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六强各显神通:英超的制度优势

发布日期:2019-05-23 07:14
摘要」从经济学原理讲,如果某一支球队所向披靡,比赛将无法吸引球迷。这反证了在顶层拥有“六强”的英超的成功之处。



撰文 /  约翰•加普

■ 5月12日,曼城(Manchester City)击败利物浦(Liverpool),夺得英超联赛(Premier League,简称“英超”)冠军,这不仅是曼城的胜利,也是英超本身的胜利。利物浦此前已经取得自己的胜利:在扣人心弦的两回合比赛中击败巴塞罗那(Barcelona),获得了欧洲足联冠军联赛(UEFA Champions League,简称“欧冠”)的决赛资格。

英超联赛迎来了破纪录的第27赛季,得益于阿森纳(Arsenal)、切尔西(Chelsea)和托特纳姆热刺(Tottenham Hotspur)与利物浦一道,包揽了欧洲俱乐部两大联赛决赛的四个资格。联赛是集体努力——经济学家可能会说这是联合产品——而英超已经击败西班牙、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对手。

但体育是奇特的市场,就像美国经济学家沃尔特•尼尔(Walter Neale)在1964年所述,在这类市场,“纯粹的垄断是一场灾难”。他的意思是,没有一支球队想要扫平所有对手,因为那将意味着比赛无法吸引球迷,电视转播权也无法售出。这一警告也适用于体育全球化时代的各国联赛。

如果一个联赛过于强大,就会刺激那些被淘汰的俱乐部寻找其他选择。这一情况正在欧洲出现。以意大利尤文图斯(Juventus)俱乐部董事长安德里亚•阿涅利(Andrea Agnelli)为首的欧洲俱乐部所有者,正试图以牺牲英超、西甲(La Liga)和德甲(Bundesliga)等国内联赛为代价来加强欧冠。


英超在各俱乐部之间形成了一个平衡的格局。与尤文图斯和巴黎圣日耳曼队(Paris Saint-Germain)一支独秀的意甲(Serie A)和法甲(Ligue 1)不同,英超由“六强”引领。这其中就包括曼城,其实力的提升归功于老板谢赫•曼苏尔•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Sheikh Mansour bin Zayed al-Nahyan)的雄厚财力。

英超能走到这一步,部分原因是通过集体出售比赛转播权,以及采用比顶级俱乐部所希望的更为平等的收入共享模式。这与西甲形成鲜明对比。在2015年之前,西甲一直允许俱乐部单独谈判这类权利。德勤(Deloitte)的数据显示,2016-17年赛季,英超六大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4.15亿英镑,而其他14家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1.47亿英镑。

英超还遵循保留升降级制度的开放式联赛的欧洲传统,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1888年英格兰足球联盟(English Football League)成立后不久,每年让一些俱乐部晋级,另一些俱乐部降级。这种制度给排名靠后的球队提供崛起的机会,就像莱斯特城(Leicester City)在2013-14年赛季获得晋级、并在两年后赢得英超冠军一样。

阿涅利是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uropean Club Association)主席,他希望加强欧洲赛事的激烈程度,允许像尤文图斯这样的顶级俱乐部有更多时间(并获得更高收入)在彼此间进行比赛,而不是在各自的国内联赛中与实力较弱的球队比赛。一个想法是保证顶级球队在欧冠中获得更多席位,每个赛季至少打14场比赛。

这将使欧洲足球联赛更像采用封闭式结构的美国体育联赛——每个赛季都由相同球队参赛,没有降级风险,而且这些联赛只是偶尔扩容来接纳新球队。这种做法符合现有球队的利益,因为这加强了它们的寡头垄断,降低欧洲球队为了保级而遭受的收入波动。

英超与其他欧洲联赛一起反对这一改变,尽管成立于1992年的英超也是英格兰俱乐部为了垄断收入而采取类似行动的结果。处于欧洲足球金字塔顶端的俱乐部,一直受到组建超级联赛的诱惑,而随着他们的观众全球化,这种诱惑越来越大。

但是,球队过于激进地利用自己的实力也有危险。我们可以回到尼尔对体育行业垄断(或少数几支球队寡头垄断)的警告。采用封闭式结构的一级方程式赛车(F1)因为被梅赛德斯(Mercedes)和法拉利(Ferrari)车队主导而吃亏,因为比赛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了。(阿涅利家族还控制着法拉利车队。)

球队寻求的是确定性,但球迷不是。正如一项研究所述,“真正的扣人心弦之处在于球员或球队奋力取胜的拼搏引起其共鸣”,在这种体验中,“兴奋永远是一种可能性”。在巴塞罗那于第一回合领先的情况下,利物浦取胜的可能性很小,这让后者的胜利格外令人欣喜。

第二个危险是距离。在利物浦的安菲尔德球场(Anfield Stadium),最能引起共鸣的时刻是比赛结束后,球迷们齐声高唱他们的队歌《你永远不会独行》(You’ll Never Walk Alone),唤起有关该俱乐部历史的记忆。对各俱乐部来说,保留当地身份认同和充分利用他们的全球号召力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如果脱离了自己的根,他们将失去部分令他们如此宝贵的东西。

欧洲足球通过结合国家联赛与泛欧锦标赛在二者之间保持平衡,但这个平衡很容易被打破。全球化接下来可能会令欧洲受到挤压:从2021年起,这项运动的世界机构——国际足联(FIFA)将试点把俱乐部世界杯(Club World Cup)扩大为一项由24支球队参加的赛事。就像美国棒球队可能搬迁一样,足球队也可能流动。

避免这些陷阱的方法是确保国内有足够的机会。其他欧洲联赛羡慕英超收入高,享誉全球,但他们最应该追求的特质是英超顶级球队的数量。这一点使英超(而不仅是英超的各俱乐部)成为赢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从经济学原理讲,如果某一支球队所向披靡,比赛将无法吸引球迷。这反证了在顶层拥有“六强”的英超的成功之处。



撰文 /  约翰•加普

■ 5月12日,曼城(Manchester City)击败利物浦(Liverpool),夺得英超联赛(Premier League,简称“英超”)冠军,这不仅是曼城的胜利,也是英超本身的胜利。利物浦此前已经取得自己的胜利:在扣人心弦的两回合比赛中击败巴塞罗那(Barcelona),获得了欧洲足联冠军联赛(UEFA Champions League,简称“欧冠”)的决赛资格。

英超联赛迎来了破纪录的第27赛季,得益于阿森纳(Arsenal)、切尔西(Chelsea)和托特纳姆热刺(Tottenham Hotspur)与利物浦一道,包揽了欧洲俱乐部两大联赛决赛的四个资格。联赛是集体努力——经济学家可能会说这是联合产品——而英超已经击败西班牙、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对手。

但体育是奇特的市场,就像美国经济学家沃尔特•尼尔(Walter Neale)在1964年所述,在这类市场,“纯粹的垄断是一场灾难”。他的意思是,没有一支球队想要扫平所有对手,因为那将意味着比赛无法吸引球迷,电视转播权也无法售出。这一警告也适用于体育全球化时代的各国联赛。

如果一个联赛过于强大,就会刺激那些被淘汰的俱乐部寻找其他选择。这一情况正在欧洲出现。以意大利尤文图斯(Juventus)俱乐部董事长安德里亚•阿涅利(Andrea Agnelli)为首的欧洲俱乐部所有者,正试图以牺牲英超、西甲(La Liga)和德甲(Bundesliga)等国内联赛为代价来加强欧冠。


英超在各俱乐部之间形成了一个平衡的格局。与尤文图斯和巴黎圣日耳曼队(Paris Saint-Germain)一支独秀的意甲(Serie A)和法甲(Ligue 1)不同,英超由“六强”引领。这其中就包括曼城,其实力的提升归功于老板谢赫•曼苏尔•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Sheikh Mansour bin Zayed al-Nahyan)的雄厚财力。

英超能走到这一步,部分原因是通过集体出售比赛转播权,以及采用比顶级俱乐部所希望的更为平等的收入共享模式。这与西甲形成鲜明对比。在2015年之前,西甲一直允许俱乐部单独谈判这类权利。德勤(Deloitte)的数据显示,2016-17年赛季,英超六大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4.15亿英镑,而其他14家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1.47亿英镑。

英超还遵循保留升降级制度的开放式联赛的欧洲传统,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1888年英格兰足球联盟(English Football League)成立后不久,每年让一些俱乐部晋级,另一些俱乐部降级。这种制度给排名靠后的球队提供崛起的机会,就像莱斯特城(Leicester City)在2013-14年赛季获得晋级、并在两年后赢得英超冠军一样。

阿涅利是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uropean Club Association)主席,他希望加强欧洲赛事的激烈程度,允许像尤文图斯这样的顶级俱乐部有更多时间(并获得更高收入)在彼此间进行比赛,而不是在各自的国内联赛中与实力较弱的球队比赛。一个想法是保证顶级球队在欧冠中获得更多席位,每个赛季至少打14场比赛。

这将使欧洲足球联赛更像采用封闭式结构的美国体育联赛——每个赛季都由相同球队参赛,没有降级风险,而且这些联赛只是偶尔扩容来接纳新球队。这种做法符合现有球队的利益,因为这加强了它们的寡头垄断,降低欧洲球队为了保级而遭受的收入波动。

英超与其他欧洲联赛一起反对这一改变,尽管成立于1992年的英超也是英格兰俱乐部为了垄断收入而采取类似行动的结果。处于欧洲足球金字塔顶端的俱乐部,一直受到组建超级联赛的诱惑,而随着他们的观众全球化,这种诱惑越来越大。

但是,球队过于激进地利用自己的实力也有危险。我们可以回到尼尔对体育行业垄断(或少数几支球队寡头垄断)的警告。采用封闭式结构的一级方程式赛车(F1)因为被梅赛德斯(Mercedes)和法拉利(Ferrari)车队主导而吃亏,因为比赛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了。(阿涅利家族还控制着法拉利车队。)

球队寻求的是确定性,但球迷不是。正如一项研究所述,“真正的扣人心弦之处在于球员或球队奋力取胜的拼搏引起其共鸣”,在这种体验中,“兴奋永远是一种可能性”。在巴塞罗那于第一回合领先的情况下,利物浦取胜的可能性很小,这让后者的胜利格外令人欣喜。

第二个危险是距离。在利物浦的安菲尔德球场(Anfield Stadium),最能引起共鸣的时刻是比赛结束后,球迷们齐声高唱他们的队歌《你永远不会独行》(You’ll Never Walk Alone),唤起有关该俱乐部历史的记忆。对各俱乐部来说,保留当地身份认同和充分利用他们的全球号召力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如果脱离了自己的根,他们将失去部分令他们如此宝贵的东西。

欧洲足球通过结合国家联赛与泛欧锦标赛在二者之间保持平衡,但这个平衡很容易被打破。全球化接下来可能会令欧洲受到挤压:从2021年起,这项运动的世界机构——国际足联(FIFA)将试点把俱乐部世界杯(Club World Cup)扩大为一项由24支球队参加的赛事。就像美国棒球队可能搬迁一样,足球队也可能流动。

避免这些陷阱的方法是确保国内有足够的机会。其他欧洲联赛羡慕英超收入高,享誉全球,但他们最应该追求的特质是英超顶级球队的数量。这一点使英超(而不仅是英超的各俱乐部)成为赢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从经济学原理讲,如果某一支球队所向披靡,比赛将无法吸引球迷。这反证了在顶层拥有“六强”的英超的成功之处。



撰文 /  约翰•加普

■ 5月12日,曼城(Manchester City)击败利物浦(Liverpool),夺得英超联赛(Premier League,简称“英超”)冠军,这不仅是曼城的胜利,也是英超本身的胜利。利物浦此前已经取得自己的胜利:在扣人心弦的两回合比赛中击败巴塞罗那(Barcelona),获得了欧洲足联冠军联赛(UEFA Champions League,简称“欧冠”)的决赛资格。

英超联赛迎来了破纪录的第27赛季,得益于阿森纳(Arsenal)、切尔西(Chelsea)和托特纳姆热刺(Tottenham Hotspur)与利物浦一道,包揽了欧洲俱乐部两大联赛决赛的四个资格。联赛是集体努力——经济学家可能会说这是联合产品——而英超已经击败西班牙、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对手。

但体育是奇特的市场,就像美国经济学家沃尔特•尼尔(Walter Neale)在1964年所述,在这类市场,“纯粹的垄断是一场灾难”。他的意思是,没有一支球队想要扫平所有对手,因为那将意味着比赛无法吸引球迷,电视转播权也无法售出。这一警告也适用于体育全球化时代的各国联赛。

如果一个联赛过于强大,就会刺激那些被淘汰的俱乐部寻找其他选择。这一情况正在欧洲出现。以意大利尤文图斯(Juventus)俱乐部董事长安德里亚•阿涅利(Andrea Agnelli)为首的欧洲俱乐部所有者,正试图以牺牲英超、西甲(La Liga)和德甲(Bundesliga)等国内联赛为代价来加强欧冠。


英超在各俱乐部之间形成了一个平衡的格局。与尤文图斯和巴黎圣日耳曼队(Paris Saint-Germain)一支独秀的意甲(Serie A)和法甲(Ligue 1)不同,英超由“六强”引领。这其中就包括曼城,其实力的提升归功于老板谢赫•曼苏尔•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Sheikh Mansour bin Zayed al-Nahyan)的雄厚财力。

英超能走到这一步,部分原因是通过集体出售比赛转播权,以及采用比顶级俱乐部所希望的更为平等的收入共享模式。这与西甲形成鲜明对比。在2015年之前,西甲一直允许俱乐部单独谈判这类权利。德勤(Deloitte)的数据显示,2016-17年赛季,英超六大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4.15亿英镑,而其他14家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1.47亿英镑。

英超还遵循保留升降级制度的开放式联赛的欧洲传统,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1888年英格兰足球联盟(English Football League)成立后不久,每年让一些俱乐部晋级,另一些俱乐部降级。这种制度给排名靠后的球队提供崛起的机会,就像莱斯特城(Leicester City)在2013-14年赛季获得晋级、并在两年后赢得英超冠军一样。

阿涅利是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uropean Club Association)主席,他希望加强欧洲赛事的激烈程度,允许像尤文图斯这样的顶级俱乐部有更多时间(并获得更高收入)在彼此间进行比赛,而不是在各自的国内联赛中与实力较弱的球队比赛。一个想法是保证顶级球队在欧冠中获得更多席位,每个赛季至少打14场比赛。

这将使欧洲足球联赛更像采用封闭式结构的美国体育联赛——每个赛季都由相同球队参赛,没有降级风险,而且这些联赛只是偶尔扩容来接纳新球队。这种做法符合现有球队的利益,因为这加强了它们的寡头垄断,降低欧洲球队为了保级而遭受的收入波动。

英超与其他欧洲联赛一起反对这一改变,尽管成立于1992年的英超也是英格兰俱乐部为了垄断收入而采取类似行动的结果。处于欧洲足球金字塔顶端的俱乐部,一直受到组建超级联赛的诱惑,而随着他们的观众全球化,这种诱惑越来越大。

但是,球队过于激进地利用自己的实力也有危险。我们可以回到尼尔对体育行业垄断(或少数几支球队寡头垄断)的警告。采用封闭式结构的一级方程式赛车(F1)因为被梅赛德斯(Mercedes)和法拉利(Ferrari)车队主导而吃亏,因为比赛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了。(阿涅利家族还控制着法拉利车队。)

球队寻求的是确定性,但球迷不是。正如一项研究所述,“真正的扣人心弦之处在于球员或球队奋力取胜的拼搏引起其共鸣”,在这种体验中,“兴奋永远是一种可能性”。在巴塞罗那于第一回合领先的情况下,利物浦取胜的可能性很小,这让后者的胜利格外令人欣喜。

第二个危险是距离。在利物浦的安菲尔德球场(Anfield Stadium),最能引起共鸣的时刻是比赛结束后,球迷们齐声高唱他们的队歌《你永远不会独行》(You’ll Never Walk Alone),唤起有关该俱乐部历史的记忆。对各俱乐部来说,保留当地身份认同和充分利用他们的全球号召力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如果脱离了自己的根,他们将失去部分令他们如此宝贵的东西。

欧洲足球通过结合国家联赛与泛欧锦标赛在二者之间保持平衡,但这个平衡很容易被打破。全球化接下来可能会令欧洲受到挤压:从2021年起,这项运动的世界机构——国际足联(FIFA)将试点把俱乐部世界杯(Club World Cup)扩大为一项由24支球队参加的赛事。就像美国棒球队可能搬迁一样,足球队也可能流动。

避免这些陷阱的方法是确保国内有足够的机会。其他欧洲联赛羡慕英超收入高,享誉全球,但他们最应该追求的特质是英超顶级球队的数量。这一点使英超(而不仅是英超的各俱乐部)成为赢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六强各显神通:英超的制度优势

发布日期:2019-05-23 07:14
摘要」从经济学原理讲,如果某一支球队所向披靡,比赛将无法吸引球迷。这反证了在顶层拥有“六强”的英超的成功之处。



撰文 /  约翰•加普

■ 5月12日,曼城(Manchester City)击败利物浦(Liverpool),夺得英超联赛(Premier League,简称“英超”)冠军,这不仅是曼城的胜利,也是英超本身的胜利。利物浦此前已经取得自己的胜利:在扣人心弦的两回合比赛中击败巴塞罗那(Barcelona),获得了欧洲足联冠军联赛(UEFA Champions League,简称“欧冠”)的决赛资格。

英超联赛迎来了破纪录的第27赛季,得益于阿森纳(Arsenal)、切尔西(Chelsea)和托特纳姆热刺(Tottenham Hotspur)与利物浦一道,包揽了欧洲俱乐部两大联赛决赛的四个资格。联赛是集体努力——经济学家可能会说这是联合产品——而英超已经击败西班牙、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对手。

但体育是奇特的市场,就像美国经济学家沃尔特•尼尔(Walter Neale)在1964年所述,在这类市场,“纯粹的垄断是一场灾难”。他的意思是,没有一支球队想要扫平所有对手,因为那将意味着比赛无法吸引球迷,电视转播权也无法售出。这一警告也适用于体育全球化时代的各国联赛。

如果一个联赛过于强大,就会刺激那些被淘汰的俱乐部寻找其他选择。这一情况正在欧洲出现。以意大利尤文图斯(Juventus)俱乐部董事长安德里亚•阿涅利(Andrea Agnelli)为首的欧洲俱乐部所有者,正试图以牺牲英超、西甲(La Liga)和德甲(Bundesliga)等国内联赛为代价来加强欧冠。


英超在各俱乐部之间形成了一个平衡的格局。与尤文图斯和巴黎圣日耳曼队(Paris Saint-Germain)一支独秀的意甲(Serie A)和法甲(Ligue 1)不同,英超由“六强”引领。这其中就包括曼城,其实力的提升归功于老板谢赫•曼苏尔•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Sheikh Mansour bin Zayed al-Nahyan)的雄厚财力。

英超能走到这一步,部分原因是通过集体出售比赛转播权,以及采用比顶级俱乐部所希望的更为平等的收入共享模式。这与西甲形成鲜明对比。在2015年之前,西甲一直允许俱乐部单独谈判这类权利。德勤(Deloitte)的数据显示,2016-17年赛季,英超六大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4.15亿英镑,而其他14家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1.47亿英镑。

英超还遵循保留升降级制度的开放式联赛的欧洲传统,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1888年英格兰足球联盟(English Football League)成立后不久,每年让一些俱乐部晋级,另一些俱乐部降级。这种制度给排名靠后的球队提供崛起的机会,就像莱斯特城(Leicester City)在2013-14年赛季获得晋级、并在两年后赢得英超冠军一样。

阿涅利是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uropean Club Association)主席,他希望加强欧洲赛事的激烈程度,允许像尤文图斯这样的顶级俱乐部有更多时间(并获得更高收入)在彼此间进行比赛,而不是在各自的国内联赛中与实力较弱的球队比赛。一个想法是保证顶级球队在欧冠中获得更多席位,每个赛季至少打14场比赛。

这将使欧洲足球联赛更像采用封闭式结构的美国体育联赛——每个赛季都由相同球队参赛,没有降级风险,而且这些联赛只是偶尔扩容来接纳新球队。这种做法符合现有球队的利益,因为这加强了它们的寡头垄断,降低欧洲球队为了保级而遭受的收入波动。

英超与其他欧洲联赛一起反对这一改变,尽管成立于1992年的英超也是英格兰俱乐部为了垄断收入而采取类似行动的结果。处于欧洲足球金字塔顶端的俱乐部,一直受到组建超级联赛的诱惑,而随着他们的观众全球化,这种诱惑越来越大。

但是,球队过于激进地利用自己的实力也有危险。我们可以回到尼尔对体育行业垄断(或少数几支球队寡头垄断)的警告。采用封闭式结构的一级方程式赛车(F1)因为被梅赛德斯(Mercedes)和法拉利(Ferrari)车队主导而吃亏,因为比赛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了。(阿涅利家族还控制着法拉利车队。)

球队寻求的是确定性,但球迷不是。正如一项研究所述,“真正的扣人心弦之处在于球员或球队奋力取胜的拼搏引起其共鸣”,在这种体验中,“兴奋永远是一种可能性”。在巴塞罗那于第一回合领先的情况下,利物浦取胜的可能性很小,这让后者的胜利格外令人欣喜。

第二个危险是距离。在利物浦的安菲尔德球场(Anfield Stadium),最能引起共鸣的时刻是比赛结束后,球迷们齐声高唱他们的队歌《你永远不会独行》(You’ll Never Walk Alone),唤起有关该俱乐部历史的记忆。对各俱乐部来说,保留当地身份认同和充分利用他们的全球号召力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如果脱离了自己的根,他们将失去部分令他们如此宝贵的东西。

欧洲足球通过结合国家联赛与泛欧锦标赛在二者之间保持平衡,但这个平衡很容易被打破。全球化接下来可能会令欧洲受到挤压:从2021年起,这项运动的世界机构——国际足联(FIFA)将试点把俱乐部世界杯(Club World Cup)扩大为一项由24支球队参加的赛事。就像美国棒球队可能搬迁一样,足球队也可能流动。

避免这些陷阱的方法是确保国内有足够的机会。其他欧洲联赛羡慕英超收入高,享誉全球,但他们最应该追求的特质是英超顶级球队的数量。这一点使英超(而不仅是英超的各俱乐部)成为赢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从经济学原理讲,如果某一支球队所向披靡,比赛将无法吸引球迷。这反证了在顶层拥有“六强”的英超的成功之处。



撰文 /  约翰•加普

■ 5月12日,曼城(Manchester City)击败利物浦(Liverpool),夺得英超联赛(Premier League,简称“英超”)冠军,这不仅是曼城的胜利,也是英超本身的胜利。利物浦此前已经取得自己的胜利:在扣人心弦的两回合比赛中击败巴塞罗那(Barcelona),获得了欧洲足联冠军联赛(UEFA Champions League,简称“欧冠”)的决赛资格。

英超联赛迎来了破纪录的第27赛季,得益于阿森纳(Arsenal)、切尔西(Chelsea)和托特纳姆热刺(Tottenham Hotspur)与利物浦一道,包揽了欧洲俱乐部两大联赛决赛的四个资格。联赛是集体努力——经济学家可能会说这是联合产品——而英超已经击败西班牙、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对手。

但体育是奇特的市场,就像美国经济学家沃尔特•尼尔(Walter Neale)在1964年所述,在这类市场,“纯粹的垄断是一场灾难”。他的意思是,没有一支球队想要扫平所有对手,因为那将意味着比赛无法吸引球迷,电视转播权也无法售出。这一警告也适用于体育全球化时代的各国联赛。

如果一个联赛过于强大,就会刺激那些被淘汰的俱乐部寻找其他选择。这一情况正在欧洲出现。以意大利尤文图斯(Juventus)俱乐部董事长安德里亚•阿涅利(Andrea Agnelli)为首的欧洲俱乐部所有者,正试图以牺牲英超、西甲(La Liga)和德甲(Bundesliga)等国内联赛为代价来加强欧冠。


英超在各俱乐部之间形成了一个平衡的格局。与尤文图斯和巴黎圣日耳曼队(Paris Saint-Germain)一支独秀的意甲(Serie A)和法甲(Ligue 1)不同,英超由“六强”引领。这其中就包括曼城,其实力的提升归功于老板谢赫•曼苏尔•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Sheikh Mansour bin Zayed al-Nahyan)的雄厚财力。

英超能走到这一步,部分原因是通过集体出售比赛转播权,以及采用比顶级俱乐部所希望的更为平等的收入共享模式。这与西甲形成鲜明对比。在2015年之前,西甲一直允许俱乐部单独谈判这类权利。德勤(Deloitte)的数据显示,2016-17年赛季,英超六大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4.15亿英镑,而其他14家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为1.47亿英镑。

英超还遵循保留升降级制度的开放式联赛的欧洲传统,这一传统可以追溯到1888年英格兰足球联盟(English Football League)成立后不久,每年让一些俱乐部晋级,另一些俱乐部降级。这种制度给排名靠后的球队提供崛起的机会,就像莱斯特城(Leicester City)在2013-14年赛季获得晋级、并在两年后赢得英超冠军一样。

阿涅利是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uropean Club Association)主席,他希望加强欧洲赛事的激烈程度,允许像尤文图斯这样的顶级俱乐部有更多时间(并获得更高收入)在彼此间进行比赛,而不是在各自的国内联赛中与实力较弱的球队比赛。一个想法是保证顶级球队在欧冠中获得更多席位,每个赛季至少打14场比赛。

这将使欧洲足球联赛更像采用封闭式结构的美国体育联赛——每个赛季都由相同球队参赛,没有降级风险,而且这些联赛只是偶尔扩容来接纳新球队。这种做法符合现有球队的利益,因为这加强了它们的寡头垄断,降低欧洲球队为了保级而遭受的收入波动。

英超与其他欧洲联赛一起反对这一改变,尽管成立于1992年的英超也是英格兰俱乐部为了垄断收入而采取类似行动的结果。处于欧洲足球金字塔顶端的俱乐部,一直受到组建超级联赛的诱惑,而随着他们的观众全球化,这种诱惑越来越大。

但是,球队过于激进地利用自己的实力也有危险。我们可以回到尼尔对体育行业垄断(或少数几支球队寡头垄断)的警告。采用封闭式结构的一级方程式赛车(F1)因为被梅赛德斯(Mercedes)和法拉利(Ferrari)车队主导而吃亏,因为比赛没有那么激动人心了。(阿涅利家族还控制着法拉利车队。)

球队寻求的是确定性,但球迷不是。正如一项研究所述,“真正的扣人心弦之处在于球员或球队奋力取胜的拼搏引起其共鸣”,在这种体验中,“兴奋永远是一种可能性”。在巴塞罗那于第一回合领先的情况下,利物浦取胜的可能性很小,这让后者的胜利格外令人欣喜。

第二个危险是距离。在利物浦的安菲尔德球场(Anfield Stadium),最能引起共鸣的时刻是比赛结束后,球迷们齐声高唱他们的队歌《你永远不会独行》(You’ll Never Walk Alone),唤起有关该俱乐部历史的记忆。对各俱乐部来说,保留当地身份认同和充分利用他们的全球号召力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如果脱离了自己的根,他们将失去部分令他们如此宝贵的东西。

欧洲足球通过结合国家联赛与泛欧锦标赛在二者之间保持平衡,但这个平衡很容易被打破。全球化接下来可能会令欧洲受到挤压:从2021年起,这项运动的世界机构——国际足联(FIFA)将试点把俱乐部世界杯(Club World Cup)扩大为一项由24支球队参加的赛事。就像美国棒球队可能搬迁一样,足球队也可能流动。

避免这些陷阱的方法是确保国内有足够的机会。其他欧洲联赛羡慕英超收入高,享誉全球,但他们最应该追求的特质是英超顶级球队的数量。这一点使英超(而不仅是英超的各俱乐部)成为赢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