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微视频:任正非——华为不做美国,也是世界第一

发布日期:2019-05-24 18:03
摘要」5月23日,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不知道美国动机是什么,但美国市场暂时不做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 对于美国打压和封锁华为的行为,任正非表示“不知道美国动机是什么,但美国市场暂时不做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对于5G的发展,任正非则指出,“5G不是政治,只是一个工具,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为世界提供服务。价格定得低是具有破坏性的;而价格定得高,给别人生存留下了空间,同时自己获得的利润还可以拿去支持大学、科学家做研究”。

再次提及孟晚舟被抓一事时,任正非表示:“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事情。在有事实、有证据的基础上,法庭公平公正,透明公开这些事实,才能证明她是否有问题。我们只知道她在加拿大、美国都没有犯罪。我们相信法庭”。

同时,任正非还表示,华为在中美谈判中,没有这么大价值。■ 

任正非登上美国《时代》泰斗人物榜,华为神回复: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4月18日,美国《时代》杂志发布了“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榜单共分为先锋、艺术家、领袖、偶像及业界泰斗五个类别。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字节跳动CEO张一鸣、领导探测黑洞并拍摄照片研究的天文学家谢普·多尔曼上榜。任正非入选的是业界泰斗类别。

作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成为中国杰出的企业家之一,曾两度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时代周刊》曾这样评价他:“任正非是一个为了观念而战斗的硬汉。”

《时代》东亚记者查理·坎贝尔在提名词中写道:“当任正非在1987年投资5600美元创建华为时,他并不是一位计算机奇才。然而,他的管理帮助华为成为了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公司,去年营收达到1070亿美元,客户遍及170个国家和地区。除了尖端智能机,华为还是5G领域的先锋,这项革命性技术将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无人车和智慧工厂的发展。”

坎贝尔称,任正非现在发挥的影响力意味着不再有任何大国能够承受得起忽视华为所付出的代价。

然而,华为和任正非似乎并不想领情,而是比较含蓄地放了这么一张飞机图片出来,并标注了一句话:“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这看起来象是美式幽默,但实则是任正非的一惯表现。

2001年,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里说:“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

他不仅自己不要荣誉,还不断提醒华为的干部不要有狭隘的荣誉感。“不要总想到做领袖的光荣,不要去背上这个沉重的口号和包袱,荣誉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我们说未来要领导世界,是为了鼓舞大家信心,让大家奋斗去做得更好。其实我们都很笨,但是我们依托了一个大平台获得了成功。我们这个成功,是为了自己给老婆多赚点钱,不是为了世界荣誉,不是为了当世界领袖。”

在目前特定的环境下,华为内部用了一架四处漏风的飞机来比较自己的处境。这是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浑身弹痕累累的伊尔2轰炸机,仍然在天上,螺旋桨还在飞转,最终安全返航。“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自古英雄多磨难”,华为用这么一张图、这么一句话来鼓舞内部的士气与斗志。

《时代》杂志所赋予的这个荣誉,犹如在这架破飞机上戴了一顶沉重的高帽子,不仅滑稽,还充满了无法返航的风险。

任正非在CNBG誓师大会上不无忧虑地说:“我担心西方一些国家现在在一些小事上,开始选边站,会不会退回到冷战时期的阵营对立,还充满了不确定性。网络安全只是技术演进潮流中的一个局部问题,千万不要成了冷战的工具。”

《时代》杂志送的这顶绅士礼帽就忽略吧。我们还在痛苦中,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严峻的外部环境逼迫华为陆续出台变革措施。2019年年初,华为即宣布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公司的最高纲领。为此,在未来五年内,华为将投入20亿美元全面提升软件工程能力,全面强化以Committer角色为核心的代码审核和提交机制,以提高产品的安全性。

4月4日,华为随即公布消费者业务独立运营、“军团作战模式”的变革方案,具体方案包括组织治理、战略补贴方案、组织绩效、奖金包等方面。华为对消费者业务进一步授权,自主改革,充分实验。以期实现消费者业务三年1000亿美元,五年1500亿美元销售目标的实现。

4月12日,华为宣布了CNBG的改革思路,要求运营商业务群要逐步建立“精英+精兵+职员”团队组合方式,形成“弹头+战区支援+战略资源”的队形,并大胆地将成熟业务的决策权下沉到代表处作战组织。

目前华为的对外策略已经非常清楚,即采取“铁拳(技术和产品领先)”、“法律”和“舆论”三股力量同时推进,争取特定历史阶段的胜利。

年逾不惑的创业者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集资2.1万元,在深圳创立了华为公司;次年,任正非出任华为公司总裁。随后28年间,任正非凭借持续创新创业的精神,引领华为不断创造商业奇迹,并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如今,华为从一家立足于中国深圳特区的民营企业,稳健成长为年销售规模超过2880亿元人民币的世界500强公司。华为的电信网络设备、IT设备和解决方案以及智能终端已应用于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路走来,任正非传奇人生的的成功哲学其实很简单。他说,一个人和组织的最大敌人是“怠惰”。人倾向于享受安逸,没有人会找苦吃、找罪受。为人父母,不会主动给儿女添加苦难;为人领导,也不会主动给部下设置障碍。

唯有外力和对手会不停地给你设置陷阱,唯有不可测的灾难才是一个人真性情的磨炼场。当灾难来临,一般人在抱怨和恐惧,而强者却已经找到了涅槃重生之道。

任正非说:“不经过挫折,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正确道路。磨难是一笔财富,而我们没有经过磨难,这是我们最大的弱点。”

苦难是留给自己吞咽的,没有人在意你的苦难,没有人在意你的煎熬,除非你有独一无二的绝活拿出来示人,实现生命的成长。有了绝活,实现成长,所有的苦难才有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5月23日,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不知道美国动机是什么,但美国市场暂时不做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 对于美国打压和封锁华为的行为,任正非表示“不知道美国动机是什么,但美国市场暂时不做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对于5G的发展,任正非则指出,“5G不是政治,只是一个工具,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为世界提供服务。价格定得低是具有破坏性的;而价格定得高,给别人生存留下了空间,同时自己获得的利润还可以拿去支持大学、科学家做研究”。

再次提及孟晚舟被抓一事时,任正非表示:“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事情。在有事实、有证据的基础上,法庭公平公正,透明公开这些事实,才能证明她是否有问题。我们只知道她在加拿大、美国都没有犯罪。我们相信法庭”。

同时,任正非还表示,华为在中美谈判中,没有这么大价值。■ 

任正非登上美国《时代》泰斗人物榜,华为神回复: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4月18日,美国《时代》杂志发布了“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榜单共分为先锋、艺术家、领袖、偶像及业界泰斗五个类别。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字节跳动CEO张一鸣、领导探测黑洞并拍摄照片研究的天文学家谢普·多尔曼上榜。任正非入选的是业界泰斗类别。

作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成为中国杰出的企业家之一,曾两度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时代周刊》曾这样评价他:“任正非是一个为了观念而战斗的硬汉。”

《时代》东亚记者查理·坎贝尔在提名词中写道:“当任正非在1987年投资5600美元创建华为时,他并不是一位计算机奇才。然而,他的管理帮助华为成为了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公司,去年营收达到1070亿美元,客户遍及170个国家和地区。除了尖端智能机,华为还是5G领域的先锋,这项革命性技术将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无人车和智慧工厂的发展。”

坎贝尔称,任正非现在发挥的影响力意味着不再有任何大国能够承受得起忽视华为所付出的代价。

然而,华为和任正非似乎并不想领情,而是比较含蓄地放了这么一张飞机图片出来,并标注了一句话:“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这看起来象是美式幽默,但实则是任正非的一惯表现。

2001年,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里说:“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

他不仅自己不要荣誉,还不断提醒华为的干部不要有狭隘的荣誉感。“不要总想到做领袖的光荣,不要去背上这个沉重的口号和包袱,荣誉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我们说未来要领导世界,是为了鼓舞大家信心,让大家奋斗去做得更好。其实我们都很笨,但是我们依托了一个大平台获得了成功。我们这个成功,是为了自己给老婆多赚点钱,不是为了世界荣誉,不是为了当世界领袖。”

在目前特定的环境下,华为内部用了一架四处漏风的飞机来比较自己的处境。这是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浑身弹痕累累的伊尔2轰炸机,仍然在天上,螺旋桨还在飞转,最终安全返航。“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自古英雄多磨难”,华为用这么一张图、这么一句话来鼓舞内部的士气与斗志。

《时代》杂志所赋予的这个荣誉,犹如在这架破飞机上戴了一顶沉重的高帽子,不仅滑稽,还充满了无法返航的风险。

任正非在CNBG誓师大会上不无忧虑地说:“我担心西方一些国家现在在一些小事上,开始选边站,会不会退回到冷战时期的阵营对立,还充满了不确定性。网络安全只是技术演进潮流中的一个局部问题,千万不要成了冷战的工具。”

《时代》杂志送的这顶绅士礼帽就忽略吧。我们还在痛苦中,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严峻的外部环境逼迫华为陆续出台变革措施。2019年年初,华为即宣布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公司的最高纲领。为此,在未来五年内,华为将投入20亿美元全面提升软件工程能力,全面强化以Committer角色为核心的代码审核和提交机制,以提高产品的安全性。

4月4日,华为随即公布消费者业务独立运营、“军团作战模式”的变革方案,具体方案包括组织治理、战略补贴方案、组织绩效、奖金包等方面。华为对消费者业务进一步授权,自主改革,充分实验。以期实现消费者业务三年1000亿美元,五年1500亿美元销售目标的实现。

4月12日,华为宣布了CNBG的改革思路,要求运营商业务群要逐步建立“精英+精兵+职员”团队组合方式,形成“弹头+战区支援+战略资源”的队形,并大胆地将成熟业务的决策权下沉到代表处作战组织。

目前华为的对外策略已经非常清楚,即采取“铁拳(技术和产品领先)”、“法律”和“舆论”三股力量同时推进,争取特定历史阶段的胜利。

年逾不惑的创业者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集资2.1万元,在深圳创立了华为公司;次年,任正非出任华为公司总裁。随后28年间,任正非凭借持续创新创业的精神,引领华为不断创造商业奇迹,并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如今,华为从一家立足于中国深圳特区的民营企业,稳健成长为年销售规模超过2880亿元人民币的世界500强公司。华为的电信网络设备、IT设备和解决方案以及智能终端已应用于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路走来,任正非传奇人生的的成功哲学其实很简单。他说,一个人和组织的最大敌人是“怠惰”。人倾向于享受安逸,没有人会找苦吃、找罪受。为人父母,不会主动给儿女添加苦难;为人领导,也不会主动给部下设置障碍。

唯有外力和对手会不停地给你设置陷阱,唯有不可测的灾难才是一个人真性情的磨炼场。当灾难来临,一般人在抱怨和恐惧,而强者却已经找到了涅槃重生之道。

任正非说:“不经过挫折,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正确道路。磨难是一笔财富,而我们没有经过磨难,这是我们最大的弱点。”

苦难是留给自己吞咽的,没有人在意你的苦难,没有人在意你的煎熬,除非你有独一无二的绝活拿出来示人,实现生命的成长。有了绝活,实现成长,所有的苦难才有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5月23日,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不知道美国动机是什么,但美国市场暂时不做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 对于美国打压和封锁华为的行为,任正非表示“不知道美国动机是什么,但美国市场暂时不做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对于5G的发展,任正非则指出,“5G不是政治,只是一个工具,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为世界提供服务。价格定得低是具有破坏性的;而价格定得高,给别人生存留下了空间,同时自己获得的利润还可以拿去支持大学、科学家做研究”。

再次提及孟晚舟被抓一事时,任正非表示:“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事情。在有事实、有证据的基础上,法庭公平公正,透明公开这些事实,才能证明她是否有问题。我们只知道她在加拿大、美国都没有犯罪。我们相信法庭”。

同时,任正非还表示,华为在中美谈判中,没有这么大价值。■ 

任正非登上美国《时代》泰斗人物榜,华为神回复: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4月18日,美国《时代》杂志发布了“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榜单共分为先锋、艺术家、领袖、偶像及业界泰斗五个类别。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字节跳动CEO张一鸣、领导探测黑洞并拍摄照片研究的天文学家谢普·多尔曼上榜。任正非入选的是业界泰斗类别。

作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成为中国杰出的企业家之一,曾两度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时代周刊》曾这样评价他:“任正非是一个为了观念而战斗的硬汉。”

《时代》东亚记者查理·坎贝尔在提名词中写道:“当任正非在1987年投资5600美元创建华为时,他并不是一位计算机奇才。然而,他的管理帮助华为成为了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公司,去年营收达到1070亿美元,客户遍及170个国家和地区。除了尖端智能机,华为还是5G领域的先锋,这项革命性技术将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无人车和智慧工厂的发展。”

坎贝尔称,任正非现在发挥的影响力意味着不再有任何大国能够承受得起忽视华为所付出的代价。

然而,华为和任正非似乎并不想领情,而是比较含蓄地放了这么一张飞机图片出来,并标注了一句话:“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这看起来象是美式幽默,但实则是任正非的一惯表现。

2001年,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里说:“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

他不仅自己不要荣誉,还不断提醒华为的干部不要有狭隘的荣誉感。“不要总想到做领袖的光荣,不要去背上这个沉重的口号和包袱,荣誉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我们说未来要领导世界,是为了鼓舞大家信心,让大家奋斗去做得更好。其实我们都很笨,但是我们依托了一个大平台获得了成功。我们这个成功,是为了自己给老婆多赚点钱,不是为了世界荣誉,不是为了当世界领袖。”

在目前特定的环境下,华为内部用了一架四处漏风的飞机来比较自己的处境。这是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浑身弹痕累累的伊尔2轰炸机,仍然在天上,螺旋桨还在飞转,最终安全返航。“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自古英雄多磨难”,华为用这么一张图、这么一句话来鼓舞内部的士气与斗志。

《时代》杂志所赋予的这个荣誉,犹如在这架破飞机上戴了一顶沉重的高帽子,不仅滑稽,还充满了无法返航的风险。

任正非在CNBG誓师大会上不无忧虑地说:“我担心西方一些国家现在在一些小事上,开始选边站,会不会退回到冷战时期的阵营对立,还充满了不确定性。网络安全只是技术演进潮流中的一个局部问题,千万不要成了冷战的工具。”

《时代》杂志送的这顶绅士礼帽就忽略吧。我们还在痛苦中,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严峻的外部环境逼迫华为陆续出台变革措施。2019年年初,华为即宣布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公司的最高纲领。为此,在未来五年内,华为将投入20亿美元全面提升软件工程能力,全面强化以Committer角色为核心的代码审核和提交机制,以提高产品的安全性。

4月4日,华为随即公布消费者业务独立运营、“军团作战模式”的变革方案,具体方案包括组织治理、战略补贴方案、组织绩效、奖金包等方面。华为对消费者业务进一步授权,自主改革,充分实验。以期实现消费者业务三年1000亿美元,五年1500亿美元销售目标的实现。

4月12日,华为宣布了CNBG的改革思路,要求运营商业务群要逐步建立“精英+精兵+职员”团队组合方式,形成“弹头+战区支援+战略资源”的队形,并大胆地将成熟业务的决策权下沉到代表处作战组织。

目前华为的对外策略已经非常清楚,即采取“铁拳(技术和产品领先)”、“法律”和“舆论”三股力量同时推进,争取特定历史阶段的胜利。

年逾不惑的创业者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集资2.1万元,在深圳创立了华为公司;次年,任正非出任华为公司总裁。随后28年间,任正非凭借持续创新创业的精神,引领华为不断创造商业奇迹,并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如今,华为从一家立足于中国深圳特区的民营企业,稳健成长为年销售规模超过2880亿元人民币的世界500强公司。华为的电信网络设备、IT设备和解决方案以及智能终端已应用于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路走来,任正非传奇人生的的成功哲学其实很简单。他说,一个人和组织的最大敌人是“怠惰”。人倾向于享受安逸,没有人会找苦吃、找罪受。为人父母,不会主动给儿女添加苦难;为人领导,也不会主动给部下设置障碍。

唯有外力和对手会不停地给你设置陷阱,唯有不可测的灾难才是一个人真性情的磨炼场。当灾难来临,一般人在抱怨和恐惧,而强者却已经找到了涅槃重生之道。

任正非说:“不经过挫折,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正确道路。磨难是一笔财富,而我们没有经过磨难,这是我们最大的弱点。”

苦难是留给自己吞咽的,没有人在意你的苦难,没有人在意你的煎熬,除非你有独一无二的绝活拿出来示人,实现生命的成长。有了绝活,实现成长,所有的苦难才有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微视频:任正非——华为不做美国,也是世界第一

发布日期:2019-05-24 18:03
摘要」5月23日,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不知道美国动机是什么,但美国市场暂时不做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 对于美国打压和封锁华为的行为,任正非表示“不知道美国动机是什么,但美国市场暂时不做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对于5G的发展,任正非则指出,“5G不是政治,只是一个工具,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为世界提供服务。价格定得低是具有破坏性的;而价格定得高,给别人生存留下了空间,同时自己获得的利润还可以拿去支持大学、科学家做研究”。

再次提及孟晚舟被抓一事时,任正非表示:“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事情。在有事实、有证据的基础上,法庭公平公正,透明公开这些事实,才能证明她是否有问题。我们只知道她在加拿大、美国都没有犯罪。我们相信法庭”。

同时,任正非还表示,华为在中美谈判中,没有这么大价值。■ 

任正非登上美国《时代》泰斗人物榜,华为神回复: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4月18日,美国《时代》杂志发布了“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榜单共分为先锋、艺术家、领袖、偶像及业界泰斗五个类别。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字节跳动CEO张一鸣、领导探测黑洞并拍摄照片研究的天文学家谢普·多尔曼上榜。任正非入选的是业界泰斗类别。

作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成为中国杰出的企业家之一,曾两度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时代周刊》曾这样评价他:“任正非是一个为了观念而战斗的硬汉。”

《时代》东亚记者查理·坎贝尔在提名词中写道:“当任正非在1987年投资5600美元创建华为时,他并不是一位计算机奇才。然而,他的管理帮助华为成为了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公司,去年营收达到1070亿美元,客户遍及170个国家和地区。除了尖端智能机,华为还是5G领域的先锋,这项革命性技术将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无人车和智慧工厂的发展。”

坎贝尔称,任正非现在发挥的影响力意味着不再有任何大国能够承受得起忽视华为所付出的代价。

然而,华为和任正非似乎并不想领情,而是比较含蓄地放了这么一张飞机图片出来,并标注了一句话:“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这看起来象是美式幽默,但实则是任正非的一惯表现。

2001年,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里说:“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

他不仅自己不要荣誉,还不断提醒华为的干部不要有狭隘的荣誉感。“不要总想到做领袖的光荣,不要去背上这个沉重的口号和包袱,荣誉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我们说未来要领导世界,是为了鼓舞大家信心,让大家奋斗去做得更好。其实我们都很笨,但是我们依托了一个大平台获得了成功。我们这个成功,是为了自己给老婆多赚点钱,不是为了世界荣誉,不是为了当世界领袖。”

在目前特定的环境下,华为内部用了一架四处漏风的飞机来比较自己的处境。这是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浑身弹痕累累的伊尔2轰炸机,仍然在天上,螺旋桨还在飞转,最终安全返航。“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自古英雄多磨难”,华为用这么一张图、这么一句话来鼓舞内部的士气与斗志。

《时代》杂志所赋予的这个荣誉,犹如在这架破飞机上戴了一顶沉重的高帽子,不仅滑稽,还充满了无法返航的风险。

任正非在CNBG誓师大会上不无忧虑地说:“我担心西方一些国家现在在一些小事上,开始选边站,会不会退回到冷战时期的阵营对立,还充满了不确定性。网络安全只是技术演进潮流中的一个局部问题,千万不要成了冷战的工具。”

《时代》杂志送的这顶绅士礼帽就忽略吧。我们还在痛苦中,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严峻的外部环境逼迫华为陆续出台变革措施。2019年年初,华为即宣布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公司的最高纲领。为此,在未来五年内,华为将投入20亿美元全面提升软件工程能力,全面强化以Committer角色为核心的代码审核和提交机制,以提高产品的安全性。

4月4日,华为随即公布消费者业务独立运营、“军团作战模式”的变革方案,具体方案包括组织治理、战略补贴方案、组织绩效、奖金包等方面。华为对消费者业务进一步授权,自主改革,充分实验。以期实现消费者业务三年1000亿美元,五年1500亿美元销售目标的实现。

4月12日,华为宣布了CNBG的改革思路,要求运营商业务群要逐步建立“精英+精兵+职员”团队组合方式,形成“弹头+战区支援+战略资源”的队形,并大胆地将成熟业务的决策权下沉到代表处作战组织。

目前华为的对外策略已经非常清楚,即采取“铁拳(技术和产品领先)”、“法律”和“舆论”三股力量同时推进,争取特定历史阶段的胜利。

年逾不惑的创业者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集资2.1万元,在深圳创立了华为公司;次年,任正非出任华为公司总裁。随后28年间,任正非凭借持续创新创业的精神,引领华为不断创造商业奇迹,并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如今,华为从一家立足于中国深圳特区的民营企业,稳健成长为年销售规模超过2880亿元人民币的世界500强公司。华为的电信网络设备、IT设备和解决方案以及智能终端已应用于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路走来,任正非传奇人生的的成功哲学其实很简单。他说,一个人和组织的最大敌人是“怠惰”。人倾向于享受安逸,没有人会找苦吃、找罪受。为人父母,不会主动给儿女添加苦难;为人领导,也不会主动给部下设置障碍。

唯有外力和对手会不停地给你设置陷阱,唯有不可测的灾难才是一个人真性情的磨炼场。当灾难来临,一般人在抱怨和恐惧,而强者却已经找到了涅槃重生之道。

任正非说:“不经过挫折,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正确道路。磨难是一笔财富,而我们没有经过磨难,这是我们最大的弱点。”

苦难是留给自己吞咽的,没有人在意你的苦难,没有人在意你的煎熬,除非你有独一无二的绝活拿出来示人,实现生命的成长。有了绝活,实现成长,所有的苦难才有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5月23日,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不知道美国动机是什么,但美国市场暂时不做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 对于美国打压和封锁华为的行为,任正非表示“不知道美国动机是什么,但美国市场暂时不做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没有美国,华为也是世界第一”。

对于5G的发展,任正非则指出,“5G不是政治,只是一个工具,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为世界提供服务。价格定得低是具有破坏性的;而价格定得高,给别人生存留下了空间,同时自己获得的利润还可以拿去支持大学、科学家做研究”。

再次提及孟晚舟被抓一事时,任正非表示:“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事情。在有事实、有证据的基础上,法庭公平公正,透明公开这些事实,才能证明她是否有问题。我们只知道她在加拿大、美国都没有犯罪。我们相信法庭”。

同时,任正非还表示,华为在中美谈判中,没有这么大价值。■ 

任正非登上美国《时代》泰斗人物榜,华为神回复: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4月18日,美国《时代》杂志发布了“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榜单共分为先锋、艺术家、领袖、偶像及业界泰斗五个类别。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字节跳动CEO张一鸣、领导探测黑洞并拍摄照片研究的天文学家谢普·多尔曼上榜。任正非入选的是业界泰斗类别。

作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成为中国杰出的企业家之一,曾两度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时代周刊》曾这样评价他:“任正非是一个为了观念而战斗的硬汉。”

《时代》东亚记者查理·坎贝尔在提名词中写道:“当任正非在1987年投资5600美元创建华为时,他并不是一位计算机奇才。然而,他的管理帮助华为成为了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公司,去年营收达到1070亿美元,客户遍及170个国家和地区。除了尖端智能机,华为还是5G领域的先锋,这项革命性技术将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无人车和智慧工厂的发展。”

坎贝尔称,任正非现在发挥的影响力意味着不再有任何大国能够承受得起忽视华为所付出的代价。

然而,华为和任正非似乎并不想领情,而是比较含蓄地放了这么一张飞机图片出来,并标注了一句话:“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这看起来象是美式幽默,但实则是任正非的一惯表现。

2001年,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里说:“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

他不仅自己不要荣誉,还不断提醒华为的干部不要有狭隘的荣誉感。“不要总想到做领袖的光荣,不要去背上这个沉重的口号和包袱,荣誉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我们说未来要领导世界,是为了鼓舞大家信心,让大家奋斗去做得更好。其实我们都很笨,但是我们依托了一个大平台获得了成功。我们这个成功,是为了自己给老婆多赚点钱,不是为了世界荣誉,不是为了当世界领袖。”

在目前特定的环境下,华为内部用了一架四处漏风的飞机来比较自己的处境。这是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浑身弹痕累累的伊尔2轰炸机,仍然在天上,螺旋桨还在飞转,最终安全返航。“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自古英雄多磨难”,华为用这么一张图、这么一句话来鼓舞内部的士气与斗志。

《时代》杂志所赋予的这个荣誉,犹如在这架破飞机上戴了一顶沉重的高帽子,不仅滑稽,还充满了无法返航的风险。

任正非在CNBG誓师大会上不无忧虑地说:“我担心西方一些国家现在在一些小事上,开始选边站,会不会退回到冷战时期的阵营对立,还充满了不确定性。网络安全只是技术演进潮流中的一个局部问题,千万不要成了冷战的工具。”

《时代》杂志送的这顶绅士礼帽就忽略吧。我们还在痛苦中,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严峻的外部环境逼迫华为陆续出台变革措施。2019年年初,华为即宣布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公司的最高纲领。为此,在未来五年内,华为将投入20亿美元全面提升软件工程能力,全面强化以Committer角色为核心的代码审核和提交机制,以提高产品的安全性。

4月4日,华为随即公布消费者业务独立运营、“军团作战模式”的变革方案,具体方案包括组织治理、战略补贴方案、组织绩效、奖金包等方面。华为对消费者业务进一步授权,自主改革,充分实验。以期实现消费者业务三年1000亿美元,五年1500亿美元销售目标的实现。

4月12日,华为宣布了CNBG的改革思路,要求运营商业务群要逐步建立“精英+精兵+职员”团队组合方式,形成“弹头+战区支援+战略资源”的队形,并大胆地将成熟业务的决策权下沉到代表处作战组织。

目前华为的对外策略已经非常清楚,即采取“铁拳(技术和产品领先)”、“法律”和“舆论”三股力量同时推进,争取特定历史阶段的胜利。

年逾不惑的创业者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集资2.1万元,在深圳创立了华为公司;次年,任正非出任华为公司总裁。随后28年间,任正非凭借持续创新创业的精神,引领华为不断创造商业奇迹,并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如今,华为从一家立足于中国深圳特区的民营企业,稳健成长为年销售规模超过2880亿元人民币的世界500强公司。华为的电信网络设备、IT设备和解决方案以及智能终端已应用于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路走来,任正非传奇人生的的成功哲学其实很简单。他说,一个人和组织的最大敌人是“怠惰”。人倾向于享受安逸,没有人会找苦吃、找罪受。为人父母,不会主动给儿女添加苦难;为人领导,也不会主动给部下设置障碍。

唯有外力和对手会不停地给你设置陷阱,唯有不可测的灾难才是一个人真性情的磨炼场。当灾难来临,一般人在抱怨和恐惧,而强者却已经找到了涅槃重生之道。

任正非说:“不经过挫折,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正确道路。磨难是一笔财富,而我们没有经过磨难,这是我们最大的弱点。”

苦难是留给自己吞咽的,没有人在意你的苦难,没有人在意你的煎熬,除非你有独一无二的绝活拿出来示人,实现生命的成长。有了绝活,实现成长,所有的苦难才有意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