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破解“未富先老”困局,中国还有多少时间?

发布日期:2019-05-22 15:03
摘要」中国的人口红利已消耗殆尽,面对扑面而来的老龄化社会,留给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经济为何增长如此之快?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经济向世界开放的时机恰当其时。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30年恰好是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大幅增长的一个时期。2013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达到10亿以上的峰值,是当时美国总人口的三倍多。将这一庞大的年轻奋斗群体与全球供应链连接起来,不仅让中国工厂占据了比全球其他低附加值生产商更大的人力成本优势,也帮助中国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储蓄池,为投资项目提供资金。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收入迅速膨胀的中国年轻工人选择大量储蓄。这些资本随后又回流到更多工厂和世界级的基础设施中,进一步提升了中国的比较优势。

但这一切正发生逆转。

根据联合国预测,15-64岁的中国人口已较2013年减少约1,000万,到2035年将减少约8,000万。2010年以来,中国的高储蓄率也在下滑,而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在2010年达到峰值。除人口结构外的其他因素也在发挥作用: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出口增速放缓,让企业储蓄承受压力。而储蓄增长还可能进一步放缓。为了保持经济高速扩张,中国需要大幅增加海外资本的引入,或是发生逆转大大提高自有资金的使用效率,抑或双管齐下。所有这些都在以远超出许多人理解的速度发生。

面临人口问题的国家不止中国一个。2018年美国新生儿数量下降至32年低点。但中国人口状况的一个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激增的时期正好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时候,而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放缓也正是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的时候。

当中国向世界打开国门时,中国的人口优势恰好接近顶峰,而且不只相对于美国,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这一定程度上是运气使然,当然也与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和他的助手们英明的经济决策分不开。从1990年到201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较高的67%进一步上升到将近75%。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从未超过67%。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其他所有低收入国家在此期间的总体比例最高也只有62%左右。

但从目前的人口趋势来看,到本世纪30年代末,这一切都将逆转。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将超过其他发展中国家,几乎将与美国持平。中国农村居民的平均年龄已远超城市居民。中国将越来越难以像过去几十年那样,通过将劳动力从低价值农业岗位转移到高价值制造业岗位来提高生产率。储蓄增长放缓将导致国家驱动型的投资激增局面越来越难以维持。中国政府2016年取消了实行数十年之久的独生子女政策,但预期中的生育激增并未出现。

因此,中国只有不多的时间利用自己的巨额储蓄打造下一代全球科技和商业领军企业,然后就将面对庞大的老龄人口供养问题,而与此同时,中国可以使用的劳动力却迅速萎缩,劳动力成本也越来越高昂。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由国家主导的效率低下的金融体系如果不迅速纠正,可能会成为潜在的致命问题。在这个体系下,大量储蓄被不断浪费和输送给臃肿的国有企业。

中国领导层肯定意识到时间有限。但中国政府主导的创新项目好坏参半,而且遇到来自美国的强大阻力。

要想破解这一难题,更好的办法也许是把大量财政资源从扶持国有巨头的项目中释放出来。充满创新精神的雄心勃勃的中国人可以把这些资源利用得更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的人口红利已消耗殆尽,面对扑面而来的老龄化社会,留给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经济为何增长如此之快?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经济向世界开放的时机恰当其时。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30年恰好是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大幅增长的一个时期。2013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达到10亿以上的峰值,是当时美国总人口的三倍多。将这一庞大的年轻奋斗群体与全球供应链连接起来,不仅让中国工厂占据了比全球其他低附加值生产商更大的人力成本优势,也帮助中国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储蓄池,为投资项目提供资金。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收入迅速膨胀的中国年轻工人选择大量储蓄。这些资本随后又回流到更多工厂和世界级的基础设施中,进一步提升了中国的比较优势。

但这一切正发生逆转。

根据联合国预测,15-64岁的中国人口已较2013年减少约1,000万,到2035年将减少约8,000万。2010年以来,中国的高储蓄率也在下滑,而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在2010年达到峰值。除人口结构外的其他因素也在发挥作用: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出口增速放缓,让企业储蓄承受压力。而储蓄增长还可能进一步放缓。为了保持经济高速扩张,中国需要大幅增加海外资本的引入,或是发生逆转大大提高自有资金的使用效率,抑或双管齐下。所有这些都在以远超出许多人理解的速度发生。

面临人口问题的国家不止中国一个。2018年美国新生儿数量下降至32年低点。但中国人口状况的一个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激增的时期正好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时候,而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放缓也正是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的时候。

当中国向世界打开国门时,中国的人口优势恰好接近顶峰,而且不只相对于美国,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这一定程度上是运气使然,当然也与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和他的助手们英明的经济决策分不开。从1990年到201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较高的67%进一步上升到将近75%。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从未超过67%。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其他所有低收入国家在此期间的总体比例最高也只有62%左右。

但从目前的人口趋势来看,到本世纪30年代末,这一切都将逆转。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将超过其他发展中国家,几乎将与美国持平。中国农村居民的平均年龄已远超城市居民。中国将越来越难以像过去几十年那样,通过将劳动力从低价值农业岗位转移到高价值制造业岗位来提高生产率。储蓄增长放缓将导致国家驱动型的投资激增局面越来越难以维持。中国政府2016年取消了实行数十年之久的独生子女政策,但预期中的生育激增并未出现。

因此,中国只有不多的时间利用自己的巨额储蓄打造下一代全球科技和商业领军企业,然后就将面对庞大的老龄人口供养问题,而与此同时,中国可以使用的劳动力却迅速萎缩,劳动力成本也越来越高昂。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由国家主导的效率低下的金融体系如果不迅速纠正,可能会成为潜在的致命问题。在这个体系下,大量储蓄被不断浪费和输送给臃肿的国有企业。

中国领导层肯定意识到时间有限。但中国政府主导的创新项目好坏参半,而且遇到来自美国的强大阻力。

要想破解这一难题,更好的办法也许是把大量财政资源从扶持国有巨头的项目中释放出来。充满创新精神的雄心勃勃的中国人可以把这些资源利用得更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的人口红利已消耗殆尽,面对扑面而来的老龄化社会,留给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经济为何增长如此之快?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经济向世界开放的时机恰当其时。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30年恰好是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大幅增长的一个时期。2013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达到10亿以上的峰值,是当时美国总人口的三倍多。将这一庞大的年轻奋斗群体与全球供应链连接起来,不仅让中国工厂占据了比全球其他低附加值生产商更大的人力成本优势,也帮助中国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储蓄池,为投资项目提供资金。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收入迅速膨胀的中国年轻工人选择大量储蓄。这些资本随后又回流到更多工厂和世界级的基础设施中,进一步提升了中国的比较优势。

但这一切正发生逆转。

根据联合国预测,15-64岁的中国人口已较2013年减少约1,000万,到2035年将减少约8,000万。2010年以来,中国的高储蓄率也在下滑,而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在2010年达到峰值。除人口结构外的其他因素也在发挥作用: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出口增速放缓,让企业储蓄承受压力。而储蓄增长还可能进一步放缓。为了保持经济高速扩张,中国需要大幅增加海外资本的引入,或是发生逆转大大提高自有资金的使用效率,抑或双管齐下。所有这些都在以远超出许多人理解的速度发生。

面临人口问题的国家不止中国一个。2018年美国新生儿数量下降至32年低点。但中国人口状况的一个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激增的时期正好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时候,而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放缓也正是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的时候。

当中国向世界打开国门时,中国的人口优势恰好接近顶峰,而且不只相对于美国,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这一定程度上是运气使然,当然也与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和他的助手们英明的经济决策分不开。从1990年到201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较高的67%进一步上升到将近75%。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从未超过67%。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其他所有低收入国家在此期间的总体比例最高也只有62%左右。

但从目前的人口趋势来看,到本世纪30年代末,这一切都将逆转。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将超过其他发展中国家,几乎将与美国持平。中国农村居民的平均年龄已远超城市居民。中国将越来越难以像过去几十年那样,通过将劳动力从低价值农业岗位转移到高价值制造业岗位来提高生产率。储蓄增长放缓将导致国家驱动型的投资激增局面越来越难以维持。中国政府2016年取消了实行数十年之久的独生子女政策,但预期中的生育激增并未出现。

因此,中国只有不多的时间利用自己的巨额储蓄打造下一代全球科技和商业领军企业,然后就将面对庞大的老龄人口供养问题,而与此同时,中国可以使用的劳动力却迅速萎缩,劳动力成本也越来越高昂。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由国家主导的效率低下的金融体系如果不迅速纠正,可能会成为潜在的致命问题。在这个体系下,大量储蓄被不断浪费和输送给臃肿的国有企业。

中国领导层肯定意识到时间有限。但中国政府主导的创新项目好坏参半,而且遇到来自美国的强大阻力。

要想破解这一难题,更好的办法也许是把大量财政资源从扶持国有巨头的项目中释放出来。充满创新精神的雄心勃勃的中国人可以把这些资源利用得更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破解“未富先老”困局,中国还有多少时间?

发布日期:2019-05-22 15:03
摘要」中国的人口红利已消耗殆尽,面对扑面而来的老龄化社会,留给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经济为何增长如此之快?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经济向世界开放的时机恰当其时。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30年恰好是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大幅增长的一个时期。2013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达到10亿以上的峰值,是当时美国总人口的三倍多。将这一庞大的年轻奋斗群体与全球供应链连接起来,不仅让中国工厂占据了比全球其他低附加值生产商更大的人力成本优势,也帮助中国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储蓄池,为投资项目提供资金。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收入迅速膨胀的中国年轻工人选择大量储蓄。这些资本随后又回流到更多工厂和世界级的基础设施中,进一步提升了中国的比较优势。

但这一切正发生逆转。

根据联合国预测,15-64岁的中国人口已较2013年减少约1,000万,到2035年将减少约8,000万。2010年以来,中国的高储蓄率也在下滑,而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在2010年达到峰值。除人口结构外的其他因素也在发挥作用: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出口增速放缓,让企业储蓄承受压力。而储蓄增长还可能进一步放缓。为了保持经济高速扩张,中国需要大幅增加海外资本的引入,或是发生逆转大大提高自有资金的使用效率,抑或双管齐下。所有这些都在以远超出许多人理解的速度发生。

面临人口问题的国家不止中国一个。2018年美国新生儿数量下降至32年低点。但中国人口状况的一个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激增的时期正好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时候,而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放缓也正是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的时候。

当中国向世界打开国门时,中国的人口优势恰好接近顶峰,而且不只相对于美国,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这一定程度上是运气使然,当然也与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和他的助手们英明的经济决策分不开。从1990年到201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较高的67%进一步上升到将近75%。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从未超过67%。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其他所有低收入国家在此期间的总体比例最高也只有62%左右。

但从目前的人口趋势来看,到本世纪30年代末,这一切都将逆转。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将超过其他发展中国家,几乎将与美国持平。中国农村居民的平均年龄已远超城市居民。中国将越来越难以像过去几十年那样,通过将劳动力从低价值农业岗位转移到高价值制造业岗位来提高生产率。储蓄增长放缓将导致国家驱动型的投资激增局面越来越难以维持。中国政府2016年取消了实行数十年之久的独生子女政策,但预期中的生育激增并未出现。

因此,中国只有不多的时间利用自己的巨额储蓄打造下一代全球科技和商业领军企业,然后就将面对庞大的老龄人口供养问题,而与此同时,中国可以使用的劳动力却迅速萎缩,劳动力成本也越来越高昂。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由国家主导的效率低下的金融体系如果不迅速纠正,可能会成为潜在的致命问题。在这个体系下,大量储蓄被不断浪费和输送给臃肿的国有企业。

中国领导层肯定意识到时间有限。但中国政府主导的创新项目好坏参半,而且遇到来自美国的强大阻力。

要想破解这一难题,更好的办法也许是把大量财政资源从扶持国有巨头的项目中释放出来。充满创新精神的雄心勃勃的中国人可以把这些资源利用得更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的人口红利已消耗殆尽,面对扑面而来的老龄化社会,留给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 中国经济为何增长如此之快?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经济向世界开放的时机恰当其时。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的30年恰好是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大幅增长的一个时期。2013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达到10亿以上的峰值,是当时美国总人口的三倍多。将这一庞大的年轻奋斗群体与全球供应链连接起来,不仅让中国工厂占据了比全球其他低附加值生产商更大的人力成本优势,也帮助中国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储蓄池,为投资项目提供资金。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收入迅速膨胀的中国年轻工人选择大量储蓄。这些资本随后又回流到更多工厂和世界级的基础设施中,进一步提升了中国的比较优势。

但这一切正发生逆转。

根据联合国预测,15-64岁的中国人口已较2013年减少约1,000万,到2035年将减少约8,000万。2010年以来,中国的高储蓄率也在下滑,而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在2010年达到峰值。除人口结构外的其他因素也在发挥作用: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出口增速放缓,让企业储蓄承受压力。而储蓄增长还可能进一步放缓。为了保持经济高速扩张,中国需要大幅增加海外资本的引入,或是发生逆转大大提高自有资金的使用效率,抑或双管齐下。所有这些都在以远超出许多人理解的速度发生。

面临人口问题的国家不止中国一个。2018年美国新生儿数量下降至32年低点。但中国人口状况的一个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激增的时期正好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时候,而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放缓也正是劳动年龄人口减少的时候。

当中国向世界打开国门时,中国的人口优势恰好接近顶峰,而且不只相对于美国,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这一定程度上是运气使然,当然也与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和他的助手们英明的经济决策分不开。从1990年到201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较高的67%进一步上升到将近75%。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从未超过67%。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其他所有低收入国家在此期间的总体比例最高也只有62%左右。

但从目前的人口趋势来看,到本世纪30年代末,这一切都将逆转。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将超过其他发展中国家,几乎将与美国持平。中国农村居民的平均年龄已远超城市居民。中国将越来越难以像过去几十年那样,通过将劳动力从低价值农业岗位转移到高价值制造业岗位来提高生产率。储蓄增长放缓将导致国家驱动型的投资激增局面越来越难以维持。中国政府2016年取消了实行数十年之久的独生子女政策,但预期中的生育激增并未出现。

因此,中国只有不多的时间利用自己的巨额储蓄打造下一代全球科技和商业领军企业,然后就将面对庞大的老龄人口供养问题,而与此同时,中国可以使用的劳动力却迅速萎缩,劳动力成本也越来越高昂。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由国家主导的效率低下的金融体系如果不迅速纠正,可能会成为潜在的致命问题。在这个体系下,大量储蓄被不断浪费和输送给臃肿的国有企业。

中国领导层肯定意识到时间有限。但中国政府主导的创新项目好坏参半,而且遇到来自美国的强大阻力。

要想破解这一难题,更好的办法也许是把大量财政资源从扶持国有巨头的项目中释放出来。充满创新精神的雄心勃勃的中国人可以把这些资源利用得更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