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本轮债务周期会如何收场?

发布日期:2019-05-16 06:30
摘要」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有人说世界将毁灭于火,有人说将毁灭于冰。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这些精彩语句透露出世界可能的经济前景。有人警告说,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在通胀的烈焰中。还有人预言它将毁于通缩的寒冰。而桥水(Bridgewater)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等一些人则比较乐观:经济既不会被烧毁,也不会被冻坏。相反,它既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就像熊宝宝的麦片粥一样,至少在那些拥有财富和智慧能用自由创造的货币借钱的国家是如此。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前首席经济学家威廉•怀特(William White)在2007年-2009年金融危机之前就有先见之明地警告了金融风险。去年,他警告可能发生另一场危机,指出非金融部门债务持续上升,尤其是高收入国家政府的债务,以及高收入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企业的债务。新兴国家的企业尤其脆弱,因为它们的很大一部分借款是外币。这会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错配。与此同时,货币政策会助长冒险行为,而监管则抑制冒险——这是导致不稳定的因素。

先说说通胀之火。现在发生的大部分事情让人想起了20世纪70年代早期:一位不把道德准则放在眼里的美国总统(当时是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心实现连任,向美联储(Fed)主席(当时是阿瑟•伯恩斯(Arthur Burns))施压要求制造一场经济繁荣,他还通过贬值和贸易保护发起了贸易战。随后是十年的全球性混乱。这听起来很熟悉,不是吗?

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很少有人预料到20世纪70年代会发生通货膨胀。目前情况也差不多,通胀长期处于稳定的低水平,消除了人们对通胀飙升的担忧,尽管失业率已降至较低水平(在美国,失业率处于自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有人认为菲利普斯曲线——反映失业与通胀之间的短期关系——已死,因为低失业率并没有伴随着通胀率升高。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它正在睡觉。通胀预期现在可能处于稳定状态。但倘若需求激增,就仍有可能使这些预期消失。

从某些方面来说,通胀上升是有益的。通胀的突然上升将减少债务负担,特别是公共债务,就像20世纪70年代通胀所起的作用那样。此外,中央银行知道如何应对通胀飙升。然而,通胀率升高也会导致长期名义利率上升,这往往会影响到前期偿债的实际负担。短期利率也会像20世纪80年代初那样大幅上升。风险溢价会上升。高歌猛进的股市可能会崩盘。劳资关系将更容易发生冲突,在政治上也一样。这种混乱造成的冲击将是不均衡的,从而导致货币动荡。人们将会对公共机构(尤其是中央银行)严重失去信心。最终,可能的滞胀将会以严重衰退结束,就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

现在说说通缩寒冰。这可能从一场严重的负面经济冲击开始:贸易战恶化、中东战争,或者私人或公共财政危机,可能发生在欧元区,那里的央行受到较大约束。结果可能是深度衰退,甚至陷入通货紧缩,从而加重债务负担。

鉴于利率已经非常低,一大难题是怎么知道应对之策。常规政策(降低短期利率)和一般的非常规政策(购买资产)可能是不够的。

还有其他各种可能:央行实行负利率;以低于存款准备金利率的利率放贷给银行;购买包括外币在内的更广泛资产;财政赤字货币化;以及“直升机撒钱”。其中大部分手段在技术上或政治上存在问题,需要与政府密切合作。与此同时,如果政府行动过于迟缓(或根本不行动),经济就可能陷入萧条,出现大量破产案例和债务通缩,像20世纪30年代那样。许多傻瓜在2008年就是这么建议的。

然而,这些灾难并非不可避免。它们将是“被选择的灾难”。正如达利欧所说,可能有一个中庸之道。那就是财政和货币政策相配合,以产生非通胀增长。调整财政激励措施,起到抑制债务和鼓励股权的作用。政府政策将促使收入转向支出者,缓解我们目前依赖债务驱动的资产泡沫以维持需求的局面。更多的债务将从金融中介的资产负债表中转移出来,直接转移到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上。

即使实际利率上升——或许是因为生产率增长持续增强——强劲的非通胀增长对债务负担的影响也几乎肯定会超过稍微利率上调举措的影响。最重要的是,我们会从“长期停滞”转变为不那么糟糕的状况。这种转变可能很棘手。但那将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没有必要去重蹈20世纪30年代或70年代的覆辙。但是我们已经犯了足够多的错误,现在也正在集体犯下更多的错误,以致有可能出现上述两种结果中的一种,甚至两种结果都会出现。似乎已经可以想象全球经济和政治秩序崩溃的景象。无法估量这对债务沉重的世界经济和日益严峻的全球政治的影响。但结果可能非常可怕。最重要的是,如果形势变得很糟糕——或许很快就会出现这种情况——民族主义强人将无法合作。这是我们这个世界最令人担忧的特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有人说世界将毁灭于火,有人说将毁灭于冰。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这些精彩语句透露出世界可能的经济前景。有人警告说,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在通胀的烈焰中。还有人预言它将毁于通缩的寒冰。而桥水(Bridgewater)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等一些人则比较乐观:经济既不会被烧毁,也不会被冻坏。相反,它既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就像熊宝宝的麦片粥一样,至少在那些拥有财富和智慧能用自由创造的货币借钱的国家是如此。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前首席经济学家威廉•怀特(William White)在2007年-2009年金融危机之前就有先见之明地警告了金融风险。去年,他警告可能发生另一场危机,指出非金融部门债务持续上升,尤其是高收入国家政府的债务,以及高收入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企业的债务。新兴国家的企业尤其脆弱,因为它们的很大一部分借款是外币。这会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错配。与此同时,货币政策会助长冒险行为,而监管则抑制冒险——这是导致不稳定的因素。

先说说通胀之火。现在发生的大部分事情让人想起了20世纪70年代早期:一位不把道德准则放在眼里的美国总统(当时是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心实现连任,向美联储(Fed)主席(当时是阿瑟•伯恩斯(Arthur Burns))施压要求制造一场经济繁荣,他还通过贬值和贸易保护发起了贸易战。随后是十年的全球性混乱。这听起来很熟悉,不是吗?

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很少有人预料到20世纪70年代会发生通货膨胀。目前情况也差不多,通胀长期处于稳定的低水平,消除了人们对通胀飙升的担忧,尽管失业率已降至较低水平(在美国,失业率处于自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有人认为菲利普斯曲线——反映失业与通胀之间的短期关系——已死,因为低失业率并没有伴随着通胀率升高。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它正在睡觉。通胀预期现在可能处于稳定状态。但倘若需求激增,就仍有可能使这些预期消失。

从某些方面来说,通胀上升是有益的。通胀的突然上升将减少债务负担,特别是公共债务,就像20世纪70年代通胀所起的作用那样。此外,中央银行知道如何应对通胀飙升。然而,通胀率升高也会导致长期名义利率上升,这往往会影响到前期偿债的实际负担。短期利率也会像20世纪80年代初那样大幅上升。风险溢价会上升。高歌猛进的股市可能会崩盘。劳资关系将更容易发生冲突,在政治上也一样。这种混乱造成的冲击将是不均衡的,从而导致货币动荡。人们将会对公共机构(尤其是中央银行)严重失去信心。最终,可能的滞胀将会以严重衰退结束,就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

现在说说通缩寒冰。这可能从一场严重的负面经济冲击开始:贸易战恶化、中东战争,或者私人或公共财政危机,可能发生在欧元区,那里的央行受到较大约束。结果可能是深度衰退,甚至陷入通货紧缩,从而加重债务负担。

鉴于利率已经非常低,一大难题是怎么知道应对之策。常规政策(降低短期利率)和一般的非常规政策(购买资产)可能是不够的。

还有其他各种可能:央行实行负利率;以低于存款准备金利率的利率放贷给银行;购买包括外币在内的更广泛资产;财政赤字货币化;以及“直升机撒钱”。其中大部分手段在技术上或政治上存在问题,需要与政府密切合作。与此同时,如果政府行动过于迟缓(或根本不行动),经济就可能陷入萧条,出现大量破产案例和债务通缩,像20世纪30年代那样。许多傻瓜在2008年就是这么建议的。

然而,这些灾难并非不可避免。它们将是“被选择的灾难”。正如达利欧所说,可能有一个中庸之道。那就是财政和货币政策相配合,以产生非通胀增长。调整财政激励措施,起到抑制债务和鼓励股权的作用。政府政策将促使收入转向支出者,缓解我们目前依赖债务驱动的资产泡沫以维持需求的局面。更多的债务将从金融中介的资产负债表中转移出来,直接转移到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上。

即使实际利率上升——或许是因为生产率增长持续增强——强劲的非通胀增长对债务负担的影响也几乎肯定会超过稍微利率上调举措的影响。最重要的是,我们会从“长期停滞”转变为不那么糟糕的状况。这种转变可能很棘手。但那将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没有必要去重蹈20世纪30年代或70年代的覆辙。但是我们已经犯了足够多的错误,现在也正在集体犯下更多的错误,以致有可能出现上述两种结果中的一种,甚至两种结果都会出现。似乎已经可以想象全球经济和政治秩序崩溃的景象。无法估量这对债务沉重的世界经济和日益严峻的全球政治的影响。但结果可能非常可怕。最重要的是,如果形势变得很糟糕——或许很快就会出现这种情况——民族主义强人将无法合作。这是我们这个世界最令人担忧的特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有人说世界将毁灭于火,有人说将毁灭于冰。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这些精彩语句透露出世界可能的经济前景。有人警告说,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在通胀的烈焰中。还有人预言它将毁于通缩的寒冰。而桥水(Bridgewater)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等一些人则比较乐观:经济既不会被烧毁,也不会被冻坏。相反,它既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就像熊宝宝的麦片粥一样,至少在那些拥有财富和智慧能用自由创造的货币借钱的国家是如此。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前首席经济学家威廉•怀特(William White)在2007年-2009年金融危机之前就有先见之明地警告了金融风险。去年,他警告可能发生另一场危机,指出非金融部门债务持续上升,尤其是高收入国家政府的债务,以及高收入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企业的债务。新兴国家的企业尤其脆弱,因为它们的很大一部分借款是外币。这会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错配。与此同时,货币政策会助长冒险行为,而监管则抑制冒险——这是导致不稳定的因素。

先说说通胀之火。现在发生的大部分事情让人想起了20世纪70年代早期:一位不把道德准则放在眼里的美国总统(当时是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心实现连任,向美联储(Fed)主席(当时是阿瑟•伯恩斯(Arthur Burns))施压要求制造一场经济繁荣,他还通过贬值和贸易保护发起了贸易战。随后是十年的全球性混乱。这听起来很熟悉,不是吗?

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很少有人预料到20世纪70年代会发生通货膨胀。目前情况也差不多,通胀长期处于稳定的低水平,消除了人们对通胀飙升的担忧,尽管失业率已降至较低水平(在美国,失业率处于自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有人认为菲利普斯曲线——反映失业与通胀之间的短期关系——已死,因为低失业率并没有伴随着通胀率升高。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它正在睡觉。通胀预期现在可能处于稳定状态。但倘若需求激增,就仍有可能使这些预期消失。

从某些方面来说,通胀上升是有益的。通胀的突然上升将减少债务负担,特别是公共债务,就像20世纪70年代通胀所起的作用那样。此外,中央银行知道如何应对通胀飙升。然而,通胀率升高也会导致长期名义利率上升,这往往会影响到前期偿债的实际负担。短期利率也会像20世纪80年代初那样大幅上升。风险溢价会上升。高歌猛进的股市可能会崩盘。劳资关系将更容易发生冲突,在政治上也一样。这种混乱造成的冲击将是不均衡的,从而导致货币动荡。人们将会对公共机构(尤其是中央银行)严重失去信心。最终,可能的滞胀将会以严重衰退结束,就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

现在说说通缩寒冰。这可能从一场严重的负面经济冲击开始:贸易战恶化、中东战争,或者私人或公共财政危机,可能发生在欧元区,那里的央行受到较大约束。结果可能是深度衰退,甚至陷入通货紧缩,从而加重债务负担。

鉴于利率已经非常低,一大难题是怎么知道应对之策。常规政策(降低短期利率)和一般的非常规政策(购买资产)可能是不够的。

还有其他各种可能:央行实行负利率;以低于存款准备金利率的利率放贷给银行;购买包括外币在内的更广泛资产;财政赤字货币化;以及“直升机撒钱”。其中大部分手段在技术上或政治上存在问题,需要与政府密切合作。与此同时,如果政府行动过于迟缓(或根本不行动),经济就可能陷入萧条,出现大量破产案例和债务通缩,像20世纪30年代那样。许多傻瓜在2008年就是这么建议的。

然而,这些灾难并非不可避免。它们将是“被选择的灾难”。正如达利欧所说,可能有一个中庸之道。那就是财政和货币政策相配合,以产生非通胀增长。调整财政激励措施,起到抑制债务和鼓励股权的作用。政府政策将促使收入转向支出者,缓解我们目前依赖债务驱动的资产泡沫以维持需求的局面。更多的债务将从金融中介的资产负债表中转移出来,直接转移到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上。

即使实际利率上升——或许是因为生产率增长持续增强——强劲的非通胀增长对债务负担的影响也几乎肯定会超过稍微利率上调举措的影响。最重要的是,我们会从“长期停滞”转变为不那么糟糕的状况。这种转变可能很棘手。但那将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没有必要去重蹈20世纪30年代或70年代的覆辙。但是我们已经犯了足够多的错误,现在也正在集体犯下更多的错误,以致有可能出现上述两种结果中的一种,甚至两种结果都会出现。似乎已经可以想象全球经济和政治秩序崩溃的景象。无法估量这对债务沉重的世界经济和日益严峻的全球政治的影响。但结果可能非常可怕。最重要的是,如果形势变得很糟糕——或许很快就会出现这种情况——民族主义强人将无法合作。这是我们这个世界最令人担忧的特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本轮债务周期会如何收场?

发布日期:2019-05-16 06:30
摘要」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有人说世界将毁灭于火,有人说将毁灭于冰。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这些精彩语句透露出世界可能的经济前景。有人警告说,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在通胀的烈焰中。还有人预言它将毁于通缩的寒冰。而桥水(Bridgewater)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等一些人则比较乐观:经济既不会被烧毁,也不会被冻坏。相反,它既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就像熊宝宝的麦片粥一样,至少在那些拥有财富和智慧能用自由创造的货币借钱的国家是如此。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前首席经济学家威廉•怀特(William White)在2007年-2009年金融危机之前就有先见之明地警告了金融风险。去年,他警告可能发生另一场危机,指出非金融部门债务持续上升,尤其是高收入国家政府的债务,以及高收入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企业的债务。新兴国家的企业尤其脆弱,因为它们的很大一部分借款是外币。这会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错配。与此同时,货币政策会助长冒险行为,而监管则抑制冒险——这是导致不稳定的因素。

先说说通胀之火。现在发生的大部分事情让人想起了20世纪70年代早期:一位不把道德准则放在眼里的美国总统(当时是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心实现连任,向美联储(Fed)主席(当时是阿瑟•伯恩斯(Arthur Burns))施压要求制造一场经济繁荣,他还通过贬值和贸易保护发起了贸易战。随后是十年的全球性混乱。这听起来很熟悉,不是吗?

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很少有人预料到20世纪70年代会发生通货膨胀。目前情况也差不多,通胀长期处于稳定的低水平,消除了人们对通胀飙升的担忧,尽管失业率已降至较低水平(在美国,失业率处于自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有人认为菲利普斯曲线——反映失业与通胀之间的短期关系——已死,因为低失业率并没有伴随着通胀率升高。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它正在睡觉。通胀预期现在可能处于稳定状态。但倘若需求激增,就仍有可能使这些预期消失。

从某些方面来说,通胀上升是有益的。通胀的突然上升将减少债务负担,特别是公共债务,就像20世纪70年代通胀所起的作用那样。此外,中央银行知道如何应对通胀飙升。然而,通胀率升高也会导致长期名义利率上升,这往往会影响到前期偿债的实际负担。短期利率也会像20世纪80年代初那样大幅上升。风险溢价会上升。高歌猛进的股市可能会崩盘。劳资关系将更容易发生冲突,在政治上也一样。这种混乱造成的冲击将是不均衡的,从而导致货币动荡。人们将会对公共机构(尤其是中央银行)严重失去信心。最终,可能的滞胀将会以严重衰退结束,就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

现在说说通缩寒冰。这可能从一场严重的负面经济冲击开始:贸易战恶化、中东战争,或者私人或公共财政危机,可能发生在欧元区,那里的央行受到较大约束。结果可能是深度衰退,甚至陷入通货紧缩,从而加重债务负担。

鉴于利率已经非常低,一大难题是怎么知道应对之策。常规政策(降低短期利率)和一般的非常规政策(购买资产)可能是不够的。

还有其他各种可能:央行实行负利率;以低于存款准备金利率的利率放贷给银行;购买包括外币在内的更广泛资产;财政赤字货币化;以及“直升机撒钱”。其中大部分手段在技术上或政治上存在问题,需要与政府密切合作。与此同时,如果政府行动过于迟缓(或根本不行动),经济就可能陷入萧条,出现大量破产案例和债务通缩,像20世纪30年代那样。许多傻瓜在2008年就是这么建议的。

然而,这些灾难并非不可避免。它们将是“被选择的灾难”。正如达利欧所说,可能有一个中庸之道。那就是财政和货币政策相配合,以产生非通胀增长。调整财政激励措施,起到抑制债务和鼓励股权的作用。政府政策将促使收入转向支出者,缓解我们目前依赖债务驱动的资产泡沫以维持需求的局面。更多的债务将从金融中介的资产负债表中转移出来,直接转移到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上。

即使实际利率上升——或许是因为生产率增长持续增强——强劲的非通胀增长对债务负担的影响也几乎肯定会超过稍微利率上调举措的影响。最重要的是,我们会从“长期停滞”转变为不那么糟糕的状况。这种转变可能很棘手。但那将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没有必要去重蹈20世纪30年代或70年代的覆辙。但是我们已经犯了足够多的错误,现在也正在集体犯下更多的错误,以致有可能出现上述两种结果中的一种,甚至两种结果都会出现。似乎已经可以想象全球经济和政治秩序崩溃的景象。无法估量这对债务沉重的世界经济和日益严峻的全球政治的影响。但结果可能非常可怕。最重要的是,如果形势变得很糟糕——或许很快就会出现这种情况——民族主义强人将无法合作。这是我们这个世界最令人担忧的特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 有人说世界将毁灭于火,有人说将毁灭于冰。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这些精彩语句透露出世界可能的经济前景。有人警告说,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在通胀的烈焰中。还有人预言它将毁于通缩的寒冰。而桥水(Bridgewater)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等一些人则比较乐观:经济既不会被烧毁,也不会被冻坏。相反,它既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就像熊宝宝的麦片粥一样,至少在那些拥有财富和智慧能用自由创造的货币借钱的国家是如此。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前首席经济学家威廉•怀特(William White)在2007年-2009年金融危机之前就有先见之明地警告了金融风险。去年,他警告可能发生另一场危机,指出非金融部门债务持续上升,尤其是高收入国家政府的债务,以及高收入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企业的债务。新兴国家的企业尤其脆弱,因为它们的很大一部分借款是外币。这会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错配。与此同时,货币政策会助长冒险行为,而监管则抑制冒险——这是导致不稳定的因素。

先说说通胀之火。现在发生的大部分事情让人想起了20世纪70年代早期:一位不把道德准则放在眼里的美国总统(当时是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心实现连任,向美联储(Fed)主席(当时是阿瑟•伯恩斯(Arthur Burns))施压要求制造一场经济繁荣,他还通过贬值和贸易保护发起了贸易战。随后是十年的全球性混乱。这听起来很熟悉,不是吗?

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很少有人预料到20世纪70年代会发生通货膨胀。目前情况也差不多,通胀长期处于稳定的低水平,消除了人们对通胀飙升的担忧,尽管失业率已降至较低水平(在美国,失业率处于自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有人认为菲利普斯曲线——反映失业与通胀之间的短期关系——已死,因为低失业率并没有伴随着通胀率升高。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它正在睡觉。通胀预期现在可能处于稳定状态。但倘若需求激增,就仍有可能使这些预期消失。

从某些方面来说,通胀上升是有益的。通胀的突然上升将减少债务负担,特别是公共债务,就像20世纪70年代通胀所起的作用那样。此外,中央银行知道如何应对通胀飙升。然而,通胀率升高也会导致长期名义利率上升,这往往会影响到前期偿债的实际负担。短期利率也会像20世纪80年代初那样大幅上升。风险溢价会上升。高歌猛进的股市可能会崩盘。劳资关系将更容易发生冲突,在政治上也一样。这种混乱造成的冲击将是不均衡的,从而导致货币动荡。人们将会对公共机构(尤其是中央银行)严重失去信心。最终,可能的滞胀将会以严重衰退结束,就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

现在说说通缩寒冰。这可能从一场严重的负面经济冲击开始:贸易战恶化、中东战争,或者私人或公共财政危机,可能发生在欧元区,那里的央行受到较大约束。结果可能是深度衰退,甚至陷入通货紧缩,从而加重债务负担。

鉴于利率已经非常低,一大难题是怎么知道应对之策。常规政策(降低短期利率)和一般的非常规政策(购买资产)可能是不够的。

还有其他各种可能:央行实行负利率;以低于存款准备金利率的利率放贷给银行;购买包括外币在内的更广泛资产;财政赤字货币化;以及“直升机撒钱”。其中大部分手段在技术上或政治上存在问题,需要与政府密切合作。与此同时,如果政府行动过于迟缓(或根本不行动),经济就可能陷入萧条,出现大量破产案例和债务通缩,像20世纪30年代那样。许多傻瓜在2008年就是这么建议的。

然而,这些灾难并非不可避免。它们将是“被选择的灾难”。正如达利欧所说,可能有一个中庸之道。那就是财政和货币政策相配合,以产生非通胀增长。调整财政激励措施,起到抑制债务和鼓励股权的作用。政府政策将促使收入转向支出者,缓解我们目前依赖债务驱动的资产泡沫以维持需求的局面。更多的债务将从金融中介的资产负债表中转移出来,直接转移到家庭的资产负债表上。

即使实际利率上升——或许是因为生产率增长持续增强——强劲的非通胀增长对债务负担的影响也几乎肯定会超过稍微利率上调举措的影响。最重要的是,我们会从“长期停滞”转变为不那么糟糕的状况。这种转变可能很棘手。但那将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没有必要去重蹈20世纪30年代或70年代的覆辙。但是我们已经犯了足够多的错误,现在也正在集体犯下更多的错误,以致有可能出现上述两种结果中的一种,甚至两种结果都会出现。似乎已经可以想象全球经济和政治秩序崩溃的景象。无法估量这对债务沉重的世界经济和日益严峻的全球政治的影响。但结果可能非常可怕。最重要的是,如果形势变得很糟糕——或许很快就会出现这种情况——民族主义强人将无法合作。这是我们这个世界最令人担忧的特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