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软银负债1400亿美元,银行为何继续借钱给它?

发布日期:2019-05-15 14:11
摘要」与软银建立关系能够给银行带来大笔费用收入。银行业人士称,向软银放贷与风险分析无关,而是涉及博弈论。



撰文 / Mayumi Negishi

■ 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 简称:软银)背负着1,400多亿美元的债务,并被贴上了垃圾级信用标签,看起来已不太可能进一步举债。但银行家们表示,他们仍渴望把钱借给这个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者。

这背后的一个原因是,与软银建立关系能够给银行带来大笔费用收入,尤其是考虑到软银首席执行长孙正义(Masayoshi Son)达成的一连串交易每年可产生数亿美元的投行费用。

另一个原因是过去几年软银的策略发生了转变,并在去年促成了该公司企业结构的调整,这一结构变化促使银行和信用评级机构把软银视作一家投资控股公司,而非一家移动运营商。

问题在于,软银的一些投资可能极不稳定。举例来说,软银是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的重要投资者之一,而自上周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来,优步股价大幅下跌,拖累软银股价走软。

软银还是美国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 S)和一家日本电信公司的母公司,但债权人现在倾向于认为,假如斯普林特无力偿还债务,软银未必会帮它偿还,这也是孙正义一直秉持的立场。

孙正义上周表示,软银无法代子公司支付,这将损害股东价值,软银也没有义务这么做。

斯普林特最近告诉美国监管机构,自己没有走在可持续竞争的道路上,该公司还援引分析师的评论称,如果斯普林特与T-Mobile US Inc.的合并被监管机构阻止,斯普林特将不得不考虑按照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

直到数年前,软银仍拥有旗下日本电信子公司100%的股权,分析师和信贷评级人士,尤其是日本的相关人士,普遍认为软银主要是一家电信公司。在软银15.7万亿日圆(合1,440亿美元)的债务中,电信业务相关债务占了大部分。信贷分析师曾难以想象软银能摆脱电信债务。

2017年,借助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软银启动了规模近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开始投资全球最具价值的初创公司,包括网约车公司优步。2018年12月,软银将旗下日本电信公司在东京上市。

穆迪(Moody's)和标普(S&P)在电信部门上市后表示,他们正把软银重新归类为一家投资公司。标普还将软银的评级展望从负面修改为稳定;穆迪则表示,如果软银能持续获得回报,可能考虑上调其评级。目前这两家评级机构给予软银的评级仍低于投资级。

软银集团获得的贷款由其持有的价值不菲的股份作为最终担保,例如软银在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持股;而Vision Fund的借款则由该基金持有的股份作为担保,例如在优步(Uber)和共享办公空间公司WeWork Cos.的股份。软银称,其所持股份的价值在2,450亿美元。

Vision Fund资产的下行风险在于优步等亏损的初创公司不产生现金流。

一位驻东京的银行家称:“股东价值无法立即用来偿还债务。”他认为银行家更希望看到借款人手上持有更多现金和土地等实物资产。不过他指出,债券持有者相信,当他们的债务到期时,软银总能凭藉所持股份筹集更多资金来偿还债务。

另一个不利因素是软银和Vision Fund持股的波动性。上周,Vision Fund所持的16.3%优步股票令软银计入38亿美元估值重估收益。但优步股票自上周五上市以来已经下跌了18%,接近软银于2018年1月买入时的价格。

优步的现状拖累软银股价大跌。东京股市,软银周二收盘较前一交易日下跌5.4%,触及三个月低点,过去三个交易日累计下挫超过13%。

尽管如此,Vision Fund仍表示对Guardant Health和Oyo等公司的投资获得了收益。Guardant Health是一家开发早期癌症筛查测试的公司,Oyo是一家印度经济型酒店预订应用公司。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首席信贷策略师Toshihiro Uomoto称,即使没有落袋为安,这些收益也提振了债权人的信心。软银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价格(投资者为防范软银违约而必须支付的价格)已下跌至1.80个百分点左右,年初以来已下跌超过1个百分点。

孙正义上周表示,他正筹划规模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 2。这一新的大型投资工具一旦落实,将意味着银行家有机会获得更多服务费。

数据提供商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去年软银是支付投资银行服务费用最多的企业。软银去年为此支付了8.94亿美元,是第二大支付方拜耳公司(Bayer AG, BAY.XE)的两倍多。

Astris Advisory Japan首席投资顾问David Gibson表示,没有人愿意错过机会。

东京的一名银行业人士称,向软银放贷与风险分析无关,而是涉及博弈论,是否放贷的决定取决于每家银行认为其他银行会怎么做。

软银上周五向分析师表示,Vision Fund已从10家银行获得31亿美元的4年期信贷安排,这些银行由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 8411.TO, MFG)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牵头。

知情人士透露,去年高盛、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 NMR)等机构向Vision Fund提供了一笔约70亿美元的贷款,帮助后者在等待合作伙伴投入更多资金之际维持投资步伐。这三家金融机构未予置评。软银去年12月为旗下日本移动子公司进行235亿美元的公开上市时,高盛、德意志银行和野村控股被选为主承销商。

软银还在积极争取日本散户投资者的资金。该公司4月份向散户投资者发售了5,000亿日圆(约合50亿美元)债券,上周四宣布了1股分2股的拆股方案,以方便投资者买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与软银建立关系能够给银行带来大笔费用收入。银行业人士称,向软银放贷与风险分析无关,而是涉及博弈论。



撰文 / Mayumi Negishi

■ 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 简称:软银)背负着1,400多亿美元的债务,并被贴上了垃圾级信用标签,看起来已不太可能进一步举债。但银行家们表示,他们仍渴望把钱借给这个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者。

这背后的一个原因是,与软银建立关系能够给银行带来大笔费用收入,尤其是考虑到软银首席执行长孙正义(Masayoshi Son)达成的一连串交易每年可产生数亿美元的投行费用。

另一个原因是过去几年软银的策略发生了转变,并在去年促成了该公司企业结构的调整,这一结构变化促使银行和信用评级机构把软银视作一家投资控股公司,而非一家移动运营商。

问题在于,软银的一些投资可能极不稳定。举例来说,软银是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的重要投资者之一,而自上周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来,优步股价大幅下跌,拖累软银股价走软。

软银还是美国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 S)和一家日本电信公司的母公司,但债权人现在倾向于认为,假如斯普林特无力偿还债务,软银未必会帮它偿还,这也是孙正义一直秉持的立场。

孙正义上周表示,软银无法代子公司支付,这将损害股东价值,软银也没有义务这么做。

斯普林特最近告诉美国监管机构,自己没有走在可持续竞争的道路上,该公司还援引分析师的评论称,如果斯普林特与T-Mobile US Inc.的合并被监管机构阻止,斯普林特将不得不考虑按照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

直到数年前,软银仍拥有旗下日本电信子公司100%的股权,分析师和信贷评级人士,尤其是日本的相关人士,普遍认为软银主要是一家电信公司。在软银15.7万亿日圆(合1,440亿美元)的债务中,电信业务相关债务占了大部分。信贷分析师曾难以想象软银能摆脱电信债务。

2017年,借助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软银启动了规模近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开始投资全球最具价值的初创公司,包括网约车公司优步。2018年12月,软银将旗下日本电信公司在东京上市。

穆迪(Moody's)和标普(S&P)在电信部门上市后表示,他们正把软银重新归类为一家投资公司。标普还将软银的评级展望从负面修改为稳定;穆迪则表示,如果软银能持续获得回报,可能考虑上调其评级。目前这两家评级机构给予软银的评级仍低于投资级。

软银集团获得的贷款由其持有的价值不菲的股份作为最终担保,例如软银在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持股;而Vision Fund的借款则由该基金持有的股份作为担保,例如在优步(Uber)和共享办公空间公司WeWork Cos.的股份。软银称,其所持股份的价值在2,450亿美元。

Vision Fund资产的下行风险在于优步等亏损的初创公司不产生现金流。

一位驻东京的银行家称:“股东价值无法立即用来偿还债务。”他认为银行家更希望看到借款人手上持有更多现金和土地等实物资产。不过他指出,债券持有者相信,当他们的债务到期时,软银总能凭藉所持股份筹集更多资金来偿还债务。

另一个不利因素是软银和Vision Fund持股的波动性。上周,Vision Fund所持的16.3%优步股票令软银计入38亿美元估值重估收益。但优步股票自上周五上市以来已经下跌了18%,接近软银于2018年1月买入时的价格。

优步的现状拖累软银股价大跌。东京股市,软银周二收盘较前一交易日下跌5.4%,触及三个月低点,过去三个交易日累计下挫超过13%。

尽管如此,Vision Fund仍表示对Guardant Health和Oyo等公司的投资获得了收益。Guardant Health是一家开发早期癌症筛查测试的公司,Oyo是一家印度经济型酒店预订应用公司。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首席信贷策略师Toshihiro Uomoto称,即使没有落袋为安,这些收益也提振了债权人的信心。软银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价格(投资者为防范软银违约而必须支付的价格)已下跌至1.80个百分点左右,年初以来已下跌超过1个百分点。

孙正义上周表示,他正筹划规模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 2。这一新的大型投资工具一旦落实,将意味着银行家有机会获得更多服务费。

数据提供商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去年软银是支付投资银行服务费用最多的企业。软银去年为此支付了8.94亿美元,是第二大支付方拜耳公司(Bayer AG, BAY.XE)的两倍多。

Astris Advisory Japan首席投资顾问David Gibson表示,没有人愿意错过机会。

东京的一名银行业人士称,向软银放贷与风险分析无关,而是涉及博弈论,是否放贷的决定取决于每家银行认为其他银行会怎么做。

软银上周五向分析师表示,Vision Fund已从10家银行获得31亿美元的4年期信贷安排,这些银行由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 8411.TO, MFG)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牵头。

知情人士透露,去年高盛、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 NMR)等机构向Vision Fund提供了一笔约70亿美元的贷款,帮助后者在等待合作伙伴投入更多资金之际维持投资步伐。这三家金融机构未予置评。软银去年12月为旗下日本移动子公司进行235亿美元的公开上市时,高盛、德意志银行和野村控股被选为主承销商。

软银还在积极争取日本散户投资者的资金。该公司4月份向散户投资者发售了5,000亿日圆(约合50亿美元)债券,上周四宣布了1股分2股的拆股方案,以方便投资者买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与软银建立关系能够给银行带来大笔费用收入。银行业人士称,向软银放贷与风险分析无关,而是涉及博弈论。



撰文 / Mayumi Negishi

■ 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 简称:软银)背负着1,400多亿美元的债务,并被贴上了垃圾级信用标签,看起来已不太可能进一步举债。但银行家们表示,他们仍渴望把钱借给这个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者。

这背后的一个原因是,与软银建立关系能够给银行带来大笔费用收入,尤其是考虑到软银首席执行长孙正义(Masayoshi Son)达成的一连串交易每年可产生数亿美元的投行费用。

另一个原因是过去几年软银的策略发生了转变,并在去年促成了该公司企业结构的调整,这一结构变化促使银行和信用评级机构把软银视作一家投资控股公司,而非一家移动运营商。

问题在于,软银的一些投资可能极不稳定。举例来说,软银是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的重要投资者之一,而自上周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来,优步股价大幅下跌,拖累软银股价走软。

软银还是美国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 S)和一家日本电信公司的母公司,但债权人现在倾向于认为,假如斯普林特无力偿还债务,软银未必会帮它偿还,这也是孙正义一直秉持的立场。

孙正义上周表示,软银无法代子公司支付,这将损害股东价值,软银也没有义务这么做。

斯普林特最近告诉美国监管机构,自己没有走在可持续竞争的道路上,该公司还援引分析师的评论称,如果斯普林特与T-Mobile US Inc.的合并被监管机构阻止,斯普林特将不得不考虑按照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

直到数年前,软银仍拥有旗下日本电信子公司100%的股权,分析师和信贷评级人士,尤其是日本的相关人士,普遍认为软银主要是一家电信公司。在软银15.7万亿日圆(合1,440亿美元)的债务中,电信业务相关债务占了大部分。信贷分析师曾难以想象软银能摆脱电信债务。

2017年,借助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软银启动了规模近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开始投资全球最具价值的初创公司,包括网约车公司优步。2018年12月,软银将旗下日本电信公司在东京上市。

穆迪(Moody's)和标普(S&P)在电信部门上市后表示,他们正把软银重新归类为一家投资公司。标普还将软银的评级展望从负面修改为稳定;穆迪则表示,如果软银能持续获得回报,可能考虑上调其评级。目前这两家评级机构给予软银的评级仍低于投资级。

软银集团获得的贷款由其持有的价值不菲的股份作为最终担保,例如软银在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持股;而Vision Fund的借款则由该基金持有的股份作为担保,例如在优步(Uber)和共享办公空间公司WeWork Cos.的股份。软银称,其所持股份的价值在2,450亿美元。

Vision Fund资产的下行风险在于优步等亏损的初创公司不产生现金流。

一位驻东京的银行家称:“股东价值无法立即用来偿还债务。”他认为银行家更希望看到借款人手上持有更多现金和土地等实物资产。不过他指出,债券持有者相信,当他们的债务到期时,软银总能凭藉所持股份筹集更多资金来偿还债务。

另一个不利因素是软银和Vision Fund持股的波动性。上周,Vision Fund所持的16.3%优步股票令软银计入38亿美元估值重估收益。但优步股票自上周五上市以来已经下跌了18%,接近软银于2018年1月买入时的价格。

优步的现状拖累软银股价大跌。东京股市,软银周二收盘较前一交易日下跌5.4%,触及三个月低点,过去三个交易日累计下挫超过13%。

尽管如此,Vision Fund仍表示对Guardant Health和Oyo等公司的投资获得了收益。Guardant Health是一家开发早期癌症筛查测试的公司,Oyo是一家印度经济型酒店预订应用公司。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首席信贷策略师Toshihiro Uomoto称,即使没有落袋为安,这些收益也提振了债权人的信心。软银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价格(投资者为防范软银违约而必须支付的价格)已下跌至1.80个百分点左右,年初以来已下跌超过1个百分点。

孙正义上周表示,他正筹划规模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 2。这一新的大型投资工具一旦落实,将意味着银行家有机会获得更多服务费。

数据提供商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去年软银是支付投资银行服务费用最多的企业。软银去年为此支付了8.94亿美元,是第二大支付方拜耳公司(Bayer AG, BAY.XE)的两倍多。

Astris Advisory Japan首席投资顾问David Gibson表示,没有人愿意错过机会。

东京的一名银行业人士称,向软银放贷与风险分析无关,而是涉及博弈论,是否放贷的决定取决于每家银行认为其他银行会怎么做。

软银上周五向分析师表示,Vision Fund已从10家银行获得31亿美元的4年期信贷安排,这些银行由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 8411.TO, MFG)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牵头。

知情人士透露,去年高盛、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 NMR)等机构向Vision Fund提供了一笔约70亿美元的贷款,帮助后者在等待合作伙伴投入更多资金之际维持投资步伐。这三家金融机构未予置评。软银去年12月为旗下日本移动子公司进行235亿美元的公开上市时,高盛、德意志银行和野村控股被选为主承销商。

软银还在积极争取日本散户投资者的资金。该公司4月份向散户投资者发售了5,000亿日圆(约合50亿美元)债券,上周四宣布了1股分2股的拆股方案,以方便投资者买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软银负债1400亿美元,银行为何继续借钱给它?

发布日期:2019-05-15 14:11
摘要」与软银建立关系能够给银行带来大笔费用收入。银行业人士称,向软银放贷与风险分析无关,而是涉及博弈论。



撰文 / Mayumi Negishi

■ 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 简称:软银)背负着1,400多亿美元的债务,并被贴上了垃圾级信用标签,看起来已不太可能进一步举债。但银行家们表示,他们仍渴望把钱借给这个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者。

这背后的一个原因是,与软银建立关系能够给银行带来大笔费用收入,尤其是考虑到软银首席执行长孙正义(Masayoshi Son)达成的一连串交易每年可产生数亿美元的投行费用。

另一个原因是过去几年软银的策略发生了转变,并在去年促成了该公司企业结构的调整,这一结构变化促使银行和信用评级机构把软银视作一家投资控股公司,而非一家移动运营商。

问题在于,软银的一些投资可能极不稳定。举例来说,软银是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的重要投资者之一,而自上周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来,优步股价大幅下跌,拖累软银股价走软。

软银还是美国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 S)和一家日本电信公司的母公司,但债权人现在倾向于认为,假如斯普林特无力偿还债务,软银未必会帮它偿还,这也是孙正义一直秉持的立场。

孙正义上周表示,软银无法代子公司支付,这将损害股东价值,软银也没有义务这么做。

斯普林特最近告诉美国监管机构,自己没有走在可持续竞争的道路上,该公司还援引分析师的评论称,如果斯普林特与T-Mobile US Inc.的合并被监管机构阻止,斯普林特将不得不考虑按照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

直到数年前,软银仍拥有旗下日本电信子公司100%的股权,分析师和信贷评级人士,尤其是日本的相关人士,普遍认为软银主要是一家电信公司。在软银15.7万亿日圆(合1,440亿美元)的债务中,电信业务相关债务占了大部分。信贷分析师曾难以想象软银能摆脱电信债务。

2017年,借助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软银启动了规模近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开始投资全球最具价值的初创公司,包括网约车公司优步。2018年12月,软银将旗下日本电信公司在东京上市。

穆迪(Moody's)和标普(S&P)在电信部门上市后表示,他们正把软银重新归类为一家投资公司。标普还将软银的评级展望从负面修改为稳定;穆迪则表示,如果软银能持续获得回报,可能考虑上调其评级。目前这两家评级机构给予软银的评级仍低于投资级。

软银集团获得的贷款由其持有的价值不菲的股份作为最终担保,例如软银在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持股;而Vision Fund的借款则由该基金持有的股份作为担保,例如在优步(Uber)和共享办公空间公司WeWork Cos.的股份。软银称,其所持股份的价值在2,450亿美元。

Vision Fund资产的下行风险在于优步等亏损的初创公司不产生现金流。

一位驻东京的银行家称:“股东价值无法立即用来偿还债务。”他认为银行家更希望看到借款人手上持有更多现金和土地等实物资产。不过他指出,债券持有者相信,当他们的债务到期时,软银总能凭藉所持股份筹集更多资金来偿还债务。

另一个不利因素是软银和Vision Fund持股的波动性。上周,Vision Fund所持的16.3%优步股票令软银计入38亿美元估值重估收益。但优步股票自上周五上市以来已经下跌了18%,接近软银于2018年1月买入时的价格。

优步的现状拖累软银股价大跌。东京股市,软银周二收盘较前一交易日下跌5.4%,触及三个月低点,过去三个交易日累计下挫超过13%。

尽管如此,Vision Fund仍表示对Guardant Health和Oyo等公司的投资获得了收益。Guardant Health是一家开发早期癌症筛查测试的公司,Oyo是一家印度经济型酒店预订应用公司。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首席信贷策略师Toshihiro Uomoto称,即使没有落袋为安,这些收益也提振了债权人的信心。软银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价格(投资者为防范软银违约而必须支付的价格)已下跌至1.80个百分点左右,年初以来已下跌超过1个百分点。

孙正义上周表示,他正筹划规模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 2。这一新的大型投资工具一旦落实,将意味着银行家有机会获得更多服务费。

数据提供商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去年软银是支付投资银行服务费用最多的企业。软银去年为此支付了8.94亿美元,是第二大支付方拜耳公司(Bayer AG, BAY.XE)的两倍多。

Astris Advisory Japan首席投资顾问David Gibson表示,没有人愿意错过机会。

东京的一名银行业人士称,向软银放贷与风险分析无关,而是涉及博弈论,是否放贷的决定取决于每家银行认为其他银行会怎么做。

软银上周五向分析师表示,Vision Fund已从10家银行获得31亿美元的4年期信贷安排,这些银行由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 8411.TO, MFG)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牵头。

知情人士透露,去年高盛、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 NMR)等机构向Vision Fund提供了一笔约70亿美元的贷款,帮助后者在等待合作伙伴投入更多资金之际维持投资步伐。这三家金融机构未予置评。软银去年12月为旗下日本移动子公司进行235亿美元的公开上市时,高盛、德意志银行和野村控股被选为主承销商。

软银还在积极争取日本散户投资者的资金。该公司4月份向散户投资者发售了5,000亿日圆(约合50亿美元)债券,上周四宣布了1股分2股的拆股方案,以方便投资者买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与软银建立关系能够给银行带来大笔费用收入。银行业人士称,向软银放贷与风险分析无关,而是涉及博弈论。



撰文 / Mayumi Negishi

■ 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 简称:软银)背负着1,400多亿美元的债务,并被贴上了垃圾级信用标签,看起来已不太可能进一步举债。但银行家们表示,他们仍渴望把钱借给这个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者。

这背后的一个原因是,与软银建立关系能够给银行带来大笔费用收入,尤其是考虑到软银首席执行长孙正义(Masayoshi Son)达成的一连串交易每年可产生数亿美元的投行费用。

另一个原因是过去几年软银的策略发生了转变,并在去年促成了该公司企业结构的调整,这一结构变化促使银行和信用评级机构把软银视作一家投资控股公司,而非一家移动运营商。

问题在于,软银的一些投资可能极不稳定。举例来说,软银是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的重要投资者之一,而自上周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来,优步股价大幅下跌,拖累软银股价走软。

软银还是美国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 S)和一家日本电信公司的母公司,但债权人现在倾向于认为,假如斯普林特无力偿还债务,软银未必会帮它偿还,这也是孙正义一直秉持的立场。

孙正义上周表示,软银无法代子公司支付,这将损害股东价值,软银也没有义务这么做。

斯普林特最近告诉美国监管机构,自己没有走在可持续竞争的道路上,该公司还援引分析师的评论称,如果斯普林特与T-Mobile US Inc.的合并被监管机构阻止,斯普林特将不得不考虑按照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

直到数年前,软银仍拥有旗下日本电信子公司100%的股权,分析师和信贷评级人士,尤其是日本的相关人士,普遍认为软银主要是一家电信公司。在软银15.7万亿日圆(合1,440亿美元)的债务中,电信业务相关债务占了大部分。信贷分析师曾难以想象软银能摆脱电信债务。

2017年,借助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软银启动了规模近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开始投资全球最具价值的初创公司,包括网约车公司优步。2018年12月,软银将旗下日本电信公司在东京上市。

穆迪(Moody's)和标普(S&P)在电信部门上市后表示,他们正把软银重新归类为一家投资公司。标普还将软银的评级展望从负面修改为稳定;穆迪则表示,如果软银能持续获得回报,可能考虑上调其评级。目前这两家评级机构给予软银的评级仍低于投资级。

软银集团获得的贷款由其持有的价值不菲的股份作为最终担保,例如软银在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持股;而Vision Fund的借款则由该基金持有的股份作为担保,例如在优步(Uber)和共享办公空间公司WeWork Cos.的股份。软银称,其所持股份的价值在2,450亿美元。

Vision Fund资产的下行风险在于优步等亏损的初创公司不产生现金流。

一位驻东京的银行家称:“股东价值无法立即用来偿还债务。”他认为银行家更希望看到借款人手上持有更多现金和土地等实物资产。不过他指出,债券持有者相信,当他们的债务到期时,软银总能凭藉所持股份筹集更多资金来偿还债务。

另一个不利因素是软银和Vision Fund持股的波动性。上周,Vision Fund所持的16.3%优步股票令软银计入38亿美元估值重估收益。但优步股票自上周五上市以来已经下跌了18%,接近软银于2018年1月买入时的价格。

优步的现状拖累软银股价大跌。东京股市,软银周二收盘较前一交易日下跌5.4%,触及三个月低点,过去三个交易日累计下挫超过13%。

尽管如此,Vision Fund仍表示对Guardant Health和Oyo等公司的投资获得了收益。Guardant Health是一家开发早期癌症筛查测试的公司,Oyo是一家印度经济型酒店预订应用公司。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首席信贷策略师Toshihiro Uomoto称,即使没有落袋为安,这些收益也提振了债权人的信心。软银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价格(投资者为防范软银违约而必须支付的价格)已下跌至1.80个百分点左右,年初以来已下跌超过1个百分点。

孙正义上周表示,他正筹划规模1,000亿美元的Vision Fund 2。这一新的大型投资工具一旦落实,将意味着银行家有机会获得更多服务费。

数据提供商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去年软银是支付投资银行服务费用最多的企业。软银去年为此支付了8.94亿美元,是第二大支付方拜耳公司(Bayer AG, BAY.XE)的两倍多。

Astris Advisory Japan首席投资顾问David Gibson表示,没有人愿意错过机会。

东京的一名银行业人士称,向软银放贷与风险分析无关,而是涉及博弈论,是否放贷的决定取决于每家银行认为其他银行会怎么做。

软银上周五向分析师表示,Vision Fund已从10家银行获得31亿美元的4年期信贷安排,这些银行由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 8411.TO, MFG)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牵头。

知情人士透露,去年高盛、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 NMR)等机构向Vision Fund提供了一笔约70亿美元的贷款,帮助后者在等待合作伙伴投入更多资金之际维持投资步伐。这三家金融机构未予置评。软银去年12月为旗下日本移动子公司进行235亿美元的公开上市时,高盛、德意志银行和野村控股被选为主承销商。

软银还在积极争取日本散户投资者的资金。该公司4月份向散户投资者发售了5,000亿日圆(约合50亿美元)债券,上周四宣布了1股分2股的拆股方案,以方便投资者买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