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全球经济为美中贸易战“埋单”

发布日期:2019-05-10 10:51
摘要」目前影响到逾50%的美中双边贸易的关税抑制了全球经贸活动,推高了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并阻碍了企业投资。



撰文 /  德尔菲娜•施特劳斯

■ 自美中贸易争端于2018年年中升级以来,全球经贸增长大幅放缓。同时,一系列经济指标显示,这场持续一年的争端对全球经济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按照安排,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谈判代表会于周四在华盛顿会晤,以期解决他们在贸易协议谈判最后时刻陷入的僵局。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目前影响到逾50%的美中双边贸易的关税抑制了全球经贸活动,推高了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并阻碍了企业投资,因为企业寻求对供应链进行重组。

据世界贸易组织(WTO)估计,去年商品贸易额的增长仅略快于全球产出的增长,主要原因是第四季度贸易额出现下滑。

WTO预计,2019年的表现也将同样疲弱。荷兰经济分析局(Netherland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发布的数据支持了这一预期。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2月份的一年里,全球贸易额下降了1.1%。

全球贸易放缓不仅是因为关税,其他因素——从英国退欧到中国内需疲软——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作为贸易争端中的主角,中美之间贸易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

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对华出口同比下降30%,中国对美出口下降9%。

双边贸易额减少约25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贸易总额的0.5%,尽管这些数字可能夸大了长期影响,因为一些企业在去年底未雨绸缪,抢在关税上调前加紧进出口。

按照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说法,受到一些影响是值得的:他声称,美国“巨大的经济成果”部分是因为他对中国输美商品的惩罚,代价主要由中方承担。

不过,与特朗普的说法相反,美国的关税完全由国内进口商和消费者埋单。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现,没有证据表明外国出口商降低了价格。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即使美国政府能够充分利用加征关税获得的额外税收收入,但到2018年底,美国实际收入遭受的损失达到了每月14亿美元,去年前11个月总计损失为69亿美元。

研究人员估计,如果目前的关税水平保持不变,每年将有约1650亿美元的贸易转向,以避开加征的关税,这意味着企业的成本将大幅增加。

另一项研究认为,贸易战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的总损失估计为78亿美元,而且,关税提供的保护集中在对选举敏感的“铁锈带”各州,而外国报复的目标是2016年大选中给予特朗普最大支持的农业州。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包括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平洛皮•戈德伯格(Pinelopi Goldberg) 。

然而,总的来说,关税不太可能对两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美国减税措施和更为鸽派的货币政策立场以及中国国内的刺激政策分别减弱了关税的影响。

即使特朗普将进一步上调关税的威胁付诸实施,对美国经济增长的直接影响可能也不大。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认为,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所带来的税收增长将相当于GDP的约0.5%,远不及特朗普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影响”。

中国受到的冲击会更大。巴克莱(Barclays)经济学家估计,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内导致中国经济增幅减少0.5个百分点;如果特朗普兑现他的威胁,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中国经济增幅将再减少0.5个百分点。

然而,特朗普政策可能给企业信心造成的影响才是真正令人担忧的。

荷兰银行(ABN Amro)经济学家指出,去年全球制造业滑坡可能反映出贸易冲突给企业信心和金融状况造成的“更加有害的间接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本周贸易冲突再度升级可能产生类似的后果,导致制造业的低迷期进一步延长。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在对美国政策目标有更清晰的认识之前,许多企业不愿进行投资。

随着贸易紧张局势持续,有迹象表明,全球贸易模式正开始发生相应的转变。

尽管中国的地区贸易伙伴也受到了牵连——日本、韩国、泰国和越南对中国的出口骤降——但这些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却有所增加。

最终,他们可能会从贸易转向中获益。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表示,中国和美国对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激增。这表明企业已开始将生产转移到该地区其它国家,以避开惩罚性关税。

这种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中国)有很强的动机将其贸易与美国脱钩,”TS Lombard经济学家拉里•布雷纳德(Larry Brainard)说,“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目前影响到逾50%的美中双边贸易的关税抑制了全球经贸活动,推高了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并阻碍了企业投资。



撰文 /  德尔菲娜•施特劳斯

■ 自美中贸易争端于2018年年中升级以来,全球经贸增长大幅放缓。同时,一系列经济指标显示,这场持续一年的争端对全球经济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按照安排,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谈判代表会于周四在华盛顿会晤,以期解决他们在贸易协议谈判最后时刻陷入的僵局。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目前影响到逾50%的美中双边贸易的关税抑制了全球经贸活动,推高了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并阻碍了企业投资,因为企业寻求对供应链进行重组。

据世界贸易组织(WTO)估计,去年商品贸易额的增长仅略快于全球产出的增长,主要原因是第四季度贸易额出现下滑。

WTO预计,2019年的表现也将同样疲弱。荷兰经济分析局(Netherland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发布的数据支持了这一预期。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2月份的一年里,全球贸易额下降了1.1%。

全球贸易放缓不仅是因为关税,其他因素——从英国退欧到中国内需疲软——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作为贸易争端中的主角,中美之间贸易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

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对华出口同比下降30%,中国对美出口下降9%。

双边贸易额减少约25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贸易总额的0.5%,尽管这些数字可能夸大了长期影响,因为一些企业在去年底未雨绸缪,抢在关税上调前加紧进出口。

按照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说法,受到一些影响是值得的:他声称,美国“巨大的经济成果”部分是因为他对中国输美商品的惩罚,代价主要由中方承担。

不过,与特朗普的说法相反,美国的关税完全由国内进口商和消费者埋单。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现,没有证据表明外国出口商降低了价格。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即使美国政府能够充分利用加征关税获得的额外税收收入,但到2018年底,美国实际收入遭受的损失达到了每月14亿美元,去年前11个月总计损失为69亿美元。

研究人员估计,如果目前的关税水平保持不变,每年将有约1650亿美元的贸易转向,以避开加征的关税,这意味着企业的成本将大幅增加。

另一项研究认为,贸易战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的总损失估计为78亿美元,而且,关税提供的保护集中在对选举敏感的“铁锈带”各州,而外国报复的目标是2016年大选中给予特朗普最大支持的农业州。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包括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平洛皮•戈德伯格(Pinelopi Goldberg) 。

然而,总的来说,关税不太可能对两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美国减税措施和更为鸽派的货币政策立场以及中国国内的刺激政策分别减弱了关税的影响。

即使特朗普将进一步上调关税的威胁付诸实施,对美国经济增长的直接影响可能也不大。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认为,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所带来的税收增长将相当于GDP的约0.5%,远不及特朗普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影响”。

中国受到的冲击会更大。巴克莱(Barclays)经济学家估计,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内导致中国经济增幅减少0.5个百分点;如果特朗普兑现他的威胁,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中国经济增幅将再减少0.5个百分点。

然而,特朗普政策可能给企业信心造成的影响才是真正令人担忧的。

荷兰银行(ABN Amro)经济学家指出,去年全球制造业滑坡可能反映出贸易冲突给企业信心和金融状况造成的“更加有害的间接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本周贸易冲突再度升级可能产生类似的后果,导致制造业的低迷期进一步延长。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在对美国政策目标有更清晰的认识之前,许多企业不愿进行投资。

随着贸易紧张局势持续,有迹象表明,全球贸易模式正开始发生相应的转变。

尽管中国的地区贸易伙伴也受到了牵连——日本、韩国、泰国和越南对中国的出口骤降——但这些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却有所增加。

最终,他们可能会从贸易转向中获益。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表示,中国和美国对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激增。这表明企业已开始将生产转移到该地区其它国家,以避开惩罚性关税。

这种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中国)有很强的动机将其贸易与美国脱钩,”TS Lombard经济学家拉里•布雷纳德(Larry Brainard)说,“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目前影响到逾50%的美中双边贸易的关税抑制了全球经贸活动,推高了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并阻碍了企业投资。



撰文 /  德尔菲娜•施特劳斯

■ 自美中贸易争端于2018年年中升级以来,全球经贸增长大幅放缓。同时,一系列经济指标显示,这场持续一年的争端对全球经济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按照安排,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谈判代表会于周四在华盛顿会晤,以期解决他们在贸易协议谈判最后时刻陷入的僵局。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目前影响到逾50%的美中双边贸易的关税抑制了全球经贸活动,推高了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并阻碍了企业投资,因为企业寻求对供应链进行重组。

据世界贸易组织(WTO)估计,去年商品贸易额的增长仅略快于全球产出的增长,主要原因是第四季度贸易额出现下滑。

WTO预计,2019年的表现也将同样疲弱。荷兰经济分析局(Netherland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发布的数据支持了这一预期。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2月份的一年里,全球贸易额下降了1.1%。

全球贸易放缓不仅是因为关税,其他因素——从英国退欧到中国内需疲软——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作为贸易争端中的主角,中美之间贸易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

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对华出口同比下降30%,中国对美出口下降9%。

双边贸易额减少约25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贸易总额的0.5%,尽管这些数字可能夸大了长期影响,因为一些企业在去年底未雨绸缪,抢在关税上调前加紧进出口。

按照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说法,受到一些影响是值得的:他声称,美国“巨大的经济成果”部分是因为他对中国输美商品的惩罚,代价主要由中方承担。

不过,与特朗普的说法相反,美国的关税完全由国内进口商和消费者埋单。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现,没有证据表明外国出口商降低了价格。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即使美国政府能够充分利用加征关税获得的额外税收收入,但到2018年底,美国实际收入遭受的损失达到了每月14亿美元,去年前11个月总计损失为69亿美元。

研究人员估计,如果目前的关税水平保持不变,每年将有约1650亿美元的贸易转向,以避开加征的关税,这意味着企业的成本将大幅增加。

另一项研究认为,贸易战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的总损失估计为78亿美元,而且,关税提供的保护集中在对选举敏感的“铁锈带”各州,而外国报复的目标是2016年大选中给予特朗普最大支持的农业州。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包括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平洛皮•戈德伯格(Pinelopi Goldberg) 。

然而,总的来说,关税不太可能对两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美国减税措施和更为鸽派的货币政策立场以及中国国内的刺激政策分别减弱了关税的影响。

即使特朗普将进一步上调关税的威胁付诸实施,对美国经济增长的直接影响可能也不大。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认为,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所带来的税收增长将相当于GDP的约0.5%,远不及特朗普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影响”。

中国受到的冲击会更大。巴克莱(Barclays)经济学家估计,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内导致中国经济增幅减少0.5个百分点;如果特朗普兑现他的威胁,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中国经济增幅将再减少0.5个百分点。

然而,特朗普政策可能给企业信心造成的影响才是真正令人担忧的。

荷兰银行(ABN Amro)经济学家指出,去年全球制造业滑坡可能反映出贸易冲突给企业信心和金融状况造成的“更加有害的间接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本周贸易冲突再度升级可能产生类似的后果,导致制造业的低迷期进一步延长。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在对美国政策目标有更清晰的认识之前,许多企业不愿进行投资。

随着贸易紧张局势持续,有迹象表明,全球贸易模式正开始发生相应的转变。

尽管中国的地区贸易伙伴也受到了牵连——日本、韩国、泰国和越南对中国的出口骤降——但这些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却有所增加。

最终,他们可能会从贸易转向中获益。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表示,中国和美国对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激增。这表明企业已开始将生产转移到该地区其它国家,以避开惩罚性关税。

这种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中国)有很强的动机将其贸易与美国脱钩,”TS Lombard经济学家拉里•布雷纳德(Larry Brainard)说,“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经济为美中贸易战“埋单”

发布日期:2019-05-10 10:51
摘要」目前影响到逾50%的美中双边贸易的关税抑制了全球经贸活动,推高了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并阻碍了企业投资。



撰文 /  德尔菲娜•施特劳斯

■ 自美中贸易争端于2018年年中升级以来,全球经贸增长大幅放缓。同时,一系列经济指标显示,这场持续一年的争端对全球经济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按照安排,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谈判代表会于周四在华盛顿会晤,以期解决他们在贸易协议谈判最后时刻陷入的僵局。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目前影响到逾50%的美中双边贸易的关税抑制了全球经贸活动,推高了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并阻碍了企业投资,因为企业寻求对供应链进行重组。

据世界贸易组织(WTO)估计,去年商品贸易额的增长仅略快于全球产出的增长,主要原因是第四季度贸易额出现下滑。

WTO预计,2019年的表现也将同样疲弱。荷兰经济分析局(Netherland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发布的数据支持了这一预期。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2月份的一年里,全球贸易额下降了1.1%。

全球贸易放缓不仅是因为关税,其他因素——从英国退欧到中国内需疲软——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作为贸易争端中的主角,中美之间贸易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

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对华出口同比下降30%,中国对美出口下降9%。

双边贸易额减少约25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贸易总额的0.5%,尽管这些数字可能夸大了长期影响,因为一些企业在去年底未雨绸缪,抢在关税上调前加紧进出口。

按照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说法,受到一些影响是值得的:他声称,美国“巨大的经济成果”部分是因为他对中国输美商品的惩罚,代价主要由中方承担。

不过,与特朗普的说法相反,美国的关税完全由国内进口商和消费者埋单。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现,没有证据表明外国出口商降低了价格。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即使美国政府能够充分利用加征关税获得的额外税收收入,但到2018年底,美国实际收入遭受的损失达到了每月14亿美元,去年前11个月总计损失为69亿美元。

研究人员估计,如果目前的关税水平保持不变,每年将有约1650亿美元的贸易转向,以避开加征的关税,这意味着企业的成本将大幅增加。

另一项研究认为,贸易战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的总损失估计为78亿美元,而且,关税提供的保护集中在对选举敏感的“铁锈带”各州,而外国报复的目标是2016年大选中给予特朗普最大支持的农业州。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包括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平洛皮•戈德伯格(Pinelopi Goldberg) 。

然而,总的来说,关税不太可能对两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美国减税措施和更为鸽派的货币政策立场以及中国国内的刺激政策分别减弱了关税的影响。

即使特朗普将进一步上调关税的威胁付诸实施,对美国经济增长的直接影响可能也不大。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认为,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所带来的税收增长将相当于GDP的约0.5%,远不及特朗普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影响”。

中国受到的冲击会更大。巴克莱(Barclays)经济学家估计,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内导致中国经济增幅减少0.5个百分点;如果特朗普兑现他的威胁,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中国经济增幅将再减少0.5个百分点。

然而,特朗普政策可能给企业信心造成的影响才是真正令人担忧的。

荷兰银行(ABN Amro)经济学家指出,去年全球制造业滑坡可能反映出贸易冲突给企业信心和金融状况造成的“更加有害的间接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本周贸易冲突再度升级可能产生类似的后果,导致制造业的低迷期进一步延长。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在对美国政策目标有更清晰的认识之前,许多企业不愿进行投资。

随着贸易紧张局势持续,有迹象表明,全球贸易模式正开始发生相应的转变。

尽管中国的地区贸易伙伴也受到了牵连——日本、韩国、泰国和越南对中国的出口骤降——但这些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却有所增加。

最终,他们可能会从贸易转向中获益。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表示,中国和美国对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激增。这表明企业已开始将生产转移到该地区其它国家,以避开惩罚性关税。

这种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中国)有很强的动机将其贸易与美国脱钩,”TS Lombard经济学家拉里•布雷纳德(Larry Brainard)说,“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目前影响到逾50%的美中双边贸易的关税抑制了全球经贸活动,推高了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并阻碍了企业投资。



撰文 /  德尔菲娜•施特劳斯

■ 自美中贸易争端于2018年年中升级以来,全球经贸增长大幅放缓。同时,一系列经济指标显示,这场持续一年的争端对全球经济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按照安排,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谈判代表会于周四在华盛顿会晤,以期解决他们在贸易协议谈判最后时刻陷入的僵局。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目前影响到逾50%的美中双边贸易的关税抑制了全球经贸活动,推高了美国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并阻碍了企业投资,因为企业寻求对供应链进行重组。

据世界贸易组织(WTO)估计,去年商品贸易额的增长仅略快于全球产出的增长,主要原因是第四季度贸易额出现下滑。

WTO预计,2019年的表现也将同样疲弱。荷兰经济分析局(Netherland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发布的数据支持了这一预期。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2月份的一年里,全球贸易额下降了1.1%。

全球贸易放缓不仅是因为关税,其他因素——从英国退欧到中国内需疲软——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作为贸易争端中的主角,中美之间贸易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

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对华出口同比下降30%,中国对美出口下降9%。

双边贸易额减少约25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贸易总额的0.5%,尽管这些数字可能夸大了长期影响,因为一些企业在去年底未雨绸缪,抢在关税上调前加紧进出口。

按照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说法,受到一些影响是值得的:他声称,美国“巨大的经济成果”部分是因为他对中国输美商品的惩罚,代价主要由中方承担。

不过,与特朗普的说法相反,美国的关税完全由国内进口商和消费者埋单。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现,没有证据表明外国出口商降低了价格。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即使美国政府能够充分利用加征关税获得的额外税收收入,但到2018年底,美国实际收入遭受的损失达到了每月14亿美元,去年前11个月总计损失为69亿美元。

研究人员估计,如果目前的关税水平保持不变,每年将有约1650亿美元的贸易转向,以避开加征的关税,这意味着企业的成本将大幅增加。

另一项研究认为,贸易战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的总损失估计为78亿美元,而且,关税提供的保护集中在对选举敏感的“铁锈带”各州,而外国报复的目标是2016年大选中给予特朗普最大支持的农业州。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包括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平洛皮•戈德伯格(Pinelopi Goldberg) 。

然而,总的来说,关税不太可能对两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美国减税措施和更为鸽派的货币政策立场以及中国国内的刺激政策分别减弱了关税的影响。

即使特朗普将进一步上调关税的威胁付诸实施,对美国经济增长的直接影响可能也不大。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认为,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所带来的税收增长将相当于GDP的约0.5%,远不及特朗普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影响”。

中国受到的冲击会更大。巴克莱(Barclays)经济学家估计,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内导致中国经济增幅减少0.5个百分点;如果特朗普兑现他的威胁,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中国经济增幅将再减少0.5个百分点。

然而,特朗普政策可能给企业信心造成的影响才是真正令人担忧的。

荷兰银行(ABN Amro)经济学家指出,去年全球制造业滑坡可能反映出贸易冲突给企业信心和金融状况造成的“更加有害的间接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本周贸易冲突再度升级可能产生类似的后果,导致制造业的低迷期进一步延长。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表示,在对美国政策目标有更清晰的认识之前,许多企业不愿进行投资。

随着贸易紧张局势持续,有迹象表明,全球贸易模式正开始发生相应的转变。

尽管中国的地区贸易伙伴也受到了牵连——日本、韩国、泰国和越南对中国的出口骤降——但这些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却有所增加。

最终,他们可能会从贸易转向中获益。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表示,中国和美国对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激增。这表明企业已开始将生产转移到该地区其它国家,以避开惩罚性关税。

这种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中国)有很强的动机将其贸易与美国脱钩,”TS Lombard经济学家拉里•布雷纳德(Larry Brainard)说,“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