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独角兽”上市之路不会平坦

发布日期:2019-04-28 06:27
摘要」鉴于市场情绪转变和中国国内政策存在不确定性,投资者应该对中国新一代“独角兽”企业保持谨慎。



撰文 /桑晓霓

■ 上周,中国版的星巴克(Starbucks)——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加入了日益壮大的中国高估值私人公司行列,在完成贝莱德(BlackRock)领投的融资轮后,估值达到了29亿美元。

瑞幸现在希望通过在美国上市获得更高的估值,加入了今年准备与优步(Uber)、Slack和Palantir等美国同行一起排队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行列。

但是,虽然投资银行家们对中国新一代“独角兽”(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公司)持乐观态度,但出于几个原因,我们需要保持谨慎。

市场情绪蔓延是一个因素。例如,美国打车应用公司Lyft高调宣传的市场首秀并没有像银行家们所希望的那样好,该公司目前股价与上月末在纽约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价格相比下跌约16%。

然而,鉴于与早期投资者的禁售协议将在6个月后到期,后市可能会出现更大的抛售压力。据基金经理透露,银行家们已接洽作为投资人的对冲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等机构,提出要购买他们手中的持股。

市场似乎已经对曾在2016年收购优步中国业务的北京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出现了消极情绪。据一位早期支持滴滴的新加坡投资者称,最近该公司股票在“灰市”被以大幅折扣转手。

其次,去年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国企业上市案例实际表现并不好。在香港上市的互联网食品配送公司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如今的股价与发行价相比下跌约五分之一。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的表现更糟,跌幅超过30%。

公开市场似乎不太可能对字节跳动(Bytedance)等公司更加友好。字节跳动旗下拥有视频共享平台TikTok(抖音国际版),去年秋天软银(SoftBank)收购该公司的一大部分股份时,它的估值为750亿美元至800亿美元。在短期内上市几乎肯定意味着较低的估值,这在科技行业中被称为可怕的“流血融资”(down round)。

业内人士称,市场环境变冷的一个迹象是,中国科技公司的一部分大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在内,去年自身股价受到了压力,这让他们变得更加谨慎。

这两家公司都放慢了收购初创企业股份的步伐,特别是腾讯在其出价方面变得更加保守。一个例子是:据腾讯的一位顾问表示,腾讯出价80亿美元收购印度电子商务集团Flipkart的控股权,这是沃尔玛(Walmart)去年收购价的一半。

还有一点也不清楚,新资金可能来自哪里?过去,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大型基金管理公司,如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等公司,会为新发行股票担当锚定投资者。但是,这些集团越来越多地参与IPO前的融资,这意味着当公司最终上市时,他们既可能买进股票也可能卖出股票。

中国的政府政策也带来了一层不确定性。多年前就考虑上市的在线贷款和理财集团陆金所(Lufax)等金融科技集团仍然发现自己处于监管“炼狱”之中——不确定能否得到北京方面的批准,后者长期以来一直对国有银行体系以外的活动持谨慎态度。

例如,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拖延已久的上市计划仍面临障碍。该公司在大约一年前的上轮融资中估值为1500亿美元。但投资者要想让他们的投资增值两倍——根据多个风险投资者的说法,他们最初就是这么预期的——蚂蚁金服必须以接近阿里巴巴本身的估值水平交易,而后者市值约为4800亿美元。

除此之外,由于对公司财务报表合规性的担忧,投资者正在加大尽职调查力度。这包括聘请会计师事务所来核实公司数据,寻找数字中不相一致的地方。

某国际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一位常驻北京的投资者表示:“我们更关注增长质量了。我们会问,(这些公司)实际花在用户获取上的费用是多少?他们夸大了增长率吗?他们为消费者提供了多少补贴?他们是否学会了控制风险?”

简言之,公司和投资者之间的力量天平已经发生了变化。上述投资者补充称:“现在即使是明星公司也面临问题。今年很多事都不一样了。”

在太平洋的另一边,投资者对于即将到来的美国年轻科技公司的IPO浪潮仍然充满了兴奋,但对于中国的初创企业来说,上市之路可能会更加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鉴于市场情绪转变和中国国内政策存在不确定性,投资者应该对中国新一代“独角兽”企业保持谨慎。



撰文 /桑晓霓

■ 上周,中国版的星巴克(Starbucks)——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加入了日益壮大的中国高估值私人公司行列,在完成贝莱德(BlackRock)领投的融资轮后,估值达到了29亿美元。

瑞幸现在希望通过在美国上市获得更高的估值,加入了今年准备与优步(Uber)、Slack和Palantir等美国同行一起排队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行列。

但是,虽然投资银行家们对中国新一代“独角兽”(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公司)持乐观态度,但出于几个原因,我们需要保持谨慎。

市场情绪蔓延是一个因素。例如,美国打车应用公司Lyft高调宣传的市场首秀并没有像银行家们所希望的那样好,该公司目前股价与上月末在纽约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价格相比下跌约16%。

然而,鉴于与早期投资者的禁售协议将在6个月后到期,后市可能会出现更大的抛售压力。据基金经理透露,银行家们已接洽作为投资人的对冲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等机构,提出要购买他们手中的持股。

市场似乎已经对曾在2016年收购优步中国业务的北京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出现了消极情绪。据一位早期支持滴滴的新加坡投资者称,最近该公司股票在“灰市”被以大幅折扣转手。

其次,去年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国企业上市案例实际表现并不好。在香港上市的互联网食品配送公司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如今的股价与发行价相比下跌约五分之一。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的表现更糟,跌幅超过30%。

公开市场似乎不太可能对字节跳动(Bytedance)等公司更加友好。字节跳动旗下拥有视频共享平台TikTok(抖音国际版),去年秋天软银(SoftBank)收购该公司的一大部分股份时,它的估值为750亿美元至800亿美元。在短期内上市几乎肯定意味着较低的估值,这在科技行业中被称为可怕的“流血融资”(down round)。

业内人士称,市场环境变冷的一个迹象是,中国科技公司的一部分大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在内,去年自身股价受到了压力,这让他们变得更加谨慎。

这两家公司都放慢了收购初创企业股份的步伐,特别是腾讯在其出价方面变得更加保守。一个例子是:据腾讯的一位顾问表示,腾讯出价80亿美元收购印度电子商务集团Flipkart的控股权,这是沃尔玛(Walmart)去年收购价的一半。

还有一点也不清楚,新资金可能来自哪里?过去,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大型基金管理公司,如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等公司,会为新发行股票担当锚定投资者。但是,这些集团越来越多地参与IPO前的融资,这意味着当公司最终上市时,他们既可能买进股票也可能卖出股票。

中国的政府政策也带来了一层不确定性。多年前就考虑上市的在线贷款和理财集团陆金所(Lufax)等金融科技集团仍然发现自己处于监管“炼狱”之中——不确定能否得到北京方面的批准,后者长期以来一直对国有银行体系以外的活动持谨慎态度。

例如,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拖延已久的上市计划仍面临障碍。该公司在大约一年前的上轮融资中估值为1500亿美元。但投资者要想让他们的投资增值两倍——根据多个风险投资者的说法,他们最初就是这么预期的——蚂蚁金服必须以接近阿里巴巴本身的估值水平交易,而后者市值约为4800亿美元。

除此之外,由于对公司财务报表合规性的担忧,投资者正在加大尽职调查力度。这包括聘请会计师事务所来核实公司数据,寻找数字中不相一致的地方。

某国际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一位常驻北京的投资者表示:“我们更关注增长质量了。我们会问,(这些公司)实际花在用户获取上的费用是多少?他们夸大了增长率吗?他们为消费者提供了多少补贴?他们是否学会了控制风险?”

简言之,公司和投资者之间的力量天平已经发生了变化。上述投资者补充称:“现在即使是明星公司也面临问题。今年很多事都不一样了。”

在太平洋的另一边,投资者对于即将到来的美国年轻科技公司的IPO浪潮仍然充满了兴奋,但对于中国的初创企业来说,上市之路可能会更加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鉴于市场情绪转变和中国国内政策存在不确定性,投资者应该对中国新一代“独角兽”企业保持谨慎。



撰文 /桑晓霓

■ 上周,中国版的星巴克(Starbucks)——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加入了日益壮大的中国高估值私人公司行列,在完成贝莱德(BlackRock)领投的融资轮后,估值达到了29亿美元。

瑞幸现在希望通过在美国上市获得更高的估值,加入了今年准备与优步(Uber)、Slack和Palantir等美国同行一起排队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行列。

但是,虽然投资银行家们对中国新一代“独角兽”(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公司)持乐观态度,但出于几个原因,我们需要保持谨慎。

市场情绪蔓延是一个因素。例如,美国打车应用公司Lyft高调宣传的市场首秀并没有像银行家们所希望的那样好,该公司目前股价与上月末在纽约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价格相比下跌约16%。

然而,鉴于与早期投资者的禁售协议将在6个月后到期,后市可能会出现更大的抛售压力。据基金经理透露,银行家们已接洽作为投资人的对冲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等机构,提出要购买他们手中的持股。

市场似乎已经对曾在2016年收购优步中国业务的北京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出现了消极情绪。据一位早期支持滴滴的新加坡投资者称,最近该公司股票在“灰市”被以大幅折扣转手。

其次,去年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国企业上市案例实际表现并不好。在香港上市的互联网食品配送公司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如今的股价与发行价相比下跌约五分之一。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的表现更糟,跌幅超过30%。

公开市场似乎不太可能对字节跳动(Bytedance)等公司更加友好。字节跳动旗下拥有视频共享平台TikTok(抖音国际版),去年秋天软银(SoftBank)收购该公司的一大部分股份时,它的估值为750亿美元至800亿美元。在短期内上市几乎肯定意味着较低的估值,这在科技行业中被称为可怕的“流血融资”(down round)。

业内人士称,市场环境变冷的一个迹象是,中国科技公司的一部分大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在内,去年自身股价受到了压力,这让他们变得更加谨慎。

这两家公司都放慢了收购初创企业股份的步伐,特别是腾讯在其出价方面变得更加保守。一个例子是:据腾讯的一位顾问表示,腾讯出价80亿美元收购印度电子商务集团Flipkart的控股权,这是沃尔玛(Walmart)去年收购价的一半。

还有一点也不清楚,新资金可能来自哪里?过去,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大型基金管理公司,如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等公司,会为新发行股票担当锚定投资者。但是,这些集团越来越多地参与IPO前的融资,这意味着当公司最终上市时,他们既可能买进股票也可能卖出股票。

中国的政府政策也带来了一层不确定性。多年前就考虑上市的在线贷款和理财集团陆金所(Lufax)等金融科技集团仍然发现自己处于监管“炼狱”之中——不确定能否得到北京方面的批准,后者长期以来一直对国有银行体系以外的活动持谨慎态度。

例如,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拖延已久的上市计划仍面临障碍。该公司在大约一年前的上轮融资中估值为1500亿美元。但投资者要想让他们的投资增值两倍——根据多个风险投资者的说法,他们最初就是这么预期的——蚂蚁金服必须以接近阿里巴巴本身的估值水平交易,而后者市值约为4800亿美元。

除此之外,由于对公司财务报表合规性的担忧,投资者正在加大尽职调查力度。这包括聘请会计师事务所来核实公司数据,寻找数字中不相一致的地方。

某国际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一位常驻北京的投资者表示:“我们更关注增长质量了。我们会问,(这些公司)实际花在用户获取上的费用是多少?他们夸大了增长率吗?他们为消费者提供了多少补贴?他们是否学会了控制风险?”

简言之,公司和投资者之间的力量天平已经发生了变化。上述投资者补充称:“现在即使是明星公司也面临问题。今年很多事都不一样了。”

在太平洋的另一边,投资者对于即将到来的美国年轻科技公司的IPO浪潮仍然充满了兴奋,但对于中国的初创企业来说,上市之路可能会更加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独角兽”上市之路不会平坦

发布日期:2019-04-28 06:27
摘要」鉴于市场情绪转变和中国国内政策存在不确定性,投资者应该对中国新一代“独角兽”企业保持谨慎。



撰文 /桑晓霓

■ 上周,中国版的星巴克(Starbucks)——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加入了日益壮大的中国高估值私人公司行列,在完成贝莱德(BlackRock)领投的融资轮后,估值达到了29亿美元。

瑞幸现在希望通过在美国上市获得更高的估值,加入了今年准备与优步(Uber)、Slack和Palantir等美国同行一起排队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行列。

但是,虽然投资银行家们对中国新一代“独角兽”(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公司)持乐观态度,但出于几个原因,我们需要保持谨慎。

市场情绪蔓延是一个因素。例如,美国打车应用公司Lyft高调宣传的市场首秀并没有像银行家们所希望的那样好,该公司目前股价与上月末在纽约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价格相比下跌约16%。

然而,鉴于与早期投资者的禁售协议将在6个月后到期,后市可能会出现更大的抛售压力。据基金经理透露,银行家们已接洽作为投资人的对冲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等机构,提出要购买他们手中的持股。

市场似乎已经对曾在2016年收购优步中国业务的北京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出现了消极情绪。据一位早期支持滴滴的新加坡投资者称,最近该公司股票在“灰市”被以大幅折扣转手。

其次,去年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国企业上市案例实际表现并不好。在香港上市的互联网食品配送公司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如今的股价与发行价相比下跌约五分之一。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的表现更糟,跌幅超过30%。

公开市场似乎不太可能对字节跳动(Bytedance)等公司更加友好。字节跳动旗下拥有视频共享平台TikTok(抖音国际版),去年秋天软银(SoftBank)收购该公司的一大部分股份时,它的估值为750亿美元至800亿美元。在短期内上市几乎肯定意味着较低的估值,这在科技行业中被称为可怕的“流血融资”(down round)。

业内人士称,市场环境变冷的一个迹象是,中国科技公司的一部分大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在内,去年自身股价受到了压力,这让他们变得更加谨慎。

这两家公司都放慢了收购初创企业股份的步伐,特别是腾讯在其出价方面变得更加保守。一个例子是:据腾讯的一位顾问表示,腾讯出价80亿美元收购印度电子商务集团Flipkart的控股权,这是沃尔玛(Walmart)去年收购价的一半。

还有一点也不清楚,新资金可能来自哪里?过去,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大型基金管理公司,如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等公司,会为新发行股票担当锚定投资者。但是,这些集团越来越多地参与IPO前的融资,这意味着当公司最终上市时,他们既可能买进股票也可能卖出股票。

中国的政府政策也带来了一层不确定性。多年前就考虑上市的在线贷款和理财集团陆金所(Lufax)等金融科技集团仍然发现自己处于监管“炼狱”之中——不确定能否得到北京方面的批准,后者长期以来一直对国有银行体系以外的活动持谨慎态度。

例如,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拖延已久的上市计划仍面临障碍。该公司在大约一年前的上轮融资中估值为1500亿美元。但投资者要想让他们的投资增值两倍——根据多个风险投资者的说法,他们最初就是这么预期的——蚂蚁金服必须以接近阿里巴巴本身的估值水平交易,而后者市值约为4800亿美元。

除此之外,由于对公司财务报表合规性的担忧,投资者正在加大尽职调查力度。这包括聘请会计师事务所来核实公司数据,寻找数字中不相一致的地方。

某国际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一位常驻北京的投资者表示:“我们更关注增长质量了。我们会问,(这些公司)实际花在用户获取上的费用是多少?他们夸大了增长率吗?他们为消费者提供了多少补贴?他们是否学会了控制风险?”

简言之,公司和投资者之间的力量天平已经发生了变化。上述投资者补充称:“现在即使是明星公司也面临问题。今年很多事都不一样了。”

在太平洋的另一边,投资者对于即将到来的美国年轻科技公司的IPO浪潮仍然充满了兴奋,但对于中国的初创企业来说,上市之路可能会更加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鉴于市场情绪转变和中国国内政策存在不确定性,投资者应该对中国新一代“独角兽”企业保持谨慎。



撰文 /桑晓霓

■ 上周,中国版的星巴克(Starbucks)——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加入了日益壮大的中国高估值私人公司行列,在完成贝莱德(BlackRock)领投的融资轮后,估值达到了29亿美元。

瑞幸现在希望通过在美国上市获得更高的估值,加入了今年准备与优步(Uber)、Slack和Palantir等美国同行一起排队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行列。

但是,虽然投资银行家们对中国新一代“独角兽”(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公司)持乐观态度,但出于几个原因,我们需要保持谨慎。

市场情绪蔓延是一个因素。例如,美国打车应用公司Lyft高调宣传的市场首秀并没有像银行家们所希望的那样好,该公司目前股价与上月末在纽约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价格相比下跌约16%。

然而,鉴于与早期投资者的禁售协议将在6个月后到期,后市可能会出现更大的抛售压力。据基金经理透露,银行家们已接洽作为投资人的对冲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等机构,提出要购买他们手中的持股。

市场似乎已经对曾在2016年收购优步中国业务的北京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出现了消极情绪。据一位早期支持滴滴的新加坡投资者称,最近该公司股票在“灰市”被以大幅折扣转手。

其次,去年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国企业上市案例实际表现并不好。在香港上市的互联网食品配送公司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如今的股价与发行价相比下跌约五分之一。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的表现更糟,跌幅超过30%。

公开市场似乎不太可能对字节跳动(Bytedance)等公司更加友好。字节跳动旗下拥有视频共享平台TikTok(抖音国际版),去年秋天软银(SoftBank)收购该公司的一大部分股份时,它的估值为750亿美元至800亿美元。在短期内上市几乎肯定意味着较低的估值,这在科技行业中被称为可怕的“流血融资”(down round)。

业内人士称,市场环境变冷的一个迹象是,中国科技公司的一部分大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在内,去年自身股价受到了压力,这让他们变得更加谨慎。

这两家公司都放慢了收购初创企业股份的步伐,特别是腾讯在其出价方面变得更加保守。一个例子是:据腾讯的一位顾问表示,腾讯出价80亿美元收购印度电子商务集团Flipkart的控股权,这是沃尔玛(Walmart)去年收购价的一半。

还有一点也不清楚,新资金可能来自哪里?过去,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大型基金管理公司,如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等公司,会为新发行股票担当锚定投资者。但是,这些集团越来越多地参与IPO前的融资,这意味着当公司最终上市时,他们既可能买进股票也可能卖出股票。

中国的政府政策也带来了一层不确定性。多年前就考虑上市的在线贷款和理财集团陆金所(Lufax)等金融科技集团仍然发现自己处于监管“炼狱”之中——不确定能否得到北京方面的批准,后者长期以来一直对国有银行体系以外的活动持谨慎态度。

例如,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拖延已久的上市计划仍面临障碍。该公司在大约一年前的上轮融资中估值为1500亿美元。但投资者要想让他们的投资增值两倍——根据多个风险投资者的说法,他们最初就是这么预期的——蚂蚁金服必须以接近阿里巴巴本身的估值水平交易,而后者市值约为4800亿美元。

除此之外,由于对公司财务报表合规性的担忧,投资者正在加大尽职调查力度。这包括聘请会计师事务所来核实公司数据,寻找数字中不相一致的地方。

某国际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一位常驻北京的投资者表示:“我们更关注增长质量了。我们会问,(这些公司)实际花在用户获取上的费用是多少?他们夸大了增长率吗?他们为消费者提供了多少补贴?他们是否学会了控制风险?”

简言之,公司和投资者之间的力量天平已经发生了变化。上述投资者补充称:“现在即使是明星公司也面临问题。今年很多事都不一样了。”

在太平洋的另一边,投资者对于即将到来的美国年轻科技公司的IPO浪潮仍然充满了兴奋,但对于中国的初创企业来说,上市之路可能会更加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