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特朗普最新关税威胁只是在喊“狼来了”吗?

发布日期:2019-05-08 17:59
摘要」刘裘蒂:我不认为这次特朗普只是在喊“狼来了”、只是在糊弄人。如果中美达不成协议,大概率是美国会增加关税。



撰文 / 刘裘蒂

■ 特朗普就职两年半来,在诸多议题上反复无常,一惊一乍,似乎不时地喊“狼来了!” ,而最终狼没有来。上周日下午,在扮演了几个月的“贸易谈判啦啦队”后,就在中美第十轮贸易谈判似乎呈现签署协议的曙光之际,特朗普又以一则推文重启关税威胁。不少评论家翻出特朗普著作《交易的艺术》中讨论的“极限施压”套路,认为这是他在大戏收官之前又一次使用杀手锏,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然而,事情真是这样吗?

特朗普的叫嚣引起了全球股市震荡。美国股市在周一损失少于1%,但周二继续跌得更多,这可能意味着,刚开始华尔街认为特朗普只是又在喊“狼来了”,但经过一天沉淀,目前大投行已经叫客户做“最坏的打算”。

其实特朗普尽管喜欢说“狼来了”,又喜欢出尔反尔,但别忘了,有时候他也会猝不及防地真正让“狼”现身。比方说上任后在叫嚣了半年“火箭人”之后,他可以突然在新加坡化身为金正恩的“知己”。然而就在第二次越南“特金会”似乎已要完成一项世纪性交易时,特朗普又决然地冷冷摆了金正恩一道,在国际媒体的闪光灯中离开谈判桌。

我认为,如果中美谈判一直有所进展,并且双方接近达成协议,特朗普突然飙出个关税威胁,将其解读为是为了赢得更多让步和加速催生最终协议,就相对合理。但现在的情况是,特朗普认为中国试图“重新谈判”,对之前已经同意借立法而解决的议题,突然又要转换为以监管和行政方式处理,包括所谓“强制技术转让”,这点使得特朗普“恼羞成怒”;就连对交易前景更乐观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对此表示沮丧。

目前看来,中美谈判中还有诸多关键问题没有共识。即使双方在其他方面谈拢了,中国谈判代表也会继续坚持应该立即取消关税,而美国会坚持必须保持关税,作为保证执行的“担保”。

更重要的是,我认为虽然特朗普是一个喜欢摆谱的人,也喜欢夸张的辞令,但他的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并不是。我不认为莱特希泽是个成天喊“狼来了”的人,也不像有动不动就甩出新威胁以挟持天下股市的个性。事实上,莱特希泽虽然不时要看老板的脸色,但他一直维持着稳扎稳打的步调。

莱特希泽周一对美国媒体表示:“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中国承诺的削弱,根据我们的判断,中国退出了已经做出的承诺。从本周五开始,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货物征收的关税将上升到25%。”

众所周知,白宫对中美贸易战的态度一直在鹰派和鸽派之间摆荡,过去一年来主要是鹰派立场占上风,因此在阿根廷“习特会”后,莱特希泽成为特朗普的谈判主力。

特朗普是他自己最大的敌人。从某种角度而言,特朗普错失了他最好的机会。去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下行把中方带到了谈判桌,但从去年10月开始,由于美国股市震荡,特朗普急切想与中国达成交易。从今年初以来,许多到中国拜访的美国学者(如《注定一战》作者格雷厄姆•艾利森)都认为,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与美国在3月1日期限之前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言下之意是,中方已经意识到美国的软肋:特朗普为了个人政治筹码,急需达成交易。

其后的两个月里,特朗普的行为,包括他与莱特希泽的一些“龃龉”,也凸显了他想要达成协议的急切。许多人开始怀疑莱特希泽是否不得不做出大幅妥协,也有人认为美国会吞下一个“坏的交易”。

但专注于从《交易的艺术》字里行间解读特朗普举止密码的人注意了:特朗普的谈判风格固然可预期,但在商业谈判里,一项交易的好坏,特朗普一个人说了算;在中美谈判里,特朗普所面对的任务,已经从“总统连任选举前必须拿下一个交易,宣称自己胜利”,转换成“不想被认为对中国的交易软弱”。我想特朗普应该也意识到了,他的交易必须能够经得起美国舆论、民主党人和票仓选民的检视。

因此我认为,把特朗普最新的关税威胁看成纯粹极限施压的观点,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特朗普虽然不可捉摸、起伏不定,但他的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十分稳定、十分有耐心。在特朗普准备推迟3月1日的期限时,莱特希泽在2月27日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表达了他对贸易战的基本立场。如果回头去看那场听证会的视频,那简直是两党联合对莱特希泽的“爱恋派对”(lovefest)盛会景象: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议员,在质询前一致对莱特希泽的“劳苦功高”表示赞扬。

莱特希泽在听证会中强调,贸易谈判仍有大量工作需要完成,最重要的是执行机制,即使两国最后达成协议,美国依然需要对中国“维持很多年的关税威胁”,才能确保中国实施协议内容。莱特希泽这番话预示了当下越来越多美国人的共识:美中紧张局势和关税在贸易战达成短期协议后仍很可能持续。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中国业务副总裁雅各布•帕克曾经对美国媒体表示,就算敲定协议,持久的关税威胁可能性也将会推动美国企业的供应链走出中国;同样,中国企业也会重新考虑对美国企业的依赖。

2月27日听证会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莱特希泽说他要以抗衡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成绩来定他的功过。这是何等语气?他有明确的使命感和精准的坚持目标。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中方有任何新的动作,或是前后不一致,就会助长白宫鹰派的势力。因为这证明了鹰派的观点:中方不可信任,对于合约的执行将会敷衍了事。

长久以来,我已经学会对于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及评论者基于“反特朗普”而主张的观点持保留态度。一些人因为反特朗普而质疑所有特朗普的政策或行为,这不仅不能代表美国政府的政策导向,也常常不能代表的美国主流意见。

特朗普的最新关税威胁得到了两党和媒体的支持。民主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在推特上表示:“对中国,@特朗普总统 得要强硬。”

偏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主播劳拉•英格拉汉姆则发了一则特朗普随后转发的推文:“@特朗普总统 做出出色的决定!没有其他总统有胆量挑战中国。”

特朗普和白宫幕僚仗着美国第一季度强劲的经济增长,上周失业率创新低,来证明强硬贸易手段正在加速美国经济增长——虽然某些经济学家不同意这个看法。

而中国也认为自己谈判有底气。最近几个月来,由于新的信贷宽松和减税政策,中国经济放缓态势似乎趋于稳定。贸易协议的前景也增强了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华盛顿也有一种声音认为,在“一带一路”峰会之后,中国受到“百鸟朝凤”的气象鼓舞,变得更为自信。

如果中美双方现在回到贸易战初期,各自都认为自己比对方更能经得起贸易战的后果,这无形中将加大谈判的难度。

所以,当刘鹤率领的谈判代表团周四来到华盛顿时,如果中方(如中国官媒所暗示的)不愿意做任何进一步的让步,也不愿至少回到原先“答应”的轨迹,我认为大概率是美国会增加关税,为未来谈判的动力增加一个不确定性。我不认为这次“关税顽童”特朗普只是在喊“狼来了”,只是在糊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刘裘蒂:我不认为这次特朗普只是在喊“狼来了”、只是在糊弄人。如果中美达不成协议,大概率是美国会增加关税。



撰文 / 刘裘蒂

■ 特朗普就职两年半来,在诸多议题上反复无常,一惊一乍,似乎不时地喊“狼来了!” ,而最终狼没有来。上周日下午,在扮演了几个月的“贸易谈判啦啦队”后,就在中美第十轮贸易谈判似乎呈现签署协议的曙光之际,特朗普又以一则推文重启关税威胁。不少评论家翻出特朗普著作《交易的艺术》中讨论的“极限施压”套路,认为这是他在大戏收官之前又一次使用杀手锏,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然而,事情真是这样吗?

特朗普的叫嚣引起了全球股市震荡。美国股市在周一损失少于1%,但周二继续跌得更多,这可能意味着,刚开始华尔街认为特朗普只是又在喊“狼来了”,但经过一天沉淀,目前大投行已经叫客户做“最坏的打算”。

其实特朗普尽管喜欢说“狼来了”,又喜欢出尔反尔,但别忘了,有时候他也会猝不及防地真正让“狼”现身。比方说上任后在叫嚣了半年“火箭人”之后,他可以突然在新加坡化身为金正恩的“知己”。然而就在第二次越南“特金会”似乎已要完成一项世纪性交易时,特朗普又决然地冷冷摆了金正恩一道,在国际媒体的闪光灯中离开谈判桌。

我认为,如果中美谈判一直有所进展,并且双方接近达成协议,特朗普突然飙出个关税威胁,将其解读为是为了赢得更多让步和加速催生最终协议,就相对合理。但现在的情况是,特朗普认为中国试图“重新谈判”,对之前已经同意借立法而解决的议题,突然又要转换为以监管和行政方式处理,包括所谓“强制技术转让”,这点使得特朗普“恼羞成怒”;就连对交易前景更乐观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对此表示沮丧。

目前看来,中美谈判中还有诸多关键问题没有共识。即使双方在其他方面谈拢了,中国谈判代表也会继续坚持应该立即取消关税,而美国会坚持必须保持关税,作为保证执行的“担保”。

更重要的是,我认为虽然特朗普是一个喜欢摆谱的人,也喜欢夸张的辞令,但他的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并不是。我不认为莱特希泽是个成天喊“狼来了”的人,也不像有动不动就甩出新威胁以挟持天下股市的个性。事实上,莱特希泽虽然不时要看老板的脸色,但他一直维持着稳扎稳打的步调。

莱特希泽周一对美国媒体表示:“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中国承诺的削弱,根据我们的判断,中国退出了已经做出的承诺。从本周五开始,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货物征收的关税将上升到25%。”

众所周知,白宫对中美贸易战的态度一直在鹰派和鸽派之间摆荡,过去一年来主要是鹰派立场占上风,因此在阿根廷“习特会”后,莱特希泽成为特朗普的谈判主力。

特朗普是他自己最大的敌人。从某种角度而言,特朗普错失了他最好的机会。去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下行把中方带到了谈判桌,但从去年10月开始,由于美国股市震荡,特朗普急切想与中国达成交易。从今年初以来,许多到中国拜访的美国学者(如《注定一战》作者格雷厄姆•艾利森)都认为,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与美国在3月1日期限之前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言下之意是,中方已经意识到美国的软肋:特朗普为了个人政治筹码,急需达成交易。

其后的两个月里,特朗普的行为,包括他与莱特希泽的一些“龃龉”,也凸显了他想要达成协议的急切。许多人开始怀疑莱特希泽是否不得不做出大幅妥协,也有人认为美国会吞下一个“坏的交易”。

但专注于从《交易的艺术》字里行间解读特朗普举止密码的人注意了:特朗普的谈判风格固然可预期,但在商业谈判里,一项交易的好坏,特朗普一个人说了算;在中美谈判里,特朗普所面对的任务,已经从“总统连任选举前必须拿下一个交易,宣称自己胜利”,转换成“不想被认为对中国的交易软弱”。我想特朗普应该也意识到了,他的交易必须能够经得起美国舆论、民主党人和票仓选民的检视。

因此我认为,把特朗普最新的关税威胁看成纯粹极限施压的观点,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特朗普虽然不可捉摸、起伏不定,但他的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十分稳定、十分有耐心。在特朗普准备推迟3月1日的期限时,莱特希泽在2月27日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表达了他对贸易战的基本立场。如果回头去看那场听证会的视频,那简直是两党联合对莱特希泽的“爱恋派对”(lovefest)盛会景象: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议员,在质询前一致对莱特希泽的“劳苦功高”表示赞扬。

莱特希泽在听证会中强调,贸易谈判仍有大量工作需要完成,最重要的是执行机制,即使两国最后达成协议,美国依然需要对中国“维持很多年的关税威胁”,才能确保中国实施协议内容。莱特希泽这番话预示了当下越来越多美国人的共识:美中紧张局势和关税在贸易战达成短期协议后仍很可能持续。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中国业务副总裁雅各布•帕克曾经对美国媒体表示,就算敲定协议,持久的关税威胁可能性也将会推动美国企业的供应链走出中国;同样,中国企业也会重新考虑对美国企业的依赖。

2月27日听证会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莱特希泽说他要以抗衡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成绩来定他的功过。这是何等语气?他有明确的使命感和精准的坚持目标。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中方有任何新的动作,或是前后不一致,就会助长白宫鹰派的势力。因为这证明了鹰派的观点:中方不可信任,对于合约的执行将会敷衍了事。

长久以来,我已经学会对于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及评论者基于“反特朗普”而主张的观点持保留态度。一些人因为反特朗普而质疑所有特朗普的政策或行为,这不仅不能代表美国政府的政策导向,也常常不能代表的美国主流意见。

特朗普的最新关税威胁得到了两党和媒体的支持。民主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在推特上表示:“对中国,@特朗普总统 得要强硬。”

偏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主播劳拉•英格拉汉姆则发了一则特朗普随后转发的推文:“@特朗普总统 做出出色的决定!没有其他总统有胆量挑战中国。”

特朗普和白宫幕僚仗着美国第一季度强劲的经济增长,上周失业率创新低,来证明强硬贸易手段正在加速美国经济增长——虽然某些经济学家不同意这个看法。

而中国也认为自己谈判有底气。最近几个月来,由于新的信贷宽松和减税政策,中国经济放缓态势似乎趋于稳定。贸易协议的前景也增强了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华盛顿也有一种声音认为,在“一带一路”峰会之后,中国受到“百鸟朝凤”的气象鼓舞,变得更为自信。

如果中美双方现在回到贸易战初期,各自都认为自己比对方更能经得起贸易战的后果,这无形中将加大谈判的难度。

所以,当刘鹤率领的谈判代表团周四来到华盛顿时,如果中方(如中国官媒所暗示的)不愿意做任何进一步的让步,也不愿至少回到原先“答应”的轨迹,我认为大概率是美国会增加关税,为未来谈判的动力增加一个不确定性。我不认为这次“关税顽童”特朗普只是在喊“狼来了”,只是在糊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刘裘蒂:我不认为这次特朗普只是在喊“狼来了”、只是在糊弄人。如果中美达不成协议,大概率是美国会增加关税。



撰文 / 刘裘蒂

■ 特朗普就职两年半来,在诸多议题上反复无常,一惊一乍,似乎不时地喊“狼来了!” ,而最终狼没有来。上周日下午,在扮演了几个月的“贸易谈判啦啦队”后,就在中美第十轮贸易谈判似乎呈现签署协议的曙光之际,特朗普又以一则推文重启关税威胁。不少评论家翻出特朗普著作《交易的艺术》中讨论的“极限施压”套路,认为这是他在大戏收官之前又一次使用杀手锏,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然而,事情真是这样吗?

特朗普的叫嚣引起了全球股市震荡。美国股市在周一损失少于1%,但周二继续跌得更多,这可能意味着,刚开始华尔街认为特朗普只是又在喊“狼来了”,但经过一天沉淀,目前大投行已经叫客户做“最坏的打算”。

其实特朗普尽管喜欢说“狼来了”,又喜欢出尔反尔,但别忘了,有时候他也会猝不及防地真正让“狼”现身。比方说上任后在叫嚣了半年“火箭人”之后,他可以突然在新加坡化身为金正恩的“知己”。然而就在第二次越南“特金会”似乎已要完成一项世纪性交易时,特朗普又决然地冷冷摆了金正恩一道,在国际媒体的闪光灯中离开谈判桌。

我认为,如果中美谈判一直有所进展,并且双方接近达成协议,特朗普突然飙出个关税威胁,将其解读为是为了赢得更多让步和加速催生最终协议,就相对合理。但现在的情况是,特朗普认为中国试图“重新谈判”,对之前已经同意借立法而解决的议题,突然又要转换为以监管和行政方式处理,包括所谓“强制技术转让”,这点使得特朗普“恼羞成怒”;就连对交易前景更乐观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对此表示沮丧。

目前看来,中美谈判中还有诸多关键问题没有共识。即使双方在其他方面谈拢了,中国谈判代表也会继续坚持应该立即取消关税,而美国会坚持必须保持关税,作为保证执行的“担保”。

更重要的是,我认为虽然特朗普是一个喜欢摆谱的人,也喜欢夸张的辞令,但他的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并不是。我不认为莱特希泽是个成天喊“狼来了”的人,也不像有动不动就甩出新威胁以挟持天下股市的个性。事实上,莱特希泽虽然不时要看老板的脸色,但他一直维持着稳扎稳打的步调。

莱特希泽周一对美国媒体表示:“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中国承诺的削弱,根据我们的判断,中国退出了已经做出的承诺。从本周五开始,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货物征收的关税将上升到25%。”

众所周知,白宫对中美贸易战的态度一直在鹰派和鸽派之间摆荡,过去一年来主要是鹰派立场占上风,因此在阿根廷“习特会”后,莱特希泽成为特朗普的谈判主力。

特朗普是他自己最大的敌人。从某种角度而言,特朗普错失了他最好的机会。去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下行把中方带到了谈判桌,但从去年10月开始,由于美国股市震荡,特朗普急切想与中国达成交易。从今年初以来,许多到中国拜访的美国学者(如《注定一战》作者格雷厄姆•艾利森)都认为,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与美国在3月1日期限之前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言下之意是,中方已经意识到美国的软肋:特朗普为了个人政治筹码,急需达成交易。

其后的两个月里,特朗普的行为,包括他与莱特希泽的一些“龃龉”,也凸显了他想要达成协议的急切。许多人开始怀疑莱特希泽是否不得不做出大幅妥协,也有人认为美国会吞下一个“坏的交易”。

但专注于从《交易的艺术》字里行间解读特朗普举止密码的人注意了:特朗普的谈判风格固然可预期,但在商业谈判里,一项交易的好坏,特朗普一个人说了算;在中美谈判里,特朗普所面对的任务,已经从“总统连任选举前必须拿下一个交易,宣称自己胜利”,转换成“不想被认为对中国的交易软弱”。我想特朗普应该也意识到了,他的交易必须能够经得起美国舆论、民主党人和票仓选民的检视。

因此我认为,把特朗普最新的关税威胁看成纯粹极限施压的观点,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特朗普虽然不可捉摸、起伏不定,但他的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十分稳定、十分有耐心。在特朗普准备推迟3月1日的期限时,莱特希泽在2月27日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表达了他对贸易战的基本立场。如果回头去看那场听证会的视频,那简直是两党联合对莱特希泽的“爱恋派对”(lovefest)盛会景象: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议员,在质询前一致对莱特希泽的“劳苦功高”表示赞扬。

莱特希泽在听证会中强调,贸易谈判仍有大量工作需要完成,最重要的是执行机制,即使两国最后达成协议,美国依然需要对中国“维持很多年的关税威胁”,才能确保中国实施协议内容。莱特希泽这番话预示了当下越来越多美国人的共识:美中紧张局势和关税在贸易战达成短期协议后仍很可能持续。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中国业务副总裁雅各布•帕克曾经对美国媒体表示,就算敲定协议,持久的关税威胁可能性也将会推动美国企业的供应链走出中国;同样,中国企业也会重新考虑对美国企业的依赖。

2月27日听证会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莱特希泽说他要以抗衡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成绩来定他的功过。这是何等语气?他有明确的使命感和精准的坚持目标。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中方有任何新的动作,或是前后不一致,就会助长白宫鹰派的势力。因为这证明了鹰派的观点:中方不可信任,对于合约的执行将会敷衍了事。

长久以来,我已经学会对于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及评论者基于“反特朗普”而主张的观点持保留态度。一些人因为反特朗普而质疑所有特朗普的政策或行为,这不仅不能代表美国政府的政策导向,也常常不能代表的美国主流意见。

特朗普的最新关税威胁得到了两党和媒体的支持。民主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在推特上表示:“对中国,@特朗普总统 得要强硬。”

偏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主播劳拉•英格拉汉姆则发了一则特朗普随后转发的推文:“@特朗普总统 做出出色的决定!没有其他总统有胆量挑战中国。”

特朗普和白宫幕僚仗着美国第一季度强劲的经济增长,上周失业率创新低,来证明强硬贸易手段正在加速美国经济增长——虽然某些经济学家不同意这个看法。

而中国也认为自己谈判有底气。最近几个月来,由于新的信贷宽松和减税政策,中国经济放缓态势似乎趋于稳定。贸易协议的前景也增强了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华盛顿也有一种声音认为,在“一带一路”峰会之后,中国受到“百鸟朝凤”的气象鼓舞,变得更为自信。

如果中美双方现在回到贸易战初期,各自都认为自己比对方更能经得起贸易战的后果,这无形中将加大谈判的难度。

所以,当刘鹤率领的谈判代表团周四来到华盛顿时,如果中方(如中国官媒所暗示的)不愿意做任何进一步的让步,也不愿至少回到原先“答应”的轨迹,我认为大概率是美国会增加关税,为未来谈判的动力增加一个不确定性。我不认为这次“关税顽童”特朗普只是在喊“狼来了”,只是在糊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最新关税威胁只是在喊“狼来了”吗?

发布日期:2019-05-08 17:59
摘要」刘裘蒂:我不认为这次特朗普只是在喊“狼来了”、只是在糊弄人。如果中美达不成协议,大概率是美国会增加关税。



撰文 / 刘裘蒂

■ 特朗普就职两年半来,在诸多议题上反复无常,一惊一乍,似乎不时地喊“狼来了!” ,而最终狼没有来。上周日下午,在扮演了几个月的“贸易谈判啦啦队”后,就在中美第十轮贸易谈判似乎呈现签署协议的曙光之际,特朗普又以一则推文重启关税威胁。不少评论家翻出特朗普著作《交易的艺术》中讨论的“极限施压”套路,认为这是他在大戏收官之前又一次使用杀手锏,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然而,事情真是这样吗?

特朗普的叫嚣引起了全球股市震荡。美国股市在周一损失少于1%,但周二继续跌得更多,这可能意味着,刚开始华尔街认为特朗普只是又在喊“狼来了”,但经过一天沉淀,目前大投行已经叫客户做“最坏的打算”。

其实特朗普尽管喜欢说“狼来了”,又喜欢出尔反尔,但别忘了,有时候他也会猝不及防地真正让“狼”现身。比方说上任后在叫嚣了半年“火箭人”之后,他可以突然在新加坡化身为金正恩的“知己”。然而就在第二次越南“特金会”似乎已要完成一项世纪性交易时,特朗普又决然地冷冷摆了金正恩一道,在国际媒体的闪光灯中离开谈判桌。

我认为,如果中美谈判一直有所进展,并且双方接近达成协议,特朗普突然飙出个关税威胁,将其解读为是为了赢得更多让步和加速催生最终协议,就相对合理。但现在的情况是,特朗普认为中国试图“重新谈判”,对之前已经同意借立法而解决的议题,突然又要转换为以监管和行政方式处理,包括所谓“强制技术转让”,这点使得特朗普“恼羞成怒”;就连对交易前景更乐观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对此表示沮丧。

目前看来,中美谈判中还有诸多关键问题没有共识。即使双方在其他方面谈拢了,中国谈判代表也会继续坚持应该立即取消关税,而美国会坚持必须保持关税,作为保证执行的“担保”。

更重要的是,我认为虽然特朗普是一个喜欢摆谱的人,也喜欢夸张的辞令,但他的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并不是。我不认为莱特希泽是个成天喊“狼来了”的人,也不像有动不动就甩出新威胁以挟持天下股市的个性。事实上,莱特希泽虽然不时要看老板的脸色,但他一直维持着稳扎稳打的步调。

莱特希泽周一对美国媒体表示:“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中国承诺的削弱,根据我们的判断,中国退出了已经做出的承诺。从本周五开始,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货物征收的关税将上升到25%。”

众所周知,白宫对中美贸易战的态度一直在鹰派和鸽派之间摆荡,过去一年来主要是鹰派立场占上风,因此在阿根廷“习特会”后,莱特希泽成为特朗普的谈判主力。

特朗普是他自己最大的敌人。从某种角度而言,特朗普错失了他最好的机会。去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下行把中方带到了谈判桌,但从去年10月开始,由于美国股市震荡,特朗普急切想与中国达成交易。从今年初以来,许多到中国拜访的美国学者(如《注定一战》作者格雷厄姆•艾利森)都认为,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与美国在3月1日期限之前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言下之意是,中方已经意识到美国的软肋:特朗普为了个人政治筹码,急需达成交易。

其后的两个月里,特朗普的行为,包括他与莱特希泽的一些“龃龉”,也凸显了他想要达成协议的急切。许多人开始怀疑莱特希泽是否不得不做出大幅妥协,也有人认为美国会吞下一个“坏的交易”。

但专注于从《交易的艺术》字里行间解读特朗普举止密码的人注意了:特朗普的谈判风格固然可预期,但在商业谈判里,一项交易的好坏,特朗普一个人说了算;在中美谈判里,特朗普所面对的任务,已经从“总统连任选举前必须拿下一个交易,宣称自己胜利”,转换成“不想被认为对中国的交易软弱”。我想特朗普应该也意识到了,他的交易必须能够经得起美国舆论、民主党人和票仓选民的检视。

因此我认为,把特朗普最新的关税威胁看成纯粹极限施压的观点,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特朗普虽然不可捉摸、起伏不定,但他的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十分稳定、十分有耐心。在特朗普准备推迟3月1日的期限时,莱特希泽在2月27日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表达了他对贸易战的基本立场。如果回头去看那场听证会的视频,那简直是两党联合对莱特希泽的“爱恋派对”(lovefest)盛会景象: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议员,在质询前一致对莱特希泽的“劳苦功高”表示赞扬。

莱特希泽在听证会中强调,贸易谈判仍有大量工作需要完成,最重要的是执行机制,即使两国最后达成协议,美国依然需要对中国“维持很多年的关税威胁”,才能确保中国实施协议内容。莱特希泽这番话预示了当下越来越多美国人的共识:美中紧张局势和关税在贸易战达成短期协议后仍很可能持续。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中国业务副总裁雅各布•帕克曾经对美国媒体表示,就算敲定协议,持久的关税威胁可能性也将会推动美国企业的供应链走出中国;同样,中国企业也会重新考虑对美国企业的依赖。

2月27日听证会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莱特希泽说他要以抗衡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成绩来定他的功过。这是何等语气?他有明确的使命感和精准的坚持目标。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中方有任何新的动作,或是前后不一致,就会助长白宫鹰派的势力。因为这证明了鹰派的观点:中方不可信任,对于合约的执行将会敷衍了事。

长久以来,我已经学会对于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及评论者基于“反特朗普”而主张的观点持保留态度。一些人因为反特朗普而质疑所有特朗普的政策或行为,这不仅不能代表美国政府的政策导向,也常常不能代表的美国主流意见。

特朗普的最新关税威胁得到了两党和媒体的支持。民主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在推特上表示:“对中国,@特朗普总统 得要强硬。”

偏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主播劳拉•英格拉汉姆则发了一则特朗普随后转发的推文:“@特朗普总统 做出出色的决定!没有其他总统有胆量挑战中国。”

特朗普和白宫幕僚仗着美国第一季度强劲的经济增长,上周失业率创新低,来证明强硬贸易手段正在加速美国经济增长——虽然某些经济学家不同意这个看法。

而中国也认为自己谈判有底气。最近几个月来,由于新的信贷宽松和减税政策,中国经济放缓态势似乎趋于稳定。贸易协议的前景也增强了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华盛顿也有一种声音认为,在“一带一路”峰会之后,中国受到“百鸟朝凤”的气象鼓舞,变得更为自信。

如果中美双方现在回到贸易战初期,各自都认为自己比对方更能经得起贸易战的后果,这无形中将加大谈判的难度。

所以,当刘鹤率领的谈判代表团周四来到华盛顿时,如果中方(如中国官媒所暗示的)不愿意做任何进一步的让步,也不愿至少回到原先“答应”的轨迹,我认为大概率是美国会增加关税,为未来谈判的动力增加一个不确定性。我不认为这次“关税顽童”特朗普只是在喊“狼来了”,只是在糊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刘裘蒂:我不认为这次特朗普只是在喊“狼来了”、只是在糊弄人。如果中美达不成协议,大概率是美国会增加关税。



撰文 / 刘裘蒂

■ 特朗普就职两年半来,在诸多议题上反复无常,一惊一乍,似乎不时地喊“狼来了!” ,而最终狼没有来。上周日下午,在扮演了几个月的“贸易谈判啦啦队”后,就在中美第十轮贸易谈判似乎呈现签署协议的曙光之际,特朗普又以一则推文重启关税威胁。不少评论家翻出特朗普著作《交易的艺术》中讨论的“极限施压”套路,认为这是他在大戏收官之前又一次使用杀手锏,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然而,事情真是这样吗?

特朗普的叫嚣引起了全球股市震荡。美国股市在周一损失少于1%,但周二继续跌得更多,这可能意味着,刚开始华尔街认为特朗普只是又在喊“狼来了”,但经过一天沉淀,目前大投行已经叫客户做“最坏的打算”。

其实特朗普尽管喜欢说“狼来了”,又喜欢出尔反尔,但别忘了,有时候他也会猝不及防地真正让“狼”现身。比方说上任后在叫嚣了半年“火箭人”之后,他可以突然在新加坡化身为金正恩的“知己”。然而就在第二次越南“特金会”似乎已要完成一项世纪性交易时,特朗普又决然地冷冷摆了金正恩一道,在国际媒体的闪光灯中离开谈判桌。

我认为,如果中美谈判一直有所进展,并且双方接近达成协议,特朗普突然飙出个关税威胁,将其解读为是为了赢得更多让步和加速催生最终协议,就相对合理。但现在的情况是,特朗普认为中国试图“重新谈判”,对之前已经同意借立法而解决的议题,突然又要转换为以监管和行政方式处理,包括所谓“强制技术转让”,这点使得特朗普“恼羞成怒”;就连对交易前景更乐观的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也对此表示沮丧。

目前看来,中美谈判中还有诸多关键问题没有共识。即使双方在其他方面谈拢了,中国谈判代表也会继续坚持应该立即取消关税,而美国会坚持必须保持关税,作为保证执行的“担保”。

更重要的是,我认为虽然特朗普是一个喜欢摆谱的人,也喜欢夸张的辞令,但他的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并不是。我不认为莱特希泽是个成天喊“狼来了”的人,也不像有动不动就甩出新威胁以挟持天下股市的个性。事实上,莱特希泽虽然不时要看老板的脸色,但他一直维持着稳扎稳打的步调。

莱特希泽周一对美国媒体表示:“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中国承诺的削弱,根据我们的判断,中国退出了已经做出的承诺。从本周五开始,对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货物征收的关税将上升到25%。”

众所周知,白宫对中美贸易战的态度一直在鹰派和鸽派之间摆荡,过去一年来主要是鹰派立场占上风,因此在阿根廷“习特会”后,莱特希泽成为特朗普的谈判主力。

特朗普是他自己最大的敌人。从某种角度而言,特朗普错失了他最好的机会。去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下行把中方带到了谈判桌,但从去年10月开始,由于美国股市震荡,特朗普急切想与中国达成交易。从今年初以来,许多到中国拜访的美国学者(如《注定一战》作者格雷厄姆•艾利森)都认为,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与美国在3月1日期限之前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言下之意是,中方已经意识到美国的软肋:特朗普为了个人政治筹码,急需达成交易。

其后的两个月里,特朗普的行为,包括他与莱特希泽的一些“龃龉”,也凸显了他想要达成协议的急切。许多人开始怀疑莱特希泽是否不得不做出大幅妥协,也有人认为美国会吞下一个“坏的交易”。

但专注于从《交易的艺术》字里行间解读特朗普举止密码的人注意了:特朗普的谈判风格固然可预期,但在商业谈判里,一项交易的好坏,特朗普一个人说了算;在中美谈判里,特朗普所面对的任务,已经从“总统连任选举前必须拿下一个交易,宣称自己胜利”,转换成“不想被认为对中国的交易软弱”。我想特朗普应该也意识到了,他的交易必须能够经得起美国舆论、民主党人和票仓选民的检视。

因此我认为,把特朗普最新的关税威胁看成纯粹极限施压的观点,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特朗普虽然不可捉摸、起伏不定,但他的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十分稳定、十分有耐心。在特朗普准备推迟3月1日的期限时,莱特希泽在2月27日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表达了他对贸易战的基本立场。如果回头去看那场听证会的视频,那简直是两党联合对莱特希泽的“爱恋派对”(lovefest)盛会景象: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议员,在质询前一致对莱特希泽的“劳苦功高”表示赞扬。

莱特希泽在听证会中强调,贸易谈判仍有大量工作需要完成,最重要的是执行机制,即使两国最后达成协议,美国依然需要对中国“维持很多年的关税威胁”,才能确保中国实施协议内容。莱特希泽这番话预示了当下越来越多美国人的共识:美中紧张局势和关税在贸易战达成短期协议后仍很可能持续。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中国业务副总裁雅各布•帕克曾经对美国媒体表示,就算敲定协议,持久的关税威胁可能性也将会推动美国企业的供应链走出中国;同样,中国企业也会重新考虑对美国企业的依赖。

2月27日听证会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莱特希泽说他要以抗衡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成绩来定他的功过。这是何等语气?他有明确的使命感和精准的坚持目标。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中方有任何新的动作,或是前后不一致,就会助长白宫鹰派的势力。因为这证明了鹰派的观点:中方不可信任,对于合约的执行将会敷衍了事。

长久以来,我已经学会对于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及评论者基于“反特朗普”而主张的观点持保留态度。一些人因为反特朗普而质疑所有特朗普的政策或行为,这不仅不能代表美国政府的政策导向,也常常不能代表的美国主流意见。

特朗普的最新关税威胁得到了两党和媒体的支持。民主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在推特上表示:“对中国,@特朗普总统 得要强硬。”

偏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主播劳拉•英格拉汉姆则发了一则特朗普随后转发的推文:“@特朗普总统 做出出色的决定!没有其他总统有胆量挑战中国。”

特朗普和白宫幕僚仗着美国第一季度强劲的经济增长,上周失业率创新低,来证明强硬贸易手段正在加速美国经济增长——虽然某些经济学家不同意这个看法。

而中国也认为自己谈判有底气。最近几个月来,由于新的信贷宽松和减税政策,中国经济放缓态势似乎趋于稳定。贸易协议的前景也增强了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华盛顿也有一种声音认为,在“一带一路”峰会之后,中国受到“百鸟朝凤”的气象鼓舞,变得更为自信。

如果中美双方现在回到贸易战初期,各自都认为自己比对方更能经得起贸易战的后果,这无形中将加大谈判的难度。

所以,当刘鹤率领的谈判代表团周四来到华盛顿时,如果中方(如中国官媒所暗示的)不愿意做任何进一步的让步,也不愿至少回到原先“答应”的轨迹,我认为大概率是美国会增加关税,为未来谈判的动力增加一个不确定性。我不认为这次“关税顽童”特朗普只是在喊“狼来了”,只是在糊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