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贸易战和低通胀考验美联储

发布日期:2019-05-16 07:00
摘要」美联储仍认为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不严重,通胀走低也是暂时的。但这两个因素的前景均不乐观。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在5月1日的最新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撤回了鸽派言论的一个重要部分,此举令市场感到意外,这些鸽派言论自1月初以来一直支撑着风险资产。

鲍威尔当天发出的主要信息是,外国经济事件(特别是中国)导致的经济下行风险减弱,核心通胀最近出现低点只是暂时的。在记者反复提问下,他仍拒绝给出有关降息哪怕得到些许讨论的任何暗示。

尽管如此,市场情绪仍对美联储下一步举措将是降息的可能性保持极度开放。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对美国经济预测机构的最新调查中,微弱多数的人认为,下一步将是降息,而且将在今年年内。

另外,联邦基金市场的期货价格显示,到2020年底,政策利率将下降大约0.5%,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最新预测中值低出0.9%。

因此,美联储关于政策利率下一步动向的谨慎态度似乎并未被市场完全接受。为什么呢?

有两个主要因素在影响市场情绪:对贸易战重燃的担忧,以及相对于美联储通胀目标发展框架较低的最新通胀数据。

美国新关税政策的影响

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将针对20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这一决定正在实施。针对剩下的325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10%至25%)的进一步威胁已在准备中,真正实施需要两三个月。

美联储对这个消息的最初反应可能是谨慎和有所保留。在最近的演讲和会议记录中,FOMC领导层一直认为,迄今宣布的关税措施对经济的直接影响不是很严重。特别的,他们从未将加征关税可能带来的通胀影响视为改变货币政策的理由。

在增长问题上,他们认为,对贸易流动的直接影响可能不大,但他们警告称可能对企业信心造成冲击,暗示对增长的更大影响可能会在未来几个季度显现。

对目前正在考虑中的所有其他关税措施的影响的独立评估,得出的结论往往是,其影响将在两年内拖累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下滑大约0.4%,同期美国通胀将上升大约0.2%至0.4%。在不考虑中国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受到的负面影响或者中国放松宏观政策以抵消这种影响的情况下,这些评估通常显示中国GDP受到的影响是美国的两三倍。

在美联储的政策利率不发生任何变动的情况下,这些影响可能是可控制的,不过对于政策倾向的前瞻指引可能会变得更为温和。只有股市大幅持续下跌(例如下跌15%至20%),才能使全球货币状况收紧到足以促使FOMC真正降息。只要失业率远远低于均衡水平,降息就可能被视为最后手段。

通胀因素

第二个可能会让较鹰派的美联储转变态度的是“低通胀”。核心个人消费支出指数(PCE)和消费价格指数(CPI)都接连出现了几次让人意外的下行。

鲍威尔在他的新闻发布会上坚定地认为,这些意外是由于暂时性因素引起的,特别是去年股市下跌,降低了通胀指数中的资产管理价格。他在这点上显然是正确的,但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通胀模型现在显示,今年的通胀率将比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足足低半个百分点。

更重要的是,模型预测明年通胀将再次达不到目标,因为低通胀往往具有持续性。这可能最终削弱美联储对于通胀将达到目标的信心,特别是在目标本身实际上被上调的情况下,在今年晚些时候对政策框架进行评估后,通胀目标的定义将变为长期通胀均值。

尽管如此,FOMC目前达成的一个非常强烈的共识是,通胀足够接近中期目标,至少足以证明政策利率目前的水平是合理的。这种共识在一段时间内不太可能改变。

结论

鉴于早先的沟通问题,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口风变化肯定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只有全球股市严重下挫才会促使FOMC考虑政策利率的真正下调。美联储给风险资产的安全保障线比当前的资产价格要低一些。

通胀和金融状况将影响美联储
最近公布的通胀数据显示,美国核心PCE通胀接近1.5%,远远低于FOMC最近对2019年底的预测。这一差距肯定会在FOMC的6月会议上得到承认。尽管最近的下滑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短时因素,但朝着2%的“对称”目标的进展可能比FOMC对明年的预测慢。


在贸易战问题上,FOMC的回应或许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股市。

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自2019年初以来,全球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状况指数(FCI)放松60个基点。高盛编制的金融状况标准指数已在私营部门广泛应用20年。

三分之二的放松归因于股市反弹,股市反弹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得益于市场之前认为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如果贸易谈判长期受挫,可能会导致FCI收紧,这可能促使美联储考虑降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联储仍认为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不严重,通胀走低也是暂时的。但这两个因素的前景均不乐观。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在5月1日的最新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撤回了鸽派言论的一个重要部分,此举令市场感到意外,这些鸽派言论自1月初以来一直支撑着风险资产。

鲍威尔当天发出的主要信息是,外国经济事件(特别是中国)导致的经济下行风险减弱,核心通胀最近出现低点只是暂时的。在记者反复提问下,他仍拒绝给出有关降息哪怕得到些许讨论的任何暗示。

尽管如此,市场情绪仍对美联储下一步举措将是降息的可能性保持极度开放。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对美国经济预测机构的最新调查中,微弱多数的人认为,下一步将是降息,而且将在今年年内。

另外,联邦基金市场的期货价格显示,到2020年底,政策利率将下降大约0.5%,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最新预测中值低出0.9%。

因此,美联储关于政策利率下一步动向的谨慎态度似乎并未被市场完全接受。为什么呢?

有两个主要因素在影响市场情绪:对贸易战重燃的担忧,以及相对于美联储通胀目标发展框架较低的最新通胀数据。

美国新关税政策的影响

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将针对20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这一决定正在实施。针对剩下的325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10%至25%)的进一步威胁已在准备中,真正实施需要两三个月。

美联储对这个消息的最初反应可能是谨慎和有所保留。在最近的演讲和会议记录中,FOMC领导层一直认为,迄今宣布的关税措施对经济的直接影响不是很严重。特别的,他们从未将加征关税可能带来的通胀影响视为改变货币政策的理由。

在增长问题上,他们认为,对贸易流动的直接影响可能不大,但他们警告称可能对企业信心造成冲击,暗示对增长的更大影响可能会在未来几个季度显现。

对目前正在考虑中的所有其他关税措施的影响的独立评估,得出的结论往往是,其影响将在两年内拖累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下滑大约0.4%,同期美国通胀将上升大约0.2%至0.4%。在不考虑中国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受到的负面影响或者中国放松宏观政策以抵消这种影响的情况下,这些评估通常显示中国GDP受到的影响是美国的两三倍。

在美联储的政策利率不发生任何变动的情况下,这些影响可能是可控制的,不过对于政策倾向的前瞻指引可能会变得更为温和。只有股市大幅持续下跌(例如下跌15%至20%),才能使全球货币状况收紧到足以促使FOMC真正降息。只要失业率远远低于均衡水平,降息就可能被视为最后手段。

通胀因素

第二个可能会让较鹰派的美联储转变态度的是“低通胀”。核心个人消费支出指数(PCE)和消费价格指数(CPI)都接连出现了几次让人意外的下行。

鲍威尔在他的新闻发布会上坚定地认为,这些意外是由于暂时性因素引起的,特别是去年股市下跌,降低了通胀指数中的资产管理价格。他在这点上显然是正确的,但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通胀模型现在显示,今年的通胀率将比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足足低半个百分点。

更重要的是,模型预测明年通胀将再次达不到目标,因为低通胀往往具有持续性。这可能最终削弱美联储对于通胀将达到目标的信心,特别是在目标本身实际上被上调的情况下,在今年晚些时候对政策框架进行评估后,通胀目标的定义将变为长期通胀均值。

尽管如此,FOMC目前达成的一个非常强烈的共识是,通胀足够接近中期目标,至少足以证明政策利率目前的水平是合理的。这种共识在一段时间内不太可能改变。

结论

鉴于早先的沟通问题,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口风变化肯定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只有全球股市严重下挫才会促使FOMC考虑政策利率的真正下调。美联储给风险资产的安全保障线比当前的资产价格要低一些。

通胀和金融状况将影响美联储
最近公布的通胀数据显示,美国核心PCE通胀接近1.5%,远远低于FOMC最近对2019年底的预测。这一差距肯定会在FOMC的6月会议上得到承认。尽管最近的下滑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短时因素,但朝着2%的“对称”目标的进展可能比FOMC对明年的预测慢。


在贸易战问题上,FOMC的回应或许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股市。

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自2019年初以来,全球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状况指数(FCI)放松60个基点。高盛编制的金融状况标准指数已在私营部门广泛应用20年。

三分之二的放松归因于股市反弹,股市反弹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得益于市场之前认为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如果贸易谈判长期受挫,可能会导致FCI收紧,这可能促使美联储考虑降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美联储仍认为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不严重,通胀走低也是暂时的。但这两个因素的前景均不乐观。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在5月1日的最新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撤回了鸽派言论的一个重要部分,此举令市场感到意外,这些鸽派言论自1月初以来一直支撑着风险资产。

鲍威尔当天发出的主要信息是,外国经济事件(特别是中国)导致的经济下行风险减弱,核心通胀最近出现低点只是暂时的。在记者反复提问下,他仍拒绝给出有关降息哪怕得到些许讨论的任何暗示。

尽管如此,市场情绪仍对美联储下一步举措将是降息的可能性保持极度开放。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对美国经济预测机构的最新调查中,微弱多数的人认为,下一步将是降息,而且将在今年年内。

另外,联邦基金市场的期货价格显示,到2020年底,政策利率将下降大约0.5%,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最新预测中值低出0.9%。

因此,美联储关于政策利率下一步动向的谨慎态度似乎并未被市场完全接受。为什么呢?

有两个主要因素在影响市场情绪:对贸易战重燃的担忧,以及相对于美联储通胀目标发展框架较低的最新通胀数据。

美国新关税政策的影响

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将针对20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这一决定正在实施。针对剩下的325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10%至25%)的进一步威胁已在准备中,真正实施需要两三个月。

美联储对这个消息的最初反应可能是谨慎和有所保留。在最近的演讲和会议记录中,FOMC领导层一直认为,迄今宣布的关税措施对经济的直接影响不是很严重。特别的,他们从未将加征关税可能带来的通胀影响视为改变货币政策的理由。

在增长问题上,他们认为,对贸易流动的直接影响可能不大,但他们警告称可能对企业信心造成冲击,暗示对增长的更大影响可能会在未来几个季度显现。

对目前正在考虑中的所有其他关税措施的影响的独立评估,得出的结论往往是,其影响将在两年内拖累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下滑大约0.4%,同期美国通胀将上升大约0.2%至0.4%。在不考虑中国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受到的负面影响或者中国放松宏观政策以抵消这种影响的情况下,这些评估通常显示中国GDP受到的影响是美国的两三倍。

在美联储的政策利率不发生任何变动的情况下,这些影响可能是可控制的,不过对于政策倾向的前瞻指引可能会变得更为温和。只有股市大幅持续下跌(例如下跌15%至20%),才能使全球货币状况收紧到足以促使FOMC真正降息。只要失业率远远低于均衡水平,降息就可能被视为最后手段。

通胀因素

第二个可能会让较鹰派的美联储转变态度的是“低通胀”。核心个人消费支出指数(PCE)和消费价格指数(CPI)都接连出现了几次让人意外的下行。

鲍威尔在他的新闻发布会上坚定地认为,这些意外是由于暂时性因素引起的,特别是去年股市下跌,降低了通胀指数中的资产管理价格。他在这点上显然是正确的,但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通胀模型现在显示,今年的通胀率将比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足足低半个百分点。

更重要的是,模型预测明年通胀将再次达不到目标,因为低通胀往往具有持续性。这可能最终削弱美联储对于通胀将达到目标的信心,特别是在目标本身实际上被上调的情况下,在今年晚些时候对政策框架进行评估后,通胀目标的定义将变为长期通胀均值。

尽管如此,FOMC目前达成的一个非常强烈的共识是,通胀足够接近中期目标,至少足以证明政策利率目前的水平是合理的。这种共识在一段时间内不太可能改变。

结论

鉴于早先的沟通问题,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口风变化肯定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只有全球股市严重下挫才会促使FOMC考虑政策利率的真正下调。美联储给风险资产的安全保障线比当前的资产价格要低一些。

通胀和金融状况将影响美联储
最近公布的通胀数据显示,美国核心PCE通胀接近1.5%,远远低于FOMC最近对2019年底的预测。这一差距肯定会在FOMC的6月会议上得到承认。尽管最近的下滑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短时因素,但朝着2%的“对称”目标的进展可能比FOMC对明年的预测慢。


在贸易战问题上,FOMC的回应或许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股市。

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自2019年初以来,全球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状况指数(FCI)放松60个基点。高盛编制的金融状况标准指数已在私营部门广泛应用20年。

三分之二的放松归因于股市反弹,股市反弹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得益于市场之前认为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如果贸易谈判长期受挫,可能会导致FCI收紧,这可能促使美联储考虑降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贸易战和低通胀考验美联储

发布日期:2019-05-16 07:00
摘要」美联储仍认为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不严重,通胀走低也是暂时的。但这两个因素的前景均不乐观。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在5月1日的最新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撤回了鸽派言论的一个重要部分,此举令市场感到意外,这些鸽派言论自1月初以来一直支撑着风险资产。

鲍威尔当天发出的主要信息是,外国经济事件(特别是中国)导致的经济下行风险减弱,核心通胀最近出现低点只是暂时的。在记者反复提问下,他仍拒绝给出有关降息哪怕得到些许讨论的任何暗示。

尽管如此,市场情绪仍对美联储下一步举措将是降息的可能性保持极度开放。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对美国经济预测机构的最新调查中,微弱多数的人认为,下一步将是降息,而且将在今年年内。

另外,联邦基金市场的期货价格显示,到2020年底,政策利率将下降大约0.5%,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最新预测中值低出0.9%。

因此,美联储关于政策利率下一步动向的谨慎态度似乎并未被市场完全接受。为什么呢?

有两个主要因素在影响市场情绪:对贸易战重燃的担忧,以及相对于美联储通胀目标发展框架较低的最新通胀数据。

美国新关税政策的影响

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将针对20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这一决定正在实施。针对剩下的325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10%至25%)的进一步威胁已在准备中,真正实施需要两三个月。

美联储对这个消息的最初反应可能是谨慎和有所保留。在最近的演讲和会议记录中,FOMC领导层一直认为,迄今宣布的关税措施对经济的直接影响不是很严重。特别的,他们从未将加征关税可能带来的通胀影响视为改变货币政策的理由。

在增长问题上,他们认为,对贸易流动的直接影响可能不大,但他们警告称可能对企业信心造成冲击,暗示对增长的更大影响可能会在未来几个季度显现。

对目前正在考虑中的所有其他关税措施的影响的独立评估,得出的结论往往是,其影响将在两年内拖累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下滑大约0.4%,同期美国通胀将上升大约0.2%至0.4%。在不考虑中国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受到的负面影响或者中国放松宏观政策以抵消这种影响的情况下,这些评估通常显示中国GDP受到的影响是美国的两三倍。

在美联储的政策利率不发生任何变动的情况下,这些影响可能是可控制的,不过对于政策倾向的前瞻指引可能会变得更为温和。只有股市大幅持续下跌(例如下跌15%至20%),才能使全球货币状况收紧到足以促使FOMC真正降息。只要失业率远远低于均衡水平,降息就可能被视为最后手段。

通胀因素

第二个可能会让较鹰派的美联储转变态度的是“低通胀”。核心个人消费支出指数(PCE)和消费价格指数(CPI)都接连出现了几次让人意外的下行。

鲍威尔在他的新闻发布会上坚定地认为,这些意外是由于暂时性因素引起的,特别是去年股市下跌,降低了通胀指数中的资产管理价格。他在这点上显然是正确的,但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通胀模型现在显示,今年的通胀率将比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足足低半个百分点。

更重要的是,模型预测明年通胀将再次达不到目标,因为低通胀往往具有持续性。这可能最终削弱美联储对于通胀将达到目标的信心,特别是在目标本身实际上被上调的情况下,在今年晚些时候对政策框架进行评估后,通胀目标的定义将变为长期通胀均值。

尽管如此,FOMC目前达成的一个非常强烈的共识是,通胀足够接近中期目标,至少足以证明政策利率目前的水平是合理的。这种共识在一段时间内不太可能改变。

结论

鉴于早先的沟通问题,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口风变化肯定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只有全球股市严重下挫才会促使FOMC考虑政策利率的真正下调。美联储给风险资产的安全保障线比当前的资产价格要低一些。

通胀和金融状况将影响美联储
最近公布的通胀数据显示,美国核心PCE通胀接近1.5%,远远低于FOMC最近对2019年底的预测。这一差距肯定会在FOMC的6月会议上得到承认。尽管最近的下滑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短时因素,但朝着2%的“对称”目标的进展可能比FOMC对明年的预测慢。


在贸易战问题上,FOMC的回应或许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股市。

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自2019年初以来,全球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状况指数(FCI)放松60个基点。高盛编制的金融状况标准指数已在私营部门广泛应用20年。

三分之二的放松归因于股市反弹,股市反弹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得益于市场之前认为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如果贸易谈判长期受挫,可能会导致FCI收紧,这可能促使美联储考虑降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联储仍认为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不严重,通胀走低也是暂时的。但这两个因素的前景均不乐观。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在5月1日的最新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撤回了鸽派言论的一个重要部分,此举令市场感到意外,这些鸽派言论自1月初以来一直支撑着风险资产。

鲍威尔当天发出的主要信息是,外国经济事件(特别是中国)导致的经济下行风险减弱,核心通胀最近出现低点只是暂时的。在记者反复提问下,他仍拒绝给出有关降息哪怕得到些许讨论的任何暗示。

尽管如此,市场情绪仍对美联储下一步举措将是降息的可能性保持极度开放。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对美国经济预测机构的最新调查中,微弱多数的人认为,下一步将是降息,而且将在今年年内。

另外,联邦基金市场的期货价格显示,到2020年底,政策利率将下降大约0.5%,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最新预测中值低出0.9%。

因此,美联储关于政策利率下一步动向的谨慎态度似乎并未被市场完全接受。为什么呢?

有两个主要因素在影响市场情绪:对贸易战重燃的担忧,以及相对于美联储通胀目标发展框架较低的最新通胀数据。

美国新关税政策的影响

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将针对20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这一决定正在实施。针对剩下的325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10%至25%)的进一步威胁已在准备中,真正实施需要两三个月。

美联储对这个消息的最初反应可能是谨慎和有所保留。在最近的演讲和会议记录中,FOMC领导层一直认为,迄今宣布的关税措施对经济的直接影响不是很严重。特别的,他们从未将加征关税可能带来的通胀影响视为改变货币政策的理由。

在增长问题上,他们认为,对贸易流动的直接影响可能不大,但他们警告称可能对企业信心造成冲击,暗示对增长的更大影响可能会在未来几个季度显现。

对目前正在考虑中的所有其他关税措施的影响的独立评估,得出的结论往往是,其影响将在两年内拖累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下滑大约0.4%,同期美国通胀将上升大约0.2%至0.4%。在不考虑中国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受到的负面影响或者中国放松宏观政策以抵消这种影响的情况下,这些评估通常显示中国GDP受到的影响是美国的两三倍。

在美联储的政策利率不发生任何变动的情况下,这些影响可能是可控制的,不过对于政策倾向的前瞻指引可能会变得更为温和。只有股市大幅持续下跌(例如下跌15%至20%),才能使全球货币状况收紧到足以促使FOMC真正降息。只要失业率远远低于均衡水平,降息就可能被视为最后手段。

通胀因素

第二个可能会让较鹰派的美联储转变态度的是“低通胀”。核心个人消费支出指数(PCE)和消费价格指数(CPI)都接连出现了几次让人意外的下行。

鲍威尔在他的新闻发布会上坚定地认为,这些意外是由于暂时性因素引起的,特别是去年股市下跌,降低了通胀指数中的资产管理价格。他在这点上显然是正确的,但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通胀模型现在显示,今年的通胀率将比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足足低半个百分点。

更重要的是,模型预测明年通胀将再次达不到目标,因为低通胀往往具有持续性。这可能最终削弱美联储对于通胀将达到目标的信心,特别是在目标本身实际上被上调的情况下,在今年晚些时候对政策框架进行评估后,通胀目标的定义将变为长期通胀均值。

尽管如此,FOMC目前达成的一个非常强烈的共识是,通胀足够接近中期目标,至少足以证明政策利率目前的水平是合理的。这种共识在一段时间内不太可能改变。

结论

鉴于早先的沟通问题,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口风变化肯定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只有全球股市严重下挫才会促使FOMC考虑政策利率的真正下调。美联储给风险资产的安全保障线比当前的资产价格要低一些。

通胀和金融状况将影响美联储
最近公布的通胀数据显示,美国核心PCE通胀接近1.5%,远远低于FOMC最近对2019年底的预测。这一差距肯定会在FOMC的6月会议上得到承认。尽管最近的下滑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短时因素,但朝着2%的“对称”目标的进展可能比FOMC对明年的预测慢。


在贸易战问题上,FOMC的回应或许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股市。

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自2019年初以来,全球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状况指数(FCI)放松60个基点。高盛编制的金融状况标准指数已在私营部门广泛应用20年。

三分之二的放松归因于股市反弹,股市反弹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得益于市场之前认为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如果贸易谈判长期受挫,可能会导致FCI收紧,这可能促使美联储考虑降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