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美贸易战的输家还有谁?

发布日期:2019-05-23 08:16
摘要」美国将与中国的贸易转移至别处,这使得一些国家因此获益,但这些益处无法弥补这些国家对华出口收缩的影响。



撰文 / 乔纳森•惠特利 , 瓦伦丁娜•罗梅伊

■ 过去30年,很多新兴经济体一直依赖它们在全球贸易和供应链中的角色推动增长,但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之际,这个链条的中断正在冲击它们。

这种余波正在影响全球各地的增长预期,从拉美大宗商品生产国到亚洲的服装和电子产品制造国。

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事实上造福了一些新兴经济体,例如越南、韩国和台湾,因为企业纷纷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然而,事实证明,这并不足以抵消全球贸易放缓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整体影响。

根据荷兰经济政策研究局(Netherlands Bureau of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的数据,今年2月,按3个月滚动平均值计算,全球贸易同比下滑1.9%,这是该数据连续第三个月下滑,也是自此次金融危机以来最大降幅。


位于华盛顿的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非常驻高级研究员洪川(Hung Tran)表示:“新兴市场面临的逆风正在增强。”

因此,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今年新兴经济体将增长4.4%,为自2015年以来最慢。这一点在亚洲新兴经济体尤为明显,IMF预测,该地区的经济增速将达到2001年以来最低,为6.3%。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威廉•杰克逊(William Jackson)表示:“亚洲新兴经济体仍是全球增长迅速的一个区域,但增速将低于预期。”

国际金融协会(IIF)经济学家塞尔希•拉瑙(Sergi Lanau)指出,与今年早些时候的悲观相比,前景光明了一些;今年早些时候,一些分析师担心,全球将陷入衰退。他预测,今年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将大致稳定”。

“这与人们几个月前的预测迥然不同,当时的报道听上去很像是全球面临衰退风险,”他表示,不过他承认,即便是这个预测跟这些经济体不久前的表现相比也是“变差了”。

中国国内政策的着重点,正加剧其贸易伙伴面临的经济不利因素。

中国的增长模式重心正从投资拉动型向消费拉动型转移,这遏制了对大宗商品的需求,而且中国正将制造业转移到国内。中国政府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到明年将国内生产的核心零配件和原材料的份额增至40%,到2025年将增至70%。

因此,这个10多年来对全球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将减少从全球其他地区、尤其是传统上为其供货的其他新兴市场进口产品。

洪川表示:“这些变化正减少全球供应链的戏份,无论美国是否加征关税。”

中国经济放缓加剧了这一点。自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每年都在放缓,杰克逊表示,未来几个月,增长可能“弱于很多人的想象”。

他表示:“对于其他新兴市场而言,这种不利因素可能会阻碍广泛复苏。”

几个大型新兴经济体在国内还面临种种困难。

阿根廷和土耳其尚未摆脱去年的货币危机,当时美元走强以及这两个国家自己的政策失误暴露了它们国内的种种失衡。

巴西的增长未能起飞,因投资者对该国新政府丧失信心。政治不确定性也困扰着墨西哥。让很多分析人士印象深刻的是,俄罗斯在西方制裁之下仍保持财政稳健,但代价是家庭收入低迷和消费下降。

新兴世界的一些更亮眼的区域是那些受益于美国将与中国的贸易转移至别处的经济体。

今年第一季度,美国来自韩国和台湾的进口同比增长20%,而来自越南的进口增长40%。来自东盟(Asean)国家的进口增长12%。

对于那些受关税影响的产品而言,这种影响尤为明显。2019年头3个月,美国来自越南的电话设备进口同比增长近两倍,电脑和零件进口几乎翻番。

美国来自韩国的办公机器零配件进口几乎翻倍,电话设备进口增长30%。类似的,来自台湾的电脑零部件进口翻了一番,办公机器进口增长近两倍。

然而,这些分流过来的贸易额还是太小,无法弥补这些亚洲国家对华出口的收缩——中国基本上是它们的主要贸易伙伴国。今年第一季度,所有亚洲国家的出口额都出现放缓或收缩。

牛津经济研究所(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Adam Slater)表示:“中国的亚洲贸易伙伴居于此次贸易战的最大输家之列。”

北大西洋理事会的洪川表示,不能忽视这些警告信号。

他表示:“如果你能设想一场新兴经济体的完美风暴,这场风暴现在还没有到来,但危险在逼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将与中国的贸易转移至别处,这使得一些国家因此获益,但这些益处无法弥补这些国家对华出口收缩的影响。



撰文 / 乔纳森•惠特利 , 瓦伦丁娜•罗梅伊

■ 过去30年,很多新兴经济体一直依赖它们在全球贸易和供应链中的角色推动增长,但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之际,这个链条的中断正在冲击它们。

这种余波正在影响全球各地的增长预期,从拉美大宗商品生产国到亚洲的服装和电子产品制造国。

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事实上造福了一些新兴经济体,例如越南、韩国和台湾,因为企业纷纷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然而,事实证明,这并不足以抵消全球贸易放缓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整体影响。

根据荷兰经济政策研究局(Netherlands Bureau of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的数据,今年2月,按3个月滚动平均值计算,全球贸易同比下滑1.9%,这是该数据连续第三个月下滑,也是自此次金融危机以来最大降幅。


位于华盛顿的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非常驻高级研究员洪川(Hung Tran)表示:“新兴市场面临的逆风正在增强。”

因此,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今年新兴经济体将增长4.4%,为自2015年以来最慢。这一点在亚洲新兴经济体尤为明显,IMF预测,该地区的经济增速将达到2001年以来最低,为6.3%。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威廉•杰克逊(William Jackson)表示:“亚洲新兴经济体仍是全球增长迅速的一个区域,但增速将低于预期。”

国际金融协会(IIF)经济学家塞尔希•拉瑙(Sergi Lanau)指出,与今年早些时候的悲观相比,前景光明了一些;今年早些时候,一些分析师担心,全球将陷入衰退。他预测,今年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将大致稳定”。

“这与人们几个月前的预测迥然不同,当时的报道听上去很像是全球面临衰退风险,”他表示,不过他承认,即便是这个预测跟这些经济体不久前的表现相比也是“变差了”。

中国国内政策的着重点,正加剧其贸易伙伴面临的经济不利因素。

中国的增长模式重心正从投资拉动型向消费拉动型转移,这遏制了对大宗商品的需求,而且中国正将制造业转移到国内。中国政府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到明年将国内生产的核心零配件和原材料的份额增至40%,到2025年将增至70%。

因此,这个10多年来对全球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将减少从全球其他地区、尤其是传统上为其供货的其他新兴市场进口产品。

洪川表示:“这些变化正减少全球供应链的戏份,无论美国是否加征关税。”

中国经济放缓加剧了这一点。自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每年都在放缓,杰克逊表示,未来几个月,增长可能“弱于很多人的想象”。

他表示:“对于其他新兴市场而言,这种不利因素可能会阻碍广泛复苏。”

几个大型新兴经济体在国内还面临种种困难。

阿根廷和土耳其尚未摆脱去年的货币危机,当时美元走强以及这两个国家自己的政策失误暴露了它们国内的种种失衡。

巴西的增长未能起飞,因投资者对该国新政府丧失信心。政治不确定性也困扰着墨西哥。让很多分析人士印象深刻的是,俄罗斯在西方制裁之下仍保持财政稳健,但代价是家庭收入低迷和消费下降。

新兴世界的一些更亮眼的区域是那些受益于美国将与中国的贸易转移至别处的经济体。

今年第一季度,美国来自韩国和台湾的进口同比增长20%,而来自越南的进口增长40%。来自东盟(Asean)国家的进口增长12%。

对于那些受关税影响的产品而言,这种影响尤为明显。2019年头3个月,美国来自越南的电话设备进口同比增长近两倍,电脑和零件进口几乎翻番。

美国来自韩国的办公机器零配件进口几乎翻倍,电话设备进口增长30%。类似的,来自台湾的电脑零部件进口翻了一番,办公机器进口增长近两倍。

然而,这些分流过来的贸易额还是太小,无法弥补这些亚洲国家对华出口的收缩——中国基本上是它们的主要贸易伙伴国。今年第一季度,所有亚洲国家的出口额都出现放缓或收缩。

牛津经济研究所(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Adam Slater)表示:“中国的亚洲贸易伙伴居于此次贸易战的最大输家之列。”

北大西洋理事会的洪川表示,不能忽视这些警告信号。

他表示:“如果你能设想一场新兴经济体的完美风暴,这场风暴现在还没有到来,但危险在逼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美国将与中国的贸易转移至别处,这使得一些国家因此获益,但这些益处无法弥补这些国家对华出口收缩的影响。



撰文 / 乔纳森•惠特利 , 瓦伦丁娜•罗梅伊

■ 过去30年,很多新兴经济体一直依赖它们在全球贸易和供应链中的角色推动增长,但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之际,这个链条的中断正在冲击它们。

这种余波正在影响全球各地的增长预期,从拉美大宗商品生产国到亚洲的服装和电子产品制造国。

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事实上造福了一些新兴经济体,例如越南、韩国和台湾,因为企业纷纷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然而,事实证明,这并不足以抵消全球贸易放缓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整体影响。

根据荷兰经济政策研究局(Netherlands Bureau of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的数据,今年2月,按3个月滚动平均值计算,全球贸易同比下滑1.9%,这是该数据连续第三个月下滑,也是自此次金融危机以来最大降幅。


位于华盛顿的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非常驻高级研究员洪川(Hung Tran)表示:“新兴市场面临的逆风正在增强。”

因此,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今年新兴经济体将增长4.4%,为自2015年以来最慢。这一点在亚洲新兴经济体尤为明显,IMF预测,该地区的经济增速将达到2001年以来最低,为6.3%。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威廉•杰克逊(William Jackson)表示:“亚洲新兴经济体仍是全球增长迅速的一个区域,但增速将低于预期。”

国际金融协会(IIF)经济学家塞尔希•拉瑙(Sergi Lanau)指出,与今年早些时候的悲观相比,前景光明了一些;今年早些时候,一些分析师担心,全球将陷入衰退。他预测,今年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将大致稳定”。

“这与人们几个月前的预测迥然不同,当时的报道听上去很像是全球面临衰退风险,”他表示,不过他承认,即便是这个预测跟这些经济体不久前的表现相比也是“变差了”。

中国国内政策的着重点,正加剧其贸易伙伴面临的经济不利因素。

中国的增长模式重心正从投资拉动型向消费拉动型转移,这遏制了对大宗商品的需求,而且中国正将制造业转移到国内。中国政府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到明年将国内生产的核心零配件和原材料的份额增至40%,到2025年将增至70%。

因此,这个10多年来对全球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将减少从全球其他地区、尤其是传统上为其供货的其他新兴市场进口产品。

洪川表示:“这些变化正减少全球供应链的戏份,无论美国是否加征关税。”

中国经济放缓加剧了这一点。自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每年都在放缓,杰克逊表示,未来几个月,增长可能“弱于很多人的想象”。

他表示:“对于其他新兴市场而言,这种不利因素可能会阻碍广泛复苏。”

几个大型新兴经济体在国内还面临种种困难。

阿根廷和土耳其尚未摆脱去年的货币危机,当时美元走强以及这两个国家自己的政策失误暴露了它们国内的种种失衡。

巴西的增长未能起飞,因投资者对该国新政府丧失信心。政治不确定性也困扰着墨西哥。让很多分析人士印象深刻的是,俄罗斯在西方制裁之下仍保持财政稳健,但代价是家庭收入低迷和消费下降。

新兴世界的一些更亮眼的区域是那些受益于美国将与中国的贸易转移至别处的经济体。

今年第一季度,美国来自韩国和台湾的进口同比增长20%,而来自越南的进口增长40%。来自东盟(Asean)国家的进口增长12%。

对于那些受关税影响的产品而言,这种影响尤为明显。2019年头3个月,美国来自越南的电话设备进口同比增长近两倍,电脑和零件进口几乎翻番。

美国来自韩国的办公机器零配件进口几乎翻倍,电话设备进口增长30%。类似的,来自台湾的电脑零部件进口翻了一番,办公机器进口增长近两倍。

然而,这些分流过来的贸易额还是太小,无法弥补这些亚洲国家对华出口的收缩——中国基本上是它们的主要贸易伙伴国。今年第一季度,所有亚洲国家的出口额都出现放缓或收缩。

牛津经济研究所(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Adam Slater)表示:“中国的亚洲贸易伙伴居于此次贸易战的最大输家之列。”

北大西洋理事会的洪川表示,不能忽视这些警告信号。

他表示:“如果你能设想一场新兴经济体的完美风暴,这场风暴现在还没有到来,但危险在逼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战的输家还有谁?

发布日期:2019-05-23 08:16
摘要」美国将与中国的贸易转移至别处,这使得一些国家因此获益,但这些益处无法弥补这些国家对华出口收缩的影响。



撰文 / 乔纳森•惠特利 , 瓦伦丁娜•罗梅伊

■ 过去30年,很多新兴经济体一直依赖它们在全球贸易和供应链中的角色推动增长,但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之际,这个链条的中断正在冲击它们。

这种余波正在影响全球各地的增长预期,从拉美大宗商品生产国到亚洲的服装和电子产品制造国。

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事实上造福了一些新兴经济体,例如越南、韩国和台湾,因为企业纷纷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然而,事实证明,这并不足以抵消全球贸易放缓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整体影响。

根据荷兰经济政策研究局(Netherlands Bureau of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的数据,今年2月,按3个月滚动平均值计算,全球贸易同比下滑1.9%,这是该数据连续第三个月下滑,也是自此次金融危机以来最大降幅。


位于华盛顿的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非常驻高级研究员洪川(Hung Tran)表示:“新兴市场面临的逆风正在增强。”

因此,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今年新兴经济体将增长4.4%,为自2015年以来最慢。这一点在亚洲新兴经济体尤为明显,IMF预测,该地区的经济增速将达到2001年以来最低,为6.3%。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威廉•杰克逊(William Jackson)表示:“亚洲新兴经济体仍是全球增长迅速的一个区域,但增速将低于预期。”

国际金融协会(IIF)经济学家塞尔希•拉瑙(Sergi Lanau)指出,与今年早些时候的悲观相比,前景光明了一些;今年早些时候,一些分析师担心,全球将陷入衰退。他预测,今年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将大致稳定”。

“这与人们几个月前的预测迥然不同,当时的报道听上去很像是全球面临衰退风险,”他表示,不过他承认,即便是这个预测跟这些经济体不久前的表现相比也是“变差了”。

中国国内政策的着重点,正加剧其贸易伙伴面临的经济不利因素。

中国的增长模式重心正从投资拉动型向消费拉动型转移,这遏制了对大宗商品的需求,而且中国正将制造业转移到国内。中国政府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到明年将国内生产的核心零配件和原材料的份额增至40%,到2025年将增至70%。

因此,这个10多年来对全球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将减少从全球其他地区、尤其是传统上为其供货的其他新兴市场进口产品。

洪川表示:“这些变化正减少全球供应链的戏份,无论美国是否加征关税。”

中国经济放缓加剧了这一点。自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每年都在放缓,杰克逊表示,未来几个月,增长可能“弱于很多人的想象”。

他表示:“对于其他新兴市场而言,这种不利因素可能会阻碍广泛复苏。”

几个大型新兴经济体在国内还面临种种困难。

阿根廷和土耳其尚未摆脱去年的货币危机,当时美元走强以及这两个国家自己的政策失误暴露了它们国内的种种失衡。

巴西的增长未能起飞,因投资者对该国新政府丧失信心。政治不确定性也困扰着墨西哥。让很多分析人士印象深刻的是,俄罗斯在西方制裁之下仍保持财政稳健,但代价是家庭收入低迷和消费下降。

新兴世界的一些更亮眼的区域是那些受益于美国将与中国的贸易转移至别处的经济体。

今年第一季度,美国来自韩国和台湾的进口同比增长20%,而来自越南的进口增长40%。来自东盟(Asean)国家的进口增长12%。

对于那些受关税影响的产品而言,这种影响尤为明显。2019年头3个月,美国来自越南的电话设备进口同比增长近两倍,电脑和零件进口几乎翻番。

美国来自韩国的办公机器零配件进口几乎翻倍,电话设备进口增长30%。类似的,来自台湾的电脑零部件进口翻了一番,办公机器进口增长近两倍。

然而,这些分流过来的贸易额还是太小,无法弥补这些亚洲国家对华出口的收缩——中国基本上是它们的主要贸易伙伴国。今年第一季度,所有亚洲国家的出口额都出现放缓或收缩。

牛津经济研究所(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Adam Slater)表示:“中国的亚洲贸易伙伴居于此次贸易战的最大输家之列。”

北大西洋理事会的洪川表示,不能忽视这些警告信号。

他表示:“如果你能设想一场新兴经济体的完美风暴,这场风暴现在还没有到来,但危险在逼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将与中国的贸易转移至别处,这使得一些国家因此获益,但这些益处无法弥补这些国家对华出口收缩的影响。



撰文 / 乔纳森•惠特利 , 瓦伦丁娜•罗梅伊

■ 过去30年,很多新兴经济体一直依赖它们在全球贸易和供应链中的角色推动增长,但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之际,这个链条的中断正在冲击它们。

这种余波正在影响全球各地的增长预期,从拉美大宗商品生产国到亚洲的服装和电子产品制造国。

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事实上造福了一些新兴经济体,例如越南、韩国和台湾,因为企业纷纷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然而,事实证明,这并不足以抵消全球贸易放缓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整体影响。

根据荷兰经济政策研究局(Netherlands Bureau of Economic Policy Analysis)的数据,今年2月,按3个月滚动平均值计算,全球贸易同比下滑1.9%,这是该数据连续第三个月下滑,也是自此次金融危机以来最大降幅。


位于华盛顿的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非常驻高级研究员洪川(Hung Tran)表示:“新兴市场面临的逆风正在增强。”

因此,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今年新兴经济体将增长4.4%,为自2015年以来最慢。这一点在亚洲新兴经济体尤为明显,IMF预测,该地区的经济增速将达到2001年以来最低,为6.3%。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威廉•杰克逊(William Jackson)表示:“亚洲新兴经济体仍是全球增长迅速的一个区域,但增速将低于预期。”

国际金融协会(IIF)经济学家塞尔希•拉瑙(Sergi Lanau)指出,与今年早些时候的悲观相比,前景光明了一些;今年早些时候,一些分析师担心,全球将陷入衰退。他预测,今年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将大致稳定”。

“这与人们几个月前的预测迥然不同,当时的报道听上去很像是全球面临衰退风险,”他表示,不过他承认,即便是这个预测跟这些经济体不久前的表现相比也是“变差了”。

中国国内政策的着重点,正加剧其贸易伙伴面临的经济不利因素。

中国的增长模式重心正从投资拉动型向消费拉动型转移,这遏制了对大宗商品的需求,而且中国正将制造业转移到国内。中国政府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旨在到明年将国内生产的核心零配件和原材料的份额增至40%,到2025年将增至70%。

因此,这个10多年来对全球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将减少从全球其他地区、尤其是传统上为其供货的其他新兴市场进口产品。

洪川表示:“这些变化正减少全球供应链的戏份,无论美国是否加征关税。”

中国经济放缓加剧了这一点。自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每年都在放缓,杰克逊表示,未来几个月,增长可能“弱于很多人的想象”。

他表示:“对于其他新兴市场而言,这种不利因素可能会阻碍广泛复苏。”

几个大型新兴经济体在国内还面临种种困难。

阿根廷和土耳其尚未摆脱去年的货币危机,当时美元走强以及这两个国家自己的政策失误暴露了它们国内的种种失衡。

巴西的增长未能起飞,因投资者对该国新政府丧失信心。政治不确定性也困扰着墨西哥。让很多分析人士印象深刻的是,俄罗斯在西方制裁之下仍保持财政稳健,但代价是家庭收入低迷和消费下降。

新兴世界的一些更亮眼的区域是那些受益于美国将与中国的贸易转移至别处的经济体。

今年第一季度,美国来自韩国和台湾的进口同比增长20%,而来自越南的进口增长40%。来自东盟(Asean)国家的进口增长12%。

对于那些受关税影响的产品而言,这种影响尤为明显。2019年头3个月,美国来自越南的电话设备进口同比增长近两倍,电脑和零件进口几乎翻番。

美国来自韩国的办公机器零配件进口几乎翻倍,电话设备进口增长30%。类似的,来自台湾的电脑零部件进口翻了一番,办公机器进口增长近两倍。

然而,这些分流过来的贸易额还是太小,无法弥补这些亚洲国家对华出口的收缩——中国基本上是它们的主要贸易伙伴国。今年第一季度,所有亚洲国家的出口额都出现放缓或收缩。

牛津经济研究所(Oxford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Adam Slater)表示:“中国的亚洲贸易伙伴居于此次贸易战的最大输家之列。”

北大西洋理事会的洪川表示,不能忽视这些警告信号。

他表示:“如果你能设想一场新兴经济体的完美风暴,这场风暴现在还没有到来,但危险在逼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