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音乐节狂欢背后的“乌托邦”经济

发布日期:2019-05-09 18:52
摘要」从小众的集聚,到大众的狂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音乐节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撰文 / Forbes

■ 许巍曾在歌里唱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句歌词一度成为众多人心中的座右铭。而如果说真正将诗歌、音乐、田野和生活结合在一起,那一定非音乐节莫属。从小众的集聚,到大众的狂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音乐节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同时,随着大众的参与度增加,音乐节的种类、数量都呈现出“井喷式”增长。据此前《2017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市场共有音乐节269个,而这一数据在十年前的2007年仅为24个。十年间,国内每年举办的音乐节数量翻了超过十倍。

然而,报告中还指出目前全网可以检索到的音乐节品牌已经超过了800个,这意味着有相当一部分音乐节品牌已经消失或间歇性停办。其实在国内,像草莓、迷笛等,能够长期稳定办下去的音乐节品牌,依然屈指可数。

从类型化到全面化

说到中国早期出现的几大音乐节品牌,不论是上海的爵士音乐节,或是北京的迷笛音乐节,多为某一垂直领域中的单类型音乐节。例如早在2000年就举办的第一届迷笛音乐节,更像是仅属于摇滚乐迷之间的一场聚会。此后的几年里,这个源于摇滚的音乐节也渐渐融入了更多元的音乐形式,迷笛音乐节的舞台上也开始出现了电子音乐、民谣、嘻哈等领域里优秀音乐人的身影。

而另一边,由摩登天空于2009年创立的草莓音乐节,自创立之初,就不断展现其“多元化”的特征。十年间,每一届草莓音乐节在不断丰富内容的基础上,也走向了全国更多城市。

正如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说:“草莓音乐节是中国唯一一个将单一音乐节做到全国范围内的。”的确,这个最初诞生于北京的音乐节,很快就从一个城市发展到2-3个城市,最高时场次曾达到16场。

虽然已经创办了摩登天空音乐节,但在沈玥看来,草莓音乐节的气质是完全不同的。“摩登更时髦,风格更强烈,而草莓则是年轻、浪漫,有亲和力的。”沈玥如此解释二者间的区别。从选择场地到确定日期,第一届草莓音乐节伴随着和煦春风在北京通州拉开序幕,很快就俘获了众多年轻人的喜爱,迅速拓展到全国。在沈玥看来,他更希望草莓音乐节将来可以长期、稳定地在全国一些固定城市举办下去。

当下正处于中国音乐市场高速发展时期,文旅产业的发展,音乐产业被激活,多种类别和形式的音乐节也出现了百花争鸣的局面。《2017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中提到电子音乐节以及与动漫相关的音乐节在近两年来增速迅猛,在垂直领域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同时,不少在海外极富知名度的音乐节IP也在中国落地。在谈到如今单类型音乐节与综合性音乐节的对比,沈玥认为:“综合性音乐节总的体量上胜过单类型的音乐节,风格融合多样;而单类型的音乐节更能在垂直领域内拓展不同的受众,引发裂变,吸引到更多非音乐节爱好者参与,是一种多维度的融合。”

然而,虽然近几年音乐节的数量不断激增,但绝大多数以为在舞台设计、场地选择、嘉宾邀请、安保措施等环节做得并不到位,依旧如昙花一现,无法长久举办下去。

办音乐节是烧钱还是挣钱?

前些年,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国内只有不到20%的音乐节是真正在盈利的。尽管近几年大众对于音乐节的参与度有大幅提升,但依然在亏损的音乐节不乏少数。

曾有调查显示,办一场音乐节的成本包含演出资源、活动宣传、舞台搭建、导演团队、项目运营、基础设施及安保费等多项支出,而举办一场万人以下的小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就要200万元左右;万人以上成本则在500万元左右。

但对于如今已经迈入十年大关的草莓音乐节来说,盈利是常态,但做音乐节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沈玥表示,草莓音乐节的演出每年也会去到一些二三线的城市,尽管体量不大,有时可能也会产生小幅亏损,但公司做音乐节的目的也是为了覆盖到更多的受众、城市,进一步拓展品牌知名度。

“每年观看草莓音乐节的人次、体量涨幅其实不太受经济大环境影响,而是受到各个城市场地大小的制约。场地可容纳的人量决定了演出的内容、票价、阵容等。”沈玥说,“同时,我们会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定制传播策略,就是希望可以把单一领域的音乐受众变为普罗大众。”

作为一家综合性的娱乐音乐公司,音乐节业务对于摩登天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环,但并不是全部。公司旗下同时签有超过百位艺人,而这些艺人也同时成为了其在做音乐节时不可或缺的组成。两种业务互为纽带,交替上升。因此,在沈玥看来,办音乐节更像是一件产品或者一场生意,而非全然是竞争。音乐节又是公司必而为之的事情,充满着希望。

生活背后的狂欢

如今在国内,年轻人选择去听一场音乐会,已经不仅仅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与一群天南海北、志同道合之人一起逃离压力、放肆狂欢才更成为音乐节带来的意义。草莓音乐节也正是抓住这样的炽热和情怀,打造出了专属于青春的音乐盛会。

在国外,音乐节的起源很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沈玥说,国外办音乐节有半永久性的舞台,演出结束后舞台并不会被拆除,而是变成了一种标志性的建筑,被存留很多年。而国内办音乐节是租用场地,所以具有不稳定性,场地变化很快,因此不能做定制化的设计,只能利用视觉效果,做出轻量化的设计。

也正是这样,草莓音乐节每年都会定制出一个不同的主题,围绕着这一主题展开设计,但又不会离开音乐、青年文化和生活本身。“在研讨主题的过程中,我们都是从自身出发,从生活中去寻找共性,然后留给大家去探讨其背后的意义。我们从来不会去追逐潮流,而是去创造潮流。”沈玥说,“我们的目标是,不论你在草莓音乐节的任何点位拍照,别人都能一眼就认出来。”

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在短暂的狂欢之后还要回归生活,这是2016年草莓音乐节的主题“孤独巡游者”。注重人文情怀,用视觉化的东西,带给大众思考、发想,是其始终在关注的事。同时,草莓音乐节还融入了互联网时代的打卡属性,为所有热爱审美,追求音乐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释放自我、展现个性的空间。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以循环为主题,融入了环保、节能、减塑的概念,十年正好是一环,在循环往复间探寻到音乐带给生活真正的意义。而在即将到来的“六一”儿童节,草莓音乐节又将全新推出其最新策划的小草莓亲子音乐节,回顾这十年来的成长,聚焦人生全新的变化,将音乐与爱的概念传递到下一代。

尽管国内目前的音乐市场形势不错,音乐节的类型在渐渐增加,但同类型的音乐节品牌依然在更迭。沈玥表示希望之后的大环境会更好,国内的音乐节也能找到将产业做大的方法,同时与国外相融合,集聚起各个细分领域的顶尖品牌,吸引粉丝出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从小众的集聚,到大众的狂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音乐节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撰文 / Forbes

■ 许巍曾在歌里唱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句歌词一度成为众多人心中的座右铭。而如果说真正将诗歌、音乐、田野和生活结合在一起,那一定非音乐节莫属。从小众的集聚,到大众的狂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音乐节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同时,随着大众的参与度增加,音乐节的种类、数量都呈现出“井喷式”增长。据此前《2017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市场共有音乐节269个,而这一数据在十年前的2007年仅为24个。十年间,国内每年举办的音乐节数量翻了超过十倍。

然而,报告中还指出目前全网可以检索到的音乐节品牌已经超过了800个,这意味着有相当一部分音乐节品牌已经消失或间歇性停办。其实在国内,像草莓、迷笛等,能够长期稳定办下去的音乐节品牌,依然屈指可数。

从类型化到全面化

说到中国早期出现的几大音乐节品牌,不论是上海的爵士音乐节,或是北京的迷笛音乐节,多为某一垂直领域中的单类型音乐节。例如早在2000年就举办的第一届迷笛音乐节,更像是仅属于摇滚乐迷之间的一场聚会。此后的几年里,这个源于摇滚的音乐节也渐渐融入了更多元的音乐形式,迷笛音乐节的舞台上也开始出现了电子音乐、民谣、嘻哈等领域里优秀音乐人的身影。

而另一边,由摩登天空于2009年创立的草莓音乐节,自创立之初,就不断展现其“多元化”的特征。十年间,每一届草莓音乐节在不断丰富内容的基础上,也走向了全国更多城市。

正如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说:“草莓音乐节是中国唯一一个将单一音乐节做到全国范围内的。”的确,这个最初诞生于北京的音乐节,很快就从一个城市发展到2-3个城市,最高时场次曾达到16场。

虽然已经创办了摩登天空音乐节,但在沈玥看来,草莓音乐节的气质是完全不同的。“摩登更时髦,风格更强烈,而草莓则是年轻、浪漫,有亲和力的。”沈玥如此解释二者间的区别。从选择场地到确定日期,第一届草莓音乐节伴随着和煦春风在北京通州拉开序幕,很快就俘获了众多年轻人的喜爱,迅速拓展到全国。在沈玥看来,他更希望草莓音乐节将来可以长期、稳定地在全国一些固定城市举办下去。

当下正处于中国音乐市场高速发展时期,文旅产业的发展,音乐产业被激活,多种类别和形式的音乐节也出现了百花争鸣的局面。《2017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中提到电子音乐节以及与动漫相关的音乐节在近两年来增速迅猛,在垂直领域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同时,不少在海外极富知名度的音乐节IP也在中国落地。在谈到如今单类型音乐节与综合性音乐节的对比,沈玥认为:“综合性音乐节总的体量上胜过单类型的音乐节,风格融合多样;而单类型的音乐节更能在垂直领域内拓展不同的受众,引发裂变,吸引到更多非音乐节爱好者参与,是一种多维度的融合。”

然而,虽然近几年音乐节的数量不断激增,但绝大多数以为在舞台设计、场地选择、嘉宾邀请、安保措施等环节做得并不到位,依旧如昙花一现,无法长久举办下去。

办音乐节是烧钱还是挣钱?

前些年,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国内只有不到20%的音乐节是真正在盈利的。尽管近几年大众对于音乐节的参与度有大幅提升,但依然在亏损的音乐节不乏少数。

曾有调查显示,办一场音乐节的成本包含演出资源、活动宣传、舞台搭建、导演团队、项目运营、基础设施及安保费等多项支出,而举办一场万人以下的小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就要200万元左右;万人以上成本则在500万元左右。

但对于如今已经迈入十年大关的草莓音乐节来说,盈利是常态,但做音乐节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沈玥表示,草莓音乐节的演出每年也会去到一些二三线的城市,尽管体量不大,有时可能也会产生小幅亏损,但公司做音乐节的目的也是为了覆盖到更多的受众、城市,进一步拓展品牌知名度。

“每年观看草莓音乐节的人次、体量涨幅其实不太受经济大环境影响,而是受到各个城市场地大小的制约。场地可容纳的人量决定了演出的内容、票价、阵容等。”沈玥说,“同时,我们会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定制传播策略,就是希望可以把单一领域的音乐受众变为普罗大众。”

作为一家综合性的娱乐音乐公司,音乐节业务对于摩登天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环,但并不是全部。公司旗下同时签有超过百位艺人,而这些艺人也同时成为了其在做音乐节时不可或缺的组成。两种业务互为纽带,交替上升。因此,在沈玥看来,办音乐节更像是一件产品或者一场生意,而非全然是竞争。音乐节又是公司必而为之的事情,充满着希望。

生活背后的狂欢

如今在国内,年轻人选择去听一场音乐会,已经不仅仅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与一群天南海北、志同道合之人一起逃离压力、放肆狂欢才更成为音乐节带来的意义。草莓音乐节也正是抓住这样的炽热和情怀,打造出了专属于青春的音乐盛会。

在国外,音乐节的起源很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沈玥说,国外办音乐节有半永久性的舞台,演出结束后舞台并不会被拆除,而是变成了一种标志性的建筑,被存留很多年。而国内办音乐节是租用场地,所以具有不稳定性,场地变化很快,因此不能做定制化的设计,只能利用视觉效果,做出轻量化的设计。

也正是这样,草莓音乐节每年都会定制出一个不同的主题,围绕着这一主题展开设计,但又不会离开音乐、青年文化和生活本身。“在研讨主题的过程中,我们都是从自身出发,从生活中去寻找共性,然后留给大家去探讨其背后的意义。我们从来不会去追逐潮流,而是去创造潮流。”沈玥说,“我们的目标是,不论你在草莓音乐节的任何点位拍照,别人都能一眼就认出来。”

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在短暂的狂欢之后还要回归生活,这是2016年草莓音乐节的主题“孤独巡游者”。注重人文情怀,用视觉化的东西,带给大众思考、发想,是其始终在关注的事。同时,草莓音乐节还融入了互联网时代的打卡属性,为所有热爱审美,追求音乐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释放自我、展现个性的空间。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以循环为主题,融入了环保、节能、减塑的概念,十年正好是一环,在循环往复间探寻到音乐带给生活真正的意义。而在即将到来的“六一”儿童节,草莓音乐节又将全新推出其最新策划的小草莓亲子音乐节,回顾这十年来的成长,聚焦人生全新的变化,将音乐与爱的概念传递到下一代。

尽管国内目前的音乐市场形势不错,音乐节的类型在渐渐增加,但同类型的音乐节品牌依然在更迭。沈玥表示希望之后的大环境会更好,国内的音乐节也能找到将产业做大的方法,同时与国外相融合,集聚起各个细分领域的顶尖品牌,吸引粉丝出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从小众的集聚,到大众的狂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音乐节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撰文 / Forbes

■ 许巍曾在歌里唱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句歌词一度成为众多人心中的座右铭。而如果说真正将诗歌、音乐、田野和生活结合在一起,那一定非音乐节莫属。从小众的集聚,到大众的狂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音乐节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同时,随着大众的参与度增加,音乐节的种类、数量都呈现出“井喷式”增长。据此前《2017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市场共有音乐节269个,而这一数据在十年前的2007年仅为24个。十年间,国内每年举办的音乐节数量翻了超过十倍。

然而,报告中还指出目前全网可以检索到的音乐节品牌已经超过了800个,这意味着有相当一部分音乐节品牌已经消失或间歇性停办。其实在国内,像草莓、迷笛等,能够长期稳定办下去的音乐节品牌,依然屈指可数。

从类型化到全面化

说到中国早期出现的几大音乐节品牌,不论是上海的爵士音乐节,或是北京的迷笛音乐节,多为某一垂直领域中的单类型音乐节。例如早在2000年就举办的第一届迷笛音乐节,更像是仅属于摇滚乐迷之间的一场聚会。此后的几年里,这个源于摇滚的音乐节也渐渐融入了更多元的音乐形式,迷笛音乐节的舞台上也开始出现了电子音乐、民谣、嘻哈等领域里优秀音乐人的身影。

而另一边,由摩登天空于2009年创立的草莓音乐节,自创立之初,就不断展现其“多元化”的特征。十年间,每一届草莓音乐节在不断丰富内容的基础上,也走向了全国更多城市。

正如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说:“草莓音乐节是中国唯一一个将单一音乐节做到全国范围内的。”的确,这个最初诞生于北京的音乐节,很快就从一个城市发展到2-3个城市,最高时场次曾达到16场。

虽然已经创办了摩登天空音乐节,但在沈玥看来,草莓音乐节的气质是完全不同的。“摩登更时髦,风格更强烈,而草莓则是年轻、浪漫,有亲和力的。”沈玥如此解释二者间的区别。从选择场地到确定日期,第一届草莓音乐节伴随着和煦春风在北京通州拉开序幕,很快就俘获了众多年轻人的喜爱,迅速拓展到全国。在沈玥看来,他更希望草莓音乐节将来可以长期、稳定地在全国一些固定城市举办下去。

当下正处于中国音乐市场高速发展时期,文旅产业的发展,音乐产业被激活,多种类别和形式的音乐节也出现了百花争鸣的局面。《2017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中提到电子音乐节以及与动漫相关的音乐节在近两年来增速迅猛,在垂直领域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同时,不少在海外极富知名度的音乐节IP也在中国落地。在谈到如今单类型音乐节与综合性音乐节的对比,沈玥认为:“综合性音乐节总的体量上胜过单类型的音乐节,风格融合多样;而单类型的音乐节更能在垂直领域内拓展不同的受众,引发裂变,吸引到更多非音乐节爱好者参与,是一种多维度的融合。”

然而,虽然近几年音乐节的数量不断激增,但绝大多数以为在舞台设计、场地选择、嘉宾邀请、安保措施等环节做得并不到位,依旧如昙花一现,无法长久举办下去。

办音乐节是烧钱还是挣钱?

前些年,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国内只有不到20%的音乐节是真正在盈利的。尽管近几年大众对于音乐节的参与度有大幅提升,但依然在亏损的音乐节不乏少数。

曾有调查显示,办一场音乐节的成本包含演出资源、活动宣传、舞台搭建、导演团队、项目运营、基础设施及安保费等多项支出,而举办一场万人以下的小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就要200万元左右;万人以上成本则在500万元左右。

但对于如今已经迈入十年大关的草莓音乐节来说,盈利是常态,但做音乐节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沈玥表示,草莓音乐节的演出每年也会去到一些二三线的城市,尽管体量不大,有时可能也会产生小幅亏损,但公司做音乐节的目的也是为了覆盖到更多的受众、城市,进一步拓展品牌知名度。

“每年观看草莓音乐节的人次、体量涨幅其实不太受经济大环境影响,而是受到各个城市场地大小的制约。场地可容纳的人量决定了演出的内容、票价、阵容等。”沈玥说,“同时,我们会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定制传播策略,就是希望可以把单一领域的音乐受众变为普罗大众。”

作为一家综合性的娱乐音乐公司,音乐节业务对于摩登天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环,但并不是全部。公司旗下同时签有超过百位艺人,而这些艺人也同时成为了其在做音乐节时不可或缺的组成。两种业务互为纽带,交替上升。因此,在沈玥看来,办音乐节更像是一件产品或者一场生意,而非全然是竞争。音乐节又是公司必而为之的事情,充满着希望。

生活背后的狂欢

如今在国内,年轻人选择去听一场音乐会,已经不仅仅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与一群天南海北、志同道合之人一起逃离压力、放肆狂欢才更成为音乐节带来的意义。草莓音乐节也正是抓住这样的炽热和情怀,打造出了专属于青春的音乐盛会。

在国外,音乐节的起源很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沈玥说,国外办音乐节有半永久性的舞台,演出结束后舞台并不会被拆除,而是变成了一种标志性的建筑,被存留很多年。而国内办音乐节是租用场地,所以具有不稳定性,场地变化很快,因此不能做定制化的设计,只能利用视觉效果,做出轻量化的设计。

也正是这样,草莓音乐节每年都会定制出一个不同的主题,围绕着这一主题展开设计,但又不会离开音乐、青年文化和生活本身。“在研讨主题的过程中,我们都是从自身出发,从生活中去寻找共性,然后留给大家去探讨其背后的意义。我们从来不会去追逐潮流,而是去创造潮流。”沈玥说,“我们的目标是,不论你在草莓音乐节的任何点位拍照,别人都能一眼就认出来。”

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在短暂的狂欢之后还要回归生活,这是2016年草莓音乐节的主题“孤独巡游者”。注重人文情怀,用视觉化的东西,带给大众思考、发想,是其始终在关注的事。同时,草莓音乐节还融入了互联网时代的打卡属性,为所有热爱审美,追求音乐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释放自我、展现个性的空间。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以循环为主题,融入了环保、节能、减塑的概念,十年正好是一环,在循环往复间探寻到音乐带给生活真正的意义。而在即将到来的“六一”儿童节,草莓音乐节又将全新推出其最新策划的小草莓亲子音乐节,回顾这十年来的成长,聚焦人生全新的变化,将音乐与爱的概念传递到下一代。

尽管国内目前的音乐市场形势不错,音乐节的类型在渐渐增加,但同类型的音乐节品牌依然在更迭。沈玥表示希望之后的大环境会更好,国内的音乐节也能找到将产业做大的方法,同时与国外相融合,集聚起各个细分领域的顶尖品牌,吸引粉丝出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1条评论,1人参与。



音乐节狂欢背后的“乌托邦”经济

发布日期:2019-05-09 18:52
摘要」从小众的集聚,到大众的狂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音乐节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撰文 / Forbes

■ 许巍曾在歌里唱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句歌词一度成为众多人心中的座右铭。而如果说真正将诗歌、音乐、田野和生活结合在一起,那一定非音乐节莫属。从小众的集聚,到大众的狂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音乐节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同时,随着大众的参与度增加,音乐节的种类、数量都呈现出“井喷式”增长。据此前《2017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市场共有音乐节269个,而这一数据在十年前的2007年仅为24个。十年间,国内每年举办的音乐节数量翻了超过十倍。

然而,报告中还指出目前全网可以检索到的音乐节品牌已经超过了800个,这意味着有相当一部分音乐节品牌已经消失或间歇性停办。其实在国内,像草莓、迷笛等,能够长期稳定办下去的音乐节品牌,依然屈指可数。

从类型化到全面化

说到中国早期出现的几大音乐节品牌,不论是上海的爵士音乐节,或是北京的迷笛音乐节,多为某一垂直领域中的单类型音乐节。例如早在2000年就举办的第一届迷笛音乐节,更像是仅属于摇滚乐迷之间的一场聚会。此后的几年里,这个源于摇滚的音乐节也渐渐融入了更多元的音乐形式,迷笛音乐节的舞台上也开始出现了电子音乐、民谣、嘻哈等领域里优秀音乐人的身影。

而另一边,由摩登天空于2009年创立的草莓音乐节,自创立之初,就不断展现其“多元化”的特征。十年间,每一届草莓音乐节在不断丰富内容的基础上,也走向了全国更多城市。

正如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说:“草莓音乐节是中国唯一一个将单一音乐节做到全国范围内的。”的确,这个最初诞生于北京的音乐节,很快就从一个城市发展到2-3个城市,最高时场次曾达到16场。

虽然已经创办了摩登天空音乐节,但在沈玥看来,草莓音乐节的气质是完全不同的。“摩登更时髦,风格更强烈,而草莓则是年轻、浪漫,有亲和力的。”沈玥如此解释二者间的区别。从选择场地到确定日期,第一届草莓音乐节伴随着和煦春风在北京通州拉开序幕,很快就俘获了众多年轻人的喜爱,迅速拓展到全国。在沈玥看来,他更希望草莓音乐节将来可以长期、稳定地在全国一些固定城市举办下去。

当下正处于中国音乐市场高速发展时期,文旅产业的发展,音乐产业被激活,多种类别和形式的音乐节也出现了百花争鸣的局面。《2017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中提到电子音乐节以及与动漫相关的音乐节在近两年来增速迅猛,在垂直领域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同时,不少在海外极富知名度的音乐节IP也在中国落地。在谈到如今单类型音乐节与综合性音乐节的对比,沈玥认为:“综合性音乐节总的体量上胜过单类型的音乐节,风格融合多样;而单类型的音乐节更能在垂直领域内拓展不同的受众,引发裂变,吸引到更多非音乐节爱好者参与,是一种多维度的融合。”

然而,虽然近几年音乐节的数量不断激增,但绝大多数以为在舞台设计、场地选择、嘉宾邀请、安保措施等环节做得并不到位,依旧如昙花一现,无法长久举办下去。

办音乐节是烧钱还是挣钱?

前些年,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国内只有不到20%的音乐节是真正在盈利的。尽管近几年大众对于音乐节的参与度有大幅提升,但依然在亏损的音乐节不乏少数。

曾有调查显示,办一场音乐节的成本包含演出资源、活动宣传、舞台搭建、导演团队、项目运营、基础设施及安保费等多项支出,而举办一场万人以下的小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就要200万元左右;万人以上成本则在500万元左右。

但对于如今已经迈入十年大关的草莓音乐节来说,盈利是常态,但做音乐节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沈玥表示,草莓音乐节的演出每年也会去到一些二三线的城市,尽管体量不大,有时可能也会产生小幅亏损,但公司做音乐节的目的也是为了覆盖到更多的受众、城市,进一步拓展品牌知名度。

“每年观看草莓音乐节的人次、体量涨幅其实不太受经济大环境影响,而是受到各个城市场地大小的制约。场地可容纳的人量决定了演出的内容、票价、阵容等。”沈玥说,“同时,我们会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定制传播策略,就是希望可以把单一领域的音乐受众变为普罗大众。”

作为一家综合性的娱乐音乐公司,音乐节业务对于摩登天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环,但并不是全部。公司旗下同时签有超过百位艺人,而这些艺人也同时成为了其在做音乐节时不可或缺的组成。两种业务互为纽带,交替上升。因此,在沈玥看来,办音乐节更像是一件产品或者一场生意,而非全然是竞争。音乐节又是公司必而为之的事情,充满着希望。

生活背后的狂欢

如今在国内,年轻人选择去听一场音乐会,已经不仅仅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与一群天南海北、志同道合之人一起逃离压力、放肆狂欢才更成为音乐节带来的意义。草莓音乐节也正是抓住这样的炽热和情怀,打造出了专属于青春的音乐盛会。

在国外,音乐节的起源很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沈玥说,国外办音乐节有半永久性的舞台,演出结束后舞台并不会被拆除,而是变成了一种标志性的建筑,被存留很多年。而国内办音乐节是租用场地,所以具有不稳定性,场地变化很快,因此不能做定制化的设计,只能利用视觉效果,做出轻量化的设计。

也正是这样,草莓音乐节每年都会定制出一个不同的主题,围绕着这一主题展开设计,但又不会离开音乐、青年文化和生活本身。“在研讨主题的过程中,我们都是从自身出发,从生活中去寻找共性,然后留给大家去探讨其背后的意义。我们从来不会去追逐潮流,而是去创造潮流。”沈玥说,“我们的目标是,不论你在草莓音乐节的任何点位拍照,别人都能一眼就认出来。”

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在短暂的狂欢之后还要回归生活,这是2016年草莓音乐节的主题“孤独巡游者”。注重人文情怀,用视觉化的东西,带给大众思考、发想,是其始终在关注的事。同时,草莓音乐节还融入了互联网时代的打卡属性,为所有热爱审美,追求音乐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释放自我、展现个性的空间。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以循环为主题,融入了环保、节能、减塑的概念,十年正好是一环,在循环往复间探寻到音乐带给生活真正的意义。而在即将到来的“六一”儿童节,草莓音乐节又将全新推出其最新策划的小草莓亲子音乐节,回顾这十年来的成长,聚焦人生全新的变化,将音乐与爱的概念传递到下一代。

尽管国内目前的音乐市场形势不错,音乐节的类型在渐渐增加,但同类型的音乐节品牌依然在更迭。沈玥表示希望之后的大环境会更好,国内的音乐节也能找到将产业做大的方法,同时与国外相融合,集聚起各个细分领域的顶尖品牌,吸引粉丝出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从小众的集聚,到大众的狂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音乐节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撰文 / Forbes

■ 许巍曾在歌里唱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句歌词一度成为众多人心中的座右铭。而如果说真正将诗歌、音乐、田野和生活结合在一起,那一定非音乐节莫属。从小众的集聚,到大众的狂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音乐节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同时,随着大众的参与度增加,音乐节的种类、数量都呈现出“井喷式”增长。据此前《2017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市场共有音乐节269个,而这一数据在十年前的2007年仅为24个。十年间,国内每年举办的音乐节数量翻了超过十倍。

然而,报告中还指出目前全网可以检索到的音乐节品牌已经超过了800个,这意味着有相当一部分音乐节品牌已经消失或间歇性停办。其实在国内,像草莓、迷笛等,能够长期稳定办下去的音乐节品牌,依然屈指可数。

从类型化到全面化

说到中国早期出现的几大音乐节品牌,不论是上海的爵士音乐节,或是北京的迷笛音乐节,多为某一垂直领域中的单类型音乐节。例如早在2000年就举办的第一届迷笛音乐节,更像是仅属于摇滚乐迷之间的一场聚会。此后的几年里,这个源于摇滚的音乐节也渐渐融入了更多元的音乐形式,迷笛音乐节的舞台上也开始出现了电子音乐、民谣、嘻哈等领域里优秀音乐人的身影。

而另一边,由摩登天空于2009年创立的草莓音乐节,自创立之初,就不断展现其“多元化”的特征。十年间,每一届草莓音乐节在不断丰富内容的基础上,也走向了全国更多城市。

正如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说:“草莓音乐节是中国唯一一个将单一音乐节做到全国范围内的。”的确,这个最初诞生于北京的音乐节,很快就从一个城市发展到2-3个城市,最高时场次曾达到16场。

虽然已经创办了摩登天空音乐节,但在沈玥看来,草莓音乐节的气质是完全不同的。“摩登更时髦,风格更强烈,而草莓则是年轻、浪漫,有亲和力的。”沈玥如此解释二者间的区别。从选择场地到确定日期,第一届草莓音乐节伴随着和煦春风在北京通州拉开序幕,很快就俘获了众多年轻人的喜爱,迅速拓展到全国。在沈玥看来,他更希望草莓音乐节将来可以长期、稳定地在全国一些固定城市举办下去。

当下正处于中国音乐市场高速发展时期,文旅产业的发展,音乐产业被激活,多种类别和形式的音乐节也出现了百花争鸣的局面。《2017中国音乐节市场报告》中提到电子音乐节以及与动漫相关的音乐节在近两年来增速迅猛,在垂直领域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同时,不少在海外极富知名度的音乐节IP也在中国落地。在谈到如今单类型音乐节与综合性音乐节的对比,沈玥认为:“综合性音乐节总的体量上胜过单类型的音乐节,风格融合多样;而单类型的音乐节更能在垂直领域内拓展不同的受众,引发裂变,吸引到更多非音乐节爱好者参与,是一种多维度的融合。”

然而,虽然近几年音乐节的数量不断激增,但绝大多数以为在舞台设计、场地选择、嘉宾邀请、安保措施等环节做得并不到位,依旧如昙花一现,无法长久举办下去。

办音乐节是烧钱还是挣钱?

前些年,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国内只有不到20%的音乐节是真正在盈利的。尽管近几年大众对于音乐节的参与度有大幅提升,但依然在亏损的音乐节不乏少数。

曾有调查显示,办一场音乐节的成本包含演出资源、活动宣传、舞台搭建、导演团队、项目运营、基础设施及安保费等多项支出,而举办一场万人以下的小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就要200万元左右;万人以上成本则在500万元左右。

但对于如今已经迈入十年大关的草莓音乐节来说,盈利是常态,但做音乐节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沈玥表示,草莓音乐节的演出每年也会去到一些二三线的城市,尽管体量不大,有时可能也会产生小幅亏损,但公司做音乐节的目的也是为了覆盖到更多的受众、城市,进一步拓展品牌知名度。

“每年观看草莓音乐节的人次、体量涨幅其实不太受经济大环境影响,而是受到各个城市场地大小的制约。场地可容纳的人量决定了演出的内容、票价、阵容等。”沈玥说,“同时,我们会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定制传播策略,就是希望可以把单一领域的音乐受众变为普罗大众。”

作为一家综合性的娱乐音乐公司,音乐节业务对于摩登天空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环,但并不是全部。公司旗下同时签有超过百位艺人,而这些艺人也同时成为了其在做音乐节时不可或缺的组成。两种业务互为纽带,交替上升。因此,在沈玥看来,办音乐节更像是一件产品或者一场生意,而非全然是竞争。音乐节又是公司必而为之的事情,充满着希望。

生活背后的狂欢

如今在国内,年轻人选择去听一场音乐会,已经不仅仅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与一群天南海北、志同道合之人一起逃离压力、放肆狂欢才更成为音乐节带来的意义。草莓音乐节也正是抓住这样的炽热和情怀,打造出了专属于青春的音乐盛会。

在国外,音乐节的起源很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沈玥说,国外办音乐节有半永久性的舞台,演出结束后舞台并不会被拆除,而是变成了一种标志性的建筑,被存留很多年。而国内办音乐节是租用场地,所以具有不稳定性,场地变化很快,因此不能做定制化的设计,只能利用视觉效果,做出轻量化的设计。

也正是这样,草莓音乐节每年都会定制出一个不同的主题,围绕着这一主题展开设计,但又不会离开音乐、青年文化和生活本身。“在研讨主题的过程中,我们都是从自身出发,从生活中去寻找共性,然后留给大家去探讨其背后的意义。我们从来不会去追逐潮流,而是去创造潮流。”沈玥说,“我们的目标是,不论你在草莓音乐节的任何点位拍照,别人都能一眼就认出来。”

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在短暂的狂欢之后还要回归生活,这是2016年草莓音乐节的主题“孤独巡游者”。注重人文情怀,用视觉化的东西,带给大众思考、发想,是其始终在关注的事。同时,草莓音乐节还融入了互联网时代的打卡属性,为所有热爱审美,追求音乐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释放自我、展现个性的空间。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以循环为主题,融入了环保、节能、减塑的概念,十年正好是一环,在循环往复间探寻到音乐带给生活真正的意义。而在即将到来的“六一”儿童节,草莓音乐节又将全新推出其最新策划的小草莓亲子音乐节,回顾这十年来的成长,聚焦人生全新的变化,将音乐与爱的概念传递到下一代。

尽管国内目前的音乐市场形势不错,音乐节的类型在渐渐增加,但同类型的音乐节品牌依然在更迭。沈玥表示希望之后的大环境会更好,国内的音乐节也能找到将产业做大的方法,同时与国外相融合,集聚起各个细分领域的顶尖品牌,吸引粉丝出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