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为何决定在对美贸易谈判中采取强硬立场?

发布日期:2019-05-09 14:08
摘要」据了解中方想法的人士称,中国之所以在贸易谈判中采取最新强硬立场,是因为北京方面曾把特朗普近期的一些表态和行动视为美国准备作出让步的信号。中方的最新强硬姿态令白宫感到惊诧,且有可能破坏贸易谈判。



撰文 / Lingling Wei/ Bob Davis

■ 据了解中方想法的人士称,中国之所以在贸易谈判中采取最新强硬立场,是因为北京方面曾把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近期的一些表态和行动视为美国准备作出让步的信号。中方的最新强硬姿态令白宫感到惊诧,且有可能破坏贸易谈判。

中美两国定于周四在华盛顿重启高级别谈判,但外界预期和风险已发生重大变化。一周前,外界还认为双方谈判人员将接近达成协议。但现在,他们正试图避免谈判破裂。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周三正式提交文件,将从周五凌晨00:01开始把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当前的10%上调至25%。作为回应,中国商务部表示要采取反制措施,但未作具体说明。

在当前的谈判中,美国认为中方已经同意详细列明将要修改的法律,以落实谈判所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国则表示无意这么做,由此引发特朗普周日威胁上调关税,把双方的分歧公开化。

据关注谈判进程的人士称,中国政府决定在谈判中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这促使双方的交锋更加激烈。

据这些知情人士称,特别要指出的是,北京方面认为特朗普威胁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降息的举动表明,特朗普认为美国经济脆弱程度超过他所声称的水平。

特朗普还多次宣称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保持友好关系,并称赞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对购买更多美国大豆的承诺,这让北京方面进一步受到鼓舞。

在4月30日的推文中,特朗普在抨击鲍威尔的同时称赞了中国的经济政策,尤其引起高级官员们的注意。特朗普写道,中国正加大经济刺激力度,同时保持低利率,而美联储却在不断加息。

中国商务部下属智库的分析师梅新育表示,如果你们的经济没有变弱,为何你会一再要求美联储降息。如果美国的决心有所动摇,北京方面就会想,即使中方立场更为强硬,美国也仍愿意达成协议。

然而,与中方的评估相反,美国经济依旧表现强劲。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美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3.2%,增幅高于去年第四季度的2.2%。上周五公布的美国4月份就业报告显示,失业率降至3.6%,为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

但同时,中国经济在连续数月疲软后已在今年企稳。虽然4月份中国出口意外下滑,但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率达到6.4%,超出市场预期。中国经济形势整体改善,以及最近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让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更有信心。约40位外国政府首脑和国家元首出席了此次论坛。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李成表示,中国领导人认为出席此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外国元首人数众多,表明中国在改善与其他国家和美国商界的关系方面拥有更大影响力,中方因此决定采取强硬姿态。

如果中国误读了这些信号(反之亦然),这种情况也不会是第一次。

中美贸易谈判的历史充满了误解,因两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截然不同,难以摸清楚对方的意图。

以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简称WTO)的谈判为例,当时中国总理前往华盛顿谈判,误以为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会批准交易。双方在北京的谈判即将结束时,时任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确信中方是在哄骗她而中止谈判,但后来却再次回到谈判桌达成了交易。

曾担任白宫贸易谈判人员、近期加盟律师事务所Akin Gump的Clete Willems称:“中国在谈判过程中经常拒绝作出具体承诺。这些都是有难度的事,但对取得成功至关重要。”

除定于周五提高现有对华关税外,特朗普还表示,计划很快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25%的新关税,此举将给消费品带来广泛影响。

美国的激进反应起初给刘鹤本周的华盛顿之行蒙上阴影。刘鹤现定于周四率领中方代表团赴美谈判,比原计划的时间晚一天。刘鹤定于周四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以一对一的形式共进晚餐。

中方代表团人数较原计划的100多人有所减少,不过,代表团成员也将包括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和财政部副部长廖岷。

矛盾信号的又一个明显迹象是,特朗普政府官员此前认为他们已明确表示厌倦了谈判,认为中国政府是时候该做出修改法规的具体承诺,包括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禁止强制转让美国技术。

白宫办公厅代理主任Mick Mulvaney上周的言论应会让人对美方的这一想法有深入了解。他当时在洛杉矶称,谈判不会永远进行下去。他表示,在任何谈判中,若某个时刻双方正接近达成协议,那么就继续谈判吧;反之,某个时刻会举起手说谈判永远不会有结果了。

但就在这次会议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释出了相反的信号,称相关会谈正进入最后阶段。

在中美将于周四重启谈判之际,一大疑问仍存:中国是否会同意美国的要求,修订法律以落实贸易协议条款。北京方面认为,这将有损中国主权,而且落实所需时间过长。但中国在此前一些贸易协议中曾作出过类似承诺,包括2001年加入WTO的协议。

美方官员称,中国政府未能兑现那些承诺。中国已承诺进一步开放国内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法学院教授伍人英(Mark Wu)表示:“美国这种多管齐下的方式是正确的,不能单纯依赖承诺,还需要中方切实修改法律,这样才能确保中国领导层的意图充分传达给各级地方政府。”■


又讯:中国想改变与美国贸易协议草案的几乎所有内容


据得知谈判情况的三位美国政府消息人士和三位民间部门消息人士称,上周五深夜华盛顿收到北京发来的外交电报,对一份长达近150页的贸易协议草案做出重大修改,这些改动将令中美持续数月的谈判前功尽弃。

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中国在文件中推翻了之前做出的多个承诺,这将导致美国的核心要求无法得到满足。

在这份贸易协议草案的七个章节中,中国删除了每一个章节中修法以解决美国主要关切的承诺,其中包括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强制技术转让、竞争政策、金融服务准入和货币操纵等。正是这些关切导致美国发动了对华贸易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日发推文回应,誓言将于周五把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生效时间点正好是中国副总理刘鹤到访华盛顿继续贸易谈判期间。

美国联邦政府官报(Federal Register)周三刊登公告显示,从本周五(5月10日)开始,美国将把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

中国商务部立即作出回应,新闻发言人指出,如果美方关税措施付诸实施,中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升级贸易摩擦不符合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中方对此深表遗憾。

“中国改口并试图重新磋商贸易协议的原因,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够与拜登或一个非常软弱的民主党人‘谈判’。”特朗普周三早间在推特上写道。特朗普还表示,他很乐意保留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

中国从协议草案中删除的具有约束力的法律表述,正是被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视为重中之重的内容。莱特希泽认为,中国修法对确认协议的落实至关重要。多年来,美国官员一直抱怨中国的改革承诺都是空话。

莱特希泽强力主张采取类似惩罚性经济制裁,诸如朝鲜或伊朗制裁,中所使用的落实机制,而不是典型的贸易协议的落实机制。

“中方的删减削弱了协议的核心架构,”华盛顿一名知悉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称。

**“讨论的过程”**

白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以及美国财政部的发言人均未回覆置评要求。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周二在记者会上表示,谈判本身就是讨论的过程,双方存在分歧很正常,中方不回避矛盾。

耿爽将有关贸易谈判的具体问题转给了商务部,但商务部没有立即回复路透通过传真提出的问题。

莱特希泽和美国财长努钦对草案的修改程度感到吃惊。这两名内阁官员周一对记者表示,中国推翻之前的承诺促使特朗普发布了关税令,但没有提供修改的深度和广度的细节。

两名消息人士称,刘鹤上周对莱特希泽和努钦表示,他们需要相信中国,会通过行政和监管改革来履行承诺。鉴于中国过去未能兑现改革承诺的历史,努钦和莱特希泽都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

一位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民间部门消息人士称,最后一轮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因为“中国变得贪心了”。

这位消息人士称,“中国在十几个问题上出尔反尔,如果不是更多的话,谈判进行得很糟糕,特朗普直到周日才爆发真的让人意外。”

“中国20年来和美国打交道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似乎对于这届美国政府还是误判了。”

**本周继续磋商**

谈判的迅速恶化本周令全球股市、债市和大宗商品市场感到不安。截至周日,市场一直预期两国官员即将达成协议。

一些投资人及分析师怀疑,特朗普的推文是不是一种谈判手段,以迫使中国作出更多让步。消息人士向路透表示,中国更改文本的程度很大,特朗普的回应并非只是谈判策略。

周三上午,美国股市再次下跌,但在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表示,中国已向美国暗示,北京方面希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后,股市出现反弹。

其中一名政府消息人士表示,中方谈判人员说他们不可能触碰法律,形容这些变动“很大”。

一位了解情况的中国官员对路透表示,中国的法律如若修改是需要特有的一套流程体系,而不是轻易说改就改的。他说,中国的底线是明确的,不会单方面的委曲求全,所以谈不上所谓的“在承诺上后退”。贸易磋商已经经历了十轮,在双方已经达成共识的基础上,谈判成果应该越来越好而不应要求越来越苛刻、路越走越窄。

刘鹤定于周四抵达华盛顿,参加为期两天的谈判;而就在上周外界还纷纷认为此次谈判至关重要,可能是达成历史性贸易协议前的最后一轮谈判。两位消息人士称,目前美国官员不抱太大希望,认为刘鹤不会带来任何能让谈判重回正轨的提议。

一些消息人士称,为了避免冲突升级,刘鹤将可能不得不放弃中国提出的修改文本,并同意制定新的法律。中国还必须在其他关键问题上进一步向美国立场靠拢,比如限制中国行业补贴的要求,以及简化美国转基因作物的审批程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据了解中方想法的人士称,中国之所以在贸易谈判中采取最新强硬立场,是因为北京方面曾把特朗普近期的一些表态和行动视为美国准备作出让步的信号。中方的最新强硬姿态令白宫感到惊诧,且有可能破坏贸易谈判。



撰文 / Lingling Wei/ Bob Davis

■ 据了解中方想法的人士称,中国之所以在贸易谈判中采取最新强硬立场,是因为北京方面曾把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近期的一些表态和行动视为美国准备作出让步的信号。中方的最新强硬姿态令白宫感到惊诧,且有可能破坏贸易谈判。

中美两国定于周四在华盛顿重启高级别谈判,但外界预期和风险已发生重大变化。一周前,外界还认为双方谈判人员将接近达成协议。但现在,他们正试图避免谈判破裂。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周三正式提交文件,将从周五凌晨00:01开始把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当前的10%上调至25%。作为回应,中国商务部表示要采取反制措施,但未作具体说明。

在当前的谈判中,美国认为中方已经同意详细列明将要修改的法律,以落实谈判所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国则表示无意这么做,由此引发特朗普周日威胁上调关税,把双方的分歧公开化。

据关注谈判进程的人士称,中国政府决定在谈判中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这促使双方的交锋更加激烈。

据这些知情人士称,特别要指出的是,北京方面认为特朗普威胁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降息的举动表明,特朗普认为美国经济脆弱程度超过他所声称的水平。

特朗普还多次宣称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保持友好关系,并称赞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对购买更多美国大豆的承诺,这让北京方面进一步受到鼓舞。

在4月30日的推文中,特朗普在抨击鲍威尔的同时称赞了中国的经济政策,尤其引起高级官员们的注意。特朗普写道,中国正加大经济刺激力度,同时保持低利率,而美联储却在不断加息。

中国商务部下属智库的分析师梅新育表示,如果你们的经济没有变弱,为何你会一再要求美联储降息。如果美国的决心有所动摇,北京方面就会想,即使中方立场更为强硬,美国也仍愿意达成协议。

然而,与中方的评估相反,美国经济依旧表现强劲。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美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3.2%,增幅高于去年第四季度的2.2%。上周五公布的美国4月份就业报告显示,失业率降至3.6%,为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

但同时,中国经济在连续数月疲软后已在今年企稳。虽然4月份中国出口意外下滑,但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率达到6.4%,超出市场预期。中国经济形势整体改善,以及最近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让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更有信心。约40位外国政府首脑和国家元首出席了此次论坛。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李成表示,中国领导人认为出席此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外国元首人数众多,表明中国在改善与其他国家和美国商界的关系方面拥有更大影响力,中方因此决定采取强硬姿态。

如果中国误读了这些信号(反之亦然),这种情况也不会是第一次。

中美贸易谈判的历史充满了误解,因两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截然不同,难以摸清楚对方的意图。

以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简称WTO)的谈判为例,当时中国总理前往华盛顿谈判,误以为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会批准交易。双方在北京的谈判即将结束时,时任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确信中方是在哄骗她而中止谈判,但后来却再次回到谈判桌达成了交易。

曾担任白宫贸易谈判人员、近期加盟律师事务所Akin Gump的Clete Willems称:“中国在谈判过程中经常拒绝作出具体承诺。这些都是有难度的事,但对取得成功至关重要。”

除定于周五提高现有对华关税外,特朗普还表示,计划很快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25%的新关税,此举将给消费品带来广泛影响。

美国的激进反应起初给刘鹤本周的华盛顿之行蒙上阴影。刘鹤现定于周四率领中方代表团赴美谈判,比原计划的时间晚一天。刘鹤定于周四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以一对一的形式共进晚餐。

中方代表团人数较原计划的100多人有所减少,不过,代表团成员也将包括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和财政部副部长廖岷。

矛盾信号的又一个明显迹象是,特朗普政府官员此前认为他们已明确表示厌倦了谈判,认为中国政府是时候该做出修改法规的具体承诺,包括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禁止强制转让美国技术。

白宫办公厅代理主任Mick Mulvaney上周的言论应会让人对美方的这一想法有深入了解。他当时在洛杉矶称,谈判不会永远进行下去。他表示,在任何谈判中,若某个时刻双方正接近达成协议,那么就继续谈判吧;反之,某个时刻会举起手说谈判永远不会有结果了。

但就在这次会议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释出了相反的信号,称相关会谈正进入最后阶段。

在中美将于周四重启谈判之际,一大疑问仍存:中国是否会同意美国的要求,修订法律以落实贸易协议条款。北京方面认为,这将有损中国主权,而且落实所需时间过长。但中国在此前一些贸易协议中曾作出过类似承诺,包括2001年加入WTO的协议。

美方官员称,中国政府未能兑现那些承诺。中国已承诺进一步开放国内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法学院教授伍人英(Mark Wu)表示:“美国这种多管齐下的方式是正确的,不能单纯依赖承诺,还需要中方切实修改法律,这样才能确保中国领导层的意图充分传达给各级地方政府。”■


又讯:中国想改变与美国贸易协议草案的几乎所有内容


据得知谈判情况的三位美国政府消息人士和三位民间部门消息人士称,上周五深夜华盛顿收到北京发来的外交电报,对一份长达近150页的贸易协议草案做出重大修改,这些改动将令中美持续数月的谈判前功尽弃。

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中国在文件中推翻了之前做出的多个承诺,这将导致美国的核心要求无法得到满足。

在这份贸易协议草案的七个章节中,中国删除了每一个章节中修法以解决美国主要关切的承诺,其中包括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强制技术转让、竞争政策、金融服务准入和货币操纵等。正是这些关切导致美国发动了对华贸易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日发推文回应,誓言将于周五把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生效时间点正好是中国副总理刘鹤到访华盛顿继续贸易谈判期间。

美国联邦政府官报(Federal Register)周三刊登公告显示,从本周五(5月10日)开始,美国将把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

中国商务部立即作出回应,新闻发言人指出,如果美方关税措施付诸实施,中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升级贸易摩擦不符合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中方对此深表遗憾。

“中国改口并试图重新磋商贸易协议的原因,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够与拜登或一个非常软弱的民主党人‘谈判’。”特朗普周三早间在推特上写道。特朗普还表示,他很乐意保留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

中国从协议草案中删除的具有约束力的法律表述,正是被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视为重中之重的内容。莱特希泽认为,中国修法对确认协议的落实至关重要。多年来,美国官员一直抱怨中国的改革承诺都是空话。

莱特希泽强力主张采取类似惩罚性经济制裁,诸如朝鲜或伊朗制裁,中所使用的落实机制,而不是典型的贸易协议的落实机制。

“中方的删减削弱了协议的核心架构,”华盛顿一名知悉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称。

**“讨论的过程”**

白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以及美国财政部的发言人均未回覆置评要求。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周二在记者会上表示,谈判本身就是讨论的过程,双方存在分歧很正常,中方不回避矛盾。

耿爽将有关贸易谈判的具体问题转给了商务部,但商务部没有立即回复路透通过传真提出的问题。

莱特希泽和美国财长努钦对草案的修改程度感到吃惊。这两名内阁官员周一对记者表示,中国推翻之前的承诺促使特朗普发布了关税令,但没有提供修改的深度和广度的细节。

两名消息人士称,刘鹤上周对莱特希泽和努钦表示,他们需要相信中国,会通过行政和监管改革来履行承诺。鉴于中国过去未能兑现改革承诺的历史,努钦和莱特希泽都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

一位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民间部门消息人士称,最后一轮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因为“中国变得贪心了”。

这位消息人士称,“中国在十几个问题上出尔反尔,如果不是更多的话,谈判进行得很糟糕,特朗普直到周日才爆发真的让人意外。”

“中国20年来和美国打交道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似乎对于这届美国政府还是误判了。”

**本周继续磋商**

谈判的迅速恶化本周令全球股市、债市和大宗商品市场感到不安。截至周日,市场一直预期两国官员即将达成协议。

一些投资人及分析师怀疑,特朗普的推文是不是一种谈判手段,以迫使中国作出更多让步。消息人士向路透表示,中国更改文本的程度很大,特朗普的回应并非只是谈判策略。

周三上午,美国股市再次下跌,但在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表示,中国已向美国暗示,北京方面希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后,股市出现反弹。

其中一名政府消息人士表示,中方谈判人员说他们不可能触碰法律,形容这些变动“很大”。

一位了解情况的中国官员对路透表示,中国的法律如若修改是需要特有的一套流程体系,而不是轻易说改就改的。他说,中国的底线是明确的,不会单方面的委曲求全,所以谈不上所谓的“在承诺上后退”。贸易磋商已经经历了十轮,在双方已经达成共识的基础上,谈判成果应该越来越好而不应要求越来越苛刻、路越走越窄。

刘鹤定于周四抵达华盛顿,参加为期两天的谈判;而就在上周外界还纷纷认为此次谈判至关重要,可能是达成历史性贸易协议前的最后一轮谈判。两位消息人士称,目前美国官员不抱太大希望,认为刘鹤不会带来任何能让谈判重回正轨的提议。

一些消息人士称,为了避免冲突升级,刘鹤将可能不得不放弃中国提出的修改文本,并同意制定新的法律。中国还必须在其他关键问题上进一步向美国立场靠拢,比如限制中国行业补贴的要求,以及简化美国转基因作物的审批程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据了解中方想法的人士称,中国之所以在贸易谈判中采取最新强硬立场,是因为北京方面曾把特朗普近期的一些表态和行动视为美国准备作出让步的信号。中方的最新强硬姿态令白宫感到惊诧,且有可能破坏贸易谈判。



撰文 / Lingling Wei/ Bob Davis

■ 据了解中方想法的人士称,中国之所以在贸易谈判中采取最新强硬立场,是因为北京方面曾把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近期的一些表态和行动视为美国准备作出让步的信号。中方的最新强硬姿态令白宫感到惊诧,且有可能破坏贸易谈判。

中美两国定于周四在华盛顿重启高级别谈判,但外界预期和风险已发生重大变化。一周前,外界还认为双方谈判人员将接近达成协议。但现在,他们正试图避免谈判破裂。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周三正式提交文件,将从周五凌晨00:01开始把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当前的10%上调至25%。作为回应,中国商务部表示要采取反制措施,但未作具体说明。

在当前的谈判中,美国认为中方已经同意详细列明将要修改的法律,以落实谈判所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国则表示无意这么做,由此引发特朗普周日威胁上调关税,把双方的分歧公开化。

据关注谈判进程的人士称,中国政府决定在谈判中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这促使双方的交锋更加激烈。

据这些知情人士称,特别要指出的是,北京方面认为特朗普威胁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降息的举动表明,特朗普认为美国经济脆弱程度超过他所声称的水平。

特朗普还多次宣称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保持友好关系,并称赞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对购买更多美国大豆的承诺,这让北京方面进一步受到鼓舞。

在4月30日的推文中,特朗普在抨击鲍威尔的同时称赞了中国的经济政策,尤其引起高级官员们的注意。特朗普写道,中国正加大经济刺激力度,同时保持低利率,而美联储却在不断加息。

中国商务部下属智库的分析师梅新育表示,如果你们的经济没有变弱,为何你会一再要求美联储降息。如果美国的决心有所动摇,北京方面就会想,即使中方立场更为强硬,美国也仍愿意达成协议。

然而,与中方的评估相反,美国经济依旧表现强劲。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美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3.2%,增幅高于去年第四季度的2.2%。上周五公布的美国4月份就业报告显示,失业率降至3.6%,为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

但同时,中国经济在连续数月疲软后已在今年企稳。虽然4月份中国出口意外下滑,但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率达到6.4%,超出市场预期。中国经济形势整体改善,以及最近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让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更有信心。约40位外国政府首脑和国家元首出席了此次论坛。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李成表示,中国领导人认为出席此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外国元首人数众多,表明中国在改善与其他国家和美国商界的关系方面拥有更大影响力,中方因此决定采取强硬姿态。

如果中国误读了这些信号(反之亦然),这种情况也不会是第一次。

中美贸易谈判的历史充满了误解,因两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截然不同,难以摸清楚对方的意图。

以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简称WTO)的谈判为例,当时中国总理前往华盛顿谈判,误以为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会批准交易。双方在北京的谈判即将结束时,时任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确信中方是在哄骗她而中止谈判,但后来却再次回到谈判桌达成了交易。

曾担任白宫贸易谈判人员、近期加盟律师事务所Akin Gump的Clete Willems称:“中国在谈判过程中经常拒绝作出具体承诺。这些都是有难度的事,但对取得成功至关重要。”

除定于周五提高现有对华关税外,特朗普还表示,计划很快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25%的新关税,此举将给消费品带来广泛影响。

美国的激进反应起初给刘鹤本周的华盛顿之行蒙上阴影。刘鹤现定于周四率领中方代表团赴美谈判,比原计划的时间晚一天。刘鹤定于周四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以一对一的形式共进晚餐。

中方代表团人数较原计划的100多人有所减少,不过,代表团成员也将包括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和财政部副部长廖岷。

矛盾信号的又一个明显迹象是,特朗普政府官员此前认为他们已明确表示厌倦了谈判,认为中国政府是时候该做出修改法规的具体承诺,包括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禁止强制转让美国技术。

白宫办公厅代理主任Mick Mulvaney上周的言论应会让人对美方的这一想法有深入了解。他当时在洛杉矶称,谈判不会永远进行下去。他表示,在任何谈判中,若某个时刻双方正接近达成协议,那么就继续谈判吧;反之,某个时刻会举起手说谈判永远不会有结果了。

但就在这次会议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释出了相反的信号,称相关会谈正进入最后阶段。

在中美将于周四重启谈判之际,一大疑问仍存:中国是否会同意美国的要求,修订法律以落实贸易协议条款。北京方面认为,这将有损中国主权,而且落实所需时间过长。但中国在此前一些贸易协议中曾作出过类似承诺,包括2001年加入WTO的协议。

美方官员称,中国政府未能兑现那些承诺。中国已承诺进一步开放国内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法学院教授伍人英(Mark Wu)表示:“美国这种多管齐下的方式是正确的,不能单纯依赖承诺,还需要中方切实修改法律,这样才能确保中国领导层的意图充分传达给各级地方政府。”■


又讯:中国想改变与美国贸易协议草案的几乎所有内容


据得知谈判情况的三位美国政府消息人士和三位民间部门消息人士称,上周五深夜华盛顿收到北京发来的外交电报,对一份长达近150页的贸易协议草案做出重大修改,这些改动将令中美持续数月的谈判前功尽弃。

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中国在文件中推翻了之前做出的多个承诺,这将导致美国的核心要求无法得到满足。

在这份贸易协议草案的七个章节中,中国删除了每一个章节中修法以解决美国主要关切的承诺,其中包括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强制技术转让、竞争政策、金融服务准入和货币操纵等。正是这些关切导致美国发动了对华贸易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日发推文回应,誓言将于周五把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生效时间点正好是中国副总理刘鹤到访华盛顿继续贸易谈判期间。

美国联邦政府官报(Federal Register)周三刊登公告显示,从本周五(5月10日)开始,美国将把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

中国商务部立即作出回应,新闻发言人指出,如果美方关税措施付诸实施,中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升级贸易摩擦不符合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中方对此深表遗憾。

“中国改口并试图重新磋商贸易协议的原因,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够与拜登或一个非常软弱的民主党人‘谈判’。”特朗普周三早间在推特上写道。特朗普还表示,他很乐意保留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

中国从协议草案中删除的具有约束力的法律表述,正是被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视为重中之重的内容。莱特希泽认为,中国修法对确认协议的落实至关重要。多年来,美国官员一直抱怨中国的改革承诺都是空话。

莱特希泽强力主张采取类似惩罚性经济制裁,诸如朝鲜或伊朗制裁,中所使用的落实机制,而不是典型的贸易协议的落实机制。

“中方的删减削弱了协议的核心架构,”华盛顿一名知悉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称。

**“讨论的过程”**

白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以及美国财政部的发言人均未回覆置评要求。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周二在记者会上表示,谈判本身就是讨论的过程,双方存在分歧很正常,中方不回避矛盾。

耿爽将有关贸易谈判的具体问题转给了商务部,但商务部没有立即回复路透通过传真提出的问题。

莱特希泽和美国财长努钦对草案的修改程度感到吃惊。这两名内阁官员周一对记者表示,中国推翻之前的承诺促使特朗普发布了关税令,但没有提供修改的深度和广度的细节。

两名消息人士称,刘鹤上周对莱特希泽和努钦表示,他们需要相信中国,会通过行政和监管改革来履行承诺。鉴于中国过去未能兑现改革承诺的历史,努钦和莱特希泽都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

一位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民间部门消息人士称,最后一轮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因为“中国变得贪心了”。

这位消息人士称,“中国在十几个问题上出尔反尔,如果不是更多的话,谈判进行得很糟糕,特朗普直到周日才爆发真的让人意外。”

“中国20年来和美国打交道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似乎对于这届美国政府还是误判了。”

**本周继续磋商**

谈判的迅速恶化本周令全球股市、债市和大宗商品市场感到不安。截至周日,市场一直预期两国官员即将达成协议。

一些投资人及分析师怀疑,特朗普的推文是不是一种谈判手段,以迫使中国作出更多让步。消息人士向路透表示,中国更改文本的程度很大,特朗普的回应并非只是谈判策略。

周三上午,美国股市再次下跌,但在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表示,中国已向美国暗示,北京方面希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后,股市出现反弹。

其中一名政府消息人士表示,中方谈判人员说他们不可能触碰法律,形容这些变动“很大”。

一位了解情况的中国官员对路透表示,中国的法律如若修改是需要特有的一套流程体系,而不是轻易说改就改的。他说,中国的底线是明确的,不会单方面的委曲求全,所以谈不上所谓的“在承诺上后退”。贸易磋商已经经历了十轮,在双方已经达成共识的基础上,谈判成果应该越来越好而不应要求越来越苛刻、路越走越窄。

刘鹤定于周四抵达华盛顿,参加为期两天的谈判;而就在上周外界还纷纷认为此次谈判至关重要,可能是达成历史性贸易协议前的最后一轮谈判。两位消息人士称,目前美国官员不抱太大希望,认为刘鹤不会带来任何能让谈判重回正轨的提议。

一些消息人士称,为了避免冲突升级,刘鹤将可能不得不放弃中国提出的修改文本,并同意制定新的法律。中国还必须在其他关键问题上进一步向美国立场靠拢,比如限制中国行业补贴的要求,以及简化美国转基因作物的审批程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为何决定在对美贸易谈判中采取强硬立场?

发布日期:2019-05-09 14:08
摘要」据了解中方想法的人士称,中国之所以在贸易谈判中采取最新强硬立场,是因为北京方面曾把特朗普近期的一些表态和行动视为美国准备作出让步的信号。中方的最新强硬姿态令白宫感到惊诧,且有可能破坏贸易谈判。



撰文 / Lingling Wei/ Bob Davis

■ 据了解中方想法的人士称,中国之所以在贸易谈判中采取最新强硬立场,是因为北京方面曾把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近期的一些表态和行动视为美国准备作出让步的信号。中方的最新强硬姿态令白宫感到惊诧,且有可能破坏贸易谈判。

中美两国定于周四在华盛顿重启高级别谈判,但外界预期和风险已发生重大变化。一周前,外界还认为双方谈判人员将接近达成协议。但现在,他们正试图避免谈判破裂。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周三正式提交文件,将从周五凌晨00:01开始把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当前的10%上调至25%。作为回应,中国商务部表示要采取反制措施,但未作具体说明。

在当前的谈判中,美国认为中方已经同意详细列明将要修改的法律,以落实谈判所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国则表示无意这么做,由此引发特朗普周日威胁上调关税,把双方的分歧公开化。

据关注谈判进程的人士称,中国政府决定在谈判中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这促使双方的交锋更加激烈。

据这些知情人士称,特别要指出的是,北京方面认为特朗普威胁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降息的举动表明,特朗普认为美国经济脆弱程度超过他所声称的水平。

特朗普还多次宣称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保持友好关系,并称赞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对购买更多美国大豆的承诺,这让北京方面进一步受到鼓舞。

在4月30日的推文中,特朗普在抨击鲍威尔的同时称赞了中国的经济政策,尤其引起高级官员们的注意。特朗普写道,中国正加大经济刺激力度,同时保持低利率,而美联储却在不断加息。

中国商务部下属智库的分析师梅新育表示,如果你们的经济没有变弱,为何你会一再要求美联储降息。如果美国的决心有所动摇,北京方面就会想,即使中方立场更为强硬,美国也仍愿意达成协议。

然而,与中方的评估相反,美国经济依旧表现强劲。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美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3.2%,增幅高于去年第四季度的2.2%。上周五公布的美国4月份就业报告显示,失业率降至3.6%,为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

但同时,中国经济在连续数月疲软后已在今年企稳。虽然4月份中国出口意外下滑,但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率达到6.4%,超出市场预期。中国经济形势整体改善,以及最近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让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更有信心。约40位外国政府首脑和国家元首出席了此次论坛。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李成表示,中国领导人认为出席此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外国元首人数众多,表明中国在改善与其他国家和美国商界的关系方面拥有更大影响力,中方因此决定采取强硬姿态。

如果中国误读了这些信号(反之亦然),这种情况也不会是第一次。

中美贸易谈判的历史充满了误解,因两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截然不同,难以摸清楚对方的意图。

以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简称WTO)的谈判为例,当时中国总理前往华盛顿谈判,误以为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会批准交易。双方在北京的谈判即将结束时,时任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确信中方是在哄骗她而中止谈判,但后来却再次回到谈判桌达成了交易。

曾担任白宫贸易谈判人员、近期加盟律师事务所Akin Gump的Clete Willems称:“中国在谈判过程中经常拒绝作出具体承诺。这些都是有难度的事,但对取得成功至关重要。”

除定于周五提高现有对华关税外,特朗普还表示,计划很快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25%的新关税,此举将给消费品带来广泛影响。

美国的激进反应起初给刘鹤本周的华盛顿之行蒙上阴影。刘鹤现定于周四率领中方代表团赴美谈判,比原计划的时间晚一天。刘鹤定于周四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以一对一的形式共进晚餐。

中方代表团人数较原计划的100多人有所减少,不过,代表团成员也将包括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和财政部副部长廖岷。

矛盾信号的又一个明显迹象是,特朗普政府官员此前认为他们已明确表示厌倦了谈判,认为中国政府是时候该做出修改法规的具体承诺,包括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禁止强制转让美国技术。

白宫办公厅代理主任Mick Mulvaney上周的言论应会让人对美方的这一想法有深入了解。他当时在洛杉矶称,谈判不会永远进行下去。他表示,在任何谈判中,若某个时刻双方正接近达成协议,那么就继续谈判吧;反之,某个时刻会举起手说谈判永远不会有结果了。

但就在这次会议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释出了相反的信号,称相关会谈正进入最后阶段。

在中美将于周四重启谈判之际,一大疑问仍存:中国是否会同意美国的要求,修订法律以落实贸易协议条款。北京方面认为,这将有损中国主权,而且落实所需时间过长。但中国在此前一些贸易协议中曾作出过类似承诺,包括2001年加入WTO的协议。

美方官员称,中国政府未能兑现那些承诺。中国已承诺进一步开放国内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法学院教授伍人英(Mark Wu)表示:“美国这种多管齐下的方式是正确的,不能单纯依赖承诺,还需要中方切实修改法律,这样才能确保中国领导层的意图充分传达给各级地方政府。”■


又讯:中国想改变与美国贸易协议草案的几乎所有内容


据得知谈判情况的三位美国政府消息人士和三位民间部门消息人士称,上周五深夜华盛顿收到北京发来的外交电报,对一份长达近150页的贸易协议草案做出重大修改,这些改动将令中美持续数月的谈判前功尽弃。

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中国在文件中推翻了之前做出的多个承诺,这将导致美国的核心要求无法得到满足。

在这份贸易协议草案的七个章节中,中国删除了每一个章节中修法以解决美国主要关切的承诺,其中包括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强制技术转让、竞争政策、金融服务准入和货币操纵等。正是这些关切导致美国发动了对华贸易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日发推文回应,誓言将于周五把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生效时间点正好是中国副总理刘鹤到访华盛顿继续贸易谈判期间。

美国联邦政府官报(Federal Register)周三刊登公告显示,从本周五(5月10日)开始,美国将把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

中国商务部立即作出回应,新闻发言人指出,如果美方关税措施付诸实施,中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升级贸易摩擦不符合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中方对此深表遗憾。

“中国改口并试图重新磋商贸易协议的原因,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够与拜登或一个非常软弱的民主党人‘谈判’。”特朗普周三早间在推特上写道。特朗普还表示,他很乐意保留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

中国从协议草案中删除的具有约束力的法律表述,正是被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视为重中之重的内容。莱特希泽认为,中国修法对确认协议的落实至关重要。多年来,美国官员一直抱怨中国的改革承诺都是空话。

莱特希泽强力主张采取类似惩罚性经济制裁,诸如朝鲜或伊朗制裁,中所使用的落实机制,而不是典型的贸易协议的落实机制。

“中方的删减削弱了协议的核心架构,”华盛顿一名知悉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称。

**“讨论的过程”**

白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以及美国财政部的发言人均未回覆置评要求。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周二在记者会上表示,谈判本身就是讨论的过程,双方存在分歧很正常,中方不回避矛盾。

耿爽将有关贸易谈判的具体问题转给了商务部,但商务部没有立即回复路透通过传真提出的问题。

莱特希泽和美国财长努钦对草案的修改程度感到吃惊。这两名内阁官员周一对记者表示,中国推翻之前的承诺促使特朗普发布了关税令,但没有提供修改的深度和广度的细节。

两名消息人士称,刘鹤上周对莱特希泽和努钦表示,他们需要相信中国,会通过行政和监管改革来履行承诺。鉴于中国过去未能兑现改革承诺的历史,努钦和莱特希泽都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

一位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民间部门消息人士称,最后一轮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因为“中国变得贪心了”。

这位消息人士称,“中国在十几个问题上出尔反尔,如果不是更多的话,谈判进行得很糟糕,特朗普直到周日才爆发真的让人意外。”

“中国20年来和美国打交道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似乎对于这届美国政府还是误判了。”

**本周继续磋商**

谈判的迅速恶化本周令全球股市、债市和大宗商品市场感到不安。截至周日,市场一直预期两国官员即将达成协议。

一些投资人及分析师怀疑,特朗普的推文是不是一种谈判手段,以迫使中国作出更多让步。消息人士向路透表示,中国更改文本的程度很大,特朗普的回应并非只是谈判策略。

周三上午,美国股市再次下跌,但在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表示,中国已向美国暗示,北京方面希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后,股市出现反弹。

其中一名政府消息人士表示,中方谈判人员说他们不可能触碰法律,形容这些变动“很大”。

一位了解情况的中国官员对路透表示,中国的法律如若修改是需要特有的一套流程体系,而不是轻易说改就改的。他说,中国的底线是明确的,不会单方面的委曲求全,所以谈不上所谓的“在承诺上后退”。贸易磋商已经经历了十轮,在双方已经达成共识的基础上,谈判成果应该越来越好而不应要求越来越苛刻、路越走越窄。

刘鹤定于周四抵达华盛顿,参加为期两天的谈判;而就在上周外界还纷纷认为此次谈判至关重要,可能是达成历史性贸易协议前的最后一轮谈判。两位消息人士称,目前美国官员不抱太大希望,认为刘鹤不会带来任何能让谈判重回正轨的提议。

一些消息人士称,为了避免冲突升级,刘鹤将可能不得不放弃中国提出的修改文本,并同意制定新的法律。中国还必须在其他关键问题上进一步向美国立场靠拢,比如限制中国行业补贴的要求,以及简化美国转基因作物的审批程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据了解中方想法的人士称,中国之所以在贸易谈判中采取最新强硬立场,是因为北京方面曾把特朗普近期的一些表态和行动视为美国准备作出让步的信号。中方的最新强硬姿态令白宫感到惊诧,且有可能破坏贸易谈判。



撰文 / Lingling Wei/ Bob Davis

■ 据了解中方想法的人士称,中国之所以在贸易谈判中采取最新强硬立场,是因为北京方面曾把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近期的一些表态和行动视为美国准备作出让步的信号。中方的最新强硬姿态令白宫感到惊诧,且有可能破坏贸易谈判。

中美两国定于周四在华盛顿重启高级别谈判,但外界预期和风险已发生重大变化。一周前,外界还认为双方谈判人员将接近达成协议。但现在,他们正试图避免谈判破裂。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周三正式提交文件,将从周五凌晨00:01开始把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当前的10%上调至25%。作为回应,中国商务部表示要采取反制措施,但未作具体说明。

在当前的谈判中,美国认为中方已经同意详细列明将要修改的法律,以落实谈判所达成的贸易协议。中国则表示无意这么做,由此引发特朗普周日威胁上调关税,把双方的分歧公开化。

据关注谈判进程的人士称,中国政府决定在谈判中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这促使双方的交锋更加激烈。

据这些知情人士称,特别要指出的是,北京方面认为特朗普威胁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降息的举动表明,特朗普认为美国经济脆弱程度超过他所声称的水平。

特朗普还多次宣称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保持友好关系,并称赞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对购买更多美国大豆的承诺,这让北京方面进一步受到鼓舞。

在4月30日的推文中,特朗普在抨击鲍威尔的同时称赞了中国的经济政策,尤其引起高级官员们的注意。特朗普写道,中国正加大经济刺激力度,同时保持低利率,而美联储却在不断加息。

中国商务部下属智库的分析师梅新育表示,如果你们的经济没有变弱,为何你会一再要求美联储降息。如果美国的决心有所动摇,北京方面就会想,即使中方立场更为强硬,美国也仍愿意达成协议。

然而,与中方的评估相反,美国经济依旧表现强劲。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美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3.2%,增幅高于去年第四季度的2.2%。上周五公布的美国4月份就业报告显示,失业率降至3.6%,为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

但同时,中国经济在连续数月疲软后已在今年企稳。虽然4月份中国出口意外下滑,但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率达到6.4%,超出市场预期。中国经济形势整体改善,以及最近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让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更有信心。约40位外国政府首脑和国家元首出席了此次论坛。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李成表示,中国领导人认为出席此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外国元首人数众多,表明中国在改善与其他国家和美国商界的关系方面拥有更大影响力,中方因此决定采取强硬姿态。

如果中国误读了这些信号(反之亦然),这种情况也不会是第一次。

中美贸易谈判的历史充满了误解,因两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截然不同,难以摸清楚对方的意图。

以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简称WTO)的谈判为例,当时中国总理前往华盛顿谈判,误以为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会批准交易。双方在北京的谈判即将结束时,时任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确信中方是在哄骗她而中止谈判,但后来却再次回到谈判桌达成了交易。

曾担任白宫贸易谈判人员、近期加盟律师事务所Akin Gump的Clete Willems称:“中国在谈判过程中经常拒绝作出具体承诺。这些都是有难度的事,但对取得成功至关重要。”

除定于周五提高现有对华关税外,特朗普还表示,计划很快对价值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25%的新关税,此举将给消费品带来广泛影响。

美国的激进反应起初给刘鹤本周的华盛顿之行蒙上阴影。刘鹤现定于周四率领中方代表团赴美谈判,比原计划的时间晚一天。刘鹤定于周四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以一对一的形式共进晚餐。

中方代表团人数较原计划的100多人有所减少,不过,代表团成员也将包括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和财政部副部长廖岷。

矛盾信号的又一个明显迹象是,特朗普政府官员此前认为他们已明确表示厌倦了谈判,认为中国政府是时候该做出修改法规的具体承诺,包括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禁止强制转让美国技术。

白宫办公厅代理主任Mick Mulvaney上周的言论应会让人对美方的这一想法有深入了解。他当时在洛杉矶称,谈判不会永远进行下去。他表示,在任何谈判中,若某个时刻双方正接近达成协议,那么就继续谈判吧;反之,某个时刻会举起手说谈判永远不会有结果了。

但就在这次会议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释出了相反的信号,称相关会谈正进入最后阶段。

在中美将于周四重启谈判之际,一大疑问仍存:中国是否会同意美国的要求,修订法律以落实贸易协议条款。北京方面认为,这将有损中国主权,而且落实所需时间过长。但中国在此前一些贸易协议中曾作出过类似承诺,包括2001年加入WTO的协议。

美方官员称,中国政府未能兑现那些承诺。中国已承诺进一步开放国内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法学院教授伍人英(Mark Wu)表示:“美国这种多管齐下的方式是正确的,不能单纯依赖承诺,还需要中方切实修改法律,这样才能确保中国领导层的意图充分传达给各级地方政府。”■


又讯:中国想改变与美国贸易协议草案的几乎所有内容


据得知谈判情况的三位美国政府消息人士和三位民间部门消息人士称,上周五深夜华盛顿收到北京发来的外交电报,对一份长达近150页的贸易协议草案做出重大修改,这些改动将令中美持续数月的谈判前功尽弃。

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中国在文件中推翻了之前做出的多个承诺,这将导致美国的核心要求无法得到满足。

在这份贸易协议草案的七个章节中,中国删除了每一个章节中修法以解决美国主要关切的承诺,其中包括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强制技术转让、竞争政策、金融服务准入和货币操纵等。正是这些关切导致美国发动了对华贸易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日发推文回应,誓言将于周五把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生效时间点正好是中国副总理刘鹤到访华盛顿继续贸易谈判期间。

美国联邦政府官报(Federal Register)周三刊登公告显示,从本周五(5月10日)开始,美国将把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

中国商务部立即作出回应,新闻发言人指出,如果美方关税措施付诸实施,中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升级贸易摩擦不符合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中方对此深表遗憾。

“中国改口并试图重新磋商贸易协议的原因,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够与拜登或一个非常软弱的民主党人‘谈判’。”特朗普周三早间在推特上写道。特朗普还表示,他很乐意保留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

中国从协议草案中删除的具有约束力的法律表述,正是被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视为重中之重的内容。莱特希泽认为,中国修法对确认协议的落实至关重要。多年来,美国官员一直抱怨中国的改革承诺都是空话。

莱特希泽强力主张采取类似惩罚性经济制裁,诸如朝鲜或伊朗制裁,中所使用的落实机制,而不是典型的贸易协议的落实机制。

“中方的删减削弱了协议的核心架构,”华盛顿一名知悉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称。

**“讨论的过程”**

白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以及美国财政部的发言人均未回覆置评要求。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周二在记者会上表示,谈判本身就是讨论的过程,双方存在分歧很正常,中方不回避矛盾。

耿爽将有关贸易谈判的具体问题转给了商务部,但商务部没有立即回复路透通过传真提出的问题。

莱特希泽和美国财长努钦对草案的修改程度感到吃惊。这两名内阁官员周一对记者表示,中国推翻之前的承诺促使特朗普发布了关税令,但没有提供修改的深度和广度的细节。

两名消息人士称,刘鹤上周对莱特希泽和努钦表示,他们需要相信中国,会通过行政和监管改革来履行承诺。鉴于中国过去未能兑现改革承诺的历史,努钦和莱特希泽都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

一位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民间部门消息人士称,最后一轮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因为“中国变得贪心了”。

这位消息人士称,“中国在十几个问题上出尔反尔,如果不是更多的话,谈判进行得很糟糕,特朗普直到周日才爆发真的让人意外。”

“中国20年来和美国打交道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似乎对于这届美国政府还是误判了。”

**本周继续磋商**

谈判的迅速恶化本周令全球股市、债市和大宗商品市场感到不安。截至周日,市场一直预期两国官员即将达成协议。

一些投资人及分析师怀疑,特朗普的推文是不是一种谈判手段,以迫使中国作出更多让步。消息人士向路透表示,中国更改文本的程度很大,特朗普的回应并非只是谈判策略。

周三上午,美国股市再次下跌,但在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表示,中国已向美国暗示,北京方面希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后,股市出现反弹。

其中一名政府消息人士表示,中方谈判人员说他们不可能触碰法律,形容这些变动“很大”。

一位了解情况的中国官员对路透表示,中国的法律如若修改是需要特有的一套流程体系,而不是轻易说改就改的。他说,中国的底线是明确的,不会单方面的委曲求全,所以谈不上所谓的“在承诺上后退”。贸易磋商已经经历了十轮,在双方已经达成共识的基础上,谈判成果应该越来越好而不应要求越来越苛刻、路越走越窄。

刘鹤定于周四抵达华盛顿,参加为期两天的谈判;而就在上周外界还纷纷认为此次谈判至关重要,可能是达成历史性贸易协议前的最后一轮谈判。两位消息人士称,目前美国官员不抱太大希望,认为刘鹤不会带来任何能让谈判重回正轨的提议。

一些消息人士称,为了避免冲突升级,刘鹤将可能不得不放弃中国提出的修改文本,并同意制定新的法律。中国还必须在其他关键问题上进一步向美国立场靠拢,比如限制中国行业补贴的要求,以及简化美国转基因作物的审批程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