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政策制定者的困难在于,他们可能已经错过保护本国人工智能专长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国已在该领域取得长足进展。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今年2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高级技术顾问之一迈克尔•克拉齐奥斯(Michael Kratsios)在华盛顿一家智库发表简短演讲,透露了白宫对人工智能(AI)的思考。他说,虽为全球领导者,但美国在这一领域尚未充分利用自己的“潜能”。这意味着美国必须“拥抱新发现,让未来在美国创造,由美国创造,并且造福于伟大的美国人民”。

但克拉齐奥斯的愿景还关乎防范美国的AI成果落入中国等全球竞争对手之手。他在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对听众说:“在这个对我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领域,我们将不允许对立国家和恶意行为主体窃取我们的创意,剽窃我们的技术,一路靠着作弊方式取得领先地位。”

但是,虽然美国政府高层意识到了美国在AI领域面临的挑战,但目前还远不清楚唐纳德•特朗普领导的行政当局是否走上了与重大利害关系相称的正确政策道路。位于华盛顿的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副主席丹尼尔•卡斯特罗(Daniel Castro)表示:“美国在某些领域仍保持领先,但这种领先优势正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消失。这还不止,中国明显正在加快对AI的投资,而美国对于如何应对尚无具体计划。”

他说:“没人真的指望美国将在这场争夺全球霸主地位的竞赛中独占鳌头。”美国首都的分析人士表示,问题并不是不作为:特朗普去年在白宫举办了一场大型AI峰会,并于今年2月签署了一道行政命令,旨在提升美国在该领域的能力。

相反,外界担心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措施——包括削减预算中的可自由支配开支,以及限制包括高技能工作者在内的移民——可能会削弱美国的优势。

这还不算,去年11月中旬,特朗普政府提议将AI和机器人技术列入考虑实施出口管制的新兴技术清单,这种做法通常只针对武器及其他可能具有军事用途的产品。在AI领域内部,特朗普政府提出了8个可能受到贸易限制的类别,包括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遗传编程和电脑视觉。

可能面临管制的机器人技术类别包括微型无人机和微型机器人系统,以及无人机集群技术。

当这一政策在未来几个月最终敲定时,预计新的出口管制范围将被大幅收窄。但科技集团——以及许多专家——担心,这些措施可能削弱美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它们可能阻碍对美国AI部门至关重要的跨境研究。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战略主管海伦•托纳(Helen Toner)说:“美国需要非常谨慎,不要实施下意识的回应,这种回应在封闭的政府掌控的技术模式下合情合理,但从长远来看,它将扼杀创新,伤害美国的产业。”

美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部分困难在于,他们可能已经错过了以更强势的方式保护本国AI能力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国已在该领域取得长足进展。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客座研究员史蒂文•费尔德斯坦(Steven Feldstein)说:“中国已经建立起一个非常强大的AI行业,有鉴于此,还要利用出口管制和其他监管措施来抑制进展?我不肯定这样做真能达到目的。”这场辩论已成为美中关系整体紧张(包括贸易战)的一部分,这使得美国更难采取比较务实的对策。

但专家们表示,更为积极的议程对于美国避免到头来“自伤”至关重要。其中一个关键的聚焦领域可能是确保数据能够继续自由流动——这是AI的基石——但它可能会与收紧隐私法律的努力发生抵触。

智库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网络安全和中国数字经济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表示:“获取数据,特别是某些类型的数据,对训练AI算法而言至关重要。”她补充称:“关于企业可以如何处理数据的规则尚未制定。”

美国围绕AI展开的广泛政策辩论表明,这个话题已经从有关AI对劳动力市场影响的讨论,延伸至更广泛的领域。但风险可能在于,这场辩论已变得过于纠结于国家安全方面的潜在影响,进而可能会让美国关上大门。

“美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全球最优秀最聪明的人都非常希望来到这里工作和研究,为美国企业和实验室贡献自己的才华,”乔治城大学的托纳表示,“支持他们这么做,将有助于美国在较长期保持优势。”

中国计划到2030年成为AI领域的世界领先者

中国主宰AI领域的决心,在海外引发了敬畏和恐惧。

粉丝们喜欢列出中国取得的成就。在最近于香港举行的互联网经济峰会上,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执行委员会大中华区代表艾德维(David Aikman)罗列了中国的成就:AI及相关技术的最大投资国;发表的论文数量最多;拥有的专利数量位列全球第二;相对于经济规模,专利数量仅次于日本和韩国。

其中很多衡量标准是有争议的——批评者指出有些论文是抄袭的,或者有些专利只不过是小幅调整——但中国的意志是明确的。中国还具有其他一些独特优势:海量数据(训练AI系统所需的原材料),以及从聊天机器人到自动化工厂等丰富的商业应用。

但它最大的优势之一、也是最令华盛顿恼火的一点是,中国政府支持AI发展,目前正沿着设想中国到2030年在AI领域引领世界的路线图前进。政府已经在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中国不少城市部署了“AI大脑”,用来控制交通以缓解拥堵。警方使用监控系统识别乱穿马路的行人,并通过短信自动向他们发出罚单。但中国政府利用AI工具监视西部新疆地区的维吾尔族人的做法,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担忧。

中国不仅研发这些商用AI技术,其政府机构也准备购买。一些最大的AI公司提供面部识别技术,其业务严重依赖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和其他政府部门。

艾德维表示:“对于技术应该受到管理的方式,以及相应设计经济结构的方式,各大国在根本上有着不同的理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出口管制未必能阻碍中国AI进展

发布日期:2019-04-29 05:53
摘要」美国政策制定者的困难在于,他们可能已经错过保护本国人工智能专长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国已在该领域取得长足进展。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今年2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高级技术顾问之一迈克尔•克拉齐奥斯(Michael Kratsios)在华盛顿一家智库发表简短演讲,透露了白宫对人工智能(AI)的思考。他说,虽为全球领导者,但美国在这一领域尚未充分利用自己的“潜能”。这意味着美国必须“拥抱新发现,让未来在美国创造,由美国创造,并且造福于伟大的美国人民”。

但克拉齐奥斯的愿景还关乎防范美国的AI成果落入中国等全球竞争对手之手。他在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对听众说:“在这个对我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领域,我们将不允许对立国家和恶意行为主体窃取我们的创意,剽窃我们的技术,一路靠着作弊方式取得领先地位。”

但是,虽然美国政府高层意识到了美国在AI领域面临的挑战,但目前还远不清楚唐纳德•特朗普领导的行政当局是否走上了与重大利害关系相称的正确政策道路。位于华盛顿的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副主席丹尼尔•卡斯特罗(Daniel Castro)表示:“美国在某些领域仍保持领先,但这种领先优势正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消失。这还不止,中国明显正在加快对AI的投资,而美国对于如何应对尚无具体计划。”

他说:“没人真的指望美国将在这场争夺全球霸主地位的竞赛中独占鳌头。”美国首都的分析人士表示,问题并不是不作为:特朗普去年在白宫举办了一场大型AI峰会,并于今年2月签署了一道行政命令,旨在提升美国在该领域的能力。

相反,外界担心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措施——包括削减预算中的可自由支配开支,以及限制包括高技能工作者在内的移民——可能会削弱美国的优势。

这还不算,去年11月中旬,特朗普政府提议将AI和机器人技术列入考虑实施出口管制的新兴技术清单,这种做法通常只针对武器及其他可能具有军事用途的产品。在AI领域内部,特朗普政府提出了8个可能受到贸易限制的类别,包括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遗传编程和电脑视觉。

可能面临管制的机器人技术类别包括微型无人机和微型机器人系统,以及无人机集群技术。

当这一政策在未来几个月最终敲定时,预计新的出口管制范围将被大幅收窄。但科技集团——以及许多专家——担心,这些措施可能削弱美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它们可能阻碍对美国AI部门至关重要的跨境研究。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战略主管海伦•托纳(Helen Toner)说:“美国需要非常谨慎,不要实施下意识的回应,这种回应在封闭的政府掌控的技术模式下合情合理,但从长远来看,它将扼杀创新,伤害美国的产业。”

美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部分困难在于,他们可能已经错过了以更强势的方式保护本国AI能力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国已在该领域取得长足进展。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客座研究员史蒂文•费尔德斯坦(Steven Feldstein)说:“中国已经建立起一个非常强大的AI行业,有鉴于此,还要利用出口管制和其他监管措施来抑制进展?我不肯定这样做真能达到目的。”这场辩论已成为美中关系整体紧张(包括贸易战)的一部分,这使得美国更难采取比较务实的对策。

但专家们表示,更为积极的议程对于美国避免到头来“自伤”至关重要。其中一个关键的聚焦领域可能是确保数据能够继续自由流动——这是AI的基石——但它可能会与收紧隐私法律的努力发生抵触。

智库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网络安全和中国数字经济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表示:“获取数据,特别是某些类型的数据,对训练AI算法而言至关重要。”她补充称:“关于企业可以如何处理数据的规则尚未制定。”

美国围绕AI展开的广泛政策辩论表明,这个话题已经从有关AI对劳动力市场影响的讨论,延伸至更广泛的领域。但风险可能在于,这场辩论已变得过于纠结于国家安全方面的潜在影响,进而可能会让美国关上大门。

“美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全球最优秀最聪明的人都非常希望来到这里工作和研究,为美国企业和实验室贡献自己的才华,”乔治城大学的托纳表示,“支持他们这么做,将有助于美国在较长期保持优势。”

中国计划到2030年成为AI领域的世界领先者

中国主宰AI领域的决心,在海外引发了敬畏和恐惧。

粉丝们喜欢列出中国取得的成就。在最近于香港举行的互联网经济峰会上,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执行委员会大中华区代表艾德维(David Aikman)罗列了中国的成就:AI及相关技术的最大投资国;发表的论文数量最多;拥有的专利数量位列全球第二;相对于经济规模,专利数量仅次于日本和韩国。

其中很多衡量标准是有争议的——批评者指出有些论文是抄袭的,或者有些专利只不过是小幅调整——但中国的意志是明确的。中国还具有其他一些独特优势:海量数据(训练AI系统所需的原材料),以及从聊天机器人到自动化工厂等丰富的商业应用。

但它最大的优势之一、也是最令华盛顿恼火的一点是,中国政府支持AI发展,目前正沿着设想中国到2030年在AI领域引领世界的路线图前进。政府已经在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中国不少城市部署了“AI大脑”,用来控制交通以缓解拥堵。警方使用监控系统识别乱穿马路的行人,并通过短信自动向他们发出罚单。但中国政府利用AI工具监视西部新疆地区的维吾尔族人的做法,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担忧。

中国不仅研发这些商用AI技术,其政府机构也准备购买。一些最大的AI公司提供面部识别技术,其业务严重依赖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和其他政府部门。

艾德维表示:“对于技术应该受到管理的方式,以及相应设计经济结构的方式,各大国在根本上有着不同的理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政策制定者的困难在于,他们可能已经错过保护本国人工智能专长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国已在该领域取得长足进展。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今年2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高级技术顾问之一迈克尔•克拉齐奥斯(Michael Kratsios)在华盛顿一家智库发表简短演讲,透露了白宫对人工智能(AI)的思考。他说,虽为全球领导者,但美国在这一领域尚未充分利用自己的“潜能”。这意味着美国必须“拥抱新发现,让未来在美国创造,由美国创造,并且造福于伟大的美国人民”。

但克拉齐奥斯的愿景还关乎防范美国的AI成果落入中国等全球竞争对手之手。他在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对听众说:“在这个对我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领域,我们将不允许对立国家和恶意行为主体窃取我们的创意,剽窃我们的技术,一路靠着作弊方式取得领先地位。”

但是,虽然美国政府高层意识到了美国在AI领域面临的挑战,但目前还远不清楚唐纳德•特朗普领导的行政当局是否走上了与重大利害关系相称的正确政策道路。位于华盛顿的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副主席丹尼尔•卡斯特罗(Daniel Castro)表示:“美国在某些领域仍保持领先,但这种领先优势正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消失。这还不止,中国明显正在加快对AI的投资,而美国对于如何应对尚无具体计划。”

他说:“没人真的指望美国将在这场争夺全球霸主地位的竞赛中独占鳌头。”美国首都的分析人士表示,问题并不是不作为:特朗普去年在白宫举办了一场大型AI峰会,并于今年2月签署了一道行政命令,旨在提升美国在该领域的能力。

相反,外界担心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措施——包括削减预算中的可自由支配开支,以及限制包括高技能工作者在内的移民——可能会削弱美国的优势。

这还不算,去年11月中旬,特朗普政府提议将AI和机器人技术列入考虑实施出口管制的新兴技术清单,这种做法通常只针对武器及其他可能具有军事用途的产品。在AI领域内部,特朗普政府提出了8个可能受到贸易限制的类别,包括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遗传编程和电脑视觉。

可能面临管制的机器人技术类别包括微型无人机和微型机器人系统,以及无人机集群技术。

当这一政策在未来几个月最终敲定时,预计新的出口管制范围将被大幅收窄。但科技集团——以及许多专家——担心,这些措施可能削弱美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它们可能阻碍对美国AI部门至关重要的跨境研究。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战略主管海伦•托纳(Helen Toner)说:“美国需要非常谨慎,不要实施下意识的回应,这种回应在封闭的政府掌控的技术模式下合情合理,但从长远来看,它将扼杀创新,伤害美国的产业。”

美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部分困难在于,他们可能已经错过了以更强势的方式保护本国AI能力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国已在该领域取得长足进展。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客座研究员史蒂文•费尔德斯坦(Steven Feldstein)说:“中国已经建立起一个非常强大的AI行业,有鉴于此,还要利用出口管制和其他监管措施来抑制进展?我不肯定这样做真能达到目的。”这场辩论已成为美中关系整体紧张(包括贸易战)的一部分,这使得美国更难采取比较务实的对策。

但专家们表示,更为积极的议程对于美国避免到头来“自伤”至关重要。其中一个关键的聚焦领域可能是确保数据能够继续自由流动——这是AI的基石——但它可能会与收紧隐私法律的努力发生抵触。

智库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网络安全和中国数字经济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表示:“获取数据,特别是某些类型的数据,对训练AI算法而言至关重要。”她补充称:“关于企业可以如何处理数据的规则尚未制定。”

美国围绕AI展开的广泛政策辩论表明,这个话题已经从有关AI对劳动力市场影响的讨论,延伸至更广泛的领域。但风险可能在于,这场辩论已变得过于纠结于国家安全方面的潜在影响,进而可能会让美国关上大门。

“美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全球最优秀最聪明的人都非常希望来到这里工作和研究,为美国企业和实验室贡献自己的才华,”乔治城大学的托纳表示,“支持他们这么做,将有助于美国在较长期保持优势。”

中国计划到2030年成为AI领域的世界领先者

中国主宰AI领域的决心,在海外引发了敬畏和恐惧。

粉丝们喜欢列出中国取得的成就。在最近于香港举行的互联网经济峰会上,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执行委员会大中华区代表艾德维(David Aikman)罗列了中国的成就:AI及相关技术的最大投资国;发表的论文数量最多;拥有的专利数量位列全球第二;相对于经济规模,专利数量仅次于日本和韩国。

其中很多衡量标准是有争议的——批评者指出有些论文是抄袭的,或者有些专利只不过是小幅调整——但中国的意志是明确的。中国还具有其他一些独特优势:海量数据(训练AI系统所需的原材料),以及从聊天机器人到自动化工厂等丰富的商业应用。

但它最大的优势之一、也是最令华盛顿恼火的一点是,中国政府支持AI发展,目前正沿着设想中国到2030年在AI领域引领世界的路线图前进。政府已经在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中国不少城市部署了“AI大脑”,用来控制交通以缓解拥堵。警方使用监控系统识别乱穿马路的行人,并通过短信自动向他们发出罚单。但中国政府利用AI工具监视西部新疆地区的维吾尔族人的做法,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担忧。

中国不仅研发这些商用AI技术,其政府机构也准备购买。一些最大的AI公司提供面部识别技术,其业务严重依赖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和其他政府部门。

艾德维表示:“对于技术应该受到管理的方式,以及相应设计经济结构的方式,各大国在根本上有着不同的理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美国出口管制未必能阻碍中国AI进展

发布日期:2019-04-29 05:53
摘要」美国政策制定者的困难在于,他们可能已经错过保护本国人工智能专长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国已在该领域取得长足进展。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今年2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高级技术顾问之一迈克尔•克拉齐奥斯(Michael Kratsios)在华盛顿一家智库发表简短演讲,透露了白宫对人工智能(AI)的思考。他说,虽为全球领导者,但美国在这一领域尚未充分利用自己的“潜能”。这意味着美国必须“拥抱新发现,让未来在美国创造,由美国创造,并且造福于伟大的美国人民”。

但克拉齐奥斯的愿景还关乎防范美国的AI成果落入中国等全球竞争对手之手。他在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对听众说:“在这个对我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领域,我们将不允许对立国家和恶意行为主体窃取我们的创意,剽窃我们的技术,一路靠着作弊方式取得领先地位。”

但是,虽然美国政府高层意识到了美国在AI领域面临的挑战,但目前还远不清楚唐纳德•特朗普领导的行政当局是否走上了与重大利害关系相称的正确政策道路。位于华盛顿的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副主席丹尼尔•卡斯特罗(Daniel Castro)表示:“美国在某些领域仍保持领先,但这种领先优势正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消失。这还不止,中国明显正在加快对AI的投资,而美国对于如何应对尚无具体计划。”

他说:“没人真的指望美国将在这场争夺全球霸主地位的竞赛中独占鳌头。”美国首都的分析人士表示,问题并不是不作为:特朗普去年在白宫举办了一场大型AI峰会,并于今年2月签署了一道行政命令,旨在提升美国在该领域的能力。

相反,外界担心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措施——包括削减预算中的可自由支配开支,以及限制包括高技能工作者在内的移民——可能会削弱美国的优势。

这还不算,去年11月中旬,特朗普政府提议将AI和机器人技术列入考虑实施出口管制的新兴技术清单,这种做法通常只针对武器及其他可能具有军事用途的产品。在AI领域内部,特朗普政府提出了8个可能受到贸易限制的类别,包括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遗传编程和电脑视觉。

可能面临管制的机器人技术类别包括微型无人机和微型机器人系统,以及无人机集群技术。

当这一政策在未来几个月最终敲定时,预计新的出口管制范围将被大幅收窄。但科技集团——以及许多专家——担心,这些措施可能削弱美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它们可能阻碍对美国AI部门至关重要的跨境研究。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战略主管海伦•托纳(Helen Toner)说:“美国需要非常谨慎,不要实施下意识的回应,这种回应在封闭的政府掌控的技术模式下合情合理,但从长远来看,它将扼杀创新,伤害美国的产业。”

美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部分困难在于,他们可能已经错过了以更强势的方式保护本国AI能力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国已在该领域取得长足进展。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客座研究员史蒂文•费尔德斯坦(Steven Feldstein)说:“中国已经建立起一个非常强大的AI行业,有鉴于此,还要利用出口管制和其他监管措施来抑制进展?我不肯定这样做真能达到目的。”这场辩论已成为美中关系整体紧张(包括贸易战)的一部分,这使得美国更难采取比较务实的对策。

但专家们表示,更为积极的议程对于美国避免到头来“自伤”至关重要。其中一个关键的聚焦领域可能是确保数据能够继续自由流动——这是AI的基石——但它可能会与收紧隐私法律的努力发生抵触。

智库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网络安全和中国数字经济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表示:“获取数据,特别是某些类型的数据,对训练AI算法而言至关重要。”她补充称:“关于企业可以如何处理数据的规则尚未制定。”

美国围绕AI展开的广泛政策辩论表明,这个话题已经从有关AI对劳动力市场影响的讨论,延伸至更广泛的领域。但风险可能在于,这场辩论已变得过于纠结于国家安全方面的潜在影响,进而可能会让美国关上大门。

“美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全球最优秀最聪明的人都非常希望来到这里工作和研究,为美国企业和实验室贡献自己的才华,”乔治城大学的托纳表示,“支持他们这么做,将有助于美国在较长期保持优势。”

中国计划到2030年成为AI领域的世界领先者

中国主宰AI领域的决心,在海外引发了敬畏和恐惧。

粉丝们喜欢列出中国取得的成就。在最近于香港举行的互联网经济峰会上,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执行委员会大中华区代表艾德维(David Aikman)罗列了中国的成就:AI及相关技术的最大投资国;发表的论文数量最多;拥有的专利数量位列全球第二;相对于经济规模,专利数量仅次于日本和韩国。

其中很多衡量标准是有争议的——批评者指出有些论文是抄袭的,或者有些专利只不过是小幅调整——但中国的意志是明确的。中国还具有其他一些独特优势:海量数据(训练AI系统所需的原材料),以及从聊天机器人到自动化工厂等丰富的商业应用。

但它最大的优势之一、也是最令华盛顿恼火的一点是,中国政府支持AI发展,目前正沿着设想中国到2030年在AI领域引领世界的路线图前进。政府已经在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中国不少城市部署了“AI大脑”,用来控制交通以缓解拥堵。警方使用监控系统识别乱穿马路的行人,并通过短信自动向他们发出罚单。但中国政府利用AI工具监视西部新疆地区的维吾尔族人的做法,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担忧。

中国不仅研发这些商用AI技术,其政府机构也准备购买。一些最大的AI公司提供面部识别技术,其业务严重依赖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和其他政府部门。

艾德维表示:“对于技术应该受到管理的方式,以及相应设计经济结构的方式,各大国在根本上有着不同的理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美国政策制定者的困难在于,他们可能已经错过保护本国人工智能专长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国已在该领域取得长足进展。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 今年2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高级技术顾问之一迈克尔•克拉齐奥斯(Michael Kratsios)在华盛顿一家智库发表简短演讲,透露了白宫对人工智能(AI)的思考。他说,虽为全球领导者,但美国在这一领域尚未充分利用自己的“潜能”。这意味着美国必须“拥抱新发现,让未来在美国创造,由美国创造,并且造福于伟大的美国人民”。

但克拉齐奥斯的愿景还关乎防范美国的AI成果落入中国等全球竞争对手之手。他在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对听众说:“在这个对我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领域,我们将不允许对立国家和恶意行为主体窃取我们的创意,剽窃我们的技术,一路靠着作弊方式取得领先地位。”

但是,虽然美国政府高层意识到了美国在AI领域面临的挑战,但目前还远不清楚唐纳德•特朗普领导的行政当局是否走上了与重大利害关系相称的正确政策道路。位于华盛顿的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副主席丹尼尔•卡斯特罗(Daniel Castro)表示:“美国在某些领域仍保持领先,但这种领先优势正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消失。这还不止,中国明显正在加快对AI的投资,而美国对于如何应对尚无具体计划。”

他说:“没人真的指望美国将在这场争夺全球霸主地位的竞赛中独占鳌头。”美国首都的分析人士表示,问题并不是不作为:特朗普去年在白宫举办了一场大型AI峰会,并于今年2月签署了一道行政命令,旨在提升美国在该领域的能力。

相反,外界担心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措施——包括削减预算中的可自由支配开支,以及限制包括高技能工作者在内的移民——可能会削弱美国的优势。

这还不算,去年11月中旬,特朗普政府提议将AI和机器人技术列入考虑实施出口管制的新兴技术清单,这种做法通常只针对武器及其他可能具有军事用途的产品。在AI领域内部,特朗普政府提出了8个可能受到贸易限制的类别,包括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遗传编程和电脑视觉。

可能面临管制的机器人技术类别包括微型无人机和微型机器人系统,以及无人机集群技术。

当这一政策在未来几个月最终敲定时,预计新的出口管制范围将被大幅收窄。但科技集团——以及许多专家——担心,这些措施可能削弱美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它们可能阻碍对美国AI部门至关重要的跨境研究。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战略主管海伦•托纳(Helen Toner)说:“美国需要非常谨慎,不要实施下意识的回应,这种回应在封闭的政府掌控的技术模式下合情合理,但从长远来看,它将扼杀创新,伤害美国的产业。”

美国政策制定者面临的部分困难在于,他们可能已经错过了以更强势的方式保护本国AI能力的最佳时机,因为中国已在该领域取得长足进展。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客座研究员史蒂文•费尔德斯坦(Steven Feldstein)说:“中国已经建立起一个非常强大的AI行业,有鉴于此,还要利用出口管制和其他监管措施来抑制进展?我不肯定这样做真能达到目的。”这场辩论已成为美中关系整体紧张(包括贸易战)的一部分,这使得美国更难采取比较务实的对策。

但专家们表示,更为积极的议程对于美国避免到头来“自伤”至关重要。其中一个关键的聚焦领域可能是确保数据能够继续自由流动——这是AI的基石——但它可能会与收紧隐私法律的努力发生抵触。

智库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网络安全和中国数字经济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表示:“获取数据,特别是某些类型的数据,对训练AI算法而言至关重要。”她补充称:“关于企业可以如何处理数据的规则尚未制定。”

美国围绕AI展开的广泛政策辩论表明,这个话题已经从有关AI对劳动力市场影响的讨论,延伸至更广泛的领域。但风险可能在于,这场辩论已变得过于纠结于国家安全方面的潜在影响,进而可能会让美国关上大门。

“美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全球最优秀最聪明的人都非常希望来到这里工作和研究,为美国企业和实验室贡献自己的才华,”乔治城大学的托纳表示,“支持他们这么做,将有助于美国在较长期保持优势。”

中国计划到2030年成为AI领域的世界领先者

中国主宰AI领域的决心,在海外引发了敬畏和恐惧。

粉丝们喜欢列出中国取得的成就。在最近于香港举行的互联网经济峰会上,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执行委员会大中华区代表艾德维(David Aikman)罗列了中国的成就:AI及相关技术的最大投资国;发表的论文数量最多;拥有的专利数量位列全球第二;相对于经济规模,专利数量仅次于日本和韩国。

其中很多衡量标准是有争议的——批评者指出有些论文是抄袭的,或者有些专利只不过是小幅调整——但中国的意志是明确的。中国还具有其他一些独特优势:海量数据(训练AI系统所需的原材料),以及从聊天机器人到自动化工厂等丰富的商业应用。

但它最大的优势之一、也是最令华盛顿恼火的一点是,中国政府支持AI发展,目前正沿着设想中国到2030年在AI领域引领世界的路线图前进。政府已经在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中国不少城市部署了“AI大脑”,用来控制交通以缓解拥堵。警方使用监控系统识别乱穿马路的行人,并通过短信自动向他们发出罚单。但中国政府利用AI工具监视西部新疆地区的维吾尔族人的做法,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担忧。

中国不仅研发这些商用AI技术,其政府机构也准备购买。一些最大的AI公司提供面部识别技术,其业务严重依赖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和其他政府部门。

艾德维表示:“对于技术应该受到管理的方式,以及相应设计经济结构的方式,各大国在根本上有着不同的理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