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650万美元买上斯坦福”事件又有新进展

发布日期:2019-05-08 09:24
摘要」斯坦福大学表示: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整理 / 商周

■ 据北京青年报5月7日报道,斯坦福大学表示: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斯坦福校方表示,辛格基金会向斯坦福帆船项目捐款的总数是77万美元,而不是650万美元。辛格基金会的77万美元分为三笔。第一笔11万美元,第二笔16万美元,分别来自两个学生。这两笔款项交给了斯坦福前帆船队主教练,换取了“体育特长推荐信”,但这两名学生最后都没有完成入学申请程序,也没有被斯坦福大学录取。77万美元捐款中的第三笔,即50万美元,来自赵雨思。

前帆船队主教练已被辞退,目前已在联邦调查案中认罪。

在北京青年报的报道中中,斯坦福校方还就其他问题作出了解答。

问:弊案曝出的这个礼拜,斯坦福在干什么?

答:联邦政府的起诉对象中包括斯坦福的前帆船队主教练,他已认罪,并已被辞退。联邦政府没有发现其他斯坦福大学的雇员涉案。政府调查也指出,我们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人通过贿赂拿到帆船项目的推荐信,得以入学。

我们已开展调查,确认没有其他斯坦福雇员涉案。

关于对帆船项目的77万美元捐款,我们正在想办法处理,希望能根据斯坦福的相关规定,拨给一个与斯坦福无关的实体。我们认为这可能是最正确的方案。目前我们还没有最终解决方案,但对这笔来自诈骗的款项,我们希望做正确的事情。

我们也在评估该案带给学校的教训,决定以后如何采取措施,在录取政策和过程中避免弊案。我们承诺,将确保斯坦福收到的每一笔捐款受到审查,确保捐款人不会误以为“捐款有利于录取”。

问:该案对帆船队的现有成员会有什么影响?

答:我们全力支持斯坦福帆船队那些成就卓越、勤奋努力的学生运动员。学期会照常继续,现在的代理主教练是克林顿·海斯,他在斯坦福做助理教练已经九年了。

我们再三强调,没有任何帆船队成员涉及弊案。

问:斯坦福的录取流程到底是怎样的?包括对学生运动员?

答:每个被斯坦福录取的学生,都必须符合学校对学术水平的高标准。没有例外。我们的录取办公室对每个申请者都会进行整体评估,尤其注重学术水平、知识活力、课外活动和个人成就。

对那些有特殊才能的学生——艺术、体育、音乐或其他——这些因素在录取中会被考虑。针对运动员,我们有一个程序,由教练选出最有潜力的申请者,并且同时符合学术要求标准,才能供录取办公室参考。所谓“体育推荐信”并不能为申请者“预留斯坦福的录取名额”,它只是来自教练的推荐。所有申请者,包括那些被教练推荐的,仍然需要符合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最后决定由录取办公室作出。

大家都知道,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使斯坦福的教练们更难找到合适的队员。但这是我们录取程序一个非常重要、长期的基石,我们永远不会在这个标准上妥协。

问:捐款会不会影响斯坦福录取进程?

答:有很多人,包括我们的校友,都相信斯坦福的使命,并愿意用捐款来支持它。但捐款并不是“在斯坦福购买一个学位”,我们非常努力地确保捐款人明白这一点。如果明知一笔捐款的目的是为了影响录取进程,斯坦福根本不会接受。我们正在研究如何更好地避免人们误解捐款的作用。

现实情况是:斯坦福每年向大量申请者发出拒绝信,很多都来自斯坦福校友或者捐款者的家庭。想被斯坦福录取,将面临非常激烈的竞争,我们的录取办公室对申请人实施非常严格的审查。我们绝对坚持:每个被录取的学生都必须符合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

问:这次丑闻会不会导致今年的录取进程变慢?

答:不会。我们将会如期进行录取。

事件回顾

5月1日,据美国之声报道,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家庭,向中介支付了650万美元(约合4300万元)用以行贿,将其女儿送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这一金额在所有贿赂案例中位列最高。

而这名中国学生名叫Yusi“Molly”Zhao(赵雨思),其父亲是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涛。赵雨思的简历中被指伪造了帆船运动员的身份,事发后,她在2019年3月底被斯坦福大学正式开除。


当事人赵雨思

《每日邮报》的报道显示,赵涛把650万美元支付给了辛格的基金会,但是辛格只用其中的50万美元贿赂了斯坦福大学的帆船总教练约翰·范德默尔(John Vandermoer),伪造了赵雨思的帆船运动员身份,以便其被录取。

在事情发酵后,赵涛的太太曾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称这650万美元是慈善捐款而非贿赂,是在女儿拿到斯坦福录取通知书后的一个月才对校方发起的赞助。直到舞弊丑闻曝光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受误导,女儿是这起“诈骗事件”的受害者。

5月3日,就“花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一事,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在公司官网发布声明称,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步长制药”)无关,其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斯坦福大学表示: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整理 / 商周

■ 据北京青年报5月7日报道,斯坦福大学表示: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斯坦福校方表示,辛格基金会向斯坦福帆船项目捐款的总数是77万美元,而不是650万美元。辛格基金会的77万美元分为三笔。第一笔11万美元,第二笔16万美元,分别来自两个学生。这两笔款项交给了斯坦福前帆船队主教练,换取了“体育特长推荐信”,但这两名学生最后都没有完成入学申请程序,也没有被斯坦福大学录取。77万美元捐款中的第三笔,即50万美元,来自赵雨思。

前帆船队主教练已被辞退,目前已在联邦调查案中认罪。

在北京青年报的报道中中,斯坦福校方还就其他问题作出了解答。

问:弊案曝出的这个礼拜,斯坦福在干什么?

答:联邦政府的起诉对象中包括斯坦福的前帆船队主教练,他已认罪,并已被辞退。联邦政府没有发现其他斯坦福大学的雇员涉案。政府调查也指出,我们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人通过贿赂拿到帆船项目的推荐信,得以入学。

我们已开展调查,确认没有其他斯坦福雇员涉案。

关于对帆船项目的77万美元捐款,我们正在想办法处理,希望能根据斯坦福的相关规定,拨给一个与斯坦福无关的实体。我们认为这可能是最正确的方案。目前我们还没有最终解决方案,但对这笔来自诈骗的款项,我们希望做正确的事情。

我们也在评估该案带给学校的教训,决定以后如何采取措施,在录取政策和过程中避免弊案。我们承诺,将确保斯坦福收到的每一笔捐款受到审查,确保捐款人不会误以为“捐款有利于录取”。

问:该案对帆船队的现有成员会有什么影响?

答:我们全力支持斯坦福帆船队那些成就卓越、勤奋努力的学生运动员。学期会照常继续,现在的代理主教练是克林顿·海斯,他在斯坦福做助理教练已经九年了。

我们再三强调,没有任何帆船队成员涉及弊案。

问:斯坦福的录取流程到底是怎样的?包括对学生运动员?

答:每个被斯坦福录取的学生,都必须符合学校对学术水平的高标准。没有例外。我们的录取办公室对每个申请者都会进行整体评估,尤其注重学术水平、知识活力、课外活动和个人成就。

对那些有特殊才能的学生——艺术、体育、音乐或其他——这些因素在录取中会被考虑。针对运动员,我们有一个程序,由教练选出最有潜力的申请者,并且同时符合学术要求标准,才能供录取办公室参考。所谓“体育推荐信”并不能为申请者“预留斯坦福的录取名额”,它只是来自教练的推荐。所有申请者,包括那些被教练推荐的,仍然需要符合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最后决定由录取办公室作出。

大家都知道,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使斯坦福的教练们更难找到合适的队员。但这是我们录取程序一个非常重要、长期的基石,我们永远不会在这个标准上妥协。

问:捐款会不会影响斯坦福录取进程?

答:有很多人,包括我们的校友,都相信斯坦福的使命,并愿意用捐款来支持它。但捐款并不是“在斯坦福购买一个学位”,我们非常努力地确保捐款人明白这一点。如果明知一笔捐款的目的是为了影响录取进程,斯坦福根本不会接受。我们正在研究如何更好地避免人们误解捐款的作用。

现实情况是:斯坦福每年向大量申请者发出拒绝信,很多都来自斯坦福校友或者捐款者的家庭。想被斯坦福录取,将面临非常激烈的竞争,我们的录取办公室对申请人实施非常严格的审查。我们绝对坚持:每个被录取的学生都必须符合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

问:这次丑闻会不会导致今年的录取进程变慢?

答:不会。我们将会如期进行录取。

事件回顾

5月1日,据美国之声报道,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家庭,向中介支付了650万美元(约合4300万元)用以行贿,将其女儿送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这一金额在所有贿赂案例中位列最高。

而这名中国学生名叫Yusi“Molly”Zhao(赵雨思),其父亲是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涛。赵雨思的简历中被指伪造了帆船运动员的身份,事发后,她在2019年3月底被斯坦福大学正式开除。


当事人赵雨思

《每日邮报》的报道显示,赵涛把650万美元支付给了辛格的基金会,但是辛格只用其中的50万美元贿赂了斯坦福大学的帆船总教练约翰·范德默尔(John Vandermoer),伪造了赵雨思的帆船运动员身份,以便其被录取。

在事情发酵后,赵涛的太太曾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称这650万美元是慈善捐款而非贿赂,是在女儿拿到斯坦福录取通知书后的一个月才对校方发起的赞助。直到舞弊丑闻曝光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受误导,女儿是这起“诈骗事件”的受害者。

5月3日,就“花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一事,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在公司官网发布声明称,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步长制药”)无关,其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斯坦福大学表示: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整理 / 商周

■ 据北京青年报5月7日报道,斯坦福大学表示: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斯坦福校方表示,辛格基金会向斯坦福帆船项目捐款的总数是77万美元,而不是650万美元。辛格基金会的77万美元分为三笔。第一笔11万美元,第二笔16万美元,分别来自两个学生。这两笔款项交给了斯坦福前帆船队主教练,换取了“体育特长推荐信”,但这两名学生最后都没有完成入学申请程序,也没有被斯坦福大学录取。77万美元捐款中的第三笔,即50万美元,来自赵雨思。

前帆船队主教练已被辞退,目前已在联邦调查案中认罪。

在北京青年报的报道中中,斯坦福校方还就其他问题作出了解答。

问:弊案曝出的这个礼拜,斯坦福在干什么?

答:联邦政府的起诉对象中包括斯坦福的前帆船队主教练,他已认罪,并已被辞退。联邦政府没有发现其他斯坦福大学的雇员涉案。政府调查也指出,我们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人通过贿赂拿到帆船项目的推荐信,得以入学。

我们已开展调查,确认没有其他斯坦福雇员涉案。

关于对帆船项目的77万美元捐款,我们正在想办法处理,希望能根据斯坦福的相关规定,拨给一个与斯坦福无关的实体。我们认为这可能是最正确的方案。目前我们还没有最终解决方案,但对这笔来自诈骗的款项,我们希望做正确的事情。

我们也在评估该案带给学校的教训,决定以后如何采取措施,在录取政策和过程中避免弊案。我们承诺,将确保斯坦福收到的每一笔捐款受到审查,确保捐款人不会误以为“捐款有利于录取”。

问:该案对帆船队的现有成员会有什么影响?

答:我们全力支持斯坦福帆船队那些成就卓越、勤奋努力的学生运动员。学期会照常继续,现在的代理主教练是克林顿·海斯,他在斯坦福做助理教练已经九年了。

我们再三强调,没有任何帆船队成员涉及弊案。

问:斯坦福的录取流程到底是怎样的?包括对学生运动员?

答:每个被斯坦福录取的学生,都必须符合学校对学术水平的高标准。没有例外。我们的录取办公室对每个申请者都会进行整体评估,尤其注重学术水平、知识活力、课外活动和个人成就。

对那些有特殊才能的学生——艺术、体育、音乐或其他——这些因素在录取中会被考虑。针对运动员,我们有一个程序,由教练选出最有潜力的申请者,并且同时符合学术要求标准,才能供录取办公室参考。所谓“体育推荐信”并不能为申请者“预留斯坦福的录取名额”,它只是来自教练的推荐。所有申请者,包括那些被教练推荐的,仍然需要符合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最后决定由录取办公室作出。

大家都知道,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使斯坦福的教练们更难找到合适的队员。但这是我们录取程序一个非常重要、长期的基石,我们永远不会在这个标准上妥协。

问:捐款会不会影响斯坦福录取进程?

答:有很多人,包括我们的校友,都相信斯坦福的使命,并愿意用捐款来支持它。但捐款并不是“在斯坦福购买一个学位”,我们非常努力地确保捐款人明白这一点。如果明知一笔捐款的目的是为了影响录取进程,斯坦福根本不会接受。我们正在研究如何更好地避免人们误解捐款的作用。

现实情况是:斯坦福每年向大量申请者发出拒绝信,很多都来自斯坦福校友或者捐款者的家庭。想被斯坦福录取,将面临非常激烈的竞争,我们的录取办公室对申请人实施非常严格的审查。我们绝对坚持:每个被录取的学生都必须符合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

问:这次丑闻会不会导致今年的录取进程变慢?

答:不会。我们将会如期进行录取。

事件回顾

5月1日,据美国之声报道,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家庭,向中介支付了650万美元(约合4300万元)用以行贿,将其女儿送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这一金额在所有贿赂案例中位列最高。

而这名中国学生名叫Yusi“Molly”Zhao(赵雨思),其父亲是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涛。赵雨思的简历中被指伪造了帆船运动员的身份,事发后,她在2019年3月底被斯坦福大学正式开除。


当事人赵雨思

《每日邮报》的报道显示,赵涛把650万美元支付给了辛格的基金会,但是辛格只用其中的50万美元贿赂了斯坦福大学的帆船总教练约翰·范德默尔(John Vandermoer),伪造了赵雨思的帆船运动员身份,以便其被录取。

在事情发酵后,赵涛的太太曾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称这650万美元是慈善捐款而非贿赂,是在女儿拿到斯坦福录取通知书后的一个月才对校方发起的赞助。直到舞弊丑闻曝光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受误导,女儿是这起“诈骗事件”的受害者。

5月3日,就“花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一事,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在公司官网发布声明称,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步长制药”)无关,其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650万美元买上斯坦福”事件又有新进展

发布日期:2019-05-08 09:24
摘要」斯坦福大学表示: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整理 / 商周

■ 据北京青年报5月7日报道,斯坦福大学表示: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斯坦福校方表示,辛格基金会向斯坦福帆船项目捐款的总数是77万美元,而不是650万美元。辛格基金会的77万美元分为三笔。第一笔11万美元,第二笔16万美元,分别来自两个学生。这两笔款项交给了斯坦福前帆船队主教练,换取了“体育特长推荐信”,但这两名学生最后都没有完成入学申请程序,也没有被斯坦福大学录取。77万美元捐款中的第三笔,即50万美元,来自赵雨思。

前帆船队主教练已被辞退,目前已在联邦调查案中认罪。

在北京青年报的报道中中,斯坦福校方还就其他问题作出了解答。

问:弊案曝出的这个礼拜,斯坦福在干什么?

答:联邦政府的起诉对象中包括斯坦福的前帆船队主教练,他已认罪,并已被辞退。联邦政府没有发现其他斯坦福大学的雇员涉案。政府调查也指出,我们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人通过贿赂拿到帆船项目的推荐信,得以入学。

我们已开展调查,确认没有其他斯坦福雇员涉案。

关于对帆船项目的77万美元捐款,我们正在想办法处理,希望能根据斯坦福的相关规定,拨给一个与斯坦福无关的实体。我们认为这可能是最正确的方案。目前我们还没有最终解决方案,但对这笔来自诈骗的款项,我们希望做正确的事情。

我们也在评估该案带给学校的教训,决定以后如何采取措施,在录取政策和过程中避免弊案。我们承诺,将确保斯坦福收到的每一笔捐款受到审查,确保捐款人不会误以为“捐款有利于录取”。

问:该案对帆船队的现有成员会有什么影响?

答:我们全力支持斯坦福帆船队那些成就卓越、勤奋努力的学生运动员。学期会照常继续,现在的代理主教练是克林顿·海斯,他在斯坦福做助理教练已经九年了。

我们再三强调,没有任何帆船队成员涉及弊案。

问:斯坦福的录取流程到底是怎样的?包括对学生运动员?

答:每个被斯坦福录取的学生,都必须符合学校对学术水平的高标准。没有例外。我们的录取办公室对每个申请者都会进行整体评估,尤其注重学术水平、知识活力、课外活动和个人成就。

对那些有特殊才能的学生——艺术、体育、音乐或其他——这些因素在录取中会被考虑。针对运动员,我们有一个程序,由教练选出最有潜力的申请者,并且同时符合学术要求标准,才能供录取办公室参考。所谓“体育推荐信”并不能为申请者“预留斯坦福的录取名额”,它只是来自教练的推荐。所有申请者,包括那些被教练推荐的,仍然需要符合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最后决定由录取办公室作出。

大家都知道,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使斯坦福的教练们更难找到合适的队员。但这是我们录取程序一个非常重要、长期的基石,我们永远不会在这个标准上妥协。

问:捐款会不会影响斯坦福录取进程?

答:有很多人,包括我们的校友,都相信斯坦福的使命,并愿意用捐款来支持它。但捐款并不是“在斯坦福购买一个学位”,我们非常努力地确保捐款人明白这一点。如果明知一笔捐款的目的是为了影响录取进程,斯坦福根本不会接受。我们正在研究如何更好地避免人们误解捐款的作用。

现实情况是:斯坦福每年向大量申请者发出拒绝信,很多都来自斯坦福校友或者捐款者的家庭。想被斯坦福录取,将面临非常激烈的竞争,我们的录取办公室对申请人实施非常严格的审查。我们绝对坚持:每个被录取的学生都必须符合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

问:这次丑闻会不会导致今年的录取进程变慢?

答:不会。我们将会如期进行录取。

事件回顾

5月1日,据美国之声报道,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家庭,向中介支付了650万美元(约合4300万元)用以行贿,将其女儿送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这一金额在所有贿赂案例中位列最高。

而这名中国学生名叫Yusi“Molly”Zhao(赵雨思),其父亲是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涛。赵雨思的简历中被指伪造了帆船运动员的身份,事发后,她在2019年3月底被斯坦福大学正式开除。


当事人赵雨思

《每日邮报》的报道显示,赵涛把650万美元支付给了辛格的基金会,但是辛格只用其中的50万美元贿赂了斯坦福大学的帆船总教练约翰·范德默尔(John Vandermoer),伪造了赵雨思的帆船运动员身份,以便其被录取。

在事情发酵后,赵涛的太太曾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称这650万美元是慈善捐款而非贿赂,是在女儿拿到斯坦福录取通知书后的一个月才对校方发起的赞助。直到舞弊丑闻曝光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受误导,女儿是这起“诈骗事件”的受害者。

5月3日,就“花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一事,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在公司官网发布声明称,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步长制药”)无关,其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斯坦福大学表示: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整理 / 商周

■ 据北京青年报5月7日报道,斯坦福大学表示: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斯坦福校方表示,辛格基金会向斯坦福帆船项目捐款的总数是77万美元,而不是650万美元。辛格基金会的77万美元分为三笔。第一笔11万美元,第二笔16万美元,分别来自两个学生。这两笔款项交给了斯坦福前帆船队主教练,换取了“体育特长推荐信”,但这两名学生最后都没有完成入学申请程序,也没有被斯坦福大学录取。77万美元捐款中的第三笔,即50万美元,来自赵雨思。

前帆船队主教练已被辞退,目前已在联邦调查案中认罪。

在北京青年报的报道中中,斯坦福校方还就其他问题作出了解答。

问:弊案曝出的这个礼拜,斯坦福在干什么?

答:联邦政府的起诉对象中包括斯坦福的前帆船队主教练,他已认罪,并已被辞退。联邦政府没有发现其他斯坦福大学的雇员涉案。政府调查也指出,我们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人通过贿赂拿到帆船项目的推荐信,得以入学。

我们已开展调查,确认没有其他斯坦福雇员涉案。

关于对帆船项目的77万美元捐款,我们正在想办法处理,希望能根据斯坦福的相关规定,拨给一个与斯坦福无关的实体。我们认为这可能是最正确的方案。目前我们还没有最终解决方案,但对这笔来自诈骗的款项,我们希望做正确的事情。

我们也在评估该案带给学校的教训,决定以后如何采取措施,在录取政策和过程中避免弊案。我们承诺,将确保斯坦福收到的每一笔捐款受到审查,确保捐款人不会误以为“捐款有利于录取”。

问:该案对帆船队的现有成员会有什么影响?

答:我们全力支持斯坦福帆船队那些成就卓越、勤奋努力的学生运动员。学期会照常继续,现在的代理主教练是克林顿·海斯,他在斯坦福做助理教练已经九年了。

我们再三强调,没有任何帆船队成员涉及弊案。

问:斯坦福的录取流程到底是怎样的?包括对学生运动员?

答:每个被斯坦福录取的学生,都必须符合学校对学术水平的高标准。没有例外。我们的录取办公室对每个申请者都会进行整体评估,尤其注重学术水平、知识活力、课外活动和个人成就。

对那些有特殊才能的学生——艺术、体育、音乐或其他——这些因素在录取中会被考虑。针对运动员,我们有一个程序,由教练选出最有潜力的申请者,并且同时符合学术要求标准,才能供录取办公室参考。所谓“体育推荐信”并不能为申请者“预留斯坦福的录取名额”,它只是来自教练的推荐。所有申请者,包括那些被教练推荐的,仍然需要符合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最后决定由录取办公室作出。

大家都知道,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使斯坦福的教练们更难找到合适的队员。但这是我们录取程序一个非常重要、长期的基石,我们永远不会在这个标准上妥协。

问:捐款会不会影响斯坦福录取进程?

答:有很多人,包括我们的校友,都相信斯坦福的使命,并愿意用捐款来支持它。但捐款并不是“在斯坦福购买一个学位”,我们非常努力地确保捐款人明白这一点。如果明知一笔捐款的目的是为了影响录取进程,斯坦福根本不会接受。我们正在研究如何更好地避免人们误解捐款的作用。

现实情况是:斯坦福每年向大量申请者发出拒绝信,很多都来自斯坦福校友或者捐款者的家庭。想被斯坦福录取,将面临非常激烈的竞争,我们的录取办公室对申请人实施非常严格的审查。我们绝对坚持:每个被录取的学生都必须符合斯坦福对学术水平的高要求。

问:这次丑闻会不会导致今年的录取进程变慢?

答:不会。我们将会如期进行录取。

事件回顾

5月1日,据美国之声报道,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家庭,向中介支付了650万美元(约合4300万元)用以行贿,将其女儿送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这一金额在所有贿赂案例中位列最高。

而这名中国学生名叫Yusi“Molly”Zhao(赵雨思),其父亲是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涛。赵雨思的简历中被指伪造了帆船运动员的身份,事发后,她在2019年3月底被斯坦福大学正式开除。


当事人赵雨思

《每日邮报》的报道显示,赵涛把650万美元支付给了辛格的基金会,但是辛格只用其中的50万美元贿赂了斯坦福大学的帆船总教练约翰·范德默尔(John Vandermoer),伪造了赵雨思的帆船运动员身份,以便其被录取。

在事情发酵后,赵涛的太太曾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称这650万美元是慈善捐款而非贿赂,是在女儿拿到斯坦福录取通知书后的一个月才对校方发起的赞助。直到舞弊丑闻曝光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受误导,女儿是这起“诈骗事件”的受害者。

5月3日,就“花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一事,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在公司官网发布声明称,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步长制药”)无关,其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