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国如期执行加税计划,谈判周五将继续

发布日期:2019-05-10 12:55
摘要」尽管美中已恢复贸易谈判,但美国已于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还威胁对目前不在加征关税范围内的其他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撰文 / Bob Davis / Josh Zumbrun

■ 尽管美中已恢复贸易谈判,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决定于当地时间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还威胁对目前不在加征关税范围内的其他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美中两国谈判人员周四举行了会晤,并计划于周五上午再度举行会谈。但即使如此,白宫发言人仍表示上述对华关税将从10%上调至25%。

据白宫发布的一份声明,上述决定是在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与特朗普讨论了“目前的对华贸易谈判”之后做出的。周五上午谈判人员将继续在贸易代表办公室展开磋商。

北京方面已表示将对美国的行动进行反制,但目前还不清楚中国会采取什么措施以及何时采取措施。

除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外,特朗普周四还表示,美国已启动文书程序,将对目前尚未被加征关税的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

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表示:“我和很多人的看法不同,我认为关税对美国而言是强大的工具。”

美国此前指责中国在谈判中出尔反尔,这成为本周两国谈判遭受挫折的一个源头,并可能破坏双方可能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国对此予以否认,并威胁将对美国的新关税采取反制措施,但未做详细阐述。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抵达美国后接受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采访时表示:“我这次来,顶着压力,就是表示了中方最大的诚意。”

特朗普此举反映出,北京方面对之前作出的一些承诺反悔令美国谈判人员不快。这些承诺原本被认为将在本周于华盛顿举行的谈判中帮助两国达成一份初步协议。

但这一举措也清楚表明,特朗普把关税视为杀手,使用对象既包括海外贸易伙伴,也可以是美国国会。

就连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也已支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不过若特朗普未能达成一项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经济政策的协议,舒默可能很快会收回这一支持。

特朗普做出上述威胁之际,中美本周恢复贸易谈判,周三先由中层谈判人员进行,周四美方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继续进行磋商。最近几个月,两国之间的贸易谈判曾进展顺利,但上周几乎破裂。

据特朗普政府官员称,美国认为中方已经同意为落实谈判所达成的贸易协议而详细列明将要修改的法律。但上周末中国称无意这么做,由此引发特朗普周日威胁上调关税,把双方的分歧公开化。美国谈判人员认为中国对之前作出的承诺反悔。中方则认为,此举旨在就他们认为侵犯了中国主权的一些美方要求重新谈判。

中美贸易谈判受挫进一步强化了华盛顿方面的担忧。

刘鹤曾长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事,也是习近平信赖的一名顾问,但刘鹤主要以学者的身份为人所知。

特朗普也缓和了他的威胁,称习近平周三给他写了“一封非常漂亮的信”,他可能会跟习近平交谈,看看个人外交能否有所帮助。

特朗普说:“让我们共同努力。让我们看看是否能做成什么事。”

刘鹤定于周四晚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共进晚餐。

刘鹤是否得到中国关于作出美方认为达成协议所需的让步的指示,还是他仅仅是要打探一下虚实,以进一步了解美方意图,目前尚不得而知。

中国商务部已威胁称,如果美国推进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上调关税的计划,中方将采取反制措施,但未做就此详述。到目前为止,中方已针对美国农业采取报复措施,导致美国大豆、高粱和猪肉出口下降。

周四金融市场大幅波动,投资者极力想要了解持续进行的贸易谈判情况。道琼斯指数早盘重挫逾400点,受制造和科技类股走低拖累,这些行业严重依赖中国经济增长。随着投资者转而追求相对安全的资产,美国国债收益率下滑,推动债券价格走高。

但在特朗普表示白宫仍有可能与中国达成协议后,股票价格和债券收益率从盘中低点反弹。在交易员们看来,这样的拉锯状况表明两国贸易谈判的前景依然不明朗。

美国将关税上调至25%的影响不太可能立刻体现。面临关税上调的中国商品自去年9月份以来已经被征收10%的关税。在今年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讨论过关税事宜的公司表示,他们的财务预期已经对关税上调有所规划。

面临关税上调的大部分商品是资本和中间商品,例如电路板、微处理器、汽车配件和机械。约400亿美元的消费品也将受到影响。总之,5,000多种商品面临关税上调。

关税上调适用于在周五零点过后离开中国运往美国的商品。空运货物将立即受到影响,但在周五前在中国装船并已经驶往美国港口的货物将不会面临上调关税。

如果美国按照特朗普所说的那样继续推进对剩余3,25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将对消费者构成沉重压力。这些商品包括iPhone和其他手机、衣物、笔记本电脑以及很多消费者依赖的其他日用品。美国已试图让这些商品免于加征关税,以避免引发消费者的反对——这可能会削弱美国的贸易行动。

任何新关税都将要数周甚至数月后才会出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需要确定具体商品,然后就其做出的选择征求意见并举行听证会。特朗普政府在关税问题上一直行事谨慎,试图避免因不遵守行政程序而被起诉。

这场贸易冲突始于一年多前,当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了一份长篇研究报告,称中国系统性地施压美国企业向竞争对手转移技术,并以不当补贴和其他帮助偏袒中国国内企业。研究还表示,美国公司被禁止参与中国的金融和数字市场,这种做法有失公允。

然而,上述问题现已退居次要地位,目前的争论焦点是中国是否会在贸易协议中承诺修改其法律,以及美国能否被说服不提高关税。

特朗普周四说,中国“开始重谈协议了。我们不能接受这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尽管美中已恢复贸易谈判,但美国已于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还威胁对目前不在加征关税范围内的其他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撰文 / Bob Davis / Josh Zumbrun

■ 尽管美中已恢复贸易谈判,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决定于当地时间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还威胁对目前不在加征关税范围内的其他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美中两国谈判人员周四举行了会晤,并计划于周五上午再度举行会谈。但即使如此,白宫发言人仍表示上述对华关税将从10%上调至25%。

据白宫发布的一份声明,上述决定是在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与特朗普讨论了“目前的对华贸易谈判”之后做出的。周五上午谈判人员将继续在贸易代表办公室展开磋商。

北京方面已表示将对美国的行动进行反制,但目前还不清楚中国会采取什么措施以及何时采取措施。

除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外,特朗普周四还表示,美国已启动文书程序,将对目前尚未被加征关税的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

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表示:“我和很多人的看法不同,我认为关税对美国而言是强大的工具。”

美国此前指责中国在谈判中出尔反尔,这成为本周两国谈判遭受挫折的一个源头,并可能破坏双方可能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国对此予以否认,并威胁将对美国的新关税采取反制措施,但未做详细阐述。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抵达美国后接受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采访时表示:“我这次来,顶着压力,就是表示了中方最大的诚意。”

特朗普此举反映出,北京方面对之前作出的一些承诺反悔令美国谈判人员不快。这些承诺原本被认为将在本周于华盛顿举行的谈判中帮助两国达成一份初步协议。

但这一举措也清楚表明,特朗普把关税视为杀手,使用对象既包括海外贸易伙伴,也可以是美国国会。

就连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也已支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不过若特朗普未能达成一项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经济政策的协议,舒默可能很快会收回这一支持。

特朗普做出上述威胁之际,中美本周恢复贸易谈判,周三先由中层谈判人员进行,周四美方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继续进行磋商。最近几个月,两国之间的贸易谈判曾进展顺利,但上周几乎破裂。

据特朗普政府官员称,美国认为中方已经同意为落实谈判所达成的贸易协议而详细列明将要修改的法律。但上周末中国称无意这么做,由此引发特朗普周日威胁上调关税,把双方的分歧公开化。美国谈判人员认为中国对之前作出的承诺反悔。中方则认为,此举旨在就他们认为侵犯了中国主权的一些美方要求重新谈判。

中美贸易谈判受挫进一步强化了华盛顿方面的担忧。

刘鹤曾长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事,也是习近平信赖的一名顾问,但刘鹤主要以学者的身份为人所知。

特朗普也缓和了他的威胁,称习近平周三给他写了“一封非常漂亮的信”,他可能会跟习近平交谈,看看个人外交能否有所帮助。

特朗普说:“让我们共同努力。让我们看看是否能做成什么事。”

刘鹤定于周四晚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共进晚餐。

刘鹤是否得到中国关于作出美方认为达成协议所需的让步的指示,还是他仅仅是要打探一下虚实,以进一步了解美方意图,目前尚不得而知。

中国商务部已威胁称,如果美国推进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上调关税的计划,中方将采取反制措施,但未做就此详述。到目前为止,中方已针对美国农业采取报复措施,导致美国大豆、高粱和猪肉出口下降。

周四金融市场大幅波动,投资者极力想要了解持续进行的贸易谈判情况。道琼斯指数早盘重挫逾400点,受制造和科技类股走低拖累,这些行业严重依赖中国经济增长。随着投资者转而追求相对安全的资产,美国国债收益率下滑,推动债券价格走高。

但在特朗普表示白宫仍有可能与中国达成协议后,股票价格和债券收益率从盘中低点反弹。在交易员们看来,这样的拉锯状况表明两国贸易谈判的前景依然不明朗。

美国将关税上调至25%的影响不太可能立刻体现。面临关税上调的中国商品自去年9月份以来已经被征收10%的关税。在今年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讨论过关税事宜的公司表示,他们的财务预期已经对关税上调有所规划。

面临关税上调的大部分商品是资本和中间商品,例如电路板、微处理器、汽车配件和机械。约400亿美元的消费品也将受到影响。总之,5,000多种商品面临关税上调。

关税上调适用于在周五零点过后离开中国运往美国的商品。空运货物将立即受到影响,但在周五前在中国装船并已经驶往美国港口的货物将不会面临上调关税。

如果美国按照特朗普所说的那样继续推进对剩余3,25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将对消费者构成沉重压力。这些商品包括iPhone和其他手机、衣物、笔记本电脑以及很多消费者依赖的其他日用品。美国已试图让这些商品免于加征关税,以避免引发消费者的反对——这可能会削弱美国的贸易行动。

任何新关税都将要数周甚至数月后才会出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需要确定具体商品,然后就其做出的选择征求意见并举行听证会。特朗普政府在关税问题上一直行事谨慎,试图避免因不遵守行政程序而被起诉。

这场贸易冲突始于一年多前,当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了一份长篇研究报告,称中国系统性地施压美国企业向竞争对手转移技术,并以不当补贴和其他帮助偏袒中国国内企业。研究还表示,美国公司被禁止参与中国的金融和数字市场,这种做法有失公允。

然而,上述问题现已退居次要地位,目前的争论焦点是中国是否会在贸易协议中承诺修改其法律,以及美国能否被说服不提高关税。

特朗普周四说,中国“开始重谈协议了。我们不能接受这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尽管美中已恢复贸易谈判,但美国已于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还威胁对目前不在加征关税范围内的其他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撰文 / Bob Davis / Josh Zumbrun

■ 尽管美中已恢复贸易谈判,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决定于当地时间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还威胁对目前不在加征关税范围内的其他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美中两国谈判人员周四举行了会晤,并计划于周五上午再度举行会谈。但即使如此,白宫发言人仍表示上述对华关税将从10%上调至25%。

据白宫发布的一份声明,上述决定是在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与特朗普讨论了“目前的对华贸易谈判”之后做出的。周五上午谈判人员将继续在贸易代表办公室展开磋商。

北京方面已表示将对美国的行动进行反制,但目前还不清楚中国会采取什么措施以及何时采取措施。

除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外,特朗普周四还表示,美国已启动文书程序,将对目前尚未被加征关税的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

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表示:“我和很多人的看法不同,我认为关税对美国而言是强大的工具。”

美国此前指责中国在谈判中出尔反尔,这成为本周两国谈判遭受挫折的一个源头,并可能破坏双方可能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国对此予以否认,并威胁将对美国的新关税采取反制措施,但未做详细阐述。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抵达美国后接受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采访时表示:“我这次来,顶着压力,就是表示了中方最大的诚意。”

特朗普此举反映出,北京方面对之前作出的一些承诺反悔令美国谈判人员不快。这些承诺原本被认为将在本周于华盛顿举行的谈判中帮助两国达成一份初步协议。

但这一举措也清楚表明,特朗普把关税视为杀手,使用对象既包括海外贸易伙伴,也可以是美国国会。

就连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也已支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不过若特朗普未能达成一项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经济政策的协议,舒默可能很快会收回这一支持。

特朗普做出上述威胁之际,中美本周恢复贸易谈判,周三先由中层谈判人员进行,周四美方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继续进行磋商。最近几个月,两国之间的贸易谈判曾进展顺利,但上周几乎破裂。

据特朗普政府官员称,美国认为中方已经同意为落实谈判所达成的贸易协议而详细列明将要修改的法律。但上周末中国称无意这么做,由此引发特朗普周日威胁上调关税,把双方的分歧公开化。美国谈判人员认为中国对之前作出的承诺反悔。中方则认为,此举旨在就他们认为侵犯了中国主权的一些美方要求重新谈判。

中美贸易谈判受挫进一步强化了华盛顿方面的担忧。

刘鹤曾长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事,也是习近平信赖的一名顾问,但刘鹤主要以学者的身份为人所知。

特朗普也缓和了他的威胁,称习近平周三给他写了“一封非常漂亮的信”,他可能会跟习近平交谈,看看个人外交能否有所帮助。

特朗普说:“让我们共同努力。让我们看看是否能做成什么事。”

刘鹤定于周四晚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共进晚餐。

刘鹤是否得到中国关于作出美方认为达成协议所需的让步的指示,还是他仅仅是要打探一下虚实,以进一步了解美方意图,目前尚不得而知。

中国商务部已威胁称,如果美国推进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上调关税的计划,中方将采取反制措施,但未做就此详述。到目前为止,中方已针对美国农业采取报复措施,导致美国大豆、高粱和猪肉出口下降。

周四金融市场大幅波动,投资者极力想要了解持续进行的贸易谈判情况。道琼斯指数早盘重挫逾400点,受制造和科技类股走低拖累,这些行业严重依赖中国经济增长。随着投资者转而追求相对安全的资产,美国国债收益率下滑,推动债券价格走高。

但在特朗普表示白宫仍有可能与中国达成协议后,股票价格和债券收益率从盘中低点反弹。在交易员们看来,这样的拉锯状况表明两国贸易谈判的前景依然不明朗。

美国将关税上调至25%的影响不太可能立刻体现。面临关税上调的中国商品自去年9月份以来已经被征收10%的关税。在今年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讨论过关税事宜的公司表示,他们的财务预期已经对关税上调有所规划。

面临关税上调的大部分商品是资本和中间商品,例如电路板、微处理器、汽车配件和机械。约400亿美元的消费品也将受到影响。总之,5,000多种商品面临关税上调。

关税上调适用于在周五零点过后离开中国运往美国的商品。空运货物将立即受到影响,但在周五前在中国装船并已经驶往美国港口的货物将不会面临上调关税。

如果美国按照特朗普所说的那样继续推进对剩余3,25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将对消费者构成沉重压力。这些商品包括iPhone和其他手机、衣物、笔记本电脑以及很多消费者依赖的其他日用品。美国已试图让这些商品免于加征关税,以避免引发消费者的反对——这可能会削弱美国的贸易行动。

任何新关税都将要数周甚至数月后才会出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需要确定具体商品,然后就其做出的选择征求意见并举行听证会。特朗普政府在关税问题上一直行事谨慎,试图避免因不遵守行政程序而被起诉。

这场贸易冲突始于一年多前,当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了一份长篇研究报告,称中国系统性地施压美国企业向竞争对手转移技术,并以不当补贴和其他帮助偏袒中国国内企业。研究还表示,美国公司被禁止参与中国的金融和数字市场,这种做法有失公允。

然而,上述问题现已退居次要地位,目前的争论焦点是中国是否会在贸易协议中承诺修改其法律,以及美国能否被说服不提高关税。

特朗普周四说,中国“开始重谈协议了。我们不能接受这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如期执行加税计划,谈判周五将继续

发布日期:2019-05-10 12:55
摘要」尽管美中已恢复贸易谈判,但美国已于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还威胁对目前不在加征关税范围内的其他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撰文 / Bob Davis / Josh Zumbrun

■ 尽管美中已恢复贸易谈判,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决定于当地时间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还威胁对目前不在加征关税范围内的其他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美中两国谈判人员周四举行了会晤,并计划于周五上午再度举行会谈。但即使如此,白宫发言人仍表示上述对华关税将从10%上调至25%。

据白宫发布的一份声明,上述决定是在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与特朗普讨论了“目前的对华贸易谈判”之后做出的。周五上午谈判人员将继续在贸易代表办公室展开磋商。

北京方面已表示将对美国的行动进行反制,但目前还不清楚中国会采取什么措施以及何时采取措施。

除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外,特朗普周四还表示,美国已启动文书程序,将对目前尚未被加征关税的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

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表示:“我和很多人的看法不同,我认为关税对美国而言是强大的工具。”

美国此前指责中国在谈判中出尔反尔,这成为本周两国谈判遭受挫折的一个源头,并可能破坏双方可能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国对此予以否认,并威胁将对美国的新关税采取反制措施,但未做详细阐述。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抵达美国后接受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采访时表示:“我这次来,顶着压力,就是表示了中方最大的诚意。”

特朗普此举反映出,北京方面对之前作出的一些承诺反悔令美国谈判人员不快。这些承诺原本被认为将在本周于华盛顿举行的谈判中帮助两国达成一份初步协议。

但这一举措也清楚表明,特朗普把关税视为杀手,使用对象既包括海外贸易伙伴,也可以是美国国会。

就连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也已支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不过若特朗普未能达成一项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经济政策的协议,舒默可能很快会收回这一支持。

特朗普做出上述威胁之际,中美本周恢复贸易谈判,周三先由中层谈判人员进行,周四美方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继续进行磋商。最近几个月,两国之间的贸易谈判曾进展顺利,但上周几乎破裂。

据特朗普政府官员称,美国认为中方已经同意为落实谈判所达成的贸易协议而详细列明将要修改的法律。但上周末中国称无意这么做,由此引发特朗普周日威胁上调关税,把双方的分歧公开化。美国谈判人员认为中国对之前作出的承诺反悔。中方则认为,此举旨在就他们认为侵犯了中国主权的一些美方要求重新谈判。

中美贸易谈判受挫进一步强化了华盛顿方面的担忧。

刘鹤曾长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事,也是习近平信赖的一名顾问,但刘鹤主要以学者的身份为人所知。

特朗普也缓和了他的威胁,称习近平周三给他写了“一封非常漂亮的信”,他可能会跟习近平交谈,看看个人外交能否有所帮助。

特朗普说:“让我们共同努力。让我们看看是否能做成什么事。”

刘鹤定于周四晚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共进晚餐。

刘鹤是否得到中国关于作出美方认为达成协议所需的让步的指示,还是他仅仅是要打探一下虚实,以进一步了解美方意图,目前尚不得而知。

中国商务部已威胁称,如果美国推进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上调关税的计划,中方将采取反制措施,但未做就此详述。到目前为止,中方已针对美国农业采取报复措施,导致美国大豆、高粱和猪肉出口下降。

周四金融市场大幅波动,投资者极力想要了解持续进行的贸易谈判情况。道琼斯指数早盘重挫逾400点,受制造和科技类股走低拖累,这些行业严重依赖中国经济增长。随着投资者转而追求相对安全的资产,美国国债收益率下滑,推动债券价格走高。

但在特朗普表示白宫仍有可能与中国达成协议后,股票价格和债券收益率从盘中低点反弹。在交易员们看来,这样的拉锯状况表明两国贸易谈判的前景依然不明朗。

美国将关税上调至25%的影响不太可能立刻体现。面临关税上调的中国商品自去年9月份以来已经被征收10%的关税。在今年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讨论过关税事宜的公司表示,他们的财务预期已经对关税上调有所规划。

面临关税上调的大部分商品是资本和中间商品,例如电路板、微处理器、汽车配件和机械。约400亿美元的消费品也将受到影响。总之,5,000多种商品面临关税上调。

关税上调适用于在周五零点过后离开中国运往美国的商品。空运货物将立即受到影响,但在周五前在中国装船并已经驶往美国港口的货物将不会面临上调关税。

如果美国按照特朗普所说的那样继续推进对剩余3,25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将对消费者构成沉重压力。这些商品包括iPhone和其他手机、衣物、笔记本电脑以及很多消费者依赖的其他日用品。美国已试图让这些商品免于加征关税,以避免引发消费者的反对——这可能会削弱美国的贸易行动。

任何新关税都将要数周甚至数月后才会出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需要确定具体商品,然后就其做出的选择征求意见并举行听证会。特朗普政府在关税问题上一直行事谨慎,试图避免因不遵守行政程序而被起诉。

这场贸易冲突始于一年多前,当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了一份长篇研究报告,称中国系统性地施压美国企业向竞争对手转移技术,并以不当补贴和其他帮助偏袒中国国内企业。研究还表示,美国公司被禁止参与中国的金融和数字市场,这种做法有失公允。

然而,上述问题现已退居次要地位,目前的争论焦点是中国是否会在贸易协议中承诺修改其法律,以及美国能否被说服不提高关税。

特朗普周四说,中国“开始重谈协议了。我们不能接受这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尽管美中已恢复贸易谈判,但美国已于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还威胁对目前不在加征关税范围内的其他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撰文 / Bob Davis / Josh Zumbrun

■ 尽管美中已恢复贸易谈判,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决定于当地时间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还威胁对目前不在加征关税范围内的其他所有出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

美中两国谈判人员周四举行了会晤,并计划于周五上午再度举行会谈。但即使如此,白宫发言人仍表示上述对华关税将从10%上调至25%。

据白宫发布的一份声明,上述决定是在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与特朗普讨论了“目前的对华贸易谈判”之后做出的。周五上午谈判人员将继续在贸易代表办公室展开磋商。

北京方面已表示将对美国的行动进行反制,但目前还不清楚中国会采取什么措施以及何时采取措施。

除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外,特朗普周四还表示,美国已启动文书程序,将对目前尚未被加征关税的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

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表示:“我和很多人的看法不同,我认为关税对美国而言是强大的工具。”

美国此前指责中国在谈判中出尔反尔,这成为本周两国谈判遭受挫折的一个源头,并可能破坏双方可能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国对此予以否认,并威胁将对美国的新关税采取反制措施,但未做详细阐述。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抵达美国后接受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CCTV)采访时表示:“我这次来,顶着压力,就是表示了中方最大的诚意。”

特朗普此举反映出,北京方面对之前作出的一些承诺反悔令美国谈判人员不快。这些承诺原本被认为将在本周于华盛顿举行的谈判中帮助两国达成一份初步协议。

但这一举措也清楚表明,特朗普把关税视为杀手,使用对象既包括海外贸易伙伴,也可以是美国国会。

就连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也已支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不过若特朗普未能达成一项将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经济政策的协议,舒默可能很快会收回这一支持。

特朗普做出上述威胁之际,中美本周恢复贸易谈判,周三先由中层谈判人员进行,周四美方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继续进行磋商。最近几个月,两国之间的贸易谈判曾进展顺利,但上周几乎破裂。

据特朗普政府官员称,美国认为中方已经同意为落实谈判所达成的贸易协议而详细列明将要修改的法律。但上周末中国称无意这么做,由此引发特朗普周日威胁上调关税,把双方的分歧公开化。美国谈判人员认为中国对之前作出的承诺反悔。中方则认为,此举旨在就他们认为侵犯了中国主权的一些美方要求重新谈判。

中美贸易谈判受挫进一步强化了华盛顿方面的担忧。

刘鹤曾长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事,也是习近平信赖的一名顾问,但刘鹤主要以学者的身份为人所知。

特朗普也缓和了他的威胁,称习近平周三给他写了“一封非常漂亮的信”,他可能会跟习近平交谈,看看个人外交能否有所帮助。

特朗普说:“让我们共同努力。让我们看看是否能做成什么事。”

刘鹤定于周四晚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共进晚餐。

刘鹤是否得到中国关于作出美方认为达成协议所需的让步的指示,还是他仅仅是要打探一下虚实,以进一步了解美方意图,目前尚不得而知。

中国商务部已威胁称,如果美国推进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上调关税的计划,中方将采取反制措施,但未做就此详述。到目前为止,中方已针对美国农业采取报复措施,导致美国大豆、高粱和猪肉出口下降。

周四金融市场大幅波动,投资者极力想要了解持续进行的贸易谈判情况。道琼斯指数早盘重挫逾400点,受制造和科技类股走低拖累,这些行业严重依赖中国经济增长。随着投资者转而追求相对安全的资产,美国国债收益率下滑,推动债券价格走高。

但在特朗普表示白宫仍有可能与中国达成协议后,股票价格和债券收益率从盘中低点反弹。在交易员们看来,这样的拉锯状况表明两国贸易谈判的前景依然不明朗。

美国将关税上调至25%的影响不太可能立刻体现。面临关税上调的中国商品自去年9月份以来已经被征收10%的关税。在今年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讨论过关税事宜的公司表示,他们的财务预期已经对关税上调有所规划。

面临关税上调的大部分商品是资本和中间商品,例如电路板、微处理器、汽车配件和机械。约400亿美元的消费品也将受到影响。总之,5,000多种商品面临关税上调。

关税上调适用于在周五零点过后离开中国运往美国的商品。空运货物将立即受到影响,但在周五前在中国装船并已经驶往美国港口的货物将不会面临上调关税。

如果美国按照特朗普所说的那样继续推进对剩余3,25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将对消费者构成沉重压力。这些商品包括iPhone和其他手机、衣物、笔记本电脑以及很多消费者依赖的其他日用品。美国已试图让这些商品免于加征关税,以避免引发消费者的反对——这可能会削弱美国的贸易行动。

任何新关税都将要数周甚至数月后才会出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需要确定具体商品,然后就其做出的选择征求意见并举行听证会。特朗普政府在关税问题上一直行事谨慎,试图避免因不遵守行政程序而被起诉。

这场贸易冲突始于一年多前,当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了一份长篇研究报告,称中国系统性地施压美国企业向竞争对手转移技术,并以不当补贴和其他帮助偏袒中国国内企业。研究还表示,美国公司被禁止参与中国的金融和数字市场,这种做法有失公允。

然而,上述问题现已退居次要地位,目前的争论焦点是中国是否会在贸易协议中承诺修改其法律,以及美国能否被说服不提高关税。

特朗普周四说,中国“开始重谈协议了。我们不能接受这个。”■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