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国潮来袭

发布日期:2019-05-22 09:41
摘要」中国制造的影响力,无声无息地反哺着国人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撰文 / 石川

■ 1
 
北京白领赵子昉有点后悔在地铁里接通那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第一次信号太差,断掉了。第二次对方说明自己是手机店的客服,告诉她订购的华为P30Pro赤茶橘色缺货,需要等到5月10日才有发货的可能,问是否可以换成另一款颜色「天空之镜」。
 
赵子昉担心信号再次断掉,匆忙答应了。「原来是缺货。」距离商家承诺的发货日期过去了一周,她预约的手机还没有到货。走出地铁,她搜索「华为 赤茶橘」的关键词,发现网上缺声一片。最夸张的,甚至有黄牛已经把这款颜色加价了2000多元。
 
赵子昉遗憾自己没有再等等。盲约阶段,她一眼就看中了和自己口红相同颜色的赤茶橘色,这和国际权威色彩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9春夏流行色一致。
 
「当然还是希望换一款更潮的手机啊。」3月份,赵子昉看到了华为全球发布会上手机拍出的照片,毫不犹豫地交了定金。她是摄影爱好者,朋友圈里很快为这款产品的50倍变焦功能炸了锅。有人开玩笑去形容华为在颠覆相机摄影上的突破,「妈妈,我想要这个便携的微距广角一体机,还有打电话的功能呢!」
 
赵子昉当然不会错过这些功能。她喜欢拍摄星空,「打月亮」是她的爱好之一。在以往任何时候,没有300以上焦段的光学镜头,月亮上的阴影和坑洞都很难拍摄清楚。背着二十几斤重的设备出门摄影,她常常觉得自己是个苦行僧。
 
手机到货之后,赵子昉第一时间打开了相机,食指和拇指在屏幕上划动。放大,再放大,对焦。她把那张能看得到阴影的月亮照片发给了喜欢摄影的朋友,「华为,安排上了。」
 
对朋友来说,赵子昉的转变不可想象。就在一年前,她还是苹果手机的重度用户,喜欢安利别人iOS系统的简洁之美,对任何国产手机不屑一顾。2008年,赵子昉拥有了全校第一块iPhone, 虽然穿着普通,但她还是迅速成了整个学校里最靓的崽。摄影协会里背着长枪短炮的器材党,会很害羞地走到她面前,请求借看一眼她手中那块没有实体键盘的一代苹果手机。
 
这已经不是赵子昉第一次加入抢购国产品牌的队伍了。过去一年中,她失败的经历更多。18年6月份,她和朋友们准备尝一尝六神和RIO联合推出的花露水味鸡尾酒,把它作为婚礼上惩罚伴郎的道具,可只是稍微没有盯紧天猫的购物页面,她就错过了限量首发,5000 瓶,一瓶都没抢到。
 
赵子昉明显感觉到,越来越多的国货成为潮流。稍一走神,就要跟不上潮流的节奏。不止是电子产品和食品,各个行业的国产品牌都在逐渐变得抢手。
 
瑞士信贷银行第八次年度新兴消费者调查的结论,支撑了赵子昉的判断。他们发现,在18-29岁年龄段的中国消费者中,超过9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6-12个月内购买国产品牌家电。
 
这项研究基于对中国、印度、墨西哥、俄罗斯和巴西等新兴经济体消费者的1.4万次面谈。瑞士信贷银行中国消费者研究部门负责人查理·陈表达了他的惊讶,「中国更自信的一代消费者正在崛起。」
 
随之崛起的还有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品牌形象。2018年11月,一加手机进驻美国T-Mobile的5600多家门店,发售第一天,时代广场上准备购买的人冒雨排起了长队。他们不得不紧急从其他门店里加调1000台。
 
一个成立不到5年的手机品牌,在高端价格段赢得了北美主流运营商的认可。苹果手机在中国高端手机市场的绝对辉煌,正在落幕。
                     
2
 
赵知融察觉到了品牌崛起背后的文化自信。过去28年里,他一直在给美国知名品牌做男袜代加工,在袜子制造行业里,50后的赵知融罕逢敌手。
 
在老赵的设计库里,存储着5000-7000种袜子样品的款式结构。这些个结构设计都是他从全世界各地学来的,巴黎的老佛爷,纽约的梅西百货,米兰的蒙特拿破仑大街,只要有新款的袜子结构设计和特殊材质,就会在第一时间被纳入他的设计库。
 
他和他的团队早就不输给行业头部品牌的设计师,甚至可以给经销商推荐最新最潮流的结构设计。曾经,老赵最大的乐趣就是听着自己大客户的经理们抱怨,「你的供货量占到70%,这对我们来说很危险。」他最大的客户之一champion牌,每年都计划着降低他的供货比例,不仅从未成功,反而增加了对他的依赖。
 
「同样的价格,我们就是最好的。」年过耳顺的赵知融不满足于一年4个亿的销售额。看到年轻人对袜子的个性需求,他优化了生产链,解决了10双袜子也能个性定制的难题。这位供应链大亨试图进军潮牌,「我想做自己的品牌,想用互联网社群的方式为中国人做袜子。」
 
时尚珠宝设计师龙梓嘉正属于老赵定位的客户群体。他年轻,理解时尚和潮流,对传统文化充满感情。
 
龙梓嘉的作品一度征服了很多中外明星。《变形金刚5》的女主角Laura Haddock,对他设计的东方花园系列睡莲戒指爱不释手,戴着它参加新闻发布会。他设计的巴洛克黑暗宫廷系列跪姿精灵珠宝作品,被林青霞纳入收藏。

小时候的龙梓嘉总是一个人。一个人练功,一个人学戏,一个人拿着笔写写画画。外婆是昆曲表演艺术家,他从三五岁就会跟着唱了。不光唱,还会把外婆穿戴的各种漂亮头面画在纸上,连着她们的扮相一起琢磨欣赏。
 
对年幼的孩子来说,戏台开唱的一幕具有格外神奇的魔力。灯亮起,大幕拉开,平时在家里非常亲近的外婆施施然走出,唱、念、作、打,婉转行腔。那时留下的影响绵延至今,龙梓嘉24岁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老灵魂。他喜欢有时光雕刻过的传统材质,对戏曲和古建元素青睐有加。
 
这位95后设计师挣来的钱几乎都花在了淘换高定古董上,国外的拍卖会,老旧的古董店,都是让他流连的地方。过去,古董和戏曲对他来说都更像是一个私人的爱好,在同龄人中很难引起共鸣。
 
直到2018年,他的一件作品被互联网意外引爆。
 
太后身着缂丝氅衣,脚蹬珊瑚珍珠流苏马蹄鞋,左手拿粤绣点翠团扇,右手持维多利亚时期的玳瑁放大镜。皇后穿着大红色南方织绣八团团花吉服袍,耳着一耳三钳6副东珠翡翠隔断耳环,搭配老十八子衣襟挂,老珊瑚、老珍珠流苏辉映其间。

这不是哪一部清宫戏的良心服化,而是龙梓嘉为外婆和妈妈量身打造的一整套清宫造型写真。「除了妈妈和外婆,都是清代的。」龙梓嘉把自己的清宫物件珍藏拿了出来,细心搭配,古董随着两位女性的眼波流转,一下子活了。
 
网友的热情让龙梓嘉意外。「你能感受到大家对美的敏感,那个美冲击了他们。」龙梓嘉明显感觉到,自己不再孤独了。近一两年,很多拍卖会上的古董,有识货者与他竞价;设计出来有中国元素的珠宝,往往被很快订走。
 
他自己最喜欢的设计是以苏州园林的窗格结构为灵感的游园惊梦系列。在那一套吊坠中,园林窗格为框,梅兰竹菊为里,枝条曼逸,情致和文化元素并存。就在上周,施华洛世奇的女继承人Victoria Swarovski佩戴了其中的梅枝,出席了一个重要的晚宴。
 
「只有在认识自己的文化,理解并接触到多种文化的基础上,才有条件在这个正在形成的多元文化的世界里确立自己的位置。」正如费孝通所说,文化自觉之路漫漫,但那是走向世界的开始。
 
3

留学生曾熙第一次感受到国产品牌在国外的影响力,是在巴塞罗那大学就读艺术学博士期间。那是2014年,他在国外的朋友托他回国之后帮忙购买一款中国手机。
 
「第一反应是怕他被骗了。」曾熙再三确认了对方的诉求,回国买了一加的手机,这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个牌子,出于好奇,他打开看了看,简洁、流畅,他很快给妈妈也买了一支。
 
一年后,曾熙回国求职,他找到这家手机公司,和老板刘作虎聊了几个小时,决定留下来做这家公司的艺术总监。这是他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
 
那一年,很多国产品牌也都做出了非常重要的战略布局。大疆推出了面向普通玩家的入门级无人机 Phantom 3 Standard,凭借前期在国外市场建立的良好口碑,开始下沉国内市场;小米公布了首批生态链企业的名单,所推出的产品覆盖了耳机、移动电源、手环、插座、血压计、空气净化器、净水器、运动相机、平衡车、电池、床头灯、电饭煲等等各个领域;经过改良的二代飞跃鞋入驻京东,星际大战的合作款售价达到了200元。
 
曾熙意识到,国产品牌的春天正在慢慢到来,是时候去打造一款具备国际气质的中国产品了。
 
智能电动牙刷品牌素士的创始人孟凡迪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2015年6月份,他注册了素士品牌,开始试着做中国人自己的电动牙刷。孟丹迪之前在华为终端做了将近8年的手机设计师,专注硬件和产品设计领域12年,创业之后做的电子秤一炮而红,为他掘到第一桶金。
 
他卯着劲儿想把这个品牌做好,买来市面上的几十款电动牙刷,一个一个拆了研究震动原理。解决了震动技术问题,又在刷头的植毛密度和打磨上较劲。在知乎上,他写了一个8000多字的长贴,教大伙怎么分辨电动牙刷的好坏,收到了一千多个赞。其中一段话,很大程度上也是一些国产品牌的心声。「今天,我们有能力招募到最顶级的人才解决技术问题,也有世界级的设计能力,再加上一流的供应链,还让消费者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买到好东西?……中国人可以做出好产品,同样的道理,在其他领域我们也可以。」
 
3年之后,他的梦想正在逐渐照进现实——在天猫旗舰店,素士的明星款电动牙刷月销过万。英国知名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发布的「2018年全球品牌500强」报告显示,中国上榜品牌连年攀升,10年来价值上涨近9倍,在全球品牌500强价值占比从3%提高至15%。
 
中国制造的影响力,无声无息地反哺着国人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近几年,coser曲夏雯明显感觉到,潮流变了。她更被大众所熟知的名字叫做304押切。2001年,押切出于兴趣爱好装扮了一个日漫里的小角色,开始了cosplay之路。那时候,国风漫画没有土壤,在漫展中很少能见到cosplay国漫角色的队伍。「现在,十支队伍里要有五六支。」
 
角色也在变化。最初的国风人物,大多只存在于书中,没有成形的参照,服饰极其简单,只能依靠coser的想象来制作。和服化道都明显更为华丽的日漫相比,要想国漫的角色出彩,coser只能在表情和动作上赋予人物更多的内涵,但并不容易被观众认出来。
 
后来,一切中文世界里的人物都可以成为很受欢迎的cosplay对象。押切记得自己和团队cosplay沧月的作品集群像,还没登台就被人认了出来,「那是楼主萧忆情!」有人大喊。
                                       
4
 
被称为国风美少年的歌手周锐,最近有一些顾虑。他想尝试做一点「不一样的曲风」,摇滚,后摇,融合很多别的东西,比如他喜欢的国风乐器,古琴,甚至唢呐。周锐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古琴的时候,发现它和古筝的脆亮音色完全不同,而是更加低沉,更加悠扬。
 
那声音能让他感到安静。好像能一下子把自己从紧张的生活节奏中拉出来,穿梭时空,去到一个陌生的、可以放松的环境中去。有点儿像小时候在常德老家八角庭院边玩耍的感觉,假山,流水,回廊。
 
周锐听过周杰伦从出道以来所有的歌。他喜欢《青花瓷》的意境,也喜欢《发如雪》的凄美,这让他意识到,真正的国际化和潮流,「就是把我们自己的东西带给别人。」他想去引领这样的潮流,「让国外的人知道原来中国的配乐,中国的歌曲,原来有它自己的风格在里面,丰富又博大。」
 
民族的开始成为个性的。对本土文化的认同感回归之后,中国潮流仍要中国制造。
 
DJI 大疆创新公司曾经做过一个统计,截至 2019 年 2 月,大疆的全球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其中 90% 的用户为男性,超过50%用户人群为摄影爱好者或科技极客,他们更倾向于携带无人机作为记录旅行的摄影工具,为了获得与众不同的视角和体验。
 
想要「与众不同」开始成为这一代年轻人的普遍特质。今年5月,大疆发布了一款灵眸运动相机,加入了前彩屏设计,鼓励消费者「大胆拍、要自我」。「新视频时代想要长久的持续,不千篇一律、充满个性的创拍者是命脉所在。」
 
需要个性的,不止是拥抱新视频的风口。天猫新国货计划负责人施兰婷发现,年轻用户已经不再迷信固化的品牌形象,反而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越来越强。
 
天猫平台上的销售数据支撑了她的判断。近一年来,国产品牌口红的销售增量,同比增长一倍以上,带有「国潮」字样的男装和「民族服饰」关键词的童装,销量相比去年都增长了2倍甚至3倍以上,故宫IP产品的销量,同比增长超过了20倍,国产老爹鞋的成交件数,同比增长甚至超过了70倍。
 
天猫平台抓住这种趋势,开始着力打造「国潮」概念。
 
始于2018年的天猫「国潮行动」,最初的想法大多来自项目组原创,后来,品牌的脑洞接二连三地被打开,将「国潮」的概念延展至四面八方。「年轻人最想怎么玩,我们就去实现它。」就这样,爆品接连不断地出现。李宁潮鞋和青岛啤酒xNPC系列潮服登上了纽约时装周,RIO英雄跨界墨水酒成了怀旧新宠,旺仔牛奶民族罐设计了56个民族的可爱形象印在包装罐上,惹得年轻人一定想集齐而后快。

最让施兰婷印象深刻的还是RIO鸡尾酒和六神花露水的合作。起初,RIO对于生产这样一款产品颇有顾虑,担心口味太过于猎奇,对供应链也是挑战。最终,六神共享了一部分配方之后,他们制作出3款口味轻重不一的样品。
 
「一口驱蚊、两口入魂。」5000瓶六神口味的鸡尾酒,17秒钟售光。
 
除了品牌对撞之间的反差感,天猫更看重的是品牌本身的话题度和社交资产。让具备深厚文化积淀的国产老品牌更受年轻人的欢迎,是他们最擅长做的事情。
 
施兰婷惊喜地发现,「国潮行动」进行之后,很多国产品牌会自觉给自己打上「国潮」的标签,也有更多老牌企业去寻求新鲜有趣的跨界合作。平台打造的不一定是爆品,但一定是高品质的中国品牌货品。
 
在2019年第100个五四青年节,天猫集结23位中国新青年,发起「国潮由我造」接力赛。在主题短片中,周锐、龙梓嘉、押切的面孔出现其中——在蒙太奇与自我态度的快速切换中,新一代中国青年先锋而多元,新锐且包容。他们代表着传承与铸新的力量,以青年之力,造中国之潮。

在2019年第三个中国品牌日,阿里巴巴经济体从战略层面启动「新国货计划」,将在我们看得见的未来,创造10个年销售过50亿的国产品牌,200个年销售过10亿的国产品牌,帮助200个老字号年销售过亿,全面扶持1000个新锐品牌高速增长。同期,天猫国货大赏开启——5月6日,旺旺首发56个民族罐系列,1000组当天售罄;510国货大赏当天,国潮跨界商品上线即秒空,锐澳英雄墨水酒99组2秒售罄,冷酸灵火锅牙膏200件11秒售罄,钟薛糕限量1万杯不羁一格冰淇淋10小时售罄。
 
天猫国潮行动升级为新国货计划,施兰婷对未来将要产生的势能充满期待。「国潮」早已突破了它的原有含义,从潮流圈中衍生出去,生长成为潮水之力。在天猫发布的2019年十大势界观中,「以国为潮」这股「神秘的东方力量」正在其中——我们正在以中国之底蕴,制造名为中国的潮流之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制造的影响力,无声无息地反哺着国人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撰文 / 石川

■ 1
 
北京白领赵子昉有点后悔在地铁里接通那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第一次信号太差,断掉了。第二次对方说明自己是手机店的客服,告诉她订购的华为P30Pro赤茶橘色缺货,需要等到5月10日才有发货的可能,问是否可以换成另一款颜色「天空之镜」。
 
赵子昉担心信号再次断掉,匆忙答应了。「原来是缺货。」距离商家承诺的发货日期过去了一周,她预约的手机还没有到货。走出地铁,她搜索「华为 赤茶橘」的关键词,发现网上缺声一片。最夸张的,甚至有黄牛已经把这款颜色加价了2000多元。
 
赵子昉遗憾自己没有再等等。盲约阶段,她一眼就看中了和自己口红相同颜色的赤茶橘色,这和国际权威色彩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9春夏流行色一致。
 
「当然还是希望换一款更潮的手机啊。」3月份,赵子昉看到了华为全球发布会上手机拍出的照片,毫不犹豫地交了定金。她是摄影爱好者,朋友圈里很快为这款产品的50倍变焦功能炸了锅。有人开玩笑去形容华为在颠覆相机摄影上的突破,「妈妈,我想要这个便携的微距广角一体机,还有打电话的功能呢!」
 
赵子昉当然不会错过这些功能。她喜欢拍摄星空,「打月亮」是她的爱好之一。在以往任何时候,没有300以上焦段的光学镜头,月亮上的阴影和坑洞都很难拍摄清楚。背着二十几斤重的设备出门摄影,她常常觉得自己是个苦行僧。
 
手机到货之后,赵子昉第一时间打开了相机,食指和拇指在屏幕上划动。放大,再放大,对焦。她把那张能看得到阴影的月亮照片发给了喜欢摄影的朋友,「华为,安排上了。」
 
对朋友来说,赵子昉的转变不可想象。就在一年前,她还是苹果手机的重度用户,喜欢安利别人iOS系统的简洁之美,对任何国产手机不屑一顾。2008年,赵子昉拥有了全校第一块iPhone, 虽然穿着普通,但她还是迅速成了整个学校里最靓的崽。摄影协会里背着长枪短炮的器材党,会很害羞地走到她面前,请求借看一眼她手中那块没有实体键盘的一代苹果手机。
 
这已经不是赵子昉第一次加入抢购国产品牌的队伍了。过去一年中,她失败的经历更多。18年6月份,她和朋友们准备尝一尝六神和RIO联合推出的花露水味鸡尾酒,把它作为婚礼上惩罚伴郎的道具,可只是稍微没有盯紧天猫的购物页面,她就错过了限量首发,5000 瓶,一瓶都没抢到。
 
赵子昉明显感觉到,越来越多的国货成为潮流。稍一走神,就要跟不上潮流的节奏。不止是电子产品和食品,各个行业的国产品牌都在逐渐变得抢手。
 
瑞士信贷银行第八次年度新兴消费者调查的结论,支撑了赵子昉的判断。他们发现,在18-29岁年龄段的中国消费者中,超过9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6-12个月内购买国产品牌家电。
 
这项研究基于对中国、印度、墨西哥、俄罗斯和巴西等新兴经济体消费者的1.4万次面谈。瑞士信贷银行中国消费者研究部门负责人查理·陈表达了他的惊讶,「中国更自信的一代消费者正在崛起。」
 
随之崛起的还有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品牌形象。2018年11月,一加手机进驻美国T-Mobile的5600多家门店,发售第一天,时代广场上准备购买的人冒雨排起了长队。他们不得不紧急从其他门店里加调1000台。
 
一个成立不到5年的手机品牌,在高端价格段赢得了北美主流运营商的认可。苹果手机在中国高端手机市场的绝对辉煌,正在落幕。
                     
2
 
赵知融察觉到了品牌崛起背后的文化自信。过去28年里,他一直在给美国知名品牌做男袜代加工,在袜子制造行业里,50后的赵知融罕逢敌手。
 
在老赵的设计库里,存储着5000-7000种袜子样品的款式结构。这些个结构设计都是他从全世界各地学来的,巴黎的老佛爷,纽约的梅西百货,米兰的蒙特拿破仑大街,只要有新款的袜子结构设计和特殊材质,就会在第一时间被纳入他的设计库。
 
他和他的团队早就不输给行业头部品牌的设计师,甚至可以给经销商推荐最新最潮流的结构设计。曾经,老赵最大的乐趣就是听着自己大客户的经理们抱怨,「你的供货量占到70%,这对我们来说很危险。」他最大的客户之一champion牌,每年都计划着降低他的供货比例,不仅从未成功,反而增加了对他的依赖。
 
「同样的价格,我们就是最好的。」年过耳顺的赵知融不满足于一年4个亿的销售额。看到年轻人对袜子的个性需求,他优化了生产链,解决了10双袜子也能个性定制的难题。这位供应链大亨试图进军潮牌,「我想做自己的品牌,想用互联网社群的方式为中国人做袜子。」
 
时尚珠宝设计师龙梓嘉正属于老赵定位的客户群体。他年轻,理解时尚和潮流,对传统文化充满感情。
 
龙梓嘉的作品一度征服了很多中外明星。《变形金刚5》的女主角Laura Haddock,对他设计的东方花园系列睡莲戒指爱不释手,戴着它参加新闻发布会。他设计的巴洛克黑暗宫廷系列跪姿精灵珠宝作品,被林青霞纳入收藏。

小时候的龙梓嘉总是一个人。一个人练功,一个人学戏,一个人拿着笔写写画画。外婆是昆曲表演艺术家,他从三五岁就会跟着唱了。不光唱,还会把外婆穿戴的各种漂亮头面画在纸上,连着她们的扮相一起琢磨欣赏。
 
对年幼的孩子来说,戏台开唱的一幕具有格外神奇的魔力。灯亮起,大幕拉开,平时在家里非常亲近的外婆施施然走出,唱、念、作、打,婉转行腔。那时留下的影响绵延至今,龙梓嘉24岁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老灵魂。他喜欢有时光雕刻过的传统材质,对戏曲和古建元素青睐有加。
 
这位95后设计师挣来的钱几乎都花在了淘换高定古董上,国外的拍卖会,老旧的古董店,都是让他流连的地方。过去,古董和戏曲对他来说都更像是一个私人的爱好,在同龄人中很难引起共鸣。
 
直到2018年,他的一件作品被互联网意外引爆。
 
太后身着缂丝氅衣,脚蹬珊瑚珍珠流苏马蹄鞋,左手拿粤绣点翠团扇,右手持维多利亚时期的玳瑁放大镜。皇后穿着大红色南方织绣八团团花吉服袍,耳着一耳三钳6副东珠翡翠隔断耳环,搭配老十八子衣襟挂,老珊瑚、老珍珠流苏辉映其间。

这不是哪一部清宫戏的良心服化,而是龙梓嘉为外婆和妈妈量身打造的一整套清宫造型写真。「除了妈妈和外婆,都是清代的。」龙梓嘉把自己的清宫物件珍藏拿了出来,细心搭配,古董随着两位女性的眼波流转,一下子活了。
 
网友的热情让龙梓嘉意外。「你能感受到大家对美的敏感,那个美冲击了他们。」龙梓嘉明显感觉到,自己不再孤独了。近一两年,很多拍卖会上的古董,有识货者与他竞价;设计出来有中国元素的珠宝,往往被很快订走。
 
他自己最喜欢的设计是以苏州园林的窗格结构为灵感的游园惊梦系列。在那一套吊坠中,园林窗格为框,梅兰竹菊为里,枝条曼逸,情致和文化元素并存。就在上周,施华洛世奇的女继承人Victoria Swarovski佩戴了其中的梅枝,出席了一个重要的晚宴。
 
「只有在认识自己的文化,理解并接触到多种文化的基础上,才有条件在这个正在形成的多元文化的世界里确立自己的位置。」正如费孝通所说,文化自觉之路漫漫,但那是走向世界的开始。
 
3

留学生曾熙第一次感受到国产品牌在国外的影响力,是在巴塞罗那大学就读艺术学博士期间。那是2014年,他在国外的朋友托他回国之后帮忙购买一款中国手机。
 
「第一反应是怕他被骗了。」曾熙再三确认了对方的诉求,回国买了一加的手机,这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个牌子,出于好奇,他打开看了看,简洁、流畅,他很快给妈妈也买了一支。
 
一年后,曾熙回国求职,他找到这家手机公司,和老板刘作虎聊了几个小时,决定留下来做这家公司的艺术总监。这是他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
 
那一年,很多国产品牌也都做出了非常重要的战略布局。大疆推出了面向普通玩家的入门级无人机 Phantom 3 Standard,凭借前期在国外市场建立的良好口碑,开始下沉国内市场;小米公布了首批生态链企业的名单,所推出的产品覆盖了耳机、移动电源、手环、插座、血压计、空气净化器、净水器、运动相机、平衡车、电池、床头灯、电饭煲等等各个领域;经过改良的二代飞跃鞋入驻京东,星际大战的合作款售价达到了200元。
 
曾熙意识到,国产品牌的春天正在慢慢到来,是时候去打造一款具备国际气质的中国产品了。
 
智能电动牙刷品牌素士的创始人孟凡迪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2015年6月份,他注册了素士品牌,开始试着做中国人自己的电动牙刷。孟丹迪之前在华为终端做了将近8年的手机设计师,专注硬件和产品设计领域12年,创业之后做的电子秤一炮而红,为他掘到第一桶金。
 
他卯着劲儿想把这个品牌做好,买来市面上的几十款电动牙刷,一个一个拆了研究震动原理。解决了震动技术问题,又在刷头的植毛密度和打磨上较劲。在知乎上,他写了一个8000多字的长贴,教大伙怎么分辨电动牙刷的好坏,收到了一千多个赞。其中一段话,很大程度上也是一些国产品牌的心声。「今天,我们有能力招募到最顶级的人才解决技术问题,也有世界级的设计能力,再加上一流的供应链,还让消费者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买到好东西?……中国人可以做出好产品,同样的道理,在其他领域我们也可以。」
 
3年之后,他的梦想正在逐渐照进现实——在天猫旗舰店,素士的明星款电动牙刷月销过万。英国知名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发布的「2018年全球品牌500强」报告显示,中国上榜品牌连年攀升,10年来价值上涨近9倍,在全球品牌500强价值占比从3%提高至15%。
 
中国制造的影响力,无声无息地反哺着国人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近几年,coser曲夏雯明显感觉到,潮流变了。她更被大众所熟知的名字叫做304押切。2001年,押切出于兴趣爱好装扮了一个日漫里的小角色,开始了cosplay之路。那时候,国风漫画没有土壤,在漫展中很少能见到cosplay国漫角色的队伍。「现在,十支队伍里要有五六支。」
 
角色也在变化。最初的国风人物,大多只存在于书中,没有成形的参照,服饰极其简单,只能依靠coser的想象来制作。和服化道都明显更为华丽的日漫相比,要想国漫的角色出彩,coser只能在表情和动作上赋予人物更多的内涵,但并不容易被观众认出来。
 
后来,一切中文世界里的人物都可以成为很受欢迎的cosplay对象。押切记得自己和团队cosplay沧月的作品集群像,还没登台就被人认了出来,「那是楼主萧忆情!」有人大喊。
                                       
4
 
被称为国风美少年的歌手周锐,最近有一些顾虑。他想尝试做一点「不一样的曲风」,摇滚,后摇,融合很多别的东西,比如他喜欢的国风乐器,古琴,甚至唢呐。周锐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古琴的时候,发现它和古筝的脆亮音色完全不同,而是更加低沉,更加悠扬。
 
那声音能让他感到安静。好像能一下子把自己从紧张的生活节奏中拉出来,穿梭时空,去到一个陌生的、可以放松的环境中去。有点儿像小时候在常德老家八角庭院边玩耍的感觉,假山,流水,回廊。
 
周锐听过周杰伦从出道以来所有的歌。他喜欢《青花瓷》的意境,也喜欢《发如雪》的凄美,这让他意识到,真正的国际化和潮流,「就是把我们自己的东西带给别人。」他想去引领这样的潮流,「让国外的人知道原来中国的配乐,中国的歌曲,原来有它自己的风格在里面,丰富又博大。」
 
民族的开始成为个性的。对本土文化的认同感回归之后,中国潮流仍要中国制造。
 
DJI 大疆创新公司曾经做过一个统计,截至 2019 年 2 月,大疆的全球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其中 90% 的用户为男性,超过50%用户人群为摄影爱好者或科技极客,他们更倾向于携带无人机作为记录旅行的摄影工具,为了获得与众不同的视角和体验。
 
想要「与众不同」开始成为这一代年轻人的普遍特质。今年5月,大疆发布了一款灵眸运动相机,加入了前彩屏设计,鼓励消费者「大胆拍、要自我」。「新视频时代想要长久的持续,不千篇一律、充满个性的创拍者是命脉所在。」
 
需要个性的,不止是拥抱新视频的风口。天猫新国货计划负责人施兰婷发现,年轻用户已经不再迷信固化的品牌形象,反而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越来越强。
 
天猫平台上的销售数据支撑了她的判断。近一年来,国产品牌口红的销售增量,同比增长一倍以上,带有「国潮」字样的男装和「民族服饰」关键词的童装,销量相比去年都增长了2倍甚至3倍以上,故宫IP产品的销量,同比增长超过了20倍,国产老爹鞋的成交件数,同比增长甚至超过了70倍。
 
天猫平台抓住这种趋势,开始着力打造「国潮」概念。
 
始于2018年的天猫「国潮行动」,最初的想法大多来自项目组原创,后来,品牌的脑洞接二连三地被打开,将「国潮」的概念延展至四面八方。「年轻人最想怎么玩,我们就去实现它。」就这样,爆品接连不断地出现。李宁潮鞋和青岛啤酒xNPC系列潮服登上了纽约时装周,RIO英雄跨界墨水酒成了怀旧新宠,旺仔牛奶民族罐设计了56个民族的可爱形象印在包装罐上,惹得年轻人一定想集齐而后快。

最让施兰婷印象深刻的还是RIO鸡尾酒和六神花露水的合作。起初,RIO对于生产这样一款产品颇有顾虑,担心口味太过于猎奇,对供应链也是挑战。最终,六神共享了一部分配方之后,他们制作出3款口味轻重不一的样品。
 
「一口驱蚊、两口入魂。」5000瓶六神口味的鸡尾酒,17秒钟售光。
 
除了品牌对撞之间的反差感,天猫更看重的是品牌本身的话题度和社交资产。让具备深厚文化积淀的国产老品牌更受年轻人的欢迎,是他们最擅长做的事情。
 
施兰婷惊喜地发现,「国潮行动」进行之后,很多国产品牌会自觉给自己打上「国潮」的标签,也有更多老牌企业去寻求新鲜有趣的跨界合作。平台打造的不一定是爆品,但一定是高品质的中国品牌货品。
 
在2019年第100个五四青年节,天猫集结23位中国新青年,发起「国潮由我造」接力赛。在主题短片中,周锐、龙梓嘉、押切的面孔出现其中——在蒙太奇与自我态度的快速切换中,新一代中国青年先锋而多元,新锐且包容。他们代表着传承与铸新的力量,以青年之力,造中国之潮。

在2019年第三个中国品牌日,阿里巴巴经济体从战略层面启动「新国货计划」,将在我们看得见的未来,创造10个年销售过50亿的国产品牌,200个年销售过10亿的国产品牌,帮助200个老字号年销售过亿,全面扶持1000个新锐品牌高速增长。同期,天猫国货大赏开启——5月6日,旺旺首发56个民族罐系列,1000组当天售罄;510国货大赏当天,国潮跨界商品上线即秒空,锐澳英雄墨水酒99组2秒售罄,冷酸灵火锅牙膏200件11秒售罄,钟薛糕限量1万杯不羁一格冰淇淋10小时售罄。
 
天猫国潮行动升级为新国货计划,施兰婷对未来将要产生的势能充满期待。「国潮」早已突破了它的原有含义,从潮流圈中衍生出去,生长成为潮水之力。在天猫发布的2019年十大势界观中,「以国为潮」这股「神秘的东方力量」正在其中——我们正在以中国之底蕴,制造名为中国的潮流之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制造的影响力,无声无息地反哺着国人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撰文 / 石川

■ 1
 
北京白领赵子昉有点后悔在地铁里接通那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第一次信号太差,断掉了。第二次对方说明自己是手机店的客服,告诉她订购的华为P30Pro赤茶橘色缺货,需要等到5月10日才有发货的可能,问是否可以换成另一款颜色「天空之镜」。
 
赵子昉担心信号再次断掉,匆忙答应了。「原来是缺货。」距离商家承诺的发货日期过去了一周,她预约的手机还没有到货。走出地铁,她搜索「华为 赤茶橘」的关键词,发现网上缺声一片。最夸张的,甚至有黄牛已经把这款颜色加价了2000多元。
 
赵子昉遗憾自己没有再等等。盲约阶段,她一眼就看中了和自己口红相同颜色的赤茶橘色,这和国际权威色彩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9春夏流行色一致。
 
「当然还是希望换一款更潮的手机啊。」3月份,赵子昉看到了华为全球发布会上手机拍出的照片,毫不犹豫地交了定金。她是摄影爱好者,朋友圈里很快为这款产品的50倍变焦功能炸了锅。有人开玩笑去形容华为在颠覆相机摄影上的突破,「妈妈,我想要这个便携的微距广角一体机,还有打电话的功能呢!」
 
赵子昉当然不会错过这些功能。她喜欢拍摄星空,「打月亮」是她的爱好之一。在以往任何时候,没有300以上焦段的光学镜头,月亮上的阴影和坑洞都很难拍摄清楚。背着二十几斤重的设备出门摄影,她常常觉得自己是个苦行僧。
 
手机到货之后,赵子昉第一时间打开了相机,食指和拇指在屏幕上划动。放大,再放大,对焦。她把那张能看得到阴影的月亮照片发给了喜欢摄影的朋友,「华为,安排上了。」
 
对朋友来说,赵子昉的转变不可想象。就在一年前,她还是苹果手机的重度用户,喜欢安利别人iOS系统的简洁之美,对任何国产手机不屑一顾。2008年,赵子昉拥有了全校第一块iPhone, 虽然穿着普通,但她还是迅速成了整个学校里最靓的崽。摄影协会里背着长枪短炮的器材党,会很害羞地走到她面前,请求借看一眼她手中那块没有实体键盘的一代苹果手机。
 
这已经不是赵子昉第一次加入抢购国产品牌的队伍了。过去一年中,她失败的经历更多。18年6月份,她和朋友们准备尝一尝六神和RIO联合推出的花露水味鸡尾酒,把它作为婚礼上惩罚伴郎的道具,可只是稍微没有盯紧天猫的购物页面,她就错过了限量首发,5000 瓶,一瓶都没抢到。
 
赵子昉明显感觉到,越来越多的国货成为潮流。稍一走神,就要跟不上潮流的节奏。不止是电子产品和食品,各个行业的国产品牌都在逐渐变得抢手。
 
瑞士信贷银行第八次年度新兴消费者调查的结论,支撑了赵子昉的判断。他们发现,在18-29岁年龄段的中国消费者中,超过9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6-12个月内购买国产品牌家电。
 
这项研究基于对中国、印度、墨西哥、俄罗斯和巴西等新兴经济体消费者的1.4万次面谈。瑞士信贷银行中国消费者研究部门负责人查理·陈表达了他的惊讶,「中国更自信的一代消费者正在崛起。」
 
随之崛起的还有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品牌形象。2018年11月,一加手机进驻美国T-Mobile的5600多家门店,发售第一天,时代广场上准备购买的人冒雨排起了长队。他们不得不紧急从其他门店里加调1000台。
 
一个成立不到5年的手机品牌,在高端价格段赢得了北美主流运营商的认可。苹果手机在中国高端手机市场的绝对辉煌,正在落幕。
                     
2
 
赵知融察觉到了品牌崛起背后的文化自信。过去28年里,他一直在给美国知名品牌做男袜代加工,在袜子制造行业里,50后的赵知融罕逢敌手。
 
在老赵的设计库里,存储着5000-7000种袜子样品的款式结构。这些个结构设计都是他从全世界各地学来的,巴黎的老佛爷,纽约的梅西百货,米兰的蒙特拿破仑大街,只要有新款的袜子结构设计和特殊材质,就会在第一时间被纳入他的设计库。
 
他和他的团队早就不输给行业头部品牌的设计师,甚至可以给经销商推荐最新最潮流的结构设计。曾经,老赵最大的乐趣就是听着自己大客户的经理们抱怨,「你的供货量占到70%,这对我们来说很危险。」他最大的客户之一champion牌,每年都计划着降低他的供货比例,不仅从未成功,反而增加了对他的依赖。
 
「同样的价格,我们就是最好的。」年过耳顺的赵知融不满足于一年4个亿的销售额。看到年轻人对袜子的个性需求,他优化了生产链,解决了10双袜子也能个性定制的难题。这位供应链大亨试图进军潮牌,「我想做自己的品牌,想用互联网社群的方式为中国人做袜子。」
 
时尚珠宝设计师龙梓嘉正属于老赵定位的客户群体。他年轻,理解时尚和潮流,对传统文化充满感情。
 
龙梓嘉的作品一度征服了很多中外明星。《变形金刚5》的女主角Laura Haddock,对他设计的东方花园系列睡莲戒指爱不释手,戴着它参加新闻发布会。他设计的巴洛克黑暗宫廷系列跪姿精灵珠宝作品,被林青霞纳入收藏。

小时候的龙梓嘉总是一个人。一个人练功,一个人学戏,一个人拿着笔写写画画。外婆是昆曲表演艺术家,他从三五岁就会跟着唱了。不光唱,还会把外婆穿戴的各种漂亮头面画在纸上,连着她们的扮相一起琢磨欣赏。
 
对年幼的孩子来说,戏台开唱的一幕具有格外神奇的魔力。灯亮起,大幕拉开,平时在家里非常亲近的外婆施施然走出,唱、念、作、打,婉转行腔。那时留下的影响绵延至今,龙梓嘉24岁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老灵魂。他喜欢有时光雕刻过的传统材质,对戏曲和古建元素青睐有加。
 
这位95后设计师挣来的钱几乎都花在了淘换高定古董上,国外的拍卖会,老旧的古董店,都是让他流连的地方。过去,古董和戏曲对他来说都更像是一个私人的爱好,在同龄人中很难引起共鸣。
 
直到2018年,他的一件作品被互联网意外引爆。
 
太后身着缂丝氅衣,脚蹬珊瑚珍珠流苏马蹄鞋,左手拿粤绣点翠团扇,右手持维多利亚时期的玳瑁放大镜。皇后穿着大红色南方织绣八团团花吉服袍,耳着一耳三钳6副东珠翡翠隔断耳环,搭配老十八子衣襟挂,老珊瑚、老珍珠流苏辉映其间。

这不是哪一部清宫戏的良心服化,而是龙梓嘉为外婆和妈妈量身打造的一整套清宫造型写真。「除了妈妈和外婆,都是清代的。」龙梓嘉把自己的清宫物件珍藏拿了出来,细心搭配,古董随着两位女性的眼波流转,一下子活了。
 
网友的热情让龙梓嘉意外。「你能感受到大家对美的敏感,那个美冲击了他们。」龙梓嘉明显感觉到,自己不再孤独了。近一两年,很多拍卖会上的古董,有识货者与他竞价;设计出来有中国元素的珠宝,往往被很快订走。
 
他自己最喜欢的设计是以苏州园林的窗格结构为灵感的游园惊梦系列。在那一套吊坠中,园林窗格为框,梅兰竹菊为里,枝条曼逸,情致和文化元素并存。就在上周,施华洛世奇的女继承人Victoria Swarovski佩戴了其中的梅枝,出席了一个重要的晚宴。
 
「只有在认识自己的文化,理解并接触到多种文化的基础上,才有条件在这个正在形成的多元文化的世界里确立自己的位置。」正如费孝通所说,文化自觉之路漫漫,但那是走向世界的开始。
 
3

留学生曾熙第一次感受到国产品牌在国外的影响力,是在巴塞罗那大学就读艺术学博士期间。那是2014年,他在国外的朋友托他回国之后帮忙购买一款中国手机。
 
「第一反应是怕他被骗了。」曾熙再三确认了对方的诉求,回国买了一加的手机,这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个牌子,出于好奇,他打开看了看,简洁、流畅,他很快给妈妈也买了一支。
 
一年后,曾熙回国求职,他找到这家手机公司,和老板刘作虎聊了几个小时,决定留下来做这家公司的艺术总监。这是他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
 
那一年,很多国产品牌也都做出了非常重要的战略布局。大疆推出了面向普通玩家的入门级无人机 Phantom 3 Standard,凭借前期在国外市场建立的良好口碑,开始下沉国内市场;小米公布了首批生态链企业的名单,所推出的产品覆盖了耳机、移动电源、手环、插座、血压计、空气净化器、净水器、运动相机、平衡车、电池、床头灯、电饭煲等等各个领域;经过改良的二代飞跃鞋入驻京东,星际大战的合作款售价达到了200元。
 
曾熙意识到,国产品牌的春天正在慢慢到来,是时候去打造一款具备国际气质的中国产品了。
 
智能电动牙刷品牌素士的创始人孟凡迪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2015年6月份,他注册了素士品牌,开始试着做中国人自己的电动牙刷。孟丹迪之前在华为终端做了将近8年的手机设计师,专注硬件和产品设计领域12年,创业之后做的电子秤一炮而红,为他掘到第一桶金。
 
他卯着劲儿想把这个品牌做好,买来市面上的几十款电动牙刷,一个一个拆了研究震动原理。解决了震动技术问题,又在刷头的植毛密度和打磨上较劲。在知乎上,他写了一个8000多字的长贴,教大伙怎么分辨电动牙刷的好坏,收到了一千多个赞。其中一段话,很大程度上也是一些国产品牌的心声。「今天,我们有能力招募到最顶级的人才解决技术问题,也有世界级的设计能力,再加上一流的供应链,还让消费者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买到好东西?……中国人可以做出好产品,同样的道理,在其他领域我们也可以。」
 
3年之后,他的梦想正在逐渐照进现实——在天猫旗舰店,素士的明星款电动牙刷月销过万。英国知名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发布的「2018年全球品牌500强」报告显示,中国上榜品牌连年攀升,10年来价值上涨近9倍,在全球品牌500强价值占比从3%提高至15%。
 
中国制造的影响力,无声无息地反哺着国人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近几年,coser曲夏雯明显感觉到,潮流变了。她更被大众所熟知的名字叫做304押切。2001年,押切出于兴趣爱好装扮了一个日漫里的小角色,开始了cosplay之路。那时候,国风漫画没有土壤,在漫展中很少能见到cosplay国漫角色的队伍。「现在,十支队伍里要有五六支。」
 
角色也在变化。最初的国风人物,大多只存在于书中,没有成形的参照,服饰极其简单,只能依靠coser的想象来制作。和服化道都明显更为华丽的日漫相比,要想国漫的角色出彩,coser只能在表情和动作上赋予人物更多的内涵,但并不容易被观众认出来。
 
后来,一切中文世界里的人物都可以成为很受欢迎的cosplay对象。押切记得自己和团队cosplay沧月的作品集群像,还没登台就被人认了出来,「那是楼主萧忆情!」有人大喊。
                                       
4
 
被称为国风美少年的歌手周锐,最近有一些顾虑。他想尝试做一点「不一样的曲风」,摇滚,后摇,融合很多别的东西,比如他喜欢的国风乐器,古琴,甚至唢呐。周锐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古琴的时候,发现它和古筝的脆亮音色完全不同,而是更加低沉,更加悠扬。
 
那声音能让他感到安静。好像能一下子把自己从紧张的生活节奏中拉出来,穿梭时空,去到一个陌生的、可以放松的环境中去。有点儿像小时候在常德老家八角庭院边玩耍的感觉,假山,流水,回廊。
 
周锐听过周杰伦从出道以来所有的歌。他喜欢《青花瓷》的意境,也喜欢《发如雪》的凄美,这让他意识到,真正的国际化和潮流,「就是把我们自己的东西带给别人。」他想去引领这样的潮流,「让国外的人知道原来中国的配乐,中国的歌曲,原来有它自己的风格在里面,丰富又博大。」
 
民族的开始成为个性的。对本土文化的认同感回归之后,中国潮流仍要中国制造。
 
DJI 大疆创新公司曾经做过一个统计,截至 2019 年 2 月,大疆的全球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其中 90% 的用户为男性,超过50%用户人群为摄影爱好者或科技极客,他们更倾向于携带无人机作为记录旅行的摄影工具,为了获得与众不同的视角和体验。
 
想要「与众不同」开始成为这一代年轻人的普遍特质。今年5月,大疆发布了一款灵眸运动相机,加入了前彩屏设计,鼓励消费者「大胆拍、要自我」。「新视频时代想要长久的持续,不千篇一律、充满个性的创拍者是命脉所在。」
 
需要个性的,不止是拥抱新视频的风口。天猫新国货计划负责人施兰婷发现,年轻用户已经不再迷信固化的品牌形象,反而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越来越强。
 
天猫平台上的销售数据支撑了她的判断。近一年来,国产品牌口红的销售增量,同比增长一倍以上,带有「国潮」字样的男装和「民族服饰」关键词的童装,销量相比去年都增长了2倍甚至3倍以上,故宫IP产品的销量,同比增长超过了20倍,国产老爹鞋的成交件数,同比增长甚至超过了70倍。
 
天猫平台抓住这种趋势,开始着力打造「国潮」概念。
 
始于2018年的天猫「国潮行动」,最初的想法大多来自项目组原创,后来,品牌的脑洞接二连三地被打开,将「国潮」的概念延展至四面八方。「年轻人最想怎么玩,我们就去实现它。」就这样,爆品接连不断地出现。李宁潮鞋和青岛啤酒xNPC系列潮服登上了纽约时装周,RIO英雄跨界墨水酒成了怀旧新宠,旺仔牛奶民族罐设计了56个民族的可爱形象印在包装罐上,惹得年轻人一定想集齐而后快。

最让施兰婷印象深刻的还是RIO鸡尾酒和六神花露水的合作。起初,RIO对于生产这样一款产品颇有顾虑,担心口味太过于猎奇,对供应链也是挑战。最终,六神共享了一部分配方之后,他们制作出3款口味轻重不一的样品。
 
「一口驱蚊、两口入魂。」5000瓶六神口味的鸡尾酒,17秒钟售光。
 
除了品牌对撞之间的反差感,天猫更看重的是品牌本身的话题度和社交资产。让具备深厚文化积淀的国产老品牌更受年轻人的欢迎,是他们最擅长做的事情。
 
施兰婷惊喜地发现,「国潮行动」进行之后,很多国产品牌会自觉给自己打上「国潮」的标签,也有更多老牌企业去寻求新鲜有趣的跨界合作。平台打造的不一定是爆品,但一定是高品质的中国品牌货品。
 
在2019年第100个五四青年节,天猫集结23位中国新青年,发起「国潮由我造」接力赛。在主题短片中,周锐、龙梓嘉、押切的面孔出现其中——在蒙太奇与自我态度的快速切换中,新一代中国青年先锋而多元,新锐且包容。他们代表着传承与铸新的力量,以青年之力,造中国之潮。

在2019年第三个中国品牌日,阿里巴巴经济体从战略层面启动「新国货计划」,将在我们看得见的未来,创造10个年销售过50亿的国产品牌,200个年销售过10亿的国产品牌,帮助200个老字号年销售过亿,全面扶持1000个新锐品牌高速增长。同期,天猫国货大赏开启——5月6日,旺旺首发56个民族罐系列,1000组当天售罄;510国货大赏当天,国潮跨界商品上线即秒空,锐澳英雄墨水酒99组2秒售罄,冷酸灵火锅牙膏200件11秒售罄,钟薛糕限量1万杯不羁一格冰淇淋10小时售罄。
 
天猫国潮行动升级为新国货计划,施兰婷对未来将要产生的势能充满期待。「国潮」早已突破了它的原有含义,从潮流圈中衍生出去,生长成为潮水之力。在天猫发布的2019年十大势界观中,「以国为潮」这股「神秘的东方力量」正在其中——我们正在以中国之底蕴,制造名为中国的潮流之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国潮来袭

发布日期:2019-05-22 09:41
摘要」中国制造的影响力,无声无息地反哺着国人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撰文 / 石川

■ 1
 
北京白领赵子昉有点后悔在地铁里接通那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第一次信号太差,断掉了。第二次对方说明自己是手机店的客服,告诉她订购的华为P30Pro赤茶橘色缺货,需要等到5月10日才有发货的可能,问是否可以换成另一款颜色「天空之镜」。
 
赵子昉担心信号再次断掉,匆忙答应了。「原来是缺货。」距离商家承诺的发货日期过去了一周,她预约的手机还没有到货。走出地铁,她搜索「华为 赤茶橘」的关键词,发现网上缺声一片。最夸张的,甚至有黄牛已经把这款颜色加价了2000多元。
 
赵子昉遗憾自己没有再等等。盲约阶段,她一眼就看中了和自己口红相同颜色的赤茶橘色,这和国际权威色彩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9春夏流行色一致。
 
「当然还是希望换一款更潮的手机啊。」3月份,赵子昉看到了华为全球发布会上手机拍出的照片,毫不犹豫地交了定金。她是摄影爱好者,朋友圈里很快为这款产品的50倍变焦功能炸了锅。有人开玩笑去形容华为在颠覆相机摄影上的突破,「妈妈,我想要这个便携的微距广角一体机,还有打电话的功能呢!」
 
赵子昉当然不会错过这些功能。她喜欢拍摄星空,「打月亮」是她的爱好之一。在以往任何时候,没有300以上焦段的光学镜头,月亮上的阴影和坑洞都很难拍摄清楚。背着二十几斤重的设备出门摄影,她常常觉得自己是个苦行僧。
 
手机到货之后,赵子昉第一时间打开了相机,食指和拇指在屏幕上划动。放大,再放大,对焦。她把那张能看得到阴影的月亮照片发给了喜欢摄影的朋友,「华为,安排上了。」
 
对朋友来说,赵子昉的转变不可想象。就在一年前,她还是苹果手机的重度用户,喜欢安利别人iOS系统的简洁之美,对任何国产手机不屑一顾。2008年,赵子昉拥有了全校第一块iPhone, 虽然穿着普通,但她还是迅速成了整个学校里最靓的崽。摄影协会里背着长枪短炮的器材党,会很害羞地走到她面前,请求借看一眼她手中那块没有实体键盘的一代苹果手机。
 
这已经不是赵子昉第一次加入抢购国产品牌的队伍了。过去一年中,她失败的经历更多。18年6月份,她和朋友们准备尝一尝六神和RIO联合推出的花露水味鸡尾酒,把它作为婚礼上惩罚伴郎的道具,可只是稍微没有盯紧天猫的购物页面,她就错过了限量首发,5000 瓶,一瓶都没抢到。
 
赵子昉明显感觉到,越来越多的国货成为潮流。稍一走神,就要跟不上潮流的节奏。不止是电子产品和食品,各个行业的国产品牌都在逐渐变得抢手。
 
瑞士信贷银行第八次年度新兴消费者调查的结论,支撑了赵子昉的判断。他们发现,在18-29岁年龄段的中国消费者中,超过9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6-12个月内购买国产品牌家电。
 
这项研究基于对中国、印度、墨西哥、俄罗斯和巴西等新兴经济体消费者的1.4万次面谈。瑞士信贷银行中国消费者研究部门负责人查理·陈表达了他的惊讶,「中国更自信的一代消费者正在崛起。」
 
随之崛起的还有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品牌形象。2018年11月,一加手机进驻美国T-Mobile的5600多家门店,发售第一天,时代广场上准备购买的人冒雨排起了长队。他们不得不紧急从其他门店里加调1000台。
 
一个成立不到5年的手机品牌,在高端价格段赢得了北美主流运营商的认可。苹果手机在中国高端手机市场的绝对辉煌,正在落幕。
                     
2
 
赵知融察觉到了品牌崛起背后的文化自信。过去28年里,他一直在给美国知名品牌做男袜代加工,在袜子制造行业里,50后的赵知融罕逢敌手。
 
在老赵的设计库里,存储着5000-7000种袜子样品的款式结构。这些个结构设计都是他从全世界各地学来的,巴黎的老佛爷,纽约的梅西百货,米兰的蒙特拿破仑大街,只要有新款的袜子结构设计和特殊材质,就会在第一时间被纳入他的设计库。
 
他和他的团队早就不输给行业头部品牌的设计师,甚至可以给经销商推荐最新最潮流的结构设计。曾经,老赵最大的乐趣就是听着自己大客户的经理们抱怨,「你的供货量占到70%,这对我们来说很危险。」他最大的客户之一champion牌,每年都计划着降低他的供货比例,不仅从未成功,反而增加了对他的依赖。
 
「同样的价格,我们就是最好的。」年过耳顺的赵知融不满足于一年4个亿的销售额。看到年轻人对袜子的个性需求,他优化了生产链,解决了10双袜子也能个性定制的难题。这位供应链大亨试图进军潮牌,「我想做自己的品牌,想用互联网社群的方式为中国人做袜子。」
 
时尚珠宝设计师龙梓嘉正属于老赵定位的客户群体。他年轻,理解时尚和潮流,对传统文化充满感情。
 
龙梓嘉的作品一度征服了很多中外明星。《变形金刚5》的女主角Laura Haddock,对他设计的东方花园系列睡莲戒指爱不释手,戴着它参加新闻发布会。他设计的巴洛克黑暗宫廷系列跪姿精灵珠宝作品,被林青霞纳入收藏。

小时候的龙梓嘉总是一个人。一个人练功,一个人学戏,一个人拿着笔写写画画。外婆是昆曲表演艺术家,他从三五岁就会跟着唱了。不光唱,还会把外婆穿戴的各种漂亮头面画在纸上,连着她们的扮相一起琢磨欣赏。
 
对年幼的孩子来说,戏台开唱的一幕具有格外神奇的魔力。灯亮起,大幕拉开,平时在家里非常亲近的外婆施施然走出,唱、念、作、打,婉转行腔。那时留下的影响绵延至今,龙梓嘉24岁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老灵魂。他喜欢有时光雕刻过的传统材质,对戏曲和古建元素青睐有加。
 
这位95后设计师挣来的钱几乎都花在了淘换高定古董上,国外的拍卖会,老旧的古董店,都是让他流连的地方。过去,古董和戏曲对他来说都更像是一个私人的爱好,在同龄人中很难引起共鸣。
 
直到2018年,他的一件作品被互联网意外引爆。
 
太后身着缂丝氅衣,脚蹬珊瑚珍珠流苏马蹄鞋,左手拿粤绣点翠团扇,右手持维多利亚时期的玳瑁放大镜。皇后穿着大红色南方织绣八团团花吉服袍,耳着一耳三钳6副东珠翡翠隔断耳环,搭配老十八子衣襟挂,老珊瑚、老珍珠流苏辉映其间。

这不是哪一部清宫戏的良心服化,而是龙梓嘉为外婆和妈妈量身打造的一整套清宫造型写真。「除了妈妈和外婆,都是清代的。」龙梓嘉把自己的清宫物件珍藏拿了出来,细心搭配,古董随着两位女性的眼波流转,一下子活了。
 
网友的热情让龙梓嘉意外。「你能感受到大家对美的敏感,那个美冲击了他们。」龙梓嘉明显感觉到,自己不再孤独了。近一两年,很多拍卖会上的古董,有识货者与他竞价;设计出来有中国元素的珠宝,往往被很快订走。
 
他自己最喜欢的设计是以苏州园林的窗格结构为灵感的游园惊梦系列。在那一套吊坠中,园林窗格为框,梅兰竹菊为里,枝条曼逸,情致和文化元素并存。就在上周,施华洛世奇的女继承人Victoria Swarovski佩戴了其中的梅枝,出席了一个重要的晚宴。
 
「只有在认识自己的文化,理解并接触到多种文化的基础上,才有条件在这个正在形成的多元文化的世界里确立自己的位置。」正如费孝通所说,文化自觉之路漫漫,但那是走向世界的开始。
 
3

留学生曾熙第一次感受到国产品牌在国外的影响力,是在巴塞罗那大学就读艺术学博士期间。那是2014年,他在国外的朋友托他回国之后帮忙购买一款中国手机。
 
「第一反应是怕他被骗了。」曾熙再三确认了对方的诉求,回国买了一加的手机,这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个牌子,出于好奇,他打开看了看,简洁、流畅,他很快给妈妈也买了一支。
 
一年后,曾熙回国求职,他找到这家手机公司,和老板刘作虎聊了几个小时,决定留下来做这家公司的艺术总监。这是他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
 
那一年,很多国产品牌也都做出了非常重要的战略布局。大疆推出了面向普通玩家的入门级无人机 Phantom 3 Standard,凭借前期在国外市场建立的良好口碑,开始下沉国内市场;小米公布了首批生态链企业的名单,所推出的产品覆盖了耳机、移动电源、手环、插座、血压计、空气净化器、净水器、运动相机、平衡车、电池、床头灯、电饭煲等等各个领域;经过改良的二代飞跃鞋入驻京东,星际大战的合作款售价达到了200元。
 
曾熙意识到,国产品牌的春天正在慢慢到来,是时候去打造一款具备国际气质的中国产品了。
 
智能电动牙刷品牌素士的创始人孟凡迪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2015年6月份,他注册了素士品牌,开始试着做中国人自己的电动牙刷。孟丹迪之前在华为终端做了将近8年的手机设计师,专注硬件和产品设计领域12年,创业之后做的电子秤一炮而红,为他掘到第一桶金。
 
他卯着劲儿想把这个品牌做好,买来市面上的几十款电动牙刷,一个一个拆了研究震动原理。解决了震动技术问题,又在刷头的植毛密度和打磨上较劲。在知乎上,他写了一个8000多字的长贴,教大伙怎么分辨电动牙刷的好坏,收到了一千多个赞。其中一段话,很大程度上也是一些国产品牌的心声。「今天,我们有能力招募到最顶级的人才解决技术问题,也有世界级的设计能力,再加上一流的供应链,还让消费者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买到好东西?……中国人可以做出好产品,同样的道理,在其他领域我们也可以。」
 
3年之后,他的梦想正在逐渐照进现实——在天猫旗舰店,素士的明星款电动牙刷月销过万。英国知名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发布的「2018年全球品牌500强」报告显示,中国上榜品牌连年攀升,10年来价值上涨近9倍,在全球品牌500强价值占比从3%提高至15%。
 
中国制造的影响力,无声无息地反哺着国人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近几年,coser曲夏雯明显感觉到,潮流变了。她更被大众所熟知的名字叫做304押切。2001年,押切出于兴趣爱好装扮了一个日漫里的小角色,开始了cosplay之路。那时候,国风漫画没有土壤,在漫展中很少能见到cosplay国漫角色的队伍。「现在,十支队伍里要有五六支。」
 
角色也在变化。最初的国风人物,大多只存在于书中,没有成形的参照,服饰极其简单,只能依靠coser的想象来制作。和服化道都明显更为华丽的日漫相比,要想国漫的角色出彩,coser只能在表情和动作上赋予人物更多的内涵,但并不容易被观众认出来。
 
后来,一切中文世界里的人物都可以成为很受欢迎的cosplay对象。押切记得自己和团队cosplay沧月的作品集群像,还没登台就被人认了出来,「那是楼主萧忆情!」有人大喊。
                                       
4
 
被称为国风美少年的歌手周锐,最近有一些顾虑。他想尝试做一点「不一样的曲风」,摇滚,后摇,融合很多别的东西,比如他喜欢的国风乐器,古琴,甚至唢呐。周锐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古琴的时候,发现它和古筝的脆亮音色完全不同,而是更加低沉,更加悠扬。
 
那声音能让他感到安静。好像能一下子把自己从紧张的生活节奏中拉出来,穿梭时空,去到一个陌生的、可以放松的环境中去。有点儿像小时候在常德老家八角庭院边玩耍的感觉,假山,流水,回廊。
 
周锐听过周杰伦从出道以来所有的歌。他喜欢《青花瓷》的意境,也喜欢《发如雪》的凄美,这让他意识到,真正的国际化和潮流,「就是把我们自己的东西带给别人。」他想去引领这样的潮流,「让国外的人知道原来中国的配乐,中国的歌曲,原来有它自己的风格在里面,丰富又博大。」
 
民族的开始成为个性的。对本土文化的认同感回归之后,中国潮流仍要中国制造。
 
DJI 大疆创新公司曾经做过一个统计,截至 2019 年 2 月,大疆的全球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其中 90% 的用户为男性,超过50%用户人群为摄影爱好者或科技极客,他们更倾向于携带无人机作为记录旅行的摄影工具,为了获得与众不同的视角和体验。
 
想要「与众不同」开始成为这一代年轻人的普遍特质。今年5月,大疆发布了一款灵眸运动相机,加入了前彩屏设计,鼓励消费者「大胆拍、要自我」。「新视频时代想要长久的持续,不千篇一律、充满个性的创拍者是命脉所在。」
 
需要个性的,不止是拥抱新视频的风口。天猫新国货计划负责人施兰婷发现,年轻用户已经不再迷信固化的品牌形象,反而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越来越强。
 
天猫平台上的销售数据支撑了她的判断。近一年来,国产品牌口红的销售增量,同比增长一倍以上,带有「国潮」字样的男装和「民族服饰」关键词的童装,销量相比去年都增长了2倍甚至3倍以上,故宫IP产品的销量,同比增长超过了20倍,国产老爹鞋的成交件数,同比增长甚至超过了70倍。
 
天猫平台抓住这种趋势,开始着力打造「国潮」概念。
 
始于2018年的天猫「国潮行动」,最初的想法大多来自项目组原创,后来,品牌的脑洞接二连三地被打开,将「国潮」的概念延展至四面八方。「年轻人最想怎么玩,我们就去实现它。」就这样,爆品接连不断地出现。李宁潮鞋和青岛啤酒xNPC系列潮服登上了纽约时装周,RIO英雄跨界墨水酒成了怀旧新宠,旺仔牛奶民族罐设计了56个民族的可爱形象印在包装罐上,惹得年轻人一定想集齐而后快。

最让施兰婷印象深刻的还是RIO鸡尾酒和六神花露水的合作。起初,RIO对于生产这样一款产品颇有顾虑,担心口味太过于猎奇,对供应链也是挑战。最终,六神共享了一部分配方之后,他们制作出3款口味轻重不一的样品。
 
「一口驱蚊、两口入魂。」5000瓶六神口味的鸡尾酒,17秒钟售光。
 
除了品牌对撞之间的反差感,天猫更看重的是品牌本身的话题度和社交资产。让具备深厚文化积淀的国产老品牌更受年轻人的欢迎,是他们最擅长做的事情。
 
施兰婷惊喜地发现,「国潮行动」进行之后,很多国产品牌会自觉给自己打上「国潮」的标签,也有更多老牌企业去寻求新鲜有趣的跨界合作。平台打造的不一定是爆品,但一定是高品质的中国品牌货品。
 
在2019年第100个五四青年节,天猫集结23位中国新青年,发起「国潮由我造」接力赛。在主题短片中,周锐、龙梓嘉、押切的面孔出现其中——在蒙太奇与自我态度的快速切换中,新一代中国青年先锋而多元,新锐且包容。他们代表着传承与铸新的力量,以青年之力,造中国之潮。

在2019年第三个中国品牌日,阿里巴巴经济体从战略层面启动「新国货计划」,将在我们看得见的未来,创造10个年销售过50亿的国产品牌,200个年销售过10亿的国产品牌,帮助200个老字号年销售过亿,全面扶持1000个新锐品牌高速增长。同期,天猫国货大赏开启——5月6日,旺旺首发56个民族罐系列,1000组当天售罄;510国货大赏当天,国潮跨界商品上线即秒空,锐澳英雄墨水酒99组2秒售罄,冷酸灵火锅牙膏200件11秒售罄,钟薛糕限量1万杯不羁一格冰淇淋10小时售罄。
 
天猫国潮行动升级为新国货计划,施兰婷对未来将要产生的势能充满期待。「国潮」早已突破了它的原有含义,从潮流圈中衍生出去,生长成为潮水之力。在天猫发布的2019年十大势界观中,「以国为潮」这股「神秘的东方力量」正在其中——我们正在以中国之底蕴,制造名为中国的潮流之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制造的影响力,无声无息地反哺着国人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撰文 / 石川

■ 1
 
北京白领赵子昉有点后悔在地铁里接通那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第一次信号太差,断掉了。第二次对方说明自己是手机店的客服,告诉她订购的华为P30Pro赤茶橘色缺货,需要等到5月10日才有发货的可能,问是否可以换成另一款颜色「天空之镜」。
 
赵子昉担心信号再次断掉,匆忙答应了。「原来是缺货。」距离商家承诺的发货日期过去了一周,她预约的手机还没有到货。走出地铁,她搜索「华为 赤茶橘」的关键词,发现网上缺声一片。最夸张的,甚至有黄牛已经把这款颜色加价了2000多元。
 
赵子昉遗憾自己没有再等等。盲约阶段,她一眼就看中了和自己口红相同颜色的赤茶橘色,这和国际权威色彩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9春夏流行色一致。
 
「当然还是希望换一款更潮的手机啊。」3月份,赵子昉看到了华为全球发布会上手机拍出的照片,毫不犹豫地交了定金。她是摄影爱好者,朋友圈里很快为这款产品的50倍变焦功能炸了锅。有人开玩笑去形容华为在颠覆相机摄影上的突破,「妈妈,我想要这个便携的微距广角一体机,还有打电话的功能呢!」
 
赵子昉当然不会错过这些功能。她喜欢拍摄星空,「打月亮」是她的爱好之一。在以往任何时候,没有300以上焦段的光学镜头,月亮上的阴影和坑洞都很难拍摄清楚。背着二十几斤重的设备出门摄影,她常常觉得自己是个苦行僧。
 
手机到货之后,赵子昉第一时间打开了相机,食指和拇指在屏幕上划动。放大,再放大,对焦。她把那张能看得到阴影的月亮照片发给了喜欢摄影的朋友,「华为,安排上了。」
 
对朋友来说,赵子昉的转变不可想象。就在一年前,她还是苹果手机的重度用户,喜欢安利别人iOS系统的简洁之美,对任何国产手机不屑一顾。2008年,赵子昉拥有了全校第一块iPhone, 虽然穿着普通,但她还是迅速成了整个学校里最靓的崽。摄影协会里背着长枪短炮的器材党,会很害羞地走到她面前,请求借看一眼她手中那块没有实体键盘的一代苹果手机。
 
这已经不是赵子昉第一次加入抢购国产品牌的队伍了。过去一年中,她失败的经历更多。18年6月份,她和朋友们准备尝一尝六神和RIO联合推出的花露水味鸡尾酒,把它作为婚礼上惩罚伴郎的道具,可只是稍微没有盯紧天猫的购物页面,她就错过了限量首发,5000 瓶,一瓶都没抢到。
 
赵子昉明显感觉到,越来越多的国货成为潮流。稍一走神,就要跟不上潮流的节奏。不止是电子产品和食品,各个行业的国产品牌都在逐渐变得抢手。
 
瑞士信贷银行第八次年度新兴消费者调查的结论,支撑了赵子昉的判断。他们发现,在18-29岁年龄段的中国消费者中,超过9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6-12个月内购买国产品牌家电。
 
这项研究基于对中国、印度、墨西哥、俄罗斯和巴西等新兴经济体消费者的1.4万次面谈。瑞士信贷银行中国消费者研究部门负责人查理·陈表达了他的惊讶,「中国更自信的一代消费者正在崛起。」
 
随之崛起的还有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品牌形象。2018年11月,一加手机进驻美国T-Mobile的5600多家门店,发售第一天,时代广场上准备购买的人冒雨排起了长队。他们不得不紧急从其他门店里加调1000台。
 
一个成立不到5年的手机品牌,在高端价格段赢得了北美主流运营商的认可。苹果手机在中国高端手机市场的绝对辉煌,正在落幕。
                     
2
 
赵知融察觉到了品牌崛起背后的文化自信。过去28年里,他一直在给美国知名品牌做男袜代加工,在袜子制造行业里,50后的赵知融罕逢敌手。
 
在老赵的设计库里,存储着5000-7000种袜子样品的款式结构。这些个结构设计都是他从全世界各地学来的,巴黎的老佛爷,纽约的梅西百货,米兰的蒙特拿破仑大街,只要有新款的袜子结构设计和特殊材质,就会在第一时间被纳入他的设计库。
 
他和他的团队早就不输给行业头部品牌的设计师,甚至可以给经销商推荐最新最潮流的结构设计。曾经,老赵最大的乐趣就是听着自己大客户的经理们抱怨,「你的供货量占到70%,这对我们来说很危险。」他最大的客户之一champion牌,每年都计划着降低他的供货比例,不仅从未成功,反而增加了对他的依赖。
 
「同样的价格,我们就是最好的。」年过耳顺的赵知融不满足于一年4个亿的销售额。看到年轻人对袜子的个性需求,他优化了生产链,解决了10双袜子也能个性定制的难题。这位供应链大亨试图进军潮牌,「我想做自己的品牌,想用互联网社群的方式为中国人做袜子。」
 
时尚珠宝设计师龙梓嘉正属于老赵定位的客户群体。他年轻,理解时尚和潮流,对传统文化充满感情。
 
龙梓嘉的作品一度征服了很多中外明星。《变形金刚5》的女主角Laura Haddock,对他设计的东方花园系列睡莲戒指爱不释手,戴着它参加新闻发布会。他设计的巴洛克黑暗宫廷系列跪姿精灵珠宝作品,被林青霞纳入收藏。

小时候的龙梓嘉总是一个人。一个人练功,一个人学戏,一个人拿着笔写写画画。外婆是昆曲表演艺术家,他从三五岁就会跟着唱了。不光唱,还会把外婆穿戴的各种漂亮头面画在纸上,连着她们的扮相一起琢磨欣赏。
 
对年幼的孩子来说,戏台开唱的一幕具有格外神奇的魔力。灯亮起,大幕拉开,平时在家里非常亲近的外婆施施然走出,唱、念、作、打,婉转行腔。那时留下的影响绵延至今,龙梓嘉24岁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老灵魂。他喜欢有时光雕刻过的传统材质,对戏曲和古建元素青睐有加。
 
这位95后设计师挣来的钱几乎都花在了淘换高定古董上,国外的拍卖会,老旧的古董店,都是让他流连的地方。过去,古董和戏曲对他来说都更像是一个私人的爱好,在同龄人中很难引起共鸣。
 
直到2018年,他的一件作品被互联网意外引爆。
 
太后身着缂丝氅衣,脚蹬珊瑚珍珠流苏马蹄鞋,左手拿粤绣点翠团扇,右手持维多利亚时期的玳瑁放大镜。皇后穿着大红色南方织绣八团团花吉服袍,耳着一耳三钳6副东珠翡翠隔断耳环,搭配老十八子衣襟挂,老珊瑚、老珍珠流苏辉映其间。

这不是哪一部清宫戏的良心服化,而是龙梓嘉为外婆和妈妈量身打造的一整套清宫造型写真。「除了妈妈和外婆,都是清代的。」龙梓嘉把自己的清宫物件珍藏拿了出来,细心搭配,古董随着两位女性的眼波流转,一下子活了。
 
网友的热情让龙梓嘉意外。「你能感受到大家对美的敏感,那个美冲击了他们。」龙梓嘉明显感觉到,自己不再孤独了。近一两年,很多拍卖会上的古董,有识货者与他竞价;设计出来有中国元素的珠宝,往往被很快订走。
 
他自己最喜欢的设计是以苏州园林的窗格结构为灵感的游园惊梦系列。在那一套吊坠中,园林窗格为框,梅兰竹菊为里,枝条曼逸,情致和文化元素并存。就在上周,施华洛世奇的女继承人Victoria Swarovski佩戴了其中的梅枝,出席了一个重要的晚宴。
 
「只有在认识自己的文化,理解并接触到多种文化的基础上,才有条件在这个正在形成的多元文化的世界里确立自己的位置。」正如费孝通所说,文化自觉之路漫漫,但那是走向世界的开始。
 
3

留学生曾熙第一次感受到国产品牌在国外的影响力,是在巴塞罗那大学就读艺术学博士期间。那是2014年,他在国外的朋友托他回国之后帮忙购买一款中国手机。
 
「第一反应是怕他被骗了。」曾熙再三确认了对方的诉求,回国买了一加的手机,这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个牌子,出于好奇,他打开看了看,简洁、流畅,他很快给妈妈也买了一支。
 
一年后,曾熙回国求职,他找到这家手机公司,和老板刘作虎聊了几个小时,决定留下来做这家公司的艺术总监。这是他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
 
那一年,很多国产品牌也都做出了非常重要的战略布局。大疆推出了面向普通玩家的入门级无人机 Phantom 3 Standard,凭借前期在国外市场建立的良好口碑,开始下沉国内市场;小米公布了首批生态链企业的名单,所推出的产品覆盖了耳机、移动电源、手环、插座、血压计、空气净化器、净水器、运动相机、平衡车、电池、床头灯、电饭煲等等各个领域;经过改良的二代飞跃鞋入驻京东,星际大战的合作款售价达到了200元。
 
曾熙意识到,国产品牌的春天正在慢慢到来,是时候去打造一款具备国际气质的中国产品了。
 
智能电动牙刷品牌素士的创始人孟凡迪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2015年6月份,他注册了素士品牌,开始试着做中国人自己的电动牙刷。孟丹迪之前在华为终端做了将近8年的手机设计师,专注硬件和产品设计领域12年,创业之后做的电子秤一炮而红,为他掘到第一桶金。
 
他卯着劲儿想把这个品牌做好,买来市面上的几十款电动牙刷,一个一个拆了研究震动原理。解决了震动技术问题,又在刷头的植毛密度和打磨上较劲。在知乎上,他写了一个8000多字的长贴,教大伙怎么分辨电动牙刷的好坏,收到了一千多个赞。其中一段话,很大程度上也是一些国产品牌的心声。「今天,我们有能力招募到最顶级的人才解决技术问题,也有世界级的设计能力,再加上一流的供应链,还让消费者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买到好东西?……中国人可以做出好产品,同样的道理,在其他领域我们也可以。」
 
3年之后,他的梦想正在逐渐照进现实——在天猫旗舰店,素士的明星款电动牙刷月销过万。英国知名咨询公司Brand Finance发布的「2018年全球品牌500强」报告显示,中国上榜品牌连年攀升,10年来价值上涨近9倍,在全球品牌500强价值占比从3%提高至15%。
 
中国制造的影响力,无声无息地反哺着国人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近几年,coser曲夏雯明显感觉到,潮流变了。她更被大众所熟知的名字叫做304押切。2001年,押切出于兴趣爱好装扮了一个日漫里的小角色,开始了cosplay之路。那时候,国风漫画没有土壤,在漫展中很少能见到cosplay国漫角色的队伍。「现在,十支队伍里要有五六支。」
 
角色也在变化。最初的国风人物,大多只存在于书中,没有成形的参照,服饰极其简单,只能依靠coser的想象来制作。和服化道都明显更为华丽的日漫相比,要想国漫的角色出彩,coser只能在表情和动作上赋予人物更多的内涵,但并不容易被观众认出来。
 
后来,一切中文世界里的人物都可以成为很受欢迎的cosplay对象。押切记得自己和团队cosplay沧月的作品集群像,还没登台就被人认了出来,「那是楼主萧忆情!」有人大喊。
                                       
4
 
被称为国风美少年的歌手周锐,最近有一些顾虑。他想尝试做一点「不一样的曲风」,摇滚,后摇,融合很多别的东西,比如他喜欢的国风乐器,古琴,甚至唢呐。周锐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古琴的时候,发现它和古筝的脆亮音色完全不同,而是更加低沉,更加悠扬。
 
那声音能让他感到安静。好像能一下子把自己从紧张的生活节奏中拉出来,穿梭时空,去到一个陌生的、可以放松的环境中去。有点儿像小时候在常德老家八角庭院边玩耍的感觉,假山,流水,回廊。
 
周锐听过周杰伦从出道以来所有的歌。他喜欢《青花瓷》的意境,也喜欢《发如雪》的凄美,这让他意识到,真正的国际化和潮流,「就是把我们自己的东西带给别人。」他想去引领这样的潮流,「让国外的人知道原来中国的配乐,中国的歌曲,原来有它自己的风格在里面,丰富又博大。」
 
民族的开始成为个性的。对本土文化的认同感回归之后,中国潮流仍要中国制造。
 
DJI 大疆创新公司曾经做过一个统计,截至 2019 年 2 月,大疆的全球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其中 90% 的用户为男性,超过50%用户人群为摄影爱好者或科技极客,他们更倾向于携带无人机作为记录旅行的摄影工具,为了获得与众不同的视角和体验。
 
想要「与众不同」开始成为这一代年轻人的普遍特质。今年5月,大疆发布了一款灵眸运动相机,加入了前彩屏设计,鼓励消费者「大胆拍、要自我」。「新视频时代想要长久的持续,不千篇一律、充满个性的创拍者是命脉所在。」
 
需要个性的,不止是拥抱新视频的风口。天猫新国货计划负责人施兰婷发现,年轻用户已经不再迷信固化的品牌形象,反而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感越来越强。
 
天猫平台上的销售数据支撑了她的判断。近一年来,国产品牌口红的销售增量,同比增长一倍以上,带有「国潮」字样的男装和「民族服饰」关键词的童装,销量相比去年都增长了2倍甚至3倍以上,故宫IP产品的销量,同比增长超过了20倍,国产老爹鞋的成交件数,同比增长甚至超过了70倍。
 
天猫平台抓住这种趋势,开始着力打造「国潮」概念。
 
始于2018年的天猫「国潮行动」,最初的想法大多来自项目组原创,后来,品牌的脑洞接二连三地被打开,将「国潮」的概念延展至四面八方。「年轻人最想怎么玩,我们就去实现它。」就这样,爆品接连不断地出现。李宁潮鞋和青岛啤酒xNPC系列潮服登上了纽约时装周,RIO英雄跨界墨水酒成了怀旧新宠,旺仔牛奶民族罐设计了56个民族的可爱形象印在包装罐上,惹得年轻人一定想集齐而后快。

最让施兰婷印象深刻的还是RIO鸡尾酒和六神花露水的合作。起初,RIO对于生产这样一款产品颇有顾虑,担心口味太过于猎奇,对供应链也是挑战。最终,六神共享了一部分配方之后,他们制作出3款口味轻重不一的样品。
 
「一口驱蚊、两口入魂。」5000瓶六神口味的鸡尾酒,17秒钟售光。
 
除了品牌对撞之间的反差感,天猫更看重的是品牌本身的话题度和社交资产。让具备深厚文化积淀的国产老品牌更受年轻人的欢迎,是他们最擅长做的事情。
 
施兰婷惊喜地发现,「国潮行动」进行之后,很多国产品牌会自觉给自己打上「国潮」的标签,也有更多老牌企业去寻求新鲜有趣的跨界合作。平台打造的不一定是爆品,但一定是高品质的中国品牌货品。
 
在2019年第100个五四青年节,天猫集结23位中国新青年,发起「国潮由我造」接力赛。在主题短片中,周锐、龙梓嘉、押切的面孔出现其中——在蒙太奇与自我态度的快速切换中,新一代中国青年先锋而多元,新锐且包容。他们代表着传承与铸新的力量,以青年之力,造中国之潮。

在2019年第三个中国品牌日,阿里巴巴经济体从战略层面启动「新国货计划」,将在我们看得见的未来,创造10个年销售过50亿的国产品牌,200个年销售过10亿的国产品牌,帮助200个老字号年销售过亿,全面扶持1000个新锐品牌高速增长。同期,天猫国货大赏开启——5月6日,旺旺首发56个民族罐系列,1000组当天售罄;510国货大赏当天,国潮跨界商品上线即秒空,锐澳英雄墨水酒99组2秒售罄,冷酸灵火锅牙膏200件11秒售罄,钟薛糕限量1万杯不羁一格冰淇淋10小时售罄。
 
天猫国潮行动升级为新国货计划,施兰婷对未来将要产生的势能充满期待。「国潮」早已突破了它的原有含义,从潮流圈中衍生出去,生长成为潮水之力。在天猫发布的2019年十大势界观中,「以国为潮」这股「神秘的东方力量」正在其中——我们正在以中国之底蕴,制造名为中国的潮流之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