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宫廷剧让中国观众着迷

发布日期:2019-05-15 07:38
摘要」学者称清宫剧的成功秘诀有两点:一是勾心斗角的故事与当今职场生活存在共鸣;二是它们重现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之处。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想象一下大排场的英国历史剧《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的剧本含沙射影地讽刺特里萨•梅(Theresa May)的政府以及她处理英国退欧的方式,由此引发观众共鸣。

中国的古装剧同样奢华,同样吸引全国的观众,它们在清朝的阴谋和爱情故事中添加了这么一层政治嘲讽。在政治敏感的3月——举行重要政治会议的时候——数家平台暂停播出这类节目。

这种自我强制的暂停播出反映了历史映衬当今现实的棘手倾向,即使相隔几个世纪也是如此。古代帝王贪恋权位、促使那些早已不在人世的臣民反抗的故事,或许会让一个获得终身领导能力的领导者感到恼火。正如一位学者委婉指出的,“(政府)不想让人们觉得他们有机会取代领导者,或者与权力基础作斗争,或者改变它。如果这种观念在农村或城市流传,那会有点危险。”

与此同时,清朝宫廷的精致发型、华丽丝绸和生活,揭示出一种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颓废和道德松懈。国有的《北京日报》(Beijing Daily)在一篇社评中抨击清宫剧宣扬这种寻求快乐的倾向,与“克勤克俭的优良传统”相差甚远。

但你不能一直压住好剧不播。随着3月平安无事地过去,至少有一些剧陆续在网上播出——比如《白蛇传》(The Legend of White Snake),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心碎和毁灭的故事。

这些节目受到中国观众的热捧。长达70集的《延禧攻略》(The Story of Yanxi Palace),成为去年在谷歌(Google)上搜索最多的电视节目——这还是在一个谷歌搜索引擎受到屏蔽的国家——并在80多个国家播出。根据播出该剧的爱奇艺(iQiyi,一家类似Netflix的平台)的数据,它平均每天播放3亿次,累计观看次数超过210亿次。

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School of Arts & Social Sciences at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讲师Lok-yin Law(他太太就是一名清宫剧狂热粉丝)表示,清宫剧的成功秘诀有两点。一是这些故事与当今职场生活存在共鸣——办公室里的背后中伤就像王朝后宫嫔妃间的勾心斗角一样寻常;二是它们重现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之处。

日常吸引力不只是背后诋毁人的同事。父权制的权力政治也许是现实,但《延禧攻略》有一位女性主角,她机敏灵活,而非端庄娴静的“花瓶”,赢得了大批女权主义粉丝。

与英国的历史剧一样,历史学家们抱怨称,它们为了收视率而牺牲了准确性。香港大学中文学院(School of Chines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副教授宋耕表示:“在清朝,皇帝忙着处理政治和国家事务……他们不可能有时间应付这么多的嫔妃,还要在她们中间斡旋。”

这突显出另一种割裂:电视剧的任何教育目的,都与制片人的盈利动机不一致。以中华帝国时期——就像爱德华时代的英国或者20世纪80年代的德克萨斯州达拉斯——为时代背景的电视剧,在服装、阴谋和摇摆不定的道德标准上大肆渲染。它们不太致力于教导国内的年轻人了解历史和培养正直品行。

当然,最终而言这正是它们的吸引力所在:因为逃避现实的电视剧根植于人性的永恒特征,其挖掘深度恰好足够确保观众人数不断增长。有几部电视剧在中国境外的市场受到欢迎,尤其是在越南、新加坡和香港。Lok-yin Law说,事实上,他在Facebook社交圈中看到的对这些节目的讨论比他在内地朋友圈中看到的还要多。

因此,宫廷剧有望成为中国软实力“军火库”的一部分。中国文化未能在全球拥有太大影响力——与韩国流行音乐(K-pop)或日本动漫的影响力形成对比——这一事实,令中国国内的一些人感到沮丧。一位分析师表示:“《功夫熊猫》(Kung Fu Panda)由好莱坞出品是荒谬的。”

对于宋耕来说,这是一个错失的机会。他说:“它可以……变得就像韩流一样。我认为这对中国有利,因为它显示了文化的影响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学者称清宫剧的成功秘诀有两点:一是勾心斗角的故事与当今职场生活存在共鸣;二是它们重现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之处。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想象一下大排场的英国历史剧《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的剧本含沙射影地讽刺特里萨•梅(Theresa May)的政府以及她处理英国退欧的方式,由此引发观众共鸣。

中国的古装剧同样奢华,同样吸引全国的观众,它们在清朝的阴谋和爱情故事中添加了这么一层政治嘲讽。在政治敏感的3月——举行重要政治会议的时候——数家平台暂停播出这类节目。

这种自我强制的暂停播出反映了历史映衬当今现实的棘手倾向,即使相隔几个世纪也是如此。古代帝王贪恋权位、促使那些早已不在人世的臣民反抗的故事,或许会让一个获得终身领导能力的领导者感到恼火。正如一位学者委婉指出的,“(政府)不想让人们觉得他们有机会取代领导者,或者与权力基础作斗争,或者改变它。如果这种观念在农村或城市流传,那会有点危险。”

与此同时,清朝宫廷的精致发型、华丽丝绸和生活,揭示出一种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颓废和道德松懈。国有的《北京日报》(Beijing Daily)在一篇社评中抨击清宫剧宣扬这种寻求快乐的倾向,与“克勤克俭的优良传统”相差甚远。

但你不能一直压住好剧不播。随着3月平安无事地过去,至少有一些剧陆续在网上播出——比如《白蛇传》(The Legend of White Snake),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心碎和毁灭的故事。

这些节目受到中国观众的热捧。长达70集的《延禧攻略》(The Story of Yanxi Palace),成为去年在谷歌(Google)上搜索最多的电视节目——这还是在一个谷歌搜索引擎受到屏蔽的国家——并在80多个国家播出。根据播出该剧的爱奇艺(iQiyi,一家类似Netflix的平台)的数据,它平均每天播放3亿次,累计观看次数超过210亿次。

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School of Arts & Social Sciences at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讲师Lok-yin Law(他太太就是一名清宫剧狂热粉丝)表示,清宫剧的成功秘诀有两点。一是这些故事与当今职场生活存在共鸣——办公室里的背后中伤就像王朝后宫嫔妃间的勾心斗角一样寻常;二是它们重现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之处。

日常吸引力不只是背后诋毁人的同事。父权制的权力政治也许是现实,但《延禧攻略》有一位女性主角,她机敏灵活,而非端庄娴静的“花瓶”,赢得了大批女权主义粉丝。

与英国的历史剧一样,历史学家们抱怨称,它们为了收视率而牺牲了准确性。香港大学中文学院(School of Chines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副教授宋耕表示:“在清朝,皇帝忙着处理政治和国家事务……他们不可能有时间应付这么多的嫔妃,还要在她们中间斡旋。”

这突显出另一种割裂:电视剧的任何教育目的,都与制片人的盈利动机不一致。以中华帝国时期——就像爱德华时代的英国或者20世纪80年代的德克萨斯州达拉斯——为时代背景的电视剧,在服装、阴谋和摇摆不定的道德标准上大肆渲染。它们不太致力于教导国内的年轻人了解历史和培养正直品行。

当然,最终而言这正是它们的吸引力所在:因为逃避现实的电视剧根植于人性的永恒特征,其挖掘深度恰好足够确保观众人数不断增长。有几部电视剧在中国境外的市场受到欢迎,尤其是在越南、新加坡和香港。Lok-yin Law说,事实上,他在Facebook社交圈中看到的对这些节目的讨论比他在内地朋友圈中看到的还要多。

因此,宫廷剧有望成为中国软实力“军火库”的一部分。中国文化未能在全球拥有太大影响力——与韩国流行音乐(K-pop)或日本动漫的影响力形成对比——这一事实,令中国国内的一些人感到沮丧。一位分析师表示:“《功夫熊猫》(Kung Fu Panda)由好莱坞出品是荒谬的。”

对于宋耕来说,这是一个错失的机会。他说:“它可以……变得就像韩流一样。我认为这对中国有利,因为它显示了文化的影响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学者称清宫剧的成功秘诀有两点:一是勾心斗角的故事与当今职场生活存在共鸣;二是它们重现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之处。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想象一下大排场的英国历史剧《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的剧本含沙射影地讽刺特里萨•梅(Theresa May)的政府以及她处理英国退欧的方式,由此引发观众共鸣。

中国的古装剧同样奢华,同样吸引全国的观众,它们在清朝的阴谋和爱情故事中添加了这么一层政治嘲讽。在政治敏感的3月——举行重要政治会议的时候——数家平台暂停播出这类节目。

这种自我强制的暂停播出反映了历史映衬当今现实的棘手倾向,即使相隔几个世纪也是如此。古代帝王贪恋权位、促使那些早已不在人世的臣民反抗的故事,或许会让一个获得终身领导能力的领导者感到恼火。正如一位学者委婉指出的,“(政府)不想让人们觉得他们有机会取代领导者,或者与权力基础作斗争,或者改变它。如果这种观念在农村或城市流传,那会有点危险。”

与此同时,清朝宫廷的精致发型、华丽丝绸和生活,揭示出一种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颓废和道德松懈。国有的《北京日报》(Beijing Daily)在一篇社评中抨击清宫剧宣扬这种寻求快乐的倾向,与“克勤克俭的优良传统”相差甚远。

但你不能一直压住好剧不播。随着3月平安无事地过去,至少有一些剧陆续在网上播出——比如《白蛇传》(The Legend of White Snake),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心碎和毁灭的故事。

这些节目受到中国观众的热捧。长达70集的《延禧攻略》(The Story of Yanxi Palace),成为去年在谷歌(Google)上搜索最多的电视节目——这还是在一个谷歌搜索引擎受到屏蔽的国家——并在80多个国家播出。根据播出该剧的爱奇艺(iQiyi,一家类似Netflix的平台)的数据,它平均每天播放3亿次,累计观看次数超过210亿次。

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School of Arts & Social Sciences at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讲师Lok-yin Law(他太太就是一名清宫剧狂热粉丝)表示,清宫剧的成功秘诀有两点。一是这些故事与当今职场生活存在共鸣——办公室里的背后中伤就像王朝后宫嫔妃间的勾心斗角一样寻常;二是它们重现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之处。

日常吸引力不只是背后诋毁人的同事。父权制的权力政治也许是现实,但《延禧攻略》有一位女性主角,她机敏灵活,而非端庄娴静的“花瓶”,赢得了大批女权主义粉丝。

与英国的历史剧一样,历史学家们抱怨称,它们为了收视率而牺牲了准确性。香港大学中文学院(School of Chines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副教授宋耕表示:“在清朝,皇帝忙着处理政治和国家事务……他们不可能有时间应付这么多的嫔妃,还要在她们中间斡旋。”

这突显出另一种割裂:电视剧的任何教育目的,都与制片人的盈利动机不一致。以中华帝国时期——就像爱德华时代的英国或者20世纪80年代的德克萨斯州达拉斯——为时代背景的电视剧,在服装、阴谋和摇摆不定的道德标准上大肆渲染。它们不太致力于教导国内的年轻人了解历史和培养正直品行。

当然,最终而言这正是它们的吸引力所在:因为逃避现实的电视剧根植于人性的永恒特征,其挖掘深度恰好足够确保观众人数不断增长。有几部电视剧在中国境外的市场受到欢迎,尤其是在越南、新加坡和香港。Lok-yin Law说,事实上,他在Facebook社交圈中看到的对这些节目的讨论比他在内地朋友圈中看到的还要多。

因此,宫廷剧有望成为中国软实力“军火库”的一部分。中国文化未能在全球拥有太大影响力——与韩国流行音乐(K-pop)或日本动漫的影响力形成对比——这一事实,令中国国内的一些人感到沮丧。一位分析师表示:“《功夫熊猫》(Kung Fu Panda)由好莱坞出品是荒谬的。”

对于宋耕来说,这是一个错失的机会。他说:“它可以……变得就像韩流一样。我认为这对中国有利,因为它显示了文化的影响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宫廷剧让中国观众着迷

发布日期:2019-05-15 07:38
摘要」学者称清宫剧的成功秘诀有两点:一是勾心斗角的故事与当今职场生活存在共鸣;二是它们重现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之处。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想象一下大排场的英国历史剧《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的剧本含沙射影地讽刺特里萨•梅(Theresa May)的政府以及她处理英国退欧的方式,由此引发观众共鸣。

中国的古装剧同样奢华,同样吸引全国的观众,它们在清朝的阴谋和爱情故事中添加了这么一层政治嘲讽。在政治敏感的3月——举行重要政治会议的时候——数家平台暂停播出这类节目。

这种自我强制的暂停播出反映了历史映衬当今现实的棘手倾向,即使相隔几个世纪也是如此。古代帝王贪恋权位、促使那些早已不在人世的臣民反抗的故事,或许会让一个获得终身领导能力的领导者感到恼火。正如一位学者委婉指出的,“(政府)不想让人们觉得他们有机会取代领导者,或者与权力基础作斗争,或者改变它。如果这种观念在农村或城市流传,那会有点危险。”

与此同时,清朝宫廷的精致发型、华丽丝绸和生活,揭示出一种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颓废和道德松懈。国有的《北京日报》(Beijing Daily)在一篇社评中抨击清宫剧宣扬这种寻求快乐的倾向,与“克勤克俭的优良传统”相差甚远。

但你不能一直压住好剧不播。随着3月平安无事地过去,至少有一些剧陆续在网上播出——比如《白蛇传》(The Legend of White Snake),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心碎和毁灭的故事。

这些节目受到中国观众的热捧。长达70集的《延禧攻略》(The Story of Yanxi Palace),成为去年在谷歌(Google)上搜索最多的电视节目——这还是在一个谷歌搜索引擎受到屏蔽的国家——并在80多个国家播出。根据播出该剧的爱奇艺(iQiyi,一家类似Netflix的平台)的数据,它平均每天播放3亿次,累计观看次数超过210亿次。

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School of Arts & Social Sciences at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讲师Lok-yin Law(他太太就是一名清宫剧狂热粉丝)表示,清宫剧的成功秘诀有两点。一是这些故事与当今职场生活存在共鸣——办公室里的背后中伤就像王朝后宫嫔妃间的勾心斗角一样寻常;二是它们重现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之处。

日常吸引力不只是背后诋毁人的同事。父权制的权力政治也许是现实,但《延禧攻略》有一位女性主角,她机敏灵活,而非端庄娴静的“花瓶”,赢得了大批女权主义粉丝。

与英国的历史剧一样,历史学家们抱怨称,它们为了收视率而牺牲了准确性。香港大学中文学院(School of Chines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副教授宋耕表示:“在清朝,皇帝忙着处理政治和国家事务……他们不可能有时间应付这么多的嫔妃,还要在她们中间斡旋。”

这突显出另一种割裂:电视剧的任何教育目的,都与制片人的盈利动机不一致。以中华帝国时期——就像爱德华时代的英国或者20世纪80年代的德克萨斯州达拉斯——为时代背景的电视剧,在服装、阴谋和摇摆不定的道德标准上大肆渲染。它们不太致力于教导国内的年轻人了解历史和培养正直品行。

当然,最终而言这正是它们的吸引力所在:因为逃避现实的电视剧根植于人性的永恒特征,其挖掘深度恰好足够确保观众人数不断增长。有几部电视剧在中国境外的市场受到欢迎,尤其是在越南、新加坡和香港。Lok-yin Law说,事实上,他在Facebook社交圈中看到的对这些节目的讨论比他在内地朋友圈中看到的还要多。

因此,宫廷剧有望成为中国软实力“军火库”的一部分。中国文化未能在全球拥有太大影响力——与韩国流行音乐(K-pop)或日本动漫的影响力形成对比——这一事实,令中国国内的一些人感到沮丧。一位分析师表示:“《功夫熊猫》(Kung Fu Panda)由好莱坞出品是荒谬的。”

对于宋耕来说,这是一个错失的机会。他说:“它可以……变得就像韩流一样。我认为这对中国有利,因为它显示了文化的影响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学者称清宫剧的成功秘诀有两点:一是勾心斗角的故事与当今职场生活存在共鸣;二是它们重现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之处。



撰文 /  路易丝•卢卡斯

■ 想象一下大排场的英国历史剧《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的剧本含沙射影地讽刺特里萨•梅(Theresa May)的政府以及她处理英国退欧的方式,由此引发观众共鸣。

中国的古装剧同样奢华,同样吸引全国的观众,它们在清朝的阴谋和爱情故事中添加了这么一层政治嘲讽。在政治敏感的3月——举行重要政治会议的时候——数家平台暂停播出这类节目。

这种自我强制的暂停播出反映了历史映衬当今现实的棘手倾向,即使相隔几个世纪也是如此。古代帝王贪恋权位、促使那些早已不在人世的臣民反抗的故事,或许会让一个获得终身领导能力的领导者感到恼火。正如一位学者委婉指出的,“(政府)不想让人们觉得他们有机会取代领导者,或者与权力基础作斗争,或者改变它。如果这种观念在农村或城市流传,那会有点危险。”

与此同时,清朝宫廷的精致发型、华丽丝绸和生活,揭示出一种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颓废和道德松懈。国有的《北京日报》(Beijing Daily)在一篇社评中抨击清宫剧宣扬这种寻求快乐的倾向,与“克勤克俭的优良传统”相差甚远。

但你不能一直压住好剧不播。随着3月平安无事地过去,至少有一些剧陆续在网上播出——比如《白蛇传》(The Legend of White Snake),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心碎和毁灭的故事。

这些节目受到中国观众的热捧。长达70集的《延禧攻略》(The Story of Yanxi Palace),成为去年在谷歌(Google)上搜索最多的电视节目——这还是在一个谷歌搜索引擎受到屏蔽的国家——并在80多个国家播出。根据播出该剧的爱奇艺(iQiyi,一家类似Netflix的平台)的数据,它平均每天播放3亿次,累计观看次数超过210亿次。

香港公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School of Arts & Social Sciences at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讲师Lok-yin Law(他太太就是一名清宫剧狂热粉丝)表示,清宫剧的成功秘诀有两点。一是这些故事与当今职场生活存在共鸣——办公室里的背后中伤就像王朝后宫嫔妃间的勾心斗角一样寻常;二是它们重现了中国文化的辉煌之处。

日常吸引力不只是背后诋毁人的同事。父权制的权力政治也许是现实,但《延禧攻略》有一位女性主角,她机敏灵活,而非端庄娴静的“花瓶”,赢得了大批女权主义粉丝。

与英国的历史剧一样,历史学家们抱怨称,它们为了收视率而牺牲了准确性。香港大学中文学院(School of Chines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副教授宋耕表示:“在清朝,皇帝忙着处理政治和国家事务……他们不可能有时间应付这么多的嫔妃,还要在她们中间斡旋。”

这突显出另一种割裂:电视剧的任何教育目的,都与制片人的盈利动机不一致。以中华帝国时期——就像爱德华时代的英国或者20世纪80年代的德克萨斯州达拉斯——为时代背景的电视剧,在服装、阴谋和摇摆不定的道德标准上大肆渲染。它们不太致力于教导国内的年轻人了解历史和培养正直品行。

当然,最终而言这正是它们的吸引力所在:因为逃避现实的电视剧根植于人性的永恒特征,其挖掘深度恰好足够确保观众人数不断增长。有几部电视剧在中国境外的市场受到欢迎,尤其是在越南、新加坡和香港。Lok-yin Law说,事实上,他在Facebook社交圈中看到的对这些节目的讨论比他在内地朋友圈中看到的还要多。

因此,宫廷剧有望成为中国软实力“军火库”的一部分。中国文化未能在全球拥有太大影响力——与韩国流行音乐(K-pop)或日本动漫的影响力形成对比——这一事实,令中国国内的一些人感到沮丧。一位分析师表示:“《功夫熊猫》(Kung Fu Panda)由好莱坞出品是荒谬的。”

对于宋耕来说,这是一个错失的机会。他说:“它可以……变得就像韩流一样。我认为这对中国有利,因为它显示了文化的影响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