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库德洛:下月G20峰会可能举行特习会

发布日期:2019-05-13 07:07
摘要」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的这番话或许是一个信号,表明相比起特朗普说出的狠话,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更愿意妥协。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艾梅•威廉斯  , 米强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首席经济顾问试图遏制美中贸易紧张升级的冲击波,称美国总统有很大可能将在下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挽救一项协议。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见文首照片)提出特朗普有可能与习近平面对面交谈之际,美国采取行动对大量中国输美商品执行大幅上调的关税,戏剧性加大了两国间贸易争端的赌注。

周一,特朗普政府预计将公布另外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细节——如果与北京方面的谈判不能取得进展,美方想要对这些商品征收25%关税。此前特朗普政府已在上周五采取行动,将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

预计会引发中国报复的美国关税上调,已冲击金融市场,并引发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新担忧。

“我们不认为中方走得够远。我们将等等看。会谈将继续,”库德洛表示。“同时我会这么说,下月即6月下旬的G20日本会议,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将在那次会议期间交谈的几率很可能相当大,”他补充道。

在那之前,双方并未安排正式谈判。但库德洛表示,中国官员曾邀请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前往北京进行进一步会谈。

就在10天前,美国和中国还接近达成一项解决贸易争端的协议。但华盛顿方面指责北京方面对其承诺“出尔反尔”,并弱化协议,加大其执行难度。领导中国谈判代表团的中国副总理刘鹤否认这一说法。

“我们认为双方没有成交之前,任何变化都是非常自然的,”香港凤凰卫视引述刘鹤的话表示。“我们没有后退,我们只是在一些文本上怎么写产生了分歧。”

刘鹤表示,中国希望达成一项“平等的、有尊严的前提下”的协议,并补充说,剩余的分歧是中国无法做出让步的“原则问题”。然而,上周六晚,特朗普叫板北京的谈判代表们。“我认为中国觉得他们在最近的谈判中如此严重地受挫,以至于他们觉得不如等一等2020年的下一次(美国总统)选举,看看他们能否有运气,看到某个民主党人当选,”美国总统说道。

“如果不得不拖到我的第二个任期谈判达成协议,这个协议对他们来说将比现在糟糕得多。他们现在就采取行动是明智的。”

尽管特朗普一再声称中国在为其行政当局加征的关税买单(不顾美国进口商在支付关税这一事实),库德洛承认此次升级可能给美国企业带来一些痛苦,尽管他相信规模会很小。

“双方都将受此影响,”库德洛表示。“你必须做你必须做的事情。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忍受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因此根据我的判断,经济后果小得很”,他补充道。但是,虽然美国国会两党的许多人支持特朗普在对华谈判中转向强势,但其他人已开始变得担忧。

“总统正在与中国人在谈判中较劲,我认为他觉得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无法真正退让,”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周日对美国广播公司新闻(ABC News)表示。“我……已建议行政当局,搞定这件事,因为我们陷入关税战或贸易战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有可能因此陷入一场经济衰退,”他补充说。

提出特朗普可能与习近平举行新的峰会或许是一个信号,表明相比总统撂下的狠话,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更愿意妥协。

“如果市场意识到(特朗普的)整个贸易议程正在拖累美国经济,那么他最终可能会面临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金融市场下滑、经济放缓和物价上涨,”曾是奥巴马政府官员、如今是华盛顿咨询公司——International Capital Strategies负责人的道格拉斯•雷德克(Douglas Rediker)表示。“所有这些都会使他在政治上受到密切审视,破坏他当选连任的理由。所以他有足够的动力去达成一项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的这番话或许是一个信号,表明相比起特朗普说出的狠话,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更愿意妥协。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艾梅•威廉斯  , 米强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首席经济顾问试图遏制美中贸易紧张升级的冲击波,称美国总统有很大可能将在下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挽救一项协议。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见文首照片)提出特朗普有可能与习近平面对面交谈之际,美国采取行动对大量中国输美商品执行大幅上调的关税,戏剧性加大了两国间贸易争端的赌注。

周一,特朗普政府预计将公布另外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细节——如果与北京方面的谈判不能取得进展,美方想要对这些商品征收25%关税。此前特朗普政府已在上周五采取行动,将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

预计会引发中国报复的美国关税上调,已冲击金融市场,并引发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新担忧。

“我们不认为中方走得够远。我们将等等看。会谈将继续,”库德洛表示。“同时我会这么说,下月即6月下旬的G20日本会议,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将在那次会议期间交谈的几率很可能相当大,”他补充道。

在那之前,双方并未安排正式谈判。但库德洛表示,中国官员曾邀请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前往北京进行进一步会谈。

就在10天前,美国和中国还接近达成一项解决贸易争端的协议。但华盛顿方面指责北京方面对其承诺“出尔反尔”,并弱化协议,加大其执行难度。领导中国谈判代表团的中国副总理刘鹤否认这一说法。

“我们认为双方没有成交之前,任何变化都是非常自然的,”香港凤凰卫视引述刘鹤的话表示。“我们没有后退,我们只是在一些文本上怎么写产生了分歧。”

刘鹤表示,中国希望达成一项“平等的、有尊严的前提下”的协议,并补充说,剩余的分歧是中国无法做出让步的“原则问题”。然而,上周六晚,特朗普叫板北京的谈判代表们。“我认为中国觉得他们在最近的谈判中如此严重地受挫,以至于他们觉得不如等一等2020年的下一次(美国总统)选举,看看他们能否有运气,看到某个民主党人当选,”美国总统说道。

“如果不得不拖到我的第二个任期谈判达成协议,这个协议对他们来说将比现在糟糕得多。他们现在就采取行动是明智的。”

尽管特朗普一再声称中国在为其行政当局加征的关税买单(不顾美国进口商在支付关税这一事实),库德洛承认此次升级可能给美国企业带来一些痛苦,尽管他相信规模会很小。

“双方都将受此影响,”库德洛表示。“你必须做你必须做的事情。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忍受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因此根据我的判断,经济后果小得很”,他补充道。但是,虽然美国国会两党的许多人支持特朗普在对华谈判中转向强势,但其他人已开始变得担忧。

“总统正在与中国人在谈判中较劲,我认为他觉得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无法真正退让,”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周日对美国广播公司新闻(ABC News)表示。“我……已建议行政当局,搞定这件事,因为我们陷入关税战或贸易战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有可能因此陷入一场经济衰退,”他补充说。

提出特朗普可能与习近平举行新的峰会或许是一个信号,表明相比总统撂下的狠话,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更愿意妥协。

“如果市场意识到(特朗普的)整个贸易议程正在拖累美国经济,那么他最终可能会面临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金融市场下滑、经济放缓和物价上涨,”曾是奥巴马政府官员、如今是华盛顿咨询公司——International Capital Strategies负责人的道格拉斯•雷德克(Douglas Rediker)表示。“所有这些都会使他在政治上受到密切审视,破坏他当选连任的理由。所以他有足够的动力去达成一项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的这番话或许是一个信号,表明相比起特朗普说出的狠话,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更愿意妥协。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艾梅•威廉斯  , 米强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首席经济顾问试图遏制美中贸易紧张升级的冲击波,称美国总统有很大可能将在下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挽救一项协议。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见文首照片)提出特朗普有可能与习近平面对面交谈之际,美国采取行动对大量中国输美商品执行大幅上调的关税,戏剧性加大了两国间贸易争端的赌注。

周一,特朗普政府预计将公布另外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细节——如果与北京方面的谈判不能取得进展,美方想要对这些商品征收25%关税。此前特朗普政府已在上周五采取行动,将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

预计会引发中国报复的美国关税上调,已冲击金融市场,并引发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新担忧。

“我们不认为中方走得够远。我们将等等看。会谈将继续,”库德洛表示。“同时我会这么说,下月即6月下旬的G20日本会议,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将在那次会议期间交谈的几率很可能相当大,”他补充道。

在那之前,双方并未安排正式谈判。但库德洛表示,中国官员曾邀请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前往北京进行进一步会谈。

就在10天前,美国和中国还接近达成一项解决贸易争端的协议。但华盛顿方面指责北京方面对其承诺“出尔反尔”,并弱化协议,加大其执行难度。领导中国谈判代表团的中国副总理刘鹤否认这一说法。

“我们认为双方没有成交之前,任何变化都是非常自然的,”香港凤凰卫视引述刘鹤的话表示。“我们没有后退,我们只是在一些文本上怎么写产生了分歧。”

刘鹤表示,中国希望达成一项“平等的、有尊严的前提下”的协议,并补充说,剩余的分歧是中国无法做出让步的“原则问题”。然而,上周六晚,特朗普叫板北京的谈判代表们。“我认为中国觉得他们在最近的谈判中如此严重地受挫,以至于他们觉得不如等一等2020年的下一次(美国总统)选举,看看他们能否有运气,看到某个民主党人当选,”美国总统说道。

“如果不得不拖到我的第二个任期谈判达成协议,这个协议对他们来说将比现在糟糕得多。他们现在就采取行动是明智的。”

尽管特朗普一再声称中国在为其行政当局加征的关税买单(不顾美国进口商在支付关税这一事实),库德洛承认此次升级可能给美国企业带来一些痛苦,尽管他相信规模会很小。

“双方都将受此影响,”库德洛表示。“你必须做你必须做的事情。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忍受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因此根据我的判断,经济后果小得很”,他补充道。但是,虽然美国国会两党的许多人支持特朗普在对华谈判中转向强势,但其他人已开始变得担忧。

“总统正在与中国人在谈判中较劲,我认为他觉得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无法真正退让,”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周日对美国广播公司新闻(ABC News)表示。“我……已建议行政当局,搞定这件事,因为我们陷入关税战或贸易战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有可能因此陷入一场经济衰退,”他补充说。

提出特朗普可能与习近平举行新的峰会或许是一个信号,表明相比总统撂下的狠话,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更愿意妥协。

“如果市场意识到(特朗普的)整个贸易议程正在拖累美国经济,那么他最终可能会面临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金融市场下滑、经济放缓和物价上涨,”曾是奥巴马政府官员、如今是华盛顿咨询公司——International Capital Strategies负责人的道格拉斯•雷德克(Douglas Rediker)表示。“所有这些都会使他在政治上受到密切审视,破坏他当选连任的理由。所以他有足够的动力去达成一项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库德洛:下月G20峰会可能举行特习会

发布日期:2019-05-13 07:07
摘要」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的这番话或许是一个信号,表明相比起特朗普说出的狠话,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更愿意妥协。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艾梅•威廉斯  , 米强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首席经济顾问试图遏制美中贸易紧张升级的冲击波,称美国总统有很大可能将在下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挽救一项协议。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见文首照片)提出特朗普有可能与习近平面对面交谈之际,美国采取行动对大量中国输美商品执行大幅上调的关税,戏剧性加大了两国间贸易争端的赌注。

周一,特朗普政府预计将公布另外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细节——如果与北京方面的谈判不能取得进展,美方想要对这些商品征收25%关税。此前特朗普政府已在上周五采取行动,将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

预计会引发中国报复的美国关税上调,已冲击金融市场,并引发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新担忧。

“我们不认为中方走得够远。我们将等等看。会谈将继续,”库德洛表示。“同时我会这么说,下月即6月下旬的G20日本会议,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将在那次会议期间交谈的几率很可能相当大,”他补充道。

在那之前,双方并未安排正式谈判。但库德洛表示,中国官员曾邀请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前往北京进行进一步会谈。

就在10天前,美国和中国还接近达成一项解决贸易争端的协议。但华盛顿方面指责北京方面对其承诺“出尔反尔”,并弱化协议,加大其执行难度。领导中国谈判代表团的中国副总理刘鹤否认这一说法。

“我们认为双方没有成交之前,任何变化都是非常自然的,”香港凤凰卫视引述刘鹤的话表示。“我们没有后退,我们只是在一些文本上怎么写产生了分歧。”

刘鹤表示,中国希望达成一项“平等的、有尊严的前提下”的协议,并补充说,剩余的分歧是中国无法做出让步的“原则问题”。然而,上周六晚,特朗普叫板北京的谈判代表们。“我认为中国觉得他们在最近的谈判中如此严重地受挫,以至于他们觉得不如等一等2020年的下一次(美国总统)选举,看看他们能否有运气,看到某个民主党人当选,”美国总统说道。

“如果不得不拖到我的第二个任期谈判达成协议,这个协议对他们来说将比现在糟糕得多。他们现在就采取行动是明智的。”

尽管特朗普一再声称中国在为其行政当局加征的关税买单(不顾美国进口商在支付关税这一事实),库德洛承认此次升级可能给美国企业带来一些痛苦,尽管他相信规模会很小。

“双方都将受此影响,”库德洛表示。“你必须做你必须做的事情。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忍受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因此根据我的判断,经济后果小得很”,他补充道。但是,虽然美国国会两党的许多人支持特朗普在对华谈判中转向强势,但其他人已开始变得担忧。

“总统正在与中国人在谈判中较劲,我认为他觉得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无法真正退让,”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周日对美国广播公司新闻(ABC News)表示。“我……已建议行政当局,搞定这件事,因为我们陷入关税战或贸易战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有可能因此陷入一场经济衰退,”他补充说。

提出特朗普可能与习近平举行新的峰会或许是一个信号,表明相比总统撂下的狠话,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更愿意妥协。

“如果市场意识到(特朗普的)整个贸易议程正在拖累美国经济,那么他最终可能会面临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金融市场下滑、经济放缓和物价上涨,”曾是奥巴马政府官员、如今是华盛顿咨询公司——International Capital Strategies负责人的道格拉斯•雷德克(Douglas Rediker)表示。“所有这些都会使他在政治上受到密切审视,破坏他当选连任的理由。所以他有足够的动力去达成一项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的这番话或许是一个信号,表明相比起特朗普说出的狠话,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更愿意妥协。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艾梅•威廉斯  , 米强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首席经济顾问试图遏制美中贸易紧张升级的冲击波,称美国总统有很大可能将在下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日本峰会上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挽救一项协议。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见文首照片)提出特朗普有可能与习近平面对面交谈之际,美国采取行动对大量中国输美商品执行大幅上调的关税,戏剧性加大了两国间贸易争端的赌注。

周一,特朗普政府预计将公布另外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细节——如果与北京方面的谈判不能取得进展,美方想要对这些商品征收25%关税。此前特朗普政府已在上周五采取行动,将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

预计会引发中国报复的美国关税上调,已冲击金融市场,并引发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新担忧。

“我们不认为中方走得够远。我们将等等看。会谈将继续,”库德洛表示。“同时我会这么说,下月即6月下旬的G20日本会议,特朗普总统和习主席将在那次会议期间交谈的几率很可能相当大,”他补充道。

在那之前,双方并未安排正式谈判。但库德洛表示,中国官员曾邀请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前往北京进行进一步会谈。

就在10天前,美国和中国还接近达成一项解决贸易争端的协议。但华盛顿方面指责北京方面对其承诺“出尔反尔”,并弱化协议,加大其执行难度。领导中国谈判代表团的中国副总理刘鹤否认这一说法。

“我们认为双方没有成交之前,任何变化都是非常自然的,”香港凤凰卫视引述刘鹤的话表示。“我们没有后退,我们只是在一些文本上怎么写产生了分歧。”

刘鹤表示,中国希望达成一项“平等的、有尊严的前提下”的协议,并补充说,剩余的分歧是中国无法做出让步的“原则问题”。然而,上周六晚,特朗普叫板北京的谈判代表们。“我认为中国觉得他们在最近的谈判中如此严重地受挫,以至于他们觉得不如等一等2020年的下一次(美国总统)选举,看看他们能否有运气,看到某个民主党人当选,”美国总统说道。

“如果不得不拖到我的第二个任期谈判达成协议,这个协议对他们来说将比现在糟糕得多。他们现在就采取行动是明智的。”

尽管特朗普一再声称中国在为其行政当局加征的关税买单(不顾美国进口商在支付关税这一事实),库德洛承认此次升级可能给美国企业带来一些痛苦,尽管他相信规模会很小。

“双方都将受此影响,”库德洛表示。“你必须做你必须做的事情。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忍受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因此根据我的判断,经济后果小得很”,他补充道。但是,虽然美国国会两党的许多人支持特朗普在对华谈判中转向强势,但其他人已开始变得担忧。

“总统正在与中国人在谈判中较劲,我认为他觉得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无法真正退让,”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周日对美国广播公司新闻(ABC News)表示。“我……已建议行政当局,搞定这件事,因为我们陷入关税战或贸易战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有可能因此陷入一场经济衰退,”他补充说。

提出特朗普可能与习近平举行新的峰会或许是一个信号,表明相比总统撂下的狠话,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更愿意妥协。

“如果市场意识到(特朗普的)整个贸易议程正在拖累美国经济,那么他最终可能会面临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金融市场下滑、经济放缓和物价上涨,”曾是奥巴马政府官员、如今是华盛顿咨询公司——International Capital Strategies负责人的道格拉斯•雷德克(Douglas Rediker)表示。“所有这些都会使他在政治上受到密切审视,破坏他当选连任的理由。所以他有足够的动力去达成一项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