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物流落后掣肘东南亚接棒“中国制造”

发布日期:2019-05-24 16:01
摘要」为避开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一些企业希望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但在这一过程中遇到了巨大障碍:东南亚的物流设施仍远不如中国发达。



撰文 / Costas Paris / Joanne Chiu

■ 为避开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一些企业希望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但在这一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巨大的障碍。

制造商和供应链专家称,许多制造商正在东南亚寻找新的建厂地点,但东南亚的物流设施仍远不如中国发达,不像中国那样早已在工厂、供应商和全球客户之间建立起联系。

制造和运输公司高管称,企业可能将工厂迁往越南、泰国、菲律宾、柬埔寨及其他东南亚国家,但这些国家糟糕的公路、稀疏的铁路和拥堵的港口拉长了交货时间并推高了运输成本。尽管过去10年一些企业为了降低劳动力成本已经将部分工厂作业搬迁过来,但该地区的基础设施仍不尽人意。

美中已互相加征了新一轮关税,可能改变大量全球贸易的方向。随着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寻求转移部分生产,上述物流瓶颈正受到新的审视。

Tapestry Inc.临时首席财务长Andrea Shaw Resnick本月在一次投资者会议上称,东南亚港口的基础设施投资根本跟不上步伐。Tapestry总部位于纽约,拥有Coach、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等高端时尚品牌。

Tapestry的部分手袋、服装和鞋子来自越南、菲律宾和印度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用集装箱船将这些产品运往美国和其他市场。Resnick称,物流堵塞导致交货周期延长,任何特定时间的海上库存都有所增加。

香港上市的伟易达集团(VTECH Holdings Ltd., 0303.HK, 简称﹕伟易达集团)一直考虑扩大在马来西亚的现有设施,以接手部分中国制造业务。伟易达集团拥有教育玩具公司Leapfrog和其他儿童产品制造商。

伟易达集团主席黄子欣(Allan Wong)称, 马来西亚的工厂产能远远不及中国工厂,中国劳动力规模庞大,马来西亚无法迅速赶上。黄子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可能把一切都迁出中国。

甚至在美国加征关税前,东南亚的工厂作业就已经增加,因为企业寻求降低成本,而中国的工资和其他成本却在上升。随着美中贸易冲突升级,制造业务迁移对一些生产商来说变得更加紧迫。今年春天,美中两国互相加征了新一轮关税,还发出了夏季可能进一步提高关税的威胁。

日本复印机生产商理光(Ricoh Co., 7752.TO)本月表示,将把面向北美市场的部分生产转移出中国,以避免美国加征关税可能造成的数千万美元潜在损失。

全球贸易额数据反映了该地区采购和制造方面可能正出现的变化。

贸易数据供应商Panjiva Inc.的信息显示,今年4月,美国经海运来自中国的进口同比增长2%,而自越南的进口大增29.3%。不过,美国与越南之间的贸易额比起美中之间仍微不足道。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是美国以商品价值计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中国输美商品价值占美国进口商品总价值的17.7%。当季中国输美商品价值是越南输美商品的七倍。越南是美国第十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七大进口来源国。

总部位于科威特的全球物流供应商Agility Global Integrated Logistics称,对于寻求降低生产成本的公司而言,越南已成为首选。但贸易的日益增长也让越南的基础设施面临挑战。

Agility亚太地区首席执行长James Hill说:“今年第一季度,越南的港口十分拥堵。”

“在胡志明市的港口,卡车当时要等四五天才能卸下集装箱。道路容量太小,容易发生大规模交通拥堵,铁路线也有限。船只延误长达一周的情况时有发生。”

越南是数条东南亚至美国海上贸易路线的最后一个装货港。中型集装箱船通常在缅甸、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柬埔寨等国家转货,然后到达越南港口,之后再横跨太平洋到美国西海岸。这就意味着越南出口商常常需要竞争稀缺的舱位。

在2008年至2017年期间,越南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从440万标准箱大幅增至1,230万标准箱;2017年的数据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但由于缺少深水港口设施,常常会有一些吨位较小的船只将货物运到其他国家,然后再转运至更大的市场。

研究公司Business Monitor International估计,越南2017年对建设项目的投资为111亿美元,远低于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越南为满足需求所需进行的160亿美元年度投资规模。

美国服饰生产商Vera Bradley Inc.已经在从缅甸、柬埔寨和越南采购产品,该公司预计,到今年底,只会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产量来自中国,而去年的比例为54%。该公司表示,关税的提高加快了这一转变的速度。

该公司首席执行长Rob Wallstrom在一封回覆问题的邮件中称,时间是问题之一,基于原材料采购和航线等因素,从中国以外地方发货会导致生产周期延长数日。

寻求将生产线转移到更远地方的公司也面临着类似取舍。

香港飞达帽业控股有限公司(Mainland Headwear Holdings Ltd., 1100.HK)正计划通过一宗新收购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孟加拉国以节省劳动力成本。该公司为New Era Cap Co.生产授权产品,拥有美国附属公司San Diego Hat Co.和H3 Sportgear LLC.。

但该公司董事总经理颜宝铃表示,出口商品所需时间是一个问题。她称,公司需要通过支线船舶将产品运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深水港,货物运输时间要因此增加两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为避开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一些企业希望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但在这一过程中遇到了巨大障碍:东南亚的物流设施仍远不如中国发达。



撰文 / Costas Paris / Joanne Chiu

■ 为避开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一些企业希望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但在这一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巨大的障碍。

制造商和供应链专家称,许多制造商正在东南亚寻找新的建厂地点,但东南亚的物流设施仍远不如中国发达,不像中国那样早已在工厂、供应商和全球客户之间建立起联系。

制造和运输公司高管称,企业可能将工厂迁往越南、泰国、菲律宾、柬埔寨及其他东南亚国家,但这些国家糟糕的公路、稀疏的铁路和拥堵的港口拉长了交货时间并推高了运输成本。尽管过去10年一些企业为了降低劳动力成本已经将部分工厂作业搬迁过来,但该地区的基础设施仍不尽人意。

美中已互相加征了新一轮关税,可能改变大量全球贸易的方向。随着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寻求转移部分生产,上述物流瓶颈正受到新的审视。

Tapestry Inc.临时首席财务长Andrea Shaw Resnick本月在一次投资者会议上称,东南亚港口的基础设施投资根本跟不上步伐。Tapestry总部位于纽约,拥有Coach、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等高端时尚品牌。

Tapestry的部分手袋、服装和鞋子来自越南、菲律宾和印度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用集装箱船将这些产品运往美国和其他市场。Resnick称,物流堵塞导致交货周期延长,任何特定时间的海上库存都有所增加。

香港上市的伟易达集团(VTECH Holdings Ltd., 0303.HK, 简称﹕伟易达集团)一直考虑扩大在马来西亚的现有设施,以接手部分中国制造业务。伟易达集团拥有教育玩具公司Leapfrog和其他儿童产品制造商。

伟易达集团主席黄子欣(Allan Wong)称, 马来西亚的工厂产能远远不及中国工厂,中国劳动力规模庞大,马来西亚无法迅速赶上。黄子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可能把一切都迁出中国。

甚至在美国加征关税前,东南亚的工厂作业就已经增加,因为企业寻求降低成本,而中国的工资和其他成本却在上升。随着美中贸易冲突升级,制造业务迁移对一些生产商来说变得更加紧迫。今年春天,美中两国互相加征了新一轮关税,还发出了夏季可能进一步提高关税的威胁。

日本复印机生产商理光(Ricoh Co., 7752.TO)本月表示,将把面向北美市场的部分生产转移出中国,以避免美国加征关税可能造成的数千万美元潜在损失。

全球贸易额数据反映了该地区采购和制造方面可能正出现的变化。

贸易数据供应商Panjiva Inc.的信息显示,今年4月,美国经海运来自中国的进口同比增长2%,而自越南的进口大增29.3%。不过,美国与越南之间的贸易额比起美中之间仍微不足道。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是美国以商品价值计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中国输美商品价值占美国进口商品总价值的17.7%。当季中国输美商品价值是越南输美商品的七倍。越南是美国第十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七大进口来源国。

总部位于科威特的全球物流供应商Agility Global Integrated Logistics称,对于寻求降低生产成本的公司而言,越南已成为首选。但贸易的日益增长也让越南的基础设施面临挑战。

Agility亚太地区首席执行长James Hill说:“今年第一季度,越南的港口十分拥堵。”

“在胡志明市的港口,卡车当时要等四五天才能卸下集装箱。道路容量太小,容易发生大规模交通拥堵,铁路线也有限。船只延误长达一周的情况时有发生。”

越南是数条东南亚至美国海上贸易路线的最后一个装货港。中型集装箱船通常在缅甸、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柬埔寨等国家转货,然后到达越南港口,之后再横跨太平洋到美国西海岸。这就意味着越南出口商常常需要竞争稀缺的舱位。

在2008年至2017年期间,越南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从440万标准箱大幅增至1,230万标准箱;2017年的数据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但由于缺少深水港口设施,常常会有一些吨位较小的船只将货物运到其他国家,然后再转运至更大的市场。

研究公司Business Monitor International估计,越南2017年对建设项目的投资为111亿美元,远低于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越南为满足需求所需进行的160亿美元年度投资规模。

美国服饰生产商Vera Bradley Inc.已经在从缅甸、柬埔寨和越南采购产品,该公司预计,到今年底,只会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产量来自中国,而去年的比例为54%。该公司表示,关税的提高加快了这一转变的速度。

该公司首席执行长Rob Wallstrom在一封回覆问题的邮件中称,时间是问题之一,基于原材料采购和航线等因素,从中国以外地方发货会导致生产周期延长数日。

寻求将生产线转移到更远地方的公司也面临着类似取舍。

香港飞达帽业控股有限公司(Mainland Headwear Holdings Ltd., 1100.HK)正计划通过一宗新收购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孟加拉国以节省劳动力成本。该公司为New Era Cap Co.生产授权产品,拥有美国附属公司San Diego Hat Co.和H3 Sportgear LLC.。

但该公司董事总经理颜宝铃表示,出口商品所需时间是一个问题。她称,公司需要通过支线船舶将产品运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深水港,货物运输时间要因此增加两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为避开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一些企业希望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但在这一过程中遇到了巨大障碍:东南亚的物流设施仍远不如中国发达。



撰文 / Costas Paris / Joanne Chiu

■ 为避开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一些企业希望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但在这一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巨大的障碍。

制造商和供应链专家称,许多制造商正在东南亚寻找新的建厂地点,但东南亚的物流设施仍远不如中国发达,不像中国那样早已在工厂、供应商和全球客户之间建立起联系。

制造和运输公司高管称,企业可能将工厂迁往越南、泰国、菲律宾、柬埔寨及其他东南亚国家,但这些国家糟糕的公路、稀疏的铁路和拥堵的港口拉长了交货时间并推高了运输成本。尽管过去10年一些企业为了降低劳动力成本已经将部分工厂作业搬迁过来,但该地区的基础设施仍不尽人意。

美中已互相加征了新一轮关税,可能改变大量全球贸易的方向。随着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寻求转移部分生产,上述物流瓶颈正受到新的审视。

Tapestry Inc.临时首席财务长Andrea Shaw Resnick本月在一次投资者会议上称,东南亚港口的基础设施投资根本跟不上步伐。Tapestry总部位于纽约,拥有Coach、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等高端时尚品牌。

Tapestry的部分手袋、服装和鞋子来自越南、菲律宾和印度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用集装箱船将这些产品运往美国和其他市场。Resnick称,物流堵塞导致交货周期延长,任何特定时间的海上库存都有所增加。

香港上市的伟易达集团(VTECH Holdings Ltd., 0303.HK, 简称﹕伟易达集团)一直考虑扩大在马来西亚的现有设施,以接手部分中国制造业务。伟易达集团拥有教育玩具公司Leapfrog和其他儿童产品制造商。

伟易达集团主席黄子欣(Allan Wong)称, 马来西亚的工厂产能远远不及中国工厂,中国劳动力规模庞大,马来西亚无法迅速赶上。黄子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可能把一切都迁出中国。

甚至在美国加征关税前,东南亚的工厂作业就已经增加,因为企业寻求降低成本,而中国的工资和其他成本却在上升。随着美中贸易冲突升级,制造业务迁移对一些生产商来说变得更加紧迫。今年春天,美中两国互相加征了新一轮关税,还发出了夏季可能进一步提高关税的威胁。

日本复印机生产商理光(Ricoh Co., 7752.TO)本月表示,将把面向北美市场的部分生产转移出中国,以避免美国加征关税可能造成的数千万美元潜在损失。

全球贸易额数据反映了该地区采购和制造方面可能正出现的变化。

贸易数据供应商Panjiva Inc.的信息显示,今年4月,美国经海运来自中国的进口同比增长2%,而自越南的进口大增29.3%。不过,美国与越南之间的贸易额比起美中之间仍微不足道。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是美国以商品价值计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中国输美商品价值占美国进口商品总价值的17.7%。当季中国输美商品价值是越南输美商品的七倍。越南是美国第十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七大进口来源国。

总部位于科威特的全球物流供应商Agility Global Integrated Logistics称,对于寻求降低生产成本的公司而言,越南已成为首选。但贸易的日益增长也让越南的基础设施面临挑战。

Agility亚太地区首席执行长James Hill说:“今年第一季度,越南的港口十分拥堵。”

“在胡志明市的港口,卡车当时要等四五天才能卸下集装箱。道路容量太小,容易发生大规模交通拥堵,铁路线也有限。船只延误长达一周的情况时有发生。”

越南是数条东南亚至美国海上贸易路线的最后一个装货港。中型集装箱船通常在缅甸、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柬埔寨等国家转货,然后到达越南港口,之后再横跨太平洋到美国西海岸。这就意味着越南出口商常常需要竞争稀缺的舱位。

在2008年至2017年期间,越南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从440万标准箱大幅增至1,230万标准箱;2017年的数据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但由于缺少深水港口设施,常常会有一些吨位较小的船只将货物运到其他国家,然后再转运至更大的市场。

研究公司Business Monitor International估计,越南2017年对建设项目的投资为111亿美元,远低于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越南为满足需求所需进行的160亿美元年度投资规模。

美国服饰生产商Vera Bradley Inc.已经在从缅甸、柬埔寨和越南采购产品,该公司预计,到今年底,只会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产量来自中国,而去年的比例为54%。该公司表示,关税的提高加快了这一转变的速度。

该公司首席执行长Rob Wallstrom在一封回覆问题的邮件中称,时间是问题之一,基于原材料采购和航线等因素,从中国以外地方发货会导致生产周期延长数日。

寻求将生产线转移到更远地方的公司也面临着类似取舍。

香港飞达帽业控股有限公司(Mainland Headwear Holdings Ltd., 1100.HK)正计划通过一宗新收购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孟加拉国以节省劳动力成本。该公司为New Era Cap Co.生产授权产品,拥有美国附属公司San Diego Hat Co.和H3 Sportgear LLC.。

但该公司董事总经理颜宝铃表示,出口商品所需时间是一个问题。她称,公司需要通过支线船舶将产品运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深水港,货物运输时间要因此增加两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物流落后掣肘东南亚接棒“中国制造”

发布日期:2019-05-24 16:01
摘要」为避开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一些企业希望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但在这一过程中遇到了巨大障碍:东南亚的物流设施仍远不如中国发达。



撰文 / Costas Paris / Joanne Chiu

■ 为避开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一些企业希望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但在这一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巨大的障碍。

制造商和供应链专家称,许多制造商正在东南亚寻找新的建厂地点,但东南亚的物流设施仍远不如中国发达,不像中国那样早已在工厂、供应商和全球客户之间建立起联系。

制造和运输公司高管称,企业可能将工厂迁往越南、泰国、菲律宾、柬埔寨及其他东南亚国家,但这些国家糟糕的公路、稀疏的铁路和拥堵的港口拉长了交货时间并推高了运输成本。尽管过去10年一些企业为了降低劳动力成本已经将部分工厂作业搬迁过来,但该地区的基础设施仍不尽人意。

美中已互相加征了新一轮关税,可能改变大量全球贸易的方向。随着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寻求转移部分生产,上述物流瓶颈正受到新的审视。

Tapestry Inc.临时首席财务长Andrea Shaw Resnick本月在一次投资者会议上称,东南亚港口的基础设施投资根本跟不上步伐。Tapestry总部位于纽约,拥有Coach、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等高端时尚品牌。

Tapestry的部分手袋、服装和鞋子来自越南、菲律宾和印度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用集装箱船将这些产品运往美国和其他市场。Resnick称,物流堵塞导致交货周期延长,任何特定时间的海上库存都有所增加。

香港上市的伟易达集团(VTECH Holdings Ltd., 0303.HK, 简称﹕伟易达集团)一直考虑扩大在马来西亚的现有设施,以接手部分中国制造业务。伟易达集团拥有教育玩具公司Leapfrog和其他儿童产品制造商。

伟易达集团主席黄子欣(Allan Wong)称, 马来西亚的工厂产能远远不及中国工厂,中国劳动力规模庞大,马来西亚无法迅速赶上。黄子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可能把一切都迁出中国。

甚至在美国加征关税前,东南亚的工厂作业就已经增加,因为企业寻求降低成本,而中国的工资和其他成本却在上升。随着美中贸易冲突升级,制造业务迁移对一些生产商来说变得更加紧迫。今年春天,美中两国互相加征了新一轮关税,还发出了夏季可能进一步提高关税的威胁。

日本复印机生产商理光(Ricoh Co., 7752.TO)本月表示,将把面向北美市场的部分生产转移出中国,以避免美国加征关税可能造成的数千万美元潜在损失。

全球贸易额数据反映了该地区采购和制造方面可能正出现的变化。

贸易数据供应商Panjiva Inc.的信息显示,今年4月,美国经海运来自中国的进口同比增长2%,而自越南的进口大增29.3%。不过,美国与越南之间的贸易额比起美中之间仍微不足道。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是美国以商品价值计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中国输美商品价值占美国进口商品总价值的17.7%。当季中国输美商品价值是越南输美商品的七倍。越南是美国第十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七大进口来源国。

总部位于科威特的全球物流供应商Agility Global Integrated Logistics称,对于寻求降低生产成本的公司而言,越南已成为首选。但贸易的日益增长也让越南的基础设施面临挑战。

Agility亚太地区首席执行长James Hill说:“今年第一季度,越南的港口十分拥堵。”

“在胡志明市的港口,卡车当时要等四五天才能卸下集装箱。道路容量太小,容易发生大规模交通拥堵,铁路线也有限。船只延误长达一周的情况时有发生。”

越南是数条东南亚至美国海上贸易路线的最后一个装货港。中型集装箱船通常在缅甸、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柬埔寨等国家转货,然后到达越南港口,之后再横跨太平洋到美国西海岸。这就意味着越南出口商常常需要竞争稀缺的舱位。

在2008年至2017年期间,越南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从440万标准箱大幅增至1,230万标准箱;2017年的数据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但由于缺少深水港口设施,常常会有一些吨位较小的船只将货物运到其他国家,然后再转运至更大的市场。

研究公司Business Monitor International估计,越南2017年对建设项目的投资为111亿美元,远低于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越南为满足需求所需进行的160亿美元年度投资规模。

美国服饰生产商Vera Bradley Inc.已经在从缅甸、柬埔寨和越南采购产品,该公司预计,到今年底,只会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产量来自中国,而去年的比例为54%。该公司表示,关税的提高加快了这一转变的速度。

该公司首席执行长Rob Wallstrom在一封回覆问题的邮件中称,时间是问题之一,基于原材料采购和航线等因素,从中国以外地方发货会导致生产周期延长数日。

寻求将生产线转移到更远地方的公司也面临着类似取舍。

香港飞达帽业控股有限公司(Mainland Headwear Holdings Ltd., 1100.HK)正计划通过一宗新收购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孟加拉国以节省劳动力成本。该公司为New Era Cap Co.生产授权产品,拥有美国附属公司San Diego Hat Co.和H3 Sportgear LLC.。

但该公司董事总经理颜宝铃表示,出口商品所需时间是一个问题。她称,公司需要通过支线船舶将产品运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深水港,货物运输时间要因此增加两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为避开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一些企业希望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但在这一过程中遇到了巨大障碍:东南亚的物流设施仍远不如中国发达。



撰文 / Costas Paris / Joanne Chiu

■ 为避开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一些企业希望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洲国家,但在这一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巨大的障碍。

制造商和供应链专家称,许多制造商正在东南亚寻找新的建厂地点,但东南亚的物流设施仍远不如中国发达,不像中国那样早已在工厂、供应商和全球客户之间建立起联系。

制造和运输公司高管称,企业可能将工厂迁往越南、泰国、菲律宾、柬埔寨及其他东南亚国家,但这些国家糟糕的公路、稀疏的铁路和拥堵的港口拉长了交货时间并推高了运输成本。尽管过去10年一些企业为了降低劳动力成本已经将部分工厂作业搬迁过来,但该地区的基础设施仍不尽人意。

美中已互相加征了新一轮关税,可能改变大量全球贸易的方向。随着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寻求转移部分生产,上述物流瓶颈正受到新的审视。

Tapestry Inc.临时首席财务长Andrea Shaw Resnick本月在一次投资者会议上称,东南亚港口的基础设施投资根本跟不上步伐。Tapestry总部位于纽约,拥有Coach、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等高端时尚品牌。

Tapestry的部分手袋、服装和鞋子来自越南、菲律宾和印度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用集装箱船将这些产品运往美国和其他市场。Resnick称,物流堵塞导致交货周期延长,任何特定时间的海上库存都有所增加。

香港上市的伟易达集团(VTECH Holdings Ltd., 0303.HK, 简称﹕伟易达集团)一直考虑扩大在马来西亚的现有设施,以接手部分中国制造业务。伟易达集团拥有教育玩具公司Leapfrog和其他儿童产品制造商。

伟易达集团主席黄子欣(Allan Wong)称, 马来西亚的工厂产能远远不及中国工厂,中国劳动力规模庞大,马来西亚无法迅速赶上。黄子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可能把一切都迁出中国。

甚至在美国加征关税前,东南亚的工厂作业就已经增加,因为企业寻求降低成本,而中国的工资和其他成本却在上升。随着美中贸易冲突升级,制造业务迁移对一些生产商来说变得更加紧迫。今年春天,美中两国互相加征了新一轮关税,还发出了夏季可能进一步提高关税的威胁。

日本复印机生产商理光(Ricoh Co., 7752.TO)本月表示,将把面向北美市场的部分生产转移出中国,以避免美国加征关税可能造成的数千万美元潜在损失。

全球贸易额数据反映了该地区采购和制造方面可能正出现的变化。

贸易数据供应商Panjiva Inc.的信息显示,今年4月,美国经海运来自中国的进口同比增长2%,而自越南的进口大增29.3%。不过,美国与越南之间的贸易额比起美中之间仍微不足道。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是美国以商品价值计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中国输美商品价值占美国进口商品总价值的17.7%。当季中国输美商品价值是越南输美商品的七倍。越南是美国第十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七大进口来源国。

总部位于科威特的全球物流供应商Agility Global Integrated Logistics称,对于寻求降低生产成本的公司而言,越南已成为首选。但贸易的日益增长也让越南的基础设施面临挑战。

Agility亚太地区首席执行长James Hill说:“今年第一季度,越南的港口十分拥堵。”

“在胡志明市的港口,卡车当时要等四五天才能卸下集装箱。道路容量太小,容易发生大规模交通拥堵,铁路线也有限。船只延误长达一周的情况时有发生。”

越南是数条东南亚至美国海上贸易路线的最后一个装货港。中型集装箱船通常在缅甸、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柬埔寨等国家转货,然后到达越南港口,之后再横跨太平洋到美国西海岸。这就意味着越南出口商常常需要竞争稀缺的舱位。

在2008年至2017年期间,越南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从440万标准箱大幅增至1,230万标准箱;2017年的数据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但由于缺少深水港口设施,常常会有一些吨位较小的船只将货物运到其他国家,然后再转运至更大的市场。

研究公司Business Monitor International估计,越南2017年对建设项目的投资为111亿美元,远低于世界银行(World Bank)估计越南为满足需求所需进行的160亿美元年度投资规模。

美国服饰生产商Vera Bradley Inc.已经在从缅甸、柬埔寨和越南采购产品,该公司预计,到今年底,只会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产量来自中国,而去年的比例为54%。该公司表示,关税的提高加快了这一转变的速度。

该公司首席执行长Rob Wallstrom在一封回覆问题的邮件中称,时间是问题之一,基于原材料采购和航线等因素,从中国以外地方发货会导致生产周期延长数日。

寻求将生产线转移到更远地方的公司也面临着类似取舍。

香港飞达帽业控股有限公司(Mainland Headwear Holdings Ltd., 1100.HK)正计划通过一宗新收购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孟加拉国以节省劳动力成本。该公司为New Era Cap Co.生产授权产品,拥有美国附属公司San Diego Hat Co.和H3 Sportgear LLC.。

但该公司董事总经理颜宝铃表示,出口商品所需时间是一个问题。她称,公司需要通过支线船舶将产品运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深水港,货物运输时间要因此增加两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