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电影业投资放缓造福好莱坞

发布日期:2019-05-22 07:09
摘要」短期来看,中国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将令外国影视制作公司受益。去年有近100部海外电影在中国上映,同比增加近三分之一。



撰文 /  汤姆•汉考克

■ 最新一部《复仇者联盟》(Avengers)已成为中国内地票房最高的外国电影,但不能把这全归功于这部好莱坞大片对海外观众的吸引力。

中国电影市场经历10年快速扩张之后,眼下本土影业公司正面临融资紧缩。中国政府打击逃税、整顿影子银行业以及消费者缩减支出,都对新电影项目造成了冲击。最近一周中国内地票房排名前5的都是外国电影。

上月举行的一年一度的北京国际电影节(Beiji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上,气氛阴郁。组织电影节的一个委员会主席Lin Zhan表示:“野蛮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

2018年,中国最大的电影制作公司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出现了10年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金额达10.9亿元人民币(合1.62亿美元)。去年,中国其他14家上市影视集团中,只有3家没有出现利润下滑。

眼下的低迷跟此前影视投资经历的多年高速增长简直是两重天。私人股本集团易凯资本(CEC Capital)创始人王冉估计,2014年至2018年间,1800亿元人民币流入了中国最大的400家影视公司。

在这波投资热潮中,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多家房地产开发商,甚至一家医院管理集团在内的20多家投资方联合投资1亿美元,拍摄了奇幻史诗巨片《阿修罗》(Asura)。但这部中国预算最高的电影遭遇了惨败,去年夏天,在上映首周末仅获730万美元票房后撤档停映。

同样在去年夏,中国收入最高的女演员范冰冰,在被指责利用电影合同偷逃税款后,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3个月。去年10月,她再次现身,承诺补缴税款、缴纳罚款共计8.5亿元人民币。

这一事件是对整个影视行业的整顿的一部分,逃避所得税据信曾经是影视行业的普遍做法。这场整顿恰逢中国国内消费支出放缓。

影视行业已缴纳逾110亿元人民币的罚款和补缴税款,而针对小型影视制作公司的新规定,可能导致它们要缴纳20%的所得税,而此前税率只有3%。

北京的一位电影业高管表示:“税务调查和经济上的悲观情绪正在阻碍投资。我预计将会出现两年的冷却期,其间电影数量会减少、中低预算电影的比例会加大。”

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北京方面控制金融风险的努力——严重打击了电影制作公司。它们已经习惯于依赖来自影子银行业的资本流入,后者是传统银行部门以外一个监管松散的放贷网络。

随着影子银行业降温,过去一年已有数十家私人股本基金倒闭。一家英国电影公司驻北京的一名高管称:“热钱已经离开这一行业。”

在去年12月举行的一场行业会议上,易凯资本的王冉表示,随着资金枯竭,中国约1.2万家影视娱乐公司中,至少四分之一将在今年被迫关门。

中国本土电影制作公司可能面临恶性循环,因为缺少新片将进一步挤压收入。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收入同比下降9%,分析人士将此归咎于优质本土电影数量不足。总部位于北京的电影公司Base FX的创始人克里斯•布兰博(Chris Bremble)表示:“这一行业正处于一个转折点:电影需要大制作,才能与好莱坞竞争。”

去年,在4部票房最高的中国电影中,有3部的预算超过6000万美元,其中包括广泛运用CGI技术的奇幻电影《捉妖记2》(Monster Hunt 2)和海军动作电影《红海行动》(Operation Red Sea)。今年,只有两部高预算的中国电影计划上映:二战题材的《八佰》(800)和海上救援题材电影《紧急救援》(The Rescue)。

短期来看,中国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将令外国影视制作公司受益。去年有近100部海外电影在中国上映,比前一年增加了近三分之一。

中国官方每年允许38部外国影片按照利润丰厚的分账条款在中国上映,但在实践中,对一次性付费买断放映权的影片几乎没有限制。中国民生银行(China Minsheng Bank)预计,今年中国的影片进口将增长30%。

这很可能引起北京方面的警觉。中国政府一直鼓励电影制作公司到2035年将中国转变为一个匹敌美国的“电影强国”,并制定了如下目标:每年制作100部票房超亿元人民币的影片。

范冰冰上月的首度公开露面,表明税务整顿最紧张的时期已经过去。但在中国,明星吸引力的重要性意味着,为演出费用全额纳税的成本将落在电影公司身上。

正在为中国观众制作一部投资1.2亿美元的灾难片的制片人李少伟(Philip Lee)表示:“如果你是一位炙手可热的优秀演员,那成本将会增加。这就是制作难以进行下去的原因之一。”

业内高管表示,他们希望,融资放缓将促使投资方要求收紧对预算的控制。李少伟表示:“那些不该留在电影行业的人已经离开了,留下来的应该都是严肃的电影制作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短期来看,中国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将令外国影视制作公司受益。去年有近100部海外电影在中国上映,同比增加近三分之一。



撰文 /  汤姆•汉考克

■ 最新一部《复仇者联盟》(Avengers)已成为中国内地票房最高的外国电影,但不能把这全归功于这部好莱坞大片对海外观众的吸引力。

中国电影市场经历10年快速扩张之后,眼下本土影业公司正面临融资紧缩。中国政府打击逃税、整顿影子银行业以及消费者缩减支出,都对新电影项目造成了冲击。最近一周中国内地票房排名前5的都是外国电影。

上月举行的一年一度的北京国际电影节(Beiji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上,气氛阴郁。组织电影节的一个委员会主席Lin Zhan表示:“野蛮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

2018年,中国最大的电影制作公司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出现了10年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金额达10.9亿元人民币(合1.62亿美元)。去年,中国其他14家上市影视集团中,只有3家没有出现利润下滑。

眼下的低迷跟此前影视投资经历的多年高速增长简直是两重天。私人股本集团易凯资本(CEC Capital)创始人王冉估计,2014年至2018年间,1800亿元人民币流入了中国最大的400家影视公司。

在这波投资热潮中,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多家房地产开发商,甚至一家医院管理集团在内的20多家投资方联合投资1亿美元,拍摄了奇幻史诗巨片《阿修罗》(Asura)。但这部中国预算最高的电影遭遇了惨败,去年夏天,在上映首周末仅获730万美元票房后撤档停映。

同样在去年夏,中国收入最高的女演员范冰冰,在被指责利用电影合同偷逃税款后,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3个月。去年10月,她再次现身,承诺补缴税款、缴纳罚款共计8.5亿元人民币。

这一事件是对整个影视行业的整顿的一部分,逃避所得税据信曾经是影视行业的普遍做法。这场整顿恰逢中国国内消费支出放缓。

影视行业已缴纳逾110亿元人民币的罚款和补缴税款,而针对小型影视制作公司的新规定,可能导致它们要缴纳20%的所得税,而此前税率只有3%。

北京的一位电影业高管表示:“税务调查和经济上的悲观情绪正在阻碍投资。我预计将会出现两年的冷却期,其间电影数量会减少、中低预算电影的比例会加大。”

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北京方面控制金融风险的努力——严重打击了电影制作公司。它们已经习惯于依赖来自影子银行业的资本流入,后者是传统银行部门以外一个监管松散的放贷网络。

随着影子银行业降温,过去一年已有数十家私人股本基金倒闭。一家英国电影公司驻北京的一名高管称:“热钱已经离开这一行业。”

在去年12月举行的一场行业会议上,易凯资本的王冉表示,随着资金枯竭,中国约1.2万家影视娱乐公司中,至少四分之一将在今年被迫关门。

中国本土电影制作公司可能面临恶性循环,因为缺少新片将进一步挤压收入。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收入同比下降9%,分析人士将此归咎于优质本土电影数量不足。总部位于北京的电影公司Base FX的创始人克里斯•布兰博(Chris Bremble)表示:“这一行业正处于一个转折点:电影需要大制作,才能与好莱坞竞争。”

去年,在4部票房最高的中国电影中,有3部的预算超过6000万美元,其中包括广泛运用CGI技术的奇幻电影《捉妖记2》(Monster Hunt 2)和海军动作电影《红海行动》(Operation Red Sea)。今年,只有两部高预算的中国电影计划上映:二战题材的《八佰》(800)和海上救援题材电影《紧急救援》(The Rescue)。

短期来看,中国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将令外国影视制作公司受益。去年有近100部海外电影在中国上映,比前一年增加了近三分之一。

中国官方每年允许38部外国影片按照利润丰厚的分账条款在中国上映,但在实践中,对一次性付费买断放映权的影片几乎没有限制。中国民生银行(China Minsheng Bank)预计,今年中国的影片进口将增长30%。

这很可能引起北京方面的警觉。中国政府一直鼓励电影制作公司到2035年将中国转变为一个匹敌美国的“电影强国”,并制定了如下目标:每年制作100部票房超亿元人民币的影片。

范冰冰上月的首度公开露面,表明税务整顿最紧张的时期已经过去。但在中国,明星吸引力的重要性意味着,为演出费用全额纳税的成本将落在电影公司身上。

正在为中国观众制作一部投资1.2亿美元的灾难片的制片人李少伟(Philip Lee)表示:“如果你是一位炙手可热的优秀演员,那成本将会增加。这就是制作难以进行下去的原因之一。”

业内高管表示,他们希望,融资放缓将促使投资方要求收紧对预算的控制。李少伟表示:“那些不该留在电影行业的人已经离开了,留下来的应该都是严肃的电影制作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短期来看,中国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将令外国影视制作公司受益。去年有近100部海外电影在中国上映,同比增加近三分之一。



撰文 /  汤姆•汉考克

■ 最新一部《复仇者联盟》(Avengers)已成为中国内地票房最高的外国电影,但不能把这全归功于这部好莱坞大片对海外观众的吸引力。

中国电影市场经历10年快速扩张之后,眼下本土影业公司正面临融资紧缩。中国政府打击逃税、整顿影子银行业以及消费者缩减支出,都对新电影项目造成了冲击。最近一周中国内地票房排名前5的都是外国电影。

上月举行的一年一度的北京国际电影节(Beiji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上,气氛阴郁。组织电影节的一个委员会主席Lin Zhan表示:“野蛮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

2018年,中国最大的电影制作公司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出现了10年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金额达10.9亿元人民币(合1.62亿美元)。去年,中国其他14家上市影视集团中,只有3家没有出现利润下滑。

眼下的低迷跟此前影视投资经历的多年高速增长简直是两重天。私人股本集团易凯资本(CEC Capital)创始人王冉估计,2014年至2018年间,1800亿元人民币流入了中国最大的400家影视公司。

在这波投资热潮中,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多家房地产开发商,甚至一家医院管理集团在内的20多家投资方联合投资1亿美元,拍摄了奇幻史诗巨片《阿修罗》(Asura)。但这部中国预算最高的电影遭遇了惨败,去年夏天,在上映首周末仅获730万美元票房后撤档停映。

同样在去年夏,中国收入最高的女演员范冰冰,在被指责利用电影合同偷逃税款后,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3个月。去年10月,她再次现身,承诺补缴税款、缴纳罚款共计8.5亿元人民币。

这一事件是对整个影视行业的整顿的一部分,逃避所得税据信曾经是影视行业的普遍做法。这场整顿恰逢中国国内消费支出放缓。

影视行业已缴纳逾110亿元人民币的罚款和补缴税款,而针对小型影视制作公司的新规定,可能导致它们要缴纳20%的所得税,而此前税率只有3%。

北京的一位电影业高管表示:“税务调查和经济上的悲观情绪正在阻碍投资。我预计将会出现两年的冷却期,其间电影数量会减少、中低预算电影的比例会加大。”

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北京方面控制金融风险的努力——严重打击了电影制作公司。它们已经习惯于依赖来自影子银行业的资本流入,后者是传统银行部门以外一个监管松散的放贷网络。

随着影子银行业降温,过去一年已有数十家私人股本基金倒闭。一家英国电影公司驻北京的一名高管称:“热钱已经离开这一行业。”

在去年12月举行的一场行业会议上,易凯资本的王冉表示,随着资金枯竭,中国约1.2万家影视娱乐公司中,至少四分之一将在今年被迫关门。

中国本土电影制作公司可能面临恶性循环,因为缺少新片将进一步挤压收入。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收入同比下降9%,分析人士将此归咎于优质本土电影数量不足。总部位于北京的电影公司Base FX的创始人克里斯•布兰博(Chris Bremble)表示:“这一行业正处于一个转折点:电影需要大制作,才能与好莱坞竞争。”

去年,在4部票房最高的中国电影中,有3部的预算超过6000万美元,其中包括广泛运用CGI技术的奇幻电影《捉妖记2》(Monster Hunt 2)和海军动作电影《红海行动》(Operation Red Sea)。今年,只有两部高预算的中国电影计划上映:二战题材的《八佰》(800)和海上救援题材电影《紧急救援》(The Rescue)。

短期来看,中国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将令外国影视制作公司受益。去年有近100部海外电影在中国上映,比前一年增加了近三分之一。

中国官方每年允许38部外国影片按照利润丰厚的分账条款在中国上映,但在实践中,对一次性付费买断放映权的影片几乎没有限制。中国民生银行(China Minsheng Bank)预计,今年中国的影片进口将增长30%。

这很可能引起北京方面的警觉。中国政府一直鼓励电影制作公司到2035年将中国转变为一个匹敌美国的“电影强国”,并制定了如下目标:每年制作100部票房超亿元人民币的影片。

范冰冰上月的首度公开露面,表明税务整顿最紧张的时期已经过去。但在中国,明星吸引力的重要性意味着,为演出费用全额纳税的成本将落在电影公司身上。

正在为中国观众制作一部投资1.2亿美元的灾难片的制片人李少伟(Philip Lee)表示:“如果你是一位炙手可热的优秀演员,那成本将会增加。这就是制作难以进行下去的原因之一。”

业内高管表示,他们希望,融资放缓将促使投资方要求收紧对预算的控制。李少伟表示:“那些不该留在电影行业的人已经离开了,留下来的应该都是严肃的电影制作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电影业投资放缓造福好莱坞

发布日期:2019-05-22 07:09
摘要」短期来看,中国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将令外国影视制作公司受益。去年有近100部海外电影在中国上映,同比增加近三分之一。



撰文 /  汤姆•汉考克

■ 最新一部《复仇者联盟》(Avengers)已成为中国内地票房最高的外国电影,但不能把这全归功于这部好莱坞大片对海外观众的吸引力。

中国电影市场经历10年快速扩张之后,眼下本土影业公司正面临融资紧缩。中国政府打击逃税、整顿影子银行业以及消费者缩减支出,都对新电影项目造成了冲击。最近一周中国内地票房排名前5的都是外国电影。

上月举行的一年一度的北京国际电影节(Beiji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上,气氛阴郁。组织电影节的一个委员会主席Lin Zhan表示:“野蛮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

2018年,中国最大的电影制作公司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出现了10年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金额达10.9亿元人民币(合1.62亿美元)。去年,中国其他14家上市影视集团中,只有3家没有出现利润下滑。

眼下的低迷跟此前影视投资经历的多年高速增长简直是两重天。私人股本集团易凯资本(CEC Capital)创始人王冉估计,2014年至2018年间,1800亿元人民币流入了中国最大的400家影视公司。

在这波投资热潮中,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多家房地产开发商,甚至一家医院管理集团在内的20多家投资方联合投资1亿美元,拍摄了奇幻史诗巨片《阿修罗》(Asura)。但这部中国预算最高的电影遭遇了惨败,去年夏天,在上映首周末仅获730万美元票房后撤档停映。

同样在去年夏,中国收入最高的女演员范冰冰,在被指责利用电影合同偷逃税款后,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3个月。去年10月,她再次现身,承诺补缴税款、缴纳罚款共计8.5亿元人民币。

这一事件是对整个影视行业的整顿的一部分,逃避所得税据信曾经是影视行业的普遍做法。这场整顿恰逢中国国内消费支出放缓。

影视行业已缴纳逾110亿元人民币的罚款和补缴税款,而针对小型影视制作公司的新规定,可能导致它们要缴纳20%的所得税,而此前税率只有3%。

北京的一位电影业高管表示:“税务调查和经济上的悲观情绪正在阻碍投资。我预计将会出现两年的冷却期,其间电影数量会减少、中低预算电影的比例会加大。”

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北京方面控制金融风险的努力——严重打击了电影制作公司。它们已经习惯于依赖来自影子银行业的资本流入,后者是传统银行部门以外一个监管松散的放贷网络。

随着影子银行业降温,过去一年已有数十家私人股本基金倒闭。一家英国电影公司驻北京的一名高管称:“热钱已经离开这一行业。”

在去年12月举行的一场行业会议上,易凯资本的王冉表示,随着资金枯竭,中国约1.2万家影视娱乐公司中,至少四分之一将在今年被迫关门。

中国本土电影制作公司可能面临恶性循环,因为缺少新片将进一步挤压收入。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收入同比下降9%,分析人士将此归咎于优质本土电影数量不足。总部位于北京的电影公司Base FX的创始人克里斯•布兰博(Chris Bremble)表示:“这一行业正处于一个转折点:电影需要大制作,才能与好莱坞竞争。”

去年,在4部票房最高的中国电影中,有3部的预算超过6000万美元,其中包括广泛运用CGI技术的奇幻电影《捉妖记2》(Monster Hunt 2)和海军动作电影《红海行动》(Operation Red Sea)。今年,只有两部高预算的中国电影计划上映:二战题材的《八佰》(800)和海上救援题材电影《紧急救援》(The Rescue)。

短期来看,中国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将令外国影视制作公司受益。去年有近100部海外电影在中国上映,比前一年增加了近三分之一。

中国官方每年允许38部外国影片按照利润丰厚的分账条款在中国上映,但在实践中,对一次性付费买断放映权的影片几乎没有限制。中国民生银行(China Minsheng Bank)预计,今年中国的影片进口将增长30%。

这很可能引起北京方面的警觉。中国政府一直鼓励电影制作公司到2035年将中国转变为一个匹敌美国的“电影强国”,并制定了如下目标:每年制作100部票房超亿元人民币的影片。

范冰冰上月的首度公开露面,表明税务整顿最紧张的时期已经过去。但在中国,明星吸引力的重要性意味着,为演出费用全额纳税的成本将落在电影公司身上。

正在为中国观众制作一部投资1.2亿美元的灾难片的制片人李少伟(Philip Lee)表示:“如果你是一位炙手可热的优秀演员,那成本将会增加。这就是制作难以进行下去的原因之一。”

业内高管表示,他们希望,融资放缓将促使投资方要求收紧对预算的控制。李少伟表示:“那些不该留在电影行业的人已经离开了,留下来的应该都是严肃的电影制作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短期来看,中国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将令外国影视制作公司受益。去年有近100部海外电影在中国上映,同比增加近三分之一。



撰文 /  汤姆•汉考克

■ 最新一部《复仇者联盟》(Avengers)已成为中国内地票房最高的外国电影,但不能把这全归功于这部好莱坞大片对海外观众的吸引力。

中国电影市场经历10年快速扩张之后,眼下本土影业公司正面临融资紧缩。中国政府打击逃税、整顿影子银行业以及消费者缩减支出,都对新电影项目造成了冲击。最近一周中国内地票房排名前5的都是外国电影。

上月举行的一年一度的北京国际电影节(Beiji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上,气氛阴郁。组织电影节的一个委员会主席Lin Zhan表示:“野蛮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

2018年,中国最大的电影制作公司华谊兄弟(Huayi Brothers)出现了10年来的首次亏损,亏损金额达10.9亿元人民币(合1.62亿美元)。去年,中国其他14家上市影视集团中,只有3家没有出现利润下滑。

眼下的低迷跟此前影视投资经历的多年高速增长简直是两重天。私人股本集团易凯资本(CEC Capital)创始人王冉估计,2014年至2018年间,1800亿元人民币流入了中国最大的400家影视公司。

在这波投资热潮中,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多家房地产开发商,甚至一家医院管理集团在内的20多家投资方联合投资1亿美元,拍摄了奇幻史诗巨片《阿修罗》(Asura)。但这部中国预算最高的电影遭遇了惨败,去年夏天,在上映首周末仅获730万美元票房后撤档停映。

同样在去年夏,中国收入最高的女演员范冰冰,在被指责利用电影合同偷逃税款后,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3个月。去年10月,她再次现身,承诺补缴税款、缴纳罚款共计8.5亿元人民币。

这一事件是对整个影视行业的整顿的一部分,逃避所得税据信曾经是影视行业的普遍做法。这场整顿恰逢中国国内消费支出放缓。

影视行业已缴纳逾110亿元人民币的罚款和补缴税款,而针对小型影视制作公司的新规定,可能导致它们要缴纳20%的所得税,而此前税率只有3%。

北京的一位电影业高管表示:“税务调查和经济上的悲观情绪正在阻碍投资。我预计将会出现两年的冷却期,其间电影数量会减少、中低预算电影的比例会加大。”

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北京方面控制金融风险的努力——严重打击了电影制作公司。它们已经习惯于依赖来自影子银行业的资本流入,后者是传统银行部门以外一个监管松散的放贷网络。

随着影子银行业降温,过去一年已有数十家私人股本基金倒闭。一家英国电影公司驻北京的一名高管称:“热钱已经离开这一行业。”

在去年12月举行的一场行业会议上,易凯资本的王冉表示,随着资金枯竭,中国约1.2万家影视娱乐公司中,至少四分之一将在今年被迫关门。

中国本土电影制作公司可能面临恶性循环,因为缺少新片将进一步挤压收入。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收入同比下降9%,分析人士将此归咎于优质本土电影数量不足。总部位于北京的电影公司Base FX的创始人克里斯•布兰博(Chris Bremble)表示:“这一行业正处于一个转折点:电影需要大制作,才能与好莱坞竞争。”

去年,在4部票房最高的中国电影中,有3部的预算超过6000万美元,其中包括广泛运用CGI技术的奇幻电影《捉妖记2》(Monster Hunt 2)和海军动作电影《红海行动》(Operation Red Sea)。今年,只有两部高预算的中国电影计划上映:二战题材的《八佰》(800)和海上救援题材电影《紧急救援》(The Rescue)。

短期来看,中国本土电影产量的下降将令外国影视制作公司受益。去年有近100部海外电影在中国上映,比前一年增加了近三分之一。

中国官方每年允许38部外国影片按照利润丰厚的分账条款在中国上映,但在实践中,对一次性付费买断放映权的影片几乎没有限制。中国民生银行(China Minsheng Bank)预计,今年中国的影片进口将增长30%。

这很可能引起北京方面的警觉。中国政府一直鼓励电影制作公司到2035年将中国转变为一个匹敌美国的“电影强国”,并制定了如下目标:每年制作100部票房超亿元人民币的影片。

范冰冰上月的首度公开露面,表明税务整顿最紧张的时期已经过去。但在中国,明星吸引力的重要性意味着,为演出费用全额纳税的成本将落在电影公司身上。

正在为中国观众制作一部投资1.2亿美元的灾难片的制片人李少伟(Philip Lee)表示:“如果你是一位炙手可热的优秀演员,那成本将会增加。这就是制作难以进行下去的原因之一。”

业内高管表示,他们希望,融资放缓将促使投资方要求收紧对预算的控制。李少伟表示:“那些不该留在电影行业的人已经离开了,留下来的应该都是严肃的电影制作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