衣二三上线,采取会员包月制,会费为499元/月。三年里, 衣二三先后获得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软银中国资本、红杉中国、IDG资本、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等顶级投资机构,累计融资金额数亿美元。2018年9月,衣二三获得阿里巴巴独家战略投资,这也是阿里巴巴在2017年C轮领投之后对衣二三的追投。目前,该平台称拥有注册账户2000万人。

伴随而生的是,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国内本土服装租赁平台,如雨后春笋般露头。

就商业模式而言,各家并没有大的区别。会员制为主,缴纳包月会员费后用户就可以在平台上租赁服装,服饰的运送与清洗都由平台方承担。不同的平台只是在合作品牌、单次租赁数量以及月租费用等方面有些许不同。

但是,作为一种新兴的租赁产品,服装由于其本身自带的私属性,并不像其他租赁产品一样被广泛认可。即便像孟海燕这类已经体验过的用户,也有顾虑,“我租的比较多的是大衣、外套类,贴身的衣服很少。”孟海燕说,租一件贴身穿的衣服,她会觉得不太卫生。

“卫生确实是用户们最大的顾虑。”衣二三创始人刘梦媛说,但这并非无计可施。衣二三为每一件衣服都配备了清洗签,改签可显示衣服的质检时间、质检员,用户还可扫码观看洗护质检全流程的视频介绍。刘梦媛表示,查看洗护流程这一功能就是希望衣二三的洗护流程可以像餐厅的明厨一样,后台服务不应该是一个“黑盒子”。

衣二三的洗护中心每年会升级一代。从起初的外包模式,到收购北京地区最大的中央干洗工厂,再到建起仓洗配一体智能运营中心,衣二三已在北京、南通、广州、成都四地,自建了后端运营中心进行分仓管理,随后,华东运营中心成立。这个投资上亿元的中心,每日可清洗衣物9万件,辐射覆盖江浙沪皖鄂赣鲁7地用户。刘梦媛说,为了清楚地展示洗护水平级别,衣二三与洗护协会和合作伙伴共同制定了时装租赁的行业“白珍珠”标准,希望这个令消费者疑惑的问题最终有据可依。

透明的洗护过程确实让衣二三收获了忠实的用户。Jessica Tu第一次接触到衣二三是2017年,彼时,衣物租赁的概念对于27岁的她来讲还过于新奇,“一方面对这个新理念还接受不了,一方面对卫生等问题还有很大顾虑,”因此,Jessica在用过体验券之后便没再继续。但由于穿衣风格保守加上个子娇小,Jessica特别怕买错衣服,又总想尝试多种风格,于是她又找到了衣二三。但她坚持观看了洗护完整视频后才开始自己的第二次尝试,这次的尝试,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与孟海燕恰恰相反,Jessica会租一些贴身衣物,如T恤、衬衫等。按照Jessica的习惯,贴身衣服每日一换,用租的方式,极大减轻了她每日的衣物清洗负担,“我选择租赁衣服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便利。”Jessica说,形成租衣习惯后,她开始尝试把衣服穿给在这件事情上理念依旧比较传统的妈妈看,没想到妈妈了解了她的日常使用情况后,也慢慢开始接受,这让Jessica的心里轻松多了。“我相信新一代人会影响更多传统消费理念的人,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纳新的想法。这一天并不遥远。”刘梦媛说。

LE TOTE 托特衣箱也在安全问题上不遗余力。今年3月, LE TOTE 托特衣箱全新升级了洗衣消毒系统,引入了臭氧消毒设备。 LE TOTE 托特衣箱会员送还的服饰,会立即经过检测及分类,采用与美国相同的洗衣消毒标准方案,历经16道清洁程序。清洁后,衣服还会经历十道质检项目,包括污渍、印染、勾丝等。

杨大坤表示,中国消费者很在意个人衣物的清洁、消毒、安全等问题。这就让他们对于尝试这一相对新鲜的事物有潜在的抵触心理。然而,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对于衣物潮流时尚非常在意,喜欢奢侈品。在杨大坤看来,共享衣橱行业的商家需要更关注这一类群体,通过适应他们的喜好,来争取这群消费者。

然而,并非人人都能把“共享衣橱”的生意做好。用户增长缓慢,衣物清洗与物流成本超出预算加之衣物流转中难以界定的磨损与人为破坏,使得不少平台与企业难以收支平衡。多啦衣梦在2017年底就曾被内部员工爆出“资不抵债”,虽然时任公司CEO的梁亮将此解释为公司“在转型升级”,但是这改变不了这家公司退出市场的事实。如今,这家公司的微信公众账号已停止更新,而在Apple Store也再搜索不出名为“多啦衣梦”的APP。除了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服装租赁平台也纷纷倒闭。截至目前,国内共享衣橱平台还不到5家。

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陈闻对此表示,共享衣橱依然在比较初级的阶段,市场接受度并不高,尤其是贴身衣物。仅在某些细分市场—婚服、演出服、特殊制服以及搭配各种场合的高端奢侈品包—会有一些市场。

“未来5年,我依然不觉得这个市场会飞速发展。这个行业面对诸多挑战,如何做到服务流程标准化,如何更好地维护保养衣物,如何更高标准地清洁消毒,以及如何处理个人信息隐私安全的保护等都是还未解决的问题。”陈闻说。

杨大坤也认为,共享衣橱这一趋势也许并不会迅速占有大量的市场份额,但会在细分市场存在。

“接受穿二手衣服,消费者需要时间来接纳这种理念。这是另一个挑战。”邓敬来说,不过,就餐的人会直接使用其他人使用过的餐具,因为他们相信饭店把餐具清洗干净了,共享服装也将会慢慢被消费者接受。

邓敬来认为,中国的服装租赁行业处于萌芽和积累期,大概可对标六年前美国的初期发展阶段。从最早发展起来的独角兽公司Rent The Runway,到后来进入市场的 LE TOTE 托特衣箱,美国市场证明了该模式的可行性。“中国市场无论是传统线下还是线上市场,都更具活力,业态规模,增速以及丰富度不会比美国逊色。”

刘梦媛则认为共享衣橱的用户增长最大的瓶颈可能还来自于外部,新租赁经济目前在国内仍处于比较早期的、心智培育的阶段。“不可控的是人的思想,引领一代用户的心智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她说。撰文/邹宇萌 编辑/万慧、冯艳彬

总之 尽管商家发现很高的客户需求和兴趣,但共享衣橱像共享餐具一样被普通消费者接受,还需时日。共享衣橱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嵌入人们日常生活的可持续的运营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邓敬来认为,中国的服装租赁行业处于萌芽和积累期,“卫生确实是用户们最大的顾虑”。



撰文 / 邹宇萌

■ 今年24岁的孟海燕刚研究生毕业,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去参加各类面试寻找工作机会。3月底,她接到了一家事业单位的面试通知。她为自己准备了一件黑色西装上衣,搭配深色包裙,一双3厘米的高跟鞋,以及一个小巧的方形包包。镜子前面的她,得体、精致。其实,这样的穿搭并不是孟海燕日常的休闲风格,但她也不愿意买一套花动辄上千的西装。而且,每一家公司性质不同,对着装的要求也不同,如何能花最少的钱,穿到不同风格的却又得体的衣服呢?

LE TOTE 托特衣箱解决了她的难题。这个2012年成立的美国时装共享平台,一边是有租衣需求的国内外消费者,一边是有推广需求的服装品牌,如国外品牌BCBG和Rebecca Minkoff以及一些国内的设计师品牌。消费者每个月只需要花599元(首月399元),便可以成为会员,享受国内外品牌服饰的日常租赁服务,会员每个月有两次租赁机会,一次6件衣服4个配饰。换句话说,孟海燕身上的这套价值近1000元的衣服和配饰是花费不到400元租来的。

“如果很多东西能够用‘租’来解决,也能缓解我的经济压力。”孟海燕说,经济实惠,又能满足多元化需求,是她选择托特衣箱的理由。

这正是共享衣橱的魔力所在。像租一间房子一样租一件衣服,成为部分经济并不宽裕的年轻人新的生活方式。该商业模式最早风靡于美、德等西方国家,且已日趋成熟。而在6.3万亿元的中国租赁经济中,共享衣橱才刚刚开始。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杨大坤认为,高度“科技化”的消费者倾向于网上消费,中国强大的物流/供应链体系则为这种消费行为,提供了便利的派送和退换货物服务,再加上,“分享经济”的概念已被大众所接受,“共享衣橱”愈来愈火。

LE TOTE 托特衣箱中国区CEO邓敬来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表示,2016年,他以投资者的身份接触 LE TOTE 托特衣箱,他发现,共享衣橱这一商业模式,在美国有较高的接受度,而在中国还处在初级阶段。但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变化迅速,特别是在一线城市,观念转变更加明显,这为“共享衣橱”提供了机会。2017年12月,邓敬来决定带领 LE TOTE 托特衣箱正式进军中国市场,进而成为了第一个进入中国的国外“共享衣橱”品牌。

事实上,2015年共享衣橱的概念已经在国内出现。当年12月,国内创新女性时装月租App衣二三上线,采取会员包月制,会费为499元/月。三年里, 衣二三先后获得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软银中国资本、红杉中国、IDG资本、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等顶级投资机构,累计融资金额数亿美元。2018年9月,衣二三获得阿里巴巴独家战略投资,这也是阿里巴巴在2017年C轮领投之后对衣二三的追投。目前,该平台称拥有注册账户2000万人。

伴随而生的是,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国内本土服装租赁平台,如雨后春笋般露头。

就商业模式而言,各家并没有大的区别。会员制为主,缴纳包月会员费后用户就可以在平台上租赁服装,服饰的运送与清洗都由平台方承担。不同的平台只是在合作品牌、单次租赁数量以及月租费用等方面有些许不同。

但是,作为一种新兴的租赁产品,服装由于其本身自带的私属性,并不像其他租赁产品一样被广泛认可。即便像孟海燕这类已经体验过的用户,也有顾虑,“我租的比较多的是大衣、外套类,贴身的衣服很少。”孟海燕说,租一件贴身穿的衣服,她会觉得不太卫生。

“卫生确实是用户们最大的顾虑。”衣二三创始人刘梦媛说,但这并非无计可施。衣二三为每一件衣服都配备了清洗签,改签可显示衣服的质检时间、质检员,用户还可扫码观看洗护质检全流程的视频介绍。刘梦媛表示,查看洗护流程这一功能就是希望衣二三的洗护流程可以像餐厅的明厨一样,后台服务不应该是一个“黑盒子”。

衣二三的洗护中心每年会升级一代。从起初的外包模式,到收购北京地区最大的中央干洗工厂,再到建起仓洗配一体智能运营中心,衣二三已在北京、南通、广州、成都四地,自建了后端运营中心进行分仓管理,随后,华东运营中心成立。这个投资上亿元的中心,每日可清洗衣物9万件,辐射覆盖江浙沪皖鄂赣鲁7地用户。刘梦媛说,为了清楚地展示洗护水平级别,衣二三与洗护协会和合作伙伴共同制定了时装租赁的行业“白珍珠”标准,希望这个令消费者疑惑的问题最终有据可依。

透明的洗护过程确实让衣二三收获了忠实的用户。Jessica Tu第一次接触到衣二三是2017年,彼时,衣物租赁的概念对于27岁的她来讲还过于新奇,“一方面对这个新理念还接受不了,一方面对卫生等问题还有很大顾虑,”因此,Jessica在用过体验券之后便没再继续。但由于穿衣风格保守加上个子娇小,Jessica特别怕买错衣服,又总想尝试多种风格,于是她又找到了衣二三。但她坚持观看了洗护完整视频后才开始自己的第二次尝试,这次的尝试,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与孟海燕恰恰相反,Jessica会租一些贴身衣物,如T恤、衬衫等。按照Jessica的习惯,贴身衣服每日一换,用租的方式,极大减轻了她每日的衣物清洗负担,“我选择租赁衣服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便利。”Jessica说,形成租衣习惯后,她开始尝试把衣服穿给在这件事情上理念依旧比较传统的妈妈看,没想到妈妈了解了她的日常使用情况后,也慢慢开始接受,这让Jessica的心里轻松多了。“我相信新一代人会影响更多传统消费理念的人,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纳新的想法。这一天并不遥远。”刘梦媛说。

LE TOTE 托特衣箱也在安全问题上不遗余力。今年3月, LE TOTE 托特衣箱全新升级了洗衣消毒系统,引入了臭氧消毒设备。 LE TOTE 托特衣箱会员送还的服饰,会立即经过检测及分类,采用与美国相同的洗衣消毒标准方案,历经16道清洁程序。清洁后,衣服还会经历十道质检项目,包括污渍、印染、勾丝等。

杨大坤表示,中国消费者很在意个人衣物的清洁、消毒、安全等问题。这就让他们对于尝试这一相对新鲜的事物有潜在的抵触心理。然而,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对于衣物潮流时尚非常在意,喜欢奢侈品。在杨大坤看来,共享衣橱行业的商家需要更关注这一类群体,通过适应他们的喜好,来争取这群消费者。

然而,并非人人都能把“共享衣橱”的生意做好。用户增长缓慢,衣物清洗与物流成本超出预算加之衣物流转中难以界定的磨损与人为破坏,使得不少平台与企业难以收支平衡。多啦衣梦在2017年底就曾被内部员工爆出“资不抵债”,虽然时任公司CEO的梁亮将此解释为公司“在转型升级”,但是这改变不了这家公司退出市场的事实。如今,这家公司的微信公众账号已停止更新,而在Apple Store也再搜索不出名为“多啦衣梦”的APP。除了多啦衣梦,魔法衣橱、那衣服等多家服装租赁平台也纷纷倒闭。截至目前,国内共享衣橱平台还不到5家。

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陈闻对此表示,共享衣橱依然在比较初级的阶段,市场接受度并不高,尤其是贴身衣物。仅在某些细分市场—婚服、演出服、特殊制服以及搭配各种场合的高端奢侈品包—会有一些市场。

“未来5年,我依然不觉得这个市场会飞速发展。这个行业面对诸多挑战,如何做到服务流程标准化,如何更好地维护保养衣物,如何更高标准地清洁消毒,以及如何处理个人信息隐私安全的保护等都是还未解决的问题。”陈闻说。

杨大坤也认为,共享衣橱这一趋势也许并不会迅速占有大量的市场份额,但会在细分市场存在。

“接受穿二手衣服,消费者需要时间来接纳这种理念。这是另一个挑战。”邓敬来说,不过,就餐的人会直接使用其他人使用过的餐具,因为他们相信饭店把餐具清洗干净了,共享服装也将会慢慢被消费者接受。

邓敬来认为,中国的服装租赁行业处于萌芽和积累期,大概可对标六年前美国的初期发展阶段。从最早发展起来的独角兽公司Rent The Runway,到后来进入市场的 LE TOTE 托特衣箱,美国市场证明了该模式的可行性。“中国市场无论是传统线下还是线上市场,都更具活力,业态规模,增速以及丰富度不会比美国逊色。”

刘梦媛则认为共享衣橱的用户增长最大的瓶颈可能还来自于外部,新租赁经济目前在国内仍处于比较早期的、心智培育的阶段。“不可控的是人的思想,引领一代用户的心智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她说。撰文/邹宇萌 编辑/万慧、冯艳彬

总之 尽管商家发现很高的客户需求和兴趣,但共享衣橱像共享餐具一样被普通消费者接受,还需时日。共享衣橱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嵌入人们日常生活的可持续的运营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