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俞敏洪: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

发布日期:2019-05-13 09:14
摘要」对于新东方这25年来的风雨成败,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极其坦诚的反思。



撰文 / 彭博

■ 2006年9月7日早上9点,美国纽交所的敲钟台一声响起。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教育公司由此诞生。它就是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新东方。

伴随着上世纪90年代的出国热,新东方从一个办学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小教室,成为了如今接近200亿元规模的在美上市公司。这25年的发展史可以说是创业公司的一个完整范本。

如今创业公司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坑,新东方都曾经或多或少经历过。正如柳传志所说:“新东方曾经出现的问题,绝不仅是新东方一家面临的,它的成长曲线真实地反映了一个企业从0到1,从1到N的励志过程,也把我拉回到了激荡在那个时代的岁月征程。”

对于这25年来的风雨成败,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极其坦诚的反思,并首次完整地记录在《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一书中。

以下内容摘编自《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

浑水公司攻击: 新东方的应对策略

2006年上市以后一直到2012年,新东方的发展整体还算顺利。在资本市场上,没有什么有关新东方的负面消息。我前面讲过,新东方有一个优良传统,就是不做假账,这是上市公司的道德底线。但是在2012年7月,我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新东方受到了浑水公司(Muddy Waters)的攻击。

我记得这次攻击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说要对新东方做部分调查,而且在当天晚上浑水公司就真的抛出了对新东方的所谓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加起来总共有90多页,指责新东方财务数据造假、教学区造假、学生人数造假等。
 
新东方2012年7月股价重挫

整个股市对此反应非常剧烈,两天之内,新东方的股价就从每股20多美元跌到了9美元多。也就是说,新东方的市值减少了60%。毫无疑问,这对新东方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打击,特别是对新东方的股价。

但这对新东方的业务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公司上市以后,它的业务体系和资本体系尽管有比较密切的关联,但在整个运营方面实际上是分开的。也就是说,资本市场往往会因为公司的某个消息,不管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有风吹草动,股价就会产生剧烈的波动,而业务本身却是循着正常的逻辑往前发展的。

当然,如果业务本身出了重大问题,一定会对股价造成重大影响。浑水公司对新东方发起攻击,不是因为新东方业务出了问题,而是它编造了一份所谓的报告。那浑水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后要针对新东方做这样一件事情呢?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美国的资本市场。
 
浑水公司的攻击

在美国资本市场,有一些公司会专门去调查上市公司的实际情况,它们的目的是做空这家公司。因为大家都知道,许多公司会在利益的驱动下,产生造假的冲动——通过数据造假、财务造假,使股价不断提升。它们再在股市上抛售自己的股票,以此来获利。比如大家都知道的美国安然事件,就是这样一个丑闻。
 
先来说浑水公司,他们几乎专门做空中国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对中国公司的造假手段非常清楚,所以他认为,中国公司在到美国或中国香港地区上市的过程中,造假行为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就成立了一家名为“浑水”的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这个公司的名字也来自中国的一个成语“浑水摸鱼”,可见这个公司创始人对中国的了解。

浑水公司创始人布洛克

成立公司以后,他就盯住一些中国公司展开调研。比如广州有一家纸业公司,他经过实地调查发现这家公司几乎所有的报告都是假的,于是他们通过出调研报告,把这家公司从美国的股市上给清下来了。
 
那么,这家公司通过什么来赚钱呢?方法就是做空。由于对目标公司非常了解,所以他们深刻地知道,一旦报告公布,它针对的公司股价一定会出现大滑坡,然后他们趁机做空就能够赚更多的钱。就这样,浑水公司无端地就对新东方进行了攻击,它料定美国股市对中国公司其实都不是完全信任,所以不管攻击哪一家公司,都会出现股价大幅下跌的现象,这也意味着它有很大的套利空间。

浑水公司对新东方发起攻击以后,我心里还是比较有底的,因为我知道,新东方没有造假。就像我原来讲的一样,这是我的底线。

但是股价不断下跌也确实给公司带来了非常大的伤害,因为再往下跌的话,就会导致两大问题:一是公司可能到最后一文不值,以后再也没有人来买你的股票了,你只能下市;二是股价下跌意味着股东会有巨大损失,这就会造成美国股民乃至全世界的股民起诉你的情况。

而这种起诉是需要你去应诉的,要赔偿很多钱,不管是不是你的错,他们都可以起诉你。所以当时的形势非常危急。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新东方的股价稳住。那个时候,让国外的大机构或者个人去买新东方的股票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刚才说过了,国外的投资者对于中国的运营机制是不太了解的,因此也不太信任中国的企业。所以这个时候,我必须要找到了解中国并且对我,对新东方非常信任的这么一批人来买新东方的股票。
 
第二天,我召集了一批企业家朋友,有马云、柳传志、郭广昌等人,我们一起吃了个午饭。在吃午饭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讲了新东方面临的情况。他们跟我说:“老俞,你就说清楚就行了,浑水公司对你的指责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们充分相信你。如果是真的,你就告诉我们实情,我们帮你一起想办法解决;如果不是真的,也就是你百分之百是诚恳的,那么我们就来买新东方的股票,帮你把股价拉回来。”

我跟他们就说了一句话,非常实在的一句话:新东方从来没有做过假账,这是我的底线。他们听完以后就说:不用再讲了,喝酒吧。当天晚上,他们好几家公司就买进入新东方的股票,差不多有3亿美元。就这样,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新东方的股价就从9美元多回到了12美元左右。这样一来,我就比较放心了。
 
从危机中寻找机会

紧接着,我就开始做第二件事情。虽然被浑水公司攻击这件事本身对新东方是一次巨大的伤害,但是任何危机背后都隐藏着机会。那这个机会到底是什么呢?在这样一个股价被拉低了50%~60%的情况下,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为新东方的骨干力量发期权的机会。于是我就立刻启动了申请发期权的机制。

刚好那一年,新东方内部正在讨论期权是发一年,还是发两年、三年。而这样一来,由于股价被拉低了50%左右,正好节约了巨大的成本,可以发这个期权。于是,我立刻启动了发期权的机制,给新东方所有的骨干力量的期权股份数增加了一倍,并且连续发三年。而这个成本跟原来发一半期权是一样的——根据发行股市的成本运营机制,你要在价格最低的时候发股票,这样公司所承担的成本就会最低。
 
这样一来,原本是一次危机,最后反而为新东方的管理层和骨干力量争取了三年的长远利益,使一大批骨干力量稳定在了新东方。在这点上,我觉得从危机中去寻找机会,是一个企业家应该具备的能力。同时,我也给了股市进一步的信心。

当时就有声音说:既然你们自己那么有信心,觉得新东方没有问题,那你们这些最高管理层的人员,比如俞敏洪和总裁办公会的这些人,为什么不自己出钱回购一些新东方的股票呢?当然,这件事情也在我的思考范围之内,但是当时新东方的管理层手头没有那么多钱。

那个时候,我知道,如果我以新东方管理层和最高管理者的名义,募集一笔资金到股市买股票的话,一是能给全世界投资者带来信心,二是给我们个人也能够有比较好的收益。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立刻启动了贷款机制。我跟国内的一些企业家关系还不错,原来也互相帮过忙。于是,我就打电话给牛根生等人,问他们有没有可能贷给我点美元。结果,他们非常爽快地借了我一笔钱,总共加起来有2000多万美元。我又把这2000多万美元,分头借给新东方的高级管理人员、总裁办公会的成员,让他们从股市上把新东方的股票继续回购一部分。这又进一步促进了新东方股价的回升。
 
不到一年,新东方的股价就回到了被浑水公司攻击之前的状态。三四年之后,新东方的股价接近100美元,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由于我们要还当初的借款,所以大部分人在股价为20美元左右的时候就把股票卖了,把钱还给了借给我钱的这些企业家,也没有亏本,甚至还赚了一点。所以,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你的反应能力直接决定你能不能把事情做得更好。
 
巨大的成本花费

紧接着,我们要做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受到浑水公司攻击以后,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没有造假,尤其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证明。但是这件事情做起来很难,就像是有人指责你偷东西,你要去证明自己没有偷,或者有人指责你道德有瑕疵,而你要证明自己道德没有瑕疵一样,是非常困难的。

也就是说,证明自己清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根据美国的惯用原则,你必须聘请全世界最好的独立律师事务所、财务事务所、审计事务所,由它们组成联合独立调查团来对你进行事无巨细的调查。而且聘请这个调查团的成本非常高,因为他们都是世界上顶级的,一般都是按小时计费的,平均每个人每小时的费用在1000~2000美元之间。所以如果他们来10个人的话,那每小时的费用就至少是1万美元,这是一项巨大的成本。但是,我必须要去自我证明清白。这笔钱是不得不花的。

所以,我们迅速聘请了国际上最优秀的律师和会计独立调查团,进驻新东方进行调查。他们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们的电脑全部收走,把硬盘全部拆走。他们要调查过去5年中,我们硬盘中所储存的所有信息和内容,来看我们有没有数据造假,以及有没有任何邮件讨论过要通过造假来提高新东方的股价以谋取个人利益。

当时,我还跟他们开玩笑说:我这个硬盘中有很多写给女朋友的信啊,你不能拿过去。他们说:俞老师,我们对这些内容不会在意的,也不会暴露你的隐私,但是所有硬盘上的信息你删除了也没用,因为我们有非常强大的恢复机制,即使你把它切成碎片,我们也能够把你硬件上的所有文件恢复过来。由此可见他们调查工具之强大。
 
在进驻调查一年半以后,他们才出了报告,这个报告最后提交给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表明新东方是非常清白的。到此,浑水公司对新东方的攻击才画上了句号。

那新东方为此所付出的代价是多少呢?1500万美元!就是付给这些独立调查团的酬劳,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代价。但是除此之外,新东方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要去应对,那就是由于浑水公司的攻击,美国很多股民开始联合起来对新东方进行起诉。

美国有一批律师专门干这个事情,只要一有公司被攻击,他们就鼓动股民们进行起诉,而股民们不用付任何诉讼费。因为最后如果起诉成功,这些律师会有一个10%或15%,甚至20%的抽成,这个抽成就是律师的收益,所以这些律师会像狼一样,一旦看见企业“流血”,然后就会鼓动股民们一起冲进来。

新东方也不例外,任何其他家在世界上被攻击的企业都不例外,要经历被股民联合起诉的过程。这样,新东方就得再次请律师跟这些股民进行交流沟通、打官司。当然,由于美国证交易券委员会调查出新东方本质上没有任何问题,这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如果新东方真被查出来有问题的话,那就要面临巨额的赔偿。由于新东方没有问题,所以最后只赔偿了律师费和股民时间上的损失,差不多有200万美元。
 
总的来说,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即使遇到的是无端的攻击,也可能会面临巨大的成本花费和民生上的损失。而且这类事件非常复杂,很多人为了利益会完全失去道德底线,不惜一切代价来寻找获取利益的突破口。毫无疑问,这也是浑水公司攻击新东方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不管怎么样,新东方在这个整个过程中,由于自己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又聘请了顶级专业人士,所以能沉着应对,使自己在这次被攻击的过程中,得到了还不错的结果。
 
新东方在表面上损了近2000万美元,但通过股票回购、给管理层发期权这样的行为,这些资金实际上又都回到了新东方和骨干力量身上。总而言之,我们经受了一次风雨,在这次风雨中新东方得到了成长,新东方的财务体系、数据体系也由此变得更加健全。从2012年到现在,几年过去了,新东方依然在非常健康地成长。
 
这就是新东方遭遇浑水公司攻击的整个过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对于新东方这25年来的风雨成败,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极其坦诚的反思。



撰文 / 彭博

■ 2006年9月7日早上9点,美国纽交所的敲钟台一声响起。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教育公司由此诞生。它就是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新东方。

伴随着上世纪90年代的出国热,新东方从一个办学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小教室,成为了如今接近200亿元规模的在美上市公司。这25年的发展史可以说是创业公司的一个完整范本。

如今创业公司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坑,新东方都曾经或多或少经历过。正如柳传志所说:“新东方曾经出现的问题,绝不仅是新东方一家面临的,它的成长曲线真实地反映了一个企业从0到1,从1到N的励志过程,也把我拉回到了激荡在那个时代的岁月征程。”

对于这25年来的风雨成败,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极其坦诚的反思,并首次完整地记录在《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一书中。

以下内容摘编自《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

浑水公司攻击: 新东方的应对策略

2006年上市以后一直到2012年,新东方的发展整体还算顺利。在资本市场上,没有什么有关新东方的负面消息。我前面讲过,新东方有一个优良传统,就是不做假账,这是上市公司的道德底线。但是在2012年7月,我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新东方受到了浑水公司(Muddy Waters)的攻击。

我记得这次攻击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说要对新东方做部分调查,而且在当天晚上浑水公司就真的抛出了对新东方的所谓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加起来总共有90多页,指责新东方财务数据造假、教学区造假、学生人数造假等。
 
新东方2012年7月股价重挫

整个股市对此反应非常剧烈,两天之内,新东方的股价就从每股20多美元跌到了9美元多。也就是说,新东方的市值减少了60%。毫无疑问,这对新东方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打击,特别是对新东方的股价。

但这对新东方的业务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公司上市以后,它的业务体系和资本体系尽管有比较密切的关联,但在整个运营方面实际上是分开的。也就是说,资本市场往往会因为公司的某个消息,不管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有风吹草动,股价就会产生剧烈的波动,而业务本身却是循着正常的逻辑往前发展的。

当然,如果业务本身出了重大问题,一定会对股价造成重大影响。浑水公司对新东方发起攻击,不是因为新东方业务出了问题,而是它编造了一份所谓的报告。那浑水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后要针对新东方做这样一件事情呢?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美国的资本市场。
 
浑水公司的攻击

在美国资本市场,有一些公司会专门去调查上市公司的实际情况,它们的目的是做空这家公司。因为大家都知道,许多公司会在利益的驱动下,产生造假的冲动——通过数据造假、财务造假,使股价不断提升。它们再在股市上抛售自己的股票,以此来获利。比如大家都知道的美国安然事件,就是这样一个丑闻。
 
先来说浑水公司,他们几乎专门做空中国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对中国公司的造假手段非常清楚,所以他认为,中国公司在到美国或中国香港地区上市的过程中,造假行为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就成立了一家名为“浑水”的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这个公司的名字也来自中国的一个成语“浑水摸鱼”,可见这个公司创始人对中国的了解。

浑水公司创始人布洛克

成立公司以后,他就盯住一些中国公司展开调研。比如广州有一家纸业公司,他经过实地调查发现这家公司几乎所有的报告都是假的,于是他们通过出调研报告,把这家公司从美国的股市上给清下来了。
 
那么,这家公司通过什么来赚钱呢?方法就是做空。由于对目标公司非常了解,所以他们深刻地知道,一旦报告公布,它针对的公司股价一定会出现大滑坡,然后他们趁机做空就能够赚更多的钱。就这样,浑水公司无端地就对新东方进行了攻击,它料定美国股市对中国公司其实都不是完全信任,所以不管攻击哪一家公司,都会出现股价大幅下跌的现象,这也意味着它有很大的套利空间。

浑水公司对新东方发起攻击以后,我心里还是比较有底的,因为我知道,新东方没有造假。就像我原来讲的一样,这是我的底线。

但是股价不断下跌也确实给公司带来了非常大的伤害,因为再往下跌的话,就会导致两大问题:一是公司可能到最后一文不值,以后再也没有人来买你的股票了,你只能下市;二是股价下跌意味着股东会有巨大损失,这就会造成美国股民乃至全世界的股民起诉你的情况。

而这种起诉是需要你去应诉的,要赔偿很多钱,不管是不是你的错,他们都可以起诉你。所以当时的形势非常危急。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新东方的股价稳住。那个时候,让国外的大机构或者个人去买新东方的股票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刚才说过了,国外的投资者对于中国的运营机制是不太了解的,因此也不太信任中国的企业。所以这个时候,我必须要找到了解中国并且对我,对新东方非常信任的这么一批人来买新东方的股票。
 
第二天,我召集了一批企业家朋友,有马云、柳传志、郭广昌等人,我们一起吃了个午饭。在吃午饭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讲了新东方面临的情况。他们跟我说:“老俞,你就说清楚就行了,浑水公司对你的指责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们充分相信你。如果是真的,你就告诉我们实情,我们帮你一起想办法解决;如果不是真的,也就是你百分之百是诚恳的,那么我们就来买新东方的股票,帮你把股价拉回来。”

我跟他们就说了一句话,非常实在的一句话:新东方从来没有做过假账,这是我的底线。他们听完以后就说:不用再讲了,喝酒吧。当天晚上,他们好几家公司就买进入新东方的股票,差不多有3亿美元。就这样,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新东方的股价就从9美元多回到了12美元左右。这样一来,我就比较放心了。
 
从危机中寻找机会

紧接着,我就开始做第二件事情。虽然被浑水公司攻击这件事本身对新东方是一次巨大的伤害,但是任何危机背后都隐藏着机会。那这个机会到底是什么呢?在这样一个股价被拉低了50%~60%的情况下,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为新东方的骨干力量发期权的机会。于是我就立刻启动了申请发期权的机制。

刚好那一年,新东方内部正在讨论期权是发一年,还是发两年、三年。而这样一来,由于股价被拉低了50%左右,正好节约了巨大的成本,可以发这个期权。于是,我立刻启动了发期权的机制,给新东方所有的骨干力量的期权股份数增加了一倍,并且连续发三年。而这个成本跟原来发一半期权是一样的——根据发行股市的成本运营机制,你要在价格最低的时候发股票,这样公司所承担的成本就会最低。
 
这样一来,原本是一次危机,最后反而为新东方的管理层和骨干力量争取了三年的长远利益,使一大批骨干力量稳定在了新东方。在这点上,我觉得从危机中去寻找机会,是一个企业家应该具备的能力。同时,我也给了股市进一步的信心。

当时就有声音说:既然你们自己那么有信心,觉得新东方没有问题,那你们这些最高管理层的人员,比如俞敏洪和总裁办公会的这些人,为什么不自己出钱回购一些新东方的股票呢?当然,这件事情也在我的思考范围之内,但是当时新东方的管理层手头没有那么多钱。

那个时候,我知道,如果我以新东方管理层和最高管理者的名义,募集一笔资金到股市买股票的话,一是能给全世界投资者带来信心,二是给我们个人也能够有比较好的收益。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立刻启动了贷款机制。我跟国内的一些企业家关系还不错,原来也互相帮过忙。于是,我就打电话给牛根生等人,问他们有没有可能贷给我点美元。结果,他们非常爽快地借了我一笔钱,总共加起来有2000多万美元。我又把这2000多万美元,分头借给新东方的高级管理人员、总裁办公会的成员,让他们从股市上把新东方的股票继续回购一部分。这又进一步促进了新东方股价的回升。
 
不到一年,新东方的股价就回到了被浑水公司攻击之前的状态。三四年之后,新东方的股价接近100美元,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由于我们要还当初的借款,所以大部分人在股价为20美元左右的时候就把股票卖了,把钱还给了借给我钱的这些企业家,也没有亏本,甚至还赚了一点。所以,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你的反应能力直接决定你能不能把事情做得更好。
 
巨大的成本花费

紧接着,我们要做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受到浑水公司攻击以后,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没有造假,尤其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证明。但是这件事情做起来很难,就像是有人指责你偷东西,你要去证明自己没有偷,或者有人指责你道德有瑕疵,而你要证明自己道德没有瑕疵一样,是非常困难的。

也就是说,证明自己清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根据美国的惯用原则,你必须聘请全世界最好的独立律师事务所、财务事务所、审计事务所,由它们组成联合独立调查团来对你进行事无巨细的调查。而且聘请这个调查团的成本非常高,因为他们都是世界上顶级的,一般都是按小时计费的,平均每个人每小时的费用在1000~2000美元之间。所以如果他们来10个人的话,那每小时的费用就至少是1万美元,这是一项巨大的成本。但是,我必须要去自我证明清白。这笔钱是不得不花的。

所以,我们迅速聘请了国际上最优秀的律师和会计独立调查团,进驻新东方进行调查。他们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们的电脑全部收走,把硬盘全部拆走。他们要调查过去5年中,我们硬盘中所储存的所有信息和内容,来看我们有没有数据造假,以及有没有任何邮件讨论过要通过造假来提高新东方的股价以谋取个人利益。

当时,我还跟他们开玩笑说:我这个硬盘中有很多写给女朋友的信啊,你不能拿过去。他们说:俞老师,我们对这些内容不会在意的,也不会暴露你的隐私,但是所有硬盘上的信息你删除了也没用,因为我们有非常强大的恢复机制,即使你把它切成碎片,我们也能够把你硬件上的所有文件恢复过来。由此可见他们调查工具之强大。
 
在进驻调查一年半以后,他们才出了报告,这个报告最后提交给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表明新东方是非常清白的。到此,浑水公司对新东方的攻击才画上了句号。

那新东方为此所付出的代价是多少呢?1500万美元!就是付给这些独立调查团的酬劳,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代价。但是除此之外,新东方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要去应对,那就是由于浑水公司的攻击,美国很多股民开始联合起来对新东方进行起诉。

美国有一批律师专门干这个事情,只要一有公司被攻击,他们就鼓动股民们进行起诉,而股民们不用付任何诉讼费。因为最后如果起诉成功,这些律师会有一个10%或15%,甚至20%的抽成,这个抽成就是律师的收益,所以这些律师会像狼一样,一旦看见企业“流血”,然后就会鼓动股民们一起冲进来。

新东方也不例外,任何其他家在世界上被攻击的企业都不例外,要经历被股民联合起诉的过程。这样,新东方就得再次请律师跟这些股民进行交流沟通、打官司。当然,由于美国证交易券委员会调查出新东方本质上没有任何问题,这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如果新东方真被查出来有问题的话,那就要面临巨额的赔偿。由于新东方没有问题,所以最后只赔偿了律师费和股民时间上的损失,差不多有200万美元。
 
总的来说,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即使遇到的是无端的攻击,也可能会面临巨大的成本花费和民生上的损失。而且这类事件非常复杂,很多人为了利益会完全失去道德底线,不惜一切代价来寻找获取利益的突破口。毫无疑问,这也是浑水公司攻击新东方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不管怎么样,新东方在这个整个过程中,由于自己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又聘请了顶级专业人士,所以能沉着应对,使自己在这次被攻击的过程中,得到了还不错的结果。
 
新东方在表面上损了近2000万美元,但通过股票回购、给管理层发期权这样的行为,这些资金实际上又都回到了新东方和骨干力量身上。总而言之,我们经受了一次风雨,在这次风雨中新东方得到了成长,新东方的财务体系、数据体系也由此变得更加健全。从2012年到现在,几年过去了,新东方依然在非常健康地成长。
 
这就是新东方遭遇浑水公司攻击的整个过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对于新东方这25年来的风雨成败,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极其坦诚的反思。



撰文 / 彭博

■ 2006年9月7日早上9点,美国纽交所的敲钟台一声响起。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教育公司由此诞生。它就是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新东方。

伴随着上世纪90年代的出国热,新东方从一个办学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小教室,成为了如今接近200亿元规模的在美上市公司。这25年的发展史可以说是创业公司的一个完整范本。

如今创业公司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坑,新东方都曾经或多或少经历过。正如柳传志所说:“新东方曾经出现的问题,绝不仅是新东方一家面临的,它的成长曲线真实地反映了一个企业从0到1,从1到N的励志过程,也把我拉回到了激荡在那个时代的岁月征程。”

对于这25年来的风雨成败,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极其坦诚的反思,并首次完整地记录在《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一书中。

以下内容摘编自《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

浑水公司攻击: 新东方的应对策略

2006年上市以后一直到2012年,新东方的发展整体还算顺利。在资本市场上,没有什么有关新东方的负面消息。我前面讲过,新东方有一个优良传统,就是不做假账,这是上市公司的道德底线。但是在2012年7月,我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新东方受到了浑水公司(Muddy Waters)的攻击。

我记得这次攻击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说要对新东方做部分调查,而且在当天晚上浑水公司就真的抛出了对新东方的所谓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加起来总共有90多页,指责新东方财务数据造假、教学区造假、学生人数造假等。
 
新东方2012年7月股价重挫

整个股市对此反应非常剧烈,两天之内,新东方的股价就从每股20多美元跌到了9美元多。也就是说,新东方的市值减少了60%。毫无疑问,这对新东方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打击,特别是对新东方的股价。

但这对新东方的业务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公司上市以后,它的业务体系和资本体系尽管有比较密切的关联,但在整个运营方面实际上是分开的。也就是说,资本市场往往会因为公司的某个消息,不管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有风吹草动,股价就会产生剧烈的波动,而业务本身却是循着正常的逻辑往前发展的。

当然,如果业务本身出了重大问题,一定会对股价造成重大影响。浑水公司对新东方发起攻击,不是因为新东方业务出了问题,而是它编造了一份所谓的报告。那浑水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后要针对新东方做这样一件事情呢?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美国的资本市场。
 
浑水公司的攻击

在美国资本市场,有一些公司会专门去调查上市公司的实际情况,它们的目的是做空这家公司。因为大家都知道,许多公司会在利益的驱动下,产生造假的冲动——通过数据造假、财务造假,使股价不断提升。它们再在股市上抛售自己的股票,以此来获利。比如大家都知道的美国安然事件,就是这样一个丑闻。
 
先来说浑水公司,他们几乎专门做空中国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对中国公司的造假手段非常清楚,所以他认为,中国公司在到美国或中国香港地区上市的过程中,造假行为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就成立了一家名为“浑水”的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这个公司的名字也来自中国的一个成语“浑水摸鱼”,可见这个公司创始人对中国的了解。

浑水公司创始人布洛克

成立公司以后,他就盯住一些中国公司展开调研。比如广州有一家纸业公司,他经过实地调查发现这家公司几乎所有的报告都是假的,于是他们通过出调研报告,把这家公司从美国的股市上给清下来了。
 
那么,这家公司通过什么来赚钱呢?方法就是做空。由于对目标公司非常了解,所以他们深刻地知道,一旦报告公布,它针对的公司股价一定会出现大滑坡,然后他们趁机做空就能够赚更多的钱。就这样,浑水公司无端地就对新东方进行了攻击,它料定美国股市对中国公司其实都不是完全信任,所以不管攻击哪一家公司,都会出现股价大幅下跌的现象,这也意味着它有很大的套利空间。

浑水公司对新东方发起攻击以后,我心里还是比较有底的,因为我知道,新东方没有造假。就像我原来讲的一样,这是我的底线。

但是股价不断下跌也确实给公司带来了非常大的伤害,因为再往下跌的话,就会导致两大问题:一是公司可能到最后一文不值,以后再也没有人来买你的股票了,你只能下市;二是股价下跌意味着股东会有巨大损失,这就会造成美国股民乃至全世界的股民起诉你的情况。

而这种起诉是需要你去应诉的,要赔偿很多钱,不管是不是你的错,他们都可以起诉你。所以当时的形势非常危急。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新东方的股价稳住。那个时候,让国外的大机构或者个人去买新东方的股票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刚才说过了,国外的投资者对于中国的运营机制是不太了解的,因此也不太信任中国的企业。所以这个时候,我必须要找到了解中国并且对我,对新东方非常信任的这么一批人来买新东方的股票。
 
第二天,我召集了一批企业家朋友,有马云、柳传志、郭广昌等人,我们一起吃了个午饭。在吃午饭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讲了新东方面临的情况。他们跟我说:“老俞,你就说清楚就行了,浑水公司对你的指责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们充分相信你。如果是真的,你就告诉我们实情,我们帮你一起想办法解决;如果不是真的,也就是你百分之百是诚恳的,那么我们就来买新东方的股票,帮你把股价拉回来。”

我跟他们就说了一句话,非常实在的一句话:新东方从来没有做过假账,这是我的底线。他们听完以后就说:不用再讲了,喝酒吧。当天晚上,他们好几家公司就买进入新东方的股票,差不多有3亿美元。就这样,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新东方的股价就从9美元多回到了12美元左右。这样一来,我就比较放心了。
 
从危机中寻找机会

紧接着,我就开始做第二件事情。虽然被浑水公司攻击这件事本身对新东方是一次巨大的伤害,但是任何危机背后都隐藏着机会。那这个机会到底是什么呢?在这样一个股价被拉低了50%~60%的情况下,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为新东方的骨干力量发期权的机会。于是我就立刻启动了申请发期权的机制。

刚好那一年,新东方内部正在讨论期权是发一年,还是发两年、三年。而这样一来,由于股价被拉低了50%左右,正好节约了巨大的成本,可以发这个期权。于是,我立刻启动了发期权的机制,给新东方所有的骨干力量的期权股份数增加了一倍,并且连续发三年。而这个成本跟原来发一半期权是一样的——根据发行股市的成本运营机制,你要在价格最低的时候发股票,这样公司所承担的成本就会最低。
 
这样一来,原本是一次危机,最后反而为新东方的管理层和骨干力量争取了三年的长远利益,使一大批骨干力量稳定在了新东方。在这点上,我觉得从危机中去寻找机会,是一个企业家应该具备的能力。同时,我也给了股市进一步的信心。

当时就有声音说:既然你们自己那么有信心,觉得新东方没有问题,那你们这些最高管理层的人员,比如俞敏洪和总裁办公会的这些人,为什么不自己出钱回购一些新东方的股票呢?当然,这件事情也在我的思考范围之内,但是当时新东方的管理层手头没有那么多钱。

那个时候,我知道,如果我以新东方管理层和最高管理者的名义,募集一笔资金到股市买股票的话,一是能给全世界投资者带来信心,二是给我们个人也能够有比较好的收益。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立刻启动了贷款机制。我跟国内的一些企业家关系还不错,原来也互相帮过忙。于是,我就打电话给牛根生等人,问他们有没有可能贷给我点美元。结果,他们非常爽快地借了我一笔钱,总共加起来有2000多万美元。我又把这2000多万美元,分头借给新东方的高级管理人员、总裁办公会的成员,让他们从股市上把新东方的股票继续回购一部分。这又进一步促进了新东方股价的回升。
 
不到一年,新东方的股价就回到了被浑水公司攻击之前的状态。三四年之后,新东方的股价接近100美元,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由于我们要还当初的借款,所以大部分人在股价为20美元左右的时候就把股票卖了,把钱还给了借给我钱的这些企业家,也没有亏本,甚至还赚了一点。所以,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你的反应能力直接决定你能不能把事情做得更好。
 
巨大的成本花费

紧接着,我们要做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受到浑水公司攻击以后,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没有造假,尤其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证明。但是这件事情做起来很难,就像是有人指责你偷东西,你要去证明自己没有偷,或者有人指责你道德有瑕疵,而你要证明自己道德没有瑕疵一样,是非常困难的。

也就是说,证明自己清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根据美国的惯用原则,你必须聘请全世界最好的独立律师事务所、财务事务所、审计事务所,由它们组成联合独立调查团来对你进行事无巨细的调查。而且聘请这个调查团的成本非常高,因为他们都是世界上顶级的,一般都是按小时计费的,平均每个人每小时的费用在1000~2000美元之间。所以如果他们来10个人的话,那每小时的费用就至少是1万美元,这是一项巨大的成本。但是,我必须要去自我证明清白。这笔钱是不得不花的。

所以,我们迅速聘请了国际上最优秀的律师和会计独立调查团,进驻新东方进行调查。他们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们的电脑全部收走,把硬盘全部拆走。他们要调查过去5年中,我们硬盘中所储存的所有信息和内容,来看我们有没有数据造假,以及有没有任何邮件讨论过要通过造假来提高新东方的股价以谋取个人利益。

当时,我还跟他们开玩笑说:我这个硬盘中有很多写给女朋友的信啊,你不能拿过去。他们说:俞老师,我们对这些内容不会在意的,也不会暴露你的隐私,但是所有硬盘上的信息你删除了也没用,因为我们有非常强大的恢复机制,即使你把它切成碎片,我们也能够把你硬件上的所有文件恢复过来。由此可见他们调查工具之强大。
 
在进驻调查一年半以后,他们才出了报告,这个报告最后提交给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表明新东方是非常清白的。到此,浑水公司对新东方的攻击才画上了句号。

那新东方为此所付出的代价是多少呢?1500万美元!就是付给这些独立调查团的酬劳,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代价。但是除此之外,新东方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要去应对,那就是由于浑水公司的攻击,美国很多股民开始联合起来对新东方进行起诉。

美国有一批律师专门干这个事情,只要一有公司被攻击,他们就鼓动股民们进行起诉,而股民们不用付任何诉讼费。因为最后如果起诉成功,这些律师会有一个10%或15%,甚至20%的抽成,这个抽成就是律师的收益,所以这些律师会像狼一样,一旦看见企业“流血”,然后就会鼓动股民们一起冲进来。

新东方也不例外,任何其他家在世界上被攻击的企业都不例外,要经历被股民联合起诉的过程。这样,新东方就得再次请律师跟这些股民进行交流沟通、打官司。当然,由于美国证交易券委员会调查出新东方本质上没有任何问题,这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如果新东方真被查出来有问题的话,那就要面临巨额的赔偿。由于新东方没有问题,所以最后只赔偿了律师费和股民时间上的损失,差不多有200万美元。
 
总的来说,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即使遇到的是无端的攻击,也可能会面临巨大的成本花费和民生上的损失。而且这类事件非常复杂,很多人为了利益会完全失去道德底线,不惜一切代价来寻找获取利益的突破口。毫无疑问,这也是浑水公司攻击新东方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不管怎么样,新东方在这个整个过程中,由于自己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又聘请了顶级专业人士,所以能沉着应对,使自己在这次被攻击的过程中,得到了还不错的结果。
 
新东方在表面上损了近2000万美元,但通过股票回购、给管理层发期权这样的行为,这些资金实际上又都回到了新东方和骨干力量身上。总而言之,我们经受了一次风雨,在这次风雨中新东方得到了成长,新东方的财务体系、数据体系也由此变得更加健全。从2012年到现在,几年过去了,新东方依然在非常健康地成长。
 
这就是新东方遭遇浑水公司攻击的整个过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俞敏洪: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

发布日期:2019-05-13 09:14
摘要」对于新东方这25年来的风雨成败,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极其坦诚的反思。



撰文 / 彭博

■ 2006年9月7日早上9点,美国纽交所的敲钟台一声响起。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教育公司由此诞生。它就是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新东方。

伴随着上世纪90年代的出国热,新东方从一个办学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小教室,成为了如今接近200亿元规模的在美上市公司。这25年的发展史可以说是创业公司的一个完整范本。

如今创业公司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坑,新东方都曾经或多或少经历过。正如柳传志所说:“新东方曾经出现的问题,绝不仅是新东方一家面临的,它的成长曲线真实地反映了一个企业从0到1,从1到N的励志过程,也把我拉回到了激荡在那个时代的岁月征程。”

对于这25年来的风雨成败,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极其坦诚的反思,并首次完整地记录在《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一书中。

以下内容摘编自《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

浑水公司攻击: 新东方的应对策略

2006年上市以后一直到2012年,新东方的发展整体还算顺利。在资本市场上,没有什么有关新东方的负面消息。我前面讲过,新东方有一个优良传统,就是不做假账,这是上市公司的道德底线。但是在2012年7月,我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新东方受到了浑水公司(Muddy Waters)的攻击。

我记得这次攻击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说要对新东方做部分调查,而且在当天晚上浑水公司就真的抛出了对新东方的所谓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加起来总共有90多页,指责新东方财务数据造假、教学区造假、学生人数造假等。
 
新东方2012年7月股价重挫

整个股市对此反应非常剧烈,两天之内,新东方的股价就从每股20多美元跌到了9美元多。也就是说,新东方的市值减少了60%。毫无疑问,这对新东方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打击,特别是对新东方的股价。

但这对新东方的业务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公司上市以后,它的业务体系和资本体系尽管有比较密切的关联,但在整个运营方面实际上是分开的。也就是说,资本市场往往会因为公司的某个消息,不管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有风吹草动,股价就会产生剧烈的波动,而业务本身却是循着正常的逻辑往前发展的。

当然,如果业务本身出了重大问题,一定会对股价造成重大影响。浑水公司对新东方发起攻击,不是因为新东方业务出了问题,而是它编造了一份所谓的报告。那浑水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后要针对新东方做这样一件事情呢?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美国的资本市场。
 
浑水公司的攻击

在美国资本市场,有一些公司会专门去调查上市公司的实际情况,它们的目的是做空这家公司。因为大家都知道,许多公司会在利益的驱动下,产生造假的冲动——通过数据造假、财务造假,使股价不断提升。它们再在股市上抛售自己的股票,以此来获利。比如大家都知道的美国安然事件,就是这样一个丑闻。
 
先来说浑水公司,他们几乎专门做空中国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对中国公司的造假手段非常清楚,所以他认为,中国公司在到美国或中国香港地区上市的过程中,造假行为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就成立了一家名为“浑水”的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这个公司的名字也来自中国的一个成语“浑水摸鱼”,可见这个公司创始人对中国的了解。

浑水公司创始人布洛克

成立公司以后,他就盯住一些中国公司展开调研。比如广州有一家纸业公司,他经过实地调查发现这家公司几乎所有的报告都是假的,于是他们通过出调研报告,把这家公司从美国的股市上给清下来了。
 
那么,这家公司通过什么来赚钱呢?方法就是做空。由于对目标公司非常了解,所以他们深刻地知道,一旦报告公布,它针对的公司股价一定会出现大滑坡,然后他们趁机做空就能够赚更多的钱。就这样,浑水公司无端地就对新东方进行了攻击,它料定美国股市对中国公司其实都不是完全信任,所以不管攻击哪一家公司,都会出现股价大幅下跌的现象,这也意味着它有很大的套利空间。

浑水公司对新东方发起攻击以后,我心里还是比较有底的,因为我知道,新东方没有造假。就像我原来讲的一样,这是我的底线。

但是股价不断下跌也确实给公司带来了非常大的伤害,因为再往下跌的话,就会导致两大问题:一是公司可能到最后一文不值,以后再也没有人来买你的股票了,你只能下市;二是股价下跌意味着股东会有巨大损失,这就会造成美国股民乃至全世界的股民起诉你的情况。

而这种起诉是需要你去应诉的,要赔偿很多钱,不管是不是你的错,他们都可以起诉你。所以当时的形势非常危急。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新东方的股价稳住。那个时候,让国外的大机构或者个人去买新东方的股票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刚才说过了,国外的投资者对于中国的运营机制是不太了解的,因此也不太信任中国的企业。所以这个时候,我必须要找到了解中国并且对我,对新东方非常信任的这么一批人来买新东方的股票。
 
第二天,我召集了一批企业家朋友,有马云、柳传志、郭广昌等人,我们一起吃了个午饭。在吃午饭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讲了新东方面临的情况。他们跟我说:“老俞,你就说清楚就行了,浑水公司对你的指责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们充分相信你。如果是真的,你就告诉我们实情,我们帮你一起想办法解决;如果不是真的,也就是你百分之百是诚恳的,那么我们就来买新东方的股票,帮你把股价拉回来。”

我跟他们就说了一句话,非常实在的一句话:新东方从来没有做过假账,这是我的底线。他们听完以后就说:不用再讲了,喝酒吧。当天晚上,他们好几家公司就买进入新东方的股票,差不多有3亿美元。就这样,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新东方的股价就从9美元多回到了12美元左右。这样一来,我就比较放心了。
 
从危机中寻找机会

紧接着,我就开始做第二件事情。虽然被浑水公司攻击这件事本身对新东方是一次巨大的伤害,但是任何危机背后都隐藏着机会。那这个机会到底是什么呢?在这样一个股价被拉低了50%~60%的情况下,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为新东方的骨干力量发期权的机会。于是我就立刻启动了申请发期权的机制。

刚好那一年,新东方内部正在讨论期权是发一年,还是发两年、三年。而这样一来,由于股价被拉低了50%左右,正好节约了巨大的成本,可以发这个期权。于是,我立刻启动了发期权的机制,给新东方所有的骨干力量的期权股份数增加了一倍,并且连续发三年。而这个成本跟原来发一半期权是一样的——根据发行股市的成本运营机制,你要在价格最低的时候发股票,这样公司所承担的成本就会最低。
 
这样一来,原本是一次危机,最后反而为新东方的管理层和骨干力量争取了三年的长远利益,使一大批骨干力量稳定在了新东方。在这点上,我觉得从危机中去寻找机会,是一个企业家应该具备的能力。同时,我也给了股市进一步的信心。

当时就有声音说:既然你们自己那么有信心,觉得新东方没有问题,那你们这些最高管理层的人员,比如俞敏洪和总裁办公会的这些人,为什么不自己出钱回购一些新东方的股票呢?当然,这件事情也在我的思考范围之内,但是当时新东方的管理层手头没有那么多钱。

那个时候,我知道,如果我以新东方管理层和最高管理者的名义,募集一笔资金到股市买股票的话,一是能给全世界投资者带来信心,二是给我们个人也能够有比较好的收益。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立刻启动了贷款机制。我跟国内的一些企业家关系还不错,原来也互相帮过忙。于是,我就打电话给牛根生等人,问他们有没有可能贷给我点美元。结果,他们非常爽快地借了我一笔钱,总共加起来有2000多万美元。我又把这2000多万美元,分头借给新东方的高级管理人员、总裁办公会的成员,让他们从股市上把新东方的股票继续回购一部分。这又进一步促进了新东方股价的回升。
 
不到一年,新东方的股价就回到了被浑水公司攻击之前的状态。三四年之后,新东方的股价接近100美元,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由于我们要还当初的借款,所以大部分人在股价为20美元左右的时候就把股票卖了,把钱还给了借给我钱的这些企业家,也没有亏本,甚至还赚了一点。所以,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你的反应能力直接决定你能不能把事情做得更好。
 
巨大的成本花费

紧接着,我们要做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受到浑水公司攻击以后,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没有造假,尤其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证明。但是这件事情做起来很难,就像是有人指责你偷东西,你要去证明自己没有偷,或者有人指责你道德有瑕疵,而你要证明自己道德没有瑕疵一样,是非常困难的。

也就是说,证明自己清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根据美国的惯用原则,你必须聘请全世界最好的独立律师事务所、财务事务所、审计事务所,由它们组成联合独立调查团来对你进行事无巨细的调查。而且聘请这个调查团的成本非常高,因为他们都是世界上顶级的,一般都是按小时计费的,平均每个人每小时的费用在1000~2000美元之间。所以如果他们来10个人的话,那每小时的费用就至少是1万美元,这是一项巨大的成本。但是,我必须要去自我证明清白。这笔钱是不得不花的。

所以,我们迅速聘请了国际上最优秀的律师和会计独立调查团,进驻新东方进行调查。他们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们的电脑全部收走,把硬盘全部拆走。他们要调查过去5年中,我们硬盘中所储存的所有信息和内容,来看我们有没有数据造假,以及有没有任何邮件讨论过要通过造假来提高新东方的股价以谋取个人利益。

当时,我还跟他们开玩笑说:我这个硬盘中有很多写给女朋友的信啊,你不能拿过去。他们说:俞老师,我们对这些内容不会在意的,也不会暴露你的隐私,但是所有硬盘上的信息你删除了也没用,因为我们有非常强大的恢复机制,即使你把它切成碎片,我们也能够把你硬件上的所有文件恢复过来。由此可见他们调查工具之强大。
 
在进驻调查一年半以后,他们才出了报告,这个报告最后提交给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表明新东方是非常清白的。到此,浑水公司对新东方的攻击才画上了句号。

那新东方为此所付出的代价是多少呢?1500万美元!就是付给这些独立调查团的酬劳,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代价。但是除此之外,新东方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要去应对,那就是由于浑水公司的攻击,美国很多股民开始联合起来对新东方进行起诉。

美国有一批律师专门干这个事情,只要一有公司被攻击,他们就鼓动股民们进行起诉,而股民们不用付任何诉讼费。因为最后如果起诉成功,这些律师会有一个10%或15%,甚至20%的抽成,这个抽成就是律师的收益,所以这些律师会像狼一样,一旦看见企业“流血”,然后就会鼓动股民们一起冲进来。

新东方也不例外,任何其他家在世界上被攻击的企业都不例外,要经历被股民联合起诉的过程。这样,新东方就得再次请律师跟这些股民进行交流沟通、打官司。当然,由于美国证交易券委员会调查出新东方本质上没有任何问题,这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如果新东方真被查出来有问题的话,那就要面临巨额的赔偿。由于新东方没有问题,所以最后只赔偿了律师费和股民时间上的损失,差不多有200万美元。
 
总的来说,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即使遇到的是无端的攻击,也可能会面临巨大的成本花费和民生上的损失。而且这类事件非常复杂,很多人为了利益会完全失去道德底线,不惜一切代价来寻找获取利益的突破口。毫无疑问,这也是浑水公司攻击新东方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不管怎么样,新东方在这个整个过程中,由于自己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又聘请了顶级专业人士,所以能沉着应对,使自己在这次被攻击的过程中,得到了还不错的结果。
 
新东方在表面上损了近2000万美元,但通过股票回购、给管理层发期权这样的行为,这些资金实际上又都回到了新东方和骨干力量身上。总而言之,我们经受了一次风雨,在这次风雨中新东方得到了成长,新东方的财务体系、数据体系也由此变得更加健全。从2012年到现在,几年过去了,新东方依然在非常健康地成长。
 
这就是新东方遭遇浑水公司攻击的整个过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对于新东方这25年来的风雨成败,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极其坦诚的反思。



撰文 / 彭博

■ 2006年9月7日早上9点,美国纽交所的敲钟台一声响起。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教育公司由此诞生。它就是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新东方。

伴随着上世纪90年代的出国热,新东方从一个办学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小教室,成为了如今接近200亿元规模的在美上市公司。这25年的发展史可以说是创业公司的一个完整范本。

如今创业公司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坑,新东方都曾经或多或少经历过。正如柳传志所说:“新东方曾经出现的问题,绝不仅是新东方一家面临的,它的成长曲线真实地反映了一个企业从0到1,从1到N的励志过程,也把我拉回到了激荡在那个时代的岁月征程。”

对于这25年来的风雨成败,俞敏洪做了全面深刻的复盘和极其坦诚的反思,并首次完整地记录在《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一书中。

以下内容摘编自《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

浑水公司攻击: 新东方的应对策略

2006年上市以后一直到2012年,新东方的发展整体还算顺利。在资本市场上,没有什么有关新东方的负面消息。我前面讲过,新东方有一个优良传统,就是不做假账,这是上市公司的道德底线。但是在2012年7月,我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新东方受到了浑水公司(Muddy Waters)的攻击。

我记得这次攻击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说要对新东方做部分调查,而且在当天晚上浑水公司就真的抛出了对新东方的所谓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加起来总共有90多页,指责新东方财务数据造假、教学区造假、学生人数造假等。
 
新东方2012年7月股价重挫

整个股市对此反应非常剧烈,两天之内,新东方的股价就从每股20多美元跌到了9美元多。也就是说,新东方的市值减少了60%。毫无疑问,这对新东方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打击,特别是对新东方的股价。

但这对新东方的业务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公司上市以后,它的业务体系和资本体系尽管有比较密切的关联,但在整个运营方面实际上是分开的。也就是说,资本市场往往会因为公司的某个消息,不管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有风吹草动,股价就会产生剧烈的波动,而业务本身却是循着正常的逻辑往前发展的。

当然,如果业务本身出了重大问题,一定会对股价造成重大影响。浑水公司对新东方发起攻击,不是因为新东方业务出了问题,而是它编造了一份所谓的报告。那浑水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后要针对新东方做这样一件事情呢?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美国的资本市场。
 
浑水公司的攻击

在美国资本市场,有一些公司会专门去调查上市公司的实际情况,它们的目的是做空这家公司。因为大家都知道,许多公司会在利益的驱动下,产生造假的冲动——通过数据造假、财务造假,使股价不断提升。它们再在股市上抛售自己的股票,以此来获利。比如大家都知道的美国安然事件,就是这样一个丑闻。
 
先来说浑水公司,他们几乎专门做空中国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对中国公司的造假手段非常清楚,所以他认为,中国公司在到美国或中国香港地区上市的过程中,造假行为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就成立了一家名为“浑水”的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这个公司的名字也来自中国的一个成语“浑水摸鱼”,可见这个公司创始人对中国的了解。

浑水公司创始人布洛克

成立公司以后,他就盯住一些中国公司展开调研。比如广州有一家纸业公司,他经过实地调查发现这家公司几乎所有的报告都是假的,于是他们通过出调研报告,把这家公司从美国的股市上给清下来了。
 
那么,这家公司通过什么来赚钱呢?方法就是做空。由于对目标公司非常了解,所以他们深刻地知道,一旦报告公布,它针对的公司股价一定会出现大滑坡,然后他们趁机做空就能够赚更多的钱。就这样,浑水公司无端地就对新东方进行了攻击,它料定美国股市对中国公司其实都不是完全信任,所以不管攻击哪一家公司,都会出现股价大幅下跌的现象,这也意味着它有很大的套利空间。

浑水公司对新东方发起攻击以后,我心里还是比较有底的,因为我知道,新东方没有造假。就像我原来讲的一样,这是我的底线。

但是股价不断下跌也确实给公司带来了非常大的伤害,因为再往下跌的话,就会导致两大问题:一是公司可能到最后一文不值,以后再也没有人来买你的股票了,你只能下市;二是股价下跌意味着股东会有巨大损失,这就会造成美国股民乃至全世界的股民起诉你的情况。

而这种起诉是需要你去应诉的,要赔偿很多钱,不管是不是你的错,他们都可以起诉你。所以当时的形势非常危急。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新东方的股价稳住。那个时候,让国外的大机构或者个人去买新东方的股票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刚才说过了,国外的投资者对于中国的运营机制是不太了解的,因此也不太信任中国的企业。所以这个时候,我必须要找到了解中国并且对我,对新东方非常信任的这么一批人来买新东方的股票。
 
第二天,我召集了一批企业家朋友,有马云、柳传志、郭广昌等人,我们一起吃了个午饭。在吃午饭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讲了新东方面临的情况。他们跟我说:“老俞,你就说清楚就行了,浑水公司对你的指责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们充分相信你。如果是真的,你就告诉我们实情,我们帮你一起想办法解决;如果不是真的,也就是你百分之百是诚恳的,那么我们就来买新东方的股票,帮你把股价拉回来。”

我跟他们就说了一句话,非常实在的一句话:新东方从来没有做过假账,这是我的底线。他们听完以后就说:不用再讲了,喝酒吧。当天晚上,他们好几家公司就买进入新东方的股票,差不多有3亿美元。就这样,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新东方的股价就从9美元多回到了12美元左右。这样一来,我就比较放心了。
 
从危机中寻找机会

紧接着,我就开始做第二件事情。虽然被浑水公司攻击这件事本身对新东方是一次巨大的伤害,但是任何危机背后都隐藏着机会。那这个机会到底是什么呢?在这样一个股价被拉低了50%~60%的情况下,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为新东方的骨干力量发期权的机会。于是我就立刻启动了申请发期权的机制。

刚好那一年,新东方内部正在讨论期权是发一年,还是发两年、三年。而这样一来,由于股价被拉低了50%左右,正好节约了巨大的成本,可以发这个期权。于是,我立刻启动了发期权的机制,给新东方所有的骨干力量的期权股份数增加了一倍,并且连续发三年。而这个成本跟原来发一半期权是一样的——根据发行股市的成本运营机制,你要在价格最低的时候发股票,这样公司所承担的成本就会最低。
 
这样一来,原本是一次危机,最后反而为新东方的管理层和骨干力量争取了三年的长远利益,使一大批骨干力量稳定在了新东方。在这点上,我觉得从危机中去寻找机会,是一个企业家应该具备的能力。同时,我也给了股市进一步的信心。

当时就有声音说:既然你们自己那么有信心,觉得新东方没有问题,那你们这些最高管理层的人员,比如俞敏洪和总裁办公会的这些人,为什么不自己出钱回购一些新东方的股票呢?当然,这件事情也在我的思考范围之内,但是当时新东方的管理层手头没有那么多钱。

那个时候,我知道,如果我以新东方管理层和最高管理者的名义,募集一笔资金到股市买股票的话,一是能给全世界投资者带来信心,二是给我们个人也能够有比较好的收益。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立刻启动了贷款机制。我跟国内的一些企业家关系还不错,原来也互相帮过忙。于是,我就打电话给牛根生等人,问他们有没有可能贷给我点美元。结果,他们非常爽快地借了我一笔钱,总共加起来有2000多万美元。我又把这2000多万美元,分头借给新东方的高级管理人员、总裁办公会的成员,让他们从股市上把新东方的股票继续回购一部分。这又进一步促进了新东方股价的回升。
 
不到一年,新东方的股价就回到了被浑水公司攻击之前的状态。三四年之后,新东方的股价接近100美元,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由于我们要还当初的借款,所以大部分人在股价为20美元左右的时候就把股票卖了,把钱还给了借给我钱的这些企业家,也没有亏本,甚至还赚了一点。所以,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你的反应能力直接决定你能不能把事情做得更好。
 
巨大的成本花费

紧接着,我们要做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受到浑水公司攻击以后,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没有造假,尤其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证明。但是这件事情做起来很难,就像是有人指责你偷东西,你要去证明自己没有偷,或者有人指责你道德有瑕疵,而你要证明自己道德没有瑕疵一样,是非常困难的。

也就是说,证明自己清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根据美国的惯用原则,你必须聘请全世界最好的独立律师事务所、财务事务所、审计事务所,由它们组成联合独立调查团来对你进行事无巨细的调查。而且聘请这个调查团的成本非常高,因为他们都是世界上顶级的,一般都是按小时计费的,平均每个人每小时的费用在1000~2000美元之间。所以如果他们来10个人的话,那每小时的费用就至少是1万美元,这是一项巨大的成本。但是,我必须要去自我证明清白。这笔钱是不得不花的。

所以,我们迅速聘请了国际上最优秀的律师和会计独立调查团,进驻新东方进行调查。他们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们的电脑全部收走,把硬盘全部拆走。他们要调查过去5年中,我们硬盘中所储存的所有信息和内容,来看我们有没有数据造假,以及有没有任何邮件讨论过要通过造假来提高新东方的股价以谋取个人利益。

当时,我还跟他们开玩笑说:我这个硬盘中有很多写给女朋友的信啊,你不能拿过去。他们说:俞老师,我们对这些内容不会在意的,也不会暴露你的隐私,但是所有硬盘上的信息你删除了也没用,因为我们有非常强大的恢复机制,即使你把它切成碎片,我们也能够把你硬件上的所有文件恢复过来。由此可见他们调查工具之强大。
 
在进驻调查一年半以后,他们才出了报告,这个报告最后提交给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表明新东方是非常清白的。到此,浑水公司对新东方的攻击才画上了句号。

那新东方为此所付出的代价是多少呢?1500万美元!就是付给这些独立调查团的酬劳,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代价。但是除此之外,新东方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要去应对,那就是由于浑水公司的攻击,美国很多股民开始联合起来对新东方进行起诉。

美国有一批律师专门干这个事情,只要一有公司被攻击,他们就鼓动股民们进行起诉,而股民们不用付任何诉讼费。因为最后如果起诉成功,这些律师会有一个10%或15%,甚至20%的抽成,这个抽成就是律师的收益,所以这些律师会像狼一样,一旦看见企业“流血”,然后就会鼓动股民们一起冲进来。

新东方也不例外,任何其他家在世界上被攻击的企业都不例外,要经历被股民联合起诉的过程。这样,新东方就得再次请律师跟这些股民进行交流沟通、打官司。当然,由于美国证交易券委员会调查出新东方本质上没有任何问题,这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如果新东方真被查出来有问题的话,那就要面临巨额的赔偿。由于新东方没有问题,所以最后只赔偿了律师费和股民时间上的损失,差不多有200万美元。
 
总的来说,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即使遇到的是无端的攻击,也可能会面临巨大的成本花费和民生上的损失。而且这类事件非常复杂,很多人为了利益会完全失去道德底线,不惜一切代价来寻找获取利益的突破口。毫无疑问,这也是浑水公司攻击新东方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不管怎么样,新东方在这个整个过程中,由于自己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又聘请了顶级专业人士,所以能沉着应对,使自己在这次被攻击的过程中,得到了还不错的结果。
 
新东方在表面上损了近2000万美元,但通过股票回购、给管理层发期权这样的行为,这些资金实际上又都回到了新东方和骨干力量身上。总而言之,我们经受了一次风雨,在这次风雨中新东方得到了成长,新东方的财务体系、数据体系也由此变得更加健全。从2012年到现在,几年过去了,新东方依然在非常健康地成长。
 
这就是新东方遭遇浑水公司攻击的整个过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