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惩罚性关税成中美贸易谈判最后阶段主要障碍

发布日期:2019-05-01 11:22
摘要」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官员和其他人士透露,在中美两国官员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之际,两国政府在贸易争端中相互加征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了一个主要障碍。



撰文 / Chao Deng

■ 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官员和其他人士透露,在中美两国官员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之际,两国政府在贸易争端中相互加征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了一个主要障碍。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抵达北京后,中美两国周二将重启高层会谈。在本周的北京会谈结束后,中国副总理刘鹤及其他中国官员将于下周访问华盛顿,进行另一轮贸易谈判,官员和商业团体表示,此轮谈判可能会达成协议。

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透露,在双方努力敲定包括中国计划采购美国商品等最终几个问题之际,如何以及是否取消两国政府在争端初期互相加征的关税目前成为谈判重点。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争论的焦点是美国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将有多少被取消。美国希望保留一部分关税来作为执行协议的工具,而中国谈判代表则认为这些关税是一种侮辱,双方的谈判代表至少一个月来一直在反复讨论这个问题。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驻北京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表示,关税是推动双方达成协议的手段,那么自然,取消双方互征关税的时间表细节将是最后协商的内容之一。

美国企业还对一项执行机制感到担忧,莱特希泽已表示,根据这一机制,如果北京方面违反约定,美国可能会对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

据商业和农业组织称,除了关税和执行机制外,谈判代表也在寻找其他领域的解决方案,包括说服北京方面向美国扩大中国云计算市场和农业市场的准入。

抵达北京后,莱特希泽和姆努钦走过记者采访区时都未就具体细节置评。姆努钦表示,本周会谈的重点是广泛的,双方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

姆努钦周一向福斯新闻(Fox News)表示,执行机制还需要一些微调,并称如果双方达成协议,将会包括真正的执行条款。

了解中国政府想法的知情人士称,中方的一个主要担忧是,美国继续坚持将加征关税和禁止中国采取报复措施,作为确保中国政府兑现贸易协议承诺的手段。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北京方面绝对不想在这方面让步。该人士称,关税将令中国领导层难堪,也很难让中国企业和民众接受。当前的关税也给投资者带来了不确定性,导致中国经济去年的放缓势头进一步加剧。

中国商务部下属智库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梅新育称,美国挑起贸易战的做法已经损害了中国人民的信心,如果达成贸易协议,就应该立即取消关税。他表示,如果再加征关税,将进一步破坏双方之间的任何信任。

一名知情人士称,化解僵局的一个可能方案是,随着中国满足协议的特定条款,美国相应地分阶段逐步取消关税。

美国方面,许多政界人士和一些商业领袖正敦促建立强有力的执行机制,以确保北京方面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遵守协议。

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国际经济事务副总裁Linda Dempsey表示,现在有一个真正的机会,有望敲定一项强有力的、可实施的双边贸易协议。

今年2月,莱特希泽曾对美国国会议员表示,他寻求建立一套机制,将让美中官员开展不同级别的磋商。他称,争端将通过美中高级别官员的定期磋商来解决,如果无法达成解决方案,美国可能会实施关税。

不过,一些商业团体担心,美国保留现行关税或威胁征收新的关税,这样的方案可能会给美中关系注入新的不确定性,美国企业担心它们的产品将成为中国的报复目标,这将使其他国家的出口产品渔翁得利。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3月曾暗示,美国最初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可能不会取消。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将寻求保留对500亿美元美国商品征收的报复性关税,其中最重要的是具有政治敏感性的美国农产品。不过,官员们已暗示,最终贸易协议将包括由中国政府主导的对美商品采购,一些企业高管和农业官员表示,北京方面可能会免除对政府采购产品的进口关税。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称,为达成最终协议,双方在关税问题上需要发挥创造性。

随着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中国在具有争议的国有企业补贴问题上作出很大让步的可能性正在降低。中国领导层认为,为了帮助中国企业向价值链上游转移,以及成为下一代制造业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领导者,政府的支持至关重要。

据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可能会给出为公司建立公平竞争环境的总体承诺,但不会向美方要求的那么细化。在3月份面向全国人大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承诺在政府采购和准入许可方面坚持“竞争中性”原则,对所有企业“平等对待”。分析师认为,这些条款可能会包含在潜在的贸易协议中。

美中官员已勾勒出下周在华盛顿新一轮磋商后可能的谈判结果,签字仪式最早或在5月底或6月初进行。特朗普已表达了对达成协议的乐观态度。不过,此前曾有超过截止日期的先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官员和其他人士透露,在中美两国官员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之际,两国政府在贸易争端中相互加征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了一个主要障碍。



撰文 / Chao Deng

■ 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官员和其他人士透露,在中美两国官员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之际,两国政府在贸易争端中相互加征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了一个主要障碍。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抵达北京后,中美两国周二将重启高层会谈。在本周的北京会谈结束后,中国副总理刘鹤及其他中国官员将于下周访问华盛顿,进行另一轮贸易谈判,官员和商业团体表示,此轮谈判可能会达成协议。

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透露,在双方努力敲定包括中国计划采购美国商品等最终几个问题之际,如何以及是否取消两国政府在争端初期互相加征的关税目前成为谈判重点。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争论的焦点是美国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将有多少被取消。美国希望保留一部分关税来作为执行协议的工具,而中国谈判代表则认为这些关税是一种侮辱,双方的谈判代表至少一个月来一直在反复讨论这个问题。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驻北京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表示,关税是推动双方达成协议的手段,那么自然,取消双方互征关税的时间表细节将是最后协商的内容之一。

美国企业还对一项执行机制感到担忧,莱特希泽已表示,根据这一机制,如果北京方面违反约定,美国可能会对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

据商业和农业组织称,除了关税和执行机制外,谈判代表也在寻找其他领域的解决方案,包括说服北京方面向美国扩大中国云计算市场和农业市场的准入。

抵达北京后,莱特希泽和姆努钦走过记者采访区时都未就具体细节置评。姆努钦表示,本周会谈的重点是广泛的,双方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

姆努钦周一向福斯新闻(Fox News)表示,执行机制还需要一些微调,并称如果双方达成协议,将会包括真正的执行条款。

了解中国政府想法的知情人士称,中方的一个主要担忧是,美国继续坚持将加征关税和禁止中国采取报复措施,作为确保中国政府兑现贸易协议承诺的手段。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北京方面绝对不想在这方面让步。该人士称,关税将令中国领导层难堪,也很难让中国企业和民众接受。当前的关税也给投资者带来了不确定性,导致中国经济去年的放缓势头进一步加剧。

中国商务部下属智库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梅新育称,美国挑起贸易战的做法已经损害了中国人民的信心,如果达成贸易协议,就应该立即取消关税。他表示,如果再加征关税,将进一步破坏双方之间的任何信任。

一名知情人士称,化解僵局的一个可能方案是,随着中国满足协议的特定条款,美国相应地分阶段逐步取消关税。

美国方面,许多政界人士和一些商业领袖正敦促建立强有力的执行机制,以确保北京方面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遵守协议。

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国际经济事务副总裁Linda Dempsey表示,现在有一个真正的机会,有望敲定一项强有力的、可实施的双边贸易协议。

今年2月,莱特希泽曾对美国国会议员表示,他寻求建立一套机制,将让美中官员开展不同级别的磋商。他称,争端将通过美中高级别官员的定期磋商来解决,如果无法达成解决方案,美国可能会实施关税。

不过,一些商业团体担心,美国保留现行关税或威胁征收新的关税,这样的方案可能会给美中关系注入新的不确定性,美国企业担心它们的产品将成为中国的报复目标,这将使其他国家的出口产品渔翁得利。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3月曾暗示,美国最初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可能不会取消。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将寻求保留对500亿美元美国商品征收的报复性关税,其中最重要的是具有政治敏感性的美国农产品。不过,官员们已暗示,最终贸易协议将包括由中国政府主导的对美商品采购,一些企业高管和农业官员表示,北京方面可能会免除对政府采购产品的进口关税。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称,为达成最终协议,双方在关税问题上需要发挥创造性。

随着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中国在具有争议的国有企业补贴问题上作出很大让步的可能性正在降低。中国领导层认为,为了帮助中国企业向价值链上游转移,以及成为下一代制造业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领导者,政府的支持至关重要。

据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可能会给出为公司建立公平竞争环境的总体承诺,但不会向美方要求的那么细化。在3月份面向全国人大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承诺在政府采购和准入许可方面坚持“竞争中性”原则,对所有企业“平等对待”。分析师认为,这些条款可能会包含在潜在的贸易协议中。

美中官员已勾勒出下周在华盛顿新一轮磋商后可能的谈判结果,签字仪式最早或在5月底或6月初进行。特朗普已表达了对达成协议的乐观态度。不过,此前曾有超过截止日期的先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官员和其他人士透露,在中美两国官员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之际,两国政府在贸易争端中相互加征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了一个主要障碍。



撰文 / Chao Deng

■ 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官员和其他人士透露,在中美两国官员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之际,两国政府在贸易争端中相互加征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了一个主要障碍。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抵达北京后,中美两国周二将重启高层会谈。在本周的北京会谈结束后,中国副总理刘鹤及其他中国官员将于下周访问华盛顿,进行另一轮贸易谈判,官员和商业团体表示,此轮谈判可能会达成协议。

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透露,在双方努力敲定包括中国计划采购美国商品等最终几个问题之际,如何以及是否取消两国政府在争端初期互相加征的关税目前成为谈判重点。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争论的焦点是美国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将有多少被取消。美国希望保留一部分关税来作为执行协议的工具,而中国谈判代表则认为这些关税是一种侮辱,双方的谈判代表至少一个月来一直在反复讨论这个问题。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驻北京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表示,关税是推动双方达成协议的手段,那么自然,取消双方互征关税的时间表细节将是最后协商的内容之一。

美国企业还对一项执行机制感到担忧,莱特希泽已表示,根据这一机制,如果北京方面违反约定,美国可能会对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

据商业和农业组织称,除了关税和执行机制外,谈判代表也在寻找其他领域的解决方案,包括说服北京方面向美国扩大中国云计算市场和农业市场的准入。

抵达北京后,莱特希泽和姆努钦走过记者采访区时都未就具体细节置评。姆努钦表示,本周会谈的重点是广泛的,双方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

姆努钦周一向福斯新闻(Fox News)表示,执行机制还需要一些微调,并称如果双方达成协议,将会包括真正的执行条款。

了解中国政府想法的知情人士称,中方的一个主要担忧是,美国继续坚持将加征关税和禁止中国采取报复措施,作为确保中国政府兑现贸易协议承诺的手段。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北京方面绝对不想在这方面让步。该人士称,关税将令中国领导层难堪,也很难让中国企业和民众接受。当前的关税也给投资者带来了不确定性,导致中国经济去年的放缓势头进一步加剧。

中国商务部下属智库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梅新育称,美国挑起贸易战的做法已经损害了中国人民的信心,如果达成贸易协议,就应该立即取消关税。他表示,如果再加征关税,将进一步破坏双方之间的任何信任。

一名知情人士称,化解僵局的一个可能方案是,随着中国满足协议的特定条款,美国相应地分阶段逐步取消关税。

美国方面,许多政界人士和一些商业领袖正敦促建立强有力的执行机制,以确保北京方面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遵守协议。

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国际经济事务副总裁Linda Dempsey表示,现在有一个真正的机会,有望敲定一项强有力的、可实施的双边贸易协议。

今年2月,莱特希泽曾对美国国会议员表示,他寻求建立一套机制,将让美中官员开展不同级别的磋商。他称,争端将通过美中高级别官员的定期磋商来解决,如果无法达成解决方案,美国可能会实施关税。

不过,一些商业团体担心,美国保留现行关税或威胁征收新的关税,这样的方案可能会给美中关系注入新的不确定性,美国企业担心它们的产品将成为中国的报复目标,这将使其他国家的出口产品渔翁得利。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3月曾暗示,美国最初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可能不会取消。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将寻求保留对500亿美元美国商品征收的报复性关税,其中最重要的是具有政治敏感性的美国农产品。不过,官员们已暗示,最终贸易协议将包括由中国政府主导的对美商品采购,一些企业高管和农业官员表示,北京方面可能会免除对政府采购产品的进口关税。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称,为达成最终协议,双方在关税问题上需要发挥创造性。

随着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中国在具有争议的国有企业补贴问题上作出很大让步的可能性正在降低。中国领导层认为,为了帮助中国企业向价值链上游转移,以及成为下一代制造业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领导者,政府的支持至关重要。

据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可能会给出为公司建立公平竞争环境的总体承诺,但不会向美方要求的那么细化。在3月份面向全国人大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承诺在政府采购和准入许可方面坚持“竞争中性”原则,对所有企业“平等对待”。分析师认为,这些条款可能会包含在潜在的贸易协议中。

美中官员已勾勒出下周在华盛顿新一轮磋商后可能的谈判结果,签字仪式最早或在5月底或6月初进行。特朗普已表达了对达成协议的乐观态度。不过,此前曾有超过截止日期的先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惩罚性关税成中美贸易谈判最后阶段主要障碍

发布日期:2019-05-01 11:22
摘要」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官员和其他人士透露,在中美两国官员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之际,两国政府在贸易争端中相互加征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了一个主要障碍。



撰文 / Chao Deng

■ 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官员和其他人士透露,在中美两国官员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之际,两国政府在贸易争端中相互加征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了一个主要障碍。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抵达北京后,中美两国周二将重启高层会谈。在本周的北京会谈结束后,中国副总理刘鹤及其他中国官员将于下周访问华盛顿,进行另一轮贸易谈判,官员和商业团体表示,此轮谈判可能会达成协议。

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透露,在双方努力敲定包括中国计划采购美国商品等最终几个问题之际,如何以及是否取消两国政府在争端初期互相加征的关税目前成为谈判重点。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争论的焦点是美国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将有多少被取消。美国希望保留一部分关税来作为执行协议的工具,而中国谈判代表则认为这些关税是一种侮辱,双方的谈判代表至少一个月来一直在反复讨论这个问题。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驻北京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表示,关税是推动双方达成协议的手段,那么自然,取消双方互征关税的时间表细节将是最后协商的内容之一。

美国企业还对一项执行机制感到担忧,莱特希泽已表示,根据这一机制,如果北京方面违反约定,美国可能会对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

据商业和农业组织称,除了关税和执行机制外,谈判代表也在寻找其他领域的解决方案,包括说服北京方面向美国扩大中国云计算市场和农业市场的准入。

抵达北京后,莱特希泽和姆努钦走过记者采访区时都未就具体细节置评。姆努钦表示,本周会谈的重点是广泛的,双方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

姆努钦周一向福斯新闻(Fox News)表示,执行机制还需要一些微调,并称如果双方达成协议,将会包括真正的执行条款。

了解中国政府想法的知情人士称,中方的一个主要担忧是,美国继续坚持将加征关税和禁止中国采取报复措施,作为确保中国政府兑现贸易协议承诺的手段。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北京方面绝对不想在这方面让步。该人士称,关税将令中国领导层难堪,也很难让中国企业和民众接受。当前的关税也给投资者带来了不确定性,导致中国经济去年的放缓势头进一步加剧。

中国商务部下属智库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梅新育称,美国挑起贸易战的做法已经损害了中国人民的信心,如果达成贸易协议,就应该立即取消关税。他表示,如果再加征关税,将进一步破坏双方之间的任何信任。

一名知情人士称,化解僵局的一个可能方案是,随着中国满足协议的特定条款,美国相应地分阶段逐步取消关税。

美国方面,许多政界人士和一些商业领袖正敦促建立强有力的执行机制,以确保北京方面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遵守协议。

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国际经济事务副总裁Linda Dempsey表示,现在有一个真正的机会,有望敲定一项强有力的、可实施的双边贸易协议。

今年2月,莱特希泽曾对美国国会议员表示,他寻求建立一套机制,将让美中官员开展不同级别的磋商。他称,争端将通过美中高级别官员的定期磋商来解决,如果无法达成解决方案,美国可能会实施关税。

不过,一些商业团体担心,美国保留现行关税或威胁征收新的关税,这样的方案可能会给美中关系注入新的不确定性,美国企业担心它们的产品将成为中国的报复目标,这将使其他国家的出口产品渔翁得利。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3月曾暗示,美国最初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可能不会取消。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将寻求保留对500亿美元美国商品征收的报复性关税,其中最重要的是具有政治敏感性的美国农产品。不过,官员们已暗示,最终贸易协议将包括由中国政府主导的对美商品采购,一些企业高管和农业官员表示,北京方面可能会免除对政府采购产品的进口关税。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称,为达成最终协议,双方在关税问题上需要发挥创造性。

随着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中国在具有争议的国有企业补贴问题上作出很大让步的可能性正在降低。中国领导层认为,为了帮助中国企业向价值链上游转移,以及成为下一代制造业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领导者,政府的支持至关重要。

据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可能会给出为公司建立公平竞争环境的总体承诺,但不会向美方要求的那么细化。在3月份面向全国人大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承诺在政府采购和准入许可方面坚持“竞争中性”原则,对所有企业“平等对待”。分析师认为,这些条款可能会包含在潜在的贸易协议中。

美中官员已勾勒出下周在华盛顿新一轮磋商后可能的谈判结果,签字仪式最早或在5月底或6月初进行。特朗普已表达了对达成协议的乐观态度。不过,此前曾有超过截止日期的先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官员和其他人士透露,在中美两国官员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之际,两国政府在贸易争端中相互加征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了一个主要障碍。



撰文 / Chao Deng

■ 据听取了谈判简报的官员和其他人士透露,在中美两国官员努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之际,两国政府在贸易争端中相互加征的惩罚性关税成为了一个主要障碍。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抵达北京后,中美两国周二将重启高层会谈。在本周的北京会谈结束后,中国副总理刘鹤及其他中国官员将于下周访问华盛顿,进行另一轮贸易谈判,官员和商业团体表示,此轮谈判可能会达成协议。

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透露,在双方努力敲定包括中国计划采购美国商品等最终几个问题之际,如何以及是否取消两国政府在争端初期互相加征的关税目前成为谈判重点。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争论的焦点是美国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将有多少被取消。美国希望保留一部分关税来作为执行协议的工具,而中国谈判代表则认为这些关税是一种侮辱,双方的谈判代表至少一个月来一直在反复讨论这个问题。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驻北京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表示,关税是推动双方达成协议的手段,那么自然,取消双方互征关税的时间表细节将是最后协商的内容之一。

美国企业还对一项执行机制感到担忧,莱特希泽已表示,根据这一机制,如果北京方面违反约定,美国可能会对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

据商业和农业组织称,除了关税和执行机制外,谈判代表也在寻找其他领域的解决方案,包括说服北京方面向美国扩大中国云计算市场和农业市场的准入。

抵达北京后,莱特希泽和姆努钦走过记者采访区时都未就具体细节置评。姆努钦表示,本周会谈的重点是广泛的,双方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

姆努钦周一向福斯新闻(Fox News)表示,执行机制还需要一些微调,并称如果双方达成协议,将会包括真正的执行条款。

了解中国政府想法的知情人士称,中方的一个主要担忧是,美国继续坚持将加征关税和禁止中国采取报复措施,作为确保中国政府兑现贸易协议承诺的手段。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北京方面绝对不想在这方面让步。该人士称,关税将令中国领导层难堪,也很难让中国企业和民众接受。当前的关税也给投资者带来了不确定性,导致中国经济去年的放缓势头进一步加剧。

中国商务部下属智库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梅新育称,美国挑起贸易战的做法已经损害了中国人民的信心,如果达成贸易协议,就应该立即取消关税。他表示,如果再加征关税,将进一步破坏双方之间的任何信任。

一名知情人士称,化解僵局的一个可能方案是,随着中国满足协议的特定条款,美国相应地分阶段逐步取消关税。

美国方面,许多政界人士和一些商业领袖正敦促建立强有力的执行机制,以确保北京方面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遵守协议。

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国际经济事务副总裁Linda Dempsey表示,现在有一个真正的机会,有望敲定一项强有力的、可实施的双边贸易协议。

今年2月,莱特希泽曾对美国国会议员表示,他寻求建立一套机制,将让美中官员开展不同级别的磋商。他称,争端将通过美中高级别官员的定期磋商来解决,如果无法达成解决方案,美国可能会实施关税。

不过,一些商业团体担心,美国保留现行关税或威胁征收新的关税,这样的方案可能会给美中关系注入新的不确定性,美国企业担心它们的产品将成为中国的报复目标,这将使其他国家的出口产品渔翁得利。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3月曾暗示,美国最初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可能不会取消。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将寻求保留对500亿美元美国商品征收的报复性关税,其中最重要的是具有政治敏感性的美国农产品。不过,官员们已暗示,最终贸易协议将包括由中国政府主导的对美商品采购,一些企业高管和农业官员表示,北京方面可能会免除对政府采购产品的进口关税。

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称,为达成最终协议,双方在关税问题上需要发挥创造性。

随着谈判进入最后阶段,中国在具有争议的国有企业补贴问题上作出很大让步的可能性正在降低。中国领导层认为,为了帮助中国企业向价值链上游转移,以及成为下一代制造业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领导者,政府的支持至关重要。

据知情人士称,北京方面可能会给出为公司建立公平竞争环境的总体承诺,但不会向美方要求的那么细化。在3月份面向全国人大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承诺在政府采购和准入许可方面坚持“竞争中性”原则,对所有企业“平等对待”。分析师认为,这些条款可能会包含在潜在的贸易协议中。

美中官员已勾勒出下周在华盛顿新一轮磋商后可能的谈判结果,签字仪式最早或在5月底或6月初进行。特朗普已表达了对达成协议的乐观态度。不过,此前曾有超过截止日期的先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