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特朗普试图恢复冷酷价值观

发布日期:2019-05-08 07:15
摘要」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美国的整个历史,包括它阴暗的一面,并回归过去的价值观。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说了很多奇怪而令人愤怒的话,我们不可能全都记住它们。但让我记住的一句话是,这位美国总统一再坚称,当年在征服伊拉克之后,“我们应该把石油自己留着的”。

在华盛顿建制派听来,这是特朗普出言不慎的又一个例子。就连前副总统、最为坚定的鹰派人士迪克•切尼(Dick Cheney)也从没有对伊拉克用过征服这个词。但透过特朗普故意挑衅性的言论,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哲学以及他对选民的吸引力所在。

当许多美国人对美国的力量和他们自己的生活水平在下降感到害怕的时候,特朗普呼吁美国应冷酷无情。这位美国总统对选民说,美国再也负担不起“政治正确”。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借用他的话),就要找回最初让美国成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那种冷酷本能。

为了致敬美国过去的冷酷无情,特朗普将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的肖像挂在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的墙上。杰克逊1829年至1837年担任美国总统,曾被视为美国的伟大缔造者之一,他的雕像矗立在白宫对面的拉法耶特广场。但是,后来的历史学家指责杰克逊参与了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下令将他们强行驱逐出家园——这一政策导致了“血泪之路”,数千人死于途中。特朗普赞扬杰克逊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人”,他赞扬杰克逊,实际上就是在赞扬当年让美国征服了西部的那些野蛮政策。

特朗普的做法其实是在暗示选民,他也是一个硬汉。这种做法还利用了美国国内的文化战争,带来了额外的政治利益。通过颂扬像杰克逊这样的总统,以及最近赞扬美国南方邦联军指挥官和奴隶主罗伯特•E•李(Robert E Lee),特朗普向右翼美国人传达出他们想听的讯息——美国历史上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事情。

这不仅仅是一场关于历史的辩论。它也具有强烈的政治和现实意义。在特朗普发表上述挑衅言论之际,左翼人士(特别是在大学)对于直面美国历史的阴暗面采取了更加坚定的立场。在耶鲁大学(Yale)和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与奴隶制支持者有关的建筑物被重新命名;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不再将杰弗里•阿默斯特勋爵(Lord Jeffery Amherst)作为其吉祥物,因为这位殖民时代的指挥官曾支持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在特朗普赞誉李之际,不断有人呼吁移除李在弗吉尼亚州夏洛特市(Charlottesville)的雕像,2017年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反对他们的示威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就发生在那里。

奇怪的是,特朗普与左翼进步派的一些观点是相同的。他们都认为,美国这个国家建立在冷酷无情行为的基础之上。不同点在于左翼认为,美国应为那段历史赎罪。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自己的整个历史(包括残酷的一面),并回到过去的价值观。特朗普派的观点是,美国变软弱了,如果在与无情的对手(例如伊斯兰国(ISIS),甚至俄罗斯和中国)打交道时过于小心,美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特朗普的态度从某种角度来说带有毫无保留的诚实。但这种诚实也具有一些很能说明问题的局限性。在称赞李和杰克逊之流时,特朗普暗示了他对种族不平等的态度,却始终没有明说。但那些希望接纳历史阴暗面的人需要明确回答他们希望回到多远的过去:他们是否支持种族隔离;奴隶制;给敌人送去沾满天花病菌的毯子,就像阿默斯特在1763年想做的那样?大概不会。

回归一些最反动的观点将有助于兑现特朗普对选民许下的模糊承诺,这种想法也是非常值得怀疑的。相反,这看上去会导致国内分裂和冲突,而不是让美国变得“伟大”——这是俄罗斯互联网喷子经常煽动美国文化战争的一个原因。

此外,背弃自由主义价值观的美国将在国际上变得更孱弱。如果与中国的斗争只是关乎美中经济的相对实力,那么美国很有可能失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的规模已然超过美国。至于武器装备,俄罗斯的核武库与美国一样强大;而且中国的海军规模现在超过美国。

然而,在思想的战场上,中国和俄罗斯很难与美国竞争。俄罗斯和中国等威权国家担心美国的个人和政治自由、人权和法治模式的吸引力。它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压制那些受这些颠覆性思想吸引的人和组织。

美国总统曾经常常被称为“自由世界的领袖”。但现在很难把这个称号授予特朗普,他似乎羡慕独裁者,而且对自由主义价值观只感到鄙视。这将削弱美国在国际上对盟友和合作伙伴的感召力。常言道,“犯错比犯罪更糟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美国的整个历史,包括它阴暗的一面,并回归过去的价值观。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说了很多奇怪而令人愤怒的话,我们不可能全都记住它们。但让我记住的一句话是,这位美国总统一再坚称,当年在征服伊拉克之后,“我们应该把石油自己留着的”。

在华盛顿建制派听来,这是特朗普出言不慎的又一个例子。就连前副总统、最为坚定的鹰派人士迪克•切尼(Dick Cheney)也从没有对伊拉克用过征服这个词。但透过特朗普故意挑衅性的言论,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哲学以及他对选民的吸引力所在。

当许多美国人对美国的力量和他们自己的生活水平在下降感到害怕的时候,特朗普呼吁美国应冷酷无情。这位美国总统对选民说,美国再也负担不起“政治正确”。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借用他的话),就要找回最初让美国成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那种冷酷本能。

为了致敬美国过去的冷酷无情,特朗普将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的肖像挂在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的墙上。杰克逊1829年至1837年担任美国总统,曾被视为美国的伟大缔造者之一,他的雕像矗立在白宫对面的拉法耶特广场。但是,后来的历史学家指责杰克逊参与了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下令将他们强行驱逐出家园——这一政策导致了“血泪之路”,数千人死于途中。特朗普赞扬杰克逊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人”,他赞扬杰克逊,实际上就是在赞扬当年让美国征服了西部的那些野蛮政策。

特朗普的做法其实是在暗示选民,他也是一个硬汉。这种做法还利用了美国国内的文化战争,带来了额外的政治利益。通过颂扬像杰克逊这样的总统,以及最近赞扬美国南方邦联军指挥官和奴隶主罗伯特•E•李(Robert E Lee),特朗普向右翼美国人传达出他们想听的讯息——美国历史上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事情。

这不仅仅是一场关于历史的辩论。它也具有强烈的政治和现实意义。在特朗普发表上述挑衅言论之际,左翼人士(特别是在大学)对于直面美国历史的阴暗面采取了更加坚定的立场。在耶鲁大学(Yale)和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与奴隶制支持者有关的建筑物被重新命名;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不再将杰弗里•阿默斯特勋爵(Lord Jeffery Amherst)作为其吉祥物,因为这位殖民时代的指挥官曾支持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在特朗普赞誉李之际,不断有人呼吁移除李在弗吉尼亚州夏洛特市(Charlottesville)的雕像,2017年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反对他们的示威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就发生在那里。

奇怪的是,特朗普与左翼进步派的一些观点是相同的。他们都认为,美国这个国家建立在冷酷无情行为的基础之上。不同点在于左翼认为,美国应为那段历史赎罪。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自己的整个历史(包括残酷的一面),并回到过去的价值观。特朗普派的观点是,美国变软弱了,如果在与无情的对手(例如伊斯兰国(ISIS),甚至俄罗斯和中国)打交道时过于小心,美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特朗普的态度从某种角度来说带有毫无保留的诚实。但这种诚实也具有一些很能说明问题的局限性。在称赞李和杰克逊之流时,特朗普暗示了他对种族不平等的态度,却始终没有明说。但那些希望接纳历史阴暗面的人需要明确回答他们希望回到多远的过去:他们是否支持种族隔离;奴隶制;给敌人送去沾满天花病菌的毯子,就像阿默斯特在1763年想做的那样?大概不会。

回归一些最反动的观点将有助于兑现特朗普对选民许下的模糊承诺,这种想法也是非常值得怀疑的。相反,这看上去会导致国内分裂和冲突,而不是让美国变得“伟大”——这是俄罗斯互联网喷子经常煽动美国文化战争的一个原因。

此外,背弃自由主义价值观的美国将在国际上变得更孱弱。如果与中国的斗争只是关乎美中经济的相对实力,那么美国很有可能失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的规模已然超过美国。至于武器装备,俄罗斯的核武库与美国一样强大;而且中国的海军规模现在超过美国。

然而,在思想的战场上,中国和俄罗斯很难与美国竞争。俄罗斯和中国等威权国家担心美国的个人和政治自由、人权和法治模式的吸引力。它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压制那些受这些颠覆性思想吸引的人和组织。

美国总统曾经常常被称为“自由世界的领袖”。但现在很难把这个称号授予特朗普,他似乎羡慕独裁者,而且对自由主义价值观只感到鄙视。这将削弱美国在国际上对盟友和合作伙伴的感召力。常言道,“犯错比犯罪更糟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美国的整个历史,包括它阴暗的一面,并回归过去的价值观。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说了很多奇怪而令人愤怒的话,我们不可能全都记住它们。但让我记住的一句话是,这位美国总统一再坚称,当年在征服伊拉克之后,“我们应该把石油自己留着的”。

在华盛顿建制派听来,这是特朗普出言不慎的又一个例子。就连前副总统、最为坚定的鹰派人士迪克•切尼(Dick Cheney)也从没有对伊拉克用过征服这个词。但透过特朗普故意挑衅性的言论,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哲学以及他对选民的吸引力所在。

当许多美国人对美国的力量和他们自己的生活水平在下降感到害怕的时候,特朗普呼吁美国应冷酷无情。这位美国总统对选民说,美国再也负担不起“政治正确”。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借用他的话),就要找回最初让美国成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那种冷酷本能。

为了致敬美国过去的冷酷无情,特朗普将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的肖像挂在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的墙上。杰克逊1829年至1837年担任美国总统,曾被视为美国的伟大缔造者之一,他的雕像矗立在白宫对面的拉法耶特广场。但是,后来的历史学家指责杰克逊参与了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下令将他们强行驱逐出家园——这一政策导致了“血泪之路”,数千人死于途中。特朗普赞扬杰克逊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人”,他赞扬杰克逊,实际上就是在赞扬当年让美国征服了西部的那些野蛮政策。

特朗普的做法其实是在暗示选民,他也是一个硬汉。这种做法还利用了美国国内的文化战争,带来了额外的政治利益。通过颂扬像杰克逊这样的总统,以及最近赞扬美国南方邦联军指挥官和奴隶主罗伯特•E•李(Robert E Lee),特朗普向右翼美国人传达出他们想听的讯息——美国历史上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事情。

这不仅仅是一场关于历史的辩论。它也具有强烈的政治和现实意义。在特朗普发表上述挑衅言论之际,左翼人士(特别是在大学)对于直面美国历史的阴暗面采取了更加坚定的立场。在耶鲁大学(Yale)和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与奴隶制支持者有关的建筑物被重新命名;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不再将杰弗里•阿默斯特勋爵(Lord Jeffery Amherst)作为其吉祥物,因为这位殖民时代的指挥官曾支持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在特朗普赞誉李之际,不断有人呼吁移除李在弗吉尼亚州夏洛特市(Charlottesville)的雕像,2017年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反对他们的示威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就发生在那里。

奇怪的是,特朗普与左翼进步派的一些观点是相同的。他们都认为,美国这个国家建立在冷酷无情行为的基础之上。不同点在于左翼认为,美国应为那段历史赎罪。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自己的整个历史(包括残酷的一面),并回到过去的价值观。特朗普派的观点是,美国变软弱了,如果在与无情的对手(例如伊斯兰国(ISIS),甚至俄罗斯和中国)打交道时过于小心,美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特朗普的态度从某种角度来说带有毫无保留的诚实。但这种诚实也具有一些很能说明问题的局限性。在称赞李和杰克逊之流时,特朗普暗示了他对种族不平等的态度,却始终没有明说。但那些希望接纳历史阴暗面的人需要明确回答他们希望回到多远的过去:他们是否支持种族隔离;奴隶制;给敌人送去沾满天花病菌的毯子,就像阿默斯特在1763年想做的那样?大概不会。

回归一些最反动的观点将有助于兑现特朗普对选民许下的模糊承诺,这种想法也是非常值得怀疑的。相反,这看上去会导致国内分裂和冲突,而不是让美国变得“伟大”——这是俄罗斯互联网喷子经常煽动美国文化战争的一个原因。

此外,背弃自由主义价值观的美国将在国际上变得更孱弱。如果与中国的斗争只是关乎美中经济的相对实力,那么美国很有可能失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的规模已然超过美国。至于武器装备,俄罗斯的核武库与美国一样强大;而且中国的海军规模现在超过美国。

然而,在思想的战场上,中国和俄罗斯很难与美国竞争。俄罗斯和中国等威权国家担心美国的个人和政治自由、人权和法治模式的吸引力。它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压制那些受这些颠覆性思想吸引的人和组织。

美国总统曾经常常被称为“自由世界的领袖”。但现在很难把这个称号授予特朗普,他似乎羡慕独裁者,而且对自由主义价值观只感到鄙视。这将削弱美国在国际上对盟友和合作伙伴的感召力。常言道,“犯错比犯罪更糟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特朗普试图恢复冷酷价值观

发布日期:2019-05-08 07:15
摘要」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美国的整个历史,包括它阴暗的一面,并回归过去的价值观。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说了很多奇怪而令人愤怒的话,我们不可能全都记住它们。但让我记住的一句话是,这位美国总统一再坚称,当年在征服伊拉克之后,“我们应该把石油自己留着的”。

在华盛顿建制派听来,这是特朗普出言不慎的又一个例子。就连前副总统、最为坚定的鹰派人士迪克•切尼(Dick Cheney)也从没有对伊拉克用过征服这个词。但透过特朗普故意挑衅性的言论,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哲学以及他对选民的吸引力所在。

当许多美国人对美国的力量和他们自己的生活水平在下降感到害怕的时候,特朗普呼吁美国应冷酷无情。这位美国总统对选民说,美国再也负担不起“政治正确”。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借用他的话),就要找回最初让美国成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那种冷酷本能。

为了致敬美国过去的冷酷无情,特朗普将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的肖像挂在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的墙上。杰克逊1829年至1837年担任美国总统,曾被视为美国的伟大缔造者之一,他的雕像矗立在白宫对面的拉法耶特广场。但是,后来的历史学家指责杰克逊参与了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下令将他们强行驱逐出家园——这一政策导致了“血泪之路”,数千人死于途中。特朗普赞扬杰克逊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人”,他赞扬杰克逊,实际上就是在赞扬当年让美国征服了西部的那些野蛮政策。

特朗普的做法其实是在暗示选民,他也是一个硬汉。这种做法还利用了美国国内的文化战争,带来了额外的政治利益。通过颂扬像杰克逊这样的总统,以及最近赞扬美国南方邦联军指挥官和奴隶主罗伯特•E•李(Robert E Lee),特朗普向右翼美国人传达出他们想听的讯息——美国历史上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事情。

这不仅仅是一场关于历史的辩论。它也具有强烈的政治和现实意义。在特朗普发表上述挑衅言论之际,左翼人士(特别是在大学)对于直面美国历史的阴暗面采取了更加坚定的立场。在耶鲁大学(Yale)和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与奴隶制支持者有关的建筑物被重新命名;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不再将杰弗里•阿默斯特勋爵(Lord Jeffery Amherst)作为其吉祥物,因为这位殖民时代的指挥官曾支持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在特朗普赞誉李之际,不断有人呼吁移除李在弗吉尼亚州夏洛特市(Charlottesville)的雕像,2017年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反对他们的示威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就发生在那里。

奇怪的是,特朗普与左翼进步派的一些观点是相同的。他们都认为,美国这个国家建立在冷酷无情行为的基础之上。不同点在于左翼认为,美国应为那段历史赎罪。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自己的整个历史(包括残酷的一面),并回到过去的价值观。特朗普派的观点是,美国变软弱了,如果在与无情的对手(例如伊斯兰国(ISIS),甚至俄罗斯和中国)打交道时过于小心,美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特朗普的态度从某种角度来说带有毫无保留的诚实。但这种诚实也具有一些很能说明问题的局限性。在称赞李和杰克逊之流时,特朗普暗示了他对种族不平等的态度,却始终没有明说。但那些希望接纳历史阴暗面的人需要明确回答他们希望回到多远的过去:他们是否支持种族隔离;奴隶制;给敌人送去沾满天花病菌的毯子,就像阿默斯特在1763年想做的那样?大概不会。

回归一些最反动的观点将有助于兑现特朗普对选民许下的模糊承诺,这种想法也是非常值得怀疑的。相反,这看上去会导致国内分裂和冲突,而不是让美国变得“伟大”——这是俄罗斯互联网喷子经常煽动美国文化战争的一个原因。

此外,背弃自由主义价值观的美国将在国际上变得更孱弱。如果与中国的斗争只是关乎美中经济的相对实力,那么美国很有可能失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的规模已然超过美国。至于武器装备,俄罗斯的核武库与美国一样强大;而且中国的海军规模现在超过美国。

然而,在思想的战场上,中国和俄罗斯很难与美国竞争。俄罗斯和中国等威权国家担心美国的个人和政治自由、人权和法治模式的吸引力。它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压制那些受这些颠覆性思想吸引的人和组织。

美国总统曾经常常被称为“自由世界的领袖”。但现在很难把这个称号授予特朗普,他似乎羡慕独裁者,而且对自由主义价值观只感到鄙视。这将削弱美国在国际上对盟友和合作伙伴的感召力。常言道,“犯错比犯罪更糟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美国的整个历史,包括它阴暗的一面,并回归过去的价值观。



撰文 /  吉迪恩•拉赫曼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说了很多奇怪而令人愤怒的话,我们不可能全都记住它们。但让我记住的一句话是,这位美国总统一再坚称,当年在征服伊拉克之后,“我们应该把石油自己留着的”。

在华盛顿建制派听来,这是特朗普出言不慎的又一个例子。就连前副总统、最为坚定的鹰派人士迪克•切尼(Dick Cheney)也从没有对伊拉克用过征服这个词。但透过特朗普故意挑衅性的言论,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哲学以及他对选民的吸引力所在。

当许多美国人对美国的力量和他们自己的生活水平在下降感到害怕的时候,特朗普呼吁美国应冷酷无情。这位美国总统对选民说,美国再也负担不起“政治正确”。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借用他的话),就要找回最初让美国成为一个伟大国家的那种冷酷本能。

为了致敬美国过去的冷酷无情,特朗普将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的肖像挂在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的墙上。杰克逊1829年至1837年担任美国总统,曾被视为美国的伟大缔造者之一,他的雕像矗立在白宫对面的拉法耶特广场。但是,后来的历史学家指责杰克逊参与了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下令将他们强行驱逐出家园——这一政策导致了“血泪之路”,数千人死于途中。特朗普赞扬杰克逊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人”,他赞扬杰克逊,实际上就是在赞扬当年让美国征服了西部的那些野蛮政策。

特朗普的做法其实是在暗示选民,他也是一个硬汉。这种做法还利用了美国国内的文化战争,带来了额外的政治利益。通过颂扬像杰克逊这样的总统,以及最近赞扬美国南方邦联军指挥官和奴隶主罗伯特•E•李(Robert E Lee),特朗普向右翼美国人传达出他们想听的讯息——美国历史上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事情。

这不仅仅是一场关于历史的辩论。它也具有强烈的政治和现实意义。在特朗普发表上述挑衅言论之际,左翼人士(特别是在大学)对于直面美国历史的阴暗面采取了更加坚定的立场。在耶鲁大学(Yale)和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与奴隶制支持者有关的建筑物被重新命名;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不再将杰弗里•阿默斯特勋爵(Lord Jeffery Amherst)作为其吉祥物,因为这位殖民时代的指挥官曾支持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在特朗普赞誉李之际,不断有人呼吁移除李在弗吉尼亚州夏洛特市(Charlottesville)的雕像,2017年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反对他们的示威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就发生在那里。

奇怪的是,特朗普与左翼进步派的一些观点是相同的。他们都认为,美国这个国家建立在冷酷无情行为的基础之上。不同点在于左翼认为,美国应为那段历史赎罪。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主张,美国应接纳自己的整个历史(包括残酷的一面),并回到过去的价值观。特朗普派的观点是,美国变软弱了,如果在与无情的对手(例如伊斯兰国(ISIS),甚至俄罗斯和中国)打交道时过于小心,美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特朗普的态度从某种角度来说带有毫无保留的诚实。但这种诚实也具有一些很能说明问题的局限性。在称赞李和杰克逊之流时,特朗普暗示了他对种族不平等的态度,却始终没有明说。但那些希望接纳历史阴暗面的人需要明确回答他们希望回到多远的过去:他们是否支持种族隔离;奴隶制;给敌人送去沾满天花病菌的毯子,就像阿默斯特在1763年想做的那样?大概不会。

回归一些最反动的观点将有助于兑现特朗普对选民许下的模糊承诺,这种想法也是非常值得怀疑的。相反,这看上去会导致国内分裂和冲突,而不是让美国变得“伟大”——这是俄罗斯互联网喷子经常煽动美国文化战争的一个原因。

此外,背弃自由主义价值观的美国将在国际上变得更孱弱。如果与中国的斗争只是关乎美中经济的相对实力,那么美国很有可能失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经济的规模已然超过美国。至于武器装备,俄罗斯的核武库与美国一样强大;而且中国的海军规模现在超过美国。

然而,在思想的战场上,中国和俄罗斯很难与美国竞争。俄罗斯和中国等威权国家担心美国的个人和政治自由、人权和法治模式的吸引力。它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压制那些受这些颠覆性思想吸引的人和组织。

美国总统曾经常常被称为“自由世界的领袖”。但现在很难把这个称号授予特朗普,他似乎羡慕独裁者,而且对自由主义价值观只感到鄙视。这将削弱美国在国际上对盟友和合作伙伴的感召力。常言道,“犯错比犯罪更糟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