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国鹰派力量得势引发担忧

发布日期:2019-05-14 14:54
摘要」美国朝野鹰派日益得势引发美国其他贸易伙伴、尤其是欧盟、日本和韩国的担忧,也让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岌岌可危。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五决定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中国昨日宣布了反制措施),密切关注其影响的不仅仅是华盛顿和北京。

在特朗普上任后的28个月里,全球各地负责经济事务的外交官和官员一直在艰难地处理与美国政府的贸易关系。而对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引发了他们的如下担忧: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靶子。

显然,在贸易政策方面,美国朝野鹰派人士正在得势。令人担心的是,白宫可能会将更激进立场扩大到其他靶子身上,甚至不惜伤害美国最亲密的盟国和多边贸易体系。

到目前为止,人们一直希望,特朗普只是喜欢利用威胁来获得谈判中的筹码,但不想真正玩过火。许多人以为,将中国输美商品的税率提高至25%太过冒险——即使对特朗普来说也是如此——他们现在将重新调整在其他贸易战役中的预期。


以下是三个值得关注的主要领域。在每一个领域,我们都概述了最坏的情景——不能排除其发生的可能性。

一、汽车关税

特朗普必须于本周四就如何处理美国商务部那份未公开发布的报告——外界预计报告会说汽车进口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作出决定,该报告给特朗普提供了用关税打击汽车进口的法律依据。

这种可能性主要在欧盟、日本和韩国引发深切担忧,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汽车制造商将受到最严重的冲击。此前外界认为,此举对经济的影响非常严重,所以,美国总统不会采取这一措施(美国国内也没有什么政治力量支持汽车关税)。

特朗普可能就这一问题与相关国家展开谈判,给出6个月的时间来作决定。但更激进的措施将是加征关税,但暂时给予豁免,让东京、布鲁塞尔和首尔方面头顶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即便是现在也没有人预期,美国会立即采用汽车关税这一‘核武级’选项,但如今我们不再能将这种可能性排除在外。

二、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的间隙,特朗普与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和时任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大张旗鼓地签署了NAFTA的修订版——《美墨加协定》(USMCA)。

但由于国会中民主党人和部分共和党人的抵制,特朗普难以让国会通过自己的立法成果。正常情况下,他可能会回应国会的保留意见,包括要求他取消对邻国的钢铝产品加征的关税。但与中国关系的最新进展将引发人们担忧:如果他不能如愿,他将更加明目张胆,并威胁作出让美国退出目前的NAFTA这一代价高昂的决定。

三、抛弃世界贸易组织(WTO)

特朗普宣称美国应该退出WTO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与中国谈判形势的恶化可能重启这种可能性。在一个关税不断上升、对中国的制约越来越少的世界,WTO可能是让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重新对话、并按规则行事的一个最合适的平台。

但美国不太可能这么看。相反,特朗普很可能会认为WTO制约了他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的能力,与其呼吁这个总部位于日内瓦的机构改革,或许不如决定干脆完全取消对WTO的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朝野鹰派日益得势引发美国其他贸易伙伴、尤其是欧盟、日本和韩国的担忧,也让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岌岌可危。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五决定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中国昨日宣布了反制措施),密切关注其影响的不仅仅是华盛顿和北京。

在特朗普上任后的28个月里,全球各地负责经济事务的外交官和官员一直在艰难地处理与美国政府的贸易关系。而对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引发了他们的如下担忧: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靶子。

显然,在贸易政策方面,美国朝野鹰派人士正在得势。令人担心的是,白宫可能会将更激进立场扩大到其他靶子身上,甚至不惜伤害美国最亲密的盟国和多边贸易体系。

到目前为止,人们一直希望,特朗普只是喜欢利用威胁来获得谈判中的筹码,但不想真正玩过火。许多人以为,将中国输美商品的税率提高至25%太过冒险——即使对特朗普来说也是如此——他们现在将重新调整在其他贸易战役中的预期。


以下是三个值得关注的主要领域。在每一个领域,我们都概述了最坏的情景——不能排除其发生的可能性。

一、汽车关税

特朗普必须于本周四就如何处理美国商务部那份未公开发布的报告——外界预计报告会说汽车进口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作出决定,该报告给特朗普提供了用关税打击汽车进口的法律依据。

这种可能性主要在欧盟、日本和韩国引发深切担忧,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汽车制造商将受到最严重的冲击。此前外界认为,此举对经济的影响非常严重,所以,美国总统不会采取这一措施(美国国内也没有什么政治力量支持汽车关税)。

特朗普可能就这一问题与相关国家展开谈判,给出6个月的时间来作决定。但更激进的措施将是加征关税,但暂时给予豁免,让东京、布鲁塞尔和首尔方面头顶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即便是现在也没有人预期,美国会立即采用汽车关税这一‘核武级’选项,但如今我们不再能将这种可能性排除在外。

二、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的间隙,特朗普与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和时任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大张旗鼓地签署了NAFTA的修订版——《美墨加协定》(USMCA)。

但由于国会中民主党人和部分共和党人的抵制,特朗普难以让国会通过自己的立法成果。正常情况下,他可能会回应国会的保留意见,包括要求他取消对邻国的钢铝产品加征的关税。但与中国关系的最新进展将引发人们担忧:如果他不能如愿,他将更加明目张胆,并威胁作出让美国退出目前的NAFTA这一代价高昂的决定。

三、抛弃世界贸易组织(WTO)

特朗普宣称美国应该退出WTO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与中国谈判形势的恶化可能重启这种可能性。在一个关税不断上升、对中国的制约越来越少的世界,WTO可能是让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重新对话、并按规则行事的一个最合适的平台。

但美国不太可能这么看。相反,特朗普很可能会认为WTO制约了他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的能力,与其呼吁这个总部位于日内瓦的机构改革,或许不如决定干脆完全取消对WTO的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美国朝野鹰派日益得势引发美国其他贸易伙伴、尤其是欧盟、日本和韩国的担忧,也让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岌岌可危。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五决定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中国昨日宣布了反制措施),密切关注其影响的不仅仅是华盛顿和北京。

在特朗普上任后的28个月里,全球各地负责经济事务的外交官和官员一直在艰难地处理与美国政府的贸易关系。而对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引发了他们的如下担忧: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靶子。

显然,在贸易政策方面,美国朝野鹰派人士正在得势。令人担心的是,白宫可能会将更激进立场扩大到其他靶子身上,甚至不惜伤害美国最亲密的盟国和多边贸易体系。

到目前为止,人们一直希望,特朗普只是喜欢利用威胁来获得谈判中的筹码,但不想真正玩过火。许多人以为,将中国输美商品的税率提高至25%太过冒险——即使对特朗普来说也是如此——他们现在将重新调整在其他贸易战役中的预期。


以下是三个值得关注的主要领域。在每一个领域,我们都概述了最坏的情景——不能排除其发生的可能性。

一、汽车关税

特朗普必须于本周四就如何处理美国商务部那份未公开发布的报告——外界预计报告会说汽车进口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作出决定,该报告给特朗普提供了用关税打击汽车进口的法律依据。

这种可能性主要在欧盟、日本和韩国引发深切担忧,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汽车制造商将受到最严重的冲击。此前外界认为,此举对经济的影响非常严重,所以,美国总统不会采取这一措施(美国国内也没有什么政治力量支持汽车关税)。

特朗普可能就这一问题与相关国家展开谈判,给出6个月的时间来作决定。但更激进的措施将是加征关税,但暂时给予豁免,让东京、布鲁塞尔和首尔方面头顶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即便是现在也没有人预期,美国会立即采用汽车关税这一‘核武级’选项,但如今我们不再能将这种可能性排除在外。

二、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的间隙,特朗普与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和时任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大张旗鼓地签署了NAFTA的修订版——《美墨加协定》(USMCA)。

但由于国会中民主党人和部分共和党人的抵制,特朗普难以让国会通过自己的立法成果。正常情况下,他可能会回应国会的保留意见,包括要求他取消对邻国的钢铝产品加征的关税。但与中国关系的最新进展将引发人们担忧:如果他不能如愿,他将更加明目张胆,并威胁作出让美国退出目前的NAFTA这一代价高昂的决定。

三、抛弃世界贸易组织(WTO)

特朗普宣称美国应该退出WTO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与中国谈判形势的恶化可能重启这种可能性。在一个关税不断上升、对中国的制约越来越少的世界,WTO可能是让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重新对话、并按规则行事的一个最合适的平台。

但美国不太可能这么看。相反,特朗普很可能会认为WTO制约了他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的能力,与其呼吁这个总部位于日内瓦的机构改革,或许不如决定干脆完全取消对WTO的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鹰派力量得势引发担忧

发布日期:2019-05-14 14:54
摘要」美国朝野鹰派日益得势引发美国其他贸易伙伴、尤其是欧盟、日本和韩国的担忧,也让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岌岌可危。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五决定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中国昨日宣布了反制措施),密切关注其影响的不仅仅是华盛顿和北京。

在特朗普上任后的28个月里,全球各地负责经济事务的外交官和官员一直在艰难地处理与美国政府的贸易关系。而对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引发了他们的如下担忧: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靶子。

显然,在贸易政策方面,美国朝野鹰派人士正在得势。令人担心的是,白宫可能会将更激进立场扩大到其他靶子身上,甚至不惜伤害美国最亲密的盟国和多边贸易体系。

到目前为止,人们一直希望,特朗普只是喜欢利用威胁来获得谈判中的筹码,但不想真正玩过火。许多人以为,将中国输美商品的税率提高至25%太过冒险——即使对特朗普来说也是如此——他们现在将重新调整在其他贸易战役中的预期。


以下是三个值得关注的主要领域。在每一个领域,我们都概述了最坏的情景——不能排除其发生的可能性。

一、汽车关税

特朗普必须于本周四就如何处理美国商务部那份未公开发布的报告——外界预计报告会说汽车进口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作出决定,该报告给特朗普提供了用关税打击汽车进口的法律依据。

这种可能性主要在欧盟、日本和韩国引发深切担忧,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汽车制造商将受到最严重的冲击。此前外界认为,此举对经济的影响非常严重,所以,美国总统不会采取这一措施(美国国内也没有什么政治力量支持汽车关税)。

特朗普可能就这一问题与相关国家展开谈判,给出6个月的时间来作决定。但更激进的措施将是加征关税,但暂时给予豁免,让东京、布鲁塞尔和首尔方面头顶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即便是现在也没有人预期,美国会立即采用汽车关税这一‘核武级’选项,但如今我们不再能将这种可能性排除在外。

二、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的间隙,特朗普与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和时任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大张旗鼓地签署了NAFTA的修订版——《美墨加协定》(USMCA)。

但由于国会中民主党人和部分共和党人的抵制,特朗普难以让国会通过自己的立法成果。正常情况下,他可能会回应国会的保留意见,包括要求他取消对邻国的钢铝产品加征的关税。但与中国关系的最新进展将引发人们担忧:如果他不能如愿,他将更加明目张胆,并威胁作出让美国退出目前的NAFTA这一代价高昂的决定。

三、抛弃世界贸易组织(WTO)

特朗普宣称美国应该退出WTO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与中国谈判形势的恶化可能重启这种可能性。在一个关税不断上升、对中国的制约越来越少的世界,WTO可能是让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重新对话、并按规则行事的一个最合适的平台。

但美国不太可能这么看。相反,特朗普很可能会认为WTO制约了他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的能力,与其呼吁这个总部位于日内瓦的机构改革,或许不如决定干脆完全取消对WTO的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朝野鹰派日益得势引发美国其他贸易伙伴、尤其是欧盟、日本和韩国的担忧,也让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岌岌可危。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五决定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提高关税(中国昨日宣布了反制措施),密切关注其影响的不仅仅是华盛顿和北京。

在特朗普上任后的28个月里,全球各地负责经济事务的外交官和官员一直在艰难地处理与美国政府的贸易关系。而对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引发了他们的如下担忧: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靶子。

显然,在贸易政策方面,美国朝野鹰派人士正在得势。令人担心的是,白宫可能会将更激进立场扩大到其他靶子身上,甚至不惜伤害美国最亲密的盟国和多边贸易体系。

到目前为止,人们一直希望,特朗普只是喜欢利用威胁来获得谈判中的筹码,但不想真正玩过火。许多人以为,将中国输美商品的税率提高至25%太过冒险——即使对特朗普来说也是如此——他们现在将重新调整在其他贸易战役中的预期。


以下是三个值得关注的主要领域。在每一个领域,我们都概述了最坏的情景——不能排除其发生的可能性。

一、汽车关税

特朗普必须于本周四就如何处理美国商务部那份未公开发布的报告——外界预计报告会说汽车进口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作出决定,该报告给特朗普提供了用关税打击汽车进口的法律依据。

这种可能性主要在欧盟、日本和韩国引发深切担忧,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汽车制造商将受到最严重的冲击。此前外界认为,此举对经济的影响非常严重,所以,美国总统不会采取这一措施(美国国内也没有什么政治力量支持汽车关税)。

特朗普可能就这一问题与相关国家展开谈判,给出6个月的时间来作决定。但更激进的措施将是加征关税,但暂时给予豁免,让东京、布鲁塞尔和首尔方面头顶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即便是现在也没有人预期,美国会立即采用汽车关税这一‘核武级’选项,但如今我们不再能将这种可能性排除在外。

二、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的间隙,特朗普与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和时任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大张旗鼓地签署了NAFTA的修订版——《美墨加协定》(USMCA)。

但由于国会中民主党人和部分共和党人的抵制,特朗普难以让国会通过自己的立法成果。正常情况下,他可能会回应国会的保留意见,包括要求他取消对邻国的钢铝产品加征的关税。但与中国关系的最新进展将引发人们担忧:如果他不能如愿,他将更加明目张胆,并威胁作出让美国退出目前的NAFTA这一代价高昂的决定。

三、抛弃世界贸易组织(WTO)

特朗普宣称美国应该退出WTO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与中国谈判形势的恶化可能重启这种可能性。在一个关税不断上升、对中国的制约越来越少的世界,WTO可能是让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重新对话、并按规则行事的一个最合适的平台。

但美国不太可能这么看。相反,特朗普很可能会认为WTO制约了他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的能力,与其呼吁这个总部位于日内瓦的机构改革,或许不如决定干脆完全取消对WTO的支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