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国提高关税之际,面临债务困境的中国会加码刺激吗?

发布日期:2019-05-13 14:49
摘要」美国针对中国商品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这给正试图解决国内经济困境的中国官员带来巨大挑战。中国政府不久前刚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来遏制国内经济滑坡,现在还会冒着导致经济过度依赖债务等长期问题恶化的风险进一步加码刺激力度吗?



撰文 / Liyan Qi

■ 美国针对中国商品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这给正试图解决国内经济困境的中国官员带来巨大挑战。

中国官员不久前刚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来遏制国内经济滑坡,现在他们还会冒着导致经济过度依赖债务等长期问题恶化的风险进一步加码刺激力度吗?

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并非完全归咎于中美贸易争端。

中国政府两年前发起了打击影子银行业务的行动;影子银行曾是一个监管较为宽松的借贷资金来源。该行动导致依靠影子银行获得资金的民营企业面临现金短缺,一系列民营企业发行的债券和票据发生违约,这引发了市场动荡,打击了投资者信心。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曾表示,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政策效应叠加,导致了一定的信用紧缩,加大了民营企业融资困难。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宣布暂停加征关税,此举帮助恢复了信心,为北京方面争取到了刺激经济增长的时间。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加大了支出力度,特别是在大型基建项目方面,并且放松了对影子银行的限制。

中国政府今年第一季度采取的刺激措施力度之大令一些分析人士感到震惊。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决策者进入了恐慌模式,向经济领域注入了人民币2万亿至3万亿元(合2,930亿至4,395亿美元)的额外支出和信贷。今年第一季度,政府在铁路、公路等交通项目上的支出同比增长47%。

央行数据显示,包括银行贷款以及企业发行的债券在内,第一季度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7%。穆迪(Moody's)称,地方政府仅第一季度就用掉了其年度新债发行额度的40%,令其在今年晚些时候的借债空间受限。

上述刺激举措似乎见到成效:官方数据显示,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4%。这一增速与去年第四季度持平,意味着经济平稳发展,而年初乏力的工业增加值则在3月份大增。

但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中国政府可以动用的政策工具正变得日益有限。实施减税举措后,由于个人所得税收入下降,第一季度总税收收入增速大幅放缓。收入增长放慢,而支出增长加快,推高了中央政府的赤字水平。中国政府把今年的财政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目标定为2.8%。经济学家称,实际财政赤字率已经有可能高于这一目标。

对过度举债的担忧一直困扰着官员们。上个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后发布的一份声明自去年底以来首次提到长期去杠杆的必要性。包括债券和贷款在内的新增贷款在4月份出现回落。大城市的政府也已开始调整控制措施以限制购房,这表明今年早些时候释放的部分低成本贷款正重新引发房地产投机活动。

一些经济指标也开始再度表现得不稳定。上个月制造业活动意外放缓,出口也在下滑。很多机械和工业及建筑材料的供应商都表示,今年早些时候经济活动的回升未能给他们带来提振,因为他们的成本也在上涨。

保定市朗诺复合材料有限公司(Baoding Lenno Composite Materials Co.)总经理段志敏表示,很难说今年的结果会怎样,看看这个夏天的情况如何。该公司生产火车、飞机和风力涡轮机中使用的工业胶带和薄膜。他表示,新订单数量在减少。

只要在短期增长和长期结构性改革之间存在取舍,增长往往都会摆在首位。今年初经济增长缓慢时,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个讲话中十多次提到了“稳定”一词。

就在特朗普本月发出新的关税威胁后不久,中国央行宣布下调一些中小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此举旨在提振面向民营企业的放贷活动。许多金融和商业领域的人士将此视为中国未来可能进一步放松政策的迹象。

野村国际(Nomura International)的分析师称,投资者和决策者可能对近期经济活动激增的迹象有些过于乐观。野村国际表示,贸易摩擦的突然升级以及中国股市近期的下跌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采取更多宽松措施,以稳增长。

中国还面临另一个挑战。中国的物价水平持续上升,不仅是因非洲猪瘟导致生猪存栏量下降而造成的食品价格上涨,生产者价格和服务价格也在上涨。国海证券(Sealand Securities)经济学家樊磊称,这增加了滞胀的可能性。滞胀是指经济增长放缓,但物价上涨。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上个月的一次媒体吹风会后表示,猪周期引起了官员的关注。

麦格理的胡伟俊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在短暂企稳后有进一步放缓的风险。他预计,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6.2%。他还称,今年以来,刺激措施的出台和提振经济增长的效果都来得很快,但这种效果也可能很快消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针对中国商品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这给正试图解决国内经济困境的中国官员带来巨大挑战。中国政府不久前刚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来遏制国内经济滑坡,现在还会冒着导致经济过度依赖债务等长期问题恶化的风险进一步加码刺激力度吗?



撰文 / Liyan Qi

■ 美国针对中国商品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这给正试图解决国内经济困境的中国官员带来巨大挑战。

中国官员不久前刚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来遏制国内经济滑坡,现在他们还会冒着导致经济过度依赖债务等长期问题恶化的风险进一步加码刺激力度吗?

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并非完全归咎于中美贸易争端。

中国政府两年前发起了打击影子银行业务的行动;影子银行曾是一个监管较为宽松的借贷资金来源。该行动导致依靠影子银行获得资金的民营企业面临现金短缺,一系列民营企业发行的债券和票据发生违约,这引发了市场动荡,打击了投资者信心。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曾表示,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政策效应叠加,导致了一定的信用紧缩,加大了民营企业融资困难。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宣布暂停加征关税,此举帮助恢复了信心,为北京方面争取到了刺激经济增长的时间。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加大了支出力度,特别是在大型基建项目方面,并且放松了对影子银行的限制。

中国政府今年第一季度采取的刺激措施力度之大令一些分析人士感到震惊。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决策者进入了恐慌模式,向经济领域注入了人民币2万亿至3万亿元(合2,930亿至4,395亿美元)的额外支出和信贷。今年第一季度,政府在铁路、公路等交通项目上的支出同比增长47%。

央行数据显示,包括银行贷款以及企业发行的债券在内,第一季度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7%。穆迪(Moody's)称,地方政府仅第一季度就用掉了其年度新债发行额度的40%,令其在今年晚些时候的借债空间受限。

上述刺激举措似乎见到成效:官方数据显示,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4%。这一增速与去年第四季度持平,意味着经济平稳发展,而年初乏力的工业增加值则在3月份大增。

但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中国政府可以动用的政策工具正变得日益有限。实施减税举措后,由于个人所得税收入下降,第一季度总税收收入增速大幅放缓。收入增长放慢,而支出增长加快,推高了中央政府的赤字水平。中国政府把今年的财政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目标定为2.8%。经济学家称,实际财政赤字率已经有可能高于这一目标。

对过度举债的担忧一直困扰着官员们。上个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后发布的一份声明自去年底以来首次提到长期去杠杆的必要性。包括债券和贷款在内的新增贷款在4月份出现回落。大城市的政府也已开始调整控制措施以限制购房,这表明今年早些时候释放的部分低成本贷款正重新引发房地产投机活动。

一些经济指标也开始再度表现得不稳定。上个月制造业活动意外放缓,出口也在下滑。很多机械和工业及建筑材料的供应商都表示,今年早些时候经济活动的回升未能给他们带来提振,因为他们的成本也在上涨。

保定市朗诺复合材料有限公司(Baoding Lenno Composite Materials Co.)总经理段志敏表示,很难说今年的结果会怎样,看看这个夏天的情况如何。该公司生产火车、飞机和风力涡轮机中使用的工业胶带和薄膜。他表示,新订单数量在减少。

只要在短期增长和长期结构性改革之间存在取舍,增长往往都会摆在首位。今年初经济增长缓慢时,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个讲话中十多次提到了“稳定”一词。

就在特朗普本月发出新的关税威胁后不久,中国央行宣布下调一些中小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此举旨在提振面向民营企业的放贷活动。许多金融和商业领域的人士将此视为中国未来可能进一步放松政策的迹象。

野村国际(Nomura International)的分析师称,投资者和决策者可能对近期经济活动激增的迹象有些过于乐观。野村国际表示,贸易摩擦的突然升级以及中国股市近期的下跌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采取更多宽松措施,以稳增长。

中国还面临另一个挑战。中国的物价水平持续上升,不仅是因非洲猪瘟导致生猪存栏量下降而造成的食品价格上涨,生产者价格和服务价格也在上涨。国海证券(Sealand Securities)经济学家樊磊称,这增加了滞胀的可能性。滞胀是指经济增长放缓,但物价上涨。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上个月的一次媒体吹风会后表示,猪周期引起了官员的关注。

麦格理的胡伟俊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在短暂企稳后有进一步放缓的风险。他预计,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6.2%。他还称,今年以来,刺激措施的出台和提振经济增长的效果都来得很快,但这种效果也可能很快消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美国针对中国商品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这给正试图解决国内经济困境的中国官员带来巨大挑战。中国政府不久前刚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来遏制国内经济滑坡,现在还会冒着导致经济过度依赖债务等长期问题恶化的风险进一步加码刺激力度吗?



撰文 / Liyan Qi

■ 美国针对中国商品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这给正试图解决国内经济困境的中国官员带来巨大挑战。

中国官员不久前刚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来遏制国内经济滑坡,现在他们还会冒着导致经济过度依赖债务等长期问题恶化的风险进一步加码刺激力度吗?

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并非完全归咎于中美贸易争端。

中国政府两年前发起了打击影子银行业务的行动;影子银行曾是一个监管较为宽松的借贷资金来源。该行动导致依靠影子银行获得资金的民营企业面临现金短缺,一系列民营企业发行的债券和票据发生违约,这引发了市场动荡,打击了投资者信心。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曾表示,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政策效应叠加,导致了一定的信用紧缩,加大了民营企业融资困难。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宣布暂停加征关税,此举帮助恢复了信心,为北京方面争取到了刺激经济增长的时间。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加大了支出力度,特别是在大型基建项目方面,并且放松了对影子银行的限制。

中国政府今年第一季度采取的刺激措施力度之大令一些分析人士感到震惊。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决策者进入了恐慌模式,向经济领域注入了人民币2万亿至3万亿元(合2,930亿至4,395亿美元)的额外支出和信贷。今年第一季度,政府在铁路、公路等交通项目上的支出同比增长47%。

央行数据显示,包括银行贷款以及企业发行的债券在内,第一季度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7%。穆迪(Moody's)称,地方政府仅第一季度就用掉了其年度新债发行额度的40%,令其在今年晚些时候的借债空间受限。

上述刺激举措似乎见到成效:官方数据显示,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4%。这一增速与去年第四季度持平,意味着经济平稳发展,而年初乏力的工业增加值则在3月份大增。

但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中国政府可以动用的政策工具正变得日益有限。实施减税举措后,由于个人所得税收入下降,第一季度总税收收入增速大幅放缓。收入增长放慢,而支出增长加快,推高了中央政府的赤字水平。中国政府把今年的财政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目标定为2.8%。经济学家称,实际财政赤字率已经有可能高于这一目标。

对过度举债的担忧一直困扰着官员们。上个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后发布的一份声明自去年底以来首次提到长期去杠杆的必要性。包括债券和贷款在内的新增贷款在4月份出现回落。大城市的政府也已开始调整控制措施以限制购房,这表明今年早些时候释放的部分低成本贷款正重新引发房地产投机活动。

一些经济指标也开始再度表现得不稳定。上个月制造业活动意外放缓,出口也在下滑。很多机械和工业及建筑材料的供应商都表示,今年早些时候经济活动的回升未能给他们带来提振,因为他们的成本也在上涨。

保定市朗诺复合材料有限公司(Baoding Lenno Composite Materials Co.)总经理段志敏表示,很难说今年的结果会怎样,看看这个夏天的情况如何。该公司生产火车、飞机和风力涡轮机中使用的工业胶带和薄膜。他表示,新订单数量在减少。

只要在短期增长和长期结构性改革之间存在取舍,增长往往都会摆在首位。今年初经济增长缓慢时,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个讲话中十多次提到了“稳定”一词。

就在特朗普本月发出新的关税威胁后不久,中国央行宣布下调一些中小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此举旨在提振面向民营企业的放贷活动。许多金融和商业领域的人士将此视为中国未来可能进一步放松政策的迹象。

野村国际(Nomura International)的分析师称,投资者和决策者可能对近期经济活动激增的迹象有些过于乐观。野村国际表示,贸易摩擦的突然升级以及中国股市近期的下跌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采取更多宽松措施,以稳增长。

中国还面临另一个挑战。中国的物价水平持续上升,不仅是因非洲猪瘟导致生猪存栏量下降而造成的食品价格上涨,生产者价格和服务价格也在上涨。国海证券(Sealand Securities)经济学家樊磊称,这增加了滞胀的可能性。滞胀是指经济增长放缓,但物价上涨。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上个月的一次媒体吹风会后表示,猪周期引起了官员的关注。

麦格理的胡伟俊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在短暂企稳后有进一步放缓的风险。他预计,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6.2%。他还称,今年以来,刺激措施的出台和提振经济增长的效果都来得很快,但这种效果也可能很快消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提高关税之际,面临债务困境的中国会加码刺激吗?

发布日期:2019-05-13 14:49
摘要」美国针对中国商品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这给正试图解决国内经济困境的中国官员带来巨大挑战。中国政府不久前刚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来遏制国内经济滑坡,现在还会冒着导致经济过度依赖债务等长期问题恶化的风险进一步加码刺激力度吗?



撰文 / Liyan Qi

■ 美国针对中国商品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这给正试图解决国内经济困境的中国官员带来巨大挑战。

中国官员不久前刚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来遏制国内经济滑坡,现在他们还会冒着导致经济过度依赖债务等长期问题恶化的风险进一步加码刺激力度吗?

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并非完全归咎于中美贸易争端。

中国政府两年前发起了打击影子银行业务的行动;影子银行曾是一个监管较为宽松的借贷资金来源。该行动导致依靠影子银行获得资金的民营企业面临现金短缺,一系列民营企业发行的债券和票据发生违约,这引发了市场动荡,打击了投资者信心。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曾表示,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政策效应叠加,导致了一定的信用紧缩,加大了民营企业融资困难。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宣布暂停加征关税,此举帮助恢复了信心,为北京方面争取到了刺激经济增长的时间。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加大了支出力度,特别是在大型基建项目方面,并且放松了对影子银行的限制。

中国政府今年第一季度采取的刺激措施力度之大令一些分析人士感到震惊。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决策者进入了恐慌模式,向经济领域注入了人民币2万亿至3万亿元(合2,930亿至4,395亿美元)的额外支出和信贷。今年第一季度,政府在铁路、公路等交通项目上的支出同比增长47%。

央行数据显示,包括银行贷款以及企业发行的债券在内,第一季度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7%。穆迪(Moody's)称,地方政府仅第一季度就用掉了其年度新债发行额度的40%,令其在今年晚些时候的借债空间受限。

上述刺激举措似乎见到成效:官方数据显示,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4%。这一增速与去年第四季度持平,意味着经济平稳发展,而年初乏力的工业增加值则在3月份大增。

但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中国政府可以动用的政策工具正变得日益有限。实施减税举措后,由于个人所得税收入下降,第一季度总税收收入增速大幅放缓。收入增长放慢,而支出增长加快,推高了中央政府的赤字水平。中国政府把今年的财政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目标定为2.8%。经济学家称,实际财政赤字率已经有可能高于这一目标。

对过度举债的担忧一直困扰着官员们。上个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后发布的一份声明自去年底以来首次提到长期去杠杆的必要性。包括债券和贷款在内的新增贷款在4月份出现回落。大城市的政府也已开始调整控制措施以限制购房,这表明今年早些时候释放的部分低成本贷款正重新引发房地产投机活动。

一些经济指标也开始再度表现得不稳定。上个月制造业活动意外放缓,出口也在下滑。很多机械和工业及建筑材料的供应商都表示,今年早些时候经济活动的回升未能给他们带来提振,因为他们的成本也在上涨。

保定市朗诺复合材料有限公司(Baoding Lenno Composite Materials Co.)总经理段志敏表示,很难说今年的结果会怎样,看看这个夏天的情况如何。该公司生产火车、飞机和风力涡轮机中使用的工业胶带和薄膜。他表示,新订单数量在减少。

只要在短期增长和长期结构性改革之间存在取舍,增长往往都会摆在首位。今年初经济增长缓慢时,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个讲话中十多次提到了“稳定”一词。

就在特朗普本月发出新的关税威胁后不久,中国央行宣布下调一些中小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此举旨在提振面向民营企业的放贷活动。许多金融和商业领域的人士将此视为中国未来可能进一步放松政策的迹象。

野村国际(Nomura International)的分析师称,投资者和决策者可能对近期经济活动激增的迹象有些过于乐观。野村国际表示,贸易摩擦的突然升级以及中国股市近期的下跌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采取更多宽松措施,以稳增长。

中国还面临另一个挑战。中国的物价水平持续上升,不仅是因非洲猪瘟导致生猪存栏量下降而造成的食品价格上涨,生产者价格和服务价格也在上涨。国海证券(Sealand Securities)经济学家樊磊称,这增加了滞胀的可能性。滞胀是指经济增长放缓,但物价上涨。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上个月的一次媒体吹风会后表示,猪周期引起了官员的关注。

麦格理的胡伟俊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在短暂企稳后有进一步放缓的风险。他预计,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6.2%。他还称,今年以来,刺激措施的出台和提振经济增长的效果都来得很快,但这种效果也可能很快消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针对中国商品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这给正试图解决国内经济困境的中国官员带来巨大挑战。中国政府不久前刚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来遏制国内经济滑坡,现在还会冒着导致经济过度依赖债务等长期问题恶化的风险进一步加码刺激力度吗?



撰文 / Liyan Qi

■ 美国针对中国商品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这给正试图解决国内经济困境的中国官员带来巨大挑战。

中国官员不久前刚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来遏制国内经济滑坡,现在他们还会冒着导致经济过度依赖债务等长期问题恶化的风险进一步加码刺激力度吗?

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并非完全归咎于中美贸易争端。

中国政府两年前发起了打击影子银行业务的行动;影子银行曾是一个监管较为宽松的借贷资金来源。该行动导致依靠影子银行获得资金的民营企业面临现金短缺,一系列民营企业发行的债券和票据发生违约,这引发了市场动荡,打击了投资者信心。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曾表示,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政策效应叠加,导致了一定的信用紧缩,加大了民营企业融资困难。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2月宣布暂停加征关税,此举帮助恢复了信心,为北京方面争取到了刺激经济增长的时间。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加大了支出力度,特别是在大型基建项目方面,并且放松了对影子银行的限制。

中国政府今年第一季度采取的刺激措施力度之大令一些分析人士感到震惊。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决策者进入了恐慌模式,向经济领域注入了人民币2万亿至3万亿元(合2,930亿至4,395亿美元)的额外支出和信贷。今年第一季度,政府在铁路、公路等交通项目上的支出同比增长47%。

央行数据显示,包括银行贷款以及企业发行的债券在内,第一季度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7%。穆迪(Moody's)称,地方政府仅第一季度就用掉了其年度新债发行额度的40%,令其在今年晚些时候的借债空间受限。

上述刺激举措似乎见到成效:官方数据显示,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4%。这一增速与去年第四季度持平,意味着经济平稳发展,而年初乏力的工业增加值则在3月份大增。

但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中国政府可以动用的政策工具正变得日益有限。实施减税举措后,由于个人所得税收入下降,第一季度总税收收入增速大幅放缓。收入增长放慢,而支出增长加快,推高了中央政府的赤字水平。中国政府把今年的财政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目标定为2.8%。经济学家称,实际财政赤字率已经有可能高于这一目标。

对过度举债的担忧一直困扰着官员们。上个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后发布的一份声明自去年底以来首次提到长期去杠杆的必要性。包括债券和贷款在内的新增贷款在4月份出现回落。大城市的政府也已开始调整控制措施以限制购房,这表明今年早些时候释放的部分低成本贷款正重新引发房地产投机活动。

一些经济指标也开始再度表现得不稳定。上个月制造业活动意外放缓,出口也在下滑。很多机械和工业及建筑材料的供应商都表示,今年早些时候经济活动的回升未能给他们带来提振,因为他们的成本也在上涨。

保定市朗诺复合材料有限公司(Baoding Lenno Composite Materials Co.)总经理段志敏表示,很难说今年的结果会怎样,看看这个夏天的情况如何。该公司生产火车、飞机和风力涡轮机中使用的工业胶带和薄膜。他表示,新订单数量在减少。

只要在短期增长和长期结构性改革之间存在取舍,增长往往都会摆在首位。今年初经济增长缓慢时,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个讲话中十多次提到了“稳定”一词。

就在特朗普本月发出新的关税威胁后不久,中国央行宣布下调一些中小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此举旨在提振面向民营企业的放贷活动。许多金融和商业领域的人士将此视为中国未来可能进一步放松政策的迹象。

野村国际(Nomura International)的分析师称,投资者和决策者可能对近期经济活动激增的迹象有些过于乐观。野村国际表示,贸易摩擦的突然升级以及中国股市近期的下跌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采取更多宽松措施,以稳增长。

中国还面临另一个挑战。中国的物价水平持续上升,不仅是因非洲猪瘟导致生猪存栏量下降而造成的食品价格上涨,生产者价格和服务价格也在上涨。国海证券(Sealand Securities)经济学家樊磊称,这增加了滞胀的可能性。滞胀是指经济增长放缓,但物价上涨。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上个月的一次媒体吹风会后表示,猪周期引起了官员的关注。

麦格理的胡伟俊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在短暂企稳后有进一步放缓的风险。他预计,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6.2%。他还称,今年以来,刺激措施的出台和提振经济增长的效果都来得很快,但这种效果也可能很快消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