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欢迎来到抗命时代

发布日期:2019-04-26 06:49
摘要」希尔: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同时也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



撰文 / 安德鲁•希尔

■ 欢迎来到违抗的时代。曾经罕见的下属拒绝直接命令,或威胁要拒绝命令的现象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从上到下,违抗水平正在上升。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的当选引发了——并且继续引发着——一波内部反抗,首先是他的代理司法部长萨丽•耶茨(Sally Yates)下令政府律师不得在法庭上为特朗普的旅行禁令辩护,导致她被解职。

在英国,三位内阁部长级官员最近警告说,他们会反对无协议退欧,而不会服从首相府的指示。部长助理阿尔贝托•科斯塔(Alberto Costa)被解雇,此前他对一项政府动议提出修正案,意在保护无协议退欧情况下欧盟公民在英国的权利。

在足球领域,在近期的一场决赛中,世界上身价最高的守门员、切尔西(Chelsea)的凯帕•阿里萨巴拉加(Kepa Arrizabalaga)在教练毛里齐奥•萨里(Maurizio Sarri)下令换人后拒绝离开球场。全世界都在转播里看到了萨里对这一违抗行为的愤怒反应,任何一位执教天价球星的教练都会产生共鸣。

“严重违抗”是一种可据以解雇的过错。但是“严重”这一限定形容词的必要性暗示了一个真相:琐碎的违抗之举一直在发生。

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他们需要记住:有时候违抗意味着某些更重要的事出了问题。他们还必须认识到:过度反应可能适得其反。2007年,托马斯•劳伦斯(Thomas Lawrence)和桑德拉•罗宾逊(Sandra Robinson)进行了一项研究,“不是恶作剧:工作场所异常行为作为组织阻力”(Ain’t Misbehavin: Workplace Deviance as Organizational Resistance)。该研究指出“管理者若试图控制和限制工作场所异常行为,可能会增加此类行为,而不是减少”。

异议的逐步升级:

1.转移批评。员工辩称,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要先执行,或相关项目是其他人的责任。

2.无视或延迟。通过忽略命令,接受者被动地将问题交还给团队负责人。(当然,这也是没水平的管理者应对员工反复请求的方式。)

3.绕道。员工绕过或越过他们的老板征询他人意见。而管理者如果与其上司发生争辩,很容易自己作出违抗的举动。

4.扰乱。员工行为不端或怠工。违抗不再是个人反应,而成了集体行为。在依赖善意的办公室形态组织里,仅履行合同义务(即怠工)是非常有效的。

5.展示。员工转向公然反抗,若不受控制,这可能会发展成哗变。

当前异议的高涨该如何解释呢?在美国和英国政坛,这反映了政界人士和官员间的一种感觉:若现在不抵制,就可能引发不可逆转的后果。正如英国政界人士科斯塔最近在谈到其立场时所说的:“我对于自己只是一个低级别助理一点也不在乎,这关乎500万人的权利。”

在商界,这反映了对某些技能需求的转变,此外还有等级制度的扁平化,以及传统内控机制的放松,特别是在白领组织中。这些组织正在将管理人员转变成教练,并将决策责任推给团队成员;如果后者不同意政策和战略,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行使异议权。

谷歌(Google)员工去年曾举行罢工,抗议该公司对据称存在的性骚扰的处理。一些微软(Microsoft)员工正在抱怨一份向美国陆军提供增强现实头盔的合同。谷歌和微软员工所使用的权力,以及他们相对不受惩处的地位,来自于他们作为杰出工程师的相对稀缺性。

在管理者这方面,他们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传统上,他们是通过反馈渠道这样做的,同时威胁要对比较极端的违抗采取制裁行动。

然而,使用意见箱来吸收担忧只会推迟对抗。它可能会消除合理担忧的声音。另一方面,对轻微的“异常行为”(借用学者们的术语)作出强势反应,可能会引起更大的愤怒。

阿里萨巴拉加因任性违抗而受到了正确的处罚。切尔西扣了他一周的薪水。萨里在下一场比赛中没有让他上场。但这场争端说明了一件事:他的教练和俱乐部需要这位守门员,超过他对他们的需要。

同样,根据上述2007年的研究,工作场所权力与异常行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联锁系统”,牵连其中的每个人。随着更多的权力从教练转向球员,可以预计该系统承受更大压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希尔: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同时也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



撰文 / 安德鲁•希尔

■ 欢迎来到违抗的时代。曾经罕见的下属拒绝直接命令,或威胁要拒绝命令的现象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从上到下,违抗水平正在上升。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的当选引发了——并且继续引发着——一波内部反抗,首先是他的代理司法部长萨丽•耶茨(Sally Yates)下令政府律师不得在法庭上为特朗普的旅行禁令辩护,导致她被解职。

在英国,三位内阁部长级官员最近警告说,他们会反对无协议退欧,而不会服从首相府的指示。部长助理阿尔贝托•科斯塔(Alberto Costa)被解雇,此前他对一项政府动议提出修正案,意在保护无协议退欧情况下欧盟公民在英国的权利。

在足球领域,在近期的一场决赛中,世界上身价最高的守门员、切尔西(Chelsea)的凯帕•阿里萨巴拉加(Kepa Arrizabalaga)在教练毛里齐奥•萨里(Maurizio Sarri)下令换人后拒绝离开球场。全世界都在转播里看到了萨里对这一违抗行为的愤怒反应,任何一位执教天价球星的教练都会产生共鸣。

“严重违抗”是一种可据以解雇的过错。但是“严重”这一限定形容词的必要性暗示了一个真相:琐碎的违抗之举一直在发生。

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他们需要记住:有时候违抗意味着某些更重要的事出了问题。他们还必须认识到:过度反应可能适得其反。2007年,托马斯•劳伦斯(Thomas Lawrence)和桑德拉•罗宾逊(Sandra Robinson)进行了一项研究,“不是恶作剧:工作场所异常行为作为组织阻力”(Ain’t Misbehavin: Workplace Deviance as Organizational Resistance)。该研究指出“管理者若试图控制和限制工作场所异常行为,可能会增加此类行为,而不是减少”。

异议的逐步升级:

1.转移批评。员工辩称,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要先执行,或相关项目是其他人的责任。

2.无视或延迟。通过忽略命令,接受者被动地将问题交还给团队负责人。(当然,这也是没水平的管理者应对员工反复请求的方式。)

3.绕道。员工绕过或越过他们的老板征询他人意见。而管理者如果与其上司发生争辩,很容易自己作出违抗的举动。

4.扰乱。员工行为不端或怠工。违抗不再是个人反应,而成了集体行为。在依赖善意的办公室形态组织里,仅履行合同义务(即怠工)是非常有效的。

5.展示。员工转向公然反抗,若不受控制,这可能会发展成哗变。

当前异议的高涨该如何解释呢?在美国和英国政坛,这反映了政界人士和官员间的一种感觉:若现在不抵制,就可能引发不可逆转的后果。正如英国政界人士科斯塔最近在谈到其立场时所说的:“我对于自己只是一个低级别助理一点也不在乎,这关乎500万人的权利。”

在商界,这反映了对某些技能需求的转变,此外还有等级制度的扁平化,以及传统内控机制的放松,特别是在白领组织中。这些组织正在将管理人员转变成教练,并将决策责任推给团队成员;如果后者不同意政策和战略,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行使异议权。

谷歌(Google)员工去年曾举行罢工,抗议该公司对据称存在的性骚扰的处理。一些微软(Microsoft)员工正在抱怨一份向美国陆军提供增强现实头盔的合同。谷歌和微软员工所使用的权力,以及他们相对不受惩处的地位,来自于他们作为杰出工程师的相对稀缺性。

在管理者这方面,他们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传统上,他们是通过反馈渠道这样做的,同时威胁要对比较极端的违抗采取制裁行动。

然而,使用意见箱来吸收担忧只会推迟对抗。它可能会消除合理担忧的声音。另一方面,对轻微的“异常行为”(借用学者们的术语)作出强势反应,可能会引起更大的愤怒。

阿里萨巴拉加因任性违抗而受到了正确的处罚。切尔西扣了他一周的薪水。萨里在下一场比赛中没有让他上场。但这场争端说明了一件事:他的教练和俱乐部需要这位守门员,超过他对他们的需要。

同样,根据上述2007年的研究,工作场所权力与异常行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联锁系统”,牵连其中的每个人。随着更多的权力从教练转向球员,可以预计该系统承受更大压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希尔: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同时也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



撰文 / 安德鲁•希尔

■ 欢迎来到违抗的时代。曾经罕见的下属拒绝直接命令,或威胁要拒绝命令的现象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从上到下,违抗水平正在上升。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的当选引发了——并且继续引发着——一波内部反抗,首先是他的代理司法部长萨丽•耶茨(Sally Yates)下令政府律师不得在法庭上为特朗普的旅行禁令辩护,导致她被解职。

在英国,三位内阁部长级官员最近警告说,他们会反对无协议退欧,而不会服从首相府的指示。部长助理阿尔贝托•科斯塔(Alberto Costa)被解雇,此前他对一项政府动议提出修正案,意在保护无协议退欧情况下欧盟公民在英国的权利。

在足球领域,在近期的一场决赛中,世界上身价最高的守门员、切尔西(Chelsea)的凯帕•阿里萨巴拉加(Kepa Arrizabalaga)在教练毛里齐奥•萨里(Maurizio Sarri)下令换人后拒绝离开球场。全世界都在转播里看到了萨里对这一违抗行为的愤怒反应,任何一位执教天价球星的教练都会产生共鸣。

“严重违抗”是一种可据以解雇的过错。但是“严重”这一限定形容词的必要性暗示了一个真相:琐碎的违抗之举一直在发生。

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他们需要记住:有时候违抗意味着某些更重要的事出了问题。他们还必须认识到:过度反应可能适得其反。2007年,托马斯•劳伦斯(Thomas Lawrence)和桑德拉•罗宾逊(Sandra Robinson)进行了一项研究,“不是恶作剧:工作场所异常行为作为组织阻力”(Ain’t Misbehavin: Workplace Deviance as Organizational Resistance)。该研究指出“管理者若试图控制和限制工作场所异常行为,可能会增加此类行为,而不是减少”。

异议的逐步升级:

1.转移批评。员工辩称,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要先执行,或相关项目是其他人的责任。

2.无视或延迟。通过忽略命令,接受者被动地将问题交还给团队负责人。(当然,这也是没水平的管理者应对员工反复请求的方式。)

3.绕道。员工绕过或越过他们的老板征询他人意见。而管理者如果与其上司发生争辩,很容易自己作出违抗的举动。

4.扰乱。员工行为不端或怠工。违抗不再是个人反应,而成了集体行为。在依赖善意的办公室形态组织里,仅履行合同义务(即怠工)是非常有效的。

5.展示。员工转向公然反抗,若不受控制,这可能会发展成哗变。

当前异议的高涨该如何解释呢?在美国和英国政坛,这反映了政界人士和官员间的一种感觉:若现在不抵制,就可能引发不可逆转的后果。正如英国政界人士科斯塔最近在谈到其立场时所说的:“我对于自己只是一个低级别助理一点也不在乎,这关乎500万人的权利。”

在商界,这反映了对某些技能需求的转变,此外还有等级制度的扁平化,以及传统内控机制的放松,特别是在白领组织中。这些组织正在将管理人员转变成教练,并将决策责任推给团队成员;如果后者不同意政策和战略,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行使异议权。

谷歌(Google)员工去年曾举行罢工,抗议该公司对据称存在的性骚扰的处理。一些微软(Microsoft)员工正在抱怨一份向美国陆军提供增强现实头盔的合同。谷歌和微软员工所使用的权力,以及他们相对不受惩处的地位,来自于他们作为杰出工程师的相对稀缺性。

在管理者这方面,他们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传统上,他们是通过反馈渠道这样做的,同时威胁要对比较极端的违抗采取制裁行动。

然而,使用意见箱来吸收担忧只会推迟对抗。它可能会消除合理担忧的声音。另一方面,对轻微的“异常行为”(借用学者们的术语)作出强势反应,可能会引起更大的愤怒。

阿里萨巴拉加因任性违抗而受到了正确的处罚。切尔西扣了他一周的薪水。萨里在下一场比赛中没有让他上场。但这场争端说明了一件事:他的教练和俱乐部需要这位守门员,超过他对他们的需要。

同样,根据上述2007年的研究,工作场所权力与异常行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联锁系统”,牵连其中的每个人。随着更多的权力从教练转向球员,可以预计该系统承受更大压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欢迎来到抗命时代

发布日期:2019-04-26 06:49
摘要」希尔: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同时也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



撰文 / 安德鲁•希尔

■ 欢迎来到违抗的时代。曾经罕见的下属拒绝直接命令,或威胁要拒绝命令的现象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从上到下,违抗水平正在上升。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的当选引发了——并且继续引发着——一波内部反抗,首先是他的代理司法部长萨丽•耶茨(Sally Yates)下令政府律师不得在法庭上为特朗普的旅行禁令辩护,导致她被解职。

在英国,三位内阁部长级官员最近警告说,他们会反对无协议退欧,而不会服从首相府的指示。部长助理阿尔贝托•科斯塔(Alberto Costa)被解雇,此前他对一项政府动议提出修正案,意在保护无协议退欧情况下欧盟公民在英国的权利。

在足球领域,在近期的一场决赛中,世界上身价最高的守门员、切尔西(Chelsea)的凯帕•阿里萨巴拉加(Kepa Arrizabalaga)在教练毛里齐奥•萨里(Maurizio Sarri)下令换人后拒绝离开球场。全世界都在转播里看到了萨里对这一违抗行为的愤怒反应,任何一位执教天价球星的教练都会产生共鸣。

“严重违抗”是一种可据以解雇的过错。但是“严重”这一限定形容词的必要性暗示了一个真相:琐碎的违抗之举一直在发生。

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他们需要记住:有时候违抗意味着某些更重要的事出了问题。他们还必须认识到:过度反应可能适得其反。2007年,托马斯•劳伦斯(Thomas Lawrence)和桑德拉•罗宾逊(Sandra Robinson)进行了一项研究,“不是恶作剧:工作场所异常行为作为组织阻力”(Ain’t Misbehavin: Workplace Deviance as Organizational Resistance)。该研究指出“管理者若试图控制和限制工作场所异常行为,可能会增加此类行为,而不是减少”。

异议的逐步升级:

1.转移批评。员工辩称,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要先执行,或相关项目是其他人的责任。

2.无视或延迟。通过忽略命令,接受者被动地将问题交还给团队负责人。(当然,这也是没水平的管理者应对员工反复请求的方式。)

3.绕道。员工绕过或越过他们的老板征询他人意见。而管理者如果与其上司发生争辩,很容易自己作出违抗的举动。

4.扰乱。员工行为不端或怠工。违抗不再是个人反应,而成了集体行为。在依赖善意的办公室形态组织里,仅履行合同义务(即怠工)是非常有效的。

5.展示。员工转向公然反抗,若不受控制,这可能会发展成哗变。

当前异议的高涨该如何解释呢?在美国和英国政坛,这反映了政界人士和官员间的一种感觉:若现在不抵制,就可能引发不可逆转的后果。正如英国政界人士科斯塔最近在谈到其立场时所说的:“我对于自己只是一个低级别助理一点也不在乎,这关乎500万人的权利。”

在商界,这反映了对某些技能需求的转变,此外还有等级制度的扁平化,以及传统内控机制的放松,特别是在白领组织中。这些组织正在将管理人员转变成教练,并将决策责任推给团队成员;如果后者不同意政策和战略,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行使异议权。

谷歌(Google)员工去年曾举行罢工,抗议该公司对据称存在的性骚扰的处理。一些微软(Microsoft)员工正在抱怨一份向美国陆军提供增强现实头盔的合同。谷歌和微软员工所使用的权力,以及他们相对不受惩处的地位,来自于他们作为杰出工程师的相对稀缺性。

在管理者这方面,他们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传统上,他们是通过反馈渠道这样做的,同时威胁要对比较极端的违抗采取制裁行动。

然而,使用意见箱来吸收担忧只会推迟对抗。它可能会消除合理担忧的声音。另一方面,对轻微的“异常行为”(借用学者们的术语)作出强势反应,可能会引起更大的愤怒。

阿里萨巴拉加因任性违抗而受到了正确的处罚。切尔西扣了他一周的薪水。萨里在下一场比赛中没有让他上场。但这场争端说明了一件事:他的教练和俱乐部需要这位守门员,超过他对他们的需要。

同样,根据上述2007年的研究,工作场所权力与异常行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联锁系统”,牵连其中的每个人。随着更多的权力从教练转向球员,可以预计该系统承受更大压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希尔: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同时也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



撰文 / 安德鲁•希尔

■ 欢迎来到违抗的时代。曾经罕见的下属拒绝直接命令,或威胁要拒绝命令的现象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从上到下,违抗水平正在上升。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的当选引发了——并且继续引发着——一波内部反抗,首先是他的代理司法部长萨丽•耶茨(Sally Yates)下令政府律师不得在法庭上为特朗普的旅行禁令辩护,导致她被解职。

在英国,三位内阁部长级官员最近警告说,他们会反对无协议退欧,而不会服从首相府的指示。部长助理阿尔贝托•科斯塔(Alberto Costa)被解雇,此前他对一项政府动议提出修正案,意在保护无协议退欧情况下欧盟公民在英国的权利。

在足球领域,在近期的一场决赛中,世界上身价最高的守门员、切尔西(Chelsea)的凯帕•阿里萨巴拉加(Kepa Arrizabalaga)在教练毛里齐奥•萨里(Maurizio Sarri)下令换人后拒绝离开球场。全世界都在转播里看到了萨里对这一违抗行为的愤怒反应,任何一位执教天价球星的教练都会产生共鸣。

“严重违抗”是一种可据以解雇的过错。但是“严重”这一限定形容词的必要性暗示了一个真相:琐碎的违抗之举一直在发生。

对于下属的违抗,管理者必须知道何时该容忍,何时该坚持己见。他们需要记住:有时候违抗意味着某些更重要的事出了问题。他们还必须认识到:过度反应可能适得其反。2007年,托马斯•劳伦斯(Thomas Lawrence)和桑德拉•罗宾逊(Sandra Robinson)进行了一项研究,“不是恶作剧:工作场所异常行为作为组织阻力”(Ain’t Misbehavin: Workplace Deviance as Organizational Resistance)。该研究指出“管理者若试图控制和限制工作场所异常行为,可能会增加此类行为,而不是减少”。

异议的逐步升级:

1.转移批评。员工辩称,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要先执行,或相关项目是其他人的责任。

2.无视或延迟。通过忽略命令,接受者被动地将问题交还给团队负责人。(当然,这也是没水平的管理者应对员工反复请求的方式。)

3.绕道。员工绕过或越过他们的老板征询他人意见。而管理者如果与其上司发生争辩,很容易自己作出违抗的举动。

4.扰乱。员工行为不端或怠工。违抗不再是个人反应,而成了集体行为。在依赖善意的办公室形态组织里,仅履行合同义务(即怠工)是非常有效的。

5.展示。员工转向公然反抗,若不受控制,这可能会发展成哗变。

当前异议的高涨该如何解释呢?在美国和英国政坛,这反映了政界人士和官员间的一种感觉:若现在不抵制,就可能引发不可逆转的后果。正如英国政界人士科斯塔最近在谈到其立场时所说的:“我对于自己只是一个低级别助理一点也不在乎,这关乎500万人的权利。”

在商界,这反映了对某些技能需求的转变,此外还有等级制度的扁平化,以及传统内控机制的放松,特别是在白领组织中。这些组织正在将管理人员转变成教练,并将决策责任推给团队成员;如果后者不同意政策和战略,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行使异议权。

谷歌(Google)员工去年曾举行罢工,抗议该公司对据称存在的性骚扰的处理。一些微软(Microsoft)员工正在抱怨一份向美国陆军提供增强现实头盔的合同。谷歌和微软员工所使用的权力,以及他们相对不受惩处的地位,来自于他们作为杰出工程师的相对稀缺性。

在管理者这方面,他们需要找到吸收和回应异议的新方法。传统上,他们是通过反馈渠道这样做的,同时威胁要对比较极端的违抗采取制裁行动。

然而,使用意见箱来吸收担忧只会推迟对抗。它可能会消除合理担忧的声音。另一方面,对轻微的“异常行为”(借用学者们的术语)作出强势反应,可能会引起更大的愤怒。

阿里萨巴拉加因任性违抗而受到了正确的处罚。切尔西扣了他一周的薪水。萨里在下一场比赛中没有让他上场。但这场争端说明了一件事:他的教练和俱乐部需要这位守门员,超过他对他们的需要。

同样,根据上述2007年的研究,工作场所权力与异常行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联锁系统”,牵连其中的每个人。随着更多的权力从教练转向球员,可以预计该系统承受更大压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