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福建人不设边界

发布日期:2019-05-09 07:25
摘要」王兴、张一鸣、陈生强三位福建人从不给自己设立边界,打破城规成为常态。



撰文 / 杨安琪

■ 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自5月6日至8日在福建省福州市举行。引人注意的是:福建商人在中国的互联网版图中呈现出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财经作家王俞现的《中国商帮600年》中对福建商人有过一则评价:在明清的私人海上贸易中,福建商人向来一马当先,他们骁勇好斗、极善铤而走险。他们是中国商帮史上最悲壮的商人群体,当发现自己没有立足之地时,会再次拾起漂泊的海外的传统,走向一个更广阔的地域。这仿佛是一种隐喻。

2007年是一个被值得铭记的年份。

这一年乔布斯向台下的众人问道:“你们还没明白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吗?”接着,他又重复地说道:“一个移动电话、一个可触摸的iPod、一个上网设备。”这时台下的人们才恍然大悟,他说的是一个设备:iPhone。可能连乔布斯都不知道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大幕即将开启。

这一年还有两位中国的年轻人即将会面。福建人王兴卖掉了校内网,拿着200万美元准备开始下一次创业,不久后他就会遇到技术合伙人、自己的老乡张一鸣。

这一年还有一名叫陈生强的福建人。当时他在福州坐稳了职位,接到了一个来自猎头的电话。电话那头说:京东公司在招聘一名财务总监,希望能和他见一见。陈生强的第一反应是:“京东是干什么的?”

12年后,福建人在现今中国的互联网世界有着重要而特殊的地位:你的阅读和娱乐习惯被张一鸣控制,字节跳动成为估值超过75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这一数值或许还在不断增长;你的饮食习惯几乎被王兴占据,美团上市后,市值约为3200亿港币,它还在继续向旅游、出行等领域不断扩张;陈生强掌管的京东数科快速增长成为估值超1300亿人民币的庞然大物,这一估值相当于已经上市的共享出行公司Lyft,在中国未上市公司中大约排名第6位。

或许一个共性让三位福建人成功:他们从不给自己设立边界,打破成规成为常态。

有趣的是,三人都谈论过边界问题。王兴在对《财经》的一次访谈中说道:“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张一鸣则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自己做事从不设边界。陈生强则稍显内敛,他说自己第一考虑法律的监管边界,第二是业务的天花板边界,第三是生存的边界,在考虑清楚这三个问题后,他就会放手一搏。

正是依靠这种理念,三位年轻人2013年都开始自己的新征程,他们成为破局者。

彼时正是千团大战基本结束,王兴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寻找下一个目标,他发现O2O或许是一个更大的生意。于是2013年底美团尝试进军外卖市场;同样是在2013年,张一鸣已经创办了今日头条,这家公司依靠算法分发获得了快速增长,并且获得了来自DST等巨头的投资,张一鸣觉得应该可以干一些更大的事;2013年陈生强和刘强东在美国聊天后,正式决定把京东金融独立出来,于是一个由10人组成小团队在北辰世纪中心12层,找到一间偏僻的办公室成立。

福建人也并非有勇无谋的莽夫。开始新征程的之后几年,他们都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策略向前迈进。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于2009年成立,2014年时其在外卖行业已经有了5年经验。而王兴的打法是,快速进入饿了么的周边市场,在2014年夏天美团找了1000个人,集中培训1个月,派到100个城市,饿了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美团已经将他们包围;张一鸣则将算法分发发挥到了极致,今日头条和抖音都采取了同样的手段,让曾经的竞争者快手一度不知所措;陈生强则喜欢另辟蹊径,不断拓展业务。京东金融从供应链金融开始逐渐向消费金融过度。2014年2月,白条在京东商城上线,这种虚拟信用支付产品在当时有着“先消费,后付款”的理念,一下成为了明星产品,后来引起了整个行业的跟随。。

也正是这种冒险精神和战略眼光让这三人成功。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最终委身阿里巴巴,在最近一次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外卖市场中,美团外卖市场份额达到64.1%;而抖音则达到日活2.5亿的惊人数据;相比较前两者而言,京东数科宣布在2018年全年盈利,成为市场极少数在成立5年就实现盈利的科技公司。

破局者们的另一个特点是:他们绝不满足现状。在过去的2年中,美团尝试进入旅游和出行领域,其标志性事件就是,在一度进入打车领域和滴滴正面交锋,并且还花费27亿美元收购摩拜,王兴对于出行领域的争夺并未死心;张一鸣的抖音高歌猛进之外,还将触角伸到社交层面,“多闪”让腾讯吃惊不小。如今百度和腾讯,都把这家公司当做不得不重视的竞争对手。在地理层面,抖音国际版TikTok尽管在印度等国家遭遇监管挑战,可张一鸣似乎坚定地要将其海外战略进行到底;陈生强的京东数科则从金融科技延展到农业养殖、智能城市等行业。“猪脸识别”技术问世时大家惊讶于京东数科跑去帮别人养猪,他又搞出一套发电技术,试图减少燃煤消耗。他的底层逻辑是,对所有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行业输出技术能力,外界都在看下一步他要把脚迈向哪里。

有一次我曾在办公室见到王兴,他就那么一个人穿着拖鞋和背心在电脑前,略显孤独地工作;我们还试图联系张一鸣的采访,但他从来只是表示“不必”;陈生强在公司也常常是牛仔裤和休闲鞋的行头,除非极有必要否则不愿抛头露面。务实、不浮夸,也许也是福建人们的共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王兴、张一鸣、陈生强三位福建人从不给自己设立边界,打破城规成为常态。



撰文 / 杨安琪

■ 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自5月6日至8日在福建省福州市举行。引人注意的是:福建商人在中国的互联网版图中呈现出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财经作家王俞现的《中国商帮600年》中对福建商人有过一则评价:在明清的私人海上贸易中,福建商人向来一马当先,他们骁勇好斗、极善铤而走险。他们是中国商帮史上最悲壮的商人群体,当发现自己没有立足之地时,会再次拾起漂泊的海外的传统,走向一个更广阔的地域。这仿佛是一种隐喻。

2007年是一个被值得铭记的年份。

这一年乔布斯向台下的众人问道:“你们还没明白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吗?”接着,他又重复地说道:“一个移动电话、一个可触摸的iPod、一个上网设备。”这时台下的人们才恍然大悟,他说的是一个设备:iPhone。可能连乔布斯都不知道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大幕即将开启。

这一年还有两位中国的年轻人即将会面。福建人王兴卖掉了校内网,拿着200万美元准备开始下一次创业,不久后他就会遇到技术合伙人、自己的老乡张一鸣。

这一年还有一名叫陈生强的福建人。当时他在福州坐稳了职位,接到了一个来自猎头的电话。电话那头说:京东公司在招聘一名财务总监,希望能和他见一见。陈生强的第一反应是:“京东是干什么的?”

12年后,福建人在现今中国的互联网世界有着重要而特殊的地位:你的阅读和娱乐习惯被张一鸣控制,字节跳动成为估值超过75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这一数值或许还在不断增长;你的饮食习惯几乎被王兴占据,美团上市后,市值约为3200亿港币,它还在继续向旅游、出行等领域不断扩张;陈生强掌管的京东数科快速增长成为估值超1300亿人民币的庞然大物,这一估值相当于已经上市的共享出行公司Lyft,在中国未上市公司中大约排名第6位。

或许一个共性让三位福建人成功:他们从不给自己设立边界,打破成规成为常态。

有趣的是,三人都谈论过边界问题。王兴在对《财经》的一次访谈中说道:“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张一鸣则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自己做事从不设边界。陈生强则稍显内敛,他说自己第一考虑法律的监管边界,第二是业务的天花板边界,第三是生存的边界,在考虑清楚这三个问题后,他就会放手一搏。

正是依靠这种理念,三位年轻人2013年都开始自己的新征程,他们成为破局者。

彼时正是千团大战基本结束,王兴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寻找下一个目标,他发现O2O或许是一个更大的生意。于是2013年底美团尝试进军外卖市场;同样是在2013年,张一鸣已经创办了今日头条,这家公司依靠算法分发获得了快速增长,并且获得了来自DST等巨头的投资,张一鸣觉得应该可以干一些更大的事;2013年陈生强和刘强东在美国聊天后,正式决定把京东金融独立出来,于是一个由10人组成小团队在北辰世纪中心12层,找到一间偏僻的办公室成立。

福建人也并非有勇无谋的莽夫。开始新征程的之后几年,他们都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策略向前迈进。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于2009年成立,2014年时其在外卖行业已经有了5年经验。而王兴的打法是,快速进入饿了么的周边市场,在2014年夏天美团找了1000个人,集中培训1个月,派到100个城市,饿了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美团已经将他们包围;张一鸣则将算法分发发挥到了极致,今日头条和抖音都采取了同样的手段,让曾经的竞争者快手一度不知所措;陈生强则喜欢另辟蹊径,不断拓展业务。京东金融从供应链金融开始逐渐向消费金融过度。2014年2月,白条在京东商城上线,这种虚拟信用支付产品在当时有着“先消费,后付款”的理念,一下成为了明星产品,后来引起了整个行业的跟随。。

也正是这种冒险精神和战略眼光让这三人成功。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最终委身阿里巴巴,在最近一次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外卖市场中,美团外卖市场份额达到64.1%;而抖音则达到日活2.5亿的惊人数据;相比较前两者而言,京东数科宣布在2018年全年盈利,成为市场极少数在成立5年就实现盈利的科技公司。

破局者们的另一个特点是:他们绝不满足现状。在过去的2年中,美团尝试进入旅游和出行领域,其标志性事件就是,在一度进入打车领域和滴滴正面交锋,并且还花费27亿美元收购摩拜,王兴对于出行领域的争夺并未死心;张一鸣的抖音高歌猛进之外,还将触角伸到社交层面,“多闪”让腾讯吃惊不小。如今百度和腾讯,都把这家公司当做不得不重视的竞争对手。在地理层面,抖音国际版TikTok尽管在印度等国家遭遇监管挑战,可张一鸣似乎坚定地要将其海外战略进行到底;陈生强的京东数科则从金融科技延展到农业养殖、智能城市等行业。“猪脸识别”技术问世时大家惊讶于京东数科跑去帮别人养猪,他又搞出一套发电技术,试图减少燃煤消耗。他的底层逻辑是,对所有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行业输出技术能力,外界都在看下一步他要把脚迈向哪里。

有一次我曾在办公室见到王兴,他就那么一个人穿着拖鞋和背心在电脑前,略显孤独地工作;我们还试图联系张一鸣的采访,但他从来只是表示“不必”;陈生强在公司也常常是牛仔裤和休闲鞋的行头,除非极有必要否则不愿抛头露面。务实、不浮夸,也许也是福建人们的共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王兴、张一鸣、陈生强三位福建人从不给自己设立边界,打破城规成为常态。



撰文 / 杨安琪

■ 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自5月6日至8日在福建省福州市举行。引人注意的是:福建商人在中国的互联网版图中呈现出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财经作家王俞现的《中国商帮600年》中对福建商人有过一则评价:在明清的私人海上贸易中,福建商人向来一马当先,他们骁勇好斗、极善铤而走险。他们是中国商帮史上最悲壮的商人群体,当发现自己没有立足之地时,会再次拾起漂泊的海外的传统,走向一个更广阔的地域。这仿佛是一种隐喻。

2007年是一个被值得铭记的年份。

这一年乔布斯向台下的众人问道:“你们还没明白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吗?”接着,他又重复地说道:“一个移动电话、一个可触摸的iPod、一个上网设备。”这时台下的人们才恍然大悟,他说的是一个设备:iPhone。可能连乔布斯都不知道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大幕即将开启。

这一年还有两位中国的年轻人即将会面。福建人王兴卖掉了校内网,拿着200万美元准备开始下一次创业,不久后他就会遇到技术合伙人、自己的老乡张一鸣。

这一年还有一名叫陈生强的福建人。当时他在福州坐稳了职位,接到了一个来自猎头的电话。电话那头说:京东公司在招聘一名财务总监,希望能和他见一见。陈生强的第一反应是:“京东是干什么的?”

12年后,福建人在现今中国的互联网世界有着重要而特殊的地位:你的阅读和娱乐习惯被张一鸣控制,字节跳动成为估值超过75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这一数值或许还在不断增长;你的饮食习惯几乎被王兴占据,美团上市后,市值约为3200亿港币,它还在继续向旅游、出行等领域不断扩张;陈生强掌管的京东数科快速增长成为估值超1300亿人民币的庞然大物,这一估值相当于已经上市的共享出行公司Lyft,在中国未上市公司中大约排名第6位。

或许一个共性让三位福建人成功:他们从不给自己设立边界,打破成规成为常态。

有趣的是,三人都谈论过边界问题。王兴在对《财经》的一次访谈中说道:“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张一鸣则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自己做事从不设边界。陈生强则稍显内敛,他说自己第一考虑法律的监管边界,第二是业务的天花板边界,第三是生存的边界,在考虑清楚这三个问题后,他就会放手一搏。

正是依靠这种理念,三位年轻人2013年都开始自己的新征程,他们成为破局者。

彼时正是千团大战基本结束,王兴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寻找下一个目标,他发现O2O或许是一个更大的生意。于是2013年底美团尝试进军外卖市场;同样是在2013年,张一鸣已经创办了今日头条,这家公司依靠算法分发获得了快速增长,并且获得了来自DST等巨头的投资,张一鸣觉得应该可以干一些更大的事;2013年陈生强和刘强东在美国聊天后,正式决定把京东金融独立出来,于是一个由10人组成小团队在北辰世纪中心12层,找到一间偏僻的办公室成立。

福建人也并非有勇无谋的莽夫。开始新征程的之后几年,他们都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策略向前迈进。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于2009年成立,2014年时其在外卖行业已经有了5年经验。而王兴的打法是,快速进入饿了么的周边市场,在2014年夏天美团找了1000个人,集中培训1个月,派到100个城市,饿了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美团已经将他们包围;张一鸣则将算法分发发挥到了极致,今日头条和抖音都采取了同样的手段,让曾经的竞争者快手一度不知所措;陈生强则喜欢另辟蹊径,不断拓展业务。京东金融从供应链金融开始逐渐向消费金融过度。2014年2月,白条在京东商城上线,这种虚拟信用支付产品在当时有着“先消费,后付款”的理念,一下成为了明星产品,后来引起了整个行业的跟随。。

也正是这种冒险精神和战略眼光让这三人成功。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最终委身阿里巴巴,在最近一次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外卖市场中,美团外卖市场份额达到64.1%;而抖音则达到日活2.5亿的惊人数据;相比较前两者而言,京东数科宣布在2018年全年盈利,成为市场极少数在成立5年就实现盈利的科技公司。

破局者们的另一个特点是:他们绝不满足现状。在过去的2年中,美团尝试进入旅游和出行领域,其标志性事件就是,在一度进入打车领域和滴滴正面交锋,并且还花费27亿美元收购摩拜,王兴对于出行领域的争夺并未死心;张一鸣的抖音高歌猛进之外,还将触角伸到社交层面,“多闪”让腾讯吃惊不小。如今百度和腾讯,都把这家公司当做不得不重视的竞争对手。在地理层面,抖音国际版TikTok尽管在印度等国家遭遇监管挑战,可张一鸣似乎坚定地要将其海外战略进行到底;陈生强的京东数科则从金融科技延展到农业养殖、智能城市等行业。“猪脸识别”技术问世时大家惊讶于京东数科跑去帮别人养猪,他又搞出一套发电技术,试图减少燃煤消耗。他的底层逻辑是,对所有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行业输出技术能力,外界都在看下一步他要把脚迈向哪里。

有一次我曾在办公室见到王兴,他就那么一个人穿着拖鞋和背心在电脑前,略显孤独地工作;我们还试图联系张一鸣的采访,但他从来只是表示“不必”;陈生强在公司也常常是牛仔裤和休闲鞋的行头,除非极有必要否则不愿抛头露面。务实、不浮夸,也许也是福建人们的共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福建人不设边界

发布日期:2019-05-09 07:25
摘要」王兴、张一鸣、陈生强三位福建人从不给自己设立边界,打破城规成为常态。



撰文 / 杨安琪

■ 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自5月6日至8日在福建省福州市举行。引人注意的是:福建商人在中国的互联网版图中呈现出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财经作家王俞现的《中国商帮600年》中对福建商人有过一则评价:在明清的私人海上贸易中,福建商人向来一马当先,他们骁勇好斗、极善铤而走险。他们是中国商帮史上最悲壮的商人群体,当发现自己没有立足之地时,会再次拾起漂泊的海外的传统,走向一个更广阔的地域。这仿佛是一种隐喻。

2007年是一个被值得铭记的年份。

这一年乔布斯向台下的众人问道:“你们还没明白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吗?”接着,他又重复地说道:“一个移动电话、一个可触摸的iPod、一个上网设备。”这时台下的人们才恍然大悟,他说的是一个设备:iPhone。可能连乔布斯都不知道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大幕即将开启。

这一年还有两位中国的年轻人即将会面。福建人王兴卖掉了校内网,拿着200万美元准备开始下一次创业,不久后他就会遇到技术合伙人、自己的老乡张一鸣。

这一年还有一名叫陈生强的福建人。当时他在福州坐稳了职位,接到了一个来自猎头的电话。电话那头说:京东公司在招聘一名财务总监,希望能和他见一见。陈生强的第一反应是:“京东是干什么的?”

12年后,福建人在现今中国的互联网世界有着重要而特殊的地位:你的阅读和娱乐习惯被张一鸣控制,字节跳动成为估值超过75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这一数值或许还在不断增长;你的饮食习惯几乎被王兴占据,美团上市后,市值约为3200亿港币,它还在继续向旅游、出行等领域不断扩张;陈生强掌管的京东数科快速增长成为估值超1300亿人民币的庞然大物,这一估值相当于已经上市的共享出行公司Lyft,在中国未上市公司中大约排名第6位。

或许一个共性让三位福建人成功:他们从不给自己设立边界,打破成规成为常态。

有趣的是,三人都谈论过边界问题。王兴在对《财经》的一次访谈中说道:“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张一鸣则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自己做事从不设边界。陈生强则稍显内敛,他说自己第一考虑法律的监管边界,第二是业务的天花板边界,第三是生存的边界,在考虑清楚这三个问题后,他就会放手一搏。

正是依靠这种理念,三位年轻人2013年都开始自己的新征程,他们成为破局者。

彼时正是千团大战基本结束,王兴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寻找下一个目标,他发现O2O或许是一个更大的生意。于是2013年底美团尝试进军外卖市场;同样是在2013年,张一鸣已经创办了今日头条,这家公司依靠算法分发获得了快速增长,并且获得了来自DST等巨头的投资,张一鸣觉得应该可以干一些更大的事;2013年陈生强和刘强东在美国聊天后,正式决定把京东金融独立出来,于是一个由10人组成小团队在北辰世纪中心12层,找到一间偏僻的办公室成立。

福建人也并非有勇无谋的莽夫。开始新征程的之后几年,他们都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策略向前迈进。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于2009年成立,2014年时其在外卖行业已经有了5年经验。而王兴的打法是,快速进入饿了么的周边市场,在2014年夏天美团找了1000个人,集中培训1个月,派到100个城市,饿了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美团已经将他们包围;张一鸣则将算法分发发挥到了极致,今日头条和抖音都采取了同样的手段,让曾经的竞争者快手一度不知所措;陈生强则喜欢另辟蹊径,不断拓展业务。京东金融从供应链金融开始逐渐向消费金融过度。2014年2月,白条在京东商城上线,这种虚拟信用支付产品在当时有着“先消费,后付款”的理念,一下成为了明星产品,后来引起了整个行业的跟随。。

也正是这种冒险精神和战略眼光让这三人成功。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最终委身阿里巴巴,在最近一次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外卖市场中,美团外卖市场份额达到64.1%;而抖音则达到日活2.5亿的惊人数据;相比较前两者而言,京东数科宣布在2018年全年盈利,成为市场极少数在成立5年就实现盈利的科技公司。

破局者们的另一个特点是:他们绝不满足现状。在过去的2年中,美团尝试进入旅游和出行领域,其标志性事件就是,在一度进入打车领域和滴滴正面交锋,并且还花费27亿美元收购摩拜,王兴对于出行领域的争夺并未死心;张一鸣的抖音高歌猛进之外,还将触角伸到社交层面,“多闪”让腾讯吃惊不小。如今百度和腾讯,都把这家公司当做不得不重视的竞争对手。在地理层面,抖音国际版TikTok尽管在印度等国家遭遇监管挑战,可张一鸣似乎坚定地要将其海外战略进行到底;陈生强的京东数科则从金融科技延展到农业养殖、智能城市等行业。“猪脸识别”技术问世时大家惊讶于京东数科跑去帮别人养猪,他又搞出一套发电技术,试图减少燃煤消耗。他的底层逻辑是,对所有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行业输出技术能力,外界都在看下一步他要把脚迈向哪里。

有一次我曾在办公室见到王兴,他就那么一个人穿着拖鞋和背心在电脑前,略显孤独地工作;我们还试图联系张一鸣的采访,但他从来只是表示“不必”;陈生强在公司也常常是牛仔裤和休闲鞋的行头,除非极有必要否则不愿抛头露面。务实、不浮夸,也许也是福建人们的共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王兴、张一鸣、陈生强三位福建人从不给自己设立边界,打破城规成为常态。



撰文 / 杨安琪

■ 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自5月6日至8日在福建省福州市举行。引人注意的是:福建商人在中国的互联网版图中呈现出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财经作家王俞现的《中国商帮600年》中对福建商人有过一则评价:在明清的私人海上贸易中,福建商人向来一马当先,他们骁勇好斗、极善铤而走险。他们是中国商帮史上最悲壮的商人群体,当发现自己没有立足之地时,会再次拾起漂泊的海外的传统,走向一个更广阔的地域。这仿佛是一种隐喻。

2007年是一个被值得铭记的年份。

这一年乔布斯向台下的众人问道:“你们还没明白这是一个什么东西吗?”接着,他又重复地说道:“一个移动电话、一个可触摸的iPod、一个上网设备。”这时台下的人们才恍然大悟,他说的是一个设备:iPhone。可能连乔布斯都不知道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大幕即将开启。

这一年还有两位中国的年轻人即将会面。福建人王兴卖掉了校内网,拿着200万美元准备开始下一次创业,不久后他就会遇到技术合伙人、自己的老乡张一鸣。

这一年还有一名叫陈生强的福建人。当时他在福州坐稳了职位,接到了一个来自猎头的电话。电话那头说:京东公司在招聘一名财务总监,希望能和他见一见。陈生强的第一反应是:“京东是干什么的?”

12年后,福建人在现今中国的互联网世界有着重要而特殊的地位:你的阅读和娱乐习惯被张一鸣控制,字节跳动成为估值超过75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这一数值或许还在不断增长;你的饮食习惯几乎被王兴占据,美团上市后,市值约为3200亿港币,它还在继续向旅游、出行等领域不断扩张;陈生强掌管的京东数科快速增长成为估值超1300亿人民币的庞然大物,这一估值相当于已经上市的共享出行公司Lyft,在中国未上市公司中大约排名第6位。

或许一个共性让三位福建人成功:他们从不给自己设立边界,打破成规成为常态。

有趣的是,三人都谈论过边界问题。王兴在对《财经》的一次访谈中说道:“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张一鸣则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自己做事从不设边界。陈生强则稍显内敛,他说自己第一考虑法律的监管边界,第二是业务的天花板边界,第三是生存的边界,在考虑清楚这三个问题后,他就会放手一搏。

正是依靠这种理念,三位年轻人2013年都开始自己的新征程,他们成为破局者。

彼时正是千团大战基本结束,王兴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寻找下一个目标,他发现O2O或许是一个更大的生意。于是2013年底美团尝试进军外卖市场;同样是在2013年,张一鸣已经创办了今日头条,这家公司依靠算法分发获得了快速增长,并且获得了来自DST等巨头的投资,张一鸣觉得应该可以干一些更大的事;2013年陈生强和刘强东在美国聊天后,正式决定把京东金融独立出来,于是一个由10人组成小团队在北辰世纪中心12层,找到一间偏僻的办公室成立。

福建人也并非有勇无谋的莽夫。开始新征程的之后几年,他们都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策略向前迈进。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于2009年成立,2014年时其在外卖行业已经有了5年经验。而王兴的打法是,快速进入饿了么的周边市场,在2014年夏天美团找了1000个人,集中培训1个月,派到100个城市,饿了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美团已经将他们包围;张一鸣则将算法分发发挥到了极致,今日头条和抖音都采取了同样的手段,让曾经的竞争者快手一度不知所措;陈生强则喜欢另辟蹊径,不断拓展业务。京东金融从供应链金融开始逐渐向消费金融过度。2014年2月,白条在京东商城上线,这种虚拟信用支付产品在当时有着“先消费,后付款”的理念,一下成为了明星产品,后来引起了整个行业的跟随。。

也正是这种冒险精神和战略眼光让这三人成功。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最终委身阿里巴巴,在最近一次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外卖市场中,美团外卖市场份额达到64.1%;而抖音则达到日活2.5亿的惊人数据;相比较前两者而言,京东数科宣布在2018年全年盈利,成为市场极少数在成立5年就实现盈利的科技公司。

破局者们的另一个特点是:他们绝不满足现状。在过去的2年中,美团尝试进入旅游和出行领域,其标志性事件就是,在一度进入打车领域和滴滴正面交锋,并且还花费27亿美元收购摩拜,王兴对于出行领域的争夺并未死心;张一鸣的抖音高歌猛进之外,还将触角伸到社交层面,“多闪”让腾讯吃惊不小。如今百度和腾讯,都把这家公司当做不得不重视的竞争对手。在地理层面,抖音国际版TikTok尽管在印度等国家遭遇监管挑战,可张一鸣似乎坚定地要将其海外战略进行到底;陈生强的京东数科则从金融科技延展到农业养殖、智能城市等行业。“猪脸识别”技术问世时大家惊讶于京东数科跑去帮别人养猪,他又搞出一套发电技术,试图减少燃煤消耗。他的底层逻辑是,对所有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行业输出技术能力,外界都在看下一步他要把脚迈向哪里。

有一次我曾在办公室见到王兴,他就那么一个人穿着拖鞋和背心在电脑前,略显孤独地工作;我们还试图联系张一鸣的采访,但他从来只是表示“不必”;陈生强在公司也常常是牛仔裤和休闲鞋的行头,除非极有必要否则不愿抛头露面。务实、不浮夸,也许也是福建人们的共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