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这场非洲猪瘟何时能结束?

发布日期:2019-05-05 17:15
摘要」自从去年8月份第一例非洲猪瘟被公布后,至今已经超半年时间。而且,时至今日,疫情依旧没有结束。



撰文 / Forbes

■ 据报道,4月23日,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一季度我国发生非洲猪瘟疫情17起,比上年四季度减少57起,23个省份解除疫情封锁,生猪生产和调运秩序加快恢复。但受疫情影响,生猪生产有所下降,生猪出栏1.88亿头,同比减少5.1%;猪肉产量1,463万吨,同比减少5.2%。

从最早的沈阳第一例非洲猪瘟被发现,到如今海南的严防死守。非洲猪瘟也算是游历了大半个中国。(注:今年4月27日,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在海口市调研非洲猪瘟疫情防控处置工作,并主持召开座谈会,要求采取有力措施,坚决防止疫情扩散,打好非洲猪瘟防控攻坚战、歼灭战。)

2019年1月8日,在农业农村部组织开展全国非洲猪瘟防控远程培训中,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称,“从目前的流行病毒调查看,最初传入可能在2018年6月份甚至更早,在沈阳首例疫情发现前可能已形成一定的病毒污染,而且疫情可能不是单点传入,有可能是多次多点传入。”也就是说,非洲猪瘟真正进入中国的时间估计至少也有1年了。

非洲猪瘟入境那么长时间,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控制手段。面对非洲猪瘟,当前的处理方式是发现即扑杀。

非洲猪瘟对国内猪肉市场造成了不小冲击,根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截止2019 年1 月底,全国能繁母猪存栏同比累计下降达14.75%。今年4月23日,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指出,受非洲猪瘟影响,现在规模猪场补栏比较慎重,一些小产户加速退出,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数持续减少,连续三个月同比下降超过10%,按照六个月生猪生产周期推算,预计下半年猪肉供应可能趋紧,价格可能出现明显上涨。

实际上,非洲猪瘟并非新出现的病毒,早在上世纪,全世界各地都曾被非洲猪瘟侵扰。

西班牙

1960年,非洲猪瘟进入西班牙后,在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内,西班牙一直受着非洲猪瘟的困扰。1961年,西班牙生猪出栏量同比下滑10.1%,之后疫情不断扩散。

为了控制疫情,西班牙也对瘟猪进行了扑杀。但这种做法并不能有效控制非洲猪瘟的扩散。上世纪中后期,几乎整个欧洲都“感染”了非洲猪瘟。

这种被动式的控制方法一直持续到1985年,西班牙启动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该项计划内容包括:组建机动兽医小组负责疾病控制和诊断;对所有养猪场进行抽样检查;提高养殖场卫生;消灭所有非洲猪瘟病源;对所有生猪移动过程中所接触到的设施进行卫生消毒。

这项计划立竿见影取得成效,仅仅两年后,西班牙大部分地区就不再有非洲猪瘟疫情。

1989年,西班牙政府宣布把全国性的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下调至区域性政策。西班牙把全国分为感染区、检测区和自由区。感染区中,封闭式养殖场30%的动物每年必须进行两次检查,而开放式或混合式养殖场中每半年就必须对50%的动物进行检查,狩猎的野猪也必须经过非洲猪瘟检测。检测区中,封闭式养殖场30%的母猪进行检测,开放式或混合式养殖场中需要对50%的母猪进行分类处理,如果发现有疫情的猪群每年必须进行两次检测。自由区中只需要对5%的样本进行抽样检测即可。

最终,1995年10月,西班牙正式宣布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胜利,结束了历史三十五年的非洲猪瘟疫情。

巴西

1978年,巴西第一起非洲猪瘟病例发生在里约热内卢,整个疫情在巴西中南部肆虐。至1979年底,巴西共发生224起非洲猪瘟病例。巴西随即启动紧急状态对病猪进行扑杀。

不同于西班牙的是,巴西与1980年,即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两年时间后就立即启动了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而由于1978年发生非洲猪瘟病例后,巴西立即采取了行动控制行动,为之后的疫情控制奠定了基础。

其实,1979年巴西非洲猪瘟的比例就已经从40.5%下降至8.2%,1980-1981 年更是下降至0.2%和0.1%,自1981 年11 月起已无非洲猪瘟疫情报导。1983年9月巴西宣布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成功,1984 年12 月,巴西重新获得OIE 无疫验证。整个疫情为时仅仅6年多时间。

从发现第一例非洲猪瘟至启动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期间,巴西财政部共投入1,300万美元(上世纪八十年代的1,300万美元购买力远超现在的1,300万美元)用于控制疫情。

巴西的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成功与西班牙的方法基本没什么区别,差异之处只在于国情之间的区别。但因为巴西的即使反应,整个非洲猪瘟疫情造成的损失远远小于西班牙。

 

俄罗斯

自2007年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病例起至今,俄罗斯依旧处于非洲猪瘟的困扰中。

2007年俄罗斯当局发现非洲猪瘟后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但主要以封锁为主。在2011年前,俄罗斯的非洲猪瘟基本被控制在南部高加索地区。但是,由于野生动物的自由迁移及对猪肉物流过程中的管理疏忽导致疫情扩散。2011年,非洲猪瘟已经波及俄罗斯西部地区。2017年,疫情更是扩散至远东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地区,整个俄罗斯基本都被笼罩在非洲猪瘟的阴影下。

俄罗斯生猪养殖产业主要集中在西南部谷物原料和蛋白原料的主产区,这些区域与非洲猪瘟传播的主要区域完全吻合。有理由相信,俄罗斯当局的处理方式失当导致非洲猪瘟失控。

2007 年到2017 年,俄罗斯生猪散养户的猪肉产量下降了近50%,从1,119 吨下降到608 吨。非洲猪瘟造成了一定经济损失,从2007年至今,俄罗斯已有超千起疫情爆发,直接、间接经济损失超十亿美元。但整个非洲猪瘟对俄罗斯的养猪行业并未造成明显影响,因为在这轮冲击下,中小型养猪场被淘汰出局,大型养猪场借机抢占市场,行业总量非但没有衰减还呈现出增长势头。2018 年俄罗斯大型生猪养殖企业生猪存栏量占比达到84.5%。

显然,非洲猪瘟疫情的持续时间与当局的处理方式关系密切。如果处理的好,十年之内就能消灭疫情,可如果处理不当,恐怕需要几十年时间。中国的这场非洲猪瘟何时才能结束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自从去年8月份第一例非洲猪瘟被公布后,至今已经超半年时间。而且,时至今日,疫情依旧没有结束。



撰文 / Forbes

■ 据报道,4月23日,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一季度我国发生非洲猪瘟疫情17起,比上年四季度减少57起,23个省份解除疫情封锁,生猪生产和调运秩序加快恢复。但受疫情影响,生猪生产有所下降,生猪出栏1.88亿头,同比减少5.1%;猪肉产量1,463万吨,同比减少5.2%。

从最早的沈阳第一例非洲猪瘟被发现,到如今海南的严防死守。非洲猪瘟也算是游历了大半个中国。(注:今年4月27日,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在海口市调研非洲猪瘟疫情防控处置工作,并主持召开座谈会,要求采取有力措施,坚决防止疫情扩散,打好非洲猪瘟防控攻坚战、歼灭战。)

2019年1月8日,在农业农村部组织开展全国非洲猪瘟防控远程培训中,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称,“从目前的流行病毒调查看,最初传入可能在2018年6月份甚至更早,在沈阳首例疫情发现前可能已形成一定的病毒污染,而且疫情可能不是单点传入,有可能是多次多点传入。”也就是说,非洲猪瘟真正进入中国的时间估计至少也有1年了。

非洲猪瘟入境那么长时间,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控制手段。面对非洲猪瘟,当前的处理方式是发现即扑杀。

非洲猪瘟对国内猪肉市场造成了不小冲击,根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截止2019 年1 月底,全国能繁母猪存栏同比累计下降达14.75%。今年4月23日,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指出,受非洲猪瘟影响,现在规模猪场补栏比较慎重,一些小产户加速退出,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数持续减少,连续三个月同比下降超过10%,按照六个月生猪生产周期推算,预计下半年猪肉供应可能趋紧,价格可能出现明显上涨。

实际上,非洲猪瘟并非新出现的病毒,早在上世纪,全世界各地都曾被非洲猪瘟侵扰。

西班牙

1960年,非洲猪瘟进入西班牙后,在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内,西班牙一直受着非洲猪瘟的困扰。1961年,西班牙生猪出栏量同比下滑10.1%,之后疫情不断扩散。

为了控制疫情,西班牙也对瘟猪进行了扑杀。但这种做法并不能有效控制非洲猪瘟的扩散。上世纪中后期,几乎整个欧洲都“感染”了非洲猪瘟。

这种被动式的控制方法一直持续到1985年,西班牙启动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该项计划内容包括:组建机动兽医小组负责疾病控制和诊断;对所有养猪场进行抽样检查;提高养殖场卫生;消灭所有非洲猪瘟病源;对所有生猪移动过程中所接触到的设施进行卫生消毒。

这项计划立竿见影取得成效,仅仅两年后,西班牙大部分地区就不再有非洲猪瘟疫情。

1989年,西班牙政府宣布把全国性的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下调至区域性政策。西班牙把全国分为感染区、检测区和自由区。感染区中,封闭式养殖场30%的动物每年必须进行两次检查,而开放式或混合式养殖场中每半年就必须对50%的动物进行检查,狩猎的野猪也必须经过非洲猪瘟检测。检测区中,封闭式养殖场30%的母猪进行检测,开放式或混合式养殖场中需要对50%的母猪进行分类处理,如果发现有疫情的猪群每年必须进行两次检测。自由区中只需要对5%的样本进行抽样检测即可。

最终,1995年10月,西班牙正式宣布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胜利,结束了历史三十五年的非洲猪瘟疫情。

巴西

1978年,巴西第一起非洲猪瘟病例发生在里约热内卢,整个疫情在巴西中南部肆虐。至1979年底,巴西共发生224起非洲猪瘟病例。巴西随即启动紧急状态对病猪进行扑杀。

不同于西班牙的是,巴西与1980年,即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两年时间后就立即启动了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而由于1978年发生非洲猪瘟病例后,巴西立即采取了行动控制行动,为之后的疫情控制奠定了基础。

其实,1979年巴西非洲猪瘟的比例就已经从40.5%下降至8.2%,1980-1981 年更是下降至0.2%和0.1%,自1981 年11 月起已无非洲猪瘟疫情报导。1983年9月巴西宣布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成功,1984 年12 月,巴西重新获得OIE 无疫验证。整个疫情为时仅仅6年多时间。

从发现第一例非洲猪瘟至启动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期间,巴西财政部共投入1,300万美元(上世纪八十年代的1,300万美元购买力远超现在的1,300万美元)用于控制疫情。

巴西的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成功与西班牙的方法基本没什么区别,差异之处只在于国情之间的区别。但因为巴西的即使反应,整个非洲猪瘟疫情造成的损失远远小于西班牙。

 

俄罗斯

自2007年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病例起至今,俄罗斯依旧处于非洲猪瘟的困扰中。

2007年俄罗斯当局发现非洲猪瘟后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但主要以封锁为主。在2011年前,俄罗斯的非洲猪瘟基本被控制在南部高加索地区。但是,由于野生动物的自由迁移及对猪肉物流过程中的管理疏忽导致疫情扩散。2011年,非洲猪瘟已经波及俄罗斯西部地区。2017年,疫情更是扩散至远东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地区,整个俄罗斯基本都被笼罩在非洲猪瘟的阴影下。

俄罗斯生猪养殖产业主要集中在西南部谷物原料和蛋白原料的主产区,这些区域与非洲猪瘟传播的主要区域完全吻合。有理由相信,俄罗斯当局的处理方式失当导致非洲猪瘟失控。

2007 年到2017 年,俄罗斯生猪散养户的猪肉产量下降了近50%,从1,119 吨下降到608 吨。非洲猪瘟造成了一定经济损失,从2007年至今,俄罗斯已有超千起疫情爆发,直接、间接经济损失超十亿美元。但整个非洲猪瘟对俄罗斯的养猪行业并未造成明显影响,因为在这轮冲击下,中小型养猪场被淘汰出局,大型养猪场借机抢占市场,行业总量非但没有衰减还呈现出增长势头。2018 年俄罗斯大型生猪养殖企业生猪存栏量占比达到84.5%。

显然,非洲猪瘟疫情的持续时间与当局的处理方式关系密切。如果处理的好,十年之内就能消灭疫情,可如果处理不当,恐怕需要几十年时间。中国的这场非洲猪瘟何时才能结束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自从去年8月份第一例非洲猪瘟被公布后,至今已经超半年时间。而且,时至今日,疫情依旧没有结束。



撰文 / Forbes

■ 据报道,4月23日,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一季度我国发生非洲猪瘟疫情17起,比上年四季度减少57起,23个省份解除疫情封锁,生猪生产和调运秩序加快恢复。但受疫情影响,生猪生产有所下降,生猪出栏1.88亿头,同比减少5.1%;猪肉产量1,463万吨,同比减少5.2%。

从最早的沈阳第一例非洲猪瘟被发现,到如今海南的严防死守。非洲猪瘟也算是游历了大半个中国。(注:今年4月27日,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在海口市调研非洲猪瘟疫情防控处置工作,并主持召开座谈会,要求采取有力措施,坚决防止疫情扩散,打好非洲猪瘟防控攻坚战、歼灭战。)

2019年1月8日,在农业农村部组织开展全国非洲猪瘟防控远程培训中,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称,“从目前的流行病毒调查看,最初传入可能在2018年6月份甚至更早,在沈阳首例疫情发现前可能已形成一定的病毒污染,而且疫情可能不是单点传入,有可能是多次多点传入。”也就是说,非洲猪瘟真正进入中国的时间估计至少也有1年了。

非洲猪瘟入境那么长时间,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控制手段。面对非洲猪瘟,当前的处理方式是发现即扑杀。

非洲猪瘟对国内猪肉市场造成了不小冲击,根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截止2019 年1 月底,全国能繁母猪存栏同比累计下降达14.75%。今年4月23日,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指出,受非洲猪瘟影响,现在规模猪场补栏比较慎重,一些小产户加速退出,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数持续减少,连续三个月同比下降超过10%,按照六个月生猪生产周期推算,预计下半年猪肉供应可能趋紧,价格可能出现明显上涨。

实际上,非洲猪瘟并非新出现的病毒,早在上世纪,全世界各地都曾被非洲猪瘟侵扰。

西班牙

1960年,非洲猪瘟进入西班牙后,在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内,西班牙一直受着非洲猪瘟的困扰。1961年,西班牙生猪出栏量同比下滑10.1%,之后疫情不断扩散。

为了控制疫情,西班牙也对瘟猪进行了扑杀。但这种做法并不能有效控制非洲猪瘟的扩散。上世纪中后期,几乎整个欧洲都“感染”了非洲猪瘟。

这种被动式的控制方法一直持续到1985年,西班牙启动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该项计划内容包括:组建机动兽医小组负责疾病控制和诊断;对所有养猪场进行抽样检查;提高养殖场卫生;消灭所有非洲猪瘟病源;对所有生猪移动过程中所接触到的设施进行卫生消毒。

这项计划立竿见影取得成效,仅仅两年后,西班牙大部分地区就不再有非洲猪瘟疫情。

1989年,西班牙政府宣布把全国性的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下调至区域性政策。西班牙把全国分为感染区、检测区和自由区。感染区中,封闭式养殖场30%的动物每年必须进行两次检查,而开放式或混合式养殖场中每半年就必须对50%的动物进行检查,狩猎的野猪也必须经过非洲猪瘟检测。检测区中,封闭式养殖场30%的母猪进行检测,开放式或混合式养殖场中需要对50%的母猪进行分类处理,如果发现有疫情的猪群每年必须进行两次检测。自由区中只需要对5%的样本进行抽样检测即可。

最终,1995年10月,西班牙正式宣布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胜利,结束了历史三十五年的非洲猪瘟疫情。

巴西

1978年,巴西第一起非洲猪瘟病例发生在里约热内卢,整个疫情在巴西中南部肆虐。至1979年底,巴西共发生224起非洲猪瘟病例。巴西随即启动紧急状态对病猪进行扑杀。

不同于西班牙的是,巴西与1980年,即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两年时间后就立即启动了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而由于1978年发生非洲猪瘟病例后,巴西立即采取了行动控制行动,为之后的疫情控制奠定了基础。

其实,1979年巴西非洲猪瘟的比例就已经从40.5%下降至8.2%,1980-1981 年更是下降至0.2%和0.1%,自1981 年11 月起已无非洲猪瘟疫情报导。1983年9月巴西宣布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成功,1984 年12 月,巴西重新获得OIE 无疫验证。整个疫情为时仅仅6年多时间。

从发现第一例非洲猪瘟至启动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期间,巴西财政部共投入1,300万美元(上世纪八十年代的1,300万美元购买力远超现在的1,300万美元)用于控制疫情。

巴西的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成功与西班牙的方法基本没什么区别,差异之处只在于国情之间的区别。但因为巴西的即使反应,整个非洲猪瘟疫情造成的损失远远小于西班牙。

 

俄罗斯

自2007年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病例起至今,俄罗斯依旧处于非洲猪瘟的困扰中。

2007年俄罗斯当局发现非洲猪瘟后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但主要以封锁为主。在2011年前,俄罗斯的非洲猪瘟基本被控制在南部高加索地区。但是,由于野生动物的自由迁移及对猪肉物流过程中的管理疏忽导致疫情扩散。2011年,非洲猪瘟已经波及俄罗斯西部地区。2017年,疫情更是扩散至远东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地区,整个俄罗斯基本都被笼罩在非洲猪瘟的阴影下。

俄罗斯生猪养殖产业主要集中在西南部谷物原料和蛋白原料的主产区,这些区域与非洲猪瘟传播的主要区域完全吻合。有理由相信,俄罗斯当局的处理方式失当导致非洲猪瘟失控。

2007 年到2017 年,俄罗斯生猪散养户的猪肉产量下降了近50%,从1,119 吨下降到608 吨。非洲猪瘟造成了一定经济损失,从2007年至今,俄罗斯已有超千起疫情爆发,直接、间接经济损失超十亿美元。但整个非洲猪瘟对俄罗斯的养猪行业并未造成明显影响,因为在这轮冲击下,中小型养猪场被淘汰出局,大型养猪场借机抢占市场,行业总量非但没有衰减还呈现出增长势头。2018 年俄罗斯大型生猪养殖企业生猪存栏量占比达到84.5%。

显然,非洲猪瘟疫情的持续时间与当局的处理方式关系密切。如果处理的好,十年之内就能消灭疫情,可如果处理不当,恐怕需要几十年时间。中国的这场非洲猪瘟何时才能结束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这场非洲猪瘟何时能结束?

发布日期:2019-05-05 17:15
摘要」自从去年8月份第一例非洲猪瘟被公布后,至今已经超半年时间。而且,时至今日,疫情依旧没有结束。



撰文 / Forbes

■ 据报道,4月23日,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一季度我国发生非洲猪瘟疫情17起,比上年四季度减少57起,23个省份解除疫情封锁,生猪生产和调运秩序加快恢复。但受疫情影响,生猪生产有所下降,生猪出栏1.88亿头,同比减少5.1%;猪肉产量1,463万吨,同比减少5.2%。

从最早的沈阳第一例非洲猪瘟被发现,到如今海南的严防死守。非洲猪瘟也算是游历了大半个中国。(注:今年4月27日,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在海口市调研非洲猪瘟疫情防控处置工作,并主持召开座谈会,要求采取有力措施,坚决防止疫情扩散,打好非洲猪瘟防控攻坚战、歼灭战。)

2019年1月8日,在农业农村部组织开展全国非洲猪瘟防控远程培训中,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称,“从目前的流行病毒调查看,最初传入可能在2018年6月份甚至更早,在沈阳首例疫情发现前可能已形成一定的病毒污染,而且疫情可能不是单点传入,有可能是多次多点传入。”也就是说,非洲猪瘟真正进入中国的时间估计至少也有1年了。

非洲猪瘟入境那么长时间,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控制手段。面对非洲猪瘟,当前的处理方式是发现即扑杀。

非洲猪瘟对国内猪肉市场造成了不小冲击,根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截止2019 年1 月底,全国能繁母猪存栏同比累计下降达14.75%。今年4月23日,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指出,受非洲猪瘟影响,现在规模猪场补栏比较慎重,一些小产户加速退出,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数持续减少,连续三个月同比下降超过10%,按照六个月生猪生产周期推算,预计下半年猪肉供应可能趋紧,价格可能出现明显上涨。

实际上,非洲猪瘟并非新出现的病毒,早在上世纪,全世界各地都曾被非洲猪瘟侵扰。

西班牙

1960年,非洲猪瘟进入西班牙后,在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内,西班牙一直受着非洲猪瘟的困扰。1961年,西班牙生猪出栏量同比下滑10.1%,之后疫情不断扩散。

为了控制疫情,西班牙也对瘟猪进行了扑杀。但这种做法并不能有效控制非洲猪瘟的扩散。上世纪中后期,几乎整个欧洲都“感染”了非洲猪瘟。

这种被动式的控制方法一直持续到1985年,西班牙启动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该项计划内容包括:组建机动兽医小组负责疾病控制和诊断;对所有养猪场进行抽样检查;提高养殖场卫生;消灭所有非洲猪瘟病源;对所有生猪移动过程中所接触到的设施进行卫生消毒。

这项计划立竿见影取得成效,仅仅两年后,西班牙大部分地区就不再有非洲猪瘟疫情。

1989年,西班牙政府宣布把全国性的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下调至区域性政策。西班牙把全国分为感染区、检测区和自由区。感染区中,封闭式养殖场30%的动物每年必须进行两次检查,而开放式或混合式养殖场中每半年就必须对50%的动物进行检查,狩猎的野猪也必须经过非洲猪瘟检测。检测区中,封闭式养殖场30%的母猪进行检测,开放式或混合式养殖场中需要对50%的母猪进行分类处理,如果发现有疫情的猪群每年必须进行两次检测。自由区中只需要对5%的样本进行抽样检测即可。

最终,1995年10月,西班牙正式宣布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胜利,结束了历史三十五年的非洲猪瘟疫情。

巴西

1978年,巴西第一起非洲猪瘟病例发生在里约热内卢,整个疫情在巴西中南部肆虐。至1979年底,巴西共发生224起非洲猪瘟病例。巴西随即启动紧急状态对病猪进行扑杀。

不同于西班牙的是,巴西与1980年,即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两年时间后就立即启动了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而由于1978年发生非洲猪瘟病例后,巴西立即采取了行动控制行动,为之后的疫情控制奠定了基础。

其实,1979年巴西非洲猪瘟的比例就已经从40.5%下降至8.2%,1980-1981 年更是下降至0.2%和0.1%,自1981 年11 月起已无非洲猪瘟疫情报导。1983年9月巴西宣布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成功,1984 年12 月,巴西重新获得OIE 无疫验证。整个疫情为时仅仅6年多时间。

从发现第一例非洲猪瘟至启动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期间,巴西财政部共投入1,300万美元(上世纪八十年代的1,300万美元购买力远超现在的1,300万美元)用于控制疫情。

巴西的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成功与西班牙的方法基本没什么区别,差异之处只在于国情之间的区别。但因为巴西的即使反应,整个非洲猪瘟疫情造成的损失远远小于西班牙。

 

俄罗斯

自2007年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病例起至今,俄罗斯依旧处于非洲猪瘟的困扰中。

2007年俄罗斯当局发现非洲猪瘟后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但主要以封锁为主。在2011年前,俄罗斯的非洲猪瘟基本被控制在南部高加索地区。但是,由于野生动物的自由迁移及对猪肉物流过程中的管理疏忽导致疫情扩散。2011年,非洲猪瘟已经波及俄罗斯西部地区。2017年,疫情更是扩散至远东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地区,整个俄罗斯基本都被笼罩在非洲猪瘟的阴影下。

俄罗斯生猪养殖产业主要集中在西南部谷物原料和蛋白原料的主产区,这些区域与非洲猪瘟传播的主要区域完全吻合。有理由相信,俄罗斯当局的处理方式失当导致非洲猪瘟失控。

2007 年到2017 年,俄罗斯生猪散养户的猪肉产量下降了近50%,从1,119 吨下降到608 吨。非洲猪瘟造成了一定经济损失,从2007年至今,俄罗斯已有超千起疫情爆发,直接、间接经济损失超十亿美元。但整个非洲猪瘟对俄罗斯的养猪行业并未造成明显影响,因为在这轮冲击下,中小型养猪场被淘汰出局,大型养猪场借机抢占市场,行业总量非但没有衰减还呈现出增长势头。2018 年俄罗斯大型生猪养殖企业生猪存栏量占比达到84.5%。

显然,非洲猪瘟疫情的持续时间与当局的处理方式关系密切。如果处理的好,十年之内就能消灭疫情,可如果处理不当,恐怕需要几十年时间。中国的这场非洲猪瘟何时才能结束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自从去年8月份第一例非洲猪瘟被公布后,至今已经超半年时间。而且,时至今日,疫情依旧没有结束。



撰文 / Forbes

■ 据报道,4月23日,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一季度我国发生非洲猪瘟疫情17起,比上年四季度减少57起,23个省份解除疫情封锁,生猪生产和调运秩序加快恢复。但受疫情影响,生猪生产有所下降,生猪出栏1.88亿头,同比减少5.1%;猪肉产量1,463万吨,同比减少5.2%。

从最早的沈阳第一例非洲猪瘟被发现,到如今海南的严防死守。非洲猪瘟也算是游历了大半个中国。(注:今年4月27日,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在海口市调研非洲猪瘟疫情防控处置工作,并主持召开座谈会,要求采取有力措施,坚决防止疫情扩散,打好非洲猪瘟防控攻坚战、歼灭战。)

2019年1月8日,在农业农村部组织开展全国非洲猪瘟防控远程培训中,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称,“从目前的流行病毒调查看,最初传入可能在2018年6月份甚至更早,在沈阳首例疫情发现前可能已形成一定的病毒污染,而且疫情可能不是单点传入,有可能是多次多点传入。”也就是说,非洲猪瘟真正进入中国的时间估计至少也有1年了。

非洲猪瘟入境那么长时间,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控制手段。面对非洲猪瘟,当前的处理方式是发现即扑杀。

非洲猪瘟对国内猪肉市场造成了不小冲击,根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截止2019 年1 月底,全国能繁母猪存栏同比累计下降达14.75%。今年4月23日,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指出,受非洲猪瘟影响,现在规模猪场补栏比较慎重,一些小产户加速退出,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数持续减少,连续三个月同比下降超过10%,按照六个月生猪生产周期推算,预计下半年猪肉供应可能趋紧,价格可能出现明显上涨。

实际上,非洲猪瘟并非新出现的病毒,早在上世纪,全世界各地都曾被非洲猪瘟侵扰。

西班牙

1960年,非洲猪瘟进入西班牙后,在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内,西班牙一直受着非洲猪瘟的困扰。1961年,西班牙生猪出栏量同比下滑10.1%,之后疫情不断扩散。

为了控制疫情,西班牙也对瘟猪进行了扑杀。但这种做法并不能有效控制非洲猪瘟的扩散。上世纪中后期,几乎整个欧洲都“感染”了非洲猪瘟。

这种被动式的控制方法一直持续到1985年,西班牙启动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该项计划内容包括:组建机动兽医小组负责疾病控制和诊断;对所有养猪场进行抽样检查;提高养殖场卫生;消灭所有非洲猪瘟病源;对所有生猪移动过程中所接触到的设施进行卫生消毒。

这项计划立竿见影取得成效,仅仅两年后,西班牙大部分地区就不再有非洲猪瘟疫情。

1989年,西班牙政府宣布把全国性的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下调至区域性政策。西班牙把全国分为感染区、检测区和自由区。感染区中,封闭式养殖场30%的动物每年必须进行两次检查,而开放式或混合式养殖场中每半年就必须对50%的动物进行检查,狩猎的野猪也必须经过非洲猪瘟检测。检测区中,封闭式养殖场30%的母猪进行检测,开放式或混合式养殖场中需要对50%的母猪进行分类处理,如果发现有疫情的猪群每年必须进行两次检测。自由区中只需要对5%的样本进行抽样检测即可。

最终,1995年10月,西班牙正式宣布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胜利,结束了历史三十五年的非洲猪瘟疫情。

巴西

1978年,巴西第一起非洲猪瘟病例发生在里约热内卢,整个疫情在巴西中南部肆虐。至1979年底,巴西共发生224起非洲猪瘟病例。巴西随即启动紧急状态对病猪进行扑杀。

不同于西班牙的是,巴西与1980年,即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两年时间后就立即启动了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而由于1978年发生非洲猪瘟病例后,巴西立即采取了行动控制行动,为之后的疫情控制奠定了基础。

其实,1979年巴西非洲猪瘟的比例就已经从40.5%下降至8.2%,1980-1981 年更是下降至0.2%和0.1%,自1981 年11 月起已无非洲猪瘟疫情报导。1983年9月巴西宣布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成功,1984 年12 月,巴西重新获得OIE 无疫验证。整个疫情为时仅仅6年多时间。

从发现第一例非洲猪瘟至启动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期间,巴西财政部共投入1,300万美元(上世纪八十年代的1,300万美元购买力远超现在的1,300万美元)用于控制疫情。

巴西的非洲猪瘟疫情根除计划成功与西班牙的方法基本没什么区别,差异之处只在于国情之间的区别。但因为巴西的即使反应,整个非洲猪瘟疫情造成的损失远远小于西班牙。

 

俄罗斯

自2007年发现第一起非洲猪瘟病例起至今,俄罗斯依旧处于非洲猪瘟的困扰中。

2007年俄罗斯当局发现非洲猪瘟后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但主要以封锁为主。在2011年前,俄罗斯的非洲猪瘟基本被控制在南部高加索地区。但是,由于野生动物的自由迁移及对猪肉物流过程中的管理疏忽导致疫情扩散。2011年,非洲猪瘟已经波及俄罗斯西部地区。2017年,疫情更是扩散至远东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地区,整个俄罗斯基本都被笼罩在非洲猪瘟的阴影下。

俄罗斯生猪养殖产业主要集中在西南部谷物原料和蛋白原料的主产区,这些区域与非洲猪瘟传播的主要区域完全吻合。有理由相信,俄罗斯当局的处理方式失当导致非洲猪瘟失控。

2007 年到2017 年,俄罗斯生猪散养户的猪肉产量下降了近50%,从1,119 吨下降到608 吨。非洲猪瘟造成了一定经济损失,从2007年至今,俄罗斯已有超千起疫情爆发,直接、间接经济损失超十亿美元。但整个非洲猪瘟对俄罗斯的养猪行业并未造成明显影响,因为在这轮冲击下,中小型养猪场被淘汰出局,大型养猪场借机抢占市场,行业总量非但没有衰减还呈现出增长势头。2018 年俄罗斯大型生猪养殖企业生猪存栏量占比达到84.5%。

显然,非洲猪瘟疫情的持续时间与当局的处理方式关系密切。如果处理的好,十年之内就能消灭疫情,可如果处理不当,恐怕需要几十年时间。中国的这场非洲猪瘟何时才能结束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